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母亲之熟母赵玉萍】(10)

********************************

写在第十章之前:
万分抱歉,诸位狼友,断更了这么长时间,其实第十章早就写好了,但断断
续续又修改了几个月。
之前创作遇到了瓶颈,包括文字和情节方面的,停下来看看其他高人的作品,
不限于H文,找找感觉。
2022年,本人自身也遇到很多事情,不是很顺吧。希望2023年大家
都能够顺顺利利!
喜欢《陪读母亲之熟母赵玉萍》的狼友们,请不吝点亮小心心,并多多参与
留言互动。
*******************************
第十章、靡乱
张艳苏醒了,她缓缓睁开美眸,环顾四周,纤长带卷的睫毛忽闪,继而俏脸
儿迅速遭恐惧占领,很快便认出坐在近处沙发上的我,随即双目圆睁,仿若玛瑙
般的黑眼珠欲脱离眼眶,大声呼喊道:「涛涛妈妈,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
快……快放开我!」
手铐、脚镣与架子撞击得叮当作响,金属表面映射出水晶吊灯的光芒,烁烁
放寒。张艳冷白皮的赤裸身子摇摆如筛,天鹅颈绷直前探,玉臂反复拉扯,酥胸
一次次挺动,导致峰尖的鲜嫩莓果格外突显,两条无暇玉腿乱踢乱蹬,欲挣脱束
缚。粉嫩的胴体那原本曼妙的女性曲线,直扭得好似变了形,透着种种残酷的美
感。悬在酥乳下缘的白色胸罩,就像捆绑她的绳索,眼看便要迸裂甩脱,可惜金
属架子的底部似乎很沉,而且整个结构牢固,无论张艳如何挣扎,架子依然稳如
泰山。
对于张艳的求救,我内心泛起波澜,禁不住反问自己,这么做是否有些过分
呢,但表面上继续装作面无表情,保持默然,身旁的圆圆却替我应道:「亲爱的
张老师,你不是喜欢发骚吗?那我就帮你治治骚病!Lily,还愣在那儿干什
么,别停啊,快点帮张老师治疗,哈哈……」
经由圆圆提醒,张艳才注意到近在咫尺的黑衣女人,以及她手上握着的湿淋
淋的假鸡巴,粗大恶心,亮莹莹的仿真表面,筋脉血管暴起,沾满润滑剂和张艳
骚水的混合物。
她的瞳孔因惊骇而放大,娇躯做出无谓的挣扎。随即是一连串女人的尖叫,
混杂金属噪音。
「啊……」最尖利的一声刚冲破嗓子眼,朱莉手中的假鸡巴已经捅穿她的腿
根开口,毫不留情地噗呲一插,大半根塑胶玩意儿顶进阴道,只剩黑衣女人握持
的一小截。
无法分辨此刻的张艳究竟是痛苦,还是快活。发丝凌乱的她双颊红云浮生,
两行清泪自眼眶滑落,顺脸颊流淌。佝偻的身姿好似小腹被狠狠砸中一拳,玉乳
猛地前凸,细腰和宽臀朝后收拢,重重地撞向架子,娇嫩肉体对冰冷金属,隐隐
传来嗡嗡的低吟。她的美腿因紧绷的缘故,浮现女性身上罕见的肌肉轮廓,十根
白若卵石的脚趾儿弯曲,好像用尽全身之力紧抠铁板底座。
「不行……啊……不……快……快拔出来……啊……」大约肉体的感觉正使
她濒临崩溃,脚趾儿仅仅坚持了几秒而已,张艳的身子就变得半软半硬,像被人
抽掉大部分的骨骼,如果不是栓了手铐和脚镣,她那副白净如玉的胴体,恐怕早
已瘫倒在地了。
可以想象假鸡巴剐蹭阴道壁的滋味,但假的总归无法与真的相较,毕竟缺乏
感情和温度,而且握着它的朱莉同样毫无感情可言,一味地抽动塑胶玩意儿,好
像正在从事某种枯燥的机械式劳动。
「噗呲……噗呲……」我察觉到,虽说张艳的嘴巴和身体抗拒不已,但阴道
内的骚水却好像越流越多。
圆圆咯咯怪笑,点燃一支薄荷烟,升腾的蓝雾很快笼罩住她。她翘起肉色丝
袜美腿,右脚的绒缎面高跟鞋脱掉大半只,挂在足尖处直晃悠,左手托香腮,摆
成一副看戏的情态。
我瞧瞧倍受折磨的张艳,再转头望望圆圆,内心充满纠结,考虑是否该劝妹
妹就此收手。
