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社畜:从射爆主管的骚鞋到脚奴】(单篇完结)

啪!
纪虹宇用力一甩,脚丫子上的黑色高跟鞋直接就甩了出来。
「看什么看!卢小伟,还不快把老娘的鞋子捡回来!」纪虹宇翘着二郎腿得
意洋洋地看着卢小伟,挑衅般的晃着那只被黑丝包裹的脚丫。
「小纪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小伟你个臭屌丝还跟老娘装蒜?你以为偷偷舔过老娘的鞋子,我会不知
道吗?」
卢小伟彻底慌了,急忙跑去把飞远的高跟鞋捡了回来,跪在地毯上求着纪虹
宇:「小纪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那是一时没有想开,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
纪虹宇哈哈一笑,居然直接张开脚掌一脚就拍在了卢小伟的脸上!没错,纪
虹宇就那么直接踏在了卢小伟的脸上。
「卢小伟你个臭屌丝,说说看,小纪姐的脚好闻吗?」
「香,香的,小纪姐的脚特别香!」其实卢小伟没有说谎,随着纪虹宇的黑
丝小脚在脸上来回碾磨,沐浴液的香气混杂着微微的汗酸味和皮革味道,在卢小
伟的鼻尖蔓延开来,他在纪虹宇的高跟鞋里不止一次闻过这个味道,但如此鲜活、
浓郁的体验,还是第一次,他感到裤子里因恐惧而萎靡的鸡巴瞬间硬了起来。
「哈哈哈,你这臭屌丝!想不让我说出去也可以,以后把你每个月工资转我
一半,这事儿我就替你保密!」
「小纪姐我一个月的工资一共就那么少,我甚至都不够吃饭还房租的……」
「那我不管,你要是敢不转的话,我就把照片直接发到全公司!让大家知道
你就是一偷摸舔人鞋子和丝袜的屌丝变态!现在给老娘滚吧!」
纪虹宇又是一脚踹在了卢小伟的脸上,卢小伟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但也
没有办法,只好慢悠悠地从地上站起来。
直到离开办公室,卢小伟的大脑还是一团乱麻,自己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几个月前……
拎着外卖回到办公室,卢小伟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又到8 点了,祈祷
自己能在半夜前回家。
卢小伟本不该喜欢他的主管纪虹宇,因为纪虹宇常常欺负他。欺负卢小伟并
不是总给他活干,总让他加班,或者在绩效考核时给他一个很低的分数,而是她
打从心底里看不起卢小伟。
但卢小伟就是忍不住想看她。
虽然纪虹宇是个33岁的大龄剩女,比卢小伟大了整整十岁,但由于个子不高、
白白瘦瘦,带点小雀斑的小脸儿上又戴了一幅小眼镜,任谁第一眼看过去,都会
以为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
至于那对笔直修长的美腿,以及那双显瘦、有如刀削般的白嫩脚丫,则刚好
踩在了卢小伟的性癖上。上班的时候,卢小伟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盯着桌子下面,
坐在他正对面的纪虹宇从来没觉得侵占卢小伟的地方有什么不对,但卢小伟的性
欲却忍不住被她的身体唤醒。
