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桃色少妇】(11-20)


正文 十一
清晨,亮晃晃的阳光,映着满室明亮,展风张开眼,就看见两圈黑眼圈的唐
芸菲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韦展风,你昨晚的提议还有效吗?」她考虑过了,韦
展风的提议可以解决她目前所面对的一切问题,她有地方住,也有钱赚,只除了
必须做一件自己不愿意的事,那就是陪他上床,但是那一夜他们已经发生过关系
了,再和他多发生几次应该没有关系,当然他一定要戴保险套,免得有意外发生。
「有啊!我正在等你的回答。」看她眼眶下的黑眼圈,她一定考虑了一整夜。
「我决定了!」那一大笔债务,她就算一天兼十个工作可能也还不清,除非
她求助于她的家人,但这样她就永远没有独立自主的机会了,所以她只好同意他
的条件。反正他的技术很好,她在过程中也感受到愉悦,答应他并没有什么坏处,
虽然和她的原则相违背,但是原则又不能喂饱她的肚子。
「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我同意你的条件,但时间要视我的心情而定,你不能勉强我做我不愿做的
事情。」
「成交。」他勾引她,当然就不必勉强她了,「小东西,那你什么时候才有
心情和我做那一件事情呀?」
「我现在没有心情,因为我很担心我信用卡的债务会再增加。」从小到现在,
她第一次感觉到欠债的难受滋味。
「这个我会帮你解决。」
芸菲噘起小嘴说:「你有这么好心?」
「对你我当然有喽!我可不愿看我的女人受到分毫的委屈。」
「我不是你的女人。」
「那你是我的什么?」
「我是你的……情妇。」她最瞧不起的就是当男人情妇的女人,没想到她现
在变成了他的情妇。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喽!我还要去上班。我的情妇,给我一个道别吻
吧!」
「一个吻,你要付给我多少钱?」
他的眼眸炽热,声音嘶哑地说:「先记在帐上吧!」
碰不到、摸不着她的生活,他已经过太久了,都快变成欲求不满的男人,他
不能再等了。
他从床上跃起将她拉人怀里,抬高她的身子,靠着墙壁,然后覆上她的唇,
深深地吮吻她的唇瓣,直接地探入她的唇齿间,狂野的舌尖态意地在她的唇内探
索,他的手紧握着她的纤腰,摩婆她柔软的娇躯。
芸菲闭上眼,无法抑制他在她身上所点燃的热情,她的手环上他的脖子,热
情地回应他,她全身的细胞都复苏,只能感受到他的唇。
看着她越来越胀红的脸庞,他的唇离开她,温热的手掌爱怜地抚摸她的脸庞
说:「你忘了呼吸。」
「你还不放我下来。」要吻她需要把她抱的这么高吗?
「你还有没有可能长高,不然我这样吻你很累的!」
「那你就别吻呀!」
「我还是宁愿累一点。你太诱人了,情妇这个角色你可以得到一百分。」
「这么高!」她做事要到及格分数都很难,但没想到当情妇可以当到一百分。
「是呀!满分有两百分。」逗她变成他生活中最有趣的一部分。
芸菲不满地努嘴不悦地说:「为什么我还少一百分?」
「因为你在床上的技术还需要我多多调教。」只要多做几次,等她熟练后,
以她的资质要得满分不难。
「你……」「拜拜!」展风抛给她一个飞吻后离去。
芸菲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手不自觉地放在唇上,回味着方才的吻。她己越来
越习惯他留在她身上的味道!
「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芸菲到电话旁拿起电话,从电话那头传来的是韦展风的声音。
「芸菲,今天我们到戏院看电影好不好?」这一整天,他的脑海里不时地浮
现她娇灿的美颜,让他仿佛又回复到年轻时代追女友的感觉。
「我没有心情,我一整天都在烦恼我信用卡负债的问题,还有我看报纸要应
征的工作,都和我上回去应征『上当』公司的差不多,我很担心我又会再一次受
骗。」现在这个年头,工作不是骗人,就是被骗,唉!
到底有哪一种工作适合她的?
「信用卡的问题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你不用再烦恼你的债务问题,好好和我
去看场电影,放松心情吧!看看你今晚是不是有心情和我做那一件事。」
「色狼!」
「就算你骂的是正确的好了,我也是一匹有良心的狼,帮你解决问题!」像
他这样的男人,世上已经不多了。
「谢谢你哦!」
「不客气,晚上见,拜拜,我的情妇。」如果她这株小花,不是遇到他,可
能真的会被其他匹狼给吃了。
「拜拜!」
芸菲重重地挂下话筒,嘟起小嘴忿忿地想着韦展风那副可恶的俊脸。
正文 十二
夜幕低垂,路上一对对的情人亲昵地走在一起,闪烁繁亮的夜灯映着情人间
亲昵的身影——展风上班完后,回来接芸菲去看电影,两人选择的是据说口碑极
佳、观众百看不厌的电影「铁达尼号」。
电影院内宽敞的银幕上,正播映着铁达尼号沉没,杰克和萝丝落在海里,杰
克要萝丝好好为他活下去的画面。此时,电影院内弥漫着细微的哭泣声。
不久,电影播映完,My heart will go 0N的旋律在这时响起,芸菲和展风走
出了电影院。
「呜……」
展风好奇地看着频频拭着眼角泪水的芸菲,她有时候很凶,有时候又很像个
小女人,看场虚假不切实际的电影,也会哭得唏哩哗啦的,他真不明白哪一种面
目才是真正的她?
