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东方大国的留学生】(7)


第七章:逐渐雌化的白种男孩
巴尔摇着头下了床,打开内衣柜,随手挑了一条粉色蕾丝边的女士内裤。
虽然巴尔是白种男孩子,但是从昨天开始,他就被当成女孩子养了,就连内
衣都全部换成了女孩子款式的。
巴尔换上了一身女式的学生装,套上了肉色的丝袜,在卫生间里洗漱完毕后
进入了餐厅。
他看着妈妈做早饭的忙碌背影,内心的温柔和下贱更加加深起来……
六年前,小欣所在的葡萄牙为了能获得更高的国际话语权,在联合国签署了
「对中华最惠国条约」,对中国爸爸们开放了很多优惠制度,导致了大量中国人
进入葡萄牙。
而在昨天,我有了我自己的中国爸爸,他是留学生,他征服了我的母亲和未
婚妻。
「你醒来了?快过来吃早饭吧。」
妈妈的话语无比的温柔,如同清风一样拂过巴尔的心。
艾拉背对着巴尔,身上穿着旗袍和黑色裤袜
艾拉身高一米九,一条大长腿让巴尔的眼神紧紧吸附在上面,肥大的睾丸也
想起了昨天被玩弄虐待的快感,隐隐作痛
巴尔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又肥又圆的翘臀,下半身被禁锢住的白种小肉棒也
硬了一些。
他快步走向餐桌,想要掩饰自己身体下面的异常。
这个时候艾拉的早饭也做好了。
艾拉端来牛奶还有包子,还有几颗溏心蛋,这与巴尔过去的饮食大相径庭。
「吃饭的动作快一点,等下主人他们醒来还要尿便器侍奉。」
妈妈的话语在温柔中包含着一丝严厉。
我的幻想被妈妈的话语打破了,原来我还是那个下贱淫荡的白男,而妈妈也
确实不属于我了
巴尔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和鸡蛋,快速的把早饭送进了嘴里,然后拿起桌上
的牛奶咕噜咕噜快速的饮用。
牛奶里面有一股他熟悉又喜欢的味道。
这股味道在几天前还被巴尔认为腥臭又恶心。
牛奶的浓香完全无法掩盖它的味道。
这是男人的精液,而且是中国爸爸的精液。
巴尔把牛奶里面的精液在嘴里含了几秒,思量之后还是选择咽了下去。
「妈妈,牛奶里面……」
「我在牛奶里面放了一些中国爸爸的精液。」
还没等巴尔说完,艾拉就打断了他的话语,直白的说了出来。
「中国爸爸的肉棒又大又粗,射出精液也是又稠又浓,里面包含着优质蛋白
和男性荷尔蒙,你在青春期,这些营养对你来说很宝贵,要多多补充才是。」
一提到中国爸爸,艾拉的语气中就多了几分崇拜与暧昧。
巴尔站了起来想要再来一杯加了料的牛奶,但是抬头看到妈妈凶凶的眼神,
立马低下了头,重新的坐了回去。
中国爸爸的精液……
好想吃,但是妈妈和伊莉雅不会让我吃的……「巴尔在内心嘀咕着。
「吃完早饭就赶紧收拾东西吧,等下主人他们要醒了。」
艾拉站了起来,端着几个吃剩的盘子进了厨房。
巴尔趁着妈妈收拾东西,中国爸爸还没醒的时间。看着门口的全身镜,端详
着自己的容貌。
他现在的模样如同女孩子一般,金色的中长发披到肩上,修长的双腿穿着黑
色的丝袜,洁白的皮肤没有一点污垢,精致的脸庞上画着淡妆,看上去就是一个
漂亮的女学生,完全没有一个男人该有的气质和模样。
巴尔品味着嘴里牛奶残留的精液味,这股味道让他不由得想起昨晚被中国爸
爸侵犯的快乐,虽然他对这种玩法不太热衷,但是他的睾丸却因此隐隐作痛着。
