【陪读母亲之熟母赵玉萍】(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三章、咨询
第二天,儿子依然没搭理我,我也不敢轻易提及电脑的事情。班主任张艳的
裸体写真,成了我一桩心病。可惜太多主观猜测作祟,仅凭几张大尺度照片,就
揪住儿子不放,似有捕风捉影之嫌,我需要找个人商量,并给我提供一些专业的
建议。
我的妹妹赵圆圆,是一位心理咨询师,或许她能帮助我,想办法开解儿子王
涛的青春期困惑。
心念至此,我立马拨打赵圆圆的电话。
「喂,是圆圆吗?」
「老姐,你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赵圆圆的语气颇为吃惊。
仔细回忆,似乎已经许久没跟家里人联系了,我连忙说道:「抱歉啊,最近
一直在做陪读妈妈,所以忘记跟你打电话聊聊了。」
「没关系,老姐,什么事你就直说吧。你一向心直口快,今天怎么说话犹犹
豫豫的?!」电话那头,圆圆似乎察觉到我口吻的异常,爽朗地说道。
想到即将展开的话题,又觉得不适合在电话中细谈:「那个……圆圆,你今
天下午有空吗?我能不能去你那边,咱们见面再聊?」
「哦,看来老姐遇到的事挺棘手啊,稍等,我看一下日程表。」听筒内传来
清脆的脚步声。
大概过去七八秒钟,圆圆回复道:「老姐,下午三点以前都可以,三点以后
约满了,不好意思啊。」
「呵呵,」我努力地笑笑,继续说道,「圆圆,你果然是咱们家最能干的,
那我尽快赶过去。」
赵圆圆跟我这个全职妈妈完全不同,她学习成绩优异,大学毕业之后报考心
理咨询师,一拿到证书,就在市区开办了自己的心理咨询中心。前些年,心理问
题正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据说该中心慕名咨询者众多,其中还包括本地某些企
业家和社会名流。
与妹妹久未见面,我担心在她面前显得老气,刻意精心装扮一番。上半身,
我挑了一件显嫩的豆沙色泡泡袖修身女T恤,下身是牛仔单排扣短裙,搭配显得
腿部瘦长的黑色裤袜,以及黑色八英寸高跟鞋,并且还花半个多小时画了一套全
妆,出门前又特意喷了些香水。
两点左右,我来到圆圆的心理咨询中心,一位身材样貌姣好的女秘书接待了
我,她以为我也是事先预约的访客。当我表明自己身份,她将我邻进圆圆的办公
室。
圆圆看见我,热情地挽着我的手说道:「啧啧,老姐,你可是稀客啊,好久
不见!」
「嗯,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好,」我浅浅一笑,环顾这间满眼白色的宽敞办
公室,由衷地赞叹道,「圆圆,你可真厉害,办公室也好气派啊,不像你姐,天
天宅家带娃,人老珠黄,越活越沧桑呢。」
「老姐,净胡说,我看你气色也不错。快坐嘛,喝点什么?还是奶咖?」
我点点头,感慨她还记得我的小嗜好。圆圆拎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筒,嘱咐
秘书帮我们冲两杯咖啡。
趁此间歇,我仔细打量着妹妹赵圆圆。她比我小六岁,是个不婚主义者,与
我这种生过孩子,且劳心费力的中年妇女相比,少掉许多烦心事的她,看着好像
才三十岁左右,那些让我焦虑的法令纹、眼角纹,从未出现在她脸孔上。齐肩发
搭配小巧的脸型,眉眼部分虽与我相仿,但眼睛圆圆的,鼻子更挺拔些,嘴唇更
单薄些,显得一副聪慧、干练,又能说会道的模样。
她大概一米七以上的个头,脚蹬米白色皮鞋,后跟高达十公分,又尖又细,
因此看上去并未比我矮太多。水蓝色的衬衣搭配浅卡其色A字裙,修长的玉腿被
天鹅绒质感的肉色丝袜包裹着。心理咨询师应该不属于医护人员,可她却穿着一
件下摆盖到小腿的「白大褂」。
女秘书将两杯奶咖放到茶几上,我小心地端起面前那杯,慢慢抿了一口,杯
缘印上了半圈浅浅的口红渍。
苦中带甜!
