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乎,妻子撅起了她的黑丝肉臀】完



我老婆很变态啊,她很喜欢被视奸。
我作为老公,爱好就很正常了,和小白免一样无辜。
我喜欢淫妻。
这种正常的爱好遇上变态的嗜好,自然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
老婆身材丰满,踩上高跟鞋直逼我的海拔,一张优雅又精致的脸带着成热与
知性。
我就是一老实巴交的壮汉,在如姐姐一般知性的老婆面前,憨厚得像只傻狗
子。
没错,老婆就像姐姐一样,她是如此的坚强,往往自己遭遇挫折,却为他人
的不幸流下泪水。
某一天,老婆满验通红地将自己的嗜好告诉了我,但表示视奸归视奸,绝对
不会忍受强奸的,自己身上性感的小洞洞,永远属于我。
我重重地抓了下她的大屁股,郑重地告诉她,本大爷才不在乎,你要是被草
了,那才好呢。
老婆惊讶地望着我,随即把我的头塞入她的大胸,一边「洗面奶」一边轻轻
抚摸我的头,对我告白:「姐姐我啊,最喜欢你了。」
直到结婚数年,老婆依然偶尔称呼自己为姐姐,不知道是她弟控,还是我姐
迷,我壮得像头牛一样,我这小弟弟真是难为她了……好了,一拍即合,爱好互
补的模范夫妻就这么诞生了。
「来来来,老婆,这是我给你新买的黑丝,快穿上让我看看!」
她将耳旁的细发轻轻捋整齐,无奈地望着我笑着,却满眼都是宠溺。
「我穿就是了,只要你喜欢穿,我天天穿给你看。只是老公哟,说好的,我
可不穿小裤裤哦。」
老婆随手把白色睡衣脱掉,与如春风般柔软清澈的她格格不入的,是那一对
硕大的奶子,白花花的,晃啊晃,我的小老弟,也探出头来致敬。
「是不是,又大了啊还好不用穿内衣。」
她挤了挤那两团肉球,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嘲笑到:「老婆你不是喜欢给别人看么,这种大家伙,谁不喜欢啊?不是
很重吗,来,我帮老婆托着~」
我伸出去的咸猪手抓了个空,她微微佯怒,一丝风情却惹了上来:「你就不
怕姐姐我被别的男人强奸吗?」
想着这对奶子被别的大手放肆蹂躏,我更加兴奋:「好啊好啊,为老婆点赞!」
她柳眉一翘,嘴角的笑意却是溢了出来:「绿帽弟弟,好好看着哦,这是你
最喜欢的肉体呢~」
妻子拿起了丝袜。
「呼……」
老婆将一口骚气呼出,将黑丝裤袜,套上了如水晶一般的足趾。
她的脚很精致,没有多余稚气的软肉,丝袜是来自维也纳的顶级品牌
Wolford,淡淡的光泽点缀着秀丽的美脚。
在这秀丽之上,大腿是丰腴的,春天山嵴般美好的曲线一直蜿蜓至小腿,她
的美腿异常风骚大腿诱人的弧度延伸至胯,老婆最令人兴奋的,就是完度大于肩
宽的骨盆,这种体型,最精华的,就是那骚屁股了。
被肉感满满的大腿所托起的,正是那如同蜜桃模样的臀部,在腰肢的承托下,
越发地诱人。
只要轻轻地往那蜜臀拍上这么一拍,就会发现,完全没有那种整肉带来的松
垮,只有令人鸡巴大动的弹性,这种屁股,菊穴操起来绝对比操逼舒服,有弹性,
省力啊!着装完毕的她,就这么站在那,淡淡油亮的黑丝肥臀与花白的乳肉交相
辉映,宛如一只高傲黑天鹅!
踩上银色的细带高跟,神秘的足趾被银色的枷锁束缚,唯有在手中好好把玩,
才能品尝到其中的美妙!
原本丰腴身体的,在高跟鞋的作用,变得挺拔了起来,微微抓地的黑丝脚,
是芭蕾舞最美妙的姿态,黑天鹅抬起了它优雅的脖颈!以这幅肉体去舞动,必将
带来最优雅的淫乱!
Bravo!!!