巴尔拿手提包挡住自己的下面,不让妈妈看到自己已经兴奋起来。
但这时,中国爸爸已经醒了过来,房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随后脸上湿漉
漉伊莉雅微笑着走出房间,伊莉雅身后,高工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
巴尔的妈妈自从昨天被中国爸爸爆操之后就彻底堕落,中国爸爸强大的性能
力和健硕的大肉棒让过去还有所掩饰的媚华大洋马现在彻底撕开了遮羞布,过去
所受到的教育和昨天被中国爸爸送上的极乐彻底让她堕落了,让她从一个在欧美
教育下长大的,极度厌恶中国爸爸的人一步步变成了病态崇拜中国爸爸的媚华婊
子。
她把中国爸爸视为高等人种,现在每天的愿望就是被中国爸爸操到逼飞奶炸、
操到昏厥才罢休。
她对中国爸爸的极度崇拜就导致她对其他人种的鄙视。
过去那个视宝贝儿子为掌上明珠,希望儿子成才的高雅漂亮妈妈早已不在了,
现在在艾拉眼中,儿子是她的宝贝,她很爱很爱自己的儿子,但是儿子的地位远
远比不上中国爸爸那根让人欲仙欲死的大肉棒。
为了巩固中国爸爸在儿子心中的地位,她决定从现在开始对儿子进行雌性化
教育,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只给儿子穿女装、偷偷给儿子喂食雌激素、给儿子每
天夸奖中国爸爸的大肉棒并贬低儿子的废物白种小肉棒、给儿子喂中国爸爸的精
液来让他对中国爸爸的精液上瘾……
因为知晓儿子的淫乱懦弱本性,她向中国爸爸请示得到允许开始主动的引导
起儿子的欲望,她每周六都会为儿子设立调教时间,在调教时间,她会给儿子戴
上贞操锁、贴上媚华纹身贴,并让儿子一边观看自己昨天被中国爸爸爆操时录制
的录像,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更色情的录像用来调教巴尔,一边撸着按照中国爸爸
比例打造的假阳具,并借助这个机会折磨和锻炼儿子的睾丸,让儿子变成折磨蛋
蛋的时候不由自主就会想起中国爸爸,并对中国爸爸发情的变态伪娘……
儿子的蛋蛋经过昨天调教已经初见成效,变得又大又耐操,两颗肥硕蛋蛋像
两颗鸡蛋一样吊在他的裤裆里,而他的白种小肉棒则因为白种男人的劣质基因的
缘故变得极短……
每一次看到儿子那根勃起后只有5CM的小肉棒让她嗤笑不已,作为下贱的白人,
这肉棒和中国爸爸比起来就和阴蒂没有什么区别了。
对于现在的艾拉,一旦让她在非调教时间见到了儿子勃起了,她就会用高跟
鞋毫不留情、狠狠地踹儿子的废物肉棒和废物睾丸,直到儿子被踹到肉棒扭曲、
睾丸肿胀她才会停脚,而儿子也会在她的脚下被踹的到处乱射。这么做没有别的
原因,只是为了通过痛觉和快感让儿子在勃起的时候主动的回忆起中国爸爸,加
深儿子对中国爸爸的崇拜。
当然,这么做带来的后果就是巴尔本就劣质的白人肉棒现在不被人狠狠玩弄
就没了勃起的能力,但巴尔的睾丸却越踢越结实,越踢越大,这两颗鸡蛋一般大
的睾丸已经可以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调教和折磨了。
高工醒来,很自然的走到餐桌前,享用其公爵夫人精心为中国爸爸准备的早
餐,而伊莉雅这头争风吃醋的小母狗洋马看到高工坐下急忙坐到高工身上,用自
