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媛圈】(25-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二十五章:出走马代
PS:今天有点时间,又更了一章。有网友私信我,想看我把八方名器更完,
我先看看大家的关注度吧。希望给个好评。
今天,一些健身俱乐部的老朋友约我参加了一个泳池趴。我特地低调了些,
坐着公交车来到了之前自己上班的地方。
「阿宇,找到工作了没?没找到工作,我去和老板说一声,你继续回来上班
啊?」说这话的是小美,我知道她对我一直有好感。她负责的有氧单车一直是明
星课程,小美的身材也是十分健美。
「我再看看,不急。」我笑道。
「阿宇可是公安大的高材生,哪能屈就咱们这健身俱乐部啊?」说这话的是
阿仁,这小子话里藏刀,谁不知道我公安大差点没毕业。
「宇哥长得帅,到哪都受欢迎。」小利这小子是我带劲俱乐部的,本来是个
排骨精,跟了我一年多,蛋白粉差点把他吃穷了,现在也是个肌肉男了,有好多
女顾客专门买他的课。
「现在的宇哥,可他妈不是以前的宇哥了,你们呀——」我尅了阿健一下,
他立马打住。
另外参加泳池趴的还有三个哥们和两个小妹,有的是新人,不太熟。
这时,小美提议我们几个男生,比赛游泳,200米看谁游得快,彩头嘛,
就是拍拍三位单身女生的美臀。
「美臀是隔着衣服拍,还是脱了衣服拍呀?」
大家直起哄,气氛十分欢乐。
这时,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高挑美丽,气质优雅的美女,戴着墨镜挎着爱
马仕的包,顺着泳池边走过来。大家的眼球都被吸引过去了,有的男士直接在泳
池里勃起了,美女们明显有些嫉妒,撅起了小嘴。
美女走到离我近的一处池边,摘下墨镜,笑道:「王宇,我有事找你,就一
句话,过来一下。」
「菲姐!」我游了过去。
「这是金融公主林晓菲吗?」
「她怎么会来这儿?」
「王宇怎么认识她的?」
「王宇,朵兮的地址我已经查到了,你和文心什么时候去,告诉我一声就好
。」
「客气的话我就不说啦,哈哈!」
「请问——」小利哆哆嗦嗦的过来,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晓菲,问道:「请问
您是林晓菲女士吗?」
「啊,对。我是林晓菲。」
「天啊,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大家快来呀,真是她!」小利喊了一句。
大家顿时都围过来,弄得林晓菲有些不好意思。
「我跟你们一样,也是王宇的一哥们儿,我找他就一句话,你们继续玩。」
「喔——」大家惊呼起来,转头看看我,简直不敢相信。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对着菲儿道:「晓菲,赶紧忙去吧。」
「别啊,都是哥们!」阿仁道:「来,下来游个泳吧!参加我们的泳池趴!」
「不好意思,我没带泳衣。」晓菲笑道。
「没事,穿着内衣一样的哈!能游!能游!」阿仁嚷嚷着,手上坐着下水的
手势,大家也都起哄,要晓菲下水游一会儿,参加我们的Party。
「穿内衣下水是没问题,」晓菲眨眨眼笑道:「可是我一件没穿。」
顿时,大家愣住了。菲姐向我眨眨眼,微微一笑,对我道:「我走了,白白
。」
说着转身便走了。
我心里偷着乐,这菲姐情商真高呀。
阿健在我身边捅了捅我,小声问道:「你俩打炮很爽吧。」
我在水里使劲攥住阿健的鸡巴,跟愣住的大家伙挤出个笑脸:「大家没人带
手机吧。」
晚上,文心在期末考试百忙中,抽出一晚,来找我。我们躺在床上,她穿着
薄薄丝滑的睡衣,依偎在我怀里。
「今天怎么想起来查我的岗了?」我笑着问道。
「我哪是来查岗的,我是不舒服了,来找你求温暖的。」文心笑着将我的手
放到她的肚子上,说道:「我肚子疼,来事了。」
「啊?」我说道:「合着你今晚回来,咱俩还不能来一炮?」
「嗯。」文心温柔地像个小猫。
「可你都把我的火气逗起来了,咋办?」我笑道:「今天梅璇在楼下,不行
我去找她聊聊。」
「你敢!」文心道:「你那小秘书留着上班时间处,回到家里,你就是我的。
不行,我给你口出来算了。」
「你若不限时间长,你就来。」我笑道。
柳文心伸出小手,探向我下身,说道:「上课!」
