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美娜之贪杯害娇妻被歹徒强姦】

大家好我叫启诚今年34岁,是个人近中年事业却高不成低不就的上班族,
我活了三十多年人生几乎没有一件事是可圈可点的,但两年前我却忽然交上不得
了的桃花运,一个刚毕业的新人美娜被调派到我的部门与我共事,年轻貌美个性
可人的她很快令我神魂颠倒,但内向的我始终把对美娜的爱意藏在心底。
可是没多久之后我和美娜之间的关係突然有了转机,我们共事几个月之后某
个晚上,美娜邀请我陪她到酒吧喝酒,席间她忽然跟我说她受到了另一家大公司
的挖角,而美娜决定接受他们的邀请,如无意外的话再过两天我们便不再是同僚,
美娜说的话我心中有数,是迟早也会发生的,毕竟像她这样的美人被其他大公司
的高管或是老总看上,以挖角为名拉到身边再追求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我虽然觉
得难过也无可奈何,这几个月跟美娜的相处就当是个美梦好了,但梦总是会醒,
我只求祝福美娜以后生活美满幸福。
于是我如心中所想的开口祝福美娜转职以后事业顺利生活愉快,然后我俩的
交谈静止了下来,相对无言。
片刻的静止之后是美娜先开了口,她突然很生气的质问我就只有这些说话要
跟她说吗?我被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得目定口呆,美娜见我惊讶的样子似是
更加生气了,接着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之后便离开了酒吧。
这时候我再笨也知道这是什麽一回事了,我连忙追了出去并用力的把美娜搂
在怀里,然后对她说你以后在那家公司工作不关我的事,我只要你永远陪在我身
边就好。
我这番说话一出,也就等如是向美娜表白了,既然美娜都暗示到这个地步,
我又怎能不豁出去向她摊牌呢?希望接着不要是美娜把我推开,然后笑着跟我说
这是她开的玩笑吧,真要是这样我会羞愧得马上挖个洞鑽进去。
还好事情没有向我担忧的方向发展,美娜听到我的表白之后只是脸向我并闭
起了双眼,而我当然是立刻往她那片樱唇吻了下去,然后我俩的舌头便激烈的交
缠起来。
定情一吻过后美娜说今晚她不想回家,于是我们便在附近的宾馆开了房间,
虽然我已经不是处男,但在宾馆前檯拖着美娜开房间时还是觉得非常紧张,就像
数年前跟以前的女友偷嚐禁果的感觉一样。
跟美娜洗鸳鸯浴的时候我终于第一次看见美娜的裸体,天呀…平时上班美娜
穿着算是保守但也难掩她的好身材,但现在她脱光了以后才知道她的身材完全超
出了我的想像,丰乳纤腰翘臀,尤其她胸前那双应该有38E的大奶显得尤其暴
力,这样令人惊艳的美娜在短短一夜之间就从我单思的对像变成了我的女人,这
真是连做梦也梦不到的情节。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美娜果然已经不是处女了,而她也向我坦白我是她第二个
男人,美娜告诉我她在高中时和她的补习老师相恋,但在美娜的大学时代,那傢
伙却搭上了豪门的千金小姐抛弃了美娜,真是个没心肝的烂男人,不过这也好,
若果美娜到现在仍然跟他是一对的话,现在又怎麽轮得到我待在美娜身边呢?
跟美娜定情的那个晚上我们总共做了三次,真想不到美娜是个性慾旺盛的女
人,平常看下去美娜是个眉清目秀的清纯美女,打扮也略嫌保守,但到了床上却
变得相当主动判若两人,那时我在美娜身上连开两砲,正被射精后的浓烈睡意侵
袭,在我昏昏欲睡之际下体竟传来阵阵快感,往胯下一看原来是美娜正主动在替
我口交!
在美娜口技的施为下我的肉棒很快又恢復了生气,美娜似乎很喜欢阳具在她
嘴里逐渐变粗变大的感觉,我的肉棒越是发大发涨她就吸吮得越起劲,直到我的
肉棒涨大到她没法整根吞下,她才吐出了我的肉棒改为吸吮我那两颗睾丸,然后
又舔龟头又舔砲身,她娴熟的口技终于把我最后一泡的精华也提取了出来,白煳
煳的精液喷了她一脸,而我也两眼一黑昏睡了过去…
「老公,快醒醒,我们到了,要下车了。」美娜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拉回了
现实,我迷迷煳煳的被美娜扶着下了计程车,然后她牵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喔
…我怎麽梦到了两年前的旧事?现在我跟美娜成婚已经一年多,今晚我和美娜参
加了旧同事的聚会,席间我被几个好事之徒灌酒,终于搞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现在是几点钟了…?」头昏脑涨的我向美娜问道。
「深夜一点有多了!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就控制一下自己好不好?