「你怎么哭了,那只是一部电影而已。」当他身旁的女人泪腺过于发达时,
他就会离她们而去;等过几天再送钻戒给她们,但不知为什么他对她特别有耐心。
「可是……杰克好可怜,如果萝丝不是那么胖就好了,那么杰克或许就不会
死了。」
「那只是电影而已,又不是真的。」
「可是……你不觉得很可怜吗?我还是好想哭哦!」
「别哭了,在这里哭很丢脸。」他看她的眼泪,已经吸引不少路人的注意,
还有些带着指责的目光看他,大概误以为是他欺负了她。
「我停不住嘛!」她的泪水,仿佛溃堤的长江,源源不绝。
韦展风只得一张又一张的面纸递给她,让她擦去眼泪。
他原本是要她心情变好才带她来看电影,可是现在好像作用相反了。唉!早
知道他应该带她去看激情片才对。
「我带你回家,到家里你再好好哭。」她再继续哭,他怕他会被路人围殴。
展风带着她往停车处走去,这时,一个衣衫笔挺的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他
递给芸菲一张名片说:「小姐,我看你的身材很好,很适合当Model。」
芸菲止住泪水,接过名片,对那男人问道:「你觉得我可以吗?」她还以为
再也找不到适合她的工作做了。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他
也会为你开启另一扇门。
李弧充将名片递到芸菲的手上说:「可以,当然可以,我们公司目前正要推
出一系列的美少女写真集,你的身材这么好、又年轻,很适合的。」
芸菲接过名片为难地说:「是不是要穿泳装,我对我的身材没有自信。」
「我们拍的是健康的写真集,你不用三点全露,不过也可以全裸入镜,我们
拍出的作品绝对是艺术,而不是色情。」
「这样哦……」她没有做过这样的工作,不知道自己适不适合,但如果她要
去拍,她一定不能够让她的父母知道。
展风拉着她的手,往车子那方向走去,抛下一句话说:「她没有兴趣拍。」
他绝不容许他的女人在其他男人面前袒胸露背的,三点不露和全露有什么分别?
他无法忍受他的女人变成别的男人性幻想的目标。
韦展风将芸菲塞入车内,坐上驾驶座,迅速发动车子。
芸菲坐稳后,即忿忿不平地对他喊道:「我好不容易有个工作机会,你为什
么破坏?」她赚的只要是正当钱,有什么不可以。
「我不允许你去拍写真集,那种东西你不准去拍。」
「你没有权利限制我不可以,我偏要拍。」越是有人反对的事,她越要去做。
展风眼泛红光,面露青筋地说:「你为了赚钱连那种工作也要去做的话,那
不如当我永久的情妇,你可以每天晚上在我面前表演脱衣舞。」
「下流!」芸菲别过头,不去看他。
「你要去拍写真集,那还不如当我一个人专属的。」
「我不想靠你过生活,我要独立自主。」
韦展风发出冷笑,神情甚是轻蔑,和平常对她温柔的表情全然不同。
「你……看不起我。」她的眼光中闪着莹然的泪光。
他看着她粉嫩的小脸蛋,受不了她悲凄的神情,于是将车停靠在路旁,对她
说道:「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你别哭了。」
「你明明就是看不起我,还要欺骗我,真过分。」
如果不是看不起她,他的话怎么那么伤人。
「好!是我不对,你希望我怎么赔偿你。」
女人的泪水是软化男人最佳利器,真是一点都不错。芸菲止住泪水说:「你
载我回去,我要去找刚刚那个男人,说不定等一下我就有工作了。」她再也不用
过着仰人鼻息的生活。
「不行!」展风断然地拒绝他。
「你不载我回去,那我就自己走回去找他。」看着展风还是不为所动,她打
开车门走了出去。
展风下车追上她,并将她拉住,投降地说:「好!我载你回去找那个人就是
了。」
芸菲这才乖乖地跟随他坐上汽车,对着他露出一个甜蜜蜜的笑容,展风无奈
地摇了摇头,如果她真的要拍,他也要她穿得像粽子般密不透风。
两人回到原地方,已经没有看到方才找上芸菲的那个人了。
可恶,都是他害她的!他害她丧失了一个工作机会。芸菲捶打展风的胸膛说:
「讨厌,你害我失去一个工作机会了,你要怎么赔偿我!」
他握住她的手说:「那种工作不做也罢!我这么赔偿你好了。」
他将她的身子抱高,在大街上拥吻看她娇艳的红唇。
他湛亮的眼眸散发着光与热望着她娇俏的美颜,火辣的舌在她唇内搅起一波
波的电流,在皎洁的月光下,仿佛欲将她的人、她的心,全部占为己有,而她早
已融化在他霸道的柔情里。
路上的人,纷纷欣羡地将目光停伫在这对出众的恋人身上。
正文 十三
芸菲和展风来到一间优雅的饭店内,他们坐在靠窗边的角落,可以看见窗外
的夜景,她生气地指控道:「你怎么可以在大街上吻我?」好丢脸,等她回过神,
有一大群的路人拍手,直喊安可,他们竟在众目睽睽下,当众表演吻戏。
「不然,我可以在哪里亲吻你?」女人总有些矜持,而男人的使命就是打破
她们的矜持。
「家里,还有……只有我们两人在的地方。」
「这里很隐密,那我可不可以在这里吻你?」
「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肚子饿了,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是吃饭。」
「好!」
展风将侍者召来点了一客五分熟黑胡椒牛排,而芸菲则点了意大利面。
「还想吃什么?」
「不用了,我只要想到丧失一个工作机会,顿时间食欲全无。」
「当我的情妇,不好吗?」