「起立!」我笑道。
文心爬到我两腿中间,将我的内裤脱下,用嘴含住我的鸡巴,小心翼翼的舔
弄起来。我们一边聊天边游戏。
「对了,我爸爸近期有个活动,好像是军区文艺兵选干事,爸爸说,你是做
传媒的,想外包给你们,还可以帮忙编排编排。」
「还有这好事?我去!」
文心皱皱眉,攥着我的鸡巴,一抬头:「又不是让你去选妃,你激动什么。」
「潜几个好模样的女兵,老丈人不会生气吧。」
「你敢!」文心嗔怒道:「吃豆腐吃到老丈人那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喂不
饱你!」
我摸着文心的头,笑道:「给操10分,不给操0分。」
「你说什么?!」文心从床上爬起来喊道:「璇姐姐!——」
「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你是要叫个帮手吗,哈哈——」我笑道。
「璇姐姐——今晚我要跟你睡!」说完,文心跳下床,背着手,一跳一跳的
出去了。
好久没有晚上一个人睡了,睡得还蛮香的,早起醒来感觉身上微冷,伸伸懒
腰,哎——我的手脚被绑住了,眼睛也被眼罩蒙住了。
「文心?这是想跟你宇哥哥玩SM么?倒是给我来床被啊,都冻醒了。」
似乎是我自说自话,根本就没人回。
我用胳膊蹭蹭床,操,这么硬,这根本不是我家的床啊。
「王宇——你他妈才醒啊,我叫你半天了,死猪一样!」这是何健的声音。
「你绑我干嘛!你家娇娇要当女王,跟你玩啊,找我上瘾啊?把我松开!」
我叫道。
「我呸!找你上瘾?你什么意思?你还上过我家娇娇?」何健骂道。
「我可拒绝过啊,你问她呀。」我骂道:「赶紧给我解开,绑的还挺死。」
忽然,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操!坏了!」我问道:「阿健你是不是也是睡觉让人绑来的?」
「你他妈才知道!」何健道。
这时,一个低沉的男子冷笑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绑了岳晋和岳怡,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吗?小子,这回你栽了吧。」
「你是谁?」
「你不是喜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吗?跟我玩慕容复那套,哼哼,老子也让你
尝尝自己女人被干的滋味。」
「你敢!」我大叫道:「你们别动文心。她跟此事无关!」
「我怎么不敢?你都睡了几个小时了。这段时间,你女朋友可没像你似的睡
得好。在隔壁房跟几个老外干的火热呢。」
「我操!」我蹿起来,冲声音那个方向撞去,一头栽在了地上:「老子要杀
了你!」
「梁娇娇呢?」何健道:「你们没把她怎么样吧。」
「梁娇娇这么好的身材,哪能浪费啊,几个非洲来的哥们,就喜欢一字马。」
「我操!」何健欲哭无泪,骂道:「是不是你让老子帮忙帮出事了!王宇,
你丫给我等着!我好不容易找着真爱了——」
「兄弟,我对不住你!」我咬牙道:「要能活着出去了,老子给你找个更好
的!」
何健哭着道:「真爱哪那么好找啊!不过我不怨你,都是兄弟,共患难,一
会有机会,你帮我宰了这帮孙子!」
这时,传来一声轻轻地女人冷笑的声音。
「居然还哭一个。」是花姐的声音:「不过为这兄弟患难,小弟弟,我给你
点个赞。」
眼罩被摘下。是花姐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男子很俊朗。
「花姐?」我叫道。
「你是——那天带枪来我们家的小姐姐——」
「放心吧,我让梅璇告诉柳文心和梁娇娇你们出远门了。」花姐道:「这位
是万裕,是我的表侄,是个长在大院里的官二代。他爸爸跟岳晋的爹算是对立面
儿,你们不用担心。」
「不好意思,二位老弟,是花姐想吓唬你们一下,张长记性,做事别这么鲁
莽,也是为你们好。」万裕笑道。
「啊,对,花姐你,们怎么知道岳晋的事?」
「那天看你情绪不对,就找了小裕,派人跟了你一路,也算暗中帮了你们一
把。否则就你们这两把刷子,也能在京城高档小区里绑人?那儿的保安可都是特
种兵啊。」
「哦——」
「把你们请到这儿也是为你们好。我们能查到,过不了多久,他们也能查到。
他们要是下黑手,有个录像又能怎么样。」
