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风流】(19-20完)【达武】

作者:达武
字数:6071
               第19章:美容
  我跟妻子第一次做爱是在婚礼之后,她没有落红。但毕竟是二十一世纪了,
我对这样一个美女尤物难道会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望吗?所以我心知肚明地没有
问,她也默契地没有任何解释,一切都是那么心照不宣的自然而然。
  那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她在婚前的那些日子有没有被人插入呢?为什么那个
梦和这些照片会给我带来这么强烈的屈辱感呢?远远比我目击她在老王和郝家父
子身下濒死高潮还要屈辱呢?
  可能是因为爱吧?我事实上是在意她有没有爱过我吧?初恋、热恋和新婚所
经历的、所感受到的就该是真正的爱情吧?如果那时候她在一边和我谈婚论嫁,
一边却和不相干的男人共赴云雨的话,那她对我的爱,又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
呢?
  我虽然是屌丝,但毕竟不想当无知无爱的接盘侠。
  我忽然很想知道她的成长心路历程是怎样的,她为什么会蜕变成这样一个将
性当成偷吃零食一样随便的女人的。可惜我实在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翻她浩若烟
海的聊天记录,图片和影像,该上班的时候要上班,该陪老婆的时候得陪老婆。
  周一,当我例行在公司厕所里通过家里的监控对妻子进行实时窥视时,妻子
的行为又再次刷新了我的三观。只见她正仰躺在卧室里大床上,头大概枕在床的
中央位置,脸上敷着面膜,上身穿着睡衣,下身赤裸,大白腿搭在床沿外的两个
树立的架子上,就像在妇产科的检查台上受检的妇女。一个戴着口罩,穿着类似
护工白色制服的男人正坐在她劈开的双腿间。边上还站着一个同样穿着的男人正
在拿着Dv拍摄。
  她在干嘛?那两个人是什么来头?
  「小仙你其实还是可以去我们店里的,现在都有核酸检查,很安全的。」那
个坐在妻子两腿间的男人隔着口罩闷声闷气地说道。
  妻子道:「我还是觉得人多的地方不安全,万一有事就被封在你们店里了。
在家里而且也没有那么多人来人往,感觉更安全些。幸亏你们也提供上门服务。」
  「也好。你放心,我们带的器具很齐全的,跟在店里的护理体验是一样的。」
男人说道。
  另外一个拿着Dv拍摄的男人说:「还要再次感谢仙姐能允许我们拍摄。这会
是我们店服务的一次非常好的广告。我们一定会做好后期处理,保护仙姐隐私的。」
  妻子摆了摆手,仿佛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没事!我去过你们店里
这么多次了,信得过你们!」
  拿着Dv的男人又说:「我们又有很多新的服务项目,仙姐想要监视跟踪什么
人,完全可以跟我们说,我们有很多非常专业的人士。像您这样的VIP,我们打
五折!」
  妻子「嗯」了一声,但没有说什么。
  这个时候坐在妻子两腿间的男人戴上了一次性手套,熟练地拨开了妻子的浅
色柔嫩,寸草不生的大阴唇,用大拇指拨一边拨弄着妻子尚且干燥的蔫蔫地闭合
着的小阴唇,以专业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调道:「小仙你这半年没有来,阴
唇有些色素沉淀了啊!性生活很频繁吗?」
  「嗯。」妻子哼了一声,两腿不由自主地随着男人的手指亵弄张合。
  男人揪住妻子一侧的小阴唇,狠狠地向外拽出并向边上翻去,露出了阴道口
部鲜亮的粉红色。
  「啊——」妻子惨哼一声,却没有抱怨。
  男人把眼睛凑近了女人的阴处,鼻子都快碰上去了,道:「你老公的阴茎很
大吗!每次都能把你的阴唇带出来吧?你小阴唇的弹性比上次检查有所降低。可
我知道,你结婚有几年了吧?以前没有这样啊?」
  妻子没有说话。
  男人也没有说话,只是不住地、轻轻的扒拉着妻子的阴唇。
  妻子呻吟了起来,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把手伸到自己的下身,被男人巧妙地
挡住了。
  「是别的人……」妻子只好老实交代。
  男子还是揪着不放,不急不许地说:「小仙,我无意干涉你的私生活,我只