下体被黑色羽毛所遮盖的奥秘,便是我老婆引以为傲的所在,只见她的阴部
稍微外翻,小豆豆天生外露!在日以月计的刺激下,变得额外的突出,她的色女
本质,也是正因为这无法逃脱的刺激,只要老婆穿上内裤,小豆豆就会被一直折
磨。
真是天生的淫娃。
穿好了丝袜,老婆眼睛微眯,知性的脸上露出了骚浪淫笑,我明白,她又要
出去找刺激了。
暴露狂她开始了!画好优雅淡妆,将一对白金耳坠挂上,只见她变术似的举
起我不认识的工具,在眼角抹上一道艳丽的红色!温柔如大姐姐一般的老婆,突
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春天般的温暖收入眼底,惊心动魄的眼角带来了肃杀的气息!
用蝴蝶发卡把柔软的黑发盘成一个秀气的丸子头,露出天鹅般的脖颈。
只见她走进卧室,花了整整半个钟头,就只穿上了一件宽松的卡其色风衣……
一副大大的墨镜,把那如水般的眸子藏了起来。
等等……这骚货里面不会没穿东西的吧?我黑人问号脸:「老婆,你里面穿
的啥?」
老婆对我噘了噘蜜唇:「风衣这么长,不是么?」
有理有据,令人性福。
那屁股后面的拉链是怎么回事?只见老婆将拉链向下拉到底,风衣的后摆大
大张开,露出条……疑似短裙。
那小黑裙子,只遮住了她一半屁股,另一半与紧实的黑色骚腿一起唱着自由
飞翔!
这世上还有这种好东西?
正面看上去,带着墨镜的老婆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仿佛结实的黑丝小腿
在下一秒就要踢碎我的蛋蛋!而背后,后门大开的风衣露出老婆肥美的下半身,
疑似短裙使裸露的肉欲变得有一丝神秘,令人忍不住把手伸进去,去探究老婆身
上最深处的秘密……我他妈射爆!
我一边帮她整理短裙一遍心想:「露个大腚像个妓女似的,如果只露半个,
那纯粹是天气太热,嗯嗯,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就是我的爱人,一位「暴露狂姐姐老婆」。
「臭弟弟,给你看个好玩的。」
老婆把风衣前面打开,示意要我看看里面。
龟龟,这都啥子东西哦。
只见老婆脖子上挂着黑色的宠物项圈,黑色牵引绳夹在乳沟里,已经兴奋变
硬的奶头上,挂着大大的银色乳环,乳环的最下部重心处,两颗高仿红宝石闪闪
发亮!
这妞脑子里塞鸡巴了?
最他妈过分的,是风衣的内侧。
只见一个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挂在风衣内部两侧,就好像某个僵尸游戏里贩卖
军火的商人。
那商人衣服里全是好武器,我老婆衣服里全是骚东西。带有颗粒的「黑叔叔」
牌假鸡巴算是最平常的东西。
这个展开近30厘米肛门拉珠!
口球鼻勾阴蒂夹,跳蛋皮鞭银手铐。
喂,这个注射器,咋回事儿,老姐?
「灌肠的哦~」
用带针头的注射器灌肠,逗我啊?
「嘿嘿,姐姐我啊,想让弟弟老公玩的尽兴点嘛~」
你确定不是为了自己爽?
「姐姐我最近变得奇怪了呢。」
老婆把如牛一样的我拥入怀中,女孩抱向她的野兽。
「那些下流的目光,似乎改造了姐姐的肉体哦,我不仅仅只是想要别人视奸
我了呢……」
那你想干啥?卖情趣用品啊?
「姐姐我啊,是弟弟的妻子哦,妻子当然是有义务满足丈夫的需求。」
我抬起头,老婆手中正轻轻摇晃着注射器内粉色的液体,她温婉的笑容,变
得无比陌生。
红唇微微张开,香舌轻轻地舔着上唇,仍旧温柔的眼神中,压抑着魔鬼一样
的东西。
她一直都明白,我渴望她的肉体被其他男人贯穿。
我也一直都明白,她乐于将身体展现给所有人。
当最爱的人早已在禁忌深渊里等候着自己,唯有一同堕落,才是最崇高的爱
情。
疯狂的魔鬼唱着神圣的赞歌,从那枷锁中冲出,将凝视深渊的人们拖往无法
逃离的炼狱!