己淫荡的小穴把主人爸爸的大肉棒紧紧的吃进去,昨天的淫趴可没有伊莉雅的位
置,今天的玩法倒是有她的戏份,听着艾拉和巴尔骚乱声音一晚上的萝莉洋马可
是早就饥渴难耐,好不容易有时间独占中国爸爸的大肉棒,怎么能不珍惜那。
想起今天的玩法,艾拉对着门口的全身镜看了看自己的打扮,重新整理了一
下发型,把自己眼角下被头发挡住的「 媚华」标记重新漏了出来。
她回头看到了脸红着、扭捏着的巴尔,媚眉不由得皱了起来。
「把你的包拿开。」
「呜……」
面对妈妈的命令,巴尔只能唔咽一声后照做。
「妈妈是不是发现我偷偷流出精液了……
呜 ……
又要被妈妈用爱调教了 ……」
当然,巴尔想多了,艾拉看向巴尔仅仅是因为
随着他移开手提包,艾拉连看都没看巴尔的裙子。
艾拉直接一只手掀开了巴尔的短裙,露出了巴尔因为贞操锁所以有点紧紧的
粉色蕾丝三角裤,另一只手从门口鞋柜抽屉里拿出了形状特殊的铁制圆环。
艾拉蹲了下来,她按住圆环的活扣把圆环扩展到了最大,用染着红色指甲油
的手托着巴尔的睾丸,让睾丸从圆环的上方穿过圆环并有另一只手拉紧了活扣。
圆环瞬间变成了卡死睾丸的锁拷,把巴尔的蛋蛋死死地卡在了束紧了的圆环
下面。
两颗壮硕的蛋蛋挤在了一起,看着就非常疼痛。
「呜呜……妈妈……我错了……放……放过我好吗 ……」
巴尔抱着怀里的手提包,脸红的喘息着,忍受着睾丸处传来的强烈紧束感。
用圆环卡死睾丸后,艾拉站起身,准备给下贱的伪娘白人儿子来点前菜
艾拉后向后站了站,巴尔似乎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闭上了眼,放下
了手提包,双手抬高抱头,缓缓的张开了大腿。
「妈妈……求求您不要踢的太用力……我今天去学校……蛋蛋太痛的话会被
同学们……」
艾拉还没等巴尔说完,就对着巴尔的睾丸毫不留情的一击足球踢,高跟鞋的
前端重重的扎在巴尔的蛋蛋上。
「呜 !!!」
巴尔随着这一脚痛的呲牙咧嘴,同时也因为睾丸被折磨带来的快感而享受着。
巴尔的大脑不由得闪过中国爸爸的身影。
妈妈的脚好用力!!
好痛 啊啊!!
不要想中国爸爸……我不想想到中国爸爸啊啊啊 ……
没过几秒,下一脚又踢了上来。明明上一脚的痛感和快感还没有消化完,巴
尔的蛋蛋就迎来了下一波痛感和快感的浪潮。
「知道我为什么惩罚你吗?嗯 ?」
艾拉一边踢出第三脚,一边对着面前叉开大腿、昂着脑袋颤抖的巴尔提问着。
「呜啊啊啊 !!!因……因为……我……私自摘下贞操锁……」
昨天晚上由于太过舒服,高工等人看着昏迷的巴尔,把他扔到床上后也没有
给他戴上。
「不对,我惩罚你的原因是因为你没有和我报备就偷偷射精!
我和你说过吧,你这根阳痿早泄烂肉棒的一切射精行为都要向我说明和报备,
哪怕是遗精!」
艾拉拿起从巴尔房间里搜到的因为遗精而弄脏的内裤,狠狠地甩在了巴尔的
脸上。
「告诉我,你昨天被玩到昏迷之后为什么还射出这么多精液?这个射精量可
远超你的正常水准……」
艾拉对着巴尔一连踢了四脚后就没有再踢了,她站在巴尔的蛋蛋面前,手里
从鞋柜上面的包里拿出了一根快有30CM长的黄色塑胶假阳具,整根阳具偏软且颇
具弹性,在艾拉的手里耷拉着、摇摆着。
「我……我不能说……」
在今天的玩法中
巴尔需要一直都是站在对抗中国爸爸的立场上,这点就算妈妈在调教他,他
也要做到坚定不移。
如果告诉妈妈自己梦到被中国爸爸抱着操到哭的话,不仅会迎来妈妈的耻笑,