「老姐,怎么,同情心泛滥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看来结婚、生孩子
能彻底改变一个人啊!」圆圆吐出一口浓烟,藏于蓝色烟雾中的她眯缝双眼,轻
蔑地望向我,「你不是想知道张老师有没有勾引涛涛,正好乘她醒了,你当面问
问她。」
圆圆拍了拍花斑大理石茶几表面,示意秘书停止蹂躏女老师。
然而,朱莉却使了个坏,但见她用力一顶,再含笑脱手,并没有顺势拔掉假
鸡巴,塑胶玩意儿像巨型水蛭般寄居于阴道内,只露出类似尾巴的部分,画面淫
荡之余,又透着恐怖的意味。
张艳抛掉了往日的美女老师形象,咬牙切齿,面露狰狞,应该在用力收缩下
体。但假鸡巴的长度难以估量,我推测可能顶进最深处,头部卡住了子宫口周围
的肉壁,所以她每次用力后,假鸡巴确实向下排挤出一点儿,但倘若停止用力,
它又会慢慢上升,直到恢复原位。
「啊……快拔掉啊……呜……」张艳白费半天力气,只得哀求道。
「赵姐,我把张老师交给你了。」
哒……哒……鱼嘴高跟鞋踩出断玉碎石般的步子,真敲得人心乱如麻。朱莉
走到圆圆身前,黑色皮裙包裹曲线毕露的胴体,姿态妖娆,神情暧昧,眉眼和朱
唇都在喷火似的,躬身靠近。圆圆也调整坐姿,两人极其自然地相拥而吻,就当
我隐形一般,吻得投入,吻得热烈,吻得惊心动魄。
眼前的这幕证明了我的猜测,圆圆果然喜欢女人,而朱莉也如圆圆所言,是
个双性恋者。但两人的亲昵行为还是让我无比震惊,瞪大眼睛盯着她俩。
「啊!」与我同样惊讶的,还有手脚被铐的女教师,「你们这帮变态,快放
开我,放我走!」
「老姐!」圆圆将香烟递给朱莉,又对我努嘴,「别忘了继续招待我们请来
的贵客。」
说话间,朱莉的大红唇叼住薄荷烟,深吸一口,蓝雾从尖翘的鼻头处翻涌而
出。她转身坐在旁边,将烟嘴塞回给圆圆,亲昵地揽住情人裸露的细长玉臂,依
偎得如同一只乖巧的小黑猫,顿时丢了刚才折磨张艳的狠辣劲头。
不远处持续传来张艳的挣扎和叫喊。
如果继续端坐不动,我倒成了不识趣的电灯泡,即便眼前是一对同性伴侣。
我只好装作若无其事,起身慢慢朝张艳走去,仅仅几步之遥,却走得战战兢兢,
总感觉背后有两个人、四只眼盯着,如芒刺背。
张艳见我靠近,忙哭哭啼啼乞求道:「涛涛妈妈,快……快放我下来,我保
证……保证不再对自己的学生想入非非,也绝不发那种照片给他们。」
我轻哼一声,恶狠狠地拍打金属架子,连手都拍麻了,试图震慑对方:「别
的男孩我管不着,张老师,我只想知道你和涛涛的情况。实话告诉你吧,我从涛
涛的电脑里发现了你的裸体写真,所以并不是无凭无据。今天你带姚晓琳的儿子
去酒店开房,肯定没安好心,你对涛涛有没有做过同样的事,如果不说实话,今
天你就别想离开这里。」
「老姐,刚才Lily是怎么折磨张老师的,你也看到了,对付她这样的骚
货,你又何必搞得那么客气,直接用假鸡巴干她的骚屄,干到她说实话为止!」
圆圆掐灭烟头,厉声道,「说不定张老师就喜欢这一套,用假鸡巴干她,非但不
觉得是折磨,还乐在其中呢!」
圆圆话音刚落,张艳便花容失色:「不……没有,我和你家儿子什么事都没
有,涛涛妈妈,你……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发过那种照片给他,但我发给班里
好多男生,不止涛涛一个。而且照片拍的比较艺术,你应该见过不是吗?!」
我拿不定主意,虽然今天她也承认,跟小海还没来得及上床,但一个整天琢
磨勾引学生的骚货女老师,她说的话还能取信于人吗?想到涛涛电脑里保存的张
艳裸照,想到差点被她勾引上床的小海,我顿觉怒不可遏,一把握住假鸡巴的尾
部往下拔。
「谢谢,谢谢涛涛妈妈!」张艳以为我要放了她,连忙道谢。
但,她会错意了,我并不想帮她拔掉假鸡巴,相反,当橡胶玩意儿快脱离阴
道的瞬间,我又发力向上顶送,滋~,假鸡巴差点儿连末端都插进去。我蛮狠地
动作,夹带了我对淫荡女教师的愤怒情绪。
