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杜菲被老板输出后的报复之路】 (18)

第十八章:调教田蓉
看完老婆杜菲被田浩奸淫受精的视频后,我每次见到老婆杜菲,那画面都像
4K高清电影在我脑海里播放,让我内心也是几度奔溃。
再加上那可爱的刚会站起来的小女儿,我有过纠结愤怒,看着她,少了之前
的那份爱,只是这一年时间的陪伴让我对她有着从没有过的父爱,但现在我却不
是他的亲生爸爸。而田浩却早就知道,我帮他养着女儿,老婆也一直瞒着我,所
以我也想通过视频了解下杜菲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被别的男人奸淫了一年多却
依然能在我身边伪装着,难道是伟大的爱,还是老婆的幼稚被田浩利用,就像一
个犯过错的人,慢慢陷入错误的深渊,不能自拔。
在通过DNA确定肖菲不是我的女儿后,我渐渐的也不怎么回家了,偶尔回去冷
漠的看看她,再看看那伪装着的依然面带清纯的老婆,心痛到想要去死,但想想
从我们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再看看她伪装的如此真诚的皮囊,我知道她内心还
是有我的位置。但是我依然没有想要和杜菲做爱,甚至都很久没有抱抱她。
于是,我再一次约了田蓉,还说给她做个全身按摩,她其实心知肚明,在多
次传教式的做爱姿势让田蓉体验到了高潮的快感,接下来就是让这个水嫩的会舞
蹈的大学生对性上瘾。
田蓉穿着清纯,一身奶白色的棉质短袖和垂感长裤,本就笔直的双腿和挺拔
的双峰,还有那紧俏的雪臀,让我每次都爆浆结束,来到新装修好的她妈妈还没
有体验过的按摩房里,中式装修风格,墙上再挂几幅画,加上墙上的和屋顶的大
镜子,让这小房间显得复古大气,隔音效果非常好,就算田蓉在这里叫床都没人
能听到。
而且这栋楼新交房,商住两用,入住率暂时还不高。
把田蓉让进屋里,给她递了一杯红酒,她说不喝,我说没事,少喝点有助于
学业循环。这么好的肉体要好好保养。说着喝了一口红酒,扶住她的头嘴对嘴喂
给了她,直到她将红酒都喝下去。开始她有些抗拒,当我用手隔着短袖揉捏她乳
房时,她就顺从的张开了嘴,让我嘴里的红酒流进她的嘴里,刚体验过性爱快感
时间不长的少女对性是渴求的,矜持只是从小的道德束缚而已,这也是我们中国
女人特有的。喝完后,我深情的吻了她,让她坐在按摩床旁的沙发上喘着粗气,
脸已经有些通红。这就是刚被开发的大学生诱人的地方,而且处处还有些害羞和
骚气并存的气质。
接着把她公主抱,放在按摩床上,在她耳边说:今天我要好好的服务你。然
后脱去她的短袖,胳膊上举脱短袖的一刻,那性感的乳罩露出半个洁白的肉球,
我一手帮她脱短袖,另一只手伸进乳罩内温柔的抚慰她的乳球和乳头,碰触乳头
后的每一次揉捏,都让她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乳白色的无钢圈乳罩将雪白的肉体
衬托的更加迷人,腰线完美,乳型挺拔浑圆,乳头小巧可爱,乳晕粉嫩,极品中
的极品。有一阵没干她,在脱她裤子的时候有些抗拒说:你不是给我按摩嘛?我
没管她,脱掉她的乳罩,揉捏着那对不用戴乳罩都能挺拔如初的嫩乳,手指拨弄
着乳头问道:怎么害羞了,还是你那个男朋友干你了?就在说「干你」二字的时
候,我左手攥紧她的右乳食指加速研磨拨弄她的揉头,胳膊压着她的香肩,不让
她因快感而起身,而右手直接隔着裤子扣在她的阴户用中指揉按她的阴户位置,
她并紧双腿反应着我对他的侵犯,这就是刚体验性爱不久的女人的魅力,每次都
有新鲜感。我知道她只是有些害羞,也不敢发出叫床声,于是我低头温柔吮吸她
那柔嫩滑腻的双唇,双手的动作也没有停,而是随着她身体的反应做着调整,好
