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小静】(8)

爱妻小静之八 石哥与上铺的兄弟
温泉山庄之后,石哥和小静的关系算是保留了下来。虽然被石哥干了,但是
小静丝毫没有生石哥的气,毕竟开始的两天石哥是遵守了自己的原则的,后来是
自己为了工作的事情演戏,而主动让石哥和自己亲热的,后来被石哥插入,阴差
阳错,只能说形势赶到那了,谁也怨不得,因为当时的气氛,自己也想了,怪不
得石哥。
要不说小静单纯而又善良呢,最爱她的就是这一点,当然肉体更同样让人着
迷。让她经常吃亏的,也是因为她单纯善良,容易信人。所以同样的品质,对的
时间地点,就是优点,错的时间地点,就是缺点。
过去了好几个月,这天石哥又把小静约出来大战了三百回合,云雨初歇,石
哥和小静赤条条的楼抱在一起喘着气休息一下。
石哥犹豫了一下,说「小静,我们大学宿舍,睡在我上铺的那个老六,你认
识吗?」
「石哥,我那时候连你也不认识,更不认识那个什么老六了。」
石哥哑然失笑,也是。「老六晓嘉是我上铺的兄弟,人不错,我第一次知道
你的身体,还是他告诉我的呢。」
「啊?什么呀,石哥,人家都不认识他,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体,他肯定吹
牛的。」
「呵呵,还真不是。有一回周末的中午,老六去食堂打饭,走到门口,你正
好从里边出来。恰好那天人很多,有点儿挤,你俩擦肩而过。那天你好像是刚刚
洗完澡就匆忙去食堂了,没戴奶罩,老六的胳膊擦着你的奶子走过去了。回来后
老六念念不忘,说永远也忘不了碰你奶子的触感,呵呵,提起这事儿,他晚上就
得自己打飞机,哈哈。」
「什么呀,这个人真色!石哥,你说这个干嘛呀!」小静扭着身体不依道,
随着扭动的身体,赤裸的乳房晃动起阵阵乳波。
「你听我说嘛,」石哥抓住了小静晃动的乳房,抚摸着继续说道,「这个还
真不能怪老六,小静,你的身体正常的男人很少有能抵挡的,太勾人了!从那天
以后,老六就把你奉为了他的女神。过几天,老六从成都来绵阳,我们俩一起招
待一下他。」「女神不女神的,那是他的事,和我没关系,我又不认识他,以什
么名义招待他啊?再说吃饭我在场,你们男人喝酒也喝不痛快吧。」
「开始就说我女朋友呗,馋馋他,以后再告诉他实情。吃饭你就不用去了,
吃完饭陪我们去唱歌吧。小静,这次帮哥一个忙吧,可能要你被他占点儿便宜。」
「什么?石哥!」小静拍开石哥摸着自己乳房的手,一下子坐了起来,「我没有
缠着你,是你找的我,你想出卖我?感谢你帮我找工作,咱俩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唉」石哥苦笑了一下,「小静,别激动,你听我说。小静,你是我见过的
最最有魅力的女人,我恨不得永远的拥有你,但是我知道这不可能。只能暂时的
拥有你,所以有时候就特别想炫耀一下,我拥有了世界上最最完美的女人,我自
豪骄傲,可是咱俩的关系又不能到处炫,只能炫给可靠的人。」此时的小静冷静
下来,她听的出来,石哥说的是肺腑之言,姑且听之。
「而老六就是我亲近并且可靠的人,恰巧你又是他的女神,我都能想到他羡
慕嫉妒恨的样子。为什么让你给他点甜头呢?因为你是女神,给点甜头更能馋死
他,而且老六人不错,待我最好,我教委的职位就是他托家里人关系帮我找的,
从这个角度,帮你找到工作有他的一半功劳,没有他,我也帮不了你。老六一分
钱没要我的,我一直想好好感谢他,拿我最好的东西。而你,恰好是我目前能有
的最最珍贵的东西。全是心里话,一句谎没有。」
话说开了,如此坦诚以待,倒让小静不好发火了,石哥这个性格,不能说好
或者不好,就是小孩子心态,好东西就想炫耀,过年穿了新衣服就想给好朋友们