「啊……」张艳嗓音尖利如刀,快要割破我的耳膜,「涛涛妈妈,求你放开
我吧,我……我说的全是实话……啊……」
「你……你为什么发给涛涛那种写真?」我斥责道,手上却不肯停歇,假鸡
巴一次次捅进张艳的阴道,又一次次抽出。我感觉到她阴道内的泥泞浓稠,好像
塑胶玩意儿快要粘在娇嫩的肉壁上。每一次进出,我都不遗余力,只想着逼迫她
说出实话。
「啊……我和涛涛……真没什么……」张艳的泪水决堤般奔流,嗓子扯开了
叫喊,宽阔的大厅里满是她的声音。她奋起反抗,手铐和脚镣和金属架子刮擦,
外加她尖锐的叫喊,我都感觉身子被各种噪声震得微微颤抖。
折磨张艳让我十分解气,还伴随无可名状的心理快感。假鸡巴每进出一次她
的阴道,就像帮某个男孩和他的母亲报仇似的。眼前的这个女人,和涛涛相处的
时间,好像比我这个做妈妈的还要多。她迷人的瓜子俏脸,白里透粉的皮肤,近
乎完美的曲线,惹得我羡慕嫉妒恨,鬼知道她背后做了什么事勾引涛涛,私发裸
体照片也许只是众多手段之一。
「骚货,贱货……」我拧眉瞪眼谩骂道,愤怒、嫉妒和快意充斥周身,使我
燥热难挡,假鸡巴已经化作利器,如同手刃情敌般,刺向张艳腿根猩红的裂口,
喷溅而出的仿佛不是骚水,而是鲜血。滑腻的骚水渐渐溢满假鸡巴的尾端,沾我
一手,但我却顾不上女人恶心的分泌物,各种情绪涌来,只剩一个念头——报复
张艳。
「哗啦……哗啦……」假鸡巴摩擦阴道壁的声音,刺激且节奏感强烈。
「呜……」张艳已经哽咽,泪水似乎流干了,表情麻木,尤其是那对勾人魂
魄的美眸,失掉神采,直愣愣的。身子在假鸡巴的刺激下,不断地扭曲,像提线
木偶般,整个人陷入痴痴傻傻的状态。
「搞烂你的骚屄,让你再勾引涛涛,勾引我儿子!!!」
我继续捅向她的阴道深处,直到假鸡巴无法继续推进,我估计应该顶住了子
宫口,就像钻孔似的,我转动假鸡巴尾端,狠狠碾着张艳的子宫口。
「张艳,你个骚货,贱货!!!」
我沉浸于虐待张艳的快感中,感觉到自己面部表情的异样,此时此刻,心底
里持续冒出的兴奋感,已掩盖掉对追求真相的渴望。我并非喜欢同性,也不是施
虐狂,然而,折磨张艳确实惹我上瘾,使我着魔,也借此体会到圆圆和朱莉的心
情。
「啪……啪……」拍打茶几的声响再度传来,圆圆打断道:「差不多了,老
姐,让张老师休息片刻吧。张老师,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和涛涛究竟有没有上过
床?」
沉默了几秒钟,张艳看似变得清醒些,美眸重新染上丝丝微弱的神采,她乌
黑的瞳孔转向我:「没……没有……放开我吧……求求你……涛涛妈妈……她们
俩是谁……我并不认识啊……为什么她们要绑着我?」
张艳和圆圆素未谋面,更别提女秘书朱莉了。只要我没说漏嘴,圆圆和我的
亲姐妹关系,就不会被她轻易识破。况且,是我把妹妹牵扯进来的,她做这些,
无非也是帮我出口恶气。
我瞧瞧圆圆,凭目光殷切求助。她咯咯坏笑,替我解围道:「张老师,我们
是谁不重要。按理说,对付你这样的骚货,我们有的是办法,比如拿皮鞭抽,拿
板子打屁股,拿蜡烛滴,呵呵,当然,我们还有更狠的手段……保管让你又爽又
疼。今天啊,我们还是看在涛涛妈妈的面子上,弄根假鸡巴教训你一下。虽然你
感觉耻辱,但假鸡巴也满足了你的淫欲,不是吗?哈哈……」
张艳筋疲力尽地恳请道:「现在……能放过我了吗……我说得全是实话……
涛涛妈妈……」
圆圆收敛住放浪形骸的大笑,下巴缩紧摇摇头,意味深长地看看黏在身旁的
女秘书:「Lily,你觉得可以放了张老师吗?然后把她送回学校?」
情人间的暧昧对视,令旁人尴尬,更何况是同性情侣。我无法揣测圆圆的意
图,既然张艳反复强调她和涛涛没发生什么,内心深处姑且相信她。我所担心的
是,眼前的烂摊子该怎么收场,一旦放掉张艳,她难道就甘心忍气吞声,而不会
跑去报警?