让她适应,亲吻之际不停的给她洗脑,让她放松享受,告诉她这房间有隔音设备,
没人会听见,本来想给她按摩慢慢调教,在我吻住她嘴的那一刻,那感觉让我想
起了老婆杜菲学生时期,于是没有了给她按摩的心情,只想调教她,她也似乎感
受到了我的粗鲁。轻声的说:肖哥,你今天怎么了,那么粗鲁。
我说:因为肖哥太爱你了,今天肖哥让你体验体验各种高潮快感,好吗?在
这种情境下循序渐进的调教,定能让她听从于我,这就是性的伟大,从心理上和
生理上双重征服后,女人就会听命于你,而取决定性因素的就是心理征服。就像
很多女人愿意出卖自己的肉体给渣男挣生活费是一个道理。
此时的田蓉已经有些动情,再加上之前做爱让她高潮的体验,她回答道:好……
啊!这时我的右手从她小肚子那里插进她的裤子里,隔着那带走蝴蝶结的内按揉
着那热浪翻滚的阴户,手指感受着那份柔软,温热,饱满和富有弹性,光是这种
触感再加上如此清纯年轻的肉体和凌乱刘海下魅惑的表情,就让我的鸡巴已经将
裤子顶起巨大的帐篷。
双手一直刺激着田蓉的身体,一会儿双乳,一会儿小腹,一会儿屁股,还有
那可爱的双脚,背部,刺激她每一处能让她敏感感受触感的肌肤。当然我知道田
蓉对于我目前还只是停留在单纯的性欲发泄上,而要从心智上控制田蓉,才是我
的目的。
所以我不会火急火燎的像禽兽发情一样干她,而是要从生理和心理双重征服
这位白嫩无暇的少女。
不一会儿已经在给她精油按摩全身的时候,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油光和
身体因敏感泛出的红光,显得整具肉体更加的水嫩光洁,晶莹剔透。身体的每一
处柔软也一样撩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像欣赏抚摸至宝一样,用手指安抚着少
女的每根神经,从她身体扭动的幅度来看,她已经动情,而我依然没有直接抠挖
她那已经湿滑泥泞的嫩穴,而是不经意的用指尖扫过,偶尔按揉下她的阴蒂,在
几次触碰下来,已经能看到阴户的顶端有一颗微微凸起的鲜嫩的肉芽,而当一间
碰触嫩芽的时候,她都会全身打颤。
时不时分开她因快感侵袭而并拢的双腿,给身体的每个角落都涂上精油,包
括那从来没有被开发过的屁眼周围,雪白的臀间褶皱的粉嫩菊花,含苞待放。在
做完全身的按摩,她已经无法抑制此时快感带来的刺激。抓住我揉捏乳房的手和
我一起揉捏她的乳房说:肖哥,我好热。
我低头爬在她泛红的脸颊,嘴唇贴着耳朵说:「宝贝儿是哪里热啊,是不是
身体想着火了一样」。当靠近她耳朵吐气说话的时候她手不自主的隔着我裤裆按
揉我那顶起老高的帐篷。
我借着她滑腻剔透的淫水,又开始轻扫揉按她的阴蒂。
田蓉那清纯的面庞因被爱抚显得格外魅惑,洁白的肌肤开始泛起红晕,更加
的迷人。
她双手抓着床单回答道:「是的,啊,我的身体着火了,啊,快帮我灭灭火」
说着身体随着我抚摸的手弓起落下,感受着这份舒适的快感。
「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叫我首长,好不好?」我给田蓉开始引导洗脑。
「好啊,首长」,在这种情况下引导慢慢突破她的心里防线最好。
「那你永远都属于首长的女人,首长的小妖」,说话间舔弄了她的耳朵。
她侧脸躲闪着回答道:「好啊首长,啊,小妖……受不了……了」
「我的好蓉儿,首长马上给你灭灭火」我起身脱掉裤子上衣,左手抓住她的
头发把头按向我鸡巴,她明白什么意思,但还是不太喜欢口交,天生爱干净的女
人。
「快给首长舔舔,好让首长的大鸡巴干你」,我有些粗鲁的按着她的头,她
头微微后撤,但也没有很抗拒,鸡巴已经把龟头顶端,顶进她的双唇。右手扳开
她的玉腿,借着淫水抚摸了两下把中指扣进她的嫩逼里。
