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如他】(1-8全)


第01章:他和她
「大公爵……那个……晚餐准备好了。」仆人敲响面前那扇浮雕暗红色木门,
战战兢兢地说。
波德莱尔大公爵从床上坐起来,抛开了怀里的女人,穿上黑色袍子打开房门。
「把里面那个女人解决一下,不想再看到她了。」说罢就走到楼下,毫无留
恋。
里面的女人一丝不挂,奶白色的身体上全是红痕和血丝,但是她哭着对仆人
说:「我还想服侍大公爵,不要把我送走,求求你了!」
「小姐,这是大公爵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的,不然您和我们都会掉脑袋
的,这是衣服,穿上就跟我们走吧。」
阿尔戈·波德莱尔,备受众人尊敬的大公爵,30岁,骁勇善战,为国家作出巨
大贡献,就连当今的王都得敬他三分。
他也是全国少女肖想的对象,一头黑色长卷发,深邃的眼眸让无数人沉溺,
结实的肌肉和挺拔的身姿,他穿着简单的拉夫领衬衫,露出小麦色的胸肌,略微
紧身的马裤,让他那处凸起更加令人难以忽视,若是那些待在深闺的少女看到,
定会脸红下身泛湿。
他把猪肉切开,淋了一些浓汤,优雅地送入口中。
他把管家叫过来,说:「这份猪肉再加些胡椒,另外,4月份快到了,你得开
始准备我的宴会了,你知道规矩的,只邀请18岁以下,14岁以上的少女和她的家
属,只允许一位家属跟随,以前邀请过的就不要再邀请了,20个名额,邀请信写
好我签字。」
「是,大公爵。」管家挥手让仆人把猪肉撤下去加胡椒。就转身去书房看还
有哪些少女。
波德莱尔大公爵每年4月都会邀请20名贵族出身或者富贵人家的少女参加他的
宴会,宴会持续两个周,在这两周内被临幸的少女的身价定会水涨船高,以后还
能嫁一个好人家。
几乎整个国家和周边国家的少女都期待被邀请参加宴会。
包括刚16岁成年的凯西·艾德礼。
大雾弥漫着整个艾德礼庄园,凯西赤着脚走下楼梯,揉着眼睛,一副还没有
睡醒的样子,哥哥凯伦皱了眉,眼中闪过心疼,上前一把抱起凯西,让仆人去拿
鞋子。
凯西乖巧地在哥哥怀里,软软地笑着,还用鼻尖去嗅哥哥的味道。
凯伦把她放在餐桌椅子上,单膝下跪给她穿鞋子,他的大手握着她泛红的冰
凉小脚,粉粉嫩嫩的小脚让他十分爱怜。
「下次不许光脚了,你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要学会照顾自己。」
「知道啦哥哥。」
她低着头专心给面包涂黄油,凯伦从管家手里接过信件,一封一封查看,其
中有一封信纸很厚,上面还有暗纹,信封上写着凯西·艾德礼收,来自阿尔戈·波
德莱尔。
凯伦吓了一跳,大公爵写的信,他把信件抽出来,是一封邀请函。
「凯西,波德莱尔大公爵邀请你去参加他一年一度的宴会。」
「真的吗?!太好了!管家先生,你能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母亲吗!」艾
德礼先生和夫人一般习惯在卧室吃早餐。
「好的,小姐。」
「哥哥,如果我能被大公爵看上,那我们家说不定还能再进一个爵位!」
哥哥凯伦却没有那么兴奋,他知道这个大公爵只是想上这些未开苞的少女而
已,他揉揉眉心说:「那这次宴会我陪你去吧。」
「好耶!但是哥哥军队没关系吧?」
「没事,就两周,我让助手帮我带训练。」
凯西双颊粉红,凑过去亲了哥哥的脸颊一下,凯伦抓住她的肩膀,说:「不
够。」
凯西看看周围没人,吻住哥哥的唇,按照哥哥教的方法吸吮着哥哥的下唇,
还伸出舌头去勾哥哥的舌头。
「说,说好了只有没人的时候我才这么亲你哦。」凯西软软地说。
晚上,凯伦躺在床上,脑海中都是他可爱的妹妹,红色的卷发,圆圆的带着
雀斑的小脸,精致的五官,她的身材十分妙曼,乳白色的乳房顶着粉色的乳尖,
细腰,又白又嫩的翘臀,三角区有稀疏的毛覆盖,下面是又直又长的双腿和小巧
圆润的双足……
凯伦裤裆支棱了起来,他捂着脸,另一只手伸进裤裆里撸动着肉棒,他一边
呻吟着一边小声叫着凯西的名字。
另一边的波德莱尔大公爵,他俯身咬住身下女人的肩膀,把浓稠的精液射入
女人的身体,这是最高级的娼妓,但是他却不够满足,他觉得这样的女人不够欲。