「啧啧,张老师,我家Lily还舍不得放你走呢,说实在的,我都有点儿
吃你的醋了!」圆圆眉目含笑,戏谑地说道,「老姐,你先休息一会吧,让Li
ly再陪张老师玩玩。」
圆圆的想法果然难以琢磨,我坐回真皮沙发,身子靠后,脊背缓缓陷进去,
女秘书则起身,表情神秘地瞟了我一眼,倒让我浑身不自在。
失去自由希望的张艳,一双美眸透露着惶恐,稍稍干裂的娇唇像无法合拢似
的。我猜测此前圆圆的那番话,着实吓坏她了,什么皮鞭、板子、蜡烛……这些
我也略有耳闻,好像称其为性虐待,英文缩写叫SM。难道黑色皮裙裹身的女秘
书,又将掏出某种新奇道具,变本加厉地折磨张艳。
朱莉的两步走得妖娆无比,扭腰甩胯,颇似T台上的女模特。高跟鞋助她变
得更加挺拔,胸脯高耸,整个人傲立在张艳面前。她咧开猩红的双唇,笑容浪荡
而又可怖,叫人心惊胆寒。显而易见,张艳表情里的惶恐又增加了几分,却哑巴
似的,反倒呆呆地望向对方,连同挣扎和抵抗都一并放弃。
「刺啦!」我被突如其来的怪声吓了一跳,只见朱莉撕开黑色的亮光皮裙,
短裙直滑落到地砖上,露出里面类似泳装的修身皮衣,开叉非常高,再搭配鱼嘴
高跟鞋,使得女秘书的玉腿修长无比,棕色珠光连裤袜映衬出腿部的诱惑轮廓,
恰到好处的蜿蜒,经水晶灯的照射,明暗交汇,明亮凸显肉感,暗黑蕴藏神秘。
不知道是朱莉原本就身材完美,还是紧身高叉皮衣的功劳,她胸、腰、臀构
成的S形曲线,连绑在金属架上的美女教师都相形见绌。
我注意到,朱莉针对张艳的浪荡表情,以及撕掉黑皮裙的飒爽动作,似乎有
些刻意,就像魔术师正式表演前的开场秀。我作为观众之一,不明所以的同时,
却也隐隐担忧,如若圆圆指使女秘书玩得太过火怎么办?皮鞭、板子、蜡烛……
这些道具或许已提前藏在餐车底部。
果然,朱莉脚踩高跟,踱至银质餐车旁,还好,我所担心的道具并未出现,
却见她找了一根软趴趴的棒子,通体暗红,好像剥掉皮的水蛇。仔细观察,发现
长棍的两端类似龟头形状,与之前折磨张艳的假鸡巴比较,约摸细了一围。朱莉
握着这根长度惊人的假鸡巴,紫红的舌头舔起棒身,留下一道道闪亮的口水印。
张艳阴道内的橡胶玩意儿被拔去,换作这根水蛇般的假鸡巴,由朱莉亲手操
控,轻松地「游入」骚水积蓄的洞穴,而且越来越深入,以至于给我一种假象,
那暗红色的水蛇就是活的,即将经由张艳的阴道,穿过子宫,穿过脏器,最后头
部从她的小嘴里钻出。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我大开眼界。朱莉的紧身皮衣裆部,竟然藏了隐形拉
链,她用另一只手拉开,露出鼓蓬蓬、光溜溜的阴阜,原来,她的连裤袜是开档
设计,里面也没穿内裤。只见她握住假鸡巴的另一端,缓缓送进阴阜下缘的无毛
之处。
蛇形假鸡巴钻入朱莉的阴道时,她亢奋地昂头挺胸,像刚刚狂奔完的母马,
鼻孔呼哧呼哧地喘气,但艳红的娇唇却发出如蛇吐信般,嘶嘶的声音。假鸡巴就
像一根管子,或者连通器,连接着朱莉和张艳的阴道。
「老姐?知道朱莉拿的东西是什么吗?」圆圆打断屏息凝视的我。
我狠狠摇头,惊骇得无法自拔。
圆圆以轻松的口吻介绍道:「这种玩具叫双头龙,一般女同才会用到!老姐
估计以前从来没见过吧!?」
「圆圆,你好像对这些东西相当了解,难道你和朱莉一样,既喜欢男人,也
喜欢女人?」我吐露心中埋藏已久的困惑。
「你可能觉得我和Lily都不正常,对吗,老姐?」圆圆拍掉裙摆上的烟