更重要的是对于自己而言,这是向中国爸爸示弱的证明。
「啪!!」
「呜 !!」
假阳具像鞭子一样抽打在了巴尔的蛋蛋上。
「不说的话就准备被中国爸爸的大肉棒抽到鸡飞蛋打吧!」
艾拉左右开弓,拿着黄色的大肉棒像鞭子一样一鞭又一鞭的抽打着巴尔的睾
丸。
「啊 !!哦呜 !!噫哦哦 !!啊啊啊啊 ……」
在妈妈手里的中国爸爸大肉棒下,巴尔不知是因为快感还是因为痛感不停的
淫叫着,在这般高压下,他没撑五分钟就认输了……
中国爸爸的大鸡巴 ……好大 ……
但是真正的中国爸爸肉棒比这个还大……
我的白种小肉棒和他的肉棒比简直就是阴蒂的水准……
呜呜好痛 ……
妈妈抽的太痛了 ……
巴尔穿着肉色丝袜的双腿颤抖着,哪怕被锁住还是勃起的小肉棒和被铁环束
住的巨大蛋蛋被抽的又红又肿,散发着火辣辣的痛感和滚烫的温度。
「妈妈……我说……我都说……别打我了呜呜 ……」
艾拉手里拿着大肉棒,面无表情的端详着被大肉棒抽的痛哭流涕的儿子。
「我看你就是犯贱,这就是下贱的白人改不了的臭毛病!快说!春梦梦到什
么了!」
「我……我梦到了被中国爸爸抱在怀里,用大肉棒狂操着我的屁穴,把我操
的嗷嗷直叫……
而妈妈拿着黄色的假肉棒惩罚我的蛋蛋和白种小肉棒,用假肉棒把我抽到射
精……」
「噗嗤 ……」
艾拉不由得发出嘲笑声。
「作为一个男人,却在梦里被中国爸爸当女人操,你还有一点男人的尊严吗?
还梦到被我调教,看来我今天算得上是奖励你了是吗?」
虽然艾拉嘴上不停的诋毁着巴尔的自尊,但是巴尔做出这样的梦她并不意外。
梦是一个人潜意识的体现,既然巴尔在梦里作为雌性被中国爸爸操了并被自
己进行睾丸责惩罚,这说明巴尔在面对中国爸爸时内心真正的产生了劣等感,并
把身为媚华洋马的自己当做了主人而不是妈妈来看待。
对于艾拉而言,让儿子巴尔从内心产生对中国爸爸的劣等感是她调教的最重
要一步,艾拉也没想到,现在欧美世界的教育和巴尔下贱淫荡的本性下,她曾经
还抱有希望的儿子堕落的如此之快……
巴尔被妈妈狗血淋头的侮辱和谩骂着,他羞红了脸,在妈妈的言语引导下,
他不由得回想起了梦境里如同婊子一样下贱又淫荡的自己,肉棒随着自己的回忆
与幻象颤抖发硬着……
看着面前被自己越骂肉棒勃起的越厉害的儿子,艾拉知道自己的调教到了下
一个阶段了。
她一只手抓住巴尔的肉棒,另一只手捏着手里的大肉棒,把半截大肉棒塞进
了巴尔的屁穴里。
在昨天被中国爸爸开苞后,巴尔的抖N屁穴被开发的十分彻底,现在插进来的
假肉棒上涂抹着雌雄激素和春药,好在今天进行下一步开发。
艾拉一边呵斥着巴尔,让他隔着贞操锁撸动自己的白种小肉棒,一边用假阳
具抽插着巴尔的屁穴
「哦哦哦 !噫呜呜呜呜啊啊啊 !!后面被假阳具插了哦哦啊啊啊 !!前面……
前面也好舒服啊啊 !!」
巴尔鼻涕口水横飞,就连双腿也打战着,虽然这是第一次被假阳具插屁穴,
但是他被中国爸爸大肉棒开过苞的屁穴仍然因为大肉棒的抽插而舒服的不要不要
的。
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巴尔的内心,他彻底相信了自己真的没有资格当雄性,自
己的所作所为、所感所受都是如同雌性一般啊 。
随着快感的不断波涌,他的眼前也不断闪现着中国爸爸的身影、中国爸爸勃
起的大肉棒、中国爸爸抱着自己狂操的身形……
中国爸爸的肉棒哦哦哦 !!
