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轨】(1~45全)

第01章:炮友
余欢对这次相亲不是很感冒。
据好友岑思介绍,这次的对象收入高,性格好,很适合她。反正余欢周末也
没有约会,她说服余欢不如给对方一个机会,至少一起吃顿饭——吃饭地点选在
一家中餐厅。
离余欢的公寓很近,不需要占用余欢太多交通时间,是余欢答应此次相亲的
原因。
记得打扮漂亮点,朋友嘱咐。
余欢本着对相亲对象基本的尊重,化了全妆,洗了头发,得体地出门;到达
餐厅时,正好七点五十五。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我朋友订了位置。」余欢报出岑思电话号码。
「稍等一下。」前台在电脑里输入号码,过一会儿后抬头道,「十五号桌。」
余欢顺着指给他的方向走去,在不远处靠窗的位置看到一张桌子,坐着一个
男人,藏在木制天花板横梁的阴影里。
头发尚算茂密,侧面干净利落,身高目测高过平均水平至少十公分——从外
形上开,还算不错,比起之前亲戚们介绍的「歪瓜裂枣」好多了。
但余欢并不抱什么期望。
对于偏宅,忙碌的人群来说,相亲不失为开启一段新恋情的方式。但余欢并
不指望通过这种以凑对来撮合人与人的形式同谁相识。
无关浪不浪漫。
只是年纪越大,本就寡淡的期待之下蕴藏的矛盾越是复杂:相爱很难,合适
很难,长久更难——能和爱人共度一生的始终是少数。
感情和婚姻对于像她这种有过恋爱经验却仍然处于单身,即将步入而立之年
的女人,远不如银行卡上的数字让人安心。
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张先生?」她走到桌前,站定在男人对面的位置,笑着招呼道。
「余……小姐?」对方闻言抬头,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惊艳,礼貌地起身,
「余小姐照片已经很漂亮了,没想本人更漂亮。」
半是恭维,半是真心。
「谢谢。」余欢内心并不意外,只笑道,「让你久等了。」
落座,点餐。
通常而言,一男一女,初次见面,一般都会聊些等无关痛痒的废话:天气、
明星、社会上新闻……通过接话对方感兴趣的话题,窥探彼此的性情和三观,确
定是否有必要有可能再约第二次。
但相亲这种行为,谈话目的性极就强多了。
「听说余小姐是律师,那平时都双休?」果然,落座没多久,余欢对面的男
人就问道。
这是大部分人对于律师的误解;他们所熟悉的律师形象都来自于电视剧中,
以为这个群体全都像电视里一样,光鲜亮丽,收入高,时间自由。其实——「并
没有。」余欢解释道,「我们忙的时候差不多也是九九六,而且时常出差。」
「这么忙?你是民事诉讼这块还是?」
「……」余欢,「我不做诉讼。」
「?」
「我是非诉的,主要给企业提供法律咨询,日常事务的法律审查还有商务谈
判。」
「哦……帮企业做事,那你么的收入应该很高吧?」
「……还好吧。」
……一个小时候,余欢从餐厅出来,相亲的男人将她送至她小区门口,然后
挥手同她说再见。
他大概算好了时间,余欢刚回到公寓,对方的短信就发了进来,问,到了吗?
到了,余欢回。
然后等了一会,对方的短信又发了过来:早点休息。
后面还有一段,大意是说今天的见面很愉快,然后很委婉地表达两人不太适
合,希望能做朋友。
余欢看着短信,并没有觉得意外——这已经不是头一回了。
相亲市场的男人,找结婚对象多少都希望找个自己能Hold的女人——像余欢
这种职业,天天打交道的人非富即贵,她本人又漂亮,一般男人很难生出娶回家
的心思。
但他们拒绝的同时,也会表达希望做朋友的意思,除了礼貌的给地方留面子,
还有一半是真心实意——毕竟人嘛,在社会上总免不得遇到些事,关键时候,有
个律师朋友给点意见也是好的。
余欢顺着对方的话回复:今天谢谢你,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短信发出去后,她就把手机扔在一旁,进来浴室。
等洗好澡出来,相亲男回复了一句别客气,外加愉快的表情;此外,微信显
示还有两条未读,一条来自岑思:相亲怎样?
