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母亲之熟母赵玉萍】(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七章、迷梦
浴房内站着一个人在洗澡。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儿子突然闯进来,他赤身裸体,鸡巴又翘得像根木棍。
这会儿,我察觉事情的异样,眼前的儿子貌似比现在小一些,缺少小男子汉
的肌肉轮廓,鸡巴虽然竖着,但估摸没达到15公分,白白嫩嫩的一根而已,还没
长成骇人的「凶器」。
小混蛋,不是刚帮你撸射吗?!怎么又硬了?
另一个疑问,浴房里正在洗澡的人是谁?
儿子呆呆地站在玻璃移门前,随后移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如出水芙蓉
般钻出——赵圆圆,我的妹妹,涛涛的小姨。这又是怎么回事?
圆圆比我纤瘦,胸脯也不如我浑圆硕大,我目测她大概是C 罩杯,但皮肤欺
霜傲雪,水光晶莹,连我看了都禁不住心生羡慕。小腹和腰肢没有令人讨厌的脂
肪,三角地带的那撮黑毛毛,经过精心修剪,仅象征性的保留了一小撮。一米七
以上的身高,玉腿修长无暇,犹如比例完美的模特,性感之余,自带独立女性的
高傲气质。
「妈妈……」儿子对圆圆开口道。
涛涛叫圆圆妈妈,什么情况?我想纠正儿子的错乱认亲,指姨为母,但圆圆
转头狠狠瞪我一眼,食指贴唇作「嘘」的手势。
「小兔崽子,你他妈怎么跑进来了?」圆圆朝涛涛呵斥道,但骂人的粗口似
乎比我更野蛮。她也不遮不拦,任凭光滑带水的赤裸玉体袒露在涛涛面前。
「妈妈,鸡鸡难受……」他指了指那根翘起的肉棒,像根剥掉外包装的鸡肉
肠,包皮环跟龟头之间还牵连着,导致龟头半含在包皮环内,只露出一小圈粉嫩
的龟头顶端,以及细细窄窄的马眼口。
圆圆走过去蹲下身子,握住涛涛的鸡巴用力一撸,白皙的包皮环扯向鸡巴根
部,龟头又透露出大半粒,粉嫩的色泽十分可爱诱人,引发想去亲吻和舔舐的冲
动。她的另一只手包裹涛涛毛毛稀疏的肉袋子,随意地揉搓着,好像玩弄凝胶状
的解压玩具。
「你个小兔崽子毛还没长齐,脑子里整天想些什么啊,搞得鸡鸡三天两头勃
起,你这两只小蛋蛋,比花生米大点儿有限,跟橄榄核差不多,能生产精液吗?
就他妈老想着跟女人交配生娃?」
她一边口吐污言秽语,一边像折磨小杰似的,不停拉扯涛涛的鸡巴。我瞧得
直揪心,想冲过去喝止她。圆圆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突然转头对我说道:「老
姐,我让你帮大外甥发泄,我让你教大外甥了解女性,破除神秘感,你说说看,
照办了吗?你如果搞不定,我亲自帮助涛涛,你看看他的小鸡鸡,多么可爱,多
么好玩!」
眼前发生的事,使我联想到圆圆操控高跟鞋虐鸡巴的情景。
「不,不要啊,圆圆,我按你说的,那个……我帮他发泄过了,今天发泄了
两次,也……也跟他讲了女性乳房的一些知识,我还让他吸……吸了我的奶头。
要是不信,你问问涛涛!」
圆圆回头问儿子:「妈妈今天帮你打过飞机吗?还让你吸她的奶头?有这些