卢小伟的眼睛会顺着纪虹宇的大腿往下看,从小腿到脚踝,最后目不转睛地
盯着她的鞋子。他总是不禁幻想,纪虹宇高跟鞋的味道会有多么美妙,如果射在
高跟鞋中该有多爽,如果纪虹宇能用小脚为他足交,那……每当卢小伟想到这,
他都能感到裤裆里传来一阵火热。
卢小伟讨厌加班,但喜欢和纪虹宇一起加班,不可否认,纪虹宇是为数不多
的能让他心甘情愿加班到深夜理由。
今晚同样也是如此,卢小伟又一次故意将手中的笔扔到了地上,借着捡笔的
机会整个人趴到了桌下。纪虹宇今天穿了一条白色蕾丝长裙,腿像去了皮的莲藕
一般光洁白皙,哪怕包裹在肉色丝袜里都透着亮光,而离卢小伟近在咫尺的,是
一双白色浅口高跟鞋,时而左右交叉,时而被脚尖勾住晃动……五分钟后,卢小
伟不情愿地爬起身来,毕竟桌下虽好,趴久了还是会露馅,但哪怕回到工位上,
幻想也没有停下,他在想如果有机会,他会怎么玩弄这双欠操的高跟鞋,如果有
机会,他会如何蹂躏这双美脚,如果有机会……「卢小伟!」纪虹宇的声音从后
面传来,卢小伟本能微微跳了一下。
「发什么呆,你报表写完了?」纪虹宇从未给过他好语气。
「没,没有,小纪姐,还差一点……」卢小伟紧张地说,转头偷偷看了她一
眼。「纪虹宇一定是在我意淫她美脚的时候过来的,还好没被她发现我勃起了。」
「小纪姐,今晚肯定赶出来!」
「你赶不出来试试?」纪虹宇还是一如既往地态度恶劣,拿了把椅子坐在了
卢小伟身后,用脚尖挑着白色高跟鞋,不停地上下晃动着。「就算不用转头,卢
小伟都能感觉到纪虹宇脚丫与他身体的距离,肉棒在他的裤子里再次膨胀,顶地
有些刺痛。卢小伟紧张地扭了扭身子,以隐藏自己裤裆中越发明显的鼓包,想要
一头钻进工作中来缓解局面,但从纪虹宇足尖传来的淡淡幽香,让他脑子里全是
爆操这女人脚丫的场景。
就在这时,纪虹宇突然站起身来,「卢小伟你抓紧吧,今晚做不完的话你这
个月的考核就很难看了。今天站了一天,脚都酸死了,还得看着你这个废物加班。
现在我得去后面躺一会儿,等你干完了再叫醒我,别什么事都问我,跟个智障一
样。」
「好的,小纪姐,我一定加油!」
纪虹宇说完,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慢慢地把一双小脚丫从白色浅口高跟鞋
中退了出来,换上了藏在柜子中的拖鞋,伸了个伸懒腰便站了起来,走向员工休
息室。当卢小伟听到沉重的门声在身后响起,他的心整个提到了嗓子眼儿。
卢小伟蹑手蹑脚地走向纪虹宇的工位,胯下的肉棒因为紧张和期待而硬得像
石头一样。他蹲下身子,从桌下将纪虹宇的白色浅口高跟鞋里拿了出来,当注意
到鞋底因穿旧而变色的时候,他笑了。卢小伟把鞋子举到面前,深深地吸了一口
气,闻到纪虹宇的汗水和香水浸透在鞋子里的美妙香气,他的鸡巴因为汗味而发
出阵阵悸动,乞求他快点抚慰自己。
卢小伟一手抓住了纪虹宇左脚的鞋子,拉开裤子拉链,他的肉棒迫不及待地
从内裤里跳了出来,渴望着纪虹宇骚高跟的滋味。报复的快感和对纪虹宇的欲望
交织在一起,对于卢小伟来说实在过于刺激,以至于他刚把龟头轻轻贴在了纪虹
宇的鞋面上摩擦了两下,肉棒就发出了剧烈地抽搐着,一小股前汁在白色的皮革
表面缓缓流淌。
然后,卢小伟将鞋子举到鼻子前,贪婪地大口品吸着鞋窝里的味道,鞋窝中
的汗臭远比纪虹宇脚丫的气味要浓郁得多,这让他的肉棒兴奋得更加坚挺。他一
边把纪虹宇汗湿的鞋底扣在脸上,一边套弄着肿胀得发疼的肉棒,每套弄一次,
都会从马眼儿中带出几滴粘稠的精液。