每次有什麽聚会你就是不知分寸的喝个不停,如果今晚我不是一起去的话,
你又要麻烦别人扶你回来了。「
「是吗…?我也不想的…都怪那班傢伙都只是灌我一个喝酒,他们一定是眼
红我可以娶到你做老婆所以才这样针对我,这都怪老婆你太漂亮惹他们妒忌我…
来…亲一个…」
「臭死了,你这酒鬼没洗好澡刷好牙都别想碰我。」美娜伸手把我挡开不让
我吻她,但我还是看到她脸上泛起了甜蜜的笑容。
回家后我立即瘫倒在床上,美娜倒了杯暖水并灌我喝了下去,然后她便到了
浴室准备洗澡,而我则继续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手机呢?我的手机在那里?」浴室忽然传来美娜的惊呼,接着她从浴室跑
了出来在家的四处寻找手机,四处团团转的她急得彷如热锅上的蚂蚁。
「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难道是刚才在外面弄丢了?老公,你陪我到外面
一起找好吗?」
「嗯…好…」还醉着酒头痛欲裂的我敷衍的应了美娜两声,但身体还是躺在
床上一动不动,美娜再摇了我几下我也是起不了床,她应该知道烂醉的我是指望
不了,所以便一个人离家到外面找她的手机去了,而我则被睡意吞噬,很快便完
全没了意识。
我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一声惊雷吵醒了,我看了看钟已经是凌晨二时,外
面似乎下起雨来,我感觉头也没那麽痛了,我起床环顾四週也不见美娜的踪影,
她外出找手机已经过了一小时,怎麽还没有回来?我不禁有点担心。
我试着打电话给美娜,可是她的手机完全打不通,而且她的手机也不知在那
里弄丢了,说不定可能给别人捡走了,看来我只能立即出去找美娜,不能再耽搁
时间。
我撑着伞到了街上四处张望,深夜下着雨的街道别说美娜的身影,就连人影
也见不到一个,在街上胡乱寻找也找不着美娜的我开始后悔,怎麽我刚才不坚持
打起精神陪美娜出来找手机呢?她这样一个弱女子…一个这样娇滴滴的大美人独
自在深夜街头徘徊,万一遇上有歹念的人怎麽办?我只能安慰自己这一带治安向
来不错,美娜不会这麽巧遇到坏人。
这时我走到一幢旧楼旁边,突然有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疤痕的男子从旧楼内走
了出来跟我打了一个照面,他一看见我便很惊慌似的上了泊在路边的一辆无人计
程车,再极速开车离去,看来这傢伙是那计程车的司机吧…可是他为何见了我就
这麽害怕要开车逃走呢?我心中顿时泛起不好的预感。
我望向那幢旧楼,这是一幢没管理员大门也没铁闸,完全是零保安的残破大
楼,我听说这里也快将清拆重建,现在也不知道尚有几户人家住在这里。
那个司机刚才从这大楼出来,一看到我便惊慌的驾车逃走,十有八九是在这
幢旧大楼里做了亏心事,那麽…会跟美娜有关吗?美娜会不会就在这大楼里面?
