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仆的风流史】(1-6全)


简介:嗯~这就是一个人偶尔会想到的场景~希望自己有一个温顺可靠的女仆大姐姐,
很有献身精神的那种~R18警告
【1.序章——掩藏不住的秘密】
我真是那种无可救药的男人,带着自己不想要的那种超敏感的体质,真是糟
糕透了。
「主人!我要进来了!」那个女人的声音和敲门声一起传入我的耳朵,已经
厌了,每天完全没有什么想干的事情,除了机械地完成世界史的复习之外,每天
就是吃饭,吃药,睡觉。第二天又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喊我起床,令我开心的事情
是,本学期因为疫情,我和家里的仆人都躲到了郊区的别墅里面。不过,那个女
人真的好烦啊,敲门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啊……
她拿着钥匙开了门进来了,真是失礼啊,不过这会儿我又在干什么呢?我看
着桌上的那本同学给的画册出神,耳机里面传来了「嗯」的声音,当然是我正在
听的采耳催眠Asmr了,要是家里的女仆都有这么好的就好了,那种总能看穿我内
心的温柔大姐姐给我膝枕,让我享受一下废人的时光也不错啊,大姐姐就是万能
的许愿机。
这么想的时候,我的两腿之间的物事总是会不老实,说实话,我夜里总是会
用手握住它,沿着它的方向动作着,那种感觉很奇妙,很羞耻,因为总是碰几下
不一会儿就擎天一柱了,这个怕不是我这种体质的弱点。再过一小段时间全身都
会颤抖好几下,然后就是一股很有黏性的流体喷发出来,虽然会有点累,会腰酸,
但是感觉释放了什么烦恼一样大脑麻痹,浑身畅快。
「主人,最近您的衣服都好难洗啊,特别是贴身穿的,不知道是不是主人正
在长身体,还是说衣服面料问题,会有一块东西结成块,明明最近为主人买了新
的,没过一周又变成这样了,被子和床单也是一股腥味,怕不是主人已经到了这
时候了」她看起来很害羞。
「我的身体健康不都是你在负责管理吗?这事我还想问你怎么解决呢,你每
天都是怎么照顾我的,夜里让你睡陪床,我那里胀痛的时候我都喊不醒你,只能
自己用手释放一下。」我在责怪她,我其实并不知道她每天给我喝的是什么药,
我只知道每次喝下去之后身体会很难受,那里会无意识地胀起来。她不过是被我
用钱买来的女仆,皮肤很白,容貌也算不错吧,是那种娴静稳重的形象,身材很
好,曲线恰到好处,我偶尔也会趁她睡着轻轻抚摸她的臀部,很有弹性,散发着
青春魅力,真是的,这么想的话,我对她的感情和冲动不就掩饰不了了吗?
「有点累了,要不然你给我膝枕吧,顺便想想怎么照顾我的身体,这种变化
我自己都说不出来。」
【2.幻梦中的春景】
我还是记得,在学校里面的时候,那位像是灰衣隐士一样的老师对我说过一
句令我难忘的狠话:狄奥多里克(我的名字)没有自我,尤其是面对与自己非常
亲近的人,更是如此,越是关系亲密的人,越能让这小子彻底迷失。
我当然不承认这种无稽之谈,因为,在一般人眼里,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怪
人,很少有人能够走进我并不丰富的内心世界。
我甚至因为表现出一副文弱甚至和女孩子差不多的纤弱样子,没少被班上同
学欺负过。还记得那段时间,现在的我的专属女仆才来到家里不久,听到我的各
种抱怨她都表现出一副很耐心的样子,总是能够让我放下那些堵在心里不愉快的
事情。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我逐渐开始在意她了。
「主人,请闭上眼睛,不要想让您困扰的事情了,选一个您自己感觉到舒服
的姿势躺下来,我要为您采耳了哟。」
她拿着尾部有好看的绒球的采耳棒,轻轻抚摸我的头发,不知为何,我感到
非常安心,她的手心很暖,不知不觉,我就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过程」了。