灰,感慨万分地说道,「Lily其实是我的病人,她来找我咨询前,认为对同
性动情,产生性欲,可能是某种心理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她试图刻意回避,但
却又使她身心苦闷。我帮她打消了这种错误观念,实际上,双性恋的人群普遍存
在,Lily不是个案。」
我试探性地问道:「那你又是怎么变成……和她一样的……还是原来……」
「老姐,你应该多少知道一些,网上常常说什么,因为某种机缘巧合……直
的掰成弯的。你可能觉得,因为我遇到Lily,然后她影响了我,所以我也变
成双性恋?那你就错了,其实我和Lily一样,本来就不排斥同性或者异性。
在像你这样的异性恋人群眼中,我们是另类。」
听罢圆圆的解释,我顿时陷入沉思。多年来疏于联络的亲妹妹,居然是双性
恋。我的心境变得颇觉复杂,如果换成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人,我会作何感想,觉
得难以理解,甚至反感至极;但涉及亲妹妹,似乎更多的是意外和同情。
朱莉粗重的气息,成功转移了我的注意力。她环抱衣衫不整的女教师,黑色
皮衣下丰隆的胸脯紧紧贴附,暗红色的蛇形假鸡巴将她俩相接,犹如连体婴儿一
般,怪诞至极。在我看来,朱莉更像水蛇成精,扭动她灵活妖娆的翘臀蜂腰,不
知道是朝张艳的方向施力,还是去制造自身体内的冲击。有别于男女性交时,男
性的粗野蛮横,女秘书的动作姿态,更容易使人联想起钢管舞表演。
「呜……呜……」与乐在其中的朱莉相反,张艳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
历经接二连三的折磨,似乎渐渐地放弃抵抗。她白里透红的身子随对方的动作前
后摇摆,后背和玉臀一次次撞中金属架子,那种讨厌的低频嗡嗡声挥之不去,撞
得我胸口阵阵发闷。
「张老师……作为女人……长这么大……还没被同性……嗯……操过吧……
呵呵……」朱莉逼视张艳,表情狠辣混合著欲望。
「嗯……嗯……」张艳只剩下喘息的份儿。她执拗地抿住双唇,侧过俏脸,
躲开女秘书的双眸直视,以怨恨的眉眼剜向圆圆。估计她终于意识到,我们三人
之中,赵圆圆才是真正掌握话语权的那个。
圆圆不为所动,我觉得她的心大概是铁打的,还带些少女幼态的侧颜,自我
坐的角度望去,就像覆盖了一张冰冷的假面,极度失真。她闷闷地说道:「怎么
样?张老师,那些小男孩有什么好的,还没发育完全吧!不如加入我们,要是你
想找男人玩玩,我也可以帮你安排,哈哈……」
放浪笑声和朱莉的鼻息掩盖了张艳的悲鸣,响彻整座客厅,像一幕荒诞剧。
假鸡巴弯折成「U」形。我觉得残忍之余,也惊叹于朱莉的本事。我想象当
中,如果假鸡巴一头扎进我的阴道,是无法借助里面滑溜溜的肉壁,夹紧体内那
截,去灵活操控另一头的。但女秘书却运用得轻松自如,仿若她天生就长了根形
状怪异的男性生殖器,抽出捣入,既兼具节奏与力度,又带着妖野的女性美。
「张老师……顶到底了吗……让我狠狠地操……狠狠地顶……狠狠顶你的子
宫口……」朱莉挥舞着腰臀,逐渐褪去妖娆,野性占据上峰,母马狂奔般,挥洒
浑身的蛮劲,假鸡巴竟抖出道道虚影。
「嗯……嗯……」张艳有气无力,毫无自主权可言,除了被动地挨操,而且