「不好,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男人,女人才会没有多大的进步。」
「你也会有进步的,只要在我的床上好好表现。」
「你的脑子就只想到那一件事,真受不了。」
展风的唇旁扬起一抹暧昧的笑容:「你是会受不了,我会让你在床上对我求
饶。」
芸菲撇撇嘴不理会他,不久,他们所点的食物送上来,芸菲专注地吃着眼前
美味的食物。
展风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芸菲的身上,面前的食物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芸菲可以感觉他灼热的注视,不过她故意地不去理会,心满意足地吃完眼前
的食物。
看着她舔舐唇上的汁液,他的眼中冒出欲望的火光。
「你现在吃饱了吗?」
「吃饱了。」
「那我可以吻你吗?」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这里没有情调,还有我没有心情。」
「好,那我带你去一个有情调的地方。」
这间餐厅是他的产业,而在这里他有一间专属的个人房间。
展风拉着她的手上楼去,进入一间设备豪华的房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
当中的那一张水床。
芸菲端看这个房间,再看他上扬的唇角说:「你早就定好这间房间。」
「不是。」
「那怎么……」
「这是我私人的套房,而你则是我的爱奴。」
「我不是你的情妇吗?什么时候又变成你的爱奴了。」她的地位怎么越来越
低了。
「因为过完今夜,你会臣服在我的魅力之下。」
「你休想。」
「那我们试试。」驯服女人的过程比得到更有趣。
「我……」
她的话未完,展风强健有力的左手肘,将她的身体压往墙上,他抬高她的身
体,让她的双腿勾住他的腰,硕实的胸膛紧紧压住她柔软的娇躯,他火热的唇齿
完全地占有她柔软的唇瓣,她嫣红的舌勾引他的神智,让他陷入激情的漩涡中……
正文 十四
他的舌和她的舌尖纠缠,敏捷地撩动如蛇般地和她嬉戏,探索她唇内每一处
的蜜香,跟着在她的唇上咬啮,烙印着他的印记。
她合上眼沉溺在熟悉却又陌生的情欲里,她的手紧攀住他的背,深怕自己一
放手,这种感觉就会消逝。
他的手掌穿入两人之间,爱抚她圆挺的胸,恣情地揉捏她的柔软,而他的唇
沿着她的唇缘,缓缓地下移,舔敌她的胸前,跟着隔着蕾丝物含住她圆挺的乳尖。
她欲情氤氲的眼眸微张,小手推拒着他的胸膛说:
「不用到床上去吗?」
「你想去,我们就去,不过你的脚得勾紧我的腰,不然会掉下去。」
「讨厌!」他的身体在挑逗她,连言语都不放过。
「你有预谋,先带我去电影院,还有来这里,都是事先计划好的。」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承认我有预谋好了。今晚我要你,你反对吗?如果你
反对,那我又要冲冷水了,而这一次可能得冲冰水才有用。」
「我不反对,不过你一定要拿到九十分才行。」
展风轻啄她唇上一下说:「我想我可以拿到满分的。」
「我要给你打不及格。」太自大的男人容易变心,她要挫挫他的锐气。
「你舍不得的!」
他覆上她的唇,带领两人往床靠近。
他迫不及待地将她带上床,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露出赤裸光健的胸膛。
她着迷地看着他胸前鼓胀的肌肉,等他回到床上后,她的手不禁好奇地抚摸
他的胸肌。
「你这样摸我,我怕我会控制不住。」
芸菲不以为然地说:「你不也是摸我,我怎么控制得住。」
「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构造是不一样的。」
她的手抚在他的胸膛上,模仿他的动作,爱抚着他的乳头,身体回应他在她
身上挑起的欲情,伸出舌头舔舐由他额上落下的汗珠。
展风仰头看她,嗄哑地说:「你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
她嘤咛出声,娇吟道:「男人都像你这样吗?」
「那可不……一定。」
她的手紧紧地攀住他的背,两人之间不容间隙,肌肤与肌肤贴合……激情过
后,芸菲倚靠在他的胸膛旁,听着他的心跳,将他额上的汗水抚去,她开口向他
问道:「每个男人都会带给我方才的感觉吗?」
「你想做什么?」
「换一个男人做我们刚才的事,不是有一首歌叫做『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那你就错了,可不是每个男人都像我这么强!」
「是吗?」
「当然是喽!我会骗你吗?」
「你说得也对,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习惯当你的情妇了。」不知怎地,方
才她好像非常地沉醉其中,她是不是快要没救了。
「当我的床伴不好吗?」宽广的大掌抚摸着她赤裸的雪背。
「不行,我会习惯这种堕落的生活,我一定要再找另外一份工作,还有我们
已经做过一次,我还欠你九次而已。」
「九次就九次,我们每一次做的,都要不一样,再做一次吧!」这样对他来
说才比较划算。
「今天不要再做了。」
「为什么?」
「你这么快就做完,以后不就没得做了。」
「你说得也有理。」他似乎已经习惯她那种无厘兴的想法了!其实就算他们
的交易履行完了,还是可以继续做呀!