「啊,不要用手」,她用手推我。趁她叫的时候张开嘴,我把鸡巴插进了她
的嘴里,右手继续抠挖她满是淫水的嫩逼。
「看你的逼里好多水,是不是想要首长的大鸡巴了吧,快舔湿点」,说着按
住她的马尾辫挺动屁股,只用龟头抽插她的红唇,鸡巴进出带出口水,看到龟头
顶起那迷人的脸颊,奸淫的快感让鸡巴又胀大了一圈。
「啊……别扣了,首……长,啊……」此时的田蓉已经被快感刺激到极点。
于是松开她的头拔出手指,今天动作上都比以往粗鲁些,从她的反应来看,虽然
她有些抗拒,但这种轻微的粗暴也给她带来了新鲜的快感,调教到一定地步,女
人就是喜欢被男人征服践踏的那种快感,高潮让她们宁愿做一个贱货。
但田蓉这等极品,穿上衣服就是个清纯少女,有无限的开发潜力。没等她反
应,直接抬起双腿把她雪白的屁股拖拽到按摩床边缘,这量身定做的按摩床就是
好,站在地上鸡巴刚好对准田蓉那湿滑泥泞的嫩穴,借着淫水和鸡巴上的口水,
直接一下干到底。
「啊……」田蓉仰头长叹一声,那挺拔富有弹性的胸随着身体晃动,视觉的
刺激,让我的征服感得到满足。「啊……首长好大……啊……好深」。
「喜不喜欢老公干你,啊?」我用语言和鸡巴征服着这个极品少女的身心灵。
「啊……喜欢,好喜欢……老公」
「喜欢老公干什么,快说」我每一次都整根拔出然后深深插入,一手揉捏提
拉她的一个乳头,一手轻微的掐着她的脖子,鸡巴飞快的进出那水嫩的骚逼。
「快说喜欢老公干小妖的骚逼」我继续抽干紧逼她。
不一样的刺激让田蓉的叫床声更加动听有节奏。
「喜欢不」我说每个字都让田蓉接受一次深深插入和快速拔出,已经干的田
蓉身体有些抖动,看来她快要高潮了,叫床的声音也更加急促。
「啊……啊,啊啊,受……不了……了」田蓉有些想要并紧腿,被我双手按
住扳开到最大位置,练过舞蹈的女人做爱姿势都能让人射。双腿笔直却可以轻松
的按在身体两侧,一字马都是小意思,此时田蓉整个身体和两条腿就像支付W一样,
而在雪白屁股的末端接受着我鸡巴的操干。
「老公干的你爽不」在女人快要高潮的时候调教突破是最好的时机。
「爽,啊,啊啊啊啊啊」田蓉脸上的汗液把她的秀发粘在脸上,更加的骚气
逼人。
「求老公干快点,快求我」我追问道,并放慢了节奏「老公……快点」田蓉
听话的说着。
「快点什么」我一手狠狠的抓捏着她那摇晃的雪乳。
「啊,快点干我,啊,啊啊,受不了了」她双腿极力回笼,她一说完,我立
刻加快抽插速度。龟头顶到的深处滚烫无比,也能感觉到她阴道深处那股无形的
吸力,鸡巴根部淫水已经被拍打成白色泡沫,啪啪的水声在每一次抽插中都响亮
悦耳。
她双手撕扯着床单,头不停的摆动嘴里喊着受不了,可下身却随着我的抽插
不希望我拔出去。
「干……我,啊,啊啊,老公,快……干死……我了」此时田蓉被我的抽插
带到了快感的顶点。
「啊……」田蓉大叫一身,猛的挺胸仰头,双腿弯曲在身体两侧,自己用双
手死死抱住,我知道她要高潮了,于是我猛干几下,然后拔出巨大的空虚将田蓉
的身体带像高潮自己抱着腿全身颤抖。看女人被自己干高潮抽搐的时刻是最最享
受的,淫水也流出来一些,而我也不时的抚摸她的乳房,摸着她的淫水送到她嘴
里,让她吮吸自己的爱液,享受着被奸淫的快感。
「喜不喜欢老公干你的骚逼」我继续调教着田蓉,用「干」「骚逼」等词语
践踏着她的思想,让她在高潮中迷失自己,成为我的性奴,而穿上衣服又是清纯
大学生。
「啊,喜欢,好爽」田蓉有气无力的回答着。
「那要不要大鸡巴再干你」我追问着「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啊不要了」
此时我已经再一次将田蓉的双腿笔直的压在她雪白的身体两侧。
在她说不要的时候,我对准她那湿滑的淫水泛滥的嫩穴,再一次深插进她的