看,自己小时候就是这样的。毫无疑问,石哥是好人,自己的工作全依赖石哥的
帮忙,照他这么说,里边也确实有老六的一半功劳。「你想让我给他什么样的甜
头?」小静继续冷着声道。
「这不就看你自己吗?任何程度都行,取决于你,感觉人不错,甜头多一点,
感觉人不好,随时踩刹车。我都支持你,我带你去,就两个目的,一个是让他羡
慕,我拥有了他的女神。一个是感谢他的帮助,满足他对女神的一点点幻想。」
石哥对小静是了解的,善良、热心,以真诚对她,她就愿意相信人也愿意帮助人,
当然今天说的也确实是他的心里话,没有撒谎,所以能赢得小静的信任。
「你说的,我不愿意就随时踩刹车,你不能拦着我。」
「放心吧,小静。另外,不管什么样的甜头,可以吊吊他,看看他着急的样
子,哈哈。」
老六到了,吃过晚饭,石哥和老六来到KTV,「三哥,你这是全套服务啊,
太周到了!」(石哥在宿舍排行老三)
选了三轮小姐,终于从里边选了一个最好的,肤白貌美的大长腿。「三哥,
你怎么只叫一个?这让兄弟我怎么玩的下去。」
「哈哈,老六,你玩你的,一会儿你准三嫂过来陪我,顺便见见你。」
「啊?三哥,不容易啊,脱单了,值得庆贺!这不行啊,这个小姐也退了吧,
三嫂来了,我们唱个素的,以聊天为主吧。」
「老六,没事儿,你玩你的,这女人啊,不能惯着,我准备调理调理她,让
她习惯我出入这种风月场所,否则政府部门的,吃喝玩乐宴请多,这种场合以后
是常事儿,如果她不习惯,这以后就不能在一块,否则婚后得天天打架。这种场
所我带她来过几回,都是不耽误别人玩,她已经习惯了。」
「三哥,你高手啊!真没看出来!怎么调教的,回头教教小弟我哈。」
老六也没当回事儿,三哥说的对,政府部门的人交际应酬太多,如果媳妇儿
不支持,确实影响家庭。不过,像三哥这么带着到这种场合调教的,还真是很少
见,三嫂对三哥够意思,性格看来也不错,一会儿得见识见识。
小静终于到了,石哥和老六正在觥筹交错中。小静走向老六,「晓嘉是吧?
我还是跟着石哥叫你老六吧。」
「你是三嫂?」老六满脸笑容的站起来,要和小静握手,「您好,三……」
老六后面的话咽回去了,悄无声息,张大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眼前的美女,
白色的衬衫和雪白的肌肤相得益彰,配着一条天蓝色的超短裙,刚刚盖过屁股,
雪白修长的大腿看上去让人欲望不断。修身的衬衫挡不住丰满的双峰,开着顶端
的两个纽扣,恰好形成深V 领口,丰满的乳房在领口露处一片雪白,又形成一道
雪白的沟壑,颤巍巍,深不见底。网上看,秀丽的容颜,容颜,我操,天啊,这
不是我的女神小静吗?三嫂?小静?老六看着小静,又看了看石哥,又转回头看
小静。
「三哥,我眼花了吧,这个是咱们的校花小静吧?」
「什么校花,这都是前几年的事儿啦,现在你应该叫她三嫂才对。」
原来是真的,老六当时就跳了起来,激动的满脸通红,「哈哈,原来真是我
的女神在这。哈哈,我又见到女神了。」
看着老六乐的傻呵呵的样子,小静忍不住的想乐,石哥没说错,这老六挺好
玩的。
「三哥,你太牛了!女神啊,你竟然把女神拿下了。」
「老六,看你大惊小怪的,女神也是女人,一样结婚生孩子。」
小静和石哥坐在靠外的沙发上,老六和小姐坐在里边另外一张沙发上。老六
还寻思着在女神面前保持形象,规规矩矩的坐在小姐旁边,老实的很。那边石哥
却不客气,搂着小静在high歌,间或搂着小静的手就滑了下去,落在那高耸的丰
满上,抓捏着。
老六的眼角一个劲的跳,那对高耸的丰满,是他这几年来的梦寐以求。多少
个夜晚,这对丰满走进他的梦中,大学食堂门口的触碰,那绝佳的软绵中带着弹
性的触感,成了他永远不忘的回忆。三哥,老六羡慕你啊!