万裕道:「花姑姑对这事本来很生气,但好在你们也是出于正义之举,岳晋
在圈里风评极差,大家面上迎合,背地里都盼他倒霉。加上这岳家跟我们家势不
两立,所以这事,花姑姑就帮你们压下来了。」
「谢谢花姐。」
「先别说谢,今晚小裕乘飞机去马累,参加一个合作项目。你们做他的机要
秘书,去马尔代夫玩一个月。算是避避风头。到了以后,你们找个岛去玩,他干
他的工作,一个月之后,你们再跟他回来。之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事就算
出了,一个月,我们也应该摆平了。」
「美差啊花姐!」我笑道:「要不我利用这一个月去找朵兮吧,我就给林晓
菲打个电话就行。」
「不行!」花姐道:「飞机上会给你们准备全套的行李,也包含手机。你的
手机,我先留下了。」
「啊?」
「不过,去马代玩的费用,可以算我的。」万裕笑道。
「哇塞!」
万裕道:「你们先休息吧,下午我派人来接你们。」
何健挠了挠头问道:「哎,兄弟,我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女朋友能一字马
啊?」
万裕脸一红,道:「她是大明星,我是她粉丝呢。」
一天后,我们到达了马尔代夫的首都马累。飞机是政府的包机,随行的秘书
有很多,大家都没有过多的说话。一下飞机,我和何健与万裕告别,坐上了水上
飞机,前往了提前攻略的神仙珊瑚岛。
海上的岛屿就像珍珠一样,景色十分漂亮。海水是淡绿色的,说明这里海水
并不深。但我们不能一直往下看,飞机十分颠簸,看一会儿就会晕机。我俩体格
算好的,也是不行。飞机噪声很大,戴上耳塞也睡不着觉,所以只能无聊的等着。
两小时后,飞机终于降落了。
这个岛是月牙形的,只有一个酒店,酒店给我们分别安排了1个月的水屋,
黑人管家用蹩脚的中文问我们,是情侣吗?我回道,我们是哥们!他说第一次见
兄弟来一起度假。还问我们住一起吗?我说道,当然分着住。他笑道,消费很贵
哦。我抽出一张五美元的钞票递给他,道,不差钱。
晚上是自助餐,我和阿健休息了一下午,便去酒店餐厅了。由于是旅游淡季,
所以人不算多。刚一落座,我便发现两位身材妙曼,穿着彩色沙滩裙的气质美女。
两人都戴着墨镜,戴着精致的金色草帽,不过一人是披肩长发,一人似乎是短发。
在我们身边不远处落座。
这时两个身材魁梧的外国人溜达过来,直接坐在了两位美女对面,说着一嘴
鸟语,估计是在搭讪。长发的美女用英语与她们交流,我也没心情听,听也听不
懂。阿健倒是一直在听。
「这俩外国人够臭不要脸的。那俩妞都说了,自己是学生,不能喝酒,这俩
人还一个劲的要跟她们喝。」
「别管闲事,咱们是来躲事儿的。」
这时,一言不发的短发美女一抬手就将老外递过来的酒泼在了他们脸上。老
外扬手就要打人,我见势不对一个箭步冲过去——
「我操,还让我别多管闲事。」阿健笑道。
老外用英语问我们,你们谁呀。我护着两位姑娘说道:「阿健,翻译,两位
姑娘不想与二位纠缠,请离开。」
阿健一愣:「我他妈哪会英语啊。」
长发姑娘笑道:「He said we didn’t want to
entangle with you。Go away!」
我看了一眼长发姑娘——这姑娘真漂亮啊。虽然戴着墨镜,但看着脸型,有
点像年轻时候的张柏芝。红豆沙色的唇彩使她看起来又纯又欲。一身薄薄的连身
彩裙使她显得修长、时尚。
「Let’s play a game。If we win,we’l
l get two girls。If you lose,go away
。」
短发姑娘怒道:「把我们当什么了?」
长发姑娘却说:「What game do you want?」
「Break your wrist!」
长发姑娘皱皱眉头,对我道:「他说要和你掰手腕。」
我笑道:「没问题!」
我和这老外握上手时候,就知道这傻逼根本就是不中用,白长一身腱子肉。
他的力道根本就不集中,说明没有好好练过。我就不一样了,用正确的方法健身
这么久,总有些成效。不到5秒钟,老外便败下来。
另一个老外见状,将长发美女往我怀里一推,用中文道:「她,你的。」接
着指向短发女孩道:「她归谁,我和他再比。」
何健一脸懵逼:「跟我比?我这——」
「How do you race?」
「Swimming!」老外指了指不远处一座露天游泳池。
「Just Let Me Come at You!(让我来对付他!