他随便擦试了一下巨龙,便坐入浴缸,对着不停高潮抽搐的女人说:「滚出
去。」
女人站起来,精液和淫水顺着她的腿流下,但她只能赶紧拿着衣服出了房间。
第02章:宴请
凯伦带着凯西坐上马车,他们需要整整两天才能达到波德莱尔庄园,他们在
马车上昏昏欲睡,但是凯伦朝凯西讨要了不少次舌吻。
他们到达波德莱尔庄园后,又脏又累,仆人带着他们来到豪华的客房,为他
们打水洗澡,还洗了衣服。
凯西看着窗外的巨大庄园,这个庄园是艾德礼庄园的五六倍大,都没算上后
面的森林。
凯伦有些不放心,再次嘱咐:「在这两周之内,你不要随意走动,不要跟不
熟悉的人搭话,不要跟他们走,好吗?」
「知道啦,哥哥,不过大公爵除外哦。」
「但是……」
「好啦,哥哥,我们快睡吧!明天是要和大公爵一起吃早餐的。」
第二天一早,众人被仆人带领到巨大的餐厅,餐厅的天花板高的不像话,水
晶吊灯就足足有3盏,地板柱子和餐桌都是最高级的大理石,烛台多到数不清,空
气中还有玫瑰的香气。
仆人们一一上餐点,有热菜,有冷餐,黄油和肉味让大家食指大动,但是大
公爵还没有来,大家谁都没有动。
波德莱尔大公爵姗姗来迟,他凌乱的长卷发只是随意一束,不过拉夫领衬衫
和礼服倒是一丝不苟。
凯西看到他的样子呼吸一滞,真的……好美,她从未见过这么美的男子。
「大家请坐,请用餐吧。」大公爵低沉着嗓音说,能看到桌边的少女们都红
了脸。
早餐结束后,大公爵就不见了踪影,一些少女带着家人去后院欣赏花圃,一
些去骑马游览庄园了,凯西和凯伦决定回房间继续休息。
「少爷小姐,晚宴在晚上7点开始,如果饿了请拉床边左边的绳子,我们会送
一些冷肉喝面包过来,如果有礼服需要清洗和熨烫,麻烦拉动右边的绳子,我们
会立马过来的。」
「好的。」
晚上的宴会是这两周内最重要的一场,所有人必须参加并且穿最好的礼服,
打扮到最精致,就连男子都必须戴假发扑香粉。
专业的乐队在大厅中心演奏着当下最经典的乐曲,大家互相行礼之后坐下,
等待着波德莱尔大公爵。
仆人们把烛台一盏一盏点亮,前菜也一份一份被送上来。
凯西有些紧张,她咽了一下口水,这是她第一次参加如此隆重的宴会。
大公爵进入宴会厅,他跟早上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只是长卷发更加柔顺黑亮,
被一条绿色缎带绑了起来,绿色是波德莱尔家族的代表色。
他端起酒杯,仆人为他倒上红酒,乐队停下演奏,他说:「我阿尔戈十分荣
幸,能够邀请到你们参加我这个寒酸的宴会,请大家尽兴。」
大家都站起来,举起酒杯,敬大公爵。
这里的食物都是顶尖的,多汁的烤鸡,香酥的烤鱼,柔软肥嫩的猪腿和脆爽
多汁的蔬菜,凯西一个不留神多吃了一些。
晚餐结束,仆人把席面撤了下去,空气中又恢复了玫瑰香气,大家都移步到
旁边的舞池,乐队开始准备演奏圆舞曲,波德莱尔公爵也在物色跳舞对象。
晚会的第一支舞一定是主人的独舞,大家要站在周围为他们鼓掌。
一瞬间,他的目光锁定了凯西,她穿着一条浅绿色的礼服,束腰把她的乳房
托得越发高耸,把她的细腰勒得更细,而她的翘臀也越发挺翘。
而这副令人血脉喷张的身材主人却是一个懵懂天真的少女,她的眼睛中没有
任何杂质,看上天真又纯洁,这种反差莫名让波德莱尔有些兴奋。
他走到凯西面前,行礼,右手掌伸出去,邀请凯西跳开场舞。
凯西心脏提到嗓子眼,把小手放在他手心里,一深一白的颜色刺激着凯西的
视线,她吞了口水,定下心来认真跳舞。
波德莱尔感觉到她的细腰盈盈一握,又十分柔软,她的乳房又白又粉,带着
少女特有的香气,她的脸颊有些肉,她的小嘴小巧又殷红。
他盯着她的小嘴,不知为何有种想要把他的巨龙插进她的嘴里的冲动。
他不动声色地还着她转圈,完成了开场舞,他能感觉到,他和别的女人不一
样。
接下来就是自由匹配跳舞了,波德莱尔没有再邀请凯西跳舞,凯西松了一口
气,和哥哥跳起舞来。
晚宴几乎将尽尾声,波德莱尔大公爵低头在管家耳边说了些什么,就离开了
宴会厅回了房间。
在晚宴结束的时候,管家悄声带走了一个少女。
波德莱尔捏着少女的细腰狠狠冲撞着,但是他脑海中在想凯西,他觉得凯西
的味道肯定比别的女人要好上一百倍,但是他不能急躁,他要最后再将她拆吃入
腹。
