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不要离开我】(137、138)

第一百三十七章:激烈的大乱交
高潮过去了,唐婷依然爽得打不开眼睛。过了一会,她被王迎富翻了过来,
一股臭气扑面而来,这才不得不打开眼睛,但眼睛被泪水模糊得很厉害,过了半
天才看清王迎富淫笑的脸。
王迎富猥琐地用大手摩挲唐婷光滑的脸颊,淫笑着说:「美女怎么这么敏感
哪,这么一下就高潮了?」
唐婷没法解释,总不能说自己本来就要高潮了吧?面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
人的挑逗,她意外地发现自己很平静,冷笑一声,「你想表达什么呢?觉得自己
很大?」
「嘿嘿嘿,大不大你说了算呀!」王迎富直接跳上沙发,把鸡巴举到唐婷脸
上,「你说,大哥大不大?」没等唐婷回答,他就强行把鸡巴捅进唐婷嘴里。
唐婷努力把嘴唇张大,被王迎富粗粗的阴茎干得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突
然她感到双腿又被人抬起来,眼角余光看到是宋红星。几秒钟后,宋红星的阴茎
插入了她的阴道。
看到唐婷再次被人粗暴地双插,李有才软了很久的阴茎突然就硬了,只是唐
婷的两个洞都已被人占去。不过,他还是红着眼来到唐婷身边,很有创意地将阴
茎塞进唐婷右大腿根部丝袜的袜筒里,利用丝袜的束缚来摩擦光滑的大腿,同时
把唐婷的右脚按在脸上,如饥似渴地亲吻舔舐。
袁佳琳气疯了。
从小到大,在任何一个男人堆里,她都是最风光的女人,直到唐婷出现,一
切都改变了。被自己想要的男人冷落的痛苦像蚂蚁一样咬嗜着她的心,令她嫉恨、
痛苦。在刚才一轮激烈的性交后,现在没有一个男人光顾她,让她默默地留在一
边自己一个人流水。而唐婷,身上居然同时有3个男人在活动!真是叔可忍嫂不
可忍!
和她一样寂寞的还有刘晓彤。两个女人摆出同样的两臂在胸前交叉、翘着二
郎腿的姿势,只是和气呼呼的袁佳琳不同,刘晓彤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冷眼看
着远处热火朝天的战场。
刘晓彤突然摸了一下袁佳琳的奶子。
「傻妹妹,快把你那眼神收一收,瞎子都能看出来你想杀了她。」
袁佳琳赶紧看了看正在和瑶瑶调情的石勇,同时调低脸上的仇恨指数,但还
是压不住内心的火,「晓彤姐,你评评理,你说她有什么呀!胸还没我大,又不
会讨男人欢心,除了躺那『啊啊啊啊』地叫,别的什么都不会,凭什么都喜欢她
呀!」
「这你就不懂了,人家的魅力在骨子里呢,我要是男的呀,也喜欢她。」
袁佳琳一听就更生气了,「什么魅力呀!我怎么看不出来!」
刘晓彤只是很做作地哼了一声。
袁佳琳只觉得恨意蹭蹭地往上升,恶毒地说:「真搞不懂这些男的,个个都
跟眼睛瞎了一样,都以为她很纯洁呢,哼,其实就是个婊子,不知道被多少个男
的玩过了……」
唐婷的嘴又被王迎富插得口吐白沫。而宋红星这头老牛由于一连气耕耘了好
几块田,在唐婷阴道里抽送了几分钟,终于体力不支,暂时败下阵来。王迎富本
想填补空当,又不舍得唐婷温暖的口腔,继续口爆,渐渐地有了要射的感觉。不