「下面就要用工具了哦,我知道您很怕痒的,所以我会动作更轻一点的。」
她的低语,她的气息,都像是和我的耳朵串通好了一样,痒酥酥的,我甚至很想
放下「这不过是个下人」的成见,恣意沐浴这安逸时光中的惬意中。
她好像也很享受跟我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有时候会找借口为我解围,创造一
些机会,虽然我很信任她,但是总感觉她有时表现地很刻意,让我怀疑她是不是
有什么别的目的。
她好像很会使用采耳减压和催眠的道具,浸满肥皂沫的方块海绵,减压球什
么的,好像她能随时拿出来一样,配合上她的口腔音,我仿佛置身于水中,有点
像小时候去过的水下摄影。她当然也是像一直以来那样,微笑着,没错,她还是
那一个样子。我很不听话地翻了个身,仰卧在她的腿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体大概是有点迟钝吧,突然不怎么想拒绝她的侍奉,发
自内心地想要她,她的芳唇,她的酥胸,她的玉腿,她的心……身体自然是比心
灵要诚实的,我肉体的脆弱也是超乎想象的,除了经常生病吃药之外,我不得不
承认,我身体的敏感程度超出常人……下身那男性的证明已经开始满足自己的显
示欲了,它不受控制地勃起了,好像也在像房中的两人透露出氛围微妙的变化,
我开始害羞了,想推开她,但是,我好像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
「主人,要不要让我来告诉您身体变化的原因呢?既然是主人的专属女仆,
这种程度当然也是必须的,我会全身心侍奉主人,让主人变成成熟的贵族男子,
也是我的责任。」
话音刚落,我的那里就被她隔着裤子轻轻爱抚,我急忙阻止她,但是,平心
而论,她的身体,让人难以拒绝。
「主人在想什么,其实我都是很清楚的哦,甚至,您给我的名字,在出卖您
呢!」她扶我坐起来,解开了我的裤子,呼之欲出的肉竿随即弹了出来,一颤一
颤地,本来我还想自欺,这下子已经被眼前人看穿了。她把一双手搭上我的肉棒,
一只手稍微向根部用力,另一只手则是在铃口和阳皮处用手指不断挑逗。
「德西得拉塔(拉丁语Desiderata,意思是」渴求之物「),别这样了,再
这样我就要变奇怪了。」
因为有种初次的紧张和新鲜感混杂在自己的女仆传递的快感中,我已经想要
缴械了,我觉得也可能是因为我长年体弱,经不住这样意料之外的快感刺激,但
是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人直呼受不了,她把自己的女仆装全都脱去了,只剩下一
套情趣内衣和女仆装的礼服头花,她戴上了一副黑色丝质手套,抚摸着我的全身,
她的手所到之处,身体的各处开关都被打开了,无名的欲火被点燃了。虽然不愿
意承认,我已经被她的手揉搓着去了,因为她几乎骑跨在我身上,飞溅出来的精
华沾在她的腿上和手上。
因为受不了这样莫名积极的「冒犯」,我把头转向一边生闷气。与此同时,
我的眼神逐渐迷离,渐渐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甚至感觉到了自己意识的淡
出。在意识远去,「失去同步」之前,颅内冲出了她以完全不同于女仆的另一种
腔调说出的一句谶语式的话:Il giudizio finale sta per essere emesso,ne
ssuno puòemendarsi dal peccato che scorre nelle vene。(出自《海猫鸣泣
之时》TV动画Op《片翼の鸟》)
她的下腹部逐步浮现出一个紫黑色的心形图案,像是在吸我的血一样,那图
案变成了玫瑰色,同时,她变生出了恶魔的角和尾巴,翅膀慢慢从后背伸出来,
逐渐展开。这时我才明白,自己的女仆,是一位,嗯,没错,魅魔……可是,我
还能回头吗?
