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风流】(15-16)

第15章手机
我一直搞不大懂妻子的真面目是什么。在我面前她是端正秀丽,温柔娴静的
妻子;在老王面前她是婉转承欢,曲意奉承的情人;在郝映面前她是循循善诱,
敲骨吸髓的妖姐;在郝叔面前她则化身高冷暴力,赏赐肉体的女王。在她享受性
爱的盛宴里,她似乎总能恰到好处地把握着情爱的力道和人际的距离,无论是撒
娇发嗲,还是呵斥发嗔,甚至是怒起暴走,都让人觉得清新可爱,理所应当,无
从抵抗。我开始觉得我们这些围绕在她身边的,只用小头思考的男人们,都不过
是她后宫的收藏玩物。而我,不过是她完善自己身份认知的镇宅之宝罢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公司在员工的强烈要求下,开始允许员工选择周五在家
办公。
老王也随着交通的放开,迫于生计,经常接了活去客户现场办公,和妻子的
苟合时间也少了很多,反正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方面信息了。
天气开始慢慢热起来。
有一天我忽然看到新闻,某某品牌的手机面部识别出现bug,别人可以未
经授权的拿到手机系统的高级权限。这不就是我妻子手机的牌子吗?我赶紧去了
黑客论坛,看到上边写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操作,我都记在心头,着手准备。
我告诉自己,我没有窥阴癖,我只是在行驶一个丈夫的知情权。一是要搞清
妻子恶堕的历程,知己知彼。二是试图掌控妻子继续放浪下去的进度,以备在必
要时刻采取行动,或让她悬崖勒马,或我即使摊牌抽身止损。做好了心里建设,
让我良心上说得过去之后,我开始了行动。
晚上,趁妻子熟睡,我假装起夜,偷偷把妻子的手机连接在了我的电脑上,
顺利利用bug侵入,把她手机上的上百G数据一股脑的传输到了我的硬盘上。
第二天是星期五,下午妻子出门去了健身房。我在家打开这些数据,信息量
有点大。我草草浏览一下啊,打开了日期最新的一个文件夹,里面有两个视频,
就是发生在本周一的事情。我双击打开了第一个。
一个女人的修长的柔荑出现在镜头里,几根葱白的手指中夹着一个写着「#
10」的纸板挡在镜头前。
「现在可以录了吧?」一个年轻的男声说道。
「你门都关好了吧?」妻子的声音响起。
「仙姐你都问了好几次了。这门我反锁上了,有人有钥匙也进不来。」年轻
的男人说道。
「Action!」妻子的脆生生地说道。
纸板拿开,只见一个精赤着健美的上身,下身穿着健身长裤,脚穿白色平底
网球鞋的帅小伙站在镜头面前。他剃着寸头,看上去没到三十岁,五官其实没有
郝映帅,但胜在成熟硬朗,带着一脸社会气,配上的发达的肌肉,一看就是社会
上的健身达人。
「大家好!这里是abc健身中心。今天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中心的超
白金VIP服务,专门面向有追求的健身美女。」小伙子双手背后,直视镜头,
气定神闲。话音一顿,他向边上招了招手。
一个窈窕高挑的美女这时走入镜头,长身玉立,两腿略分与肩同宽,站在了
小伙子的身边。我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这真的就是我的爱妻!只见她上身穿着
一件白色的运动胸衣,一面勾勒出饱满的胸部形状,一面露出健美的腹部马甲线。
这还算正常,但她下身突兀地却穿着一条白色纯棉的丁字裤,似乎是运动型的?