蓦然,老六想起来,应该尴尬的不是自己,而是三哥、三嫂才对。再说,三
哥是要在这里调教三嫂,自己该如何才对。如果三哥让自己加入调教多好,老六
的心忽然猛的跳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鸡巴开始硬了。
老六一把抓过旁边的小姐,抱入怀中,对着嘴亲吻,把手探入小姐的衣襟,
摘掉了小姐的奶罩,双手就无遮无拦的抓了上去。小姐配合着急促的呻吟、喘息。
「小静,走,咱俩给老六腾个地方,老六着急了,咱俩别在这碍眼。」石哥
把小静领入了室内的卫生间中,随手关上了门。
「妈的,三哥,你小子枉我对你那么好,你不够意思啊,明知道小静是我的
女神,搞了女神也就罢了,那是你有本事,你竟然当着我的面搞我的女神,你让
我青年的梦想情何以堪啊!还给我腾地方,你是给自己找地方happy 去了吧。
脑海中忽然就浮现出三哥欺负三嫂的场景,不知道是后入式还是做口活?三
嫂的奶子虽然碰过,知道很大,但是具体多大,老六没见过,只能靠目测去猜测。
三嫂不会在厕所里就被三哥给扒光了吧。老六的鸡巴硬的生疼。他干脆解开了小
姐全部的衣扣,让小姐敞着怀,便于自己的抚摸。
约莫过了十分钟,两个人还没有从卫生间里出来,竟然也没有声息。老六心
中一动,想到女神被别人干,自己就受不了,干脆给他们搅和了得了,回家爱怎
么干怎么干,自己管不着,反正不能当着自己的面让女神被别人干。
老六嘱咐了一下小姐,小姐站起身,扣子也不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里
边的,完事了没有,我内急啊」
须臾门开了,石哥满面春风的走出来,老六也没在意,「得瑟个啥。」无意
中瞥了一眼,愣住了,走过来的三哥,裤兜里装了一个粉红色的奶罩,一个罩杯
在裤兜里,另一个罩杯还露在裤兜外,可能是小姐敲门,着了急的缘故。掠过三
哥,老六的眼睛落在了三哥身后的小静身上。丰满的胸脯颤颤巍巍的,一步一晃,
晃的人心里烦乱。扣子开了三个了,丰满的乳房在走动间,衣襟的缝隙扩大、缩
小的变换,半个乳房看的清清楚楚,好白啊。
三哥和小静坐了下来,三哥的手又兜过肩膀,搂住了小静,这次没有再避讳
什么,直接顺着解开的衣襟滑了进去,握住了一只圆滚滚的奶子,轻轻的揉捏着。
老六正襟危坐,貌似看着电视,眼角的余光却是全神贯注的跟着三哥的手在
抖动,心里的火一阵旺似一阵,口干舌燥的难受。
好在小姐回来了,三哥也适时的站了起来,「小姐,请您赏脸跳个舞吧。」
小姐看了一下老六,老六点点头,「你好好陪陪我三哥。」三哥随手关掉了
房间内的灯和电视,打开了霓虹灯和音响,两个人滑入了房间中的小舞池。
老六借机转过头来面对着小静,可以正面的审视小静了,虽然霓虹灯的闪烁,
让眼前的小静变换着各种颜色,但胸前裸露的那团雪白在老六的眼中却觉得越来
越白,越来越大。
一曲舞毕,三哥坐在角落里,给老六发信息,「妈的,这回算错账了,你找
的这个小姐不错啊,如果你三嫂没来,就可以好好尝尝这个小姐的滋味了。妈的!