他按着少女的头,在少女的口中射了两次,让少女浑身是伤才让仆人将掩面
哭泣的少女带走。
他泡在浴池里,仆人们给他换掉了沾着血的床单,月光打在他完美的胴体上,
他宛如阿波罗福玻斯,冷峻又完美。
第03章:沦陷
4月天气都很好,波德莱尔大公爵带着少女们的男性家属去后森林打猎,说希
望晚餐能有些不同的食物,家属们都很兴奋,这样跟着大公爵来一场刺激的春猎
的机会一生可能就一次。
少女们聚在花圃聊天,其他一些在花圃中的凉亭里听女仆讲大公爵的英勇事
迹。
太阳西斜,男人们扛着、拿着大大小小的猎物回来了,最大的还属大公爵肩
膀上的野猪,他骑着马,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扶着肩膀上的野猪,在红色的夕阳
里出现,少女们眼睛都看直了。
凯西看到他跳下马,敞开衣襟,露出小麦色的胸肌和腹肌,透明的汗珠从他
的喉结滑落,他右手向后撩了一下长发,接过仆人手中的水壶,一口饮尽,不少
从他的下巴流了下来,打湿了他的衬衫。
凯西红着脸,感觉到了自己下身开始泛湿,她的腿跟有些发软。
厨师们在院子看着这些大大小小的猎物,讨论着应该做成什么美味佳肴,凯
伦回房间洗澡了,他为了捉那只公鹿没少辛苦。
凯西走在这庞大的庄园走廊里,巨大的落地窗外是逐渐变淡的夕阳。
忽然一扇门打开了,是正在擦头发的波德莱尔大公爵,他挑眉看着有些惊慌
的凯西,笑着说:「来得正好,能帮我擦一下头发吗?」
凯西看着他裸露的胸膛和围着毛巾的下身,紧张地点点头,说:「乐意至之。」
便走进房间。
凯西接过毛巾,波德莱尔坐在梳妆镜的椅子上,凯西站在他身后为他擦拭着
长发。
他的长发擦得半干,他却受不了那淡淡的少女气息在他身后晃悠而他非得忍
着的感觉,他便站起来转身,拉住凯西的手腕,两人凑的极近。
凯西吞咽了一下口水,睁大双眼。
波德莱尔吻住她的小嘴,舔吸品尝,果然很甜。
他的手将她的长裙拉起,隔着打底裤和长袜抚摸着她的三角区,他摸到了明
显的湿意,笑了一下,揉着她的三角区。
凯西小声呻吟着,逐渐进入状态。
但是下一秒房门被敲响,原来晚餐时间到了。
波德莱尔不耐烦地应了一声,放开凯西,在她唇上用力吸吮了一下,说:
「以后再品尝你。」
就先让她出去了。
凯西背靠着墙喘息,平复了一下便去餐厅跟哥哥汇合,但是这件事她没和哥
哥提一个字。
晚上月光打在床铺上,凯伦讨要了晚安吻之后便沉沉睡去,凯西夹紧被子,
无法忽视湿湿的下体。
她学着波德莱尔大公爵的动作,揉着自己的下体,她用被子捂住嘴,这是她
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烈的刺激感。
慢慢地她掌握了诀窍,越来越湿润,她用手指搓揉着阴道口和阴蒂,一阵强
烈的快感袭来,她高潮了,喘着气夹紧被子,她好想和波德莱尔大公爵做爱。
她觉得,她沦陷了,对着这个俊美无双的男人。
波德莱尔没有让任何女人服侍他,他躺在地板上,晒着月光,下体的巨龙高
高耸立着,但是他没有理会。
他把右手食指放在鼻下,指尖有淡淡的咸味,那是凯西淫水的味道,竟然如
此诱惑。
他好想从后面狠狠插入她的身体,看她淫水直流的样子,再用缎带绑住她的
双手和脖颈,用鞭子抽打她的乳房和翘臀。
最后让她的小嘴把他口射三次,逼着她吞下他的精液。
在她来月经的时候,开发她的肛门,捏着她的翘臀狠狠抽插她的直肠,然后
还要把肉棒插到她的乳沟中,来来回回,最后把精液射在她的脸上。
他一边这么想着,身下的巨龙一边吐出不少透明粘液。
第二天,男人们在马厩里欣赏马匹,少女们进城去购物。
凯西看着马车外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街道,并没有什么特别想买的东西,不
过能买一两件美丽的裙子也是不错的。
少女们品尝了鸡蛋布丁,又进入高档服装店和香水店,买了不少东西,仆人
们分别把东西送入她们的房间。
凯西还给哥哥买了一件新的衬衫。
第04章:残暴
时间过得很快,这次宴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凯西一直没有被带去波德莱尔大
公爵的房间,让凯伦松了一口气,但是凯西却又些失落,是不是她不够有魅力?