余欢从冰箱里取了张面膜,一边敷面膜,一边拨给岑思。
语言接通,电话那头岑思就着急地问她相亲怎样;余欢简单回地汇报了一下
情况,岑思听完,沉默一阵后道:「是他没眼光。」
余欢无意傲慢,于是她没说的是:尽管对方外形尚可收入也不错,但从其直
奔主题谈话展开,以及和她交谈时,他略显混乱和欠缺重点的叙述来看——他的
智情商都不算太高。
她也压根没看上对方。
「对了,那谁加你微信了吗?」见余欢沉默,岑思又问。
「谁?」余欢。
「陆……陆什么来着,名字我也忘了……就陆廪的同事,上次我们婚礼上,
你见过的……」
余欢这才想起,是有那么一个人——名字她也不记得,但对方确实托岑思向
她转达过他对她的好感。
「啊,你说那个小男生啊。如果我记错,你说过他是95年的,老牛吃嫩草不
太合适吧?」
「小三岁而已,又不是很多,说不定就是你的缘分呢,再说了,就算修不成
正果,谈谈也没关系啊。你老是这样一个人,不好。」
「一个人有什么不好?」
「……也不是说一个人不好。」岑思,「你不想有个男朋友吗?」
「太久没有性生活,可是会影响内分泌的。」那边忽然压低了声音。
「……」余欢。
她只是没有男朋友,但谁说她没有性生活?
余欢挑眉,手指切换手机界面,亮着的屏幕上,还有一条未读,信息发自二
十分钟前:我下飞机了,大概十一点到你家。
第02章:床上(H)
挂掉电话,墙壁上的挂钟显示十点五十,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余欢将面膜揭下来去浴室冲洗,等再出来时,手机屏幕短暂地亮了一下,是
短信进入;发信人来自高宴,只有简洁的两个字:到了。
看来这个点的路况还不错。
余欢放下手机,开门,高宴就站在门口。
「出差回来了?」
「嗯。」
「还顺利吗?」
「还好。」高宴进屋,脱下外套叠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周末休息?」
「嗯。」难得有一个双休的周末。
「那今晚可以晚点睡。」高宴。
他说着,身躯随即贴上了她。
衣料摩擦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抱住她,下巴埋在她肩窝处,明显已经隆起
来的胯部顶着她的腰,伸手隔着她的睡衣去揉她的臀,却在拉扯间摸到她空无一
物的腿间。
「没穿?」
「嗯。」
他抓着她的手用力,身下更加硬烫,用力揉了几下后:「我去洗个澡。」
放开余欢,高宴轻车熟路地进了浴室。
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余欢不需要告诉他热水的开关和浴巾的位置。
「在哪?卧室还是这里?」很快,裹着浴巾的男人再次贴上来。
「卧室吧。」余欢道,然后整个人被抱了起来。
身体在空中自由落体的失重感让余欢觉得自己有一瞬间是在漂浮,回过神来
已经仰躺在床上。
男人伸手撩起她的睡衣,从胸口开始一点点揉,腰线,小腹,臀侧,然后俯
身吻下去,从平坦的小腹到胸口、锁骨。
他一路亲上去,弄得她一片水光。
殷红的乳头刺激得鼓胀起来,她忍不住挺身,他便顺势含住俯身含住颤巍巍
的肿起乳尖轻叼细啄,含咬在嘴里反复吮吸。
在这方面,余欢一向觉得高宴是个练家子——可以十秒钟内用舌头打樱桃梗
那种。
他总能准确的找到她的敏感点,摸哪里她都觉得爽。
余欢被他羽毛似的吻撩拨到身体发软,忍不住就喉咙里轻轻哼出声,抬臂勾
住高宴的脖子拉着向自己靠近,伸手攀上他的肩膀。
「这么快就忍不住了?」高宴抬起头来,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戏谑,「才一个
星期,就这么想?」
余欢没应,手一寸寸下滑,移到腰间解开那浴巾。
卧室没有开灯,但两人在黑暗中的厮磨。
很快,余欢便湿得不成样子。
「流了好多水。」高宴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指抚摸着阴唇的纹路。
