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在出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11)

第二天一大早,我不想让红娟发现我也跟了过来,所以提前从厦门这边回了
家,红娟是又过了两次才回来的,就在等红娟回家的这段时间,我过的如同行尸
走肉一般,大脑里全都是红娟与嘉文之间做爱的影像,悔恨中夹杂着兴奋,我不
知道应该怎样去形容我的心情,想着红娟与嘉文的那段激情,又让我有种怅然若
失的感觉,仿佛某一天红娟会离开我似得。
红娟回到家以后,就像是没事人似得,对于我的询问,回答的滴水不漏,如
果不是我亲眼所见她和嘉文在酒店的的那些事情,恐怕我还真会相信红娟的那些
说辞,不过即便是我知道了又能怎样,是我将红娟引上这条路的,现在想要后悔,
似乎已经有些晚了。
这几天我的心情特别糟糕,有心想要跟红娟谈谈,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
好,不过红娟在家里表现的倒是跟平日里没什么区别,我不清楚是她伪装的太过
于完美,还是内心深处已经完全接受了被别的男人玩弄的事实。
恰好这天晚上我回家的比较早,我也是想着能改善一下我俩之间的关系,特
意在回家前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食材,想要晚上给红娟做顿好吃的,也想让红娟在
感动之余,能与我坦露心扉。
毕竟是我引着红娟走上这条路的,我的内心深处也不算是太过于抵触,只是
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不能有什么隐瞒,只要她能向我坦白一切,我还是能够接
受的,只是现在我们两个之间有个些许隔阂,她并不愿意和我分享发生在她身上
的那些事。
红娟回家后,发现我笑眯眯的坐在餐桌前,并且餐桌上还有丰盛的晚餐,红
娟表现的十分惊讶,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半开玩笑似得问道:「呦!这是
怎么回事?做这么一大桌子菜,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收买我?」
我看着正在换衣服的红娟,心中暗想着,我是在等着你坦白呢,跟收买你也
差不多,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是我却笑着说道:「赶快换完衣服来吃饭,咱们夫
妻间还谈什么收买啊,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让对方知道的么?」
我话里有话的提示了一下红娟,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在等会儿能够将之
前在厦门的事情都告诉我。
红娟听我这样说,浑不在意的看了我一眼,脸上的笑容并没有什么变化,她
也没有其他异常的表现,只是换好衣服后就来到了我对面,笑道:「嗯,不错,
全是我喜欢吃的菜,老公真是有心了,来亲一口!」
红娟凑到了我个跟前,在我脸上小啄了一口后,就开始了今天的晚餐,不咸
不淡的夸奖着我今天晚上做的菜好吃。
我心情很是复杂,极力忍耐着,希望红娟自己能够主动提及那天的事情,可
等了半天,红娟依旧没有说,我想还是得我起头,将话题给引过去,于是问道:
「对了红娟,前几天回娘家怎么样,你父母的身体还好吧?」
红娟可能是没想到我话题转换的这么突然,脸上的表情明显僵滞了一下,就
在这个时候,她眼珠不断的在跳动,明显是在盘算着什么,片刻之后,红娟才带
着几分笑意,回答道:「还行吧,也没什么事情,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我眉头微微皱了皱,红娟还是没有和我说实话,这让我很是恼火,暗想着该
怎么问才能让红娟开口,我心中盘算着,吃了几口饭,这才继续问道:「这不是
也想着好长时间都没有去你父母那里了么,这几天我抽个时间,咱们带着孩子再
过去看看吧,让二老也见见孩子。」