不过几分钟,卢小伟就发现自己来到了喷射的边缘,他的龟头充血,个头儿
足有鸡蛋大小,颜色也变成酱紫,棒身上的血管充满了野性的力量,仿佛眼前的
高跟鞋就是纪虹宇那风骚的脚穴,诱惑他把精囊射空。
看着高跟鞋被自己紧紧攥在手中,卢小伟好像看到了纪虹宇那张充满鄙夷的
脸,斜着眼睛对他说:「就那么想给我舔脚?真他妈贱!光是一双鞋你的鸡巴就
硬得快把裤裆顶开了,好了,快把你的废物狗鸡巴插进来吧!」一边幻想着,卢
小伟一边把鸡巴往纪虹宇汗津津的高跟鞋里插得更深。
卢小伟完全勃起的肉棒轻松地装满了纪虹宇的36码小鞋,硕大的龟头顶在鞋
尖,将小巧的高跟鞋像是战利品一般高高挂了起来,他能感到滚烫的精液从精囊
中奔涌而出,开始充满整根肉棒,一路冲到了马眼儿。下一刻,卢小伟已经无法
克制射精的冲动,一股股浓稠的精液直接灌到了纪虹宇最喜欢的高跟鞋深处。
「尽情吃个饱吧你个骚逼,你最爱吃的大鸡巴就在这里,快用你的骚脚穴把
他吃掉吧!」卢小伟内心疯狂地笑着,肉棒继续剧烈痉挛着,精液凶猛地冲击着
纪虹宇鞋尖的声音,似乎在整个办公室里回荡。
卢小伟白浊的精液从龟头上喷涌而出,一部分顺着鞋垫深深地渗进了高跟鞋
的深处,超出鞋垫吸收能力的部分在重力的作用下开始向鞋跟处汇聚,形成一大
滩厚厚的白色液体。卢小伟喘着粗气,继续套弄着肉棒,他知道自己还有余量。
直到又向纪虹宇的鞋子里喷了几滴粘稠的精液,卢小伟的肉棒才开始因疲惫而变
软,失去了肉棒支撑的高跟鞋如同被玩坏的玩具一样,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精
液被甩在了白色的鞋面上,并不十分明显。
卢小伟拾起鞋子前后晃动,让那数量足以称得上吓人的精液均匀地铺满整个
鞋垫,看着眼前被精液浸泡着的高跟鞋,他简直要被满足感包围住了,全方位地
拍了照片记录之后,他把那些鞋子实在无法吸收的精液倒进了垃圾桶。
这时,门外传来了拖鞋的脚步声,卢小伟的心又快速跳了起来,他匆忙地把
鞋放回到纪虹宇的桌下,然后装作起身要去找她的样子。
「你这废物整完没有?都他妈几点了?」纪虹宇一张嘴就让人火大。
「啊,小纪姐,我搞定了,正要去找你呢。」卢小伟回答得有点快。
纪虹宇走到桌子旁,停了一下才坐下来,慢慢地捡起她的鞋子,卢小伟感到
自己的鸡巴又开始涨起来了。
纪虹宇优雅地把第一只脚伸进鞋里,卢小伟屏住了呼吸……什么也没有发生,
原来是那只干鞋子,然后,纪虹宇开始穿她的另一只鞋,她感到穿着袜子的脚浸
泡在一种黏糊糊的液体中,那种湿热的感觉让纪虹宇发出了一声低哼,在精液的
包裹下,纪虹宇的脚前进一厘米都要用尽全力,卢小伟那浓厚的精子在压力下不
断渗入纪虹宇的肉丝中,纪虹宇感觉自己的趾缝都要被填满了。
纪虹宇尴尬地说:「肯定是我今天走了太多了,汗有点多才……我就不该穿
公司买这破拖鞋,不透气,以后你也别穿!」
「知道了,小纪姐。其实,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卢小伟又说得有点快了。
纪虹宇脸红了,一直垂着眼睛,这还是卢小伟第一次看到这个高傲的女人露
出这种表情。但卢小伟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她左脚的鞋子上,现在鞋子的左右
壁都压着厚厚的白色液体,随时都有可能从鞋口溢出来。