余欢身子不自觉地缩了一下。
高宴低头舔了舔阴道口。
他湿滑的舌头在阴唇外围舔舐,吮吸着肉瓣,把舌尖刺进去开始舔花核,大
腿的颤抖很快便把余欢的快感暴露无遗,她甬道收缩着,流出动情的液体;被他
的舌头搅动出诱人又色情的水声。
「松松点。」他在她腿间抬起头来,贴着她吐气。
他的吐息激发地余欢更加情动,她摸到床头未拆封的盒子,递给他黑暗中高
宴利落地撕开保险套,戴在早已蓄势待发的阴茎上。
余欢穴口已经湿透了,他揉了揉那处软乎乎的小穴,拉开她的双腿,俯身挺
胯将自己悉数埋入对方体内。
插入的那一刻,两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高宴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轻点……」余欢喘着气承受
着带有疼痛的撞击。
高宴只好慢下来,「才一周而已,怎么又这么紧。」
还不是他太大了。
余欢没说,怕惹得他更激动,只扭着身子努力适应高宴伸手,耐心地再次抚
摸她。
很快,疼痛感消失,余欢迎合着身上人的动作,难耐地轻吟,不由自主地用
细嫩的大腿内侧蹭着对方腰部的肌肉。
痛呼变为了舒缓的呻吟,她紧紧地咬着他,用每一寸媚肉讨好着。
感受到身下人的变化,高宴重新用力。
硬挺的性器大开大合地进出,每次都能精准地挤在余欢的敏感点上。
他挺腰快速地抽插着,把余欢穴口被磨得一片娇红,淫液很快粘足彼此交合
的部位,发出色情的噗嗤声。
「那么舒服吗?流了这么多少水。」他摸了一把,涂在她乳肉。
「嗯啊啊……」余欢喘气着,早没有平日里端庄干练的形象,现在双腿大开,
在男人身下放浪地呻吟。
粗长的肉棒每一次都整根挺入,过于深的长度让余欢每次都有一种他要贯穿
的错觉。
「太深……唔……啊啊啊」强烈的快感让余欢忍不住绷紧身体,差点把高宴
绞得泄出来。
高宴只好把自己拔出来,让余欢翻了个身,「啪啪」余欢臀肉上:「跪好。」
余欢双手撑着床沿,背对着高宴重新趴好。
高宴扣住她的腿根就撞了上去粗壮的性器再次出征,次次都攻向最敏感的那
处软肉。
胯骨和臀肉撞出一片「啪啪」的声音,高宴捏着余欢绵软的臀丘,在她白皙
肉体之间攻城略地。
月光刚好可以穿过昏暗的床帘落在高宴的身上,这确实是两具很出色的肉身,
肌肉线条、柔韧性、爆发力都极佳。
余欢半阖着眼,扭头看着身后的男人,身子随着对方的顶弄一颤一颤的。
她紧湿的入口合不拢一般那根粗壮的东西深深插入后严密地吸吮,又在它抽
出时难耐地挽留。
高宴触到她湿漉漉的目光,手顺着她的腰窝摸上去,握住她的胸,身下越发
大力。
因为姿势的变化,他操得更深,两人几乎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
「唔……太深了……啊啊……」余欢爽的眼泪都飚出来,话还没说完就被高
宴的手捂住了嘴巴。
余欢顺势地把手指含进嘴里,模仿着口交的频率吮吸含弄。
第03章:床下
炮友,比恋人,自在的一点在于,你可以不用顾忌对方的看法。
如果你交一个男朋友,你表现得太过开放,你可能会担心对方介意你的过往
情史,但对炮友,这种担心是不存在的——余欢吮吸着高宴的手指,花穴也不自
觉地跟着收缩。
她又软又湿的甬道地紧紧咬着身后人那根又热又粗的东西,直吸得后面的人
把手指拔出来,握着她的腰狠狠地冲刺,每次都恨不得把她操穿才算。
后入的姿势本来就深。
余欢没几下就被操得喷了——又多又烫的粘液浇在肉棒上,高宴感觉自己要
被融化在她的身体里似的;咬牙勉力顽抗了几下,还是忍不住和她一起抵达了高
潮。
事后,余欢坐起来,找了两只纸巾给自己擦拭,高宴在垃圾桶前脱下套子,
熟练地打结并扔进垃圾桶后,抓起一件外衣去了阳台。
他在那里抽烟。
还记得他第一次在这里抽烟,也是这般事后,他掏出烟盒问她要不要来一根,
她摇头,然后他就自己去了阳台。
当时正值寒冬。