「这种药呢,是我特地定制来的,十倍药效呢,为的就是让姐姐变成你最喜
欢的骚货哦~人尽可夫的说~」
我的脸笼罩着病态的潮红。
老婆恢复以往的姿态,深深地吻向了我的嘴唇。
这样一直吻,一直吻,其实也不错嘛。
我口中的唾液被老婆疯狂搜刮着,一颗小小的药丸,在舌尖缠绵的时候,融
化我的咽喉之中……她轻轻带走我口中最后一丝激情,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眼
里藏着星空。
「老公,我最最喜欢你了。」
我远远地跟着她,被迈开的黑丝骚腿所带起的,不断翻腾的下摆,和藏不住
的臀肉,承载着她对我最无私的爱意。
似乎没起什么人的注意,大概是没人会回头看一个除了小腿外全身严严实实
的女人吧。
我决定和她一起参与这场游戏,我前去牵起老婆的手,并肩得走着
「好弟弟,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要偷拍姐姐我发骚的样子么?」
眼前的她正在轻轻喘息着,一股股热气正撩着我手臂的每一根汗毛,脸色潮
红的她,风骚程度翻了整整一倍!我望着远方说到:「不了,老婆,我爱你,所
以我必然和你一起面对。」
她的墨镜被我摘了下来,时间彷佛凝固,下一秒,无数的惊艳的目光都围向
老婆的脸蛋。
只见那些路人被她如水的眸子似火的眼角所吸引,直到擦肩而过也不记得回
过头去。
接着,惊艳的目光变得无比荒淫,一股股狂热的视线正吞没老婆不断抖动的
肥臀骚腿。
世界彷佛安静了下来,有人说,女人脚上的高跟鞋,其鞋跟与鞋底间的空隙,
正好容纳男人的心脏。
老婆美脚上的银色的细带高跟,踩在了周围每一个男人的心上。
明明大街上没什么人,但是我和我老婆周围,人们却格外的拥挤。
在我即将无法忍受周围人嫉妒的目光时,身边的妻子对我说:「弟弟老公,
想想去公园玩啊,姐姐带你去哦。」
这就是传说中的「戏精」?
「额,姐,带我去公园玩吧,我腰去沙滩公园。」
我忍着大笑回答道。
就这样,老婆牵着我的手,走向了地铁上,人满为患,可见电车之狼剧情即
将上映。
被一堆臭男人包围的妻子,风衣里的大奶子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乳环的质
感挑逗着我心中的邪火。
在黑压压的人群挤压下,老婆干脆双手环抱住我,就好像女孩儿抱着心爱的
熊玩偶,火热的脸蛋贴上我的脸颊,身体完全贴上来的老婆,将魅惑的声音传入
了我的耳朵。
「姐姐我啊,好像被人摸了屁股哦~」
我的大脑被热血充满,这话彷佛戳到了我的麻筋,呼吸都变得颤抖,眼中老
婆耳朵上闪亮的耳坠正在雀跃着,耳旁传来开心的轻笑。
「变态弟弟,听到姐姐被别的男人玩弄,就这么兴奋么?」
我的手不停地抖,闭上双眼,装作不知道:「不会吧,我没看到啊!」
我的角度其实可以完全看见妻子身下发生的事,也完全可以看到究竟是谁在
玩弄着老婆,但我并不想知道,我只清楚一件事。
这个对我如同姐姐一般爱护的妻子,正被其他男人玷污着黑丝大屁股。
感受到我兴奋激动的内心,老婆的语速慢了下来,生怕说漏一个字,水嫩的
红唇唇诉说着属于我们之间最浪漫的情话:「不止一个人的手在姐姐的骚屁股上
哦,哼啊好痒啊,老公,姐姐我终究是被别人肆意玩弄了……嗯……有人在摸我
的骚逼,啊……啊……骚丝袜在摩擦着,好舒服啊……怎么会……老公有人没有
剪指甲,屁股被抓得好痛啊,要被抓爆了啊啊啊!」
老婆的大屁股与小骚穴全部暴露给了周围的人!