展风搂着她,和她一起沉人香甜的梦乡中……
正文 十五
她真的越来越习惯当他的情妇的日子,她已忘了当初离家的目的,其实依附
在他的羽翼下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他对她百依百顺,她算是个有尊严的情妇。
离家这么久了,妈妈一定很担心她,打通电话回家好了。
「喂,我是芸菲。」
「芸菲,你在哪里呀?」
「妈妈,我在……一个朋友的家里。」韦展风应该算是她的朋友吧!
「你在外面,妈妈真不放心。」「妈,你别担心我。」她扮演女儿的角色也
不成功,还让母亲担心她。
「你离开家的时候,你爸爸帮你办的那些信用卡你都没带,妈妈真担心你一
个人在外面怎么生活?」
「妈,我已经我到……工作,你不用为我担心啦!」
当初离开家是想要独立,没想到她的独立方式是变成韦展风的情妇,当情妇
可能是一个最适合她的工作。
「你找到工作?唉,从小你就在家当大小姐,现在出去外面工作,还要看别
人的脸色,怎么会习惯?」
「妈,不会的,我的老板人很好。」韦展风对她还可以,她也可以对他发脾
气、耍赖,除了她的职业名称是情妇,见不得光外,其他她都还可以接受。
「女儿呀!如果你在外面生活很苦的话,那就回来。妈舍不得让你在外面吃
苦。」她只有芸菲这个女儿,如果她在外面过得不如意,她可是会很心疼的。
「我知道,妈妈,拜拜。」
「拜拜!」
芸菲挂下电话,这时感觉有一种想呕吐感觉,她急忙冲进浴室里。
奇怪了,最近她怎么常会有这种不适的感觉。她是吃坏什么东西吗?或许她
该去我医生看看。
仁恩医院
「医生,我是生什么病了,为什么每天醒来都会一直呕吐?」
「什么情况下会让你感觉到想呕吐?」
「闻到鱼腥味或是突然没有理由就想吐,说也奇怪,我吃酸梅后这种症状就
减轻许多。」
「护士,你带她去验尿。」
「医生,我是得什么病。」
「等验尿的结果出来你就知道了。」
不久后,芸菲走出检验室,在她手上拿着检验报告单——她怀孕了!
怎么会这样?
韦展风不是有避孕吗?怎么她会怀孕。难道她连当个情妇也会失败,她从没
想过要迎接一个意外而来的生命,她该怎么办?现在……她要怎么面对这个脱轨
的生命。
芸菲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她的手无意识地抚摸着腹部,仿佛感觉到腹中孩
子的心跳。
是哪一次让她孕育了这个孩子的,是她和韦展风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时候吗?
照日期来推算应该是,但为什么她会怀孕,是他使用的保险套破了吗?事情为什
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该怎么办?
没想到她当个情妇也不称职,她不该再继续留在这个地方。
她还欠他六次,要不要在今夜就做完,然后明天她就离去。
不了,现在她的心情很乱,这个时候该是她离去的时候,她无法面对他,也
不知该如何对腹中正在孕育的小生命。
她必须想出一个法子解决她的问题,然而她无法和他待在同一个屋檐下。
她先暂时拿走他的钱,等她有能力再还给他。芸菲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钞
票,然后她拿出纸和笔,在白色的纸上面写道:
展风:
你的钱先借我,我们的交易就到目前为止,欠你的,以后有机会我再还你。
很感激这些日子你对我的照顾,珍重再见。
芸菲
「铃、铃。」
芸菲将纸条放在桌上,起身去接电话。
「喂!」
「芸菲,我今天会提早回去,记得穿性感一点,等我回去哦!」他迫不及待
要和她度过一个热情的夜晚。
「好!我会等你回来。」这大概是她第一次不遵守对别人的承诺。
「拜拜!」
「拜拜!」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再见,也是最后一次。
为什么她有点不舍?
难道她还依恋当他情妇的生活!
不行!她该认清自己的角色,没有人会带着拖油瓶当男人的情妇,她要离去,
情妇在说再见时,没有权利说不。
芸菲收拾好行李后,拿起行李,恋恋不舍地再看了展风的住处一眼后离去。
她什么也没有失去,反而又多了一个小生命,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展风,再见!