圆圆脱掉类似白大褂的外套,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翘起玉腿,微微歪着头
问道:「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我低着头,不敢直视圆圆的眼睛,沉默良久,费力地挤出几个字:「其实是
涛涛……」
「大外甥?」
「是啊,哎!」我轻叹一声,接着说道,「最近我发现他背着我偷偷『打飞
机』,被我看到好几次……」
圆圆柳眉微皱,两片薄薄的嘴唇围成一个圈,作出「嘘」的口型,打断我:
「『打飞机』?你是说自慰,或者再直接点儿,就是手淫?」
我连连点头。
「好,明白了,老姐,你继续吧。」她调整坐姿,凑近身子,右手托着粉白
的侧脸,似乎开始认真地倾听着。我猜不透她是以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还是以妹
妹的身份,坐在那儿听我叙述。
「昨天,我第一次发现他打飞机,他就躲在厕所里,弄得满地都是精液,我
就说了他一顿,他已经两天没理我了。后来还发现他偷拿我的内裤,套在鸡鸡上
打飞机。对了,那天他不知道从哪儿弄到一个VR眼镜,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吧。」我比划着VR眼镜的造型,「他就戴着VR眼镜,好像里面在放成人片,边看
边用我的内裤打飞机。」
我对圆圆隐瞒了嘲笑儿子早泄这件事,她紧抿薄唇点点头。
「我还在他的电脑里面,找到一些他们班主任老师的泳装照,艺术写真,特
别暴露那种,哎呀,就是没穿衣服,不过关键部位是挡着的,就是挡得很艺术,
这里放个花瓶,那里摆几个水果。反正,我怀疑那些照片,是班主任发给他的,
你想想,他这种年纪,半大不小,血气方刚,看到这种照片,肯定会对异性感兴
趣。圆圆,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竹筒倒豆子似地讲完,圆圆面无表情地回答道:「很正常啊!」
「妈的,很正常?你是说他打飞机很正常?还是说他们班主任给他发那种照
片很正常?」我被她不痛不痒的回答,弄得心火直冒。
圆圆倒是稳如泰山,端过咖啡杯,悠悠地品了品,身子重新坐正:「我想说
的是,大外甥这种情况,不是个案。先谈谈原因……」
她突然起身,使我感觉她瞬间高挑许多,好像走T台的模特,自信十足。随
即,她绕到自己刚才坐的沙发背后,伸出一根指头道:「首先,学习压力太大,
妈妈整天陪在身边,饮食起居可以说安排得相当周祥,却也让他喘不过气来。可
能你是没感觉到,涛涛也不会跟你说。」
我似乎明白了些许,望向圆圆的纤纤玉指,缓缓地点头。
她伸出第二根手指:「其次呢,你刚才也提到,青春期,性心理和性冲动也
形成了,手淫一方面可以缓解性冲动,另一面也可以释放压力。老姐,我认为适
当的手淫,只要不伤身体,不影响学习,你可以不必太在意。哦,对了,大外甥
平时成绩怎么样?」
「一直都是全年级前三!」我口气略带骄傲地回答,旋即忧心重返,「可是
他偷拿我内裤,我总觉得……」
圆圆不知何时,已站到我的背后,右手轻轻搭着我的肩头说道:「老姐,我
一开始就说过的,涛涛这种情况不是个案。我遇到过好几对前来咨询的母子,都
是儿子对妈妈的内衣裤、丝袜感兴趣,偷偷拿去手淫,妈妈发现的时候,上面沾
满精液。」
「啊?那这种属于什么病?是『恋母』情结吗?」我转头惊诧地盯着圆圆。
「我先纠正你一下,老姐,心理问题如果上升为疾病,就超出我的工作范畴
了,应该咨询精神科医生,」她轻拍我的肩膀,停顿几秒又说,「涛涛还不至于
吧。不过,从心理咨询师的角度,我应该对你讲讲大道理,教你如何跟涛涛耐心
地沟通,诸如此类。」
「嗯,我了解,之前你说的那些男孩,他们在你这里咨询过以后,都恢复正
常了吗?」
圆圆一声不吭,再次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冲我苦笑着摇摇头:「可惜并没
有。」
我张大嘴巴,吃惊地看向她,这个答案太出乎意料:「妈的,难道真的就任
其发展吗?」
她又喝了一口咖啡,字斟句酌地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当作一种精神
疾病治疗,需要服用药物,阻断神经,配合『厌恶』疗法……」