)」何健一听是游泳,笑道:「该我为国争光了!」
另一个老外游泳还是蛮厉害的,但还是落后了半个身位。
老外骂了一句,灰溜溜的离开了。长发姑娘微笑着,拉着旁边高冷的短发女
孩,说道:「谢谢你们,这儿的自助餐和酒配不上两位,去我们的别墅喝一杯吧
。」
「正式介绍一下,」长发女孩道:「我叫南明俏。她是我闺蜜,姚澜。」
「我叫王宇。」
「我叫何健。」
我们四个人开了两瓶Xo,让管家送了两只芝士龙虾和几只雪蟹。一边吃海
鲜,一边喝酒聊天。南明俏和姚澜都是学生,具体在世界的哪座城市,她们并不
愿过多透露。
明俏身高大概164CM,皮肤雪白,五官精致,气质非凡,一看就不是一
般家庭的姑娘。大眼睛透着灵动和纯情,长长睫毛十分撩人。小手小脚,十分可
爱。聊起天来,有女神范,笑容灿烂极了。
而姚澜虽然长得漂亮,却是高冷性格,利落的短发,瘦瘦高高的身材,胸看
上去有点平,有点像加长版的郭采洁。不怎么爱张口聊天,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
喝着酒。
嗨到半夜,我们四个人都有些微醉,南明俏站起身,倚在窗前,望向大海。
我拿上一件针织的披风,给明俏披在肩上,外面竟然下起小雨,微微凉。
「谢谢宇哥。」
「外面下雨了,有些凉。」
明俏笑道:「宇哥对每个女孩子都这么体贴照顾吗?」
「也不是——」我笑道:「在异国他乡,看到中国的女孩,就是有更多的怜
爱。明俏有什么心事吗?」
明俏摸了摸我的脸,笑道:「你不要问我的事,我也不问你的事。明天我们
就要回国了,今后不会再有交集了。」
「若是有缘呢?」我笑道:「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哎——」明俏叹了一口气,笑道:「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可是他们都这
个样子了,恐怕我们的缘分,也就是今晚了。」
我抬头一看,擦了擦眼睛,姚澜这一刻哪里还是什么高冷的冰山美人,而是
像一只发了情的火热女郎,抱住何健,紧紧地吻住嘴,舌头拼命与何健的舌头缠
斗,何健的沙滩裤也退到了膝盖,一根细长的鸡巴在姚澜的小手里不断颤抖着。
南明俏一边走过去一边脱下薄薄的衣裙,跪在阿健的胯下,用手抬起他的鸡
巴,一个妩媚的眼神看向我,笑道:「你来吗?」接着低头从何健的玉馕舔起,
一直舔到龟头,之后一口吞下了整整一根。
姚澜将阿健的T恤脱掉,用小舌轻轻拨动着阿健的乳头,阿健嘶吼一声——
「啊——爽!」
我楞了一下,笑道:「既然只有一晚的缘分,那便不能浪费了。」
第二十六章:特别SPA
神仙珊瑚岛的水屋别墅是像花瓣一样,绽放分布在海滩上,每个别墅都是木
制的,之间有约三十米的间距。
「也不知道隔音好不好,估计旁边别墅的游客都能听到。」我笑道:「姚澜
妹子,你叫的声音太大了。」
此刻,我捉住姚澜细长的美腿,腰部发力,九浅一深,面前是被何健后入的
南明俏,南明俏眼神迷离,眉头微动,口水挂在嘴角,伸出舌头,示意我含住。
而她身下的姚澜,俊秀的小脸被何健的玉袋来回压蹭,却仍忍不住大声喊道:
「宇哥!你好会——爽死妹妹了——啊——别停,使劲操我的小穴,别停,
求你了——」
我吻住南明俏的香舌,伸手摸了摸她的胸,软软的,是真的,但他妈的也太
大了。
「宇哥你真的好会——」南明俏玉颈微抬,说道:「我家姚澜很久没有被人
干成这样了。哪怕是好几个人一起,她也没有这么失态过。」
「哦?」我笑道:「你们不是跟那俩老外说你们是学生吗学生还这么淫乱?」
「是学生没错——」南明俏轻声哼了一下:「你以为国外学校里面的学生没
有夜生活吗?」
何健笑道:「咱俩去留学,肯定是最受欢迎的那款。」
我猛然间想起了朵兮,朵兮那么漂亮,会被人拉去玩个多P趴吗?
