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黑蟒:协议】(29)

第29幕:胜利的背后
「凌燕,你怎么现在才与姐姐一起跪在隆成元一面前呀?」辛沐雪笑容灿烂
地说道,「算了,我也不说废话了,快与姐姐一起来享用这根大黑鸡巴吧。」
就这样,留着一头洁白秀发的绝色丽人,全然不顾残留在自己脸上的黑魔淫
液,旋即眉间含情地伸舌向前舔去,且亲密无间地吻上了眼前的黑根巨炮。不久
后,她的妹妹也作出了同样的举动,其走势犀利的羽玉眉也继而焕发出柔意十足
的眷恋之情。
另一方面,在享受着姐妹花的口交侍奉之余,高高在上的隆成元一也没有闲
着,且在奈莉·洛森的帮助下,将身上的休闲正装一一脱下。不久后,伴随着另外
两位「隆成元一」的出现,辛沐雪与辛凌燕也领会其意地停止了各自的口交侍奉
且站立起身,并与在场宽衣解带的金发女仆,一起兴高采烈地投入到了接下来的
肉欲交合之中。装饰朴实的客厅里也随之回荡起了三股绕梁不止而余音不绝的凄
迷呻吟……
两个月后,新清水门在隆成元一与辛凌燕的带领下,终于在一场奇袭中把血
斧帮彻底打垮,并再一次在望曦城的地下世界里站稳脚跟。血斧帮的帮主则在身
负重伤之下,外加大势已去的情况下,不得不狼狈出逃,最后更是不知所终。同
期,怀有身孕的辛沐雪也迎来了自己的分娩临盘,她诞下了一男一女,皆为自己
与亡夫洛安杰的孩子,没有撮合进隆成元一的任何黑色血统。
鉴于辛沐雪才生下孩子不久,隆成元一并没有提出任何与前者进行欢爱的要
求,反倒嘱咐对方好生在家休养,以早日恢复元气,更言明白发丽人无须担心任
何帮中事务,因为自有他与辛凌燕善后一切。对于黑色男子的这番建议,辛沐雪
自是由衷接受,由于已完全消除血斧帮的威胁,她回到了辛家主宅,并在那接受
着奈莉精心照顾。
虽说大局已定,但说还有什么能让辛沐雪感到忧心的,自是西尔莎·罗南与洛
虹梅的神秘失踪之事。在盘问了多位被擒的血斧帮帮众后,她与双修伴侣隆成元
一,还有妹妹辛凌燕,皆持有西尔莎与洛虹梅并非为血斧帮所擒的看法……既然
如此,那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她俩此时又到底身在何处呢?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辛沐雪又向隆成元一与辛凌燕谈起了此事。毫无疑问,
后两者虽然早就得知西尔莎与洛虹梅的真正下落,但都出于各自的原因,皆没有
向辛沐雪透露真相,反倒信誓旦旦地示意对方无需着急,因为有关于她俩的神秘
失踪之事,总有一天必将水落石出。
当然,忧心归忧心,在用了1个月的时间养好身体之后,辛沐雪又重新投入到
了与隆成元一的肉体双修上,只不过她这般做并非为了给亡夫报仇,也非为了帮
派以后的长远发展,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罢了,毕竟大局已定,最大
的外部威胁已然祛除,既然这样,那又何必与自己过不去,而不能心安理得地与
他人欢爱呢。
于是乎,本着上述此想法,辛沐雪愈发沉溺于与隆成元一的爱欲交媾中,也
越来越欢迎辛凌燕或奈莉加入进来,一起玩多人乱交式的淫乱游戏。不过在这男
欢女爱的疯狂举动之外,辛沐雪倒从来没有忘记过悉心照顾自己的两个婴儿。实
际上,帮助她照顾这两个婴儿的,还有辛凌燕与奈莉。即便是已经完全暗中掌控
了新清水门的隆成元一,对辛沐雪的两个婴儿也显得非常热心,就好像完全将他
俩视作为自己的亲生孩儿一般。这一点,后者自是看在了眼里。