直到回到家里,卢小伟的脸上还带着微笑,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幻想着纪虹
宇脱掉高跟鞋,看到所有「汗水」时的反应。
几天后……
拎着外卖回到办公室,卢小伟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又是8 点,他能感
觉到自己的心怦怦直跳。卢小伟还记得自己的肉棒压在纪虹宇那双湿热的高跟鞋
上的感觉。卢小伟把肿胀的肉棒压在腿上,试图抑制自己的勃起,然后回到自己
的工位上,坐了下去。
当卢小伟说服自己纪虹宇今晚不可能加班时,他的心情很沮丧,他跑到纪虹
宇的办公桌前,试图唤醒几天前的美好回忆,但桌下那双白色浅口高跟鞋引起了
他的注意。卢小伟看着那只属于左脚的高跟鞋,不禁脸上泛起了淫笑,他看到深
黄色的精斑覆盖住了整个鞋垫,挂在鞋壁上的精液最终还是溢了出来,干涸在鞋
口处,与纪虹宇鞋面上干净的白色皮革形成了一个突兀的边缘。
卢小伟又一次把纪虹宇的高跟鞋捧到了鼻子前,风干的精液和纪虹宇的脚汗
形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他感到他的肉棒又开始抽搐了。
不远处传来一声门响,吓得卢小伟跳了起来,赶紧放下鞋子回到自己的办公
桌前。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走了进来,一个看似文静却神情倨
傲的女孩,大步朝卢小伟走来。她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搭配一件紧贴着身
体的黄色吊带背心,修长瘦削的裸足从裤子里伸出来,踩在一双白色凉鞋上。
「又加班呢,小伟?」纪虹宇跟卢小伟说话,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卢小伟站
在那里盯着纪虹宇白嫩的裸足,高傲的声音让他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哦……对,是,今天也加班,小纪姐。」卢小伟结结巴巴地说。「我,呃,
我很抱歉,我上午家里有事没来,进度又落后了。」
「哦,没关系,我今天也有活要干。」纪虹宇难得没有继续挖苦卢小伟,她
坐在桌子后面,把腿又伸了出来,桌子对面的卢小伟可以看到她的鞋子了。卢小
伟本不想盯着纪虹宇看太久,但当纪虹宇的光脚慢慢地从凉鞋中钻出来时,他发
现自己又被迷住了。纪虹宇的脚趾很长很细,脚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卢小伟的鸡巴又不争气地硬起来了,但下一秒,他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
看到纪虹宇将那双白色浅口高跟鞋摆到了自己脚前,慢慢地穿了进去。卢小伟还
能从桌下看到纪虹宇那双高跟鞋上的精斑袜,还能感觉到裤裆里下自己肉棒的脉
动。
「卢小伟,我问你个事儿。」纪虹宇突然看向卢小伟。
「嗯,嗯……当然可以,小纪姐。」卢小伟又说得太急了。
「你觉得我穿凉鞋好看,还是高跟鞋好看?」
「小纪姐是女神,穿什么都好看!」
「这双高跟鞋穿着一点都不舒服,本来我想直接扔了的,但如果,嗯……你
觉得还不错,那先留着吧。」纪虹宇的脸透着一丝微红,卢小伟不知道是因为害
羞还是热的,不过那个婊子也会有害羞这种情绪吗?