事吗?」
涛涛懵懵地直摇脑袋。
「小混蛋,你妈妈今天没帮你打飞机?第一次就在洗澡的时候,就是这里。
第二次在我的房间,你躺妈妈怀里面,吸妈妈的奶头,妈妈还给你讲了很多关
于女人乳房的知识,你全都忘了?」我又急又羞地问道。
圆圆娇唇一撇,狡黠地笑着对我说:「老姐,别白费口舌了,你太保守,再
这样下去,别说我帮不了你,弄不好大外甥会去找他的班主任。我推断,那个女
人估计喜欢男孩子,她只要用点手段,比如偷偷发给他们自己的性感裸照,这些
青春期的男孩就无法控制自己,乖乖地投入那种女人的怀抱,我们心理学称之为
恋母情结。」
「啊?!」我捂住嘴,脸庞发凉,头皮发麻,心里慌乱极了。儿子的班主任
张艳难道是故意为之,发给涛涛那种所谓的艺术写真,真实目的是勾引他,而且
除了涛涛,班级里其他男生也有可能变成张艳的猎物。
「老姐,你解决不好,我亲自帮你解决,你不教育大外甥,我帮你教育,哈
哈,涛涛多可爱,瞧这根小鸡鸡,小蛋蛋。涛涛,你喜欢妈妈玩你的鸡鸡吗?」
她持续地撸动鸡巴,包皮环越扯越往下,粉嫩的龟头几乎全部露出。
「喜欢……」
我顿时明白过来:「圆圆,你……你是不是催眠了涛涛,所以他……他才把
你当作妈妈,哪怕他的亲妈妈站在旁边,他也没反应……对吗?」
「哈哈……老姐,你果然是我的亲姐姐,虽然你没学过心理学,但悟性很高
啊!没错,我确实催眠了大外甥,但我也是为了你好啊。」她转变成一副苦口婆
心的样子,「我代替你教育儿子,让他熟悉女性身体,功劳还是记在你头上,涛
涛醒过来,只会记得妈妈教过他性知识,不会记得我这个小姨,多么完美?!」
说罢,圆圆不再理会我,而是加大了撸套儿子鸡巴的力道。
「疼……妈妈……有点疼……」涛涛呜咽道,紧闭双眼,表情不太自然。
「操,差点忘了!」圆圆往手心吐了些口水,涂抹在鸡巴上,「妈妈用自己
香香的口水帮你润滑,哈哈……」
我眼睁睁地瞧着圆圆玩弄儿子的鸡巴,她利用口水作为润滑剂,搓揉的速度
比刚才更快,那鲜嫩的肉棒在她手里挣扎,好像一条可怜的小宠物。
「涛涛,乖儿子,小姨弄疼你了吗?」我眉头一皱,柔声问道。
「老姐,放心,我有分寸的,我也不是第一次教育涛涛这样的男孩了,还记
得小杰吗?哈哈……」圆圆揉搓儿子的肉袋子,捏捏里面的两粒睾丸,「毛没长
齐,蛋蛋又小,但是看到女人,鸡鸡倒会勃起,你说有意思不?!」
她开始愈发疯狂地套动,鸡巴表面的润滑液很快干结,圆圆咯咯浪笑,伸手
去自己两腿之间,抹满一手骚水白浆,糊在整根鸡巴上:「涛涛,妈妈的屄水又
骚又滑,比口水更让你们这些男孩子兴奋,妈妈接下来,就用屄水当润滑剂,帮
你打飞机,哈哈……」
「哗啦……哗啦……」圆圆像挤奶似的撸套,一开始由龟冠往鸡巴根部拉扯
包皮环。过会儿,又从根部朝龟冠方向拉拽整个鸡巴,那鸡巴扯得像一根油条似
的。然后,手箍着鸡巴根部,让嫩白的肉棒自己跳动,另一只手则对涛涛两腿间
的肉袋子施压。
「呜……」涛涛表情痛苦,瘦弱的身体抖动连连。
粉嫩的龟头涨得发紫,一小股白浊液体自细窄的马眼口,半喷半流地浇入圆
圆的手掌心。她应该预判了儿子的高潮临界点,玉手提前摊开,紧靠龟头边缘,
作承接状。
「靠,宝贝儿子,结束了?就这么点儿,就这白乎乎的精水?」圆圆掌心里