极大的刺激让我陷入了恍惚,我的思绪停留在此时此刻,突然袭来的困意包
围了我,怀中妻子变得急促的淫叫与夹在其中的求救声离我越来越远……恶魔在
我的耳旁低语,我感觉我耳边的声音有着春风般的质感,带来了最真挚的情话。
她喜欢被视奸,我喜欢看她被奸。
结果她也欣然爱屋及乌地接受被其他男人强行占有的滋味。
她知性,善良,把我当做最疼爱的弟弟,也把我当做最心爱的丈夫。
热火的肉体,淫乱的言语……她是真的真的很爱我……那时候我问她,为什
么会爱上我。
她说:「别人都觉得我淫乱,大家都不喜欢我。只有,弟弟你不弃我。」
我清楚我肮脏的内心。
她的身体,是她与生俱来的诅咒,却是我的救赎。
我又问到:「为什么把我当做弟弟,你知道的,一个男人最希望别人用崇拜
的眼神望着,而不是这种看待弱智的目光。」
谁知她露出烂的笑容,眼里藏着星光:「我喜欢你,和你无关,就算你不接
受,我依然会跟在你的背后,与其依赖你的怜悯,不如就让我来爱着你吧。」
「就算你只把我当个外人,我也愿意成为你身边的,我只想和你一直走下去……
一直走……」
我不知道这是吊桥效应还是什么。
我将我淫妻癖的嗜好告诉了她。
她眼里却只有心疼与……坚定。
她彷佛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我耳旁小声说道:「姐姐我,最喜欢别人视奸自
己的身体了,那么好弟弟,你想不想看姐姐被人进一步强奸到发疯的样子?~」
人们都觉得我们很脏,很恶心。
我只是和她一样。
孤独的人啊。
从此,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高兴,只要你笑着,我就觉得安心。
恶魔的低语越来越急促,地狱之火熊熊燃烧,里面是……被恶魔献祭的妻子!
我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我什么时候坐在地铁座位上了,刚刚不是有很多人么?
此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被鼻勾高高勾起的鼻孔,黑漆漆的鼻洞正向外喷
着热气,我感到心中什么东西在燃烧。
嘴巴大大张开,嘴角向上拉起幸福的弧度,一条挂满精液和尿液的舌头无力
得吐在外头,一滴滴恶心的混合物掉落在我老婆精心擦拭过的皮鞋上,夸张的喘
息将一股股腥骚的淫气吹进我的眼底。
眼角血腥的红色向上扬起,酝酿着疯狂的情绪,眼球向上高高翻起,正看向
无比疯癫快活的的极乐天堂。
这张脸,曾经应该很美吧。
我的妻子,姐姐一般的人儿,曾经确实很美。
我眼前,正在进行着一场盛大的献祭!我的妻子,便是唯一的祭品!我的那
最神圣的欲望,将因我爱人的献祭而得到满足!
为妻子的献身,献上最崇高的敬意!为我的救赎,献上最热烈的喝彩!
神圣的时刻已至,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狂暴的学声回荡在车厢,我的妻子在我的面前,被人用鸡巴疯狂地抽插,已
然光亮的黑丝大屁股被身后的男人剧烈的撞击,在为我疯狂鼓掌喝彩。
在我昏睡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妻子被其他的男人彻底占有,美好的肉身,活
活被干到崩坏!抵达终点站的我们,被无数恶魔包围!车厢里挤满了人,就算是
到了终点站,也没有一人下车。
狂热的信徒们,在在等候堕落天使的降临!
「老公!快点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然表情崩坏的妻子,用最绝望的声音对我求救。
她在地狱,我在春天,我无法回应。
叫吧叫吧,两个小时了,还没叫够啊?这种比妓女还鸡巴骚的打扮,不就是
出来找操的么?」
那个用鸡巴贯穿妻子肥厚肉穴的男人边大力拍打着妻子沾满精液的屁股边骂
骂咧咧。
「既然你老公醒来了,那就让他见识见识你衣服里藏着的注射器的厉害吧,
感觉是很厉害的药啊,会很刺激哦。」
被手铐铐在扶手上的妻子依然露出田陋的母猪脸,在心爱的老公面前露出如
此姿态的她,听到要用那特制媚药,发疯似地摇头:「求求你了,不要用那个,
是我错了,我没想到会这么激烈,啊啊啊啊!小穴要坏了啊!我求你了,用了那
个,我真的会被干死啊!