「是药三分毒,」我喃喃道,直摇头,「不行,对孩子的身体造成伤害,这
办法肯定不行!」
圆圆眨眨眼:「所以,我也不建议使用药物治疗。现代社会,孩子每天学习
时间紧,压力也大,学校又禁止未成年人谈恋爱,他能接触到的,并且熟悉的异
性,必然少之又少。你不是说涛涛还收藏了自己班主任的照片吗?」
「嗯,这件事你的看法是……」
「你和他的班主任,那位女老师,是他最熟悉的两位异性。你仔细想想,我
说的对吗?」圆圆微笑着问道。
「嗯。」
「那么,涛涛把你,还有女老师作为青春期的性幻想对象,不是很自然的事
情吗?」她再次反问道。
「好吧。那你说怎么办?」我抱着双臂,身子向后,沉沉地倒进软绵绵的沙
发靠背。
她柳眉高挑,问道:「老姐,你刚才说,发现涛涛手淫,你就批评了他,然
后他两天没跟你说过话?」
我深吸一口气骂道:「妈的,小混蛋!白心疼他了。」
「老姐,这就是你的问题,来我这里咨询的几对母子,情况跟你一样,儿子
不理妈妈的,其中一些男孩更是走向极端,带有明显的自残、自杀倾向……」
「啊?这么严重!」我吃惊得差点跳起来,心中油然生出懊恼之情。
圆圆认真地说道:「我的建议是堵不如疏,如果男孩有性方面的需求,就顺
其自然。」
我以为听错了,追问道:「圆圆,你说的顺其自然是……」
「对于涛涛手淫这件事,老姐,你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偷拿内
衣、内裤、丝袜之类的,只要事后洗干净就行了。」她说完将咖啡一饮而尽,
「不要去批评他,保持平常心就是最好的。」
「就这么简单?」我感觉难以置信。
圆圆微笑着点头道:「对啊,老姐,你是当局者迷。我还建议几位妈妈,适
当的帮助儿子『释放』,把孩子的注意力从内衣、内裤等物品上,转移到正常女
性身上。实践过以后,母子双方的反馈都不错。」
「帮助儿子『释放』是……是什么意思……」我不安地问道。
她做了一个「打飞机」的手势:「就是字面意思啊,帮助男孩了解女性,满
足好奇心,甚至帮他『放出来』,可以用孩子喜欢的方式,比如手淫。」
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转,再次跌进沙发:「那……那不就是乱伦吗?妈的,你
这是什么狗屁方法?」
圆圆冲我直摇头:「你想多啦,老姐!尺度当然由妈妈掌握,可以跟孩子约
法三章,妈妈坚守住底线就可以了。之前几对母子听从我的建议,男孩都不再单
纯地迷恋妈妈的内衣裤了,矫正了他们的『性』观念,又改善了亲子关系。其中
几位妈妈还发微信对我表示感谢呢!」
我将信将疑:「圆圆,你说的办法靠不靠谱啊?万一……万一哪对母子没守
住底线呢?那……那不还是……还是乱伦?!」
「哈哈……万一没守住底线?」她捂住嘴怪笑道,「哈哈……老姐,你是担
心自己守不住底线吧,你说你一个人带个儿子,这么多年,啧啧。我告诉你,单
亲家庭的确更容易发生乱伦。但是,关起门来,那些妈妈和儿子,哪个会往外面
乱说?!」
圆圆猛地站起身,轻轻地拍打自己的脸颊:「除非谁可以脸也不要了,把自
己和孩子彻底毁掉!老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呵呵……」
我被她笑得脊背发毛:「什么……你想说什么啊?」
「你看到涛涛打飞机,除了生气,除了焦虑,就没有别的想法?」她狡黠地
盯着我,笑容怪异,仿佛能看透我的内心。
「没……怎么会……圆圆……你不要胡说,我就是以妈妈的身份来向你咨询
的,更何况我还是你亲姐姐。」我内心慌乱地否定道,不敢直视作为心理医生的
妹妹。
「好啦,老姐,跟你开玩笑的。」她优雅地伸出右手,示意我拿起杯子,
「咖啡冷了,快喝掉吧。」
我颤抖地端着咖啡杯,此前香醇幼滑的提神良药,已经微凉,入口时令人沮
丧。
「不过,老姐,我还是建议你,试着帮涛涛释放一下……」她一脸严肃地说
道,「你担心班主任勾引他,故意发给他那种写真,是吧?」
我点头称是,内心的慌乱渐渐平复,放回杯子,重新抱着肩膀,翘起腿仔细
聆听。
圆圆却顿住了,只是在不远处来回踱步,高跟鞋踩出一连串哒哒声,使我心
烦意乱。
大概过去几分钟,她才回来坐下,接着刚才断掉的话题说道:「我想你的担
心不无道理,如果,我是说如果他的班主任故意这么做,后果将不堪设想。」
「啊!」我尖叫道,「你也认为……」