「赶紧去工作吧你,我也得去旁边屋背材料了。」纪虹宇说完,离开了办公
室。
办公室里又剩下了卢小伟一个人,他能感到自己的肉棒在抗议,他无法停止
回想将精液灌进纪虹宇高跟鞋里的场景,他很想再狠狠地操弄纪虹宇的骚鞋,告
诉她那些黄色的污渍其实不是她的汗渍,而是属于他,卢小伟的精斑。
卢小伟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反复了几次之后终于还是又走到了纪虹宇的
工位前,激动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在他面前,是纪虹宇一开始穿着的那双白
色凉鞋。卢小伟把他的脸深深地埋在纪虹宇的凉鞋中,闻着鞋垫上残存的骚香。
就在几分钟前,纪虹宇还光着脚踩在这双鞋上,在鞋垫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
子,味道闻起来比混杂着皮革和汗臭的高跟鞋要纯粹得多,那完全是属于纪虹宇
脚穴的气息。卢小伟能感觉到精液从他的睾丸流向他的肉棒,使他的鸡巴又胀大
了一圈。自从上次加班后,卢小伟就再也没有打过一枪,他能感觉到这周积攒的
成果,这一定是猛量大杯的一泡浓精。
卢小伟把他的肉棒平压在纪虹宇的凉鞋上,与鞋垫上的脚印慢慢交叠在一起,
在温暖潮湿的脚汗包裹中开始抽动。透明的前汁不断从他的龟头尖端渗出,滴在
了鞋垫上,直到整个鞋垫都被前汁铺满变得无比顺滑,卢小伟才紧紧地攥紧他的
肉棒来阻止自己射精的冲动。
卢小伟趴到了地上,把其中一只凉鞋压在鼻子上,闻着纪虹宇的足穴气息,
把另一只凉鞋塞在了自己的胯下,高高抬起屁股,一挺腰身,狠狠地从后跟处操
进了鞋里,包皮被魔术贴勒住,穿过了鞋子的龟头露出了狰狞的模样。
卢小伟开始不断抽送肉棒,速度从慢到快,力度越来越狠,但他还是觉得不
够过瘾,把手中另一只凉鞋也塞到了胯下,两只鞋上下叠放在一起,在挤压下形
成了一个鞋垫组成的小穴,这虽然不是纪虹宇真正的足穴,但对于卢小伟来说,
已经是目前用过最榨的骚逼了。
卢小伟操地越来越快,他可以感觉到厚厚的精液开始向龟头聚集。
「十,九,八…」卢小伟抱着纪虹宇凉鞋组成的骚逼慢慢站了起来,「六,
五…」他加重了捏合鞋子的力道,模拟出了小穴痉挛的压迫感,「二,一!」
卢小伟猛地把肉棒从鞋里抽了出来,从紫红色的龟头中喷出一股浓稠的精液,
如同倾盆大雨一般浇在了纪虹宇36码的凉鞋上。精液喷满了凉鞋内侧,厚厚的白
色液体顺着鞋带直往下滴,覆盖了鞋垫,沿着足弓向鞋跟汇集。
卢小伟的龟头浸泡在黏稠的精液中,他闻到了自己精子的腥气正在和纪虹宇
的足香混合。他笑了,慢慢地从被蹂躏地乱七八糟的凉鞋里处处肉棒,看着龟头
上残存的精液不断滴在纪虹宇凉鞋的后跟上。
激烈的射精让卢小伟甚至没有力气去收拾残局,直接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哦?你已经完事儿了?」黑暗中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卢小伟吓得打了个激灵,猛地站了起来,发现自己离纪虹宇娇小瘦削的身体
不到十厘米。卢小伟涨红了脸,惊讶地踉跄着后退。卢小伟无意识地向门口走去,
然后转头看了纪虹宇一眼。
「对……小纪姐,我得……呃……回去了,我熬不住。」卢小伟结结巴巴地
回答道。「我明天继续做……再见。」说完,卢小伟头也不回地走掉了,把纪虹
宇一个人留在了办公室。
「加这么几天班就撑不住了,真他妈是个废物。」纪虹宇骂了一句,转而坐
在了地毯上,。「不过,哪怕是这样的废物也不喜欢我吗?」她忧郁地嘟囔着,
失望得浑身无力。纪虹宇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埋头呜咽了起来,突然,她瞥见地上
的东倒西歪凉鞋,她弯下腰去捡她的凉鞋,呆住了。
一滩厚厚的白色液体就那么肆无忌惮挂在鞋子上,当新鲜精液的气味袭来时,
纪虹宇发出骚媚呻吟,她脱下白色浅口高跟鞋,把脚趾伸进凉鞋中那团浓稠的液
体里,看着温暖的精液粘在她的脚上,她笑了。
现在纪虹宇知道,自己很有魅力……只不过,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纪虹宇
咯咯地笑着,把两只凉鞋都穿上,让双脚自由地浸泡在卢小伟的精液中,精液填
满了纪虹宇的脚趾缝,走路时发出咯吱咯吱的淫荡声音,纪虹宇随手锁上办公室
的门,她有了一个新的计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