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母亲之熟母赵玉萍】(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六章、训练
我刚挂掉圆圆的电话,轻轻的敲门声骤响。
「涛涛,什么事啊?!」
「妈妈……我能进来吗?」
我低头看看穿着的黑色蕾丝睡裙,只有两根细细的吊带,脖颈和白花花的乳
肉袒露一大片,轻薄的裙摆以下,两条长腿还交叠地搁在床榻上,自大腿下半截
开始,便毫无遮拦。这副样子似乎不妥啊,我坐直身子,翘起腿,调整好姿势和
裙摆,才回应儿子让他进来。
儿子脸蛋红扑扑的,穿了一件蓝白相间的足球背心,灰色的阿罗裤鼓起一个
大包。
「涛涛……」我抱着肩膀,尝试遮挡胸口暴露的乳肉,眉头直皱,「你怎么
回事?鸡鸡又硬了?」
「妈妈,你不是跟我说,会帮我放出来吗?」他一脸无辜。
「妈妈的确答应过你,但儿子……你……这也太频繁了吧!」我眉头一皱,
愠怒道。
儿子略带哭腔地央求道:「难受……」
看着他隆起一大块的阿罗裤,我哭笑不得。思索道,如果拒绝儿子,他指不
定趁我熟睡,偷我的性感内裤自己「打飞机」;如果答应他,感觉这种事又太频
繁,多半会影响儿子的精力。刚才电话里,圆圆提到脱敏治疗,延长儿子从勃起
到射精的时间,或许应该试试。之前上网查资料,发现某些男性早泄,但并未达
到真正的高潮状态,所以射完很快又硬了,儿子是否也有类似问题呢?
「小祖宗,真麻烦,你过来吧!」我侧过脸,给了他一个白眼,嗔怒道。
儿子走近,我双手拽下他的阿罗裤,一直褪到膝盖,15公分长的大鸡巴迫不
及待地蹦跳出来,密密麻麻的黑卷毛毛,鸡巴杆子满是紫红色筋脉,龟头胀得像
半只喜蛋大小,马眼吐着透明黏液,与他的身形相比,好像两腿之间长了一头野
兽。
我边拍打儿子的大鸡巴,边嗔道:「坏鸡鸡,臭鸡鸡,再折磨人就送你去小
姨圆圆那里!」
「啊?小姨?小姨她怎么了?」儿子懵懂地盯着我问道。
「哦,没什么,随口瞎说的。」
我回忆起圆圆折磨男孩的画面,丝袜脚毫无轻重地踩踏男孩的鸡鸡,最后还
拿10公分的鞋跟刺入马眼,如果换作涛涛躺在那张长椅上,圆圆若用同样的方式
折磨他,那场景,我不敢想象……
「涛涛,妈妈认为你这样不行啊,」我板着脸,「你射的快,硬的也快,一
般男人完事以后,都有一个恢复时间,你懂吗?」
他傻乎乎地点头,我却瞧得心里来气,臭小子,小混蛋,懂个屁!就知道忽
悠自己妈妈!