明天就是离开的日子了,凯西翻出一条极致性感的酒红色礼服,这条礼服更
加低胸,所以凯西挑选了一件更能托高胸的束腰。
波德莱尔大公爵不选她,她便要主动将自己送给他。
晚饭时间波德莱尔大公爵没有和他们一起享用,她吃过饭后,谎称自己要去
散步,便让哥哥先回房间。
她按着记忆里的位置找到波德莱尔大公爵的房间,轻轻推开一丝门缝,她没
有再往前走,因为她听到了女人的淫叫。
她看到一个少女被波德莱尔大公爵绑住脖颈,绳索在她肌肤上留下深深的血
痕,她的双手也被绑住了,她的双腿大大岔开,红色的阴户暴露在空气中。
波德莱尔大公爵拿着马鞭,站在床尾,他抬手挥动马鞭,马鞭「啪」地一声
落在少女大腿根,少女痛呼,但是淫水却一股一股涌出来。
她在痛苦和爽之间无法自拔。
波德莱尔大公爵又挥动了几鞭子,看到那阴户湿泞不堪后,扯掉了围在他胯
间的毛巾,露出了那蓄势待发的巨龙。
巨龙埋进少女的阴户,将阴户撑大,血丝流了下来,但他没有停下的念头,
他继续往少女的更深处插入。
少女淫叫着,想要取悦大公爵。
波德莱尔大公爵像是骑着马驰骋一样,在少女体内驰骋,勒紧少女脖颈间的
绳索,少女的脖颈也开始流血。
但是大公爵却越来越兴奋。
凯西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景,她往后退一步,捂着嘴逃跑了。
原来……跟大公爵做爱是会葬送自己的小命的,这样的性爱只能称作虐待。
她回到房间,有些失魂落魄,她靠着门喘着气,乳房高耸。
凯伦的目光先是落在她的胸脯上,后面看她脸色实在不好,连忙上前询问。
凯西把自己看到的和凯伦说了,然后央求道:「哥哥我们明天早点离开这里
可以吗?」
凯伦脸色凝重,点点头,两人现在开始收拾行李。
其实波德莱尔知道自己做爱的时候被凯西看到了,他猜测凯西肯定会吓到,
看来今晚就得行动了,他要让凯西,这个尤物,永远待在自己身边,让自己泄欲。
他让仆人打开凯西的房门,果不其然他们在收拾行李。
「怎么,这么急着走吗?」
凯伦挡在凯西面前,义正言辞:「我不会让你碰凯西一根手指!」
波德莱尔笑了笑,说:「你是一个不错的将军,可惜爱着自己的妹妹,你以
为你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吗?」
凯伦没有说话,波德莱尔上前就是一个左拳,凯伦被打翻在地,两个仆人进
入房间关上门,大力按住了凯伦。
波德莱尔要让凯伦看着自己侵犯他最爱的妹妹。
波德莱尔从后面把凯西压在床上,忽略凯西的惊呼,掀开她的裙子,脱下她
的长袜,露出她完美的阴户。
他用手指侵犯着着软粉色的阴户,凯西虽然害怕且不情愿,但是身体很诚实,
阴户流水潺潺,被他的手指逗弄地颤抖不止。
他的三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她的处女膜被撑开,血丝流了下来,但是她却
仰着头羞耻地高潮了。
凯伦看着自己心爱的妹妹被如此玩弄,但自己又没办法制止,只能愤怒地泪
流满面,而自己的下身却也挺立起来。
波德莱尔大公爵没有进一步侵犯,而是把凯西带走了,让仆人先压制着凯伦,
他要把凯西藏起来。
这是一个特殊的地下室,豪华,但是没有波德莱尔,谁也出不去。
凯西被扔在大床上,满脸泪痕,她的双手被绳索绑在床头,礼服被撕了粉碎。
第05章:囚禁
「放心,我不会一下要了你,也不会伤害你哥哥。」波德莱尔擦了擦手,说,
「让我们看看,今夜,你能承受高潮几次。」
他把她的双腿掰开,食指按在她的阴蒂上,快速打转按压,她哭着,但是止
不住呻吟,不一会儿就高潮了。
他笑了笑,把凯西翻个身,让她撅起屁股。
她的肛门十分粉嫩,因为高潮而一缩一缩的,波德莱尔吸吮了一下自己的食
指,又俯身舔了舔她的肛门,便将中指插了进去。
她颤抖着,肛门却吸着波德莱尔的手指。
「骚货。」
他抽出食指,这次试着食指和中指一起放进去抽插,期间另一只手还搓揉着