【3.月夜,追忆与抉择】
「少爷,少爷,快醒醒~」
一阵现在听起来已经不再令我厌烦的女声在呼唤着我,奇怪,我这是怎么了,
怎么身体那么沉,手,手也抬不起来,怎么还有那种金属碰撞的摩擦音,不对,
肯定有什么东西弄错了。明明我要下意识地探究什么,或者去讨厌什么东西,但
是已经莫名其妙地被这柔筋酥骨的声音给迷诱了,在半梦半醒之间,我试着睁开
眼睛,却发现自己完全看不懂眼前的展开……变成魅魔的德西得拉塔正悬停在我
身体的正上方,用我平日里见不到的眼神挑逗着我,那份贪婪,那份愉悦,那份
让我恐惧的冰冷,平生所未见。
「少爷现在,也是已经初步接触过男女之事的大人了,见到我这样子,不应
该害羞了吧。您昨晚和我发生了什么,这不是很清楚嘛~」
她轻描淡写地说着些什么,我只知道,她的笑容也变了,没有了先前那份商
业化的,作为女仆这种职业的特殊温柔了,反而变得诡媚起来,弄得我心里痒痒
的,突然就觉得如果她更靠近我一点就好了。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觉
得她那样比女仆的那一身要美妙很多,一身黑色,加点紫色作为点缀,肃杀而神
秘,像是要判决凡人的命运一样。
哦,说来我已经完全忘了,眼前的美人是魅魔这个事实,魅魔的形体被新的
服装修饰,更加轻盈曼妙:那黑丝包裹的美腿玉足,那巴斯克内衣中随呼吸而起
伏的玉峰,细长的尾部尖端的桃心,还有下腹那诡异的纹饰,无不让我心焦,使
我燥渴,引我犯罪。不知为何,我就是想伸手触碰她,但眼前人似乎永远遥不可
及。不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忆的碎片被拼接起来,我却沉默了,想要坐
起身来,可是动弹不得。时不时传来金属摩擦的声音,并不令我感到愉快,因为
手脚都被镣铐束缚着。
「你这魔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快点扶我起来!」我并不怎么高兴,虽
然少女的姿容让我有了肉欲的冲动,但是我不太喜欢莫名其妙就受制于人的感觉。
「少爷昨晚啊,对我那么深情,我就用手稍微动了动少爷的宝物,少爷就把
灵魂的精华赐予我了呢,但是,因为我是魅魔嘛,少爷被我这个魅魔女仆的手引
导着,向我身上交出了童贞精液呢,少爷就自动和我缔结了魅魔的契约哦,换句
话说……」
她突然飞下来,躺上了床,在我耳边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少爷已经是
我的小奴隶了,那种意义上的,而且嘛,因为是魅魔嘛,我以前经常入梦来照看
你有没有好好睡觉,结果却能看到你在梦境中和我做那些快乐的事情,看来您早
已对我有了感情呢~当然,偶尔人家也会稍微给您一个暗示,让您的梦境更加香
艳甜蜜一点,要感谢姐姐我哦~发自内心地说,假设我是魅魔的话,我也会喜欢
少爷这样的男孩子。少爷从来没有把我当作下人看待,不是吗?不过,刚才让您
动了那么大火气真是抱歉,姐姐不应该这样的,对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躺在床上,也许是我想太多了,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
里打转。本来,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如果不是魅魔的话,该多好……还是我
最喜欢的大姐姐,还是天天任劳任怨地照顾我,还是……还是什么?
我曾不止一次地想过类似的问题,得到的却是苍白的答案,我只是想要一个
能够理解我的女孩子,一个能伴随自己左右,懂得我内心世界的女孩子而已。但
是,这种想法本身就很奢侈,可能我的世界里,只有我比较害怕孤独吧,只有我
一个人,永远灰暗,永远封闭,永远都会想起小时候发生的种种。
父母认为作为一个贵族子弟,老是出去「鬼混」,和女孩子酱在一起是很没
出息的,也从小就给我灌输「不要和女孩子起任何冲突」的思想,可是,又如何
呢?小时候,班上同学都笑话我,都说我太理想化,根本不通「人情世故」,当
时我还经常因为对班级里面的情况不满,被公开要求和一个女生决斗,我觉得很
丢人,因为我不仅要作为贵族,背负对女孩子出手的恶名,还要因为自己被女孩
子击败而辱没家门。那一次还算走运吧,以一只眼睛的视力的代价逃走了……
可是之后,还不是无尽冷暴力,无尽的肢体暴力和语言暴力嘛……我也曾一
次次和父母说过在学校里面的不快经历,换来的是什么呢……还不是一次又一次
的冷眼,一次又一次在兄弟姐妹面前被公开处刑……「你要是学习再认真一点就
没那么多屁事」!这是当时老不死说的最多的话,但是强盗贵族到底是强盗逻辑
还是贵族逻辑呢?
那些年,很多次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但是,总有一个女仆每天晚上会走进
房间,给我送一杯可可,听着我各种抱怨,直到她出了事故的那天,还都算正常
吧……
德西得拉塔来到我们家,做我的女仆,也差不多是那个时候的事情,当时我
一眼就看中了她,因为她和去世了的那位,举手投足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过,人和人终归是不同的,不是吗?眼前的这位,是一位魅魔,还已经控
制住了我,那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少爷,您在想些什么呢,我哪里让您生气了吗?」德西得拉塔抚摸着我的
脸颊,扶着我的上半身让我坐起来,亲吻了我的额头,本来充满欲情的动作,也
变得纯粹起来。不知为何,眼泪就是扑簌簌地往下掉……多年过去,想到那些事
情,依然仇愤填膺,仍然咬牙切齿,可是,仇恨完了,失落的不还是我一个人吗?