我不知道运动能穿丁字裤。这条丁字裤的前端是如此窄小,就连她耻骨上本就狭
长分布的黑亮的耻毛都若隐若现地从边上窜出来了几根。
小伙子继续煞有其事地介绍道:「这是我们健身中心精心特制的高拟真仿生
机器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用她给大家演示一下我们健身中心的这些特种
服务项目。」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在我们的这个项目中,将使用我们中心独
创的秘法,重点训练美女的胸部和阴部肌肉。大家如果一会儿看到什么过激的动
作不要担心,这只是机器人。」
哪儿的肌肉?我怀疑我听错了,倒回去又听了一遍:「……阴部肌肉。」
「所谓胸部,」小伙子说着突然手伸到边上,反手一把抓住了我妻子一侧的
乳房,五指用力,深深地陷入了乳肉,粗鲁地揉捏了好几下,「就、是、这、里。」
语气间透露着发力的感觉。
妻子面无表情,似乎敏感的乳房被抓跟她毫无关系,可是,我仍旧从她微缩
的眼角看出了几分痛苦,而与此同时,她乳尖的嫩红的花蕾开始悄然地突起上翘
起来。
「而所谓阴部肌肉,」小伙子又把手伸到了妻子的两腿之间,熟练地拨开她
的丁字裤裆部,将中指径直地,没有试探,没有停顿地插入了妻子的阴道,直至
没根,「就是这里的肌肉。」
妻子依旧若无其事的直视镜头,好象毫无感觉的机器人,但她似乎让人难以
觉察的收腹动作还是出卖了她的感受。
小伙子把手指拔出来,在妻子腿上抹了一下,续道:「这两个地方,是用一
般的训练方法无法训练的。但不训练这两处,美女们上身不能得到形体美,下身
不能得到内在美。这是非常遗憾的……」
我听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忍俊不已,但看到他身边假扮机器人的妻子,
又觉得心酸不已。我看出来了,这个根本就不是要拍什么广告短片,而是为了要
增加情趣,自拍AV小电影。
「胸部双乳的正确锻炼方法,就是揉搓。」小伙子说着,转向了妻子。妻子
也闻言转向了他,自然而然地脱掉了运动胸衣,扔到了地上。妻子的侧身线条很
美,前挺后撅成明显的S形。C罩杯双乳饱满而秀实,傲然而立,曲线如水滴般
自然而完美。乳晕微红而小巧,乳头细嫩而上翘。小伙子用双手虎口,自下而上
的握住了这一对软弹的宝贝,开始讲解他所谓的按摩方法,「双乳按摩能够促进
乳房血液循环,刺激乳腺,达到增大增弹性的效果。这里面的关键诀窍在于不能
自己揉,不能老公揉,一定要让教练揉,才能达到目的。」
随着他的揉搓捏抓,那对宝贝的雪白的肌肤从指缝间不时溢出,让人觉得就
像一块随时会被捏爆的白嫩的豆腐。妻子的小嘴微张,脸色泛起一片红潮,双腿
微微颤抖,但强忍着没呻吟出声。
过了一会儿,小伙子松开手,指着已经被揉成粉红色的妻子的双乳,道:
「现在,大家请看,这对乳房的乳腺已经受到刺激,正在暗地里生长。由乳腺富
集而形成的丰乳,饱满、结实、弹性好、形状完美、不会下垂,是男人的最爱。
接下来呢,我们讲解一下,阴部肌肉的锻炼。」
妻子这时转过身躯,背对着镜头。她的背影更加诱人。纵向上,她头身比例
极佳,虽没有超模的九头身,但七、八头身总是有的,尽管没有踩高跟鞋,她仍
让人觉得腿长身短。横向上,她肩宽腰细,胯窄臀圆,大腿圆润有肌,小腿纤细
柔和,大小腿笔直连接,无论是长度比例还是粗度比例都很自然无瑕,过渡浑然
天成。特别是腿上刚才被小伙子涂抹的那一块,晶莹反光,倍添淫靡。
小伙子这时猛地从侧面抓住我妻子的丁字裤两边,粗暴地而迅捷地一脱到底。
我妻子粉嫩的一线阴鲍,一下子就暴露在了镜头前。这就是我妻子背影最让人喷
血的地方,她双臀上翘,能恰到好处的露出阴处微白的大阴唇的丰隆和沟壑裂缝
中微露的蝴蝶翅膀板的粉红色尖尖,男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狗交后入的天然炮架。
而此时那对蝴蝶翅膀的正中,波光粼粼,垂涎欲滴。我和小伙子的裤裆几乎同时
鼓起来一大块。
「Cut!」妻子尖叫道。
小伙子被吓了一跳:「又怎么了,仙姐?」
妻子气鼓鼓地踢掉套在脚上的软趴趴的丁字裤,转过身来,也不避讳在镜头
前裸露自己的阴阜,嗔道:「你这扒小裤的动作也太野蛮了吧?这是教学录像!