她的阴蒂。
刺激感直达顶峰,凯西尖叫着高潮了,眼泪和淫水都滴落在床单上,凯西央
求:「不要了不要了,求你了,求你了。」
但是波德莱尔不可能放过她。
他不仅用手指开发了她的阴道,还开发了她的肛门,今夜,他的手指让她高
潮了整整8次,床单完全湿透了。
而凯西也完全晕了过去,波德莱尔只用她的小手撸了一次,但内心十分满足,
像是雄狮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很久的特殊猎物。
凯伦知道仅凭自己是没办法扳倒波德莱尔然后解救凯西的,他只好回去,动
用父亲的人脉,找到和他同样仇视波德莱尔的名门望族,让他们和他一起扳倒波
德莱尔。
回到家后,他把所有事情告诉了父亲,父亲和母亲没有说话,他们心里的感
觉很复杂,自己的女儿被临幸是他们的荣幸,但是他们也担心自己的女儿受到伤
害。
艾德礼伯爵想了一整夜,还是把自己的人脉介绍给了儿子,他还是挂念自己
的女儿。
凯伦挨家挨户地写信,央求帮助合作。
凯西一直被软禁在地下室,她闭着嘴,不和波德莱尔说一句话,但是波德莱
尔也不生气,每天让厨房做着美味的饭菜招待她。
凯西觉得,哥哥一定会来解救她的。
今晚是一个月圆之夜,波德莱尔难得把凯西带出来,他们在草地上野餐看月
亮,波德莱尔给凯西一个餐包,继而又给她一个鸡腿。
「其实我不想伤害你,唯独你,我不想伤害。」波德莱尔看着天空,说。
凯西也发现了,她只有第一个晚上被弄出血,后面她没出血,而他也很温柔,
她被绳索绑着的地方都有一层软布垫着,根本不会勒出血。
但是她摇摇头,久违地张口:「你已经伤害过了。」
「我知道,我只能跟你说对不起,但是我挺喜欢你的,只是我这样的人不值
得爱情这种东西,死在我手上的人命太多了,上帝让我35岁之后死都是对我的仁
慈,现在你多陪陪我吧,我不会再伤害你。」
凯西没有再说话,但心头已经有些软了。
月光打在他的侧脸,他盯着月光,像是阿波罗福玻斯在阿尔卑斯山上审视月
光一样。
他跟她说他的过去,他18岁就亲手割了一个敌军的头颅,现在的一切都建立
在别人的尸体上,他父亲最怕看到他成为这样的人,但现在的他却是他父亲一手
培养起来的,所以他的父亲在自责和后悔中去世了。
他们难得和平相处了一个晚上,夜晚波德莱尔没有再折腾她,而是抱着她安
然入眠,凯西顺着他的卷发,心头的情绪十分复杂。
这一边的凯伦已经召集了千人军队,毕竟没有几个王公贵族喜欢这么一个势
力过大的大公爵,他们正在往波德莱尔庄园行进。
第06章:突破
两人的关系因为那个晚上而缓和一些,波德莱尔没有再强迫过凯西,只有自
己十分想要的时候,会询问凯西能不能帮他口或者撸。
凯西对待他虽然有些冷漠,他知道自己伤害了她,但是她有时会盯着他看,
眼神里没有恨,甚至其他杂质,她只是静静陪着他,她有时候在他睡着了还会为
他梳理头发,有一次还亲吻了他的额头。
但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波德莱尔也没有确切的答案,他不知道为何突然认
为凯西很圣洁,他舍不得用他的精液玷污她……波德莱尔坐在书房椅子上,没有
急着去地下室。
他不是突然变了一个人,而是他的内心中充满了舍不得,他的心柔和了,凯
西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他是十分清楚的,但是他已经伤害过她了,还让她远离了
她的家庭,他已经是个坏人了。
但他又不想凯西离开,又舍不得继续做坏人。
他抓着头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他来到地下室,凯西在一边吃冷肉一边看书,很入迷,都没发现他进来了。
她雪白的脖颈低着,红色卷发垂在一边,细白的手指捏着冷肉,另一只捧着
书,她穿着他买的白色连衣裙,勾勒出了乳房的形状。
他伸手在她的脖颈那里轻轻揉捏,然后沉着声音说:「直起来一点,不然会