「宇哥,你要不要试试明俏的小穴,粉嫩粉嫩的,一插就出水,试试?」
何健用手拍了一下明俏的翘臀,明俏往前一倾,何健将自己细长的鸡巴一下
捅到了姚澜的喉咙。然后拔出来,再捅,再拔,笑道:「初见你,一句话不说,
真是个冰山美女,原来,你是最骚的一个,哈哈。」
明俏起身到我怀里,我也不再抽插姚澜,将明俏抱到沙发上,问明俏:「菊
花开过了吗?我能试试吗?」
明俏笑道:「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今晚,我们俩个就是你们的。」
我也没有客气,让她打开菊花,坐在了我的鸡巴上。
「啊——嗯——宇哥,吻我。」
明俏应该是发现被我操弄就会大声呻吟,为了女神的矜持,宁愿我吻住她的
嘴也不要失态。
这时候,阿健带着姚澜来到窗边,姚澜将一条大长腿搭在了窗台前的栏杆上,
露出了自己肥美的小穴。阿健二话不说,提枪就入,还真有点赵子龙七进七出那
感觉,姚澜在何健的左冲右撞下,高潮不断,浪叫都快响彻印度洋了。
「你觉得我好,她好?」南明俏明眸闪动,忽然问道。
「你好。」
「哪儿好?」
「人漂亮,逼耐操。」我说道:「如果你给我个机会,让我多认识你一点,
我可以发现你100个优点。」
「认真了?」明俏笑道:「众多炮友里,你算深情的。」
「你告诉我你在哪个国家上学,想你了,我去找你。」我笑道:「告诉我吧。
就告诉我在哪个国家。」
「No。」南明俏捋了一下长发道。
「你知道吗?」我笑道:「我曾经操过一对双胞胎,她们一开始也信誓旦旦
的说,绝不告诉我——」
「那后来呢?」
「在我的床上,没有秘密。」我突然发起狠来,将南明俏压在身下,大力抽
查起来——
「啊——宇哥——」
「说不说——」
「No——」
我又大力抽插了几百下,凶狠的问道:「说不说——」
「No——啊——」
「再来——快告诉我吧——让我以后还能这么干你,好不好?」
「不好——啊——你——你还不射吗?」
「早着呢——舒服吗?」
「舒服,舒服极了。」
「爽吗?」
「那快告诉我吧——你只要告诉我,以后我还这么干你好不好——」
「好——好——」
这时有一双温暖的小手搂住了我的腰。
「宇哥——」
姚澜蹲下,张开小嘴含住了我的鸡巴。
姚澜回头看看我,笑道:「我的外援到了,我们的秘密保住了。」
我回头看看阿健,他已经人仰马翻了。
姚澜骑上南明俏,玩起了叠罗汉,四个流着蜜汁的肉穴对着我,这种景色,
在异国他乡,真是美妙极了。
我摸摸姚澜的腿,这妮子的腿跟白灵有一拼,能玩一年啊。我提枪,四个洞,
挨个进出,每个100下,两个小淫娃,叫声连连,淫水四溅,几轮下来,我也
有了精意。
「宇哥——啊——想怎么射?」南明俏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
「射里面可以吗?」
「可以。」南明俏笑道,
岛上可不好买药。想到这儿,我主动放缓了速度,躺下来,道:「好累啊,
我要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你们给我舔射好了。」
明俏美眸明动,二话不说,给我舔起了鸡巴。姚澜也凑了过来,两人似乎是
奖励我的卖力耕耘,所以舔吸的特别认真。
二人似乎有了分工,明俏钻到了我胯下,专门为我舔菊花,而姚澜专攻我的
鸡巴。快意阵阵涌来,我便精关大开了。
阿健和姚澜留在了她们的水屋别墅,而明俏陪我来到了我的床上睡。这是临
别的一晚,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眼泪一声不响的流了下来。
「明俏,这是你的真名字吗?」
「不是。」
「那你叫什么?」
明俏没说什么,只是把我搂的更进了。
「你那么漂亮,在你的学校,也一定是个名人吧。」
南明俏还是没说什么。
这一夜,我和她都在装睡。早晨,她轻吻了我一下,默默地离开了。我没有
挽留,也没有继续追问,任她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
之后的半个月,我和阿健,玩潜水,去海钓,看日出和海豚,玩海上摩托。
风景很美,但遇到的人,不过都是些过客。直到有一天——
我和阿健在SPA会馆,这里做SPA的小姑娘都是当地的,年龄小,皮肤
黑,不是我的菜,但手法还是不错的。我们在岛上呆的时间长,也算常客了,这
一天一个不会中文的小姑娘,竟然递给我一封信,说我和阿健因为做的次数多,
会免费给我们做一次特别的SPA,这个SPA里包含了特别的服务。阿健一拍
脑袋就知道估计是搞个大酬宾,让小姑娘们陪我们乐呵一晚。甩下一句,跟着我
有艳福,当即就跟人走了,而我也被人带到了一间特别的套房。
小姑娘不会中文,所以用信告诉我,说这是一次特别的服务,有特别的要求,
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做。