「妈妈……那现在怎么办?」
「你需要训练,让鸡鸡能坚持更长时间,尤其是妈妈帮你『打飞机』的过程
中,你要让鸡鸡保持不射精,保持坚挺,至少超过5 分钟,涛涛,妈妈说的你明
白了吗?」我严厉地说道。
「好……」
我又回想起圆圆交待的另一个要点,让涛涛熟悉女性的身体,破除神秘感。
作为妈妈,扮演这样的角色合适与否呢?我也忘记咨询她具体细节。无论如
何,先让儿子做好准备吧,我拍拍床沿说道:「涛涛,你把衣服脱光,然后到床
上来。」
儿子很听话,三下五除二,脱得精光,露出会让女人面红耳赤,小男子汉独
有的肌肉线条,挺着那根大鸡巴坐到我身旁。在此过程中,大鸡巴始终一跳一跳
的,引人注目。
我默念「造孽」,又忍不住去瞧,心脏仿佛跟随大鸡巴的节奏一起跳动。
我摁灭床头灯,卧室内瞬间漆黑一片。
「妈妈……」儿子大概突感意外,不自然地颤声叫我。
「呵呵,男子汉还怕黑吗?」我笑声暧昧,「嗯……妈妈要训练你的鸡鸡,
另外,也帮你熟悉一下女性的身体。」
「那……妈妈,为什么要关灯,开灯才能看清楚啊!」
臭小子想开灯?作为母亲,在挺着一根大鸡巴的儿子面前全裸,然后详细地
介绍女性特征,即便做母亲的再开放,再大胆,总归心有余悸吧,就算单纯从女
性角度出发,总归害羞吧。
我故意撒谎道:「涛涛,这种事要循序渐进,妈妈怕房间开了灯,你看得太
清楚,对你刺激太大,鸡鸡直接就射精了。既然说好训练鸡鸡,首先就是视觉刺
激不可以过度。」
窸窸窣窣地脱去性感睡裙,双乳彻底由布料里解放出来,我甚至能感受到两
只圆球往下沉了沉,左右晃了晃。当双手碰到内裤时,我犹豫了,决定还是对儿
子保留一部分神秘。
「涛涛,过来,你躺在我的大腿上。」
我伸展开两条丰腴的长腿,鼓起双乳坐到床头。黑暗中,儿子摸索着爬了过
来,接触我大腿时,我本能地激灵一下,儿子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估计只是
为了确认位置,随后头枕在我的大腿上躺好。这个姿势好像他小时候躺在我怀里
吃奶,但那时他才二、三岁,很可爱的样子,如今却身体强健,鸡鸡翘得老高。
「涛涛,感觉怎么样?」我爱抚他的头发柔声问道。
「躺在妈妈怀里,感觉很安心,就像回到小时候。」
「嗯,不过后来你长大了,妈妈和你就没再这么亲密过。今天,妈妈想让你
找找小时候的感觉,躺在妈妈的怀里重新做一次小宝宝……」我压抑住内心的邪
念与兴奋说道。
「哦……」儿子稍稍动一动身体。
老实说,儿子的头发摩挲我的大腿肌肤,痒丝丝的,透过大腿延伸至我的裆
部,延伸进薄薄的、窄窄的黑色蕾丝内裤,腿根处逐渐变得酥酥麻麻,又热气腾
腾,正酝酿磨人心性的淫欲之火。
我捏住右侧的乳房导向儿子:「接下来,妈妈要跟你聊聊女性乳房的作用。
现在先把妈妈的乳头吸进嘴里,像小宝宝一样吃奶……」
「嗯……」黑暗中,儿子湿湿的舌头先找准乳头的位置,然后我感觉他吞咽
了一下口水,再轻轻地叼住凸起的乳尖儿。我的乳尖儿很敏感,刚接触他的两瓣
嘴唇,就好像吹气般鼓胀成一粒小珠子,酥麻的快感刹那间从乳尖儿悄悄蔓延,
同时,也让乳头的凹陷问题得以缓解。喂儿子吃奶竟然有治疗乳头凹陷的额外功
效,我沉浸于乳头被含的快感当中,又增添了一丝欣喜。
儿子开始做起咕嘟咕嘟的吮吸动作,遗憾的是,我这两只大乳球早就没了奶