毁了你的颈椎的。」
她看得正入迷,只是「嗯」了一声。
他从后面抱着她,没有再打扰她。
周围很安静,波德莱尔闭上眼睛,闻着她的香味,说:「我不想再做坏人。」
「嗯?」凯西不明白。
「我以前伤害过你,我后悔了,我知道没办法掩盖我的罪行,所以,我会弥
补你的。」
凯西没有再说话,她不清楚自己是恨他还是爱他,这两个东西本来就没有界
限,她恨他伤害了她,还囚禁了她,但是她爱着他的脸,和他心里那一小块依赖
她的地方。
「我会……」放你自由。
后面那句话波德莱尔没有机会说完,炮弹炸开的震动让凯西跌落到床下,波
德莱尔也摔在地上。
硫磺的味道弥漫开来,凯西很害怕,她盯着波德莱尔,波德莱尔把她往床下
推,说:「躲在床下!护住头,别出来!我会保护你的。」
凯西瞬间泪流满面,她拉着他的臂膀,说:「注意安全。」
波德莱尔笑了一下:「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不知过了多久,凯西头很晕,整个人也很难受,她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
突然——「凯西!」
哥哥的声音!
凯西放开嗓子:「哥哥!哥哥!」
凯伦跑进卧室,看到灰头土脸的凯西,止不住眼泪一把抱住凯西,凯西放声
大哭。
凯伦把斗篷解开披在妹妹身上,将她带了出去,夕阳打在波德莱尔庄园缺失
了一角的房屋上,波德莱尔浑身是伤,但是伤伤不知名,像是施暴者想要慢慢折
磨他一样。
他被士兵压着跪在地上,凯伦拉着凯西站在波德莱尔面前,波德莱尔艰难抬
头,看到了背着阳光站着的凯西。
天使吗?
是他的凯西啊,但是为什么他的凯西会在别的男人怀里?
波德莱尔笑了一下,就晕了过去。
凯西觉得很难受,她不停回头看波德莱尔,那些士兵把他扔到拖车里就离开
了。
凯西回到家,父亲母亲含着泪抱了她一下。
哥哥陪她洗澡,他说:「这次能顺利突破波德莱尔庄园还要感谢王,他也忌
惮波德莱尔的势力,所以借了我一些精兵,我们调虎离山让他的士兵活力集中在
庄园外,还把通风报信的士兵俘获,然后我们就带着精兵进去突破庄园了。」
「原来如此。」
「如果没有其他贵族的帮忙,我可能就永远失去你了。」
「哥哥,谢谢你。」
凯伦却没有接下这句谢谢。
第07章:牢狱
凯西在家里休养了一段时间,期间她一直在旁敲侧击想从哥哥嘴里问出关押
波德莱尔的监狱在哪,但是哥哥无论如何也不说。
她抱着枕头,眼角泛湿,她好想知道他有没有事。
「皇宫地牢。」
哥哥出现在门口,靠着门框说,他眼中有挣扎,但是他发现,自己深爱的妹
妹爱上了那个残暴的男人。
「这是我的令牌,凭它你可以随意进入地牢,但是,我不希望你和他再有交
集,王不会处死他,但他只能永远待在那儿了。」
说完,凯伦扔下令牌就转身离开了。
凯西赶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用篮子装着食物,赶到了皇宫地牢。
侍卫带领她到关押波德莱尔的牢房门口,她看到他原本精致又顺滑的卷发变
得暗淡无光,十分肮脏,一缕一缕地贴着他的脖颈,他的容颜还是那么美,但是
他眼中没有光,脸上还有一些细小的结了疤的伤口。
凯西心疼了。
她隔着铁栏杆小声叫他,他转头,看到了迎着光的、像天使一样的、他的凯
西。
「凯西!」他爬到栏杆后面。
凯西把篮子中的奶酪和面包递给他,说:「你吃点东西吧,这面包是我亲手
做的。」
波德莱尔接过食物,但还是直勾勾盯着凯西,没有说话。
凯西伸手穿过栏杆,摸着他脸边的头发,心疼得红了眼眶,说:「你瘦了……」
波德莱尔按住她的小手,轻轻摩挲。
「我没事。」他说,「对不起,凯西。」
凯西现在和家人在一起应该很幸福,他唯一能做的只有不打扰,不伤害。
「凯西,你走吧,谢谢你给我的食物,但是,我现在不能再见你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但是我想见你,我爱你。」