我像个女人一样被操了哦哦哦 !!
好舒服啊啊啊 !!
中国爸爸的大肉棒操的人家好舒服哦哦啊啊啊啊 !!!
在妈妈的手法下,巴尔把自己代入了女性的角色里,自我发情着。
巴尔作为处男(处女),还有着白人基因的劣根性,没撸动多久就到达了射
精的边缘。
艾拉没有停下抽插他屁穴的假阳具,她要让巴尔在抽插屁穴的快感下射精。
但是她腾出另一只手从自己的裤裙下面拿出了一个装着精液的避孕套。
里面的精液毫无疑问是中国爸爸的。
她单手熟练的解开了避孕套上面的结。
「哼哼 ……现在不许撸了,看好了,这是中国爸爸操妈妈逼时留下的避孕套,
里面装着的都是中国爸爸的浓精哦,而且还很新鲜呢 ……」
艾拉舔着巴尔的耳朵,一边对着巴尔耳语,一边把避孕套里面的精液尽数倒
在了巴尔的脸上。
巴尔闻着脸上腥臭而浓郁的精液,不由自主张大嘴巴舔舐着。
中国爸爸的浓精 ……
和我的废物阳痿早泄鸡鸡射出的精液完全不一样 ……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
随着艾拉用大肉棒不断刺激着巴尔的屁穴,巴尔的肉棒在没有人撸动的情况
下噗嗤噗嗤地射精了。
哦哦哦啊啊啊 !!
被中国爸爸的大肉棒操到射精了 !!
巴尔张大着嘴,把败北的羞耻话语在心中呐喊着,他努力的品尝着浓精的臭
味,把自己带入到了梦境中的那个淫荡的自己。
他的精液从颤抖的白种小肉棒里一股一股的射到了地板上,这个稀薄的量和
巴尔脸上的浓精量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明明蛋蛋长的那么大,但是射出的精液和中国爸爸相比……简直就是杂鱼
的水准 ……」
艾拉不由得感慨。
艾拉把巴尔屁穴里面被巴尔吸的紧紧的黄色假肉棒抽了出来。
她舔了舔被巴尔肠液染湿的大肉棒,眼睛里面也不由得冒着爱心。
她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另一种贞操锁,解开巴尔原来的贞操锁厚,咔吧一声
将新的贞操锁锁在了巴尔射精后萎靡的白种小肉棒上。
白种小肉棒还在流着尿道里残留的稀精,带着粘性的精液沾在贞操锁上反射
着淫靡的光。
艾拉所准备的锅盖贞操锁很紧很小,即使是巴尔在没有勃起的状态下,也会
被憋的很痛很难受。
她把贞操锁上的小铁杆怼住下面的束蛋环,咔吧一声也上了锁。
现在巴尔的小肉棒和大蛋蛋都被上了锁,他的小肉棒被锁在了极小极挤的小
锅盖里,而蛋蛋则被束蛋环紧紧勒着,艾拉为了达到下拽蛋蛋的目的,还在贞操
锁和束蛋环之间连接了小铁杆,强迫蛋蛋和白种小肉棒保持距离。
艾拉放下手里的黄色假肉棒,从包里取出肛塞、一个针管和一个灌满了精液
的塑料瓶。
她用针管狠狠地吸满了塑料瓶里面的精液,然后对准巴尔的屁穴,把针管里
面的精液全部灌进了巴尔的屁穴里。
巴尔撅着屁股,闭着眼睛咬住嘴唇任由妈妈欺负着自己屁穴。
把针管里的精液注射到里面后,艾拉拿着媚华的肛塞,噗噜一声塞进了巴尔
的屁穴里。
她看着巴尔屁穴处的 白玉肛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好了,今天早上的惩罚就到这里了,屁穴里面的精液在晚上回来前前一滴