水,只剩下软绵绵的脂肪和乳腺。
「呜……嗯……」我轻轻呻吟,又强打起精神,「涛涛,女人的乳房有两大
作用,第一想必你也知道,那就是哺育小宝宝。」
「呵……呵……」儿子吐掉乳尖儿喘息道,「那妈妈的奶子现在为什么吸不
出奶水?」
「奶子?涛涛,你哪学得那么粗俗下流,这叫乳房,或者胸部,奶子是很粗
俗下流的叫法,你这样说妈妈的胸部,我可有点生气哦!」我纠正道。
什么奶子、屄、肏、鸡巴、屌……其实我觉得这些词不仅粗俗,而且听上去
特别刺激。比如我自己的口头禅就是「妈的」,但当着儿子的面,我隐藏得非常
好,从来不曾说漏嘴。对于儿子这种青少年,还是要坚持正统教育,讲究文明用
语。
「对……对不起,妈妈!」
我摸摸他的头,回答刚才提出的问题:「乳房分泌奶水,只限于女性怀孕的
前后那段时间,有的女性怀孕前也没有奶水,有的生完孩子,奶水也会不足,要
么干脆就没有,导致小宝宝吃不饱,只能用婴儿奶粉喂养。奶水多少,有或是没
有,跟女性那段时间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有关,为了产生更多奶水,也有妈妈
会找职业催奶师,或者通过食疗的方式催乳。过了那段时间,也就不再产生奶水
了。如果没怀孕,却发现突然哪天乳房冒出奶水,要注意是不是内分泌出问题,
或者乳房疾病。」
之前因为得了乳头凹陷症,我查阅过大量关于女性乳房的资料,今天恰巧给
儿子科普一波。
我手握左侧乳肉,再次送向儿子的嘴巴方向:「好啦,继续吃吧……宝贝乖
儿子。」
儿子比之前更熟练地将乳头纳入口中,他口腔的温热和潮湿又导向我裸露的
身子,温热潮湿里透着舒服,又使我浑身紧张地收缩。儿子小时候吃奶,我倒没
这种感觉,只是心存母爱,但此时他的嘴唇一抿抿的,除了母爱,更多的是男女
之间的情欲欢爱。
我情不自禁地探寻他挺立的鸡巴,握着包皮环轻轻撸套。儿子的鸡巴好热、
好粗、好长,我的手只够把持住整根棒子的中间一截。而且,我并不急于刺激他
的龟头,担心他又忍不住突然爆发。
「嗯哼……嗯哼……」儿子口含乳头,鸡巴被套弄,鼻孔传出的声音不知是
痛苦,还是享受。
「哦……」我轻吐一口气,继续为儿子介绍道:「第二点,乳房也是展示女
性魅力的重要特征,对男性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尤其是乳房尺寸比较大的女性,
太大说老实话,对女人来说就是负担了。这里要提到乳房的另一个作用,她是女
性的敏感带之一,如果男人碰了,或者用嘴吃,女人就会很兴奋!」
儿子吐出乳头问道:「妈妈,我现在吃你的乳头,你兴奋吗?」
说罢,他又如同婴儿般吸吮起我右边的乳头。
兴奋吗?小混蛋,臭儿子,你吃得妈妈两粒乳头全部发胀,阴户也发胀,通
体酥麻,浑身难受,显而易见是女人动情的表现,你竟然还问妈妈兴奋吗?!我
恨不得翻过他的身体,朝他结实的屁股使劲拍打几下!
但嘴上却说:「怎么会呢,乖儿子,你吃……妈妈的乳头,妈妈就觉得……
觉得你像小宝宝……有点痒,并……并没有那种感觉!」
儿子吸吮乳头时,那酥麻感,令我的整个身子绷紧着,令我相当渴望一场酣
畅淋漓的性爱。我的阴户浮肿难受,大阴唇自动咧向两侧,内裤裆部的细窄布条