「你不能爱我,我快死了。」
「不许胡说……」凯西哽咽起来。
「你走吧,算我求你的。」
「阿尔戈,你爱过我吗?」
「是的,凯西,我爱过你。」
凯西没有再说话,提着空篮子走了,波德莱尔看着墙,一边吃着面包,一边
哭了起来。
当年的他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狼狈。
入夜,天气很闷热。
凯西突然出现在牢房外,波德莱尔坐起来看着穿着斗篷的凯西,凯西说:
「快,我们只有十分钟,我偷了钥匙,我们得以最快速度离开皇宫!」
波德莱尔捏住铁栏杆,看着凯西在用钥匙开锁:「为什么,凯西,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没时间了,快走!」
凯西拉着波德莱尔的手往皇宫后门奔跑着,波德莱尔看着这个勇敢的女孩,
心头全是疼惜和感动。
但是他们刚出皇宫,就被凯伦带着兵马挡住了去路。
「哥哥?」
「凯西,钥匙。」凯伦黑着一张脸,他没想到他妹妹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凯西,我对你很失望,他现在是重罪之臣,你这样明晃晃把他解救出来,你把
我们艾德礼家族的脸面放在哪里?」
凯西一脸坚定,说:「因为我爱他。」
凯伦的心上像是被刺了一刀,他口中尽是苦涩,他说:「凯西,听话,他不
值得你爱,他伤害了很多人,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
「那他就不值得被爱了吗?」凯西不服输。
凯伦无法,他黑着脸下令:「抓住他们。」
凯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哥哥,求你了,如果他一辈子待在牢房
中的话,我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我真希望王和你能够看在他当年以一己之力抵
抗了土耳其大军的份上饶了他。」
「起来,凯西,别让我说第二次。」
「凯西,听你哥哥的,我不值得你这么做。」波德莱尔说话了。
凯西转头,大眼中尽是泪水,她哭着问:「连你也这么说吗?我的爱对你来
说一文不值吗?」
「你的爱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但是,他是你的家人,而且你还小,还有光
明的未来……」
话音未落,凯西抽出身边士兵别在腰间的短刀,划向了自己的脖颈。
她在昏迷前看到的是波德莱尔惊慌失措通红的眼眸,听到的是他大吼她的名
字。
凯西昏迷了3天,凯伦衣不解带地守着她,给她喂水,换绷带,就差那么一点,
凯西就消失在这个地球上了。
凯西睁开眼,凯伦连忙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轻轻摇摇头,牵动了伤口,
她「嘶」了一声。
凯伦让她别动,他去拿新鲜牛奶。
她小口喝着牛奶,嘶哑着嗓子说:「哥哥让我走吧,让我和他走吧。」
「不可能。」
『艾德礼家族有你呢,你肯定能让艾德礼家族荣耀在这个国家,你让我走吧。
「凯西,不可能的,你只能在这里。」
「哥哥……」
「凯西,我爱你,我知道我没办法和你组建家庭,但是起码让我保护你,他
现在没有了庄园和士兵,他什么都没有了,他也不能保护你。」
「哥哥,但是我爱他。」
「别想了,凯西,不可能的。」说罢哥哥就走出了她的房间。
书房里,父亲在看当天的报纸,看到凯伦失魂落魄地进来,便说:「你知道
如果你再这么管着她,下一次她就会拿着匕首直插自己的心脏了。」
「父亲,你不懂。」
「但我懂你爱她,超越亲情的爱,我也懂这是不对的。」父亲顿了顿,放下
报纸,「前几天,我算是看到波德莱尔有多爱凯西了,他不是也想自杀去殉情吗?