这里虽是南方城市,冬日夜里室外也不过四五度。
他特地关上落地窗,就那么裹着浴巾站在阳台抽烟,一根完了,她问他不冷
吗,他只摇头,然后等手脚暖和了再来抱她——在余欢的认知里,男人都很懒,
初识时总是各种用心,各种细节拉满……等到熟稔后,却懒得再为你做到当初的
体贴,哪怕百分之五十。
高宴偏偏是个例外余欢想,她之所以能和他做这么久的炮友,很大原因在于
这一点:不管是每次做爱前必要的清洗,还是周到前戏,或者是抽烟。
他一贯耐心体贴,把握得当。
「最近众城的案子应该忙完了吧,还要天天加班嗎?」抽完烟回来,高宴问。
「比之前好一点。」余欢,「你们呢?」
「和那边的合作谈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可以稍微轻松一点。」高宴,「看你
朋友圈,在学游泳?」
「嗯,最近颈椎不太舒服,医生推荐游泳,我记得你会游泳是吧?」
「会。」
「学了多久?」
「多久?小时候学的,你要问具体多少课时,我不记得了。」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除了工作上的事,两人平日里除了偶尔睡一觉,生活上并没有太多交集,可
以交谈的内容也不算太多。
等到话题渐渐讲完,高宴主动将两人几指宽的距离其缩短至零,贴着余欢的
肩膀,伸手从她宽大的睡衣下摆往上握住了她的胸。
「今天,用这里帮我?」他说,更贴近了一下,拉她的手覆到自己胯间——
即便隔着布料,她亦感觉到他胯间某处正逐渐膨胀,发热。
余欢干脆关了灯,拉开被子滑进去,把上半身趴到了高宴腿上。
……
经历过一轮高潮,第二次的高宴明显比第一次更加持久,余欢乳口并用,还
是被拉起来操了个彻底,等结束时,腰和腿酸得像是抓着浮板在泳池做了数个来
回的打腿练习。
撑着两条酸软的腿去到浴室,等余欢冲洗好出来时,高宴已经换好衣服。
「走了。」他将外套拿在手里,站在客厅与卧室的明暗交界里对她道。
他从不在她这里过夜。
就像他们不会接吻,也不需要故作不舍的道别。
「嗯。」余欢应道,径直入床,「把客厅的灯关一下。」
周一的早晨一如往常,CBD附近车水马龙,高耸的大厦将天空切割成不规则的
形状。
难得完整休息了一个周末,余欢总算回血,她迈着精神抖擞的步子从负一层
乘坐电梯上一楼,就在电梯合上时,忽然撞见急急忙忙地前台——Niettie。
她拎着咖啡险些撞到人,余欢帮她扶稳,对方吁气接过,好不容易平复下呼
吸:「谢谢啊。」
余欢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分钟,不用这么赶」
对方却摇头:「我得赶紧上去准备下,刚才Fred发信息,说一会儿高总要过
来。」
Niettie口中的高中,正是高宴,乐尚集团的总经理。
乐尚和余欢所在的律所处于长期合作关系,除了乐尚自己公司的业务,高宴
每年还会给他们介绍不少案源,算是律所的VVVIP客户。
「是又有什么新的案子?」余欢翻看手机,律所群里毫无动静。
「不知道呢。」前台摇头,过了一会儿,「不过,有个实习生要来。」
「实习生?」
「嗯,据说是高总的外甥,才毕业回国,高总的意思是想让他来我们律所熟
悉一下国内的法律环境,以后好去公司帮忙……」
律所在二十三层,还不够八卦完,电梯一下子就到已经到了。
Niettie赶着去准备茶水招待贵客,余欢去茶水间冲了杯咖啡,再出来时,高
宴人已经到了。
他今日一身正装,戴了一副金属边框的眼镜,藏在镜片背后的脸棱角分明,
眉目深邃……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跟与在床上判若两人。
「高总。」余欢点头招呼。
「余律师。」高宴冷淡而有礼地回应。
余欢瞥了一眼他后面的人。
相对高宴的正式,高宴身后的人穿得很随意,圆领卫衣配休闲裤和运动鞋。
他身型高挑结实,舒展的四肢透露出一种蓬勃朝气和活力。
二十一还二十二?