勒入小阴唇,那两瓣敏感的肉片和布条纠缠成一团,混合阴部的骚水,以及黑毛
毛,凉热腻滑,各种自相矛盾的感觉交杂,难以用言语形容。那窄布条既无法进
一步深入,慰籍我渴求的阴道,却又始终勒住我,束缚我,它就像枷锁,捆绑我
的手脚,在迷乱和清醒之间拉扯我。
我的手还握着儿子的大鸡巴,他就像有心跳般在我手心里悸动,我撸套鸡巴
的时候,想象着手围成的圈子就是我的阴道,儿子的鸡巴插在我的阴道里,这是
一种完美而又安全的乱伦体验,自带禁忌的快感,却毫无实体接触。我的手似乎
联通了体内空虚饥渴的那截甬道,手负责性器交合的部分,阴道则负责性爱的感
知。
「妈妈……你怎么了,是在发抖吗?」儿子突然问道,唤醒了我困在欲望煎
熬内的大脑。
我故作镇静地回答:「可能吧……空调的温度太低了,妈妈觉得有些冷。」
「那我去把温度调高一点!」儿子准备起身。
我按住他说道:「乖儿子,没事的,你稍稍侧过来一点,用你男子汉的双臂
抱着妈妈,妈妈就不冷了。」
「哦!」
儿子果然侧过身,双臂环住我的身子。温暖,实在,一种依偎相靠的满足感
油然而生。多久没跟异性这么亲密无间了,我都快忘记男女肌肤相亲时的美妙感
觉。相对于直截了当,且赤裸裸的肉欲之欢,这种搂搂抱抱倒给予我内心极大的
安慰。女人就是这样的生物,既讲究性,又需要爱,不像男人,似乎满脑子都是
性。
说起来,儿子也是典型的青春期性欲旺盛,大鸡巴直楞楞的。我不由地加速
了手部的动作,持续观察儿子的反应。一连串的撸套之后,我发现大量的液体沾
满鸡巴,又弄得我满手都是,成了纯天然的润滑剂。
「妈妈,现在暖和点了吗?」儿子关切地问道。
「嗯……好多了,涛涛,你别只会一个劲地吸乳头,也可以用舔的,舔舔乳
头,舔舔乳头周围那一圈,那是妈妈的乳晕,你要学会灵活地使用自己的舌头,
明白吗?」
「可是……妈妈,我小时候吃你的奶也会舔吗?」
「啊?!当……当然啦,妈妈的奶水非常多,有时候你吸得太用力,奶水就
往下流,弄得乳头周围,乳晕上面都是奶水,然后你的小舌头就很灵活地帮我舔
干净,舔得特别舒服!」我撒谎连草稿也不打了,二、三岁的小宝宝懂个屁,吃
奶是本能,拿舌头舔溢出的奶水,怎么可能?
无论怀里的儿子信与不信,他已不再拘谨地吸吮乳头,而换作舌尖轻轻地舔
着右边的乳头。之前那种被口腔包裹的湿热感觉,变成乳头暴露在冷气里,凉凉
的感觉,酥麻的反应不如吸吮那么强烈,但多出了一种挑逗性十足,节奏性十足
的过电感,身子会随之颤抖,好像连同乳球也徐徐晃荡。
我沉浸于乳尖儿的快感中,甚至忘记要撸套儿子的鸡巴。儿子好像费力地挺
身抬臀,鸡巴主动摩擦我的手心。床铺的震感使我反应过来,五根手指重新箍紧
包皮环,上下抽动,他才安稳地躺平,交由我继续主导他的性体验。
「妈妈再给你讲一个女性胸脯的小知识,通常,女性内衣尺寸都是数字加字
母,很多男性认为字母越大,胸部就越大,其实是误区。数字小说明身材瘦小单
薄,数字大说明身材丰满圆润。数字比较小,字母比较大,才是真正的大胸脯。
比如妈妈的内衣是80D,如果另外一个女性是75D,那么视觉上,她的乳房会比
妈妈的更大,因为她比妈妈瘦了一圈。但如果字母是E 、F 、G,并且数字又非
常大,可能就太胖了哦。」
儿子乘机说道:「妈妈不胖不瘦……这样正好……」
嘴甜的臭小子!