正文 十六
韦展风回到家里后,发觉唐芸菲并没有在客厅看电视,接着他在桌上看见了
芸菲留下的纸条。
她走了!
他们的交易还没完,她就走了。
她也没问他同不同意,就拿着他的钱离开他。
他们之间本来就只是一场交易,他也没有理由留下她,但是她会不会为了钱,
又和别的男人交易?
她除了当男人的情妇外,还能找到其他工作吗?
她会遇到一个像他这样的金主吗?
为什么他的心如此难过?
是他舍不得她吗?他不是对她只有身体的欲望,那他再去找另一个女人就行,
只是他连出去找女人的兴致都没有。
算了,过几天这种感觉就会消失,女人一向不是他生活的必需品,她也一样。
将这间房间内所有她的东西都丢弃,而他的生活也会回复到还没遇到她时的
生活。
但整个晚上,他总觉得耳旁缺少某些声音,手不知要放哪里,他怎么觉得今
晚特别的漫长?
芸菲拿着从展风那里搜刮的一笔钱,租了一间简陋的房间居住,然后再积极
地从报上找工作。
她腹中有一个小生命,她一定要尽快地找到一份工作。
云裳服饰店诚征:
助手:待遇二万五,请电324-XXXX
芸菲拿起话筒拨电话到云裳应征。
「喂,你好,我想应征……」
一个月后在Z集团的总裁室里
Z集团办公大楼的顶楼里,韦展风抽着烟,烟圈沿着瘦削的手指缓缓地上升,
坚毅的脸庞显得冷漠。午间的休息时间一向是他私人独处的时候,他总是在这一
段时间,将自己关在休息室里,静静地回想带着爪子的清纯小野猫。
他的生活不是早该恢复正常了?他不是早该忘记她?为什么现在还想念着她?
「为什么?」他将手中的烟蒂弄熄。
他克制自已不要去找她——那个不告而别的情妇,然而他却任由午夜梦回时,
让她占有他的梦。
他找遍台湾,也找寻不到她的踪影,她像失踪似的失去讯息,他也曾多次到
她的家里找她,然而她也没有回去,她将自已紧紧地藏起来,还是她被另一个男
人金屋藏娇了?
这个想法揪痛他的心,韦展风按下电话的一个按键,然后说道:「请张副总
进来。」
张圣仁似风一般地闯进他的办公室内,这种不请自入的情况,放眼韦氏企业
的职员里,也只有他才敢这么做。
「老哥,有什么事要找我?」张圣仁在两人私底下都是这样称呼他的。
「你设法帮我找一个人,我就原谅你方才的举动」「找谁?」
「唐芸菲,我的情妇。」
「可以,但是要条件交换。」
他挑起一双剑眉沉声问道:「什么条件?」
「陪我吃顿午餐,我害怕找到你的情妇后,她怀疑你营养不良。」
「行,成交,但我只给你一星期的时间。」
张圣仁不以为意地笑着,似乎胸有成竹。
「你办得到?」展风狐疑地说道。
「Trustme。」他有间征信万能OK公司,找唐芸菲?根本就是件容易的事。
正文 十七
「欢迎光临。」
芸菲对着走入店里穿着红色短迷你裙的女客说,但她的目光在看到后面跟随
进入的韦展风时,不禁愀然变色。
「芸菲,还不快招呼客人。」
「是!请问小姐你要什么样的衣服?」她已经很努力地要把他忘记,只是他
无赖的笑脸偶尔会出现在她的梦中。
楚芊芊颐指气使地说:「我要晚礼服,一系列香奈儿的晚礼服。」
芸菲向她介绍各式各样香奈儿的服饰,而展风的目光一直锁在她的身上,甚
至乘他所带来女友不注意的时候,惩罚地偷捏了芸菲的臀部一把。
「你……」芸菲气愤地看着他。色狼,这么久不见,不改色性,她不在他身
旁的时候,他是不是有去偷捏别的女人臀部,真可恶!
「展风,你看我穿的这件衣服好看吗?」
展风还没开口,芸菲以一个职员的职责对楚芊芊说:「小姐,你微胖不适合
穿浅色以及横条纹的衣服。」
楚芊芊脸色胀红地说:「你……叫你的老板出来,我要找你们老板理论。」
听到顾客喊叫的声音,老板急忙过来,劈头就对芸菲说:「唐芸菲,你己经
得罪我不少顾客,再让你做下去,我的店可能要收起来,我今天正式宣布,你——
被——解——雇——了。」
楚芊芊听到老板这么说,满意地点点头,得意地看着芸菲。
「老板……」芸菲只是说出实话,有什么错,这样的店她也待不下去,「不
做就不做,我的薪水呢?」
「你都把我的客户得罪光了,还想领薪水。」自从唐芸菲来到他的店,他店
内业绩下降百分之五十。
「你……」
展风攫住芸菲的手臂对她说:「你的薪水是多少,我都给你,跟我走。」
「不要!」芸菲想挣脱韦展风的掌握,但无奈挣脱不开。
展风带着芸菲大步地往店外走去。
楚芊芊在他们身后不平地喊道:「喂,展风,你怎么可以跟一个小小的店员
走?」她可是未来的展夫人,那个店员是谁?展风怎会抛下她?