余欢想,这应该就是即将入职的实习生没错了。
第04章:同乡
沈逸林。
这是余欢在群里看到的实习生的名字。
高宴刚带着人进到Fred的办公室,律所另一个避开了领导的摸鱼群里,大家
就开始八卦起来。
余欢打开电脑,一边梳理着新一周工作,一边不时看一眼,忙完出门办事时,
Niettie正领着沈逸林参观办公室。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区域,刚才那是Fred的办公室,他是这里最资深的律师,
也是我们的老板,不过很多时候都不在,有什么事我们一般都找Rhys,他是合伙
人,他的办公室左边走廊尽头,左边第三个门……」
Niettie身形娇小,不到一六零的个头站在目测一米八加的沈逸林身边,像个
霍比人。
而沈逸林则迁就的侧着身子放低头,很认真的听着。
都说外甥像舅舅。
沈逸林眉目英挺,长相与高宴确实有几分相似,不过记忆中高宴从来没有这
般随和,局促过;即便偶尔谦卑,骨子里依旧透着上位者的优越和从容。
余欢想,冷不丁对方的视线扫了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他似乎有些意外,又瞬即朝她一笑——脸颊隐隐露出
两个酒窝。
这五官,笑起来倒是挺好看的。
余欢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前台已经给沈逸林分好了位置。
他的办公桌更像是一个小隔间,位于Fred的办公室附近,很方便,那里有玻
璃窗和玻璃门。房间中间有一张大木桌,后面放着一架子CD,旁边放着百科全书
大小的法律参考书。
根据公司的等级结构,沈逸林是不应该得到这么好的办公室。
不过鉴于高宴每年给律师带来的业务,正好之前的同事辞职走了,办公室空
着也是空着,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此刻,沈逸林独自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心不在焉地翻着文件,一边透过玻璃
墙和玻璃门环顾四周,似乎有些无聊。
「大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交给我们的实习生逸林。」
群里,Fred一早交代。
然而消息自发出去后就没有人吱声。
这种富二代,以前律所也来过几个,通常工作就是带薪摸鱼,两三个月不到
就走了——有时候都不够跟完一个大的案子。
对于这种富二代,大家一般都是供着,或者一起吃吃饭交个朋友,搞好关系,
让对方以后有什么案子就介绍过来——没有谁指望他正儿八经做什么工作。
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工位上无聊了好一阵后,沈逸林从办公室走了出
来。
「那个,安律师,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似乎决定主动出击,他挑了最
近的工位问。
Amy抬头看沈逸林,有点意外,又似乎不好拒绝,愣了下后拿出一份文件:
「你帮我把这个复印五份吧。」
复印、打印、递文件……
一个上午,没有人正经地给沈逸林安排什么工作。
中午休息,余欢再看向,已经没有人,反而茶水间里一直有人忙碌着。
「好香。」经过茶水间的同事嘀咕了一句。
余欢也闻到了,好像是黑咖啡的味道,因为空气的对流直往她办公室方向飘。
「你在煮咖啡?」余欢起身去倒茶水。
「是啊,我看大家都好忙,我也帮不上什么忙,给大家煮点咖啡提神。」沈
逸林道,边说边把手中的杯子递给余欢,「试试看。」
里头果不其然的是深邃的黑色液体。
余欢挑了挑眉,但还是在沈逸林热切的眼神中接过了杯子。她啜了一口,沈
逸林立马期待地看着她:「怎么样?」
「……还不错。」余欢诚实地评价。
「真的吗?」沈逸林神情立刻像被点亮了一般,嘴角扬起毫不吝啬的笑容,
「我这就去端给他们。」
咖啡很香,十分钟后,整个办公室都弥漫着浓郁的咖啡味,而余欢则被Rhys
的内线Call到办公室。
「这咖啡挺好喝哈?」Rhys坐在办公椅上,端着杯子,「不过高总塞人进来,
可不是来学给咱们煮咖啡的。」
余欢大概猜到他的意思:「那你找个人带他呗。」
Rhys点头:「这两个月你带他吧。」
「我?」
「嗯,律所有资格带实习生的,就你年纪跟他相差少些,再说我看下了这孩
子的简历,他跟你是老乡。」
Rhys办公室出来,余欢问Niettie要了一份沈逸林的简历。
美国排名不算靠前,也不算差学校,主修是法律,辅修计算机,实习项目丰
富多样——但对于律所工作帮助并不大。
沈逸林的简历不算太出彩,如果不是高宴的关系,想要进这律所恐怕有些困