是被同性用假鸡巴奸淫,看上去,像一片行将凋零的秋叶,只剩灵魂出窍的苍白
肉体,任凭女秘书玩弄摆布。
朱莉变本加厉,右手开始握住对方的椒乳,疯狂团揉挤捏,涂了紫色甲油的
五指,捏出道道红印,好像那隆起如鼓包的皮肉,是某件仿真发泄玩具。我瞧在
眼里,只觉得张艳的乳肉一定非常疼。
「啊!」朱莉尖叫道,随即发出一连串浪笑,「呵呵……你们快看看……咱
们漂亮的女老师,竟然……竟然被我一个女人……给操尿了……真是一条骚母狗
……」
一股接一股淡黄色液体,正从张艳的耻部射向贴身的朱莉,浇淋在女秘书的
丝袜大腿部位,我好像感同身受,变成了朱莉,近乎闻到尿液的骚臭味,甚至与
大腿肌肤相触,热辣辣的温度,促使我两腿间阵阵酥麻。没曾想龌蹉的尿液,竟
于某个瞬间唤醒我体内的欲望,大概是从那种液体喷射状态,不自觉地想起涛涛
乳白色精泉的巨量爆发。
女秘书的丝袜腿呈现一大块异色,原本油亮细腻的质感,因为遭受尿液的侵
染,而更为淫光四射。异色的部分并非一块,倒像是地图上绘制的河流,印在棕
色的纸卷表面,又像是点缀丝袜的花纹,只不过缺乏规律性。
「哈哈……」圆圆撇了我一眼,再望向淫乱纠缠的二女,拍掌称快,「Li
ly,过分了吧,把张老师操得尿失禁,她的脸往哪搁啊?哦,像张老师这样的
骚货,还要脸做什么?哈哈……」
「亲爱的,你说得对,张老师表面看起来干干净净,里面却脏的很呢,你闻
闻,这泡尿又骚又臭,我的大腿和丝袜都给弄脏了!」朱莉暂停抽干,与圆圆一
唱一和,极力羞辱张艳。
圆圆故作正经地摇摇头,嘴角却挂着坏笑:「既然如此,那咱们帮张老师好
好清理清理。Lily,你先去洗洗,换套干净衣服,也让张老师乘机休息一会
儿嘛。」
朱莉拔掉连接自己和张艳的假鸡巴,紫红色的橡胶棒粘满骚水和尿液,滴滴
答答,落得四处皆是,好像刚刚抽干了女教师的身体。
圆圆又转过头,跟我说道:「你还要继续欣赏我们折磨张老师吗?等朱莉回
来,我们要陪张老师玩些更刺激的项目,比如灌肠……可能画面太刺激,会让你
觉得不舒服。」
「灌肠!?」我诧异道,「你是指那种……」
圆圆微微点头。
某种令人不适的画面映入脑海,我的胃顿觉阵阵抽搐,撇了撇捆绑女教师的
方向,问出萦绕心底的困惑:「那个……圆圆,最后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老姐,这你就不必担心了,我和Lily自然会照顾好张老师。别忘了,
我是心理咨询师,有办法让张老师心甘情愿地接受今晚发生的一切,甚至有可能
她还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呢,哈哈……」
耳边回荡着圆圆瘆人的浪笑声,我挤出一丝笑容,点点头:「那圆圆,我先
回去照顾涛涛了……」
「对了,老姐,你和大外甥现在住的地址给我一个,哪天抽空过去坐坐,好
久没尝过你的手艺了,我记得,老姐你的手艺不比饭店里的差哦。」
「没问题啊,圆圆,你要来就提前告诉我,到时我肯定准备一大桌好菜。」
我心存感激地说道,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幸亏妹妹的帮忙。
匆匆跟圆圆告别,只感到两条腿软软的,勉强支撑起身子,跌跌撞撞地逃离
了别墅。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