有意的是,隆成元一似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神秘亲和感,无论辛沐雪的婴儿
平时有多么爱哭闹,只要一到了他的温暖怀抱里,便会立刻安静下来,其原本紧
张不安的情绪,也很快消失干净。毫无疑问,黑色男子的这番神奇表现,只会令
已经身为人母的辛沐雪,以此产生出对他更多的好感。而这,也恰恰是前者想要
的。
可以说,虽然洛安杰虽早已不在身边有半年多了,但因为有隆成元一,辛沐
雪也似乎真克服了丈夫之死所带来的精神空缺。就这样,令她身心愉悦的快乐生
活又持续了好几个月了,直到血斧帮帮主的悄然造访,才将其猝不及防地打断。
后者选择了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出现,虽然他已经命悬一线且时日无多,其一身原
本不俗的灵能修为,也因数月之前的元气大伤而所剩无几了。
此时,因为帮派事务缠身,无论是隆成元一,抑或是辛凌燕,皆不在辛家主
宅。奈莉虽因负担照看辛沐雪的任务而在家,但却更因需要考虑女主人的两个婴
儿之安全……而显得分身乏术,根本无法腾出相应的精力来应对敌人的突然出现。
不过好在辛沐雪始终显得临危不乱,一边眼神示意地无声命令着金发女仆立刻抱
走自己的两个孩儿,又一边镇定自若地向着血斧帮帮主走去,以尽可能吸引着对
方的注意力。
至于辛沐雪与血斧帮帮主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后者又是怎么死去的,
奈莉事后对隆成元一表示道,自己实则并不清楚其具体过程,尤其是当自己抱着
两个婴儿跑出辛家主宅没多久后,便发觉女主人已经安然无恙地出现在了自己面
前,还说道血斧帮帮主已被她击杀,所以鉴于这最后的威胁彻底被消除,大家皆
可以安全无误地回到辛家主宅了。
奈莉听从了女主人吩咐,旋即将其中一个婴儿递给后者。辛沐雪在接过孩子
且细细哄了一番后,也与抱着另一位孩儿的金发女仆重新回到了辛家主宅。身为
人母的成熟寡妇没有撒谎,血斧帮帮主确实已经死去,正了无生气地躺在客厅里。
只不过奈莉也发觉到,相较于之前,辛沐雪的情绪好像显得有些古怪,其平静如
常的神情之下,似潜藏着某种难以言明的不自然之感。
不管怎样,隆成元一与辛凌燕听闻异变横生后,还是在第一时间里带着精锐
人马赶到了辛家主宅。抵达目的地后,他与她一边支使着手下抬走血斧帮帮主的
尸体,又一边围着辛沐雪嘘寒问暖的,犹见其深切之至的关爱之心。对此,见惯
风浪的绝色佳人则妙不可言地笑了笑,表示自己与孩儿皆无恙,一切皆有惊无险
而已,用不着过渡担忧。只不过在这波澜不惊的淡定背后,辛凌燕也多少感觉到
姐姐的目光好像有些异样。
饶是如此,出于对辛沐雪的安全考虑,辛凌燕还是决定当晚在家里过夜,以
防还有什么不测。相比之下,隆成元一却因为宣称要打理帮中事务,不得不出门
在外好几天。是夜,乌云密布,遮月蔽星,也许是因为在白天操弄过度的缘故,
奈莉听从了辛沐雪的吩咐,很快在床上睡了过去。至于后者,则一边动作柔雅地
轻摇着宝宝床,一边轻哼着旋律轻柔的摇篮曲,她凝视着两个婴儿的宁静目光中,
流露着无限的慈爱之意。
不多时,辛凌燕推门进来了,并似有些拘束似地坐在了姐姐面前。后者眼见
如此,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且明眸无尘地看向对方。与此同时,她那两个躺在
宝宝床里的可爱婴儿,已经安静如常地进入了各自的梦乡。
「凌燕,你可以告诉我一切了。」