展风抛给她一记飞吻说:「我改天再Call你,拜拜。」现在他亲爱的桃色情
妇已经回到他的身边,他有很多事要忙着做。
楚芊芊忍不住踱脚骂道:「可恶!」
芸菲被塞进展风的车内,展风将车开到郊外停在城外隐僻的林间,两人之间
先是沉默,然后芸菲开口说: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上班?」她还以为不会再和他见面了。
「消息来源你不用知道,重点是我找到你了,不是吗?」当他的情妇,总好
过在外头看人脸色过活,为什么她的选择不是留在他的身边?
「都是你害我被解雇的,我本来以为我还可以继续做这个工作三个月的。」
「就算我没出现,你还是很快就会被解雇的。」她还没学会客人永远是对的,
老板也不可能是错的那一套哲学。
芸菲嘟起嘴,不悦地看着他说:「你找我,是要我还钱吗?很抱歉,现在我
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还给你,但再等三个月,我就会将欠你的钱还给你了。」她买
了很多可爱的宝宝物品,钱都花在那上面了。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靠近她的身旁,邪佞地说:「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跑?是
不是我的技术不够好,你不满意?」他的唇角扬起调侃的趣意,戏弄地看着她。
看着他的举动,她神色伪装平静地说:「你的技术及格,我离开纯属个人原
因,如果你来这里是要问我这个,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如果他知道她是为了孩
子才离开他,一定会被他嘲笑连当情妇也不及格。
「一夜夫妻百日恩,你这么快就要赶我走,可真狠心。」展风以暧昧的眼神
看她,促狭地靠近她的耳旁呵着气。
芸菲朝他啐道:「谁和你是夫妻了?我充其量只不过是你的情妇。」
他低低一笑,慵懒的神情充满邪气,在她耳窝处蛊惑地说:「可不是每个女
人都有资格在我的肩膀上留下五道红痕的,要我脱下衣服给你看吗?虽然已过了
一段时间,但你的爪功可是很厉害的,血痕历历可见。」如果她在他的心目中,
只占情妇的地位,那他就不会对她这么难以忘怀了。
「不要,我不要看。」她好不容易才将那一夜的事忘得差不多,如果看到他
赤裸的胸膛,那她一定又会想起的,她可不想今晚又做会让她脸红心跳的春梦。
他的手放在她樱红的唇瓣上调情地说:「为什么这么害羞?那几夜你的反应
可不是这样的。」看她的模样,逗她真是件有趣的事,奇怪,没有她在他身边的
那段日子,他是如何生活的?
正文 十八
芸菲连忙摇手说:「那都是因为我喝醉的缘故,不算、不算的。」还好他们
在做那一件事时,她都有喝酒,所以可以为脱轨的行为找一个圆满的借口。
「我们现在就再来做一次,而这一次你可没有喝醉哦!」他玩笑似的说,身
影故意朝前逼近。
「你……你……这里是车内。」他真是坏,连这么小的空间都想欺负她。
「时间不是距离,空间不是问题。」
「你……无赖,你快走,我不想见你,你……你去找其他女人。」
「我只想要你,芸菲。」
「你今天不是带一个女人到我的店里来。」他竟然光明正大地说谎,真差劲!
「你在吃醋是不是?」
「我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吃醋,你快走啦!」
「你真的希望我赶快走?」
芸菲连忙地点了点头,表情非常地认真。
展风玩笑的神情转为严肃,他认真地说:「可是我不想走耶!你知不知道我
为什么要这么慢才来找你?」「为什么?你忙着去偷捏别的女人臀部是不是?」
「我……没有啦!而是因为你有可能怀孕了,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的夜里我
的保险套被我的前女友刺破一个洞,这是我后来才发现的,所以你有可能怀孕。」
他是来确定会不会发生意外,和他上床的女人很少是「处女」的,她没有什
么经验,当然没吃避孕药,更何况他还用了一个有破洞的保险套。
好久,她才嗫嚅地说下「我没有……怀孕……」她还记得他说有用防护,原
来是破了,所以她才会怀孕,原来,保险套也有不安全的时候。
「你是真的怀孕了!」看她不安的神态,他的猜测大概百分之八九十准确。
「我没有,我们才只有几夜情而已……」
「是呀!是只有几夜,但是要有小孩,有时一夜就已经足够了。」为什么她
不打算告诉他,可是有很多女人想当上韦夫人的?
「你怎么肯定我有……孩子。」她才不要和他有瓜葛,她也有经济能力,就
算有孩子,她一个人来照顾就好。
「因为你这里都红了。」他的手指轻邪地靠近她胸部前红红的肌肤上,手按
揉上那一片红潮处。
她将他的手拨开,拉紧胸前的衣服说:「你别乱碰!」他这么坏,怎么她还
忘记他忘得这么慢。
「我已经观察过几次,你只要说谎,胸前就会红通通的,我只要看你那里,
就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
「我没有怀孕。」
「你说没有就是有喽!」和她相处了一段时间,他还不了解她吗?