顾腿部的酸胀,他保持着可以方便干嘴的姿势,龟头不断摩擦唐婷的上颚,刺激
那酸痒的感觉。
终于一个抽搐,王迎富在唐婷口里射精,腥臭的精液灌满唐婷的口腔。
刚拔出来,唐婷「哇」的一声,满嘴的精液都吐了出来。李有才抱着唐婷依
然穿着肉色丝袜的右腿,不知所措。
「帮我拿纸。」唐婷有气无力地说。
李有才如梦方醒,拿了几张纸巾递给唐婷。唐婷整张脸都是红的,头发散乱,
眼神迷离,嘴角挂着白色的黏液,一副被干惨的迷人模样,一边用左手手背抹去
嘴角的精液,一边用纸巾擦大腿的秽物,同时小穴里还有精液在溢出,忙得不可
开交。
李有才一直傻呆呆地看着,阴茎硬得像铁一样。
唐婷突然看到,正在另一边休息的许昌明正不怀好意地看着她,还撸了几下
鸡巴,似乎马上就要过来搞她。情急之下,她赶紧对李有才说:「快,你上来!」
李有才的肉棒已经硬到了顶点,可插进来时,唐婷却觉得毫无压力,就好像
只是进来一根手指,但这正是她的目的。经过刚才几轮野兽般的蹂躏,她的小穴
已经在疼了。如果非要被一根阴茎插进来,那只有李有才的她才扛得住。
轻微的摩擦和若隐若现的快感,让唐婷一直燥热的身体慢慢平缓下来,为了
更舒服一点,她把两条腿都抬起来,架在李有才肩膀上。李有才本来就喜欢腿,
这个视角把她刺激得不行,一分多钟就发酸得厉害,「唉哟唉哟」直叫唤。唐婷
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不由得生气又无奈。
果然,又过了半分钟,李有才终于不动了,唐婷的花心立刻感觉到一股热量,
她只好睁眼看着天花板,等着这个窝囊废把精液全部射完。
一连串被好几个男人又操又射,唐婷感到自己真的不行了,两条腿使劲关都
关不上,就连以前一直紧闭的阴道口都好像被弄得变了形,保持着敞开的姿势,
不时有冷风钻进去,十分难受。
不过,屋里其他人现在的样子,让她生出一丝希望——折腾到现在,好像所
有人都累坏了,不光是李有才,其他男的女的一个个都以奇怪的姿势在休息,王
迎富甚至打起了呼噜。他们都干不动了?那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她并不知道,这群野兽只是在短暂休息,等待她的,将是更加激烈的蹂躏……
*** *** ***
唐婷起身的时候,疼得不住轻声叫唤,重新穿好丝袜和内裤,并且往内裤里
垫了两张纸,再次到卫生间里清洗下体。
镜子里的脸蛋疲惫不堪,像一朵被摧残过的桃花。
从卫生间出来,唐婷嗓子干得冒烟,走到客厅角落的饮水机旁,用纸杯接了
一杯水喝,结果水还没喝完,就被人从身后抱住,剩下的半杯水在惊吓中掉在地
上。
宋红星一把就扯掉了唐婷的丝袜和内裤,都不知道这是她今晚第几次被扒掉
内裤了,依然坚硬的阴茎瞬间插入她的身体,随后立刻以几乎每秒两下的速率开
始抽插。
唐婷弯腰抱住饮水机的机身,发出受不了的叫声。
这就立刻点燃了刚刚还在休息的其他人,男人们纷纷拔枪而起,朝他们的性
工具发起冲击。
袁佳琳的腿被王迎富分开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老公韩远流着口水正要往唐婷
的方向奔去,赶紧伸手拉了他一把,「要死的东西,不许过去!」