难。
余欢想,滑动着页面,忽见高中那一栏里,沈逸林写的正是F市一中——邻市
排名第一的中学,同时也是她和高宴高中就读的学校。
第05章:闯祸
「你有什么专长?」余欢把人叫进办公室。
「Uum……刑法。」沈逸林。
「刑法?」余欢从桌案前抬头。
对面站着的少年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嗯,但是,嗯,我专攻的是公
司法。为了快速拿到学位,我选修了很多专业课程。嗯……是的。」
「你怎么看公司法」「……」卡机了。
「你不是在面试。」余欢微微皱眉,「不需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哦。」沈逸林恍悟状,咂咂舌头,「我这不是怕你不带我了嘛。」
「你在嘀咕什么?」
「没。」对方摇头,回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硬是把一张她熟悉的脸用一
种她不熟悉的方式展现了出来。
「走吧。」余欢愣了下,从办公桌前起身,「我带你去个地方。」
「档案室」沈逸林看着门口的字。
「嗯。」余欢推门进去,「你可以在这里整理律师需要在指定日期带到法庭
的所有文件、信息和证据。到时候我会向你展示它是如何工作的,但现在我想我
们先从一些简单的文书工作开始。我需要你做一个案件的归档。你可以在这里借
鉴之前的档案作为参考。」
余欢说着随意翻出一份档案递给他。
「听起来不难。」沈逸林,「那我现在开始」「嗯,我已经把材料发邮件给
你了。下班前发给我就行了。」余欢点了点头。
沈逸林效率很高,两个小时后就把重新整理好的文件交给了余欢。
只是临到下班的时候,他忽然站在她办公室门前敲门,愧疚的眼神和乱蓬蓬
的头发,让她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出什么事了」「我想要一份档案室文件分类的清单。」
余欢极其严肃地看了他一眼:「你做了什么」「我……」沈逸林欲言又止。
余欢越过他,径直往档案室方向而去,站在门口,只见文件柜空空如也,而
周围地上放了一堆文件。
「你到底做了什么」余欢。
「你不是说有空的话,把时间久远一些的文件清理掉,放到新柜子里面嘛……
「沈逸林,」我就想如果我把这些文件拿出来,重新排序,就会更容易找到
旧的记录,但后来我把它们都拿了出来,我发现我也有点混了……「他摊手指了
指地上。
余欢头疼地扶额,还好这个点,其他律师大都外出了,余欢吐了口气:「好
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拿单子,一会儿,我们你和我赶紧把这些文件重新排好,
越快越好。」「你给我一张单子,我自己可以——」
「你一个人得弄多久?」余欢瞪了他一眼,「明早有人来找文件怎么办?」
「我……」沈逸林还想再说什么。
余欢打断他:「赶紧把文件夹分开,我这就去打印清单。」
余欢打印了单子过来,两人开始翻动文件按单子重新放回柜子。
文件实在太多了,没一会儿沈逸林直接跪坐在他旁边的地板上——「在这里,
前七排字母A……」他一边对单子,一边把找到的文件叠怀里。
余欢穿着裙子,不方便坐下,只能踩着高跟鞋辛苦地蹲着,沈逸林见状,
「要不你来念,我来找,然后递给你放柜子。」
他说着递出自己的单子,又朝她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后面有椅子。
余欢面对他坚持伸着的手,接过单子,起身扶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两人整整忙了两个小时,文件终于少了大半。
此时早过了下班的时间,外面的天已经黑尽,附近几座大楼全亮起了璀璨的
灯光。
余欢眼见要加班,拿出手机点外卖,刚按开,就有信息进入是,是高宴发来
的,问:晚上有安排吗?
呵。
本来有的。
余欢回,拍了一张狼藉的地面,又道:托你外甥的福,在加班。
逸林闯祸了?几乎瞬间,那边问。
倒也不算,只是把文件弄乱了。余欢继续回,等了一会儿,那边没有再回复。
沈逸林却忽然抬头:「男朋友?」
「哈?」余欢。
「看你一直盯着手机看。」沈逸林,「是男朋友?」
「不是,一个朋友的消息而已。」余欢点开外卖界面,「照这个速度,一会
儿还得加班,我点个外卖,你想吃什么。」
「外卖……」沈逸林看了眼屏幕,「Um随便吧。」
两人又继续忙了一个多小时,近九点总算把文件全部归类好。
余欢手机没电了,在车上冲上电重新开机才看到两条未读消息,一条来自沈
逸林的转账,备注是晚餐,余欢回了一句不用了,这才切换到另一条未读。
消息来自高宴,发自三小时前,问她:本来的安排是什么?