我说可以。
首先,我得把衣服脱光光,其次,要我戴上眼罩,之后在床上静等。
有点意思,我等了约10分钟,终于有了一阵高跟鞋声,来了一个人,一个
女人。
她将我的手牢牢地绑在了床头,让我不能动。不过我知道,这只是增加情趣
的方式,因为用来绑我手的只是一双丝袜,遇到危险或是不适,我可以随时挣开。
接着那个女人开始为我口交,舔的很慢,但很仔细,吸得很轻,但进的很深。
很专业嘛。
口了约莫20分钟,她骑到了我身上。
这个女人应该是光着的,她自己坐在了我的鸡巴上,自己扭动着腰肢,让我
快感十足,我轻轻绷紧小腹,一挺一挺的,尽量配合她。
渐渐地,她呼吸重了起来,扭动幅度大了起来,我能感受到这个女人身高应
该在170以上,以她压在我身上的重量,她不会超过52公斤。是个十足的模
特身材。
插了她自己弄了半小时,似乎上瘾了,故意在我耳边呼吸,时不时舔舔我的
耳朵,用舌头舔我嘴唇的周围,接着用舌头撬开了我的嘴,与我的舌头交缠在一
起。
「你是谁?」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不断地挑逗我,不断地扭动自己的腰,用她的小穴紧紧
包裹我的大鸡吧。
「我能试着猜猜你是谁吗?」
还是没有回答。
「如果我猜对了,你要把我松开,让我看着你,然后我们再开始,如何?」
还是没有回答。
「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一开始给我口的,并不是你。因为你吻我的时候,嘴里没有我的味道。」
女人似乎有些愉悦,腰,扭得更快了。
「马代人大部分信伊斯兰教,她们本地人比较保守,就算是开放,也绝对不
会对游客免费开放这种服务。何况你腿长纤瘦,应该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我猜
我们一定见过,你蒙上我的双眼,是怕我认出你。」
「只有印花玲花姐那儿的一些名媛圈朋友,知道我来了马代,我猜你是姐妹
会的人。要试试我的鸡巴,还要让人帮我舔硬了你再上,我猜你一定是个有身份
的人。」
「那么我猜你,是红娘二姐项琳。我说的对吗?」
「呵呵——」女人开口了:「你专注一点,鸡巴若是软了,我就给你割下来
你为什么不猜我是印花玲?」
「花姐要跟我打炮,她早就来找我了,她不是个淫欲很深的人。而且她为人
很直接爽快。」
「好。」
女人从我身上起身,道:「我是项琳,都说你王宇床上功夫了得,我亲自过
来试试。」
「既然我猜对了,那么——」我正想挣开丝袜,摘下眼罩,跟这个绝代佳人
比划比划。
「等等。」项琳笑道:「我给你戴上眼罩,不让你见我并非因为你我见过。」
「那为什么——」
「我希望把自己最美的状态给别人。哪怕是被乞丐强奸,我也希望自己打扮
得漂漂亮亮,要多换几身漂亮的衣服,嘻嘻。而今天,我挑了好久,没有挑到自
己心仪的衣服,只好光着身子来见你了。」
「光着也没事嘛,琳二姐,咱们来局痛快的?」
「我今年24岁,比你还小哩。」
「那叫你琳妹妹,天上掉下个琳妹妹,快让哥哥宇疼爱疼爱?」
「琳妹妹?嘿嘿——我辈分大呀,论排行,我可是在印花玲前面呀。」
「那有戏没戏啊,我可猜对了呀。」
项琳从我身上下来,接着鸡巴被一张小嘴包裹。
「姐姐也好,妹妹也罢,我摘了眼罩,咱们真刀真枪来一场如何?」
「哥哥摘了吧——」
「咦?」我摘下眼罩,只见一个穿着非常可爱的公主裙,扎着两个羊角辫的
小萝莉在我胯下吞吐着巨物。小萝莉扶着我的鸡巴,摇了摇,跟我打声招呼,眨
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笑道:「主人早就走了。」
「你是谁?」
「我是主人的爱奴,我叫闫璐。」
「她把你留下来什么意思?」
闫璐伸出舌头,舔了一圈龟头,笑道:「主人说,这段时间在马代您是我的
新主人。她什么意思,您还不清楚嘛——」
「那你都能干什么?」
「您试试不就知道了么。」
闫璐往后一坐,掀开粉色的百褶裙,露出了粉色和淡灰色相间的半筒袜包裹
着的光洁的小细腿,腿的深处,没穿内裤,是一瓣寸草不生的嫩穴。紧的像是还
没开发过。
「你成年了吧?」
「嗯。」闫璐眨着大眼睛点点头。「可操哦。」
第二十七章:调教小萝莉
我觉得,人对女人的审美,大概有这么几个境界。第一层,喜欢颜值高的,
喜欢身材好的,赏心悦目;第二层喜欢陌生的女人,新鲜感给人以刺激;第三层
喜欢群P、交换,分享或是炫耀,给男人以满足;第四层就是口味重一点的性虐,
别人的痛苦给自己以喜悦;第五层是乱伦,那种违道德感让人亢奋,使人有征服
欲;而第六层则是回归平淡,只是喜欢某个女人的某个部位,可能是一双小手、
一双小脚,也可能是一对豪乳,一个平坦带着马甲线的小腹,一个光滑白皙的玉
背,甚至是一个看似不可能存在的腰臀比。