托着一摊半透明的液体,另一只玉手捏住软趴趴的鸡巴杆子,「老姐,涛涛射精
量还很少,不过呢,涛涛鸡巴发育得还不错啊!」
我走过去,蹲下身子,紧紧抱住高潮脱力后的儿子,在他涨红的小脸蛋上怜
惜地亲了亲:「乖儿子,没事吧,累的话妈妈带你出去休息。」
涛涛茫然地望向我,又看看圆圆,似乎陷入了纠结之中,分不清谁才是他真
正的妈妈。
圆圆站起身,去水池边洗手:「好啦,老姐,我只是帮大外甥释放一下,顶
多算前戏,接下来我要帮大外甥认识女性的身体。你抱着大外甥坐到马桶上,如
果他又兴奋了,你就负责打飞机。」
鬼使神差,我翻下马桶盖板,照圆圆的嘱咐坐到上面,儿子就亲昵地靠在我
怀里。我大概也想知道圆圆准备玩什么鬼把戏,而涛涛似乎对赤身裸体的小姨挺
感兴趣的。
「女人和你们男人有什么不同呢?」圆圆恢复心理医生的严肃脸,字正腔圆
地介绍道,「女人的脖子一般比男人细长,也没长喉结。」
她比划着自己白皙颀长的颈项,头骄傲地侧向一边,使我一度怀疑她是个舞
蹈家,而非心理咨询师。然后,她的手游弋到乳房的位置,在两只约莫C 罩杯尺
寸的雪白半球上徘徊旋转:「女性的乳房,第二性征,在青春期阶段开始发育隆
起,包括乳晕增大,甚至微微凸起,乳头也会增大,像手指尖粗细。」
「乳房的作用主要有两个,第一是负责哺乳,第二是负责感受性刺激。」她
托着自己的双乳继续说道,但介绍乳房的内容听起来比我更简略。
必须承认,成人以后,我从未见过圆圆的胸脯。她乳晕和乳头的颜色较浅,
呈现出漂亮的粉嫩色泽,好像抹了一层少女系的唇釉。相比我胸口的两点奶咖色
凸起,她的粉嫩更受男性青睐吧。而且,她的乳头和乳晕还给人娇小的感觉,也
没有乳头凹陷的状况。
她的双手贴着纤细的腰肢往下,这又是让我羡慕的另一点,圆圆的身材曲线
流畅,几乎毫无导致女人焦虑的赘肉,包括那内陷呈椭圆形的肚腹,我估计平躺
时完全可以盛满一洼水,甚至隐约可见马甲线,我猜测她不仅严格控制饮食,还
坚持锻炼,使胴体既保持女性的曲线美,皮肤紧致,又不至于满是块状肌肉,变
成网络上所说的那类金刚芭比。
「女人的腰细臀大,这部分的线条起伏比男人更明显,古人云,臀胯大,好
生养,虽然没什么科学根据,但骨盆大确实对顺产有一定的帮助。」圆圆扭腰摆
臀,姿态妖娆,原地转了几圈,只为展示她完美的腰臀比,连我看了都脸颊微微
发烫。
「接下来,我要重点讲解一下女性的生殖器,注意,如果从正面看,女性的
生殖器构造是很不明显的,即使没有阴毛遮挡,通常从正面也只能看到一道细细
的豁口,或者什么也看不到。我这边长了阴毛,也就是女性的第二性征。」圆圆
指着倒三角分布的一小撮黑毛毛说道,「阴毛男女都会长,有多也有少,少数女
人不长毛,被人称为白虎,古时候认为白虎女不吉利,同样没什么科学根据。」
「我这里的毛是修剪过的,原本还要更多一些。阴毛如果特别茂盛,可以从
下腹部,一直长到肛门附近。」她拨弄自己的那撮黑毛毛,「阴毛底下是一块隆
起的皮肤,叫阴阜……」
我心想,或许应该向圆圆学习,修剪一下私处的黑毛毛,我就是她口中阴毛
生长旺盛的女人,我曾经用手摸过,除了阴阜上那摊细密如杂草,连大阴唇表面
也长得横七竖八,好在肛门附近还算光洁。
「涛涛,你过来,」圆圆勾勾玉手招呼道,「老姐,你也让一让,我需要借