游泳。余欢回。
没一会儿手机再次震动:忙完了?
余欢:嗯。
高宴:还游泳吗?
这个点,健身房马上就要关门了。再说,她还不会游,没有教练,游也不过
是瞎扑腾。
赶不及了。余欢回。
没一会儿高宴的信息又进来了:来我家游。
第06章:教学(微H)
高宴最近正好搬了新家,带大泳池的那种。
余欢本以为他说的让她去他家游,不过是另一种委婉的约炮邀请;没想去到
时,高宴真的换了泳衣在泳池等她。
还好今晚她本就约了课,汽车后备箱里正好有带泳衣。
她换了衣服下水,高宴看到她手中的充气袖套:「你还不会游?」
「嗯。」余欢不太好意思地承认,「还不会换气。」
蛙泳的基本动作要领教练都教过了:如何打腿,如何划臂,如何在划臂时抬
头换气……奈何一旦连贯起来就出问题,不是头刚抬起来身子就往下沉,就是换
气不顺畅,游不了两下就开始呛水。
余欢只能借助袖套,高宴却走过来:「你别带这个东西,我帮你看一下。」
接下来半个小时,高宴发现了问题,并通过自己示范来纠正余欢——在健身
房学游泳时,余欢记得她教练一次都没有下过水,现在高宴反而全程水中指导,
见情况不对就立即托住她——这是余欢来之前不曾想到的。
大概是因为今天沈逸林在公司连累了她加班吧。
就像以前,她因为他公司一个临时的案子,错过了偶像在本地的巡回演唱;
他便特地买了她偶像在外地的下一场演唱会最好的位置,并附带来回机票作
为补偿。
他一向善于收买人心,这大概也是乐尚这几年越做越大的原因之一。
高宴教得很认真。
余欢按照他的建议,蹬两次腿换一次气,下沉的问题便得到解决;她大胆地
游了两圈,渐渐的也能一蹬腿一换气了。
「你这个方法倒是比我教练教的更适合我。」第一次顺畅地从一头游到另一
头后,余欢同高宴道。
「你是说我比教练教得好?」高宴在岸边倒了一杯香槟递给余欢,「要买课
吗?」
他总是这样,开玩笑的时候脸上也没有太大的表情。
但露出的腰身、泳裤紧包的臀部、低沉的嗓音却十分的色情,尤其那紧身布
料包覆着的凶猛的硕大。
今天就游到这里吧,余欢想。
高宴察觉到她的目光,再次下到水中。
「要不要在这里试下?」他取了她的杯子放到岸边,拉起她的手放到腰上,
压住她的后颈拉向自己,迈着步子把对方带倒泳池的池壁。
「这里」余欢搂上高宴的颈脖。
「嗯。」高宴应了一声,手从她的腰间撤去,顺着她的腿根移去,勾起她泳
裤的一角,手指顺着臀缝下滑,很快就找到了小穴的入口,「水里应该挺刺激。」
水流伴着他的手指水波蓦地刺入,他缓缓推出,又戳着软肉一点点进入,有
序地戳动着,不偏不倚地点在她敏感的内壁。
「唔……」突然的凉意让余欢弓起身子。
高宴另一只手趁机挤进她背部和泳池间,解开她泳衣的扣子,手探进泳衣顺
势握住她挺起的胸。
「湿了吗?」他煽情地揉捏着她的胸,低沉地嗓音带着热气直吐在她敏感的
耳垂。
「嗯。」上下的攻势夹击,让余欢顿时涨红了脸,但还有犹豫,「可是……」
高宴已经手脚麻利的把她和他泳裤扯掉,任其下沉水中。
「泳池的水新换的。」他抬高她的腿挽上自己的腰,狰狞的性器抵住小穴的
入口摩擦了两下便往里送,「我不射进去。」
第07章:泳池(H)
挺立起来的欲望,就那样直接的顶开她的腿根,借着顺的滑水流往里塞——
「唔……」池水的温度在运动停下来后有些偏低,激起余欢阵阵的颤抖。
为了不让自己因为过分的刺激打颤,她只好用肉穴紧紧包裹住高宴的性器,
企图让无孔不入的池水少一些流向深处。
她咬得那样紧,软滑炽热的穴肉箍住粗大狰狞的凶器,紧紧收拢,不住挤压
着那硬胀的龟头和茎身。
高宴舒服到头皮发麻,忍不住喟叹了一声,然后一手掐着余欢的腰,一手拖