是想让你知道,男人巨大的性器对你下阴的影响。」
  妻子似蚊子嗡嗡似地嗯了一声。
  「不过你也不用过于担心,」男人话锋一转,手上的劲松了松,「女人有追
求性欢愉的权力,大号的阴茎带来的快感是无与伦比的,我们有很多顾客都有这
样的性经历和由此带来的问题,所以我们研发了专门针对这种问题新型药剂,可
以和以前的除色素药水混合使用。只不过——」男人顿了一下,「我们需要掌握
你主要性伙伴的阴茎尺寸和硬度,以决定药剂的剂量和浓度。」
  他对边上站着拍摄的小伙子使了个眼色。
  小伙子拿着Dv摄像机爬上了床,跪行到妻子头边,拉下自己裤子,露出来勃
起的阴茎。
  「小仙你抓一下小龚的家伙,和你的主要性伙伴比较一下,告诉我答案。」
男人说道。
  妻子犹豫了一下,抬眼看了一下小龚,不知道面膜下的表情。她最终还是缓
缓地伸手握住了那个叫小龚的年轻人的阴茎,不自禁地撸动了两下,又用三根拇
指、食指和中指捏了捏,娓娓道来:「他的比小龚的粗一些,但小龚的更硬。」
她又用上了另一支手握上了阴茎,见还露了一个龟头,道:「长度差不多。」她
的声音平静,身子却不安地扭动了两下。
  男人似乎轻笑了一下,松开了手,从脚边的工具箱里拿出一个漏斗形的阴道
扩张器,往上面涂着润滑剂,道:「那人有点岁数了吧,比不上小龚年轻。其实
阴茎硬度比尺寸更重要。小仙你这就出水了。你比以前敏感了哦,也好,那我们
下面的检查就容易了。你可以松开小龚的家伙了。」说着,他就把扩阴器的一端
缓缓插入了妻子的阴道。在妻子持续地呻吟声中,往里谷底张望了一会儿,道:
「你的宫颈还行,颜色器质没有太大变化,但阴道深处有几处明显的瘀伤,你上
一次性生活时什么时候?和谁?和你的主要性伙伴吗?还是老公?」
  我竖起了耳朵。
  「前天和老公——」妻子的声音低低的,如果不仔细听很难辨别她在说什么。
  我想起来我周末刚交过公粮。
  「嗯?」男人有些疑惑,「你老公能插这么深?」
  妻子略微摇了摇头,「那么那里的伤可能是大前天弄的……」
  「和谁?」
  「一个健身房的……」
  男人点了点头:「难怪,看着力气就很足。瘀伤主要集中在阴道深处下部,
主要是后入位吧?」男人又把阴道扩张器往里推了推。妻子痛苦的哼哼着。
  「这些伤比我想象的还要靠里。他的龟头又大又翘吧?你的子宫当时肯定都
被顶到更深处了。」男人观察着放大镜里的景象说。
  「哼——」妻子没有回答,只是低吟着。
  「他的大还是小龚的大?」
  妻子眼神有点迷离,歪头看了看小龚涨大得似乎要爆炸的龟头,说:「小龚
的大——」
  这时我赫然看见小龚一手拿着Dv,另一支手压着怒然而勃的阴茎戳到了妻子
的嘴角上。
  「啊!」妻子轻呼一声。
  「小龚!」男人喝了一声,然后又歉声说道,「小仙不好意思,小龚新来的,
还是处男,年少色艾。呃——」他说着看到妻子居然张开嘴把小龚的饱满圆润发
亮的龟头含进半个,嘴唇摩擦着,缩腮吮吸着,他立刻闭了上嘴,眼睛眯成了月
牙形,似乎在笑,摇了摇头。
  他从妻子体内把出了阴道扩张器,拿了几张纸擦拭着器具上的粘稠的液体,
道:「小仙你水量变大了啊,粘度倒是没什么变化,好得很。你以后要注意和这
些阴茎过长的人做爱不要太频繁了,大概一周一次就好了吧,要不阴道里的瘀伤
没时间恢复。和你老公倒是没这个问题。」
  我汗颜。
  「如果非要经常做的话,你最好使用女上位,自己可以控制力度和深度,少
用抽插,多用扭动。」男人谆谆教诲着。
  「唔——」妻子这时已经情不自禁地把小龚的整个龟头加一截茎身含近了嘴
里,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着。
  「我的例行检查已经做完了,小仙你是想现在就做私处美容呢,还是想先玩
一下?」男人收拾好了东西,站了起来,手放在了自己裤带上,猥琐地说道:
「我们也有快一年没见了。上次的你在我们店里我至今难忘……」
  妻子此时正在吞吐品咂小龚的整根肉棒,无暇答话。
  小龚的太阳穴上青筋直跳,拿着Dv的手颤个不停,小腹向后收去,却被妻子
的手从两腿间穿过去按住了屁股动弹不得,看上去忍得很辛苦。
  男人脱下了裤子,露出一个中规中矩的阴茎,不长,却很粗。他把妻子的长
腿扛在肩膀上,把龟头妻子的肥美的一线美鲍上蹭了几下,见小阴唇的蝶翼已然
张开,便将龟头填入,未见腰臀如何用力,一下子整支阴茎即尽根而入。他嘶地
吸了口凉气,喘着粗气道:「小仙,你他妈太骚了,我这不是插进去的,而是滑
进去的。」
  真的3P啊!欺人太甚!