韩远哪里想搭理她,一把甩开袁佳琳的手,「干什么!好好挨你的操!」光
着脚几步跑到宋红星和唐婷大战的地方,兴奋得不得了,想要插唐婷的嘴,唐婷
摇着头反抗,他就两手扳住她的脸不让她乱动。龟头在唐婷牙齿上来回摩擦了几
趟,唐婷抵挡不住,被阴茎插进口腔。
居然情景重现!唐婷这是第二次在卫生间门前被宋红星和韩远两个人前后双
插,只不过两个男人调换了位置。
石勇抱着瑶瑶去了卧室,叶露蹲在地上吃许昌明的鸡巴,就连李有才都在用
一指禅对准刘晓彤的火车隧道「练功」。袁佳琳是所有人中叫得最响的那个,抱
着王迎富的脑袋,叫得比专业AV女优还要专业,「啊啊啊……老公……老公干死
我了……好大……好深了……啊啊啊……要高潮了……」这儿就是她的主场,今
晚对她来说就是过年,她一边迎接王迎富的抽插,一边伸手握住旁边李有才的肉
棒,用力替他套弄,巴望着每个男人都朝她射出甘甜的精液。
宋红星看到韩远很粗鲁地揪着唐婷的头发,鸡巴在唐婷嘴里乱戳,戳得唐婷
的脸蛋都鼓了起来,觉得特别拉风,于是朝韩远使了个眼色,说:「小兄弟,咱
俩换换!」
韩远欣然同意,两人笑嘻嘻地围着唐婷转了个圈。宋红星不顾唐婷还在咳嗽,
立即把臭烘烘的鸡巴送进她嘴里。韩远同样迫不及待地将阴茎刺入唐婷小穴,温
暖的感觉妙不可言,把住唐婷的腰,开始快乐地抽送。
在刘晓彤主卧室的床上,石勇把瑶瑶干哭了。看着瑶瑶叉开腿躺在床上一动
不动,小穴里流淌着自己赠送给她的精液,他满意地离开房间,结果一出来刚好
看到唐婷被人扔在那张长沙发上,只见许昌明、宋红星、王迎富、韩远四个大汉
围住她,又笑又叫,八只大手在唐婷的脸蛋、咪咪和丝袜玉腿上疯狂乱摸,唐婷
发出羞耻的叫声。
看到唐婷躺在那里受虐,石勇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没有勇气过去拯救她,
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气鼓鼓地坐到沙发另一边,顺手放到叶露依然穿着黑
色丝袜的小腿上,心不在焉地来回抚摸着。
突然传来一声更加惊恐的哀叫,石勇心疼地看到许昌明大笑着把唐婷的肉色
丝袜整个扒下来,随手甩在地上。都没看清是谁扒了唐婷的内裤,很流氓地朝上
一扔,内裤差点砸到天花板。包臀裙、衬衫、奶罩一件一件被扒,只过了几秒钟,
唐婷就成了一丝不挂。
男人们争抢唐婷的交配权。
「老许,妈逼的你抢什么!刚才明明是老子在干!」
「去你妈的,婷婷大宝贝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大家轮着来,你都玩了那么久,
该让我玩玩了!」
「哎哎哎!我去!」韩远还想口爆唐婷,结果体格相对瘦弱的他被一身汗光
溜溜力气又大的王迎富轻易撞开,还没站稳就看到王迎富的鸡巴已经塞进唐婷嘴
里。许昌明也抢先一步爬上沙发,打开唐婷两腿,迫不及待地把发胀的阴茎狠狠
插入她的阴道里。
没有人征求唐婷的意见,也没有人管她难不难受,此时的唐婷以一种非常可
怜的姿势接受好几个男人的同时蹂躏。修长的玉腿顺着许昌明的肩膀伸向天花板,
光裸的两只脚在半空中疯狂颤抖,在越来越红肿的阴道口,许昌明的大鸡巴凶狠