用马桶……」
儿子并未动作,我估计他瞧傻了,毕竟长那么大,还没仔细看过女人的身体,
况且圆圆的身材非常完美,别说是男人了,我作为女人都难免想入非非。我拍拍
他的肩膀,在后面轻推一把,揽着他走去浴房门口,赶紧为圆圆腾位置。
「老姐,涛涛的鸡鸡又勃起了,你帮他撸一撸……」圆圆指点道,转身坐到
马桶盖上。
小混蛋,我暗暗骂道,儿子一天要发泄多少次?抱怨归抱怨,我还是握住他
的鸡巴。挺奇怪,印象中,这根15公分的大肉棒理应又粗又长,但此时的触感却
差一些,硬度和热度还行,粗长尺寸也有点儿差距。仔细想想,他又不是二十多
的大小伙子,能正常勃起已经相当厉害了。
马桶盖上的圆圆已经叉开双腿,她的私处除了阴阜位置,其余各处果然光洁
无毛,像只成熟咧开口子的水蜜桃,白里透红,那道沟壑抿成一条自上而下的细
缝,缝隙内藏着女人的秘密花园。
她纤长的食指在「水蜜桃」表面滑过:「注意,这左右两片,就是女人的大
阴唇,平时都是闭合的状态,可以抵挡脏东西侵入私处。」
儿子的鸡巴兴奋地直点头,好像表示听懂了,学会了。
圆圆剥开光洁无毛的大阴唇,两片狭长纤薄的桃色肉瓣显露出来,其间类似
船型的粉嫩开口也春光初现:「这里就是女人的私处,也就是外生殖器,包围着
中间部分的这两片是小阴唇。再剥开小阴唇,里面长了嫩肉,小阴唇和嫩肉都非
常敏感。做爱的时候,男人的鸡巴频繁摩擦小阴唇和嫩肉,女人就会很舒服。」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儿子的包皮环被我一撸到底,显然鸡巴兴奋得像根铁棍
子,我伸出另一只手,揉捏着他肉袋子里的蛋蛋。
「女人的私处结构比较复杂,那接下来我一部分一部分讲解。」圆圆拇指和
食指,捻住小阴唇顶端的皮囊汇合处,向上拉扯,显露一粒红豆大小的肉珠子,
「这是女人的阴蒂,也是女人最敏感的器官,性兴奋时会勃起,碰触时会让女人
很舒服。」
她右手食指的指腹轻点肉核,犹如发电报似的,胴体便像受了电击般震颤摇
摆。她眯缝双眼,双颊泛染春红,薄薄的娇唇性感地撅起,口鼻间哼着发情求欢
的靡靡之音,待情绪激动时,双乳翻浪,腰臀乱扭,甩动酒红渐黑的齐肩发,旁
若无人地自渎,仿佛正在大跳艳舞。
「咳……咳……」我以咳嗽声打断她。
圆圆娇喘道:「总之,阴蒂就是女人最敏感的器官。接下来,我要介绍女人
的尿道口。」
她进一步翻开两瓣小阴唇:「女人的尿道口比较隐秘,因为这一块的嫩肉结
构复杂,很多女人自己也无法确定尿道口的准确位置。仔细看的话,这里有一个
很细小的孔,就是尿道口。」
老实说,我从未关注过自己的尿道口,虽然它就在阴道口附近。毕竟尿道口
只负责日常排泄,我认为跟性爱关系不大。我努力去看圆圆的私处,如果不是她
提示,我也很难找到那么细小的开孔。
「在尿道口的下面就是阴道口,这里既是性爱的通道,做爱时男人的鸡巴插
进去抽动,又是产道,负责生孩子。」
圆圆试图分开阴道口,但在我看来,她的那处嫩肉层层叠叠挤作一团,只有
扁平状的一圈裂隙,内里的幽深蜿蜒无法窥得,也很难想象可以插进男人的那根
鸡巴,更别提生孩子了。
「阴道口平时闭合,防止脏东西侵入,但阴道本身弹性非常好,无论男人的