看来我必须进去旧大楼里一探,这大楼大概只有八层高,进去看一看不会太
花时间,不过最麻烦的是这旧楼没有电梯,我得要逐层爬楼梯慢慢探索。
这里的楼梯间散发着陈旧腐败的气味,昏黄的灯光令环境显得格外阴森,拾
级而上的我不能自制的想起那些夜归女被先姦后杀的旧新闻,这些事会发生在美
娜身上吗?我只能不断安慰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终于我在三楼走廊转角有所发现,转角后有一双属于女性的雪白美腿伸了出
来,脚上穿的凉鞋是美娜最喜欢的那双,我几乎可以肯定牆角后的人就是美娜。
但我突然没有勇气去确认牆角后的情况,如果这人是美娜,那她在这幢又残
又臭的旧楼里做什麽?又为何一动不动的待在牆角后?我真的害怕在牆角后等待
我的,是我完全接受不了的结果…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能做好心理准备面对牆角后的一切,我深呼吸
了一口气,迈步向牆角后走去,在牆角后的人果然是美娜,她正双手抱膝卷曲着
身子坐在一张纸皮上,至少,她是活着的,我悬着的心情即时轻鬆了一半。
我兴奋的唤了声「老婆!」然后把手搭到她肩上,美娜把脸望向我,而我此
刻才看清美娜的脸,此刻我才知道,原来事情真的没有那麽简单…
在走廊昏黄的灯光下,我看见美娜她头髮凌乱眼神空洞,而她那微张的小嘴
在嘴角处煳了一些白色浓稠液体…不…不止嘴角…而是她那两片涂了粉红唇蜜的
樱唇都煳满了宛若浓粥的白色粘稠液体…看着美娜这副模样,我脑海只剩下一个
词语…口爆…
我再往美娜的身体望去,只见她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撕破,她的奶罩也不见了,
残破的上衣只能勉强遮掩住她胸前两颗樱桃,但那双雪白圆浑的豪乳大部分都暴
露在外。
看到这我已经知道美娜发生了什麽事,毫无疑问她是被人侵犯了,但我还想
确认一件事,我抖震的手伸进美娜的短裙里,一摸又发现她的内裤也不见了…我
两根手指再往深处探去,终于接触到美娜那片温暖潮湿的秘密花园,这里是女儿
家最重要的地方,同时这里也是只属于我这个丈夫的地方…
但下一刻我知道这片本来只供我们夫妻交流爱情和孕育生命的花园也被别的
男人玷污了…那些从我妻子私处之中倒流出来又粘到我手指头上的浓浆已经说明
了一切…天啊…就连我这个丈夫也还没试过把我的种子倾泻到我妻子的体内啊…
从我和美娜相恋到结婚这两年间,我跟她的性生活算是频繁的,但美娜说这
几年暂时不想要小孩,所以每次做爱我也必须戴上套子,所以无套生插…中出这
些事就连我这个丈夫也没享受过…
但现在可不是我顾盼自怜的时候,我现在能做的,而且必须马上做的就是报
警,我拨通了报警电话,用颤抖的声线向接听的员警说我老婆被强姦了,对方顿
了一顿,然后请我说出所在位置。
我撑着因紧张而快要倒下的身体,勉力的把该说的都说完,挂线后我扶着牆
壁大口大口气的喘息着,我真想不到强姦这种事会发生在美娜身上,老实说我有
时真的会幻想美娜被别的男人强姦,尤其是在美娜月事来潮不能跟我做爱的日子,
我常会想着美娜被邻居的大叔啊,又或者是她工作上遇到的色鬼客人侵犯,再套
弄自己的肉棒来排解整整几天无处渲洩的性慾.
但现在这事真的发生了,我才知道原来老婆被姦污这回事是沉重如斯,重得
几乎把我整个人都要被压垮…
喘息过后我恢復了一点神智,我望向依然抱膝坐在纸皮上的美娜,从我发现
她为止她都是呆坐着一言不发,只是眼神呆滞的看着地上,看来她被施暴后完全
失神了,但此刻我也不知道该说什麽来安慰她,我感觉此时说任何话都不合适,
都显得虚伪。
既然说什麽话也不合适,那我只有坐到美娜身边紧靠着她,再轻轻的把她搂
进怀里,至少这样可以让她直接感受到我的体温,希望可以稍微令她安心。
可是我一把美娜搂进怀里,她身上那微腥的精液味道…被撕破衣衫之下那刚
被狎玩的冶豔胴体…使我不能自控的在脑海中联想着就在十数分钟之前美娜在这
里被姦污被凌辱的淫乱情景…一条黑黝黝的大肉肠在她嘴里进进出出,最后射了
她一嘴米粥…一个壮硕的男人架着美娜那双修长的美腿勐干着她的身体…无力反
抗的美娜只能娇喘着任人摆佈…胸前两个38E的大波随着身体备受的冲击前后