「你这样也叫求人?」
意识到什么的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浑身抖着将黑丝包裹着的肉腿弯曲,
在全车厢人面前,重重地跪了下来,脱离肉棒的她逐渐稳定下来,眼泪大颗大颗
地落下,哭着对我说:「老公,你满意了吧,这是你最喜欢的,我被人狠狠地插
入了……甚至菊穴脚心都被没给你留下……对不起……我还是想做你的妻子,做
你的姐姐我只想待在你身边。」
「没事的,老婆,我会待在你身边,做你最爱的弟弟老公。我最喜欢姐弟游
戏了,我一直,一直都会爱着你。我会和你一起踏入地狱,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还有,谢谢你。」
妻子呆呆地望着我,眼底的坚定突然回来了。
于是乎,妻子撅起了她的黑丝肉臀……只见她向后抬起那被丝袜包裹的美腿,
用她那淫臭的黑丝脚趾不断地缠绵身后男人的鸡巴。
男人用比我大得多的鸡巴不断挠着妻子敏感的脚心,老婆屈伸小腿配合起了
他的足奸,终于,我老婆的丝袜美脚彻底成了他们的东西,沦为性爱伴侣。
明白一切的我,被一股莫大的欲火点燃,胯下的阴茎挺立了起来。
「老婆,不要屈服他们啊!要记住,我是你最好的弟弟老公啊!」
我的爱妻,我亲爱的欧律狄克,最后的路,我来牵着你走,请放心,我是不
会回头的。
我读过这段爱情故事,在冥府回头的俄耳甫斯导致了妻子欧律狄克二次的死
去。
我要超越这段神话。
「废话说完了?该送你老婆上路了!」
男人将妻子的美脚交给身后的围观撸管的人们,无数的鸡巴一拥而上,不断
强奸着她的足趾。
精液和尿液渗入她的足趾缝内,并拢的脚心被陌生的鸡巴操弄着,脚穴的背
叛给妻子带来巨大的刺激。
双手被禁锢,双脚被抬起的她,悬在空中不停扭动着,像一头发情的母猪,
黑丝肥臀主动凑上那巨大的鸡巴,暴露突起的阴蒂在不断摩擦着。
「急个屁啊,你这只母猪,急着投胎么?」
只见那男人狠狠地掐了一把妻子的臀肉,引得老婆一阵欢愉得淫叫。
唯有真正走在淫妻的道路上,才会收获最真挚的情感。
回头才是对妻子最大的侮辱。
妻子又回到了那个温柔的样子,用她明媚的笑容对我说道:「呐,好弟弟,
啊……姐姐我啊……最喜欢你了呢,跟你在一起,姐姐真的真的很幸福哦……啊……」
「姐,我也最喜欢你了。」
那个男人将注射器里粉色发亮的浓缩媚药扎到了妻子白嫩的手腕内侧。
我彷佛看到一场盛大的婚礼,即将拉开帷幕。
冰凉的毒药进入妻子的体内,全身抖的她笑着对我喊道:「老公,你要好好
看啊!对准插入的地方,好好看着吧!姐姐是如何爱上别人的大鸡鸡的!」
说实话,一下子还挺难接受,于是我默默地闭上双眼。
不知什么时候解开的手铐,妻子猛地将手扣向了我的眼皮!将我的眼睛,强
行扯开!眼前妻子的脸开始升起病态的潮红,带着哭腔对我说:「不要……不要
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啊啊啊!」
婚礼就要开始了,她许多年前嫁给了我,到如今才成为真正的新娘。
妻子被黑丝包裹的臀瓣之间,是身后男人的利剑。
这利剑,将撕碎我新婚妻子的洁白的面纱,露出她面目全非的肉体。
来吧,好戏开场了。
只见那个男人露出恶心的笑容,右手抓住老婆项圈的身姿,强行将她带离我
的面前。
妻子感到窒息,脖子承受了整个上半身的重量,全身只有不断进行着足奸的
丝袜脚作为唯一的支点,她喉咙发出低沉的咕噜声。
「好好看着你的妻子被我干到发狂的样子哦~」
男人讥讽着我。
一个个的鸡巴出现妻子玉手的两旁,老公以外的鸡巴成了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玉手刚一抓住两旁的鸡巴,肉感十足的腋下也被迫夹上了两根。
妻子身上,从此有了新的性器官,手穴、腋穴。
魅惑的奶沟,被陌生的鸡巴涂抹上征服的印记。
她就像一个高级的飞机杯,全身被改造成最淫糜的姿态,美丽的黑丝足弓在
尾端绷出性感的弧度。
那高贵的黑天鹅啊,展翅高飞吧!