芸菲看着他坚定的眼神,下定决心:「既然你都这样认为,那我就不用再隐
瞒,我和孩子不用你负责,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在生下小孩后,要他认祖归宗的,
我会好好照顾他。」
「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我不太愿意你这么做耶!」
「那你想怎样?」她已经为他着想这么多,他还想要她怎么做?
展风潇洒地将额前的落发拨到耳后,轻佻地对她眨眼说:「我们结婚吧!」
「你是在对我求婚吗?我有没有听错?」他这个花心浪子,爱过的女人无数,
他……怎么会对她求婚?
「是的,我是在对你求婚,唐芸菲小姐,你愿意接受我这个二十世纪的新新
好男人的求婚吗?」他可是将他对女人的求婚处男秀献给她了。
芸菲失笑地问说:「你是新新好男人?」他这个偷花恶狼,还自称是好男人,
脸皮这么厚,对了!她以后生出的孩子脸皮会不会像他一样厚?
「是的!和我有过关系的女人,对我各方面的『能力』都很称赞,而我的能
力可以满足你各方面的需求,嫁给我你一定不会后悔。」听到他的求婚,她不是
应该欣喜若狂,怎么没有他预期的反应呢?
芸菲思索了片刻后说:「我们不适合的,婚姻的维系是需要双方的忠诚,你
明明就不适合婚姻的制度,为什么还要向我求婚?」
「因为你是我孩子的她,我的孩子如果跟着你这常常失业的母亲,会很辛苦
的,而我绝不可能让你带着我的孩子,去当别的男人的情妇。」这个可能性,是
使他向她求婚的原因,如果她要当别人的情妇,那还不如当他的新娘。
芸菲不悦地双手叉在腰上质问他说:「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嫁给我,当我的闲妻凉母,这份工作你永远不怕被炒鱿鱼,这
么适合你的工作,你去哪里找?」
她的眉头皱起,手戳着他宽阔的胸膛说:「你瞧不起我。」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说:「当我的闲妻凉母可是项伟大的事业,我怎
会瞧不起你呢?」开玩笑,他可不是随便会向女人求婚的。
「你……我不能嫁给你。」她连当他的情妇都当不好,怎么能当好他的妻子!
「为什么?」是他没有带戒指求婚,或是花束吗?
「因为我不会做菜煮饭。」
「我们吃外面就好,不用自己开伙。」他不要求她照顾他的胃,只要她好好
照顾他的需要。
芸菲看着他,就在展风以为她要答应他时,她又低下头说:「我还是不愿意
嫁给你。」
「为什么?」女人都很好搞定,为什么她例外。
「因为我不会洗衣。」
「那我就买台洗衣机,你只要按下按键就好。」
芸菲先是沉默,许久又歉然地说:「我还是不愿意嫁给你。」
「为什么?」
「因为你并不爱我呀!」她当他的情妇,可以不在乎他是否爱她,成为他的
妻子后,还可以这么不在乎吗?
「那我们就开始学习爱上彼此吧!现在先预习喽!」
正文 十九
他的唇覆上她,将她柔软的娇躯紧紧地困在他扣皮椅之间,灵活的舌尖在她
的齿舌之间窜动,仿佛要将他身上燎原的热情也在她的唇中点燃。
她先是不习惯他突如其来的进袭,但他在她唇中穿梭的美妙滋味,令她的双
手主动地环上他的脖子。
展风此时将唇尖撤出她的唇内,在她的唇上,舔舐一下后,深邃的眸子定睛
地凝视她说:「现在你可以同意嫁给我了吧!」要说服她嫁给他,还真不是件容
易的事。
「不行!我做很多工作都失败,我一定也不能成功地当你的妻子。」
「那你到底要怎样才愿意嫁给我。」
芸菲仔细思索了片刻后说,「我们来签下合约书。」
现在是法治的社会,他们的关系透过法律,较有保障。
「什么样的合约书?」
「我想想。」
芸菲在思索过后拿出纸和笔写下契约书立约人甲方韦展风乙方唐芸菲若甲方
韦展风有任何对不起乙方之举动(如外遇、小气、不做家事,惹乙方生气……),
则甲方得将全部之财产让渡给乙方,乙方并得诉请离婚。
立约人甲方:签章 立约人乙方:签章 中华民国八十八年三月十五日生效
「如果你同意签名,我才愿意嫁给你。」
展风想了一下,立即不加思索地说:「好,我答应你。」他洋洋洒洒地签下
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你这么快签下名字? 」
他又在她的唇上偷了一下香,「因为我决定浪子回头呀!」他是真心想要娶
她这个俏娇娘。
「好吧!反正到时我真的做这件事情又失败,至少我还可以得到一笔财富!」
「你这么爱钱,怎么做任何事都失败呢?」
「可能惟一适合我的职业就是家庭主妇吧!」芸菲寄托无限的希望在未来的
生活上。
「你会胜任愉快的,现在就先在车内预度我们的蜜月吧!」
「车内?」
「我不是说过吗?时间不是距离,空间不是问题。」
「不行,会被别人看见。」
「这里很隐密,何况,我己经升起不会被透视的玻璃窗,外面的人看不见里
面的景象的。」
「我好像即将嫁给一个好色老公。」
「你的位置,别的女人可是梦寐以求的。」如果不是他用了一个破洞的保险