红娟见我不断的在说着这个话题,开始显得不耐烦起来,她将手中的筷子在
碗里戳了几下,显得很是急躁,吃了几口菜,借着嘴里还有些食物,有些口齿不
清对我说道:「还回去做什么,我不是刚回去一趟么,孩子还太小了,不能经常
在外面跑,你把家里这一摊子事情弄好就行了,我整天在外面上班,还要回家带
孩子,哪能抽出那么多时间乱跑啊!」
红娟的这番说辞显得很是无力,我知道她是不准备向我坦白了,心中的怨念
更加严重,但我又不能表现出来,对于她的态度,我只能强压下自己心中的不满
继续吃饭,也没再继续逼问红娟那天的事情了。
晚上的这顿饭,我觉得吃得并不是太开心,我发现红娟也是如此,从她不断
躲闪着我的眼神就能看出来,她始终是不愿意跟我说那天的事情。
洗漱完,我俩躺在床上玩手机,我用余光一直在关注着红娟,她在刷小视频
时候十分专注,仿佛将刚才晚饭时的那些不快全都给忘记了,我将手慢慢的伸向
红娟的乳房上,隔着睡衣在轻轻揉搓着,我发现好久都没跟她做爱了,想要今天
晚上跟红娟来上一发。
摸红娟乳房的时候,红娟并没有在意,一直都在刷着她的小视频,可是当我
将手从乳房上下移,慢慢的挪动到红娟的下身,扣在她阴阜上面时,红娟终于有
了反应,一把就将我的手给打开了。
「干什么呢!没看我在忙着呢!」红娟用眼角扫了我一眼,语气中很是不快,
说完之后,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手机上,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
「好久都没做过了,有些想了,你就别玩手机了。」我想着能跟红娟做一次,
也没太在意她的态度,夫妻之前这点事儿,谁还没个小脾气,于是我仍旧不依不
挠的将手再次放在了红娟的两腿之间,并且用手指稍稍用力的按在了她的阴缝上,
我感觉到了那里的潮湿,似乎她也有着需求。
可红娟并没有理会我这一茬,再次将我的手给拿开了,她手机放在了一旁,
皱着眉头看向我,说道:「睡吧,这几天我不知怎么了,感觉很是累,身体也很
是不舒服,没心情做那个,等过几天再说吧。」
说完,红娟丝毫都不在意我的态度,自顾自的就钻进了被子,将被子在身体
上裹了几下,弄的是严严实实,仿佛是害怕我强行将她按在身下,所以提前做了
些防范。
我看着红娟这副不领情面的样子,心中更是懊恼,心想着你不让我碰你,我
以后就不碰了,看咱俩谁能耗过谁,可想归这样想,心中的郁闷却是越来越严重,
导致红娟都开始呼吸沉重了,我还久久不能入睡,眼睛睁的大大的,始终都没有
丝毫睡意,内心中的欲望却是越来越重了。
我索性起了身,钻进卫生间里,我将自己的鸡巴从内裤中掏了出来,发现现
在已经硬成了一根铁棍,可自己的老婆就在身边,但却不能解决我身体上的欲望,
身边这个老婆,却可以给别的男人泄欲,而我的欲望却是无法满足。
脑海中的画面不知不觉又浮现出那天红娟和嘉文在厦门酒店中的场景,两人
缠绵中的画面让我变得更加兴奋,我不知不觉间就开始撸起了自己的鸡巴,那天
他们两个做爱的场景让我欲罢不能,越来越是激烈的弄着自己。
直到将鸡巴中的精液射进了马桶里,我这才猛的清醒过来,我靠在卫生间的
墙壁上,由于刚刚射精,让我感到很是空虚,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个老婆还属不属
于自己,越想越是难受,这天晚上我近乎失眠,都没怎么睡着。
第二天上班,我是顶着黑眼圈过过去的,精神十分的萎靡,可我还要做一份
要给客户展示的公司宣传文案,如果放在平时,对于我来说,都算是轻车熟路的
东西,可今天我的状态特别糟糕,有几处数据给写反了,可我并没有发现,直接
就拿给老牛去了。
老牛是我的上司,在公司里不怎么招人待见,外号牛魔王,因为在公司里,
对待我们特别的严苛,动不动就是骂人扣钱,根本不给任何人面子,我们平日里,
总会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哪天会犯到他手上。
不过这一会儿,我的内心就十分忐忑,觉得自己好像要犯在老牛手上了,老
牛是典型的地中海发型,也就是俗话说的秃顶,脑门上面锃光发亮,一根头发都
没有,而他情绪有了变化之后,脑门那里就会充血变红,变的更加明亮,而这一