男人们将地上的液体轻轻拢到手上,腥臭的毒汁被强行涂抹进妻子娇嫩的口
腔,每个角落都被尿液精液的混合物彻底占有!
我轻轻地告白:「我永远会爱着你。」
「傻逼。」那个男人不屑地骂道,「准备开始杀猪咯~」
男人微微翘起了结实的臂部。
那根肮脏的鸡巴,带着妻子走进了结婚殿堂。
嘴角向上勾起极致灿烂的弧度,大大张开的骚嘴里,香舌不断搜刮着口腔内
每一缕鸡巴的汁液
眼睛里全是狂热的欲火,属于我的星空暗淡了下来,爱情的喜悦充斥着一切。
妻子被别的男人干出了幸福极致的容颜!
黑色的鸡巴穿着黑色西装,点点前列腺液就是胸口的白花。
老婆粉嫩的阴道挂着白沫,彷佛那洁白的婚纱。
这是地和身后男人的婚礼。
新新娘,喜结连理!
这根鸡巴就是为了取悦妻子而长的,刚好的弧度使它每一下都将从敏感点带
走妻子关于我的记忆。
妻子笑容被强扭成了快感,嘴角依然高高扬起,目光却已完全不在我这个丈
夫身上了。
她看到了幸福。
这根鸡巴就是为了改变妻子的骚穴,它遮盖了妻子浪穴里每一寸属于我的情
感。
娇嫩的肉洞正在被不断挤压,不断捶打,逐渐改造成真正爱情的的形状。
一对巨乳在为这对新人的诞生摇旗呐喊,我怎么摇也摇不出那种幸福的波浪。
两瓣肥屁股就是新婚的蛋糕,新郎握着新娘的手,蛋糕中,饱含着名为幸福
的甜心。
丰满的骚腿不断抖动,从精致的脚趾到平滑的脚面再到修长丰润的黑丝美腿
绷成了一条直线,紧紧夹住了肥穴里新郎的肉棒,脚尖向内用力勾起,这就是绝
佳的精液容器!伴郎们的鸡巴将滚烫的精液射向妻子敏感的脚心,祝福新郎新娘
永远不分开。
「透!透!透!透!」
在欢快的节奏中,妻子收获亲朋好友了真正的祝福!
我旁观着这婚礼的进行。
硕大的鸡巴不断冲击着妻子的被媚药腐蚀变得脆弱的神经,那根鸡巴每做一
次活塞运动,妻子都会从内心深处淫叫一声,胯下老婆发自内心的赞叹,成了那
个男人征服妻子的最大的动力!
「我是谁?」
男人用恶心的口腔说出婚礼的誓词。
于是男人停下了抽插,给予妻子描绘幸福的空间。
妻子回头看向那个男人,露出那只属于我的笑容,用最温柔的话语说到:
「好弟弟,你是姐姐的一切。」
男人拍了拍妻子的肉臂,引得妻子一阵娇嗔「真乖,来,奖励你的。」
这时,拉着人妻细绳大手松开,下一秒掐住了妻子的脖子,她顿时感到室息,
外界逐渐模湖的同时,却对全身的刺激更加敏感!
婚礼已经到了最高潮,妻子周围的男人纷纷开始了射精!妻子的手上,脸上,
嘴巴里,全被射满祝福的烟花!
还有更多精液洒向她性感的黑丝骚腿,祝福实在是太多了,脚穴无法容纳这
么多精液,一塌湖涂的黑丝美脚,被祝福染成了象征纯洁的白丝骚足。
一阵阵庆祝的香槟挥洒在妻子全身的淫肉上!金黄的尿液带着骚臭,为新人
的婚纱点缀上金灿灿的流苏!
最后在众人祝福中,新郎为新娘带上了誓言的钻戒!