地刺入拔出。她的后腰压在沙发的宽扶手上,于是上身和头颈都落在沙发外面,
头直接呈倒吊的姿势,头发垂在地上,而王迎富岔开腿蹲着,阴茎以恰到好处的
角度直直插在唐婷嘴里,随着激烈抽动,肥大的阴囊不断拍在唐婷的眼睛和鼻子
上,杂乱的阴毛狠扎唐婷的下巴。韩远抢不到她上下两个洞,另辟蹊径,细长的
阴茎深深戳进唐婷一只裸露在外的奶球里,再用手抓着奶子紧紧裹住阴茎用力摩
擦,非一般的软弹感同样让他进入升仙般的状态中。
石勇脸色铁青,恍惚中甚至觉得王迎富的鸡巴是在他嘴里。为了转移注意力,
他假惺惺地淫笑着,将叶露搂进怀里,左手插进她的黑色裤袜中,搅动她湿漉漉
的阴部。
「干嘛呀你们几个,放着我一个大美女没人要,当我是死人吗?」无人光顾
的袁佳琳气咻咻地站着抱怨,正好从唐婷身边败阵而归的宋红星走过来,袁佳琳
仿佛捡到了宝,赶紧缠上宋红星的肉体。宋红星心想操谁不是操,也就从了袁佳
琳,笑嘻嘻地和她到一张单人沙发上媾和去了。
许昌明在唐婷阴道里差点射出来,但他不敢再射,怕输出太多影响续航,只
好不甘心地拔出阴茎暂时休整。韩远操了一顿唐婷的奶子,想起今晚还没干过刘
晓彤,恰好她单着,也就溜过去打算尝尝她的味道。唐婷终于摆脱被轮干的局面,
但依然要接受王迎富的侵犯。王迎富把她身子扶正,她只能面对王迎富那张粗鲁
的脸,哀叫着任由他把阴茎插进自己的身体。
「美女,操你可真带劲啊!」啪啪啪啪……
「啊……好痛……轻点……」
旁边发出一声「叮当」巨响,原来是石勇脱了叶露的黑丝,狠狠插进她的肉
穴,搞得叶露淫叫一声,左脚猛地一踹,直接踹翻了茶几上一只空的啤酒瓶,酒
瓶砸在地上,好像就是刚才放进刘晓彤火车隧道里的那一只。
王迎富两手死死钳住唐婷胸前两个大白兔,干得兴起,下体充满了力量,屁
股像马达一样抖动,阴茎疯狂地在唐婷红肿的小穴里插入拔出。如潮的快感夹杂
着强烈的疼痛,翘起的双脚绷得笔直,似乎是为了适应王迎富大鸡巴的抽插,她
的小穴分泌出好多淫水,四处飞溅,搞得到处一片透湿。王迎富的臭鸡巴被唐婷
的淫液裹得亮晶晶的,更增添了抽插时的润滑度,只见那根棒子疾如风地一次次
没入唐婷娇嫩的淫穴,以最普通同时也最孔武有力的姿势,在唐婷身上尽情发泄
兽欲,激烈的交配一刻不停,将唐婷彻底送入堕落与淫荡的深渊……
就在这场疯狂的大乱交「渐入佳境」的时候,刘晓彤却突然大声喊着让大家
赶快停下来。
原来,刚才韩远兴致勃勃地找刘晓彤做爱,结果他的阴茎本来就细,碰上刘
晓彤的大松逼,简直就像掉进棉花里一样,干了几分钟就悻悻地走了。刘晓彤无
聊地拿起手机看了看,这才发现住在她楼下的邻居在业主群里破口大骂,扬言再
不安静下来就要报警。
淫叫声和性器相交的声音都停了下来,屋里里弥漫着一股令人尴尬的安静。
放眼所见,真是一塌糊涂,地上满是男人的皮鞋、皮带,还有女人的内衣、
丝袜。唐婷的衣裙都扔在茶几旁边的地上,白色小内裤掉在茶几上,胸罩却挂在
一把椅子的靠背上;高跟鞋一只躺在脚边,另一只居然在厕所门口。
现在地上一共有4团丝袜,两肉两黑,其中一条薄薄的肉色丝袜肯定是唐婷
的,因为瑶瑶的丝袜比较厚,很容易区别。但另外两条黑色的薄丝袜,就不知道
哪条是叶露的,哪条是袁佳琳的了。
唐婷歪倒在长沙发上,全身酸疼得根本无法动弹,小穴里更是疼得像裂了一
样。
结束了吗?