会儿功夫,在他看了我做的文案后,脑袋上那会发光的部分,愈发的明亮起来。
果然,老牛在看了片刻之后,直接将我的文案摔在了桌子上,发出了砰的一
声响,他的办公室房门并没有关,这个动静也传到了办公室外面,引得外面的同
事纷纷将注意力转了过来,寻找着老牛的办公室里就是是哪个倒霉蛋。
我看着老牛即将爆发的样子,很是心虚的问道:「牛……牛总,怎……怎么
了,我的文案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呵呵!」老牛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用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继
续用嘲讽的语气说道:「你的本事越来越大了,这个客户是近些年来,公司里最
大的一单生意,你是不是打算将这单生意给搅黄之后,去另谋高就啊?」
听着老黄这诛心的话,我顿时感觉到不妙,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找到问题所
在,并且我觉得自己这一环没有他说的那么重要,怎么可能就将这单生意给搅黄
了,可我却不敢顶撞老牛,只得再次问道:「牛……牛总,我的文案问题是不是
很严重啊?」
「数字都搞反了,还算不严重么,让客户看到这份文案还能跟我们继续做生
意么,你这个季度的奖金别想要了,你以后给我长点记性。」老牛近乎是咆哮着
将这几句话给说出来的,相信他的叫喊声全公司里的人都能听到我的奖金没了。
老牛的脾气我多少还了解几分,在这个时候不论是争论还是求情,他都不可
能改口,只能以后想办法,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份文案怎么会让他如此暴怒,
他会不会是特意在针对于我。
我盯着老牛如同要杀人的眼神,再次小心翼翼走到他办公桌前,开始整理散
乱开的文案,在整理文案的时候,我将手机放在手边,由于晃动手机屏幕突然亮
了起来,上面是张红娟的照片,是之前我们去海边游玩时,红娟的泳装照,十分
的性感迷人,我就当壁纸用了。
我仍旧在低头整理文案,却没有发现老牛的目光被我手机上的照片给吸引到
了,他盯着我手机屏幕看着,直到手机屏幕再次息屏,老牛才恋恋不舍的将目光
给移开,又看向了我整理文案的动作,不过我没有发现,他的眼神却是有了很大
的变化。
等我整理好文案,我也没敢细问到底错在哪,这样反而会更加激起老牛的反
感,我试探着说了句:「牛总,我再去修改一下,这次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老牛哼了一声,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让我快点去改,我也
逃似得赶紧离开了他的办公室,等我出来后,发现公司里的同事都用一种很是幸
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我,都在偷偷的窃笑,更有甚者悄悄对其他人说,这次季度奖
金少了一个人,他们能分到了或许要多不少了。
我看着他们这副嘴脸,也没心思去跟他们理论,这几年光景不好,我还指望
着这个工作养家糊口,即便是有再大的委屈我也只能往肚子里咽,我默默回到自
己的工位上,开始从头翻看自己的做的文案,终于发现了其中的问题,的确是如
老牛所说的,如果客户看到了文案中的错误,十有八九就要把单子给搅黄了,这
可把我给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开始着手去修改文案中的疏漏。
终于在临下班前,我将文案给改好了,我又从头到尾检查了好几遍,感觉没
有任何问题后,这才鼓起勇气来到了老牛的办公室,将改好的文案再次给递了过
去,请他过目。
我心中惶惶不安的盯着老牛的秃顶,发现这次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变化,悬着
的心这才放下不少,觉得这次终于能通过了,也没白费我这一下午的时间,终于
弄得他满意了。
老牛点了几下头,放下手中的文案,低沉着声音说道:「早这样多好,以后