一股浓烈的精液在妻子的子宫爆开,只见她挣脱锁喉,上半身用劲最大的力
气向上扬起,沾满尿液精液的巨乳幸福得抖动着,将其挥洒在我的身上,极致的
快感让妻子流下幸福的泪水!
变得下垂的子官拼命亲吻着那根定情的信物!也让自己完完全全与身后的男
人完全合二为一!妻子嘴里来自灵魂深处最真挚幸福的呻吟!
妻子成了身后男人鸡巴的欧律狄克,是它插进妻子的肉穴,用它从不回头的
冲刺,把她从冥府中成功带了回来,超越了真正的神话。
那黝黑的身躯上,我最心爱的人成了他最华美的装饰!
黑天鹅的芭蕾舞即将结束!最后的弗韦泰,无比绚烂!
这时,那个男人抓起妻子的腰肢,残暴的将妻子纯洁的「白丝袜」脱掉,大
手抓住散发着骚气变得油光发亮的大腿,妻子就这么被身后男人像尿尿一眼抱了
起来!
由于剧烈的药效,妻子全身水光油亮,宛如新生!
只见她用沾着精液的柔嫩足趾轻轻地擦去我的眼泪。
这是我最真挚的泪水。
原来,我……
我是如此的幸福。
「别……动,老公,我可以继续满足你呵呵……脑内可耻的幻想哦~」
地狱里伸出一只大手,把我抓入深渊!
那个男人将粗大的手指插进妻子的屁眼,只见她浑身抖了一下,眼角血腥的
红色变得锋利,讥诮得对我说到:「老公,啊他的手指正顶着姐姐直肠的肉壁,
他在用力扣姐姐的肠子!知道么,老公,要是屁眼被扣坏了,你可就再也不能插
入你心爱的大屁股了哦?」
疯狂的狂欢,开始了,不是作为征服,而是宣誓主权!
力量的展示!
最勇猛的雄狮!
只见妻子将无名指的钻戒丢给旁边撸管的大叔,对我束起了中指。
再~见~啦~小~弟~弟~」
妻子用力将男人的整只右手塞进肛门中,示意身后的心上人将自己放下,右
手搭在我的肩上,充满嘲讽的脸与我四目相对,身后的大屁股自然地翘着,就像
情人之间的自然动作。
口中的腥臭扑面而来:「啊~……我要帮我的新弟弟洗洗手哦。你知道么~?
姐姐我的屁眼啊,可是有相当好的清洁功能哦~我起名叫屁眼洗手池!我的骚气
的肠液,就是我新弟弟的洗手液,给你插鸡巴的地方,只配给别人丢丢脏污。啊~
新弟弟他不断玷污姐姐屁穴的淫水,不断地把脏东西涂抹在我肉壁的每一处,柔
嫩的肠壁有可能已经变成黑色的咯~但我真的好喜欢他啊,因为仅仅扣着屁眼就
让我达到了高潮,我变得这么下贱,全都是你~的~错~」
温润直肠里的大量刺激,迫使妻子翻起了白眼,长长的舌头似乎阻碍了她骚
浪的淫叫,结果全部耷拉在外头,不断地将黄白色的口水滴在我的手上。
高潮过后,妻子强行扯出肛门里四处抽动的手腕,转过身来,将被一并脱出
的直肠伸到了我的眼前。
「那么脏,可是有很多细菌呢现在呢,这些细菌,这些污垢,都进到了你最
爱前妻体内呢,属于你的屁眼已经被别人污染了哦~」
妻子扭曲的脸说着最恶毒的话。
「我都说了前妻了,也就是说我要与你这个把自己妻拱手送人的废物离婚啦
离婚!」
我在地狱之中,接受火焰的炙烤。
「但是,我还是可以暂时扮演下你的妻子哦,怎么说也要我怀孕了才行嘛~」
「说起怀孕~」
妻子悄悄地跟那个男人说了些什么。
恶魔的孩子,即将孕育,用我爱妻的身体。
只见周围的人们集中到妻子背后,她上半身趴到我的身上,紧紧地搂住我的
脖子,属于成热人妻的丰满的大屁股,对所有人发出狂宴的邀请!
我心中的妻子开始被恶魔虐杀!那如同姐姐一样的人儿,已经不见了,消失
在地狱烈火之中。
那堕落的天使已经降临!软弱的凡人无处可逃!最后的时刻已经来临!