  本来我并没有对妻子的出轨行为设置什么下限,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我突
然破防了。
  我难以抑制心中的酸楚、悲哀和愤怒,将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地上那七
零八落的零件,就像我对她的感情。
  我决定今天晚上跟她摊牌。
             第20章:重置(完)
  这天的活格外多,我一直干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家。当气鼓鼓的我看到妻子已
经躺在床上睡了的时候,突然不忍心把她从睡梦中叫醒。
  妻子半梦半醒地问我:「这么晚才回来啊,发消息问你也不回,吃了没?」
  我「嗯」了一声,就转进了洗手间洗漱。看了看镜子里憔悴的男人,我缓缓
地坐在了马桶上,泪流不止。
  接下来数天都很忙,我回家的时候都半夜了。新手机也摔坏了,我没有再看
到这几天又发生了什么,但这并没有打消我和妻子摊牌离婚的念头,反而越来越
坚定了我的决心。
  周五晚上我终于按时回到了家里,推门就一同既往地闻见了饭菜的香味,气
不知怎么就先消了一半。
  晚饭的氛围很好,我想这大概是我和她最后一顿在一起好好吃的晚餐了吧,
不忍开口,只是找了些轻松的话题和她闲聊家常。
  吃过了晚饭我陪她看片的时候,她钻进了我的怀里,我默默地看着她长长的
睫毛一眨一眨的,享受着此刻相依相偎的美好,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任何煞风景的、
措辞严厉的话语。
  但我也知道,这个事情,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最后在上床前,我鼓足了勇
气,对正在准备钻进被子里的妻子吞吞吐吐地说:「小仙,那天——下午——」
  妻子侧头看着我,即使素颜,也如清水芙蓉。
  我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说道:「那两个人——」
  「哪两个人?」妻子莫名其妙地轻声问道。
  「来家里的那两个——」
  「来家里?」
  「和你——」
  「和我什么?」妻子的眉毛扬了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不应该是理直气壮的那一方的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你和他们在这张床上做的好事!」
  妻子的眉毛缓缓地不再扬起,变得平和起来。她叹了口气:「唉——一年了,
你终于还是发作了——」
  发什么了?发作了?这个词难道不应该是发现了?
  妻子板着脸地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从一堆衣服下面拿出了一个文件箱。
这个箱子我也知道,里面放的是我和妻子的重要文件档案。
  她走回来,把箱子放到床上,打开,从里面翻出来一个牛皮纸大信封,交给
了我。
  我狐疑地看着她,接过信封,打开,从里面抽出来几张纸,只见封面上写着
「病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颤抖着打开阅读,却是一份关于我的诊断书,
我草草翻了一下,顿时手足冰冷。
  我有强迫性妄想症?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去看的病?医生是谁?长什
么样子?我统统不知道!
  「我——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我觉得一阵头晕,结结巴巴地问道。
  妻子上前两步,温软的柔荑轻抚我的面颊,娓娓道来:「一年前医生给你做
了催眠治疗来是你忘掉你的妄想,但他说这个疗法只能封存你的幻觉记忆,但不
能阻止你的头脑无中生有地产生新的幻觉。」
  我喉头发涩:「可我——明明看到了——」
  「怎么看到的呢?」妻子问。
  我跳上了床,把烟雾报警器摘了下来,给她,道:「我在里面装了摄像头,
家里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
  妻子半信半疑地往栅缝里看了看,道:「哦?你还真是变态啊!都拍到什么
了?」
  看她一副无辜的样子,我忽然怒火攻心,抢过报警器重重摔在了地上,四分
五裂的报警器零件崩出很远。我没注意这些,拉着她的手走到了书房的电脑前。
我打开电脑对她说:「你的丑行的监控录像我都保存下来了!」
  我打开摄像头应用的云存储空间,想找到我的收藏,但云空间里空空如也。
  这怎么可能?