若有所思地目视妹妹片刻,辛沐雪骤然用恰如看破一切的语气说道,她脸上
的雪白琼鼻极富立体化美感,其刀割一般的利落线条,尤为彰显着大气高雅之感。
「姐姐……」
辛凌燕默默地低下头,似还在为某种难言之隐而纠结不已着。她嘴唇的颜色
是为柔雾玫瑰色,并不像姐姐的朱红色嘴唇般,彰显出一种更显成熟大气的风格。
「凌燕,我不会怪你的。」
说着,辛沐雪继而来到了妹妹身边且坐了下来,并将对方的双手轻捧在自己
的温暖的手心里,她头上的雪白秀发柔软且美丽,仿佛被晨露沐浴过一样。
「姐姐,都是我不好,如果……」
欲言又止间,辛凌燕旋即向靠在了前辛沐雪的左肩上,她一对黑褐亮丽的明
眸里,已然酝酿起愧疚的泪水。
「不要紧的,凌燕,只需你如实相告,姐姐自有办法化解,一切都会好起来
的。」
辛沐雪安慰着情绪低落的妹妹,她沉稳淡定的语气里,似又重新流露出了那
种让人信赖的温馨。
两天后的上午,隆成元一回到了辛家主宅,却发觉只有辛沐雪一人在家。可
以说,不仅仅是平时形影不离的的奈莉,就连白发寡妇的两个婴儿也不在屋里。
对此,辛沐雪则在妩媚一笑间,不紧不慢地悠然说道:「这个嘛……我让凌燕与
奈莉,带着我的两个宝宝到外面玩了,估计得下午才能回来。如此一来,我才能
好好地与你享受下两人世界呀。」
「沐雪,你也有够狡猾的,为能独享我的大黑鸡巴,居然想出这般支走你妹
妹与奈莉·洛森,还不用为照看两个小宝宝而烦心的巧妙法子。」
面泛淫笑间,隆成元一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并将手伸向了衬衫上的纽扣。
可就在此时,辛沐雪却神色慵懒地从真皮沙发上站起,继而打住他且以挑逗性的
口吻问道:「元一,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操我的时候,是在哪里吗?」
隆成元一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记得……那时候我还走火入魔了呢。」
像是回忆起某段美好的时光,他黝黑深沉的脸上还随之显露出回味无穷的惬
意表情。
「既然如此,那我就在那里等你好了。」辛沐雪眉飞色舞地说道,「对了,
你得穿好武道服才行喔。毕竟今天得先经过一番激烈战斗,你才有香艳大餐吃喔。」
话到此处,她先是魅惑无边地抛了个媚眼,方才扭头转身离去,其摇曳高挑
的身姿上,似乎还颇有用意地摆了摆蜜桃型的挺翘肉臀。
地下武道室的天花板上安置着样式简约的白色吊顶灯,后者散发而出的白炽
灯光,也正毫不费力地照亮着这间位于辛家主宅下方的厚实密室。宽敞有加的武
道场上,已然屹立着一位手持锋锐武士刀,且身穿着套黑色胶质皮衣的白发女子。
她身形高挑,并眼带趣味之意地看着推门进来的黑色男子,犹若在接下来的战斗
中期待着什么。
「沐雪,我已经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开打。」
身材魁梧的光头雄性自信有加地踏上了武道场,与身穿着紧身夜行衣的对手
不同,他倒是穿了套舒适的白色武道服,不过其手上同样握着一把锋锐无边的武
士刀。
「元一,看招。」
轻语提醒间,辛沐雪却是猛然动手,其身手之凌厉快绝,恰似股骤然席卷而
来的烈风。隆成元一眼见如此,只得挺刀抵挡,然而兵刃交击之下,却只有可怜
巴巴的招架之功。正因为如此,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实力可谓远超于自己的想
象,难道这就是肉体双修带来的成效?它确实能有效提升黑魔一族的灵能修为,