人的喜好是会变的。以前我喜欢个子高的,腿长的,比如朵兮、文心都是高
妹,后来,关洛雨的玉蜻蜓,让我尝到了小手小脚的妙处。然而,我操过的女人
也好,女孩儿也罢,还真没有身高160以下的。而眼前这个小萝莉闫璐,身高不过
1米5几,干干净净,萌极了,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下嘴。
「主人,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小丫头应该不会是幼女,但看这娇小玲珑的样子,一时间还真
不忍心欺负。不过心里一团邪恶的火,也在烧灼着我。这么纯真的美少女,会多
淫荡呢?还真是让人跃跃欲试呀。
「主人要是累,璐璐倒是有个看家本领。」
「什么看家本领?」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精致的小娃娃,不屑的说到:
「你口的技术可一般。」
「璐璐的嘴小,主人鸡巴这么大,很容易碰到牙齿,」闫璐道:「上面的嘴
不是我的优势,下面的嘴才是。」
闫璐坐起身,冲着我把腿打开,一道粉粉嫩嫩的小穴露在了我的眼前,真是
白虎一只,寸草不生。
我问道:「你是天生的白虎?」
「嗯」
「你想现在就坐上来?这么小的穴,一点也不润滑,可别几下就给你操哭了,
我可没力气哄你。」
「主人不用担心,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放松躺好就好,我们边聊天边玩。」
闫璐说着骑在了我的身上,用她的小蜜穴抵住了我的大鸡巴。小萝莉并不重,
说是压在我身上,但就像放了一块柔软的抱枕,或者趴上了一只小猫,轻得很。
闫璐伸出舌头,一滩口水顺着舌头正好流到了我的鸡巴和她的小穴连接处。
「要开始喽。」
小丫头扭动腰肢,开始用小穴摩擦我的鸡巴。那浅浅的蜜穴有着非常舒适的
弧度,加上摩擦产生的温暖,口水以及她小穴流出的淫水细腻的润滑,让我的鸡
巴有着非常特别的刺激感。
「好舒服,不错哎——」我不禁赞叹道,着小妮子有点道行。
「主人喜欢就好。」
「你跟了项琳多久了?」
「我是七年前进的姐妹会,不过跟着二姐也就是近两年的事。」
我惊叹道:「她两年就给你搞成这么淫荡啊?」
「那倒不是。」闫璐一边扭动着腰肢,一边笑道:「我爸爸是京城有名的帮
会老大,不过现在的帮会都是做生意,所以我也算京城圈里的名媛了,就接触到
了姐妹会。那会儿比较年轻,跟爸爸手底下的人搞到了一块,爸爸觉得丢脸,要
关我一辈子,还是二姐出面,保了我,把我要走了。」
「嗨,你爸也真是笨,找个理由废了搞你的那小马仔不就得了。」
「嘿嘿。」闫璐笑道:「上到爸爸的长辈,下到新来的小愤青,几百人的集
团,没干过我的应该不超过十个吧。」
「啊!」我感叹道:「那会儿你每天都要陪人做爱吗?」
「啊?」小丫头不好意思地说:「也不一定非要一对一嘛。一晚上几十人轮
番操我的时候也是有的。」
天啊。
「主人舒服吗?」
「嗯,很好。」我一直在用说话聊天来分散注意力,因为我发现着小妮子的
小穴推鸡,还真是了不起。小穴刺激的地方就是我鸡巴最敏感的那条线,感觉像
是能够叠加,一波爽过一波,一波舒服过一波。不行,还得继续聊天。
「名媛圈里的四个红娘,你都见过吗?认识吗?」
「都知道一点。」
「那赶紧给我说说,都是谁,都什么脾气?」
闫璐笑道:「大姐蓝环,喜欢合药。拿男人精液做面膜、保湿霜的配方就是
大姐给的。圈里的姐妹保养得好,跟大姐给的保健品关系很大。」
「二姐项琳,喜欢养奴。你也算见过了。二姐也爱打扮,尤其喜欢衣服和角
色扮演,她有个外号叫十八变。跟二姐上过床的男人,都觉得幸福感满满,所以
八方名器里,就有二姐一号。」
「三姐印花玲,喜欢金权,所以圈里的日常管理,都是花姐在忙,钱也是她
在管。传说花姐手眼通天,人脉一绝。三姐虽然行三,但年纪是四个红娘里最大
的,所以大家都很尊重她。」
「至于四姐夏雨虹嘛,她喜欢练功,据说她是个高冷女神,武力与颜值并存,
而且行踪成谜。见过雨虹姐的,都说她是大美女,姐妹会女神第一。」
「哇——」
「呀,主人,你的鸡巴突然间更硬了哦,是在意淫雨虹姐么?」
「比项琳、晓菲还漂亮,那一定得见见!」
我的鸡巴已经开始报警了,越来越敏感,这小萝莉的小穴也是眼泪汪汪,我
们摩擦的地方更加丝滑了。
「对了,项琳是八方名器,你听说还有谁是?」
「这个——保密。」
「啥?我不是你主人么,你还对我保密啊?」
「嗯,」闫璐道:「我知道的也不多,二姐也是不愿意让我们提的。」
闫璐突然加大了抖胯的速度,笑道:「主人要发射了吧,璐璐要更努力了。」
我强忍着,几次想说停,但都因为好舒服,没说出口,忽然小妮子速度慢下
来了,但压得更重了。
小萝莉笑着伸出三个手指:「三——」
「二——」
「一——」
话音刚落,一股浓精喷射而出,因为被闫璐压着,炮口竟然冲着我,不好!