着她臀肉将她拉向自己,一个长驱直入便贯穿到底。
「站稳。」他道,紧接着便开始在她体内不遗余力地抽插挺进,狠狠顶弄起
她娇柔的软穴。
两人的身体在水中前后晃动。
水的阻力让他达不到自己想要的速度,不能痛痛快快地操弄,总有点儿不够
畅快不能解了体内的痒处。
「放松。」高宴只好去咬余欢的耳朵,「你太紧了。」
余欢根本放松不下来。
他尺寸过大的性器和水一起把那处撑的满满当当、所有敏感点都被撑开来时
轻时重的碾磨;即使有水的阻力,重力还是不可避免的让他入得极深——池水晃
荡着拍打在两人身躯,加上没有套子的阻隔,整个人体验比之前刺激太多了。
他每一次进出都会让她随之低吟出声,伴随着触电一般的颤抖。
高宴看出来了,干脆放弃了速度,转而加大了力度。
借住浮力,他轻易地抱起她往阶梯处去。
他抬腿蹬住一截台阶,腰腿使力向上,顶着余欢便使二人出水了一大截。突
然的动作使两人贴合更加紧密。
「啊……」尽管有水的浮力托住她,余欢还是忍不住失神叫出声。
随着他那根粗壮的大东西在自己身体进出,她只觉得一浪又一浪的强烈快慰
在身体里乱窜,像脑海像炸了烟花一样。
「唔……轻点……」余欢趴在他的身上,娇柔地讨饶。
然而掌握主动权的男人并没有理会,箍在她腰间的手丝毫未松,像是要把她
揉进他的身体,整根没入然后全部退出——「你里面流了好多水。」他低低在她
耳边吐气,用力插到最深处,然后抬胯重重碾压肉穴内壁,每一下都撞到她敏感
的深处。
强烈的冲撞和深重的进出下,余欢的眼角不可抑制地滑出生理性的泪水,破
碎的呻吟也越来越密集。
「你……还要……还要多久?」她不住喘息,连泳衣被冲得虚挂在在胸前都
浑然不知。
「你清楚我没有那么快的。」高宴低头去亲那晃动的乳肉。
他舔弄着上面的水珠,细碎缠绵地亲吻着她的肩头和前胸,下身的动作跟柔
情全然没了关系,发狠得几乎要连剩下的两颗蛋都塞进去。
她只能脱力地抱住他,颤抖着,承受着他的每一次进入,在高潮的浪尖上失
声尖叫,直至——他闷哼着从她体内抽出,白色的粘稠液体溅射水中,像白丝线
蔓延至水面,又沉入水里。
第二天,余欢刚推开自己的办公室门,咖啡的香味就扑鼻而来。
不知是谁在她桌上放了一杯咖啡,还有一大盒车厘子,似乎已经洗干净了,
饱满的个头上滚动着新鲜的水珠。
办公室一般不会有人无事献殷勤,余欢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确实是昨天的味
道——正好沈逸林敲门进来,她问,「你煮的咖啡?」
「嗯,还有水果。」沈逸林痛快地承认,又补充了句,「熬夜伤皮肤,多补
充维C。」
呵,倒是有些小心思。
余欢找了一些排版、材料收集的工作给沈逸林;在他即将出门时又叫住他:
「中午你别点外卖了,我带你到附近逛逛。」
CBD附近从来不缺吃饭的地方。
但如何在用餐高峰期找到一家干净卫生,味道价格都不错且无需等位的餐厅,
那就门学问了。
余欢带着沈逸林下楼,一路告知他附近所有合适的选择,并带着他来到其中
一家不太容易找到的餐厅。
落座后,沈逸林看着餐单上熟悉的家乡菜:「听Niettie说,余律师你也是F
市人?」
「嗯哼。」
「那,你的高中是在——」
「F市一中。」
「你果然是我师姐。」沈逸林笑,又问,「哪一届?」
「08届。」
「诶——」这下沈逸林有点惊讶了,「我舅舅也是这一届诶,你们不会是同
学吧?」
「同学?应该也算吧。」余欢从餐单前抬头,「不过我和他不同班。」
「哦……那你们之前认识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