可是其他人都不想结束呢。
第一百三十八章:4换(01)
几个男人凑在一起商量,都说还没玩够,要不去附近酒店开个房,下半夜接
着玩?
袁佳琳高兴坏了,刘晓彤也欣然同意,刚从房间里出来的瑶瑶依然是那种怎
样都无所谓的态度,只有被干瘫了的叶露和唐婷彼此对望了一眼,互相从对方脸
上看到无奈的表情。
「哎呀,叶姐,咱俩撞丝袜了,这哪条才是我的啊?」袁佳琳大声喊叫着说。
「管他哪一条,随便捡一条穿呗,反正都是要被我们摸的。」宋红星下流地
抚摸袁佳琳白白的大腿。
「这条黑丝是骚琳的。」石勇指着地上一条黑色丝袜淡淡地说。
「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条上面有精液。」
「凭什么有精液的就是我的啊?难道因为我要骚一些?」
「你是挺骚的,不过不是因为这个。你那丝袜上的精液是我的,我刚才射的
时候你还穿着丝袜,有一坨正好是拔出来的时候射的,喷到了丝袜上,所以有精
液的丝袜肯定是你的。」石勇嘿嘿笑着说。
众人一齐哄笑了起来。袁佳琳也难得地不好意思了,她捡起自己的黑丝袜,
小声嘟囔道:「射精都能射偏,明天我洗丝袜的时候,把你儿子都洗死。」
众人笑得更大声了。在一片哄笑声中,大家开始整理衣物。
石勇像是直到此时才想起唐婷,把她的鞋子、内衣、丝袜以及衣裙一一捡起
来放到她旁边,看着唐婷乱糟糟的头发、通红的眼睛、赤裸的身体、被掐红的奶
子以及一塌糊涂的下体,感觉很不是滋味。
「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你不是想让我来吗?」
「我是叫你跟我一起来嘛!」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晚才来?」
石勇脑子本来就有点不清醒,被唐婷几句话绕晕了,更加觉得好像是自己犯
了错误,一时噎住不知道说什么好。
*** *** ***
意犹未尽的淫男浪女们一齐离开刘晓彤家,准备去最近的一家酒店展开「下
半场」的战斗。
大半夜的冬天,穿这么点衣服走在户外,唐婷几乎冷晕过去。刘晓彤、袁佳
琳和瑶瑶都带了厚衣服,只有她和叶露衣衫单薄,尤其薄薄的肉色丝袜根本没法
挡御寒风的侵袭,风刮在腿上像刀子割一样,禁不住牙齿直打颤。突然有个人柔
软地抱住了她,扭头一看,是叶露。
「刚才看你玩得挺嗨的,累坏了吧?」叶露半戏谑地说。
唐婷苦涩地笑了笑,「叶姐,你说他们怎么那么能折腾……还要去酒店,我
真的快不行了……」
「咯咯……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我怎么觉得刚才就你最爽呢,那些色
鬼全围着你一个人,你都叫得没停……咯咯咯……」
「哎呀叶姐,你怎么也拿我寻开心……」
叶露不笑了,在唐婷手背上轻轻捏了捏,「我看那个袁佳琳好像对你很不服
气,一直说你坏话,以后遇到她小心点,说不定会算计你。」
唐婷冷冷地看着挤在男人堆里大声说着骚话的袁佳琳,「嗯,我知道……你
说,等下到了酒店,他们不会还有力气吧?都好几个小时了……」
「我也不知道,按道理是吧,以前玩的时候,每人射个两三次也就差不多了……

*** *** ***
一群这样的人,深更半夜到酒店要求开房,而且只要一间房,震惊了酒店的
工作人员。大堂保安下巴都掉到了地上,一直目送他们离去,恨不得跟着他们一
起进房间。两个前台女服务员对着唐婷和叶露指指点点:「你看那两个女的,天
哪,这么冷的天,还穿短裙,疯了吧!」
「这你就不懂了,这两个肯定是做鸡的,故意穿成这样。」
「不像吧,你看左边那个,长那么好看,怎么可能是鸡呢?」
「怎么不可能,你看那些男的,肯定都很有钱。我问你,给你1万块钱,让
你和那个女的换一下,你愿不愿意?」