「哗啦……哗啦……」儿子的鸡巴润滑剂似乎越吐越多,包皮环经我的手儿
翻来覆去,传出一阵阵激烈的肉击声,和性交时的那种声音类似。
「涛涛……乖儿子……你……可以舔,也可以吸……就是两种方式交叉进行
……别傻乎乎的……光知道舔……」我进一步指导道。
「嗯……嗯……」儿子立即领会了我的意思,上下嘴唇含住我胀鼓鼓的乳尖
儿,用力地嘬了起来。
持续的酥麻劲道贯彻全身,乳头被刺激的同时,勒着敏感带的内裤窄布条,
压迫我凸露的阴核,这粒肉芽儿胀得硬硬的,与布条相互较劲,更加剧了阴道内
的骚痒感,而我的整个腰臀部位也异常紧张。我通体有股子力量无处宣泄,只能
挺着双乳,凑向儿子的嘴巴,仿佛欲将右侧这大半个乳球塞进去。
我的拇指探去儿子的龟头冠,那半只蛋状的龟头已经覆了一层腺液,拇指摩
擦打转儿,滑爽得很,也特别有趣。我找到吐着腺液的马眼口,拇指时不时像摁
开关似地压一压,儿子整个人立即在我腿上一抖一抖的。
「儿子……要射了吗?再坚持一会,至少坚持五分钟以上!」我觉得他非常
激动,连乳头都快含不住了。
「哦……妈妈……哦……妈妈……」儿子吐掉乳头,叫唤着,身体向上竭力
猛挺,鸡巴绷得又硬又直,龟头好像还在持续膨胀,我感觉到马眼口张开,黏黏
糊糊的腺液冒个不停。
我的拇指腹堵住他的马眼口,其余四根手指又箍紧鸡巴杆子,以这样的手势
套起包皮环,撸动的幅度非常小,却增加了两者之间的摩擦力。
另一方面,细窄的内裤裆部勒得越来越深,阴核和小阴唇肿成一片,异常敏
感,骚水似乎将内裤的裆部全部打湿了,我真想扒开这要人命的布条,狠狠地按
压胀鼓鼓的阴核,再往阴道内插入两根手指,去填补折磨人的空虚感。我的下身
绷得有些酸痛,尤其是大腿根部的周遭,好像做完剧烈运动后的肌肉反应。
达不到啊,缺乏更为直接的刺激,我难以达到真正的高潮。无论是内裤裆部
摩擦阴户,还是儿子吸吮乳头,只能算隔靴搔痒,想达到身心的高潮,还差了一
段距离。
又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儿子鸡巴内的暗涌,挪开拇指,暗涌再无阻碍,冲
向龟头。
黑暗中,我想象着儿子鸡巴喷射精液的惊人场面。
床单应该遭殃了。我轻轻地搬动儿子,他顺势自我的大腿翻身而下,呼吸还
是很粗重,陷入射精后的疲态。我摸索着睡裙重新穿好,又打开床头灯,暗红色
的床单上,果然多了几摊半透明的白色黏液。
「涛涛……累了吗?」我拍拍蜷缩成一团的儿子,忽然产生某种错觉,他似
乎又变成二三岁的可爱样子。
他喃喃道:「妈妈,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不行,涛涛,你还是去自己房间睡。你把妈妈床单都弄脏了,我要拿去洗
干净,还要换上新床单,天气又热,一会儿忙得出汗,我可能再洗一次澡。反正
妈妈事挺多的,你快回房间早点休息吧,别耽误明天上学。」我催促道。
儿子穿好衣服离开房间,我才敢爬下床。实际上,除了他刚刚射出的白浊精
液,我所坐的位置,床单也弄湿了一大块,是溢出的骚水造成的,我自然不希望
儿子发现这些。另外,由于两只乳头残留了儿子的口水,而且内裤同样被骚水所
浸润,即便不出汗,我也必须洗澡换衣服。
洗完澡,我换了一条棉质内裤,刻意走去儿子房间门口,耳朵紧贴,偷听里
面的动静,相当安静,儿子应该已经熟睡。我返回房间,躺在床上,却感觉百无
聊赖,既不想睡觉,也不想玩手机。琢磨着找什么样的时机,再给儿子普及女性
生理知识。我甚至认为,也许圆圆做这种青春期科普教育,比我更合适,毕竟她
是一位心理咨询师,又是涛涛的小姨。
想得头晕晕的,我迷迷糊糊地渐入梦乡,耳畔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四周变
得白茫茫一片……我奋力睁开眼,自己正站在浴房内,场景似曾相识,是梦境还
是穿越?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