也不许漏。如果漏了的话……明天的调教时间就取消!」
巴尔努力的张开着大腿,他的大腿一旦夹紧,白种小肉棒就会受到锅盖的强
烈挤压,蛋蛋也被死死地下拖着,又痛又难受。
更难受的是他的屁穴,他因为被精液灌肠的原因,所以出现了极强的排便欲
望,但是妈妈不让他在晚上回家前把精液排出去,他只能艰难的忍受着。
但是对于被妈妈制定了调教计划的巴尔而言,这样的紧束感和难受感在莫种
意义上会让他感受到变样的快感。
「过来母狗,你们母子还真是下贱啊。」
高工看了一场活春宫,将今天的第一发浓精射到伊莉雅小穴里,准备羞辱羞
辱下贱的大洋马们就去上学。
高工一巴掌扇在伊莉雅的脸上,顶着红红巴掌印的萝莉洋马顺从的和自己的
未婚夫和婆婆跪在地上,作为下贱的白人,殖民者,罪人享受着中国爸爸的奖励。
哗啦啦,高工喝过了牛奶,刚刚又射精了,现在尿意汹涌,看着原本作为主
人的三头洋马跪在地上,高工也没有犹豫。
哗啦啦哗啦啦,大量的尿液给大洋马们洗了个脸。
……
等三头大洋马们洗完漱后。
「我们走吧,时间耽误了不少了,我还是亲自送你过去吧,你做为风纪委员,
迟到是万万不可的~」
没错,今天的巴尔需要扮演风纪委员,来认识到大洋马们下贱的本性,而高
工,自然是不懂事,违背规矩的坏学生。
艾拉和伊莉雅一左一右的抱住高工的手臂,司机开着车把大家带去了学校。
虽然早上的小插曲耽误了不少时间,但是因为起的比较早的缘故,巴尔到达
学校也不算晚。
在教室里放下书包的巴尔第一时间戴上臂章来到了校门口,校门口同为风纪
值日生的两头辣妹早已开始了工作了。
等到巴尔准备就绪后,收到消息的高工才拔出自己刚刚插在某头大洋马嘴里
的大肉棒,准备开始今天的玩弄。
回到巴尔这里
她们两人看到了巴尔后主动的打起了招呼。
巴尔心不在焉的回应着她们。
此刻的他每走一步都会挤压到自己被限制在贞操锁里的白种小肉棒,每走一
步都会增加自己的排便欲望。
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自己的下体,他在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小肉棒尽可能
紧缩,并紧紧夹着屁穴里面的肛塞。
在他进行风纪检查工作的时候,他听到了另外两位风纪值日生的聊天内容。
「小美,听说你找了个中国男朋友是吗?」
「是的呢。」
「哇!好羡慕啊……你们做过了吗?」
「做过了,中国男人……哦不,应该叫做中国爸爸,中国爸爸的肉棒又大又
粗,做的时候把我的下面塞得满满的,每一下抽插都把我操的欲仙欲死 ……」
「呜……真好,中国爸爸的大肉棒真厉害啊,不知道比我们白人雄性的小肉
棒强了多少倍了,这就是基因的厉害之处吧 。」
「那当然,中国爸爸是世界上最高贵的人种,下贱的白人能给中国爸爸当奴
隶都是最高级别的荣誉了……」
她们的对话让巴尔听得面红耳赤,此时此刻他的屁穴里就满满的灌着中国爸
爸的浓精
同时,巴尔也莫名的有着羞耻感和气愤感。身为白人女子,不去捍卫白人的
尊严,反而去跪舔中国爸爸……哦不,是中国人。他们的肉棒确实很大,但是这
不代表他们的基因就高贵!只有我们白人才是最高贵的民族!