「去你的!要死啊!我才不干……五六个男的,那得多下贱啊!天哪……」
这群「下贱」的人开了一间豪华套房,有一个宽敞的大厅,一大一小两个房
间。
石勇拉着唐婷最后一个进房间,进门后大声说:「这个,说个事啊,我和婷
婷明天一大早还有事,天亮前总得休息一下,我再去开个房间,你们继续玩,啊!」
其他男人听完,恨不得一炮把石勇轰死,要知道大家的鸡巴90%都是冲着唐
婷才硬的,她不在,那还玩个屁啊。于是纷纷大声反对,有的说石勇张嘴就编,
之前怎么没说明早有事;有的说他假得要死,明明是自己想吃独食,太不够意思
了;还有的说他舍不得把唐婷拿出来给大家分享,看来是真想跟唐婷结婚过日子
了。
石勇脸一阵红一阵白,不知为何,现在只要牵扯到唐婷,以往最能掰扯的他
突然变得非常口拙,每每噎得喉咙直打滚。
刘晓彤骚情地拉住石勇,「勇哥,人家过完年就要走了,就这一晚上了你也
不好好陪陪我。」
石勇还没回话,宋红星又说:「石大公子,天天和婷妹妹腻在一起,还没腻
够啊?这么一个人间尤物,老是被石公子一个人独享,有点浪费啊,你们说是不
是?」
「就是嘛!」酒店灯光把唐婷照得更加俏丽,王迎富的眼睛都快贴到她身上
了。
宋红星接着说:「我有个主意,我们4换1,哈哈!这几个娘们我们都不要了,
全留给石总,我们只要婷妹妹一个人怎么样?哈哈,石总你这不吃亏啊!你们同
意不同意啊?」
一片起哄声中,石勇双拳难敌十手,刘晓彤和袁佳琳像女妖怪一样扑到她身
上,王迎富也把瑶瑶往他怀里一推。与此同时,男人们像鬼子进村抢花姑娘一样,
不由分说把唐婷拖进较大的那个房间,重重关上门并且反锁……
不知道是谁把唐婷推到了床上,唐婷绝望地抬起头,只见几头淫兽垂涎欲滴
地看着自己,仿佛要把她撕碎一样。
她无比害怕地往门口跑,「让我出去!」结果王迎富嬉笑着将后背靠在门把
手上,唐婷用力推他,却纹丝不动。
其他几个男人都淫笑着开始脱衣服,唐婷还在绝望地和王迎富搏斗。
突然宋红星一把将唐婷搂进怀里,唐婷都感觉到他硬硬的鸡巴撞在自己屁股
上。「别跑啊宝贝,这么多老公在这,你还往哪跑啊!哈哈哈!想要哪个老公啊?」
把她往其他裸男中间推。
淫兽们嬉笑着将唐婷推来推去,唐婷穿着细高跟鞋,踉踉跄跄地倒来倒去,
不时撞在一具油腻的肉体上,吓得不停尖叫。
最后许昌明搂住她不肯放,「宝贝儿,别害怕,今晚做我老婆好不好,我肯
定好好疼你,哈哈哈……」
宋红星赶紧圈住唐婷的纤腰,「怎么的老许,想吃独食啊?婷婷宝贝儿是我
的!」
在唐婷的尖叫声中,五个男人的十只手居然同时按在了她身上,他们淫笑着,
先是扯掉了唐婷脖子上的丝巾,接着又粗暴地将她白色的半杯蕾丝胸罩推到脖子
上,这些手有摸奶子的,有摸大腿的,还有四处乱摸的。
「啊……不要啊……走开啊……」
就像一只被五头恶狼包围的小绵羊。
宋红星下流地撅着嘴,亲到唐婷的嘴唇上,口臭的味道熏得唐婷直想吐,更
别提宋红星还把舌头伸进她的口腔里。
忍受着宋红星的强吻,又有无数双手在身上猥亵,唐婷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突然,不知道是谁的手插进她的裤袜,紧接着又伸进内裤,一根粗糙的手指
瞬间倒着探进了小穴,猛地开始抽动。唐婷仿佛被电棒电了,全身猛地一震,情
不自禁地用力咬住宋红星的舌头,宋红星大叫一声,赶紧把舌头缩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唐婷的淫叫声立刻响彻云霄。搞她的是王迎富,站在她侧边,弯着腰,大手
伸进她裤袜和内裤里,手指像马达一样疯狂抽动。唐婷被搞得根本受不了,绷直
的美腿不住颤抖,散发着淡淡丝光的肉色丝袜和亮银色高跟鞋给这哀羞的姿势更
增添了许多魅惑的味道,让人淫兴大发!