我竟然把自己给颜射了!
「不好——」闫璐笑道:「主人,我不知道您这么威武,精液射的好远啊!」
小丫头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我一脸的不悦,说道:「你这小丫头,欠调教!」
之后,闫璐拉着我洗了个鸳鸯浴,用自己一对不大却坚挺的胸为我做了个全
身按摩。身心放松过后,阿健推门进来了。
「卧槽!凭什么啊?」阿健道:「我以为免费的大酬宾,也就没说什么,凭
什么分给我一个中年黑人妇女,分给你一个这么好看的小萝莉啊?」
「你喜欢啊?那带走。」
我让阿健带闫璐先回水屋,自己去了岛上的酒店服务大厅。
「有没有宠物狗的项圈和绳索?我的宠物狗项圈和绳索丢失了。」我觉得我
好邪恶啊。
还没进屋,就听到小萝莉销魂的娇喘声了。阿健果然没有忍住,在客厅的地
毯上,无情的后入着小萝莉。璐璐被扒得精光,衣服散落一地。
「主人——璐璐的小穴好舒服,对不起——是这位大哥哥——」
「宇哥,你的小性奴真不错啊,逼也好紧,是万裕大哥给咱留的吗?」
「不是——不过你放心操就是了。」我打开电视机,看起美女模特拍的神仙
珊瑚岛的宣传片:「不过你要赶紧,天马上黑了,我们要带着萌宠去海边溜达溜
达。」
吃过晚饭,我和阿健带着闫璐在海边悠闲地散着步。
「宇哥,咱玩的是不是有点过了。」阿健看看手里的绳子,小声说道。
「晚上8点才出来,我已经很留情面了。现在又不是什么旅游旺季,怕什么?」
「那也得让璐璐穿件衣服啊。」
「你见过夏天宠物狗穿衣服遛弯吗?」
「那咱们慢点,我怕璐璐的膝盖被沙子磨破了。」
「还有比马代海滩更细的沙子吗?」我笑到:「你不用为璐璐担心,她比你
还兴奋呢。」我摸了一把小妮子的逼,全是淫水。
「宇哥,咱仨在这儿打个野炮如何?」
「在我眼里,她现在就是个母狗,懂不懂?」
「母狗我也要操,宇哥,大不了娇娇回头我让你也尝尝。」
想到梁娇娇的一字马,还真是美妙啊。低头一看,闫璐乞求的小眼神实在诱
惑。
「别以为我不知道啊,娇娇你俩早就玩过了——」
「你咋知道的?梁娇娇跟你说的?」
「嘿嘿,」何健说道:「你以为我和夏婉安那晚,娇娇是谁带过去的?本想
着不欠你的,结果,你把娇娇的后门都开了。之前她碰都不让我碰!」
我脸一红,说道,你们玩,我去海边走走。
上了兄弟的媳妇,终归不好。夏婉安只不过是一个有梦想的空姐,若是换了
文心,我是绝不会让阿健碰的。惭愧啊。
沿着海边不知走了多久,一阵铃铛一样悦耳的声音响起。
「这就是马尔代夫海滨仲夏夜,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哥的跑车,谢谢大
哥的小红心。下面嫣儿迎着海风为大家清唱一首《听海》,谢谢大家的支持!」
原来是个小主播。
迎着岛上昏暗的灯光看去,这个小主播青春靓丽,十分有活力,不知是距离
远有些模糊的原因,我竟然觉得这小姑娘十分漂亮。
「听,海哭的声音,这海未免也太多情,悲泣到天明——」
女孩的歌声甜美极了。我在不远处,一边听着她的歌,一边在海滩坐着,想
着文心,朵兮,梅璇、程颖、晓菲、文悦、肖晓婷、秋映月、仇若兰、白灵、关
洛雨、沐家姐妹、晏家母女,在每一个我操过留情的女人眼里,我现在应该是个
失联的人吧。她们会想我吗?
「各位朋友们,现在我沿着海边往前走一走,大家能看到,马代的高大椰子
树,非常漂亮-」
坏了,阿健和闫璐还在操穴呢,千万别给直播了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