「当年我们抵抗土耳其大军的时候,他的腹部插了两支毒箭,他硬生生咬着
牙扛过来了,他说他要把这些敌军歼灭后再死,这么一个倔的人,有朝一日会愿
意为爱而死,那我们只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父亲……」
凯伦一半脸埋在阴影里,但是艾德礼伯爵知道,他的内心动摇了。
第08章:佛罗伦萨(最终H)
凯西站在皇宫门口,等着侍卫把清洗打理好的波德莱尔送了出来。
她想到了昨晚,哥哥红着眼,一身颓废地跟她说:「你走吧,和他去别的国
家生活,如果他不能照顾好你,艾德礼庄园永远是你的家。」
「谢谢哥哥。」
她紧紧拥抱着凯伦,凯伦伏在她肩膀上掉了眼泪。
今天一早,她把行李装上马车,亲吻了父亲母亲,凯伦还往马车上装了一箱
金币,说:「这里面一半是我们给你的,一半是我们当时从波德莱尔庄园拿的,
足够你们买房子安顿下来了,剩下的让波德莱尔自己去挣吧。」
「谢谢哥哥。」
波德莱尔提着一个小箱子从皇宫出来,他又恢复了神采奕奕,只不过瘦了些,
他笑着抱住凯西,然后还小心翼翼避开了她脖颈上的伤口。
两人坐上了前往佛罗伦萨的马车。
他们在圣母百花圣殿附近买下一个临街的三层复式,一些余钱购置了家具,
波德莱尔凭借着丰富的学识和强健的身体,开了一间专门为豪门贵族家子弟训练
的训练营,让他们在去为自己国家做骑士之前学点基本的东西,比如战略、防身
和剑术。
凯西在做家庭教师,教授法语和基本数学。
两人的日子甜蜜又平静,这就是两人唯一想要的。
今晚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做爱。
波德莱尔把娇小诱人的爱人从浴缸里抱出来,用毛巾裹着,她的皮肤白里泛
粉,乳尖因为接触到冷空气而挺立着。
波德莱尔将凯西放在床上,他轻轻俯身压住,给爱人一个极致温柔且爱欲的
吻,他的巨龙抵在她的阴蒂处,惹得她娇喘连连。
他揉捏着凯西的乳房,舔吸着她的乳尖,另一只手往下抚摸着她的大腿根。
她不安分地扭动,蹭着他的巨龙,他深呼吸,一把把她抱起来坐在他身上。
巨龙贴着凯西最柔软的三角区,凯西撑着波德莱尔的腰,用湿润的阴户前后
蹭着巨龙,巨龙跳动着,波德莱尔的表情真是欲极了。
她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湿,便握住巨龙,慢慢往下坐,因为太大了,卡在了一
半,凯西有些吃痛,波德莱尔不忍心她痛,让她退出去。
但是凯西捂住他的嘴,慢慢地还是坐了下去,她的阴道把整根紧紧紧紧吸含
住了。
好久没有做爱的波德莱尔被着刺激得差点射了,但他深呼吸,捏住凯西的腰,
教她怎么摆腰。
凯西掌握到诀窍,在上位不停地扭腰,还自己抚摸着自己的阴蒂,淫水打湿
了波德莱尔巨龙旁的毛发。
一个无比刺激的高潮让凯西弓着腰颤抖了好久,波德莱尔也终于把自己浓稠
的精液射入了爱人的体内,果然想象中的一样舒服。
波德莱尔让凯西起来,然后躺下,他撸动着巨龙,将依旧发硬的巨龙插进了
凯西的乳沟,然后他双手合拢凯西的双乳,就这么抽插起来。
凯西觉得很刺激,便伸出舌头舔着巨龙的头,她下身的淫水也一波一波涌了
出来。
直到凯西的双乳被摩擦泛红,波德莱尔终于射了出来,精液一股一股喷在了
凯西脸上,波德莱尔用毛巾小心帮她擦拭干净。
他让凯西趴着翘起屁股,他先用手指沾了淫水,然后插入凯西那小小的肛门,
待凯西呻吟着适应了抽插还感觉到快感之后,他握着巨龙插入凯西的小肉穴,然
后将两个手指插入她的肛门。
这样果然更刺激,凯西尖叫着抓紧床单高潮了,但是波德莱尔还没有射,他
便从肉穴中抽出巨龙,往上插入了凯西的肛门。
凯西有些痛,但是波德莱尔的动作很轻柔,不适感很快消失,她渐渐爽了起
来。
肉穴不断往外吐着淫水,凯西放浪地叫着,波德莱尔一只手握紧她的细腰,
另一只手绕到前面揉弄着她的阴蒂。
波德莱尔捏紧凯西的腰,狠狠一挺,精液立马灌满了凯西小小的肛门,这次
换凯西还没高潮,他便把凯西翻过来,俯下身给凯西口了起来。
凯西抚摸着他的头发,仰着头喘着气。
突然凯西夹住他的头,拱着腰高潮了,淫水喷在了波德莱尔下巴上。
「请你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波德莱尔夫人。」
「我会的,我亲爱的丈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