阴道内,享受着高潮过后阴道的紧缩和里边嫩肉的蠕动。
「啊……不要啊,老公,我……要……死了」田蓉在高潮后被突如其来的插
入,再一次带向高潮的新起点。此刻她双手紧紧的攥死能抓到的一切物品,双腿
绷直,脚背也绷直,像练芭蕾一样,而她想要合上的双腿,被我死死的按住,快
速的挺动屁股,让被刺激的快要爆炸的大肉棒,深深的干着田蓉那水润的嫩逼,
每一次拔出,田蓉都不同程度的颤抖摇头,凌乱的头发,迷醉的表情像在被我奸
淫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田蓉叫床的呻吟拉的很长,导致出来
的声音随着抽插的节奏在颤抖着,根据她声音的起伏,能判断出,她体验到了从
未有过的高潮,快感已经吞噬掉她的每一根神经,双腿无力的弯曲着膝盖分开在
身体两侧,雪白挺拔的双乳在胸前摇晃,而她自己的双手在高潮的刺激下,不停
的抓我的大腿和胳膊,推我的胸,而这些都是徒劳的,接着她又双手揉捏自己那
挺拔的乳房,也是第一次被我干到自己揉自己的乳房,身体却在一波一波的高潮
快感的刺激下不停颤抖,而她抓捏自己乳房的手也越来越用力,雪白的乳房已经
被抓的全是红手印。而这种略有些奸淫的快感,让我的肉棒也快到达高点,我能
感受到大量的精液将注满这位清纯少女的阴道和子宫。我开始奋力极速抽插,阴
道深处无比强大的吸力和抽插的力度形成对抗,我猛干几次,然后松开她的双腿,
让她侧身蜷缩,一条腿伸直,一条腿蜷缩,骑在伸直的大腿上去深深插进她的阴
道里射进浓浓的精液,每射一次,都微微拔出一点再顶进去,她双手抱胸,全身
颤抖到不由控制,我也是第一次见女人被我干到这种颤抖程度,比我老婆杜菲年
轻时候更敏感,颤抖的更厉害。这种征服的快感,是每个男人想拥有的,此时心
里在暗骂田浩「你个傻逼,我干死你女儿,让你女儿做我的性奴」。
大概过了有两三分钟,田蓉才停下间歇性颤抖,而我的鸡巴还插在她那火热
的阴道深处。然后按住她屁股擦出鸡巴,透明淫水裹着的鸡巴,对男人来说也是
一种满足感,随着鸡巴的拔出,精液也随着那粉嫩的阴道口流出来。
我继续揉捏她的乳房,她还会随着揉捏有些微微颤抖。
「怎么样宝贝儿,干的你爽不爽」我含着她乳头问「嗯,好爽,干死我了,
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她一手抚摸着我的头说。
「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只能让我调教」我开始试探她,这时候的女人几
乎啥都会答应,其实主要是想让她开始从潜意识里接受我调教她。
「那我要结婚了呢?」她没有拒绝,而且问了更没脑的问题。
我把收伸进她双腿间中指直接扣进水穴说「你永远都做我的女人,结果后也
不让你老公干你,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军人做老公,常年在外的,最多见面的时候
干你一次,怎么样?」
「你真坏,我才不,我要找个帅哥」她接话到。
「哈哈,没事,军哥哥都帅,宝贝儿,你永远都是我的,只让我一个人调教」
我继续给她洗脑。
「嗯嗯,那你可要一直都这么厉害」说着用她那温热的玉手拍了拍我有些软
的鸡巴。
「没问题」说着,我吻了她。
我们相拥睡了两三个小时就驱车把她送回学校,第一次来她学校门口,真是
美女如云,不过都没有田蓉的那股青春劲儿。在她临下车时,我自然的用手抚摸
捏弄了一下她圆润弹力十足的屁屁,告诉她下周带她去露营,让她别回家,看她
远去的身影,有种恋爱的感觉。
对于这种不缺钱花的女孩来说就是要打感情牌,征服她的肉体与灵魂,她就
受你掌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