努力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巴尔期待着今天中国爸爸对于自己的玩弄。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听到媚华的话题,巴尔的屁穴不由得自我蠕动着,吮
吸着画着媚华图案的肛塞,就好像是谄媚的舔弄着中国爸爸的肉棒似的,而他被
锁在贞操锁里面的白种小肉棒也流着先走汁,把他的内裤湿的一塌糊涂,甚至肉
色丝袜也被染湿了一些,如果一个路人看到了他湿漉漉的内裤和丝袜却没有辨认
出他的男性身份的话,一定会认为巴尔是个正在发情的痴女。
她们三人一边发着情一边检查着来来往往学生的仪容仪表,每一位受检查的
学生也都十分的配合工作。
这样微妙的平衡直到高工的到来,看着迎面走来的高工,我心中涌起了复杂
的情绪。
这种情绪里面包含着期待、厌恶、崇拜、发情和敌视。
巴尔不由得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后面的肛塞,看到了中国爸爸后,自己的屁
穴不受控制的咕哝着,仿佛在期待他们赶紧掏出大肉棒操自己。
学校规定学生在上学期间应当穿着校服,不能佩戴首饰,不能带酒、烟等违
禁品,也不能携带与学习无关的东西。
但是中国爸爸穿着便服,带着首饰,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酒,可以说是把
学校的规定红线踩了一个遍。
巴尔扫一眼另外两位风纪值日生,她们两人提前给中国爸爸让开了路,脸红
的看着中国爸爸,眼神里面充斥着崇拜和敬意,她们的手都放在裆部或胸部,沉
默的抚慰着自己的身体。
巴尔不由得嗤之以鼻,见到中国爸爸就发情了吗?你们这样可当不了风纪值
日生啊!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按在屁穴上转动着屁穴处肛塞聊以自慰的手抽了回来。
中国爸爸几秒后走近了校门,但是巴尔颇为紧张,感觉时间仿佛过了很久一
样。
「站住!检查风纪!」
巴尔的声音铿锵有力,如果不看他冒着爱心的发情眼睛和流着口水的嘴角的
话,一定会认为他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风纪委员。
啪的一声,巴尔脸上出现了一个巴掌印,但总是两腿发软发颤,屁穴里的肛
塞都快夹不住了,巴尔依旧努力的反抗着。
中国爸爸掀开巴尔的裙子,用手中的烟头去烫巴尔娇嫩的包茎龟头,幸好有
贞操锁的保护,才幸免于难。
就在二人玩的开心的时候,艾拉发来消息,打乱了今天的计划。
巴尔在中国爸爸到来之后都快忘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双腿残疾的亚拉在昨
天听了一晚上儿子,妻子被自己仇恨的中国人玩弄的高潮连连的活春宫后,原本
因为双腿残疾而失去勃起能力的白种劣质肉棒居然勃起了,随后亚拉不受控制的
想要撸动自己的劣质肉棒,直到今天早上,保姆去给亚拉清洗身体,才发现残废
的白人公爵已经去世,被子上满是稀薄的精液。
因为亚拉的去世,在中国的推动下,作为妻子的艾拉会在葬礼时正式进行权
力交接,而已经彻底堕落的艾拉决定借助葬礼的机会让下贱的大洋马们彻底认知
到白人种族的劣根性,这次让高工等人回来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咕叽咕叽,噗呲噗呲。
高工坐在客厅的主座位上,胯下的伊莉雅努力的用樱桃小嘴和香舌给高工的
大肉棒做着口交,而高工的睾丸则是被一位娇俏的伪娘含在嘴里,这是前几天还
极度讨厌中国人的巴尔。
艾拉跪在地上,摆出土下座的姿势向中国爸爸说明了此次葬礼的计划。
因为亚拉身份高贵,所以他的葬礼会有很多贵妇出席,而艾拉打算借助这个
机会,通过巴尔和高工的比赛让白人贵妇们认知到自己种族的劣根性,这无疑需
要高工的配合,现在的艾拉因为擅自做出决定等待着中国爸爸的惩罚。
高工倒是没有生气,极度好色的男人对这种玩法很感兴趣,更不用说在葬礼
上爆操寡妇。
点了点头,高工命令艾拉前去准备,而自己则开始进一步洗脑调教巴尔,作
为葬礼的主角,巴尔的配合可是必不可少的。
抚摸着巴尔肥大化的睾丸,高工意外的觉得手感不错,巴尔原本稀疏的毛发
早已经被剃了个干净,如今被中国爸爸捏在手里任意把玩,已经被妈妈初步调教
过的巴尔舒服的直哼哼,但高工没了兴致,拍打几下后让伊莉雅调教着自己的废
物未婚夫就自顾自的走出房间,准备养精蓄锐应付几天后的种族竞赛。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欧美 洋马 洋妞 媚华 媚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