对了,老六,要不你尽量帮我多绊住小静一会儿,让小姐多陪陪我。」
「三哥,三嫂就像个仙女,不必小姐强十倍啊,你还找小姐。」
「嗨,你不懂。你三嫂当然好了,最好了,但是男人嘛,家花不如野花香,
天天吃燕窝也有吃腻的时候,得吃点小白菜。」
妈的,三哥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他,稍等,他让我绊住三嫂,就是让
我陪着三嫂呗?老六的心狂跳起来。
老六起身来到三嫂面前,鞠个躬,「三嫂,请您赏光。」
小静犹豫了一下,转过身去,扣上了第三颗纽扣,这才起身。
大片的雪白盖住了,深邃的乳沟也只剩个起源,老六心里略有失望,随着小
静的起身,隆起的胸脯也跟着颤了一下,「对了,小静里边还是真空的。」老六
的心又热了。
三哥这时随手关掉了霓虹灯,音响的音乐也调小了一些,「太晃眼了,交谊
舞,又不是迪斯科。」老六拥着小静,满心的兴奋,两个人虽然没有抱在一起,
但隔开的距离不足以容纳小静丰满的乳房,所以小静的乳房不时的顶在老六的胸
脯上,那种绵软的弹性,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光的食堂门口。不过,老六仍然克
制的自己,不敢亵渎心中的女神。
旁边的小姐这时候传来了急促的喘息和低低的呻吟,「三哥又在happy 了,
三哥的生活真是爽,老子我真是悲催,搂着女神,却不敢动弹,还得听着三哥和
小姐享受,妈的!」老六猛然醒悟过来,「不对,三哥带三嫂过来,就是让她习
惯的,就是来调教她的,这是我这辈子和女神接触最好的时机了,过了这个村没
这个店,以后再想接触女神可就不可能了,那是一辈子的遗憾。今天总得尝试一
下,三哥真要怪罪,就说领悟错了,自己想帮忙尽快调教三嫂的。」
老六放在小静腰间的手慢慢滑落,滑倒了小静的翘臀上,充满弹性的翘臀,
让人不忍释手,老六的手忍不住抓了几下,小静的身子僵了一下,然后又放松开
来,仿佛若无其事一般。
老六终于将小静完全拥入怀中,丰满的奶子终于结结实实的和老六对撞在一
起,感受着惊人的弹性,老六贴住了小静的脸,小静刚要闪避,老六已贴着小静
的耳边,低低的道「三嫂,三哥说带你来过几回这里,三哥没回都这么high吗?」
小静只能也继续和老六贴着脸,回道「偶尔会有,今天可能是看见你高兴吧,
你三哥说的也是,做军嫂的责任就是忍受孤独,而公务员的妻子,就得习惯花天
酒地,没办法,环境就是这样。」
「三嫂,三哥带你来,说在这里吃过亏?」老六决定诈一下。
「你三哥怎么什么都说,他可真没那你当外人。」这事当然没有过,但善良
的小静觉得自己应该替石哥兜着点,「只有一回,他的一个朋友进来了,看见我,
就抱着我摸了几下。没干别的。」
「没干别的,嫂子,你是希望他干点别的吗?」不等小静否认,老六的手已
经覆上了小静的奶子。「嫂子,是被那个人摸了这里?」
「你,你别……」
「嫂子,你也说了,咱们是自家人。便宜哪有给了外人,不给自家人的道理?