「宝贝,是不是爽死了啊?」宋红星调戏她。
唐婷一边呻吟一边摇头。身边全是男人淫笑的脸,虽然丝袜和内裤都完好地
包住下体,却被王迎富的大手拱起高高的山丘;虽然看不到王迎富的手指,却能
听到非常淫荡的「扑滋扑滋」水渍声。
「还不够爽啊?」宋红星发出坏笑,一只手绕到唐婷背后,顺着挺翘的臀部
同样钻进她的裤袜和内裤里,手掌牢牢箍住臀肉,中指碰到了王迎富不断抽动的
手指,最后按在唐婷凸起的阴蒂上,开始用力搓动。
「嘤……」
唐婷痒得几乎要哭出来了,两个男人的不同手指,一个搞阴道,一个搞阴蒂,
咪咪也在被人揉,大腿也在被人摸,耳边回荡着淫笑声,哀羞与疯狂的感觉无法
用言语描述。小穴深处像打开了水龙头,淫水不断地往外流,浸湿了内裤,刺激
得脚跟都翘到了高跟鞋上边。
她大张着嘴,急促呼吸,脖子高高昂起,却发不出声音,感觉马上就要高潮
了。
宋红星终于从唐婷内裤里抽出手,把淫水抹在她脸上。
「不要……快停下……」
「现在爽了吗?」宋红星的手指下流地在唐婷脸上抚摸。
唐婷颤抖着点头。
「真是个骚货啊……」
随着王迎富也抽出手指,唐婷「哼」的一声,像柔软的树枝一样瘫倒在地毯
上。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唐婷惊讶地抬起头,不明白怎么会响起自己的淫叫声,接着就看到韩远拿着
一个超大屏手机,笑嘻嘻地对着她,手机播放的,正是自己刚才叉开双腿站在地
毯上,被一群男人肆意侵犯,其中有一只手倒插进她内裤里,搞得她不断颤抖浪
叫连连的画面。
「哈哈哈,小韩你拍的?拍得好啊!待会咱们几个拉个群,小韩你把视频发
到群里吧。」宋红星开心地说。
「诶,对了小韩,这个婷妹妹的男朋友好像也在你们公司吧?他们两个分手
了没有?」许昌明突然问。
「好像还没有吧。」
「那就好,这就有意思了!」许昌明异常兴奋,冲韩远说:「那可怜虫的微
信你有没有?把这个视频发给他,让他看看自己的女朋友现在在干什么!哈哈哈
哈哈!」
「不!」唐婷今晚第一次感到真正的害怕,扑上去要抢韩远的手机,「不要
发!」
宋红星赶紧拦在唐婷身前,唐婷的脸直接撞在他肚皮上,许昌明的主意也让
他乐坏了,「哎呀呀,想着就有意思,婷妹妹,你说要是你男朋友看到你被好几
个男的同时操,会作何感想啊?」
王迎富发出尖细的笑声,非常乐于看到这一幕。
「不要……求求你们……别做这种事……」
「哈哈哈,老许,她在求我们,我们要不要答应她啊?」
许昌明居高临下地看着唐婷,残忍地笑着,「求我们?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
子嘛,你这样子像求人吗?跪着。」
唐婷抽噎一声,张嘴看着许昌明,男人的淫威让她头晕目眩。几秒钟后,原
本屈腿坐在地毯上的她,艰难地手掌撑地,然后双膝跪倒在许昌明脚下。
男人们都嬉笑着看这一幕。
许昌明觉得这样还不够过瘾,特意从窗台边搬来一把单人小沙发,放在离唐