还有那位不幸去世的人。虽然,对德西得拉塔的情意有着比附的意思,甚至我一
度把两个人认作是同一个,但是,这段感情也许是新的,能治愈孤独的灵药。
十分不情愿地,我含泪小声说着那个词,那个投注了我的信任,我的情欲和
幻想的称呼,想把它送给眼前人好好珍藏起来……
「好姐姐……」
「少爷,我在这~」
于是,我闭上眼睛,躺在她的怀里,享受着这特殊的二人时光。
【4.公之于众的小心思(女主视角)】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好像越来越……嗯,主人已经长大了,变成了一个还算
英俊的男孩子,作为女仆,我当然希望他能够健康成长,但是他实在是太弱了,
身体并不算很健康,每天都是我给他调汤送药的,有一天我忘记提醒他喝药了,
被太太骂了一顿,说我工作不负责任,幸亏被主人救场,才没被撵出去,当时我
就觉得这个男孩子和别人不同了,这样奇怪的感情,这样荒诞的由头,又有几个
人才能相信呢……
这都不重要,我就是我,德西得拉塔,一位寄住在别人家里,做着主人的贴
身女仆工作的女孩子。就算大家都不相信,只要主人相信,就是真的,我也愿意
为主人的健康尽自己的一份力。
没有人能阻止我接近他,没有人能阻止我全身心侍奉他,他就是我唯一的主
人,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保护欲,总觉得主人是个……生在福中的可怜
人……他就是那种没有主见,没有自我,灵魂在呼唤帮助所以忘记哭喊的家伙,
真是的,不能在别人面前透露主人的隐私……
主人的眼神已经够忧郁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他的命运带来一些什么正
面的东西……不过他老是回避我,有一次看着我,还喊出了别的女孩子的名字……
这都不影响我对于他的善意和忠诚,毕竟当时是主人在十个女孩子当中指着我,
说「一定就要这位」,当初我也吓了一跳,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他只说了一句
「你比其他女孩子更神秘」就结束了……这算什么?啊,不好意思,又说了他的
坏话,不行不行,我要好好帮助他……
嗯,今天又到了给主人送药的时间了,这时候他一定又在研究统一战争时代
和第一王朝的奇怪手抄本,这东西放在这时候也没什么人能读懂,但是主人好像
在这方面有点天赋,不过那时候的人写的东西,字是真的潦草……(其实这里是
在说法兰克王国的墨洛温王朝时期的手抄本中的字体很难辩识,其实男主的名字
「狄奥多里克」也是从墨洛温王室中的一个角色中来的)
嘿嘿,不说这些了,他在学习的样子还是挺认真的……不过,既然没有人发
现,为什么不做点手脚~让他能够记住我……让他对我产生那种心思……嘿嘿,
走着瞧~啊啦,突然就想到那些事情了……我还真是,呀,脸好烫……怎么办怎
么办……
嗯,我悄悄在杯子里面加入一点我的唾液,不会有人看出来的,只不过,唾
液里面带点~催——情——素——他绝对会印象深刻的,在香甜的梦中,他能和
我共情的,他能知道我炽烈的爱欲和绝对的忠诚……我的脸还是好烫,这种感觉,
自从那位大人说要找一个继承人,迫使我接受了她魅魔的能力之后,就越发强烈
了……我也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魅魔了……是时候找到一个猎物,一个能够托付
自己的契约者了~这……这怎么能不让我的心砰砰直跳,这人选近在眼前啊……
我莫名其妙地就把手放在了下腹部,也许藏的很深,别人看不到,但是,魔
法形成的魅魔刻印,凡人称之为淫纹的东西,我是能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它的肆
虐……这样不行的~要树立他对我的感情才行……说来我好气哦,有一次他说我
长的像另一位小姐,这简直是把我看成另一个人在……呃,也许是关心着吧……
所以应该是有点感情基础的~不过怎么都不让我舒服啊……这不就是把我看
成是别的女孩子的影子一样吗?那他当时为什么不去主动追求那个女孩子呢……
明明主人也是个成年人了,心态还像小孩子一样,整天崇拜那些什么冠军骑士,
什么骑士学校的导师,他就差自己变成一个骑士了……啧,从这个角度讲,他还
真的像一位骑士……理想主义的那种……我是不懂他在坚持什么,不过他偶尔会
提起他的仇家,还都被他说成是性格恶劣的女孩子,主人小时候日子一定不好过
的吧~
不过,主人这喜欢大姐姐的癖好好像一以贯之呢~据说被我顶替的那位,曾
经是个很讨主人喜欢的成熟大姐姐那样的人物,挺好的。
「主人,我要进来了!」这样说肯定没问题的吧,虽然有点生硬,再配上三
声叩击门的声音,嗯~要注意形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