做事长点心吧,你这样做事让我以后还怎么重用你。」
我听老牛话里的意思还要重用我,心中一阵的狂喜,赶紧连声保证以后不再
会出现之前的那种情况,就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老牛意外的对着我说了
一句:「下个月公司组织去团建,是可以带家属的,有空的话,一起去放松一下
吧。」
我应和了一声,并没有细想老牛这句话,就从他办公室里离开了,回到工位
上后,我开始回忆他那最后一句话,直到下班我都没弄明白老牛究竟是什么意思,
索性也就不再去想。
今天被老牛训的这一出,着实让我难受,直到最后,看他的意思仍旧是要扣
我下个季度的奖金,重用什么的都是空话,奖金才是实打实的实惠,我越琢磨心
里十分的憋屈,直到下班后都没缓过劲儿来,怀着满心的抑郁回到了家里。
在家里我表现的一直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不知道红娟看出来没有,我
觉得这段时间里她对我的关心似乎少了许多,一副总是有什么心事藏在心里,直
到睡觉前,我俩之间的交流也都变得少了许多。
临睡前,我想稍稍缓解一下我俩之间这种令人压抑的气氛,于是询问道:
「红娟,感觉你这段时间总是有心事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都憋在心里会憋
出毛病的。」
对于我的突然发问,红娟猛的晃动了一下身体,像是被吓到了似得,缓和了
片刻,这才回过神,对着我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没什么事,只是身
体有些太舒服,不太想说话。」
红娟的这番回答我并不相信,只觉得她恐怕还是因为上次和嘉文去厦门的那
件事而心生歉疚,于是,我语气再度缓和了几分,说道:「是么,身体不舒服,
那就快些休息吧,如果真的有事情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
我满心期待的看着红娟,等着她告诉我些什么,可红娟轻轻叹了一口气,并
没有说话,缓缓的坐上了床铺,等靠在床头上,犹豫了一阵儿,红娟这才满是歉
意的看着我,用一种试探性的口吻说道:「老公给你说件事儿,我弟不是刚买了
房子么,现在没钱装修,我想咱们先借他几万块钱,等他将来缓过劲儿了,再还
咱们。」
我本以为红娟会说她跟嘉文去厦门的那件事,却不曾想说的是这个,顿时让
我有种邪火发不出来的感觉,她还是打算将和嘉文的那件事瞒着我,我强压着心
中的怒火,并没有爆发出来,缓缓的回答道:「等过段时间再说吧,这几个月手
头有点紧,今天出了点问题,这个季度的奖金刚被扣掉,实在是不宽裕啊。」
红娟听我话里的意思不想给钱,顿时脸色就耷拉了下来,她嘟着嘴倚在床头,
挑起眼睛看向我,也不说话,仿佛是在告诉我她这会儿自己很是不高兴。
我看到红娟这副模样,觉得还是有必要给她解释一下,于是大致将今天在公
司里的事情给说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还是再等等吧,我的季度奖金也不少,
等我再找机会跟上司谈谈,看能不能把奖金给争取回来。」
红娟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我说的话,不过从她越来越起伏的身体,就能发现,
她的情绪是越来越激动了,我觉得我刚才的那些解释,全都算是白说了,她一丁
点都没听进去。
「哼!整天就是没钱没钱,我好不容易开口求你给我娘家办点事儿,你就推
三阻四的,求你给我娘家帮个忙怎么这么难呢,钱,钱,钱,就知道钱!」红娟
顿时就爆发了,坐起身体数落了我一番,然后把身体歪向了一旁,看都不想再多
看我一眼。
我被红娟的这样无理取闹给气的十分没有脾气,还是在强压着心中的怒火,
有心想要再跟她解释,可看着红娟在粗重的呼吸,就知道这会儿无论我说些什么,
她都不可能听进去的,只会是当我在找借口。
我沉默了一会儿,想等着我俩都平静些之后再聊,过了一小会儿之后,我才
尽量放缓我的语调,慢慢的说道:「红娟,别闹了好不好,在公司里已经够让我