婷5米远的地方,坐上去,发出命令:「跪到这里来!」
伴随着轻微的沙沙声,两条肉色丝袜美腿和亮银色高跟鞋在地毯上摩擦,双
膝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动。唐婷跪在叉开腿坐着的许昌明腿前,双目空洞,不
住地颤抖。
「给我磕个头。」
唐婷头偏向一边,死死咬住嘴唇,但眼泪还是流了下来,身子抖动得更加厉
害,似乎内心在做极度的挣扎。
最终还是屈服了。今晚她就是一个性奴,守住这一点尊严,又有什么用呢?
唐婷弯下腰,抽噎着把头低在许昌明脚前。
许昌明竟然抬起右脚,用力踩在唐婷后脑上,将她的额头死死压在地毯上,
恶狠狠地说:「让你磕头,头就要点地,懂吗?」
唐婷的身子剧烈颤抖。
李有才恨不得扑上去把许昌明的狗腿咬断,但在这个环境里,他只是一个懦
弱的人,不敢也没有能力和那4个淫虫上脑的男人干仗。其实韩远也有些于心不
忍,但在这里他不是主角,只能同样嬉笑着迎合他们。
唐婷头被许昌明的脚踩在地上,脚跟从高跟鞋里高高翘起来,屁股悬在脚跟
上方。宋红星弯腰掀起她的包臀裙,对着丝袜包裹的挺拔翘臀狠狠拍了一下,发
出清脆一声响。
许昌明终于松开脚,随后把唐婷的头抬起来,手掐着她下巴,「怎么,看起
来好像不服气啊!」
「没有……」唐婷强迫自己收回愤怒的眼神。
「真服气了?」
唐婷闭着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喜欢被我们操吗?」许昌明继续羞辱她。
……
「喜欢!」
「哈哈哈哈哈哈!」许昌明十分得意,「小韩,快,把手机给我。」拿着韩
远的手机,对准唐婷的脸拍视频,「再说一遍,喜欢什么呀?」
「喜欢……被操!」
「被谁操啊?」
「被……你们操!」
「喜欢被我们操啊,真是个骚货,看看,这里有这么多人呢。」许昌明举着
手机转了一圈,把每个男人赤裸的身体都录进去,最后又给唐婷脸部特写,「说,
你是不是个骚货。」
唐婷颤抖着。
「快说!不然就把视频发给你男朋友!」
「不要!」
「我……我是……我是骚货!我要……我要你们一起操我!」
「哟,看起来好像很不情愿哪,说的是真心话吗?」许昌明不依不饶。
「没有……是……是真心的!我……我真的很骚……我很喜欢做爱……和不
同的男人做爱……我就喜欢……喜欢被轮奸的感觉!」
「我操,太尼玛骚了,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你说,你是不是一条小母狗啊?」
「是……」
「是什么?」
「是……母狗!」
「哈哈哈,说清楚,谁是母狗?」
「我……婷婷……婷婷是一条欠操的……小母狗……」
「我操……」许昌明用手掌不断拍击唐婷的脸颊,「那下次我牵一条真正的
大公狗来,让大公狗来操你这条小母狗,好不好啊?」
唐婷再也说不出更下贱的话,只剩下一声声抑制不住的抽噎……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