抛动着…最后男人低吼一声,把他的子弹全数倾泻在我老婆的阴户内…我老婆就
这样在高潮中被打下了野种…
这些在我脑海中的淫乱片段使我的肉棒暴涨发硬,下体立时顶起了坚硬的小
帐蓬…同时也顶到了美娜的大腿…
「你怎麽硬了?」一直无言的美娜突然开口了,纵使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对不起…我控制不了…」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竟然还勃起是很过份,但
我也无可奈何,男人就是有这部分无法随意控制。
「我说你干嘛硬了啊!?」美娜突然竭斯底里的喝问我,然后用力的一把掌
甩在我脸上,这是她第二次甩我巴掌,上次是两年前她气我不敢向她表白,我万
万想不到再被美娜煽巴掌竟是因为我在她被侵犯后在她面前勃起…
「老婆…对不起…是我不好…刚才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出去的…对不起…」我
用力的搂着美娜边向她不断道歉,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些什麽…
「你还在硬…还在硬啊…」美娜在我怀里不断的哭喊着,并且不停的用她一
双粉拳搥打我的胸口…老婆你打得太轻力了,你应该更用力的殴打我才对,毕竟
我不管你一人深夜外出害你被强姦在先…更不堪的是知道你被侵犯后下面还硬个
不停…像我这种不知所谓的没用男人,老婆你亲手打死我我也没有怨言…
之后几天美娜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导致警员向她录取口供也花了整个星期
才完成,还有医生告诉我美娜受到很大的精神创伤,可能日后对性会有阴影,最
好近期不要勉强美娜行房,我心想美娜会不会原谅我还不好说,可能我们的婚姻
就这样完了,这样我可不是近期不能跟美娜行房,而是永远再也不能跟美娜行房。
还好接着事情的发展稍微令人宽慰,警察凭着在美娜身上採集到的精液样本
很快锁定了那个强姦犯,那傢伙很快就被捕,警察还在他的家里搜出了美娜当天
穿的内衣裤,一切都铁証如山令他无从抵赖。
至于那个侵犯美娜的渣滓,果然就是当晚我在那幢旧楼前见到的那个疤脸中
年计程车司机,他名叫卢X良,46岁,他年轻时是个混黑社会的,因为满脸刀
疤所以绰号叫做花脸良,之前因为犯了各种罪行吃了十多年的牢饭,去年出狱后
一直开计程车为生,而事发那天晚上喝醉的我和美娜夜归坐的正是他的车,应该
就是那时候花脸良就对我老婆的美色起了歹念。
不过我还是到了后来庭审才完全知道了当晚美娜的遭遇,始终我一直开不了
口去问美娜当晚那件事的细节。
原来当晚为了找手机外出的美娜,在离家后在附近一直遍寻不获,而刚接载
完我们夫妻的花脸良还没有离去,而是下了车在我家楼下抽烟,他一见到美娜便
问她是不是在找手机,他更表示美娜的手机遗落在他的计程车上。
听到花脸良这样说美娜便要求把手机还她,但花脸良却说手机在他那辆计程
车里,美娜要取回的话便要跟着花脸良到停车的那个地方,美娜无奈,但也得跟
着花脸良走。
几分钟后美娜跟着花脸良来到他停车的地方,那里正是那幢旧大楼的位置,
到步后花脸良也很老实的把手机还给了美娜,也正是这样令美娜的戒心大减,接
过手机后道了谢便转身离去,对身后的花脸良完全没了戒备…
可是花脸良看着美娜那飘逸的长髮…婀娜的背影…顿时邪念骤生不可收拾,
一个箭步向前从后抱住了美娜!他一手在美娜胸前双峰乱抓乱摸,另一手则掩住
她的嘴,不让她呼救…
突如其来被花脸良从后抱住的美娜虽然拼命挣扎,但一个弱女子终究不敌魁
梧壮硕的花脸良…花脸良把美娜拖到旁边的旧大楼梯间并且企图扯掉她的衣服,
而美娜则乘机以膝盖重击了花脸良的下体并成功挣脱了他的束缚,但可惜花脸良
堵住了往楼下出口的楼梯,美娜只得往上层逃去,两人拉扯间美娜的上衣亦被撕
破,她只得按着胸前仅剩的一块布遮掩双峰继续逃跑。
美娜逃走期间不断大声呼救,但旧大楼的大部分单位都已经丢空,所以任美
娜喊破喉咙亦是徒然浪费体力…终于在三楼走廊气力不继的美娜被花脸良追上,
他抓着美娜把她按到走廊牆角处的一块纸皮上,接着恐吓美娜不许再反抗,否则