鸡巴是长还是短,是粗还是细,都可以包纳住。当然,从男人角度出发,鸡巴自
然是又粗又长,又硬又热,最讨女人欢心。如果女人产生性兴奋,阴道内会分泌
润滑液,就是俗称屄水,方便男人的鸡巴插进去。」圆圆往自己的阴道塞入一根
手指,一抽一捅,「现在呢,我这根手指就是模拟鸡巴在阴道内的活动状态,在
鸡巴活动过程中,阴道里敏感的嫩肉和鸡巴摩擦,男女双方都觉得浑身舒爽。涛
涛,你想过来试试吗?咯咯……」
鬼魅般的笑声让我脊背发凉,儿子如中邪似地挣脱我,缓步走向圆圆。
「不……不行,绝对不行,涛涛,快醒醒,她是你小姨啊,你和她不能……
不能那样,你们那样是乱伦啊!「我惊呼道。
然而,儿子好像听不见我的呼喊声,径直朝圆圆靠拢。圆圆则调整坐姿,白
皙的双腿大张,两手剥开「水蜜桃」,露出水汪汪的洞窟,显现出一副要吞噬雏
鸡的饥饿感。她的手抓住涛涛的鸡巴,导向扁平状的裂隙。聪明的涛涛身体往前
一送,鸡巴便准确无误地插进阴道。
「咯咯……乖儿子……来吧……开始肏妈妈……哦……」圆圆两手把持着涛
涛的屁股蛋子,协助他有节奏地抽动鸡巴。
我呆立原地,被这一切吓傻了。恐惧和无助同时袭来,眼泪夺眶而出,我冲
着两团叠在一处,蠕动不停的模糊肉体嘶吼道:「快……快停下……不……绝对
不行……」
「咚……咚……咚……」
「妈妈……妈妈……」
谁喊我呢?这声音……是儿子……我猛地睁眼,才意识到正躺在自己房间的
床上。门被敲得咚咚响,还有儿子的呼喊。头又晕又疼,刚刚经历的那些竟然是
一场怪梦,但眼角的泪水和湿湿的双颊却如此真实。
我胡乱地抹了抹湿乎乎的瞌睡脸,整理好吊带裙,跳下床赤脚跑去开门。
儿子站在门口问道:「妈妈,你在跟谁说话?什么不行……绝对不行」
「没有啊……我没说话……可能是你幻听了。」我假摸假样地打了个大打哈
欠,故意敷衍道,立即岔开话题,「好了,妈妈没事,你刷牙洗脸了没有啊,我
去帮你做早饭。」
「妈妈,你今天睡过头啦,等你做完早饭,我肯定得迟到。我拿零花钱在上
学路上买点算了,你自己做点东西吃吧。」
「那……好吧。」
我觉得挺内疚的,这是我和儿子搬进出租屋以后,我第一次睡过头,还做了
奇奇怪怪的梦。梦里有圆圆和涛涛,他俩竟然突破底线做那种事,我不由地握紧
拳头直敲脑壳,试图让这奇怪的梦从脑子里滚出去,可惜事与愿违。
一整天,我都在和怪梦做斗争,人就是如此,越是想方设法欲将某事抛开,
却越是搞得上头。
手机铃声暂时让我重回现实,来电者是另一位陪读母亲——姚晓琳,也是涛
涛同班同学的妈妈。班级里全职妈妈不在少数,但她自认为与我关系最近,且我
年长她好几岁,所以遇事常常找我帮忙。
「喂……喂……是赵姐吗?」听筒内的声音很焦急,「有点事……想跟你商
量商量。」
「哦,阿琳,什么事这么着急啊?慢慢说哈。」
「那个,我怀疑……我儿子小海和他的班主任……就是……有一腿,关系不
正常。今天放学以后,有同学看到我儿子和她一起离开学校,偷偷打了一辆车,
不知道去哪儿了!我打儿子的手机也没打通……」
「什……什么,你是说张……张艳老师?」我惊得手机差点儿掉落,难道梦
里面,圆圆所说的张艳勾引自己学生是真实存在的事情……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