不是AV女优的强奸戏!小裤都被你扒坏了!你可不可控制一下你的兽欲?不要
这么猴急?」
小伙子愣了一下,反驳道:「仙姐你毛病也太多了吧?上次你说做就做很痛
快的啊。而且,你那里的水都快滴出来了你知不知道?还在弄这些细枝末节!」
「哦——?」妻子杏眼一蹬,「上次是做爱,这次是你说要录视频的!你还
要不要录了?」妻子虽然个子不如那小伙子高,但她人美如空谷幽兰,气质高冷
清雅,板起脸来,气场惊人地强大。
小伙子被她气势震住,感觉身高都立刻矮了一截,嗫嚅着道:「仙姐我很认
真了,你给的台词都背了好几天。」
妻子被气笑了:「这么几句台词你要背好几天?你脑袋里都是肌肉吗?」
小伙子无语,看了一眼镜头,顾左右而言它:「仙姐你这手机效果行不行?
别录了半天效果不清晰。你知道,我有很专业的摄像机的……」
妻子斜眼看着他,双臂交叉抱在了胸前,冷声说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我还
不知道?就想录完了上传到网上赚钱呗。」
小伙子赶紧摆手辩解:「不是不是,仙姐,我是那种人吗?我只是想留个纪
念而已,以后想姐姐您了,我就拿出来看看。」
妻子冷笑着,皮笑肉不笑:「我对你们这些男人太了解了,我得多傻啊才会
信你们?我跟你说,要录就拿我的手机录。想我了就发消息,我拿来手机咱们一
起看。」
「仙姐您这么忙,不是不好意思老占用您的时间吗?」小伙子继续找理由。
妻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那好,放心,等我做了一些处理就发给
你。」
小伙子见说服不了我妻子,就只好道:「那也好。仙姐你看现在……」
妻子看了一下表,肃容道:「时间是不早了,我们赶紧录下一段。」然后忽
地无缝转换角色,羞羞地赧然一笑道,「我的水确实都快滴下来了。」纤手隔着
裤子抚在了小伙子的下体上,另一支手伸手关了这段录影。
第16章剧本
我抖着手点开了第二个视频。
妻子皱着眉、似是强忍着什么难受事情的俏脸出现在镜头前。因为离镜头太
近,脸庞有些变形,额头上和鼻子上的微汗清晰可见,随着身体的前后摆动,一
滴一滴地正在慢慢变成汗珠。
她此时站在地上,身体前倾,有人正在她身后有节奏地撞击着,就像是古代
的人在河边用棒槌敲打衣服一样,故意要把妻子身体里的水分也如此打击出来。
「啊——哦——都怪你——嗯——这么急——啊——都忘——啊——了——
开录了——」妻子一边娇吟着、一边嗔怨着,一边伸手安在里镜头边缘的什么地
方。
她按过了手机上的按钮后,两臂又被小伙子抓着向后伸去,本来蜜桃形的双
乳在垂吊的姿势下有点变成芒果形,完美的圆弧更加诱人,正在小伙子的撞击下,
一晃一晃的乳波荡漾。她艰难的向侧面踱步而去,小伙子一边撞击她的屁股,一
边慢慢地跟着。两个人的行动象一个前后颤动着滴着水行走的四足动物。
房间的侧墙上装着整面墙那么长的练功镜,手机镜头从侧面照过去,能看见
他们的正面而不至于暴露手机本身的摄像位置。这就是他们选好的拍摄角度。
小伙子松开了手。妻子用双手抓住镜子面前的压腿杠。小伙子则钳握住了妻
子的细腰,猛烈地大幅度地抽送起来。
镜子里的妻子面目痛苦而销魂,性感的檀口一张一合,紧密地跟随着身后男
人的抽插的韵律呻吟着,娇喘着,时不时地尖叫着。披肩的长发和双乳跳动晃抖
不止。抓着横杠的手用力得都在发白。汗水开始聚集起来,顺着发红的脖颈和前
胸,向乳沟流淌。
从后面望去,她的平滑的玉背、纤腰、丰臀上也水汲汲的。阴唇充血肿胀,
被小伙子的阳物戳入带出。特别是带出的那一下,嫩肉外翻,水花四溅,让人砰
然心跳,激动不已。这对每个男人来说都是最直观视觉刺激,最爱看的淫靡场景。
小伙子显然对性爱的掌控是个行家里手,若妻子喘息平缓,就加大抽送行程
力度,待妻子声音高吭就加快频率,当妻子娇啼急促,胴体开始颤抖时,就轻插