身上的妻子口气一改毒辣,彷佛变回了了那个温暖的人儿,只见身后的大鸡
巴在她屁眼里疯狂的抽插。
她带着哭腔喊道:「啊?啊啊!老公!他把大鸡鸡插进我的屁眼里了啊!啊
啊啊啊!好烫啊!好烫啊!烫死我了啊!我的骚屁眼要被烫热了!他!……他在
里面尿尿啊!老公啊!你老婆的屁穴被人当做小便筒了啊,你快救救我啊!要被
用鸡鸡灌肠了啊!对不起啊!老公!你喜欢的屁穴被别人的小便给灌满了!啊啊
啊啊!」
浓烈的精液射入妻子滚烫的直肠过后,随即而来的,便是大量的尿液,冲刷
着妻子每一寸身心。
「不行不行!别这么用力啊!呜鸣呜姐姐的屁眼要坏掉了!我不行了!我不
行了!脑子要被操成笨蛋了!姐姐不想忘记你啊!啊……阿啊!」
妻子用手不断抚摸着我的脸颊,眼里满是不舍,滚烫的泪水打湿了我的档部,
我下贱的鸡巴,就这么自己射了出来。
越来越大的冲击,将肥臀顶至最高处!抓着我肩膀的妻子,美脚离开地面,
逐渐悬空。
就像天使从人间离去一样,虽然天使即将离去,但人们得到了救赎。
一股股的精液混合着尿液被射进妻子的肠道之中,眼看小腹渐渐隆起。
就像怀孕一样。
妻子悔恨的泪水不断流下。
对我诉说着苦难。
「老公,救我!刚刚那些是强力媚药的作用,不是真正的姐姐!我只是想让
弟弟你体验下淫妻的滋味啊!」
老婆扭动着娇躯,这种晃动使她的温润的直肠体验到了剧烈的快感。
「啊,啊,啊,啊!我快不行了,老公!屁眼里的鸡鸡厉害过头了啊!和笨
老公那根手指一样的肉棒完全不同!是又粗又大的大鸡鸡啊!你的老婆真的会成
为别人的了!救我救我救我啊!」
眼前妻子就好像十月怀胎一样,恶魔的孩子,即将毁灭自己的母亲!她身后
的男人越发的卖力,只见妻子的叫声越来越扭曲,逐渐转变成母猪一样的叫声。
「哦哦哦我哦我哦!哼即哼即!好舒服啊!当菊穴小使器的感觉正是嗨到不
行啊!我肚子可是有所有大鸡巴老公的孩子啊啊啊啊!」
周围的男人哄笑:「这母猪的直肠竟然还能怀孕啊,哈哈哈哈哈哈」
「好弟弟,对不起哦,没用的姐姐可是要和你离婚了呢,姐姐的花心被别人
戳烂了,我全都给他了!本该属于你的骚穴,如今已经是别人的配套专用的肉洞
了呢,我的子宫已经被这大鸡鸡给打败了呢,对不起,亲爱的,你的肉棒我已经
忘光了。我的子宫已经染上别人的味道了!还有哦,姐姐我啊,就连屁眼、奶子
和骚脚都被玩了个透呢。快看我的屁眼,合不拢咯~快看我的奶子,一吸就可以
让我彻底发狂哦~我的骚脚,已经成为性处理工具了呢~为什么我看起来如此的
幸福?最强壮的雄狮拥有最好的母狮,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男人们纠正妻子的发言:「雄狮?别弄错了,你只是头母猪,母猪为什么能
说话?」
妻子被鼻勾高高勾起的鼻孔冲我发出下贱的叫声:「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哼哼哼哼哼哼!」
何等丑陋的样,已经退化成母猪了么?我站起身,准备下车。
我对眼前亲爱的妻子问道:「一起走吧。」
还在用肥亮的屁股「受孕」的妻子好像对我扭了扭大屁股。
挺着她那硕大浑圆的肚子,不断地向身后索要着。
我的目光和她交错着,不清楚她到底认没认出我。
在这个已经变成母猪的她的面前,我只能默默离开。
我抬头看向终点站的站牌,不再理会背后已经开始菊穴大量「分娩」(喷射)
的……母猪。
这……就是……幸福的终点站么?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