圆圆一脸肯定地望着我。
「那该怎么办?」我焦急地问道。
圆圆挺直身体,两只手摊开笔划,动作如同演讲般:「所以,我说过了,你
要试着帮涛涛适当地『释放』,让他把注意力放到你身上,然后你进一步引导他
努力学习。因为有了『发泄』的出口,涛涛对其她女人的迷恋,就不会那么强烈
了。他的班主任即便再过分,你只要把涛涛看紧了,也问题不大。你理解吗?」
我犹豫地点了一下头。
「嘟嘟……」圆圆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她走过去接听道:「喂?哦,
陈女士和儿子,怎么提前了半个小时?让他们稍等十分钟,我通知你,你再让他
们进来。」
我连忙起身道:「圆圆,有人来咨询是吧?那我先回去了。」
圆圆朝我摆摆手:「老姐,不瞒你说,这对母子是最近才过来咨询的,情况
跟你类似,按理说基于我们这行的保密原则,我不应该留你,但谁叫你是我的老
姐,又碰巧遇到差不多的烦心事呢。这样,你把那件白色外套穿上,再给你一个
记事本,你伪装成我的助理。不过,老姐,我要先跟你约法三章,今天办公室出
现的任何对话,发生的任何事情,你都不准外传。」
我慌慌张张地问道:「我能行吗?还有,一会儿当着人家的面,我怎么称呼
你呢?」
「你就叫我赵老师,我叫你萍萍,别紧张啊,不需要你说话,只要拿好笔记
本,装模作样地记录就行。」她指着一张像床又像椅子似的家具说道,「等会,
我会让那个男孩子躺在这里。」
交待完一切,圆圆用内线电话通知秘书,安排咨询者进入办公室。我迅速将
白大褂套上扣好,刚整理完下摆,那对母子就踏进办公室。
母亲走在前面,乍看之下,估摸四十多岁,化了淡妆,中长发随性地披着,
缺乏精心打理,走近时才发现,她由于憔悴而更显苍老,一条肥大的麻布质地连
衣裙,与瘦长岣嵝的身形完全不搭,灰白色调透露着主人的心境,脚上配了短筒
灰丝袜和帆布小白鞋,一副中年妇女的糟糕造型。
她的儿子似乎比涛涛还稚嫩些,个头也矮。明明处于阳光的年纪,却表情阴
郁,双目无神。从衣着方面判断,应该是本市某中学的学生,然而具体就读哪个
学校,由于校服上使用了英文缩写,我无法准确判断。
母亲进来以后,发现有两位「心理咨询师」,愣住一会儿,身体本能地迅速
挡在儿子前面。
圆圆大概识破了她的戒心,热情地拍拍我的手臂:「陈女士,忘记介绍了,
这位是我们中心新聘请的助理咨询师,您可以叫她萍萍。等会呢,她会负责进行
手写记录,当然,我们也有录音笔,两份记录可以相互参照。」
「萍萍」二字真把我叫嫩、叫恶心了。我心里面做呕吐状,表面却向这位母
亲微笑致意。
她也报以惨笑。这位母亲年轻时应该是个美人胚子,五官立体,双眸凹陷,
挺像混血儿。
「您以前是空姐,对吧,气质真是没的说。先坐下啊,怎么都站着呢?」圆
圆招呼道。
母亲和儿子老老实实地坐在我刚才的位置上,正对着圆圆,我则站到圆圆的
身边,拿好笔记本,准备「记录」。
「陈女士,今天需要咨询什么呢?」圆圆提问道。
「呃……」她看看身边的儿子,又看看我,嘴唇似乎微微颤抖,「小杰……
他……」
男孩突然激动地吼道:「妈妈,求你……求你别说了好吗?」
两人对话时,恰巧秘书端进来三纸杯清水,她先偷瞄我一眼,吃惊之余,那
表情欲说还休,随即被男孩的吼声吓了一跳,险些打翻三杯水。
圆圆却平心静气地嘱咐道:「Lily,你带小杰去外面的接待处休息,我和陈
女士先单独聊聊。」
女秘书会意,领着男孩离开办公室。
母亲目送儿子离开,见门已经关严实,才长吁一口气,舔舔干涩的嘴唇,端
起面前的纸杯咕咕喝完。
她又抬眼瞧瞧我,终于开口道:「小杰……他拿我的高跟鞋做那种事……弄
得我高跟鞋里黏糊糊的……」
我听罢,瞪大双眸,险些尖叫出声,生生将口中的惊叹吞进喉咙,但觉内心
乱糟糟的。圆圆说得没错,这位陈女士的情况与我类似,但拿妈妈的高跟鞋「打
飞机」,还是超出我的想象,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圆圆意味深长地瞧了我一眼,然后对陈女士说道:「您说的情况,我们称之
为『恋物癖』,就是性欲在现实世界中呢,无法通过性交等正常方式得以满足,
就将性欲发泄到异性的物品上,比如您说的高跟鞋,另外还包括女性丝袜、内衣
裤、发夹饰品……」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