疲惫了,在家里,我不想继续跟你吵架,我不是说了么,等过段时间我想想办法,
行么?」
红娟似乎并没有听见我的说话,仍旧背身对着我,迟迟不回答我的话,我想
着再劝她一下,假装轻松的说道:「你不说话那就算是同意了啊,这么说定了,
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听说这样说,红娟立刻就坐不住,直接将身体给翻了过来,她的呼吸频率再
次变的粗重起来,用手指指着我,斥道:「谁同意了,我看你就是想过段时间就
算了吧,你整天就知道钱,以后就跟你的钱过去吧!」
我的怒火瞬间控制不住了,指着红娟骂道:「我就知道钱,我挣点儿钱容易
么,整天在公司里做牛做马,谁体谅过我,我也没说不借,只是想缓过这段时间
再说,你整天对我有多少关心?」
对于我的责难,红娟转过头,满是委屈的看着我,怒道:「我不关心你?摸
着你的良心问问,我究竟怎么不关心你了,平日里整天这个家究竟都是谁在操持
着的,你还要让我怎么关心你?」
「你……你……」对于红娟说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让我更加的气愤,口不
择言的怒道:「你还有脸说关心我,整天出去鬼混,还能有什么心思来操持这个
家?」
我的这句话就好像戳中了红娟的痛点,她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由于愤怒,眼
球不住的在轻微的跳动,炙热的目光中,似乎要喷出火焰,她没有再继续和我争
吵,盯了我许久之后,直接掀开自己的被子,从床上跳了下去,披了件衣服就离
开了家门。
我也感觉到自己的昏了头,怎么能这么直接就在红娟面前点明呢,直到红娟
离开家之后,我就开始后悔了,已经到了半夜,红娟就这样离开家,我实在是担
心她在外面会出什么危险,我也顾不得才跟她吵过架,赶紧找了件衣服套在身上,
也跟着出了家门。
到了楼下,我发现红娟并没有走远,远远的就能看到她在小区的长凳上坐着,
似乎是在打电话的模样,我很是纳闷她这会儿会和谁打电话,于是悄悄的走了过
去,长凳边上有一片灌木丛,我就藏在后面,听听红娟到底在说些什么。
「这个家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整天无休止的争吵,整天无休止的吵闹,让
我不能有一刻的安宁,让我脑袋都快被吵炸了!」红娟对着电话低诉着,声音里
带着些许哭腔,怨气十分的浓重。
电话那端的声音我听不到,并不能分辨出红娟是跟谁打的电话,但就凭她刚
才说的那番话来判断,红娟似乎并不是在跟她父母通话,红娟听着电话那端说了
几句话之后,就又开始回应起来。
「还能有什么事儿,我弟弟装修房子缺了点儿钱,想从家里借点儿,我这个
做姐姐的就不能帮衬一下么,他这样对我娘家小心眼儿,还扯出我出去鬼混,他
又能好到哪去。」红娟继续幽怨的说着。
那边继续说了几句后,就听红娟说道:「嗯,嗯,好的,那多不好意思啊,
行吧,先谢谢你了,我这边一定会及时还给你的。」
听到这里,我算是基本上明白红娟是跟谁在打电话了,很有可能就是在跟嘉
文借钱,一股怒火从我心里面升腾起来,想要上前去跟红娟理论一番,可想想自
己现在根本没办法为红娟做些什么,红娟说的也不无道理,我的确是拿不出那些
钱来。
我蹲在灌木丛后面,耳朵里尽是红娟跟嘉文打电话时的甜言蜜语,说的每一
句话仿佛都打在我的脸上,让我心里感觉到生疼,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为什么会
成了这副模样,我再也听不下去红娟说话了,拖着自己的脚步回了家,也不想再
管红娟还在外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躺在家里的床上,一直都没有睡着,忽然听到家里
的房门有了响动,我知道是红娟回家了,我庆幸这个夜晚她并没有继续出去鬼混,
又懊恼自己的无能,红娟上床后,我故意翻了下身体,不想让她发现我还睁着眼
睛,她躺下之后,我知道她也没有睡着,也是在睁着眼睛,我俩就这样各怀着自
己的心事,躺在了家里的同一张大床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