  我心如电转,指着她道:「肯定被你发现删除了!」
  妻子撅起了嘴。
  「我——我还有别的证据!我在你包包上装了窃听器。我听见了你和老王……」
  妻子叹了口气,打断了我,道:「你以为我没有发觉吗?你固然把窃听器塞
得很好,但你要知道,我每次在外面排队没事都会捏那个小兔子挂坠玩啊!我早
就把它给拆出去了!当时我就觉得你又犯病了,唉——」
  那我听到过什么?我幻听了吗?
  「那你和郝映……」我颤声道。
  「郝莹。」妻子纠正我的发音。
  「我在他家也装了监控……」
  「哦?你还真行啊!什么时候?」妻子有些惊讶。
  「你肯定也见过了,就是这个所谓的新冠病毒测量仪。」我打开书柜底部的
抽屉,拿出我装旧光盘的塑料袋,一边在里面找我改造的那两个除臭盒,一边说,
「我改造过了,里面其实是摄像头,我那次假冒大白装在了郝映家。」
  然而袋子里只有光盘,没有别的东西。我头上开始冒冷汗。
  「我在郝颖家没见过。你知道郝莹住哪儿?」妻子奇道。
  「我当然知道了,就在边上楼的1314号。」
  妻子的修长的柳叶眉皱了起来:「但她家门牌号是919啊?1314住的谁?」
  「你——」我有些紧张起来,「我有证据!」
  我在电脑上打开那对监视摄像头的云空间,想调出那里的视频,结果那里……
也是空的。
  我有些慌了,这怎么可能?上次它们还在那里呢!我上次是什么调阅来着?
我使劲回想着……
  妻子看着我,眉目之间尽是忧虑。
  我不得不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打开了存放她手机文件的目录:「我有你手
机里存放的不雅视频和照片!」
  妻子柳眉倒竖,神情十分不悦,寒声道:「偷我手机,你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看她生气了,我有点害怕起来,但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拼了。
  「你看——」我双击了她和健身教练的装机器人的那个视频。
  妻子不慌不忙地靠近了些,似乎也好奇我要给她看什么,很坦然。我闻到了
她身上的香味,心里慌得一批,这次不能再出问题了,否则我就是个傻子!
  视频里,她和教练在一起和着音乐做健身运动,俊男靓女,弯腰抬腿,节奏
感满满,但很正常的那种,和我那次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我傻了。
  妻子侧头看着我:「这是我们录的,准备作为Ke*P的短视频的,有问题吗?」
  「没——」我不由自主地回答道,然后哆嗦着手找到她的某Q空间,点开她
的婚纱补拍照片,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此时骑虎难下。果然,补拍的照片都
是正常的婚纱照,有个绿人规规矩矩的站在她身边,看来是准备以后P上新郎——
应该是我——用的。
  我脑子一片空白,心里像走马灯一样回忆中这几个月来我看见的种种不堪,
难道这都是梦?都是我的癔症发作的幻觉?我想到了老王的帖子,但已经没有了
打开的勇气。那个,就算是真的老王写的,但他也没有指名道姓,还有可能是吹
牛,我拿出来也做不了证据。网上这种类似的故事,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这里面肯定有一个很大的漏洞,但我大脑已经罢工了,完全不知道应该往哪
方面去想。腿上一软,我重重地坐在了我的办公椅上,把脸埋在手里,不知道怎
么面对我亲爱的妻子。难道我真的有妄想症?
  一双柔荑放在了我的头上,轻轻地抚弄着我的头发,然后把我搂在了她的胸
口。
  「可怜的——」妻子的温柔让我无地自容。
  过了很久,妻子退开一步,柔声道:「医生也有料到今天的情况,所以给你
准了药物。」
  我抬起头,看着她。
  妻子伸出双手,一支手里一个红色的胶囊,另一支手里一颗蓝色的。我觉得
这个场景有点眼熟。
  「你有两个选择。这个蓝色的呢,你吃下去,就会忘掉你的妄想,重新开始,
但有可能数月之内,你又会产生新的幻想。这个红色的呢,你吃下去,就会回忆
起你所有的以前的妄想,包括你很久很久以前的。你将分不清那个是真记忆的,
哪个是妄想,你会把这一切都当作事实。」妻子的声音渐渐严肃起来。
  我无法抉择。
  「又或者——」妻子弯下腰看着我。我瞥见了她敞开的睡衣领口里白嫩柔弹
丰满的双峰。
  「你有什么别的想法?」妻子娇声问道。我觉得她的眼里忽地满是妩媚。
               (第一卷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