你听,三哥那边的小静叫的真爽。」
不知道哪句话打动了小静,她的挣扎停止了,或许潜意识里觉得石哥太过分
了,所以想报复他?小静默不作声,只是将身体靠在了老六身上。
女神默许了,老六心里狂喜,真想大叫一声。他之前的手盖住了奶子,怕刺
激小静,没敢动作,此时终于抓着手中的奶子,摸捏起来。时隔三年,终于尝到
了。
摸着,老六的另一只手悄悄的解着小静的衣扣,从下方一颗,两颗,没敢全
解开,只留了中间那一颗,老六迫不及待的从衣襟间探了进去,光溜溜、圆滚滚
的奶子抓了个满把,极致的手感爽的老六差点儿叫出声来。
小静低低的呻吟了一声,抬手欲推开老六的手,却是力有未逮,只能放手任
老六为所欲为。
老六低头吻住了小静的唇,小静低声呜呜着,摇着头,示意不可以,老六执
着的喊着小静的嘴唇不放,舌头一下一下的扣着小静的牙齿,小静终于憋不住,
牙齿微张,老六的舌头就趁虚而入,和小静吻在了一起,一遍遍又一遍遍,老六
乐此不疲,小静香甜的气息让人迷恋忘返。
一次次的深吻中,小静迷离了,急促的喘息着,身子挂在老六身上,却是不
住的往下掉。老六拥着小静,回到了沙发,将小静放倒在沙发上,解开了衣服的
最后一个扣子,捉住了一只坚挺的奶子,含入嘴中,疯狂的亲着,甜甜的奶香味,
沁人心脾。
疯狂的亲吻中,小静已发出忘我的呻吟声,老六知道差不多了,因为三哥那
边的小姐的叫声已经很浪了,老六知道,三哥已经开始了,干进去了,这边得抓
紧,否则就没有机会了。
老六褪掉裤子,掀起了小静的超短裙,脱掉了小静的内裤,小静迷迷糊糊间
抬起屁股,任由老六将自己扒的近乎赤裸一般。
老六摸向小静的小穴,已是汪洋一片,大腿都湿了,「女神好骚喔」老六得
意的一笑,将鸡巴抵住了神秘的芳草之地,顺着中间粉红的羊肠小道就闯了进去,
小静搂住了老六的脖子,吻住了老六的嘴,老六明白,小静这是担心叫出声来吧。
他俩手抓住小静两个光溜溜的雪白肥腻的奶子,紧紧的抓着,鸡巴一记紧似
一记,向小静发起了冲刺,虽也有啪啪的肉击声,好在有音乐的遮掩,不是那么
明显。
当高潮来临的时候,老六也没有憋着,抽出鸡巴,起身插入小静的嘴中,低
头对小静道,「嫂子,给我亲亲鸡巴,不能射到你的小穴里,回家万一三哥想再
操你一次呢。」
小静此时已说不出话来,粗大的鸡巴塞的嘴巴满满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任由老六像抽插小穴一般,拿鸡巴在小静红嫩的小嘴儿中抽插,最后终于一泄如
注,精液全部灌入小静的嘴中,想吐却吐不出来,粗大的鸡巴还严严实实的堵着
嘴巴,最后只得全部咽了下去。
老六帮小静穿好内裤,又重新系上了衣服下面的三个扣子,搂着小静道,
「嫂子,谢谢你,你圆了我的女神梦,我一辈子感激你!」小静娇喃着,「老六,
你坏死了,第一次见面你就把鸡巴射了嫂子一嘴做见面礼?还女神,远观的才是
女神,上了床的还能叫女神?」
「嫂子,那应该叫啥?」
小静抬头亲着老六,「嫂子被你这家伙干了,从此就是你的小女人了。」老
六伸进手,抓着小静的奶子,坚定的道「嫂子,我的宝贝儿,我会经常来绵阳看
你的,也会来操你。」
「嫂子,回家三哥如果问你,咱俩怎么样,你怎么说?」
「嫂子就说被你摸了呗,被他和小姐刺激的,没忍住,把我抱住给摸了,谁
让他自己把我的奶子露出来,如果带着奶罩,还摸不到了呢。」
「最后高潮的时候,嫂子你好像没忍住,会不会被怀疑……」
「不会的,放心吧,那时候你三哥忙着干小姐呢,哪有空管我」,话是如此
说,小静心里道「让不让你干我,那是我的事儿,你三哥可管不着。再说了,你
三哥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呀,巴不得你干了我谢恩。哼,石哥,你回去给我等着的。」
为了心中的女神在身下那迷离的魅惑,为了身下的奶子被撞击晃荡的阵阵乳
波,老六之后来绵阳的次数果然更加频繁起来。
有一次,石哥将一切托盘而出,这对最好的兄弟成了一生的生死之交,并共
享了彼此婚后真正的媳妇儿,两家四口人经常在一张床上展开肉搏大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