但也同样能作用于曾与后者签下古老契约的使女一族。
数个回合之后,隆成元一在这场比试中愈发显得被动,不过当战斗进行到此
种地步后,他也打算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的失败了。于是乎,顶着铮亮光头的黑
色男子,很快被辛沐雪抓住破绽且被对方打掉兵刃,而在自己的心坎处毫无征兆
地正中一记手刃之后,但见这位实力强横的黑魔后裔,更是不得不单膝跪地,并
以示自己的彻底落败。
隆成元一虽已失去反抗能力,更遑论像往常般制造出与本体一模一样的黑色
分身,可辛沐雪并没有就此罢手,反而古井无波地将锋利无比的刀刃抵在了对方
的颈部,并冷淡如斯地问道:「元一,我丈夫当初之所以会死在血斧帮帮主之手,
是不是因为你与他暗中勾结所为?」
「喔,你都知道背后的一切了?」
反问之同时,隆成元一却镇定自若地抬头看向了辛沐雪,似乎对方丈夫被自
己所害的真相,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罢了。
「血斧帮帮主在临死之前,将所有的一切都告之于我了。」
说着,辛沐雪一脸寒霜地将柔韧洁白的左掌轻靠在了隆成元一的黑色额头上,
也让对方得知到了,她那天与血斧帮帮主的会面真相。待手执兵刃的冷傲寡妇放
下自己的左手,可任她处置的年轻黑魔也转而说道:「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原来那家伙在临死之前,居然真得把与我秘密会面的回忆给保存下来了,最后还
完好如初地传导给你了。」
「告诉我,你为何要这样做?」辛沐雪双眼微红地质问道,「还有,你是不
是对辛凌燕也下手了?」
「看样子辛凌燕也向你透露了她所知道的一切。没错,包括西尔莎·罗南与洛
虹梅的神秘失踪,还有将整个胜一门皆拱手让于你的利益出让,甚至乎暗中诱使
血斧帮攻打新清水门……这所有所有的一切,皆为我与我父亲的主意,目的嘛……
也没别的什么,无非只是想将你们收为雌奴罢了。」
生死一线间,隆成元一视若无睹地站了起来,并豪放直爽地回应了辛沐雪的
疑问,他金褐色的眼睛也透着股无所谓的坦陈。
「就仅仅为了将我与我妹妹等人收为你们两父子的雌奴而已,你与你父亲居
然……」
后面的话,辛沐雪虽没有再说下去,却也付诸于行动地将手中的武士刀继续
架在隆成元一的肩颈上。饶是如此,她握刀的洁白右手却迟迟没有挥下去,反而
似为某种纠结之因……继而慢慢地放了下去。至此,隆成元一所面临最大的危险,
终于被对方自动解除了。
另一方面,凝视着隆成元一些久的辛沐雪,则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骤然将
手中的武士刀弃之于一边,其略有紧皱的雪白眉间,也逐而变得舒缓起来。迎着
对方那微微惊诧的目光,已然取得胜利的她,更是步伐轻柔向前走去,并轻抬起
其散发着柔和光亮的灵巧右手,继而温柔有加地轻按在了年轻黑魔的心坎上。
感受到一股让人受用的温暖灵能之涌来,隆成元一旋即闭上双眼且敞开心扉
地接受着这一切,然而尚未等他完全理清辛沐雪的用意之时,却发觉这股灌向自
己体内的灵能愈发显得汹涌磅礴,似大有一股席卷百骇的强劲势头……她为何又
要这般做?难道……
可以说,当隆成元一重新睁开自己的之时,却焕发出一种更具压迫意味的雄
性威压,而他整个人在毫不费力地流露出一种顶天立地的强劲气势之余,也犹然
神光内敛地展现出脱胎换骨的重生意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