会用地上的玻璃碎割破她的脸,对于美娜这种貌美的女人来说,毁容这种恐吓非
常受用,她只得认命似的停止了挣扎…
然后花脸良脱掉裤子要美娜替他口交,只要他满足了就会放美娜离开,迫于
无奈美娜只能张嘴吞吐花脸良的阳物长达数分钟直到他射精为止,我发现美娜时
她煳了一嘴的精液,应该就是这时被花脸良口爆留下来的…
可是之后花脸良说话不算话,口爆完美娜之后依然不肯放她离开,反而把美
娜整个人压倒在纸皮上再扯掉她的内裤,再以阳具插入美娜的私处开始强暴她,
最后花脸良终于饱嚐兽慾在美娜体内射精后才满足离去。
之后的事情就是我自己经历过的,我在旧大楼的门口遇到强姦完美娜的花脸
良,做贼心虚的他应该认出我是美娜的丈夫,所以他看似十分惊慌的匆匆驾车离
开,而我则在旧大楼的三楼发现了全身上下都一片狼藉的美娜,这就是当晚全部
案情的经过。
至于庭审的结果,由于花脸良乾脆认罪没有任何抗辩,免除了美娜要出庭指
证花脸良的程序,法官认为花脸良此举令她毋须承受二次伤害,所以花脸良获得
了一个监禁六年的轻判,扣除假期什麽的事实上关个五年左右便可以放人,真是
他妈的没天理。
事发后美娜休息了半个月才回到工作岗位,她对所有亲人和朋友说自己这段
日子患了重感冒所以在家休息,传媒报导美娜这宗案件时也以女性X来代替她的
名字,所以我们夫妻的生活圈子没人知道美娜曾经被强姦,就连她的父母也不知
道。
不过就算是这样,每次我看见美娜在人前强颜欢笑,强撑着装没事的模样令
我相当痛心和愧疚,所以我决定筹备一次旅行,去一些充满阳光与海滩的地方和
美娜散心,帮助她早日走出今次事件的阴霾。
今次旅行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我想试试换个环境,看看可不可以重新
开始我们夫妻之间的性生活,其实自那天晚上美娜被侵犯之后我们就一直没有做
过爱,首先是我在那件事之后就一直没胆向美娜求欢,另一方面本来在床上热情
主动的美娜在这之后也没再主动跟我亲热,我们夫妻表面上虽然恩爱如惜,但消
失的性生活成了我们之间最大的鸿沟。
今晚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回到家里,连续三天加班到深夜真不是閙着玩的,
由于再过几天就是我筹备已久的热带海岛国家之旅,我不得不儘快把公司的工作
安排妥当,原本十天的工作要压缩到三四天内完成,这种日子真是他妈的要命。
这个时候美娜已经睡了,这再正常不过,她明天一早也要起床上班的,我看
着熟睡的美娜,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便脱掉衣服到浴室准备洗澡。
在浴室里的洗面盆旁我发现放着一部平板,这个平板是美娜买来看电影或者
剧集之类的,怎麽这平板会放在浴室里,平时美娜都是在睡前用它来看剧集看到
倦了才睡的,正常这平板应该出现在熟睡的美娜身旁啊。
我随手在平板上划了一下,平板便从漆黑的待机画面变成之前正在播放中视
频的画面,我一看画面中播映的东西,即时震惊得如遭雷殛,几乎昏倒过去…
这是美娜正在为某个男人口交的视频!
「好…好啊…小妹妹…小骚货,慢慢吸,像给老公含那样就对了…」说话的
是一把沙哑的男声,而美娜的樱桃小嘴被他那根黝黑的大肉肠撑得满满的,还不
断点头以口腔套弄那傢伙的肉棒。
我连忙把视频按停,生怕声音会吵醒美娜,我看清定格中画面的环境,这里
是出事当晚我在旧大楼三楼发现美娜的位置,换句话说这根肉棒的主人无疑是花
脸良,而这段长达二十分钟的视频是当晚美娜被他姦污时的录影!
原来当时花脸良拍下了他姦污美娜的过程,目的是想用这个视频来威胁美娜
不要报警吗?警察知道这个视频的存在吗?还是花脸良已经爽快认罪,用不着拿
出这个视频当証据?
最令我疑惑的是这个视频又怎麽会在美娜手上?她又怎麽要在浴室里看这个
视频?这可是她被人强姦的录影…是她的惨痛回忆啊!
这时我脑海闪过一个污秽的念头…难道…美娜她…在浴室看着自己被强姦的
视频来…自慰…?
本篇完,敬请期待下集「淫妻美娜之老婆的生日礼物」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