套,也不会这么快就被她套牢。
「韦展风,我先和你说好,如果你发生外遇,我就和你离婚。」
「我有你这么可爱的小妻子,不会有外遇的。」
「男人婚前所说的话是靠不住的,幸好我有你写下的契约书。」
「你做什么事都有点迷糊,就今天表现的最精明。」
「那当然,我怕我婚后会非常后悔嫁给你。」
「我现在就来帮助你确定,你所做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他轻移让她平躺在座椅上,古铜色的脸庞柔情地看着她。
芸菲的手指轻抚他的唇说:「如果我说我不要,你会不会停止?」
「女人说不要就是要!」
「我不习惯像你这样坏的男人。」
「我们多做几次,你慢慢就习惯了。」他低哑的嗓音含着浓烈的情欲。
芸菲将衣服穿上,脸庞酡红地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
「你不喜欢?」
「你是不是和很多女人有过亲密关系?」
「自从我有了你,以前的那些女人只是历史。我现在就带你回我的家见我的
父母亲,后天我们就结婚。」
他想要拥有她,分分秒秒都能够看见她。
「这么快!」
「是的,就是这么快,我要带你回去见我的家人了,快穿好衣服。」看到她
美丽的胴体,他会忍不住又想要她一遍。
芸菲边整理衣裳边娇羞地说:「下次我们不可以这样做。」没想到她竟和他
在车内……
「我的表现不好吗?那换你来对我做做看。」
「讨厌!我又不是好色女。」
展风轻点她的小鼻尖说:「你不是,可是我是好色男。」
芸菲小声地嘀咕:「婚前都这么色,婚后还得了。」
「你说什么?」
芸菲连忙摇头说:「没有。」
「还说没有!」
展风朝她的腋下进攻,一时车内充满了笑声。
正文 二十
韦氏大宅
「爸、妈,这是芸菲。」
「伯父、伯母好。」
韦母满意地看着芸菲说:「你们都快结婚了,要改口了。」
韦常彦不太满意地看着芸菲说「你是念哪里毕业的?」
「XX高职。」她念这一所学校,也是好不容易才毕业的。
「你念的学校是XX高职,和我儿子念美国哈佛大学很不相配。」虽然展风好
不容易想定下来,但也不能找一个不相配的女子呀!
「哦……」早知道嫁给他,还要面对审判,她就不来了。
「我的儿子要娶的对象,起码也是要一个学历和他相当的女人才是,儿子你
的眼光好像变差了。」
芸菲不等展风开口,抢先他一步开口说:「伯父,一个人的成就和他的学历
是无关的,这个社会衡量人的标准也不可单看学历。」
「请问你现在在哪高就?」
「我……」她该告诉他,她曾做过他儿子的情妇吗?
展风护卫的搂着芸菲的肩膀说:「爸、妈,芸菲现在怀有我的小孩,不管你
们同不同意,我都要娶她。」
他要娶的是她的人,又不是娶她的学历。
韦常彦怒言:「我不同意,我的儿子不娶来历不明的女人。」
听到韦常彦的话,芸菲生气地说:「韦展风,我不嫁给你了。」她不要继续
留在这里受屈辱,芸菲转身跑出了他家。
「爸,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芸菲嫁给我,现在都搞砸了。」
「儿子,你想要的话,女人那么多,何必单恋她一枝花呢?」
「女人可以有很多,但我的老婆只有一个,而我选择她。爸爸,你应该尊重
我的选择。」他是遇见她之后,才有结婚的念头。
「我绝不同意。」笑话,他样样都优秀的儿子,怎能娶一个低学历的女人。
展风不再和父亲争辩,急忙地冲出家门去寻找芸菲。
芸菲没有回展风的家,她选择回家。
「爸、妈。」
一见到双亲,她先扑进母亲的怀中哭泣。
「芸菲,怎么了?」韩之琦拍着女儿的肩膀关切地问。
「一定是在外头找工作不顺利,早就跟你说过了,在家里当大小姐你不要,
偏偏要出去。」唐国逸本来就要部署去将芸菲带回来,都是之琦一直阻止,说什
么让女儿学习独立自主,要学独立自主就在家里学就好,瞧,现在真的被外人欺
负了。
「你就少念两句,芸菲,告诉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韦展风欺负我,我不嫁给他了。」真过分,要不是他求她,她还不愿嫁给
他呢!
唐国逸听到芸菲提出的这个名字,惊讶地说:「你说的是那个Z集团的韦展风?」
他一直在默默观察女儿适合婚嫁的对象,韦展风就是其中之一,没想到芸菲自己
先和他认识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父亲所说的那个韦展风,不过他的父亲狗眼看人低。」
唐国逸点兴说道:「那就是爸爸所说的那个韦展风没错!芸菲,你想要嫁给
他是不是?」
「本来是,我己经答应展风的求婚,但是他父亲好像很讨厌我。」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你是爸爸的宝贝女儿,爸爸帮你出面,这件婚事没有
问题。」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