浅送,仿佛是在吊着妻子不让她轻易登顶。
妻子被他折磨的难耐无比,雪白的肌肤像是从热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是泛
着诱人的红色,又湿又滑。她不安地扭动着腰肢,修长浑圆的双腿不时显露出健
美的肌腱,刚开始的时候像是不堪伐挞在躲避,但到了后期又像是阴痒难耐在迎
合。但无论她如何行事,小伙子都恰到好处的反其道而行之,让她既美又痒,盘
旋登顶。
我呆呆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嫩白的两腿间不断被翻出的吐着乳白色蜜汁的粉
白色的肉皮看了很久很久,直到妻子在小伙子突然的冲刺猛插了几十下后,伸长
了脖子凄厉哀叫着高潮颤抖喷精,才似乎从失神中恢复过来。
妻子已经软坐在地上,喘息不止,两腿不受控制的抽搐着,但双手仍死死地
抓着横木,似乎手部肌肉痉挛松不开了。
小伙子这时说道:「虽然本中心的机器人不堪征伐,但想必大家已经可以从
中看到这阴部肌肉锻炼的重要性。而锻炼的方式就正是本中心教练的肉棒按摩。
要不加强锻炼,达到能几乎夹断阳根的力量,很容易被男伴干到脱力,就象这个
机器人模拟的一样。这个时候,面对仍未尽兴的男伴,美女们要么拼死再战,要
么就只能贡献身体的其它洞穴了。」
他走过去粗暴地一把抓住妻子的头发把她拖了几步。妻子只好松开了横木,
然后双手握住自己的头发,双腿在地上蹬着以减轻头皮的疼痛。小伙子把妻子拖
到离镜头近一些的地方,喝道:「X号,你这个残次品,没用的东西!跪起来!」
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如此暴力地对待我妻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我愤怒的
握紧了拳头,却忽然省起,这剧本是妻子写的啊!这是她的意愿啊!
妻子揉了揉头皮,跪了起来,脸冲着小伙子湿漉漉的硬绷的阳具。
小伙子用手抓着阳具在妻子美丽无暇的面庞上拍打了几下,命令道:「含住
它!」我觉得他的阳具和他的身高相匹配,中规中矩,没有老王的那么雄壮,但
也算是超过平均水平了。
妻子顺从地张开嘴,叼住阳具黏黏的龟头,往嘴里嘬了一下,然后一边慢慢
抬高身子,一边把更多的茎身吞入嘴里。完成了这个动作之后,妻子抬头看着小
伙子,似乎是在等待下一个命令。
小伙子没有说话,双手捧住了妻子的双颊,静静地欣赏着自己深褐色的阳物
是如何破坏着女性的嘴唇的那种独特而迷人的美艳的。这是每个男人内心潜在的
猥琐的破坏欲,即用雄性腌臜的排泄器官塞入雌性进食的口部,似乎可以尽情的
排泄的脏污来消除雌性的骄傲,以达到征服雌性的目的。当然在当今现实世界中,
过了这个时刻,女性会即刻恢复自己的傲娇,几乎不会有真的征服这么一说。但
就是这短短的须臾,就已经足够满足男人的破坏欲和征服欲了。小伙子的阳物渐
渐膨胀起来,硬度越来越高。他深吸了一口气,粗鲁地命令道:「口交!」
妻子默默地,顺从地开始施展她的口交技能,仿佛真的是一个无生命的只知
道服从的性爱机器人。她持续地或用双唇摩擦茎秆,或用舌头挑弄龟头冠状下沿
的沟部,或纵向舔舐茎身的一侧,或将阴袋吸入口中含弄,甚至时常将整个阳物
纳入口中然后摇晃头部。
小伙子的阳物愈来愈翘,越来越硬,充血的龟头亮红亮红的反射着夺目的光
芒。他终于忍无可忍,摁住妻子的头,屁股一缩一进,开始把妻子的嘴当成阴处
大幅度抽插起来。
妻子双手抱住他的屁股,保持平衡,紧抿着嘴唇,喉咙里嗬嗬地应承着小伙
子阳物的深捅,唾液不断流出口外,顺着下颚滴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当小伙子再一次把阳物深深地捅在妻子的喉咙上后,终于难
以抑制地放开了精关,低吼着喷射着。虽然我看不见他阳物的脉动,但仍然可以
从他臀大肌和大腿肌肉的颤动,推想出他爆浆的节奏。
妻子脸颊凹陷,似乎在用力吸精,加大男人射精时的快感。直到男人的激情
褪去,喘息着松开了双手时,妻子才吐出了男人的阳物,张开了嘴。我和小伙子
都看见了她口中舌头中部那一滩白浊。
「咽下去!」小伙子强硬无情地命令道。
妻子犹豫了一下,将精液吐到了手中,然后喊道:「Cut!」
「拿张纸来!」她命令小伙子,「这不是剧本里的命令!而且你这个又腥又
苦,太恶心了!」
小伙子递过来一张面纸:「小小地即兴发挥一下。仙姐,我的东西很补的哦!
很多女人都喜欢喝的!」
妻子把那坨肮脏的排泄物擦到纸上,站起来扔到镜头外的什么地方:「那你
给她们喝去吧!我是不会喝的!」她又揉了头发道,「你抓得太使劲了,头发都
被你抓秃了!」
「为了效果逼真嘛!」小伙子狡辩着,「仙姐,你说的要倾情演出啊!」
「你得把劲使在正经的地方!」妻子擦拭了一下下体,开始穿衣服。
「我有用在正经地方啊!」小伙子无辜地一摊手,「仙姐你都被干得喷潮瘫
倒了,难道不够爽吗?哎,比起王哥怎么样?」
妻子白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和王哥的?」
「这在这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小伙子笑道,「都不需要有人传,看你
们俩一起健身的样子就知道了。王哥的大鸡巴每次在你身上蹭呀蹭的,你还偷偷
捏两下,健身室里到处都是镜子,当我们是瞎子吗?」
妻子清了清嗓子,顾左右而言它:「我刚才坐倒了多久?」
「一分钟左右?」
「哦?」妻子把运动服穿戴整齐,「你还真是厉害,我刚才以为至少坐了半
个小时!眼前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脑袋晕乎乎的。只知道抓住那根杠杠,否则真
的怕飞上天回不来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我们把这里打扫一下,别留下啥
丢人的痕迹。」
「我们什么时候还拍?」
妻子回道:「等我想好了新剧本。」
「为什么一定要有剧本呢?」小伙子过来从后面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说
道,「我们可以即兴表演啊!」
妻子侧头白了他一眼:「不就是插插插、干干干?那有什么意思?网上这种
东西多了去了。你完全可以随便找一个打飞机。」她把小伙子挣开,向镜头走来,
「要拍就拍个有意思的。让我先回去看看效果。」说着,关掉了这段录影。
我坐在电脑前,思绪起伏。
妻子又多了一个性伙伴。是久旷之下欲火难耐做出的选择,还是要必须执行
老王交代的任务,不得而知。她似乎性道德观念十分低下,把这种背叛婚姻的出
轨行为只是当成一种好玩的东西。她当然可以玩,这是她的自由,但她跟我结婚
了以后还去找别的男人,就是对我不负责任的伤害了。
我当初跟她结婚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察觉她是这样的荡妇?或者……其实有蛛
丝马迹被我下意识地忽略了?热恋中的男人总是智商低下的,被爱情蒙蔽的双眼
只是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对于任何可能会导致负面想法的所见,都是会有
意无意地视而不见的。在潜意识里不允许任何能破坏更深层次交往的事情发生。
现在我再次回忆我和她的相识、相知、交往、旅行和新婚,总觉得似乎隔着
一层毛玻璃。当时也许或者大概并不是象我主观记忆里的那样完美无缺,而我当
时则是一块懵懂无知的背景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