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风流】(9-10)

第9章起夜
下体一直被一个长棒棒直直地戳进体内,龟头顶在子宫口上,我妻子就算是
真的神仙也是根本没法好好看片的。果然没一会儿,她就不安地扭动着身子,轻
哼着美得开始翻白眼了。
郝映可能由于连喷三天,阴茎的敏感度已经降到很低了,这会儿倒是很沉得
住气,一直就那么静静地观察着妻子,直到他看到我妻子时不时地用腿蹬着地,
屁股乱扭,使劲把身体向后仰,就知道她已经把持不住了,于是善解人意地抱着
我妻子横着仰躺在了沙发上,开始耸动下体,抽插身上仰面朝天的神仙姐姐。
随着郝映逐渐猛烈起来的抽送,妻子的娇喘越来越多的加入了呜咽声。郝映
明显是床技的天才学员,这三天就已经掌握了妻子的高潮密码,十来分钟后,他
再次加快下身的运动速率,在妻子的低泣变成呼喊求饶的时候,下身拼命地往她
的身体深处顶了二三十下。
妻子最后的坚忍于是消融了,惨惨地啊啊啊喔喔了几声,身体扭动着、颤抖
着想从郝映身上滚下来,却被勒得紧紧的动弹不得,只好那么微拧着娇躯和俏脸,
无声无息地一动不动的僵直了数秒。
郝映猛地掀开盖在他们下身的毛毯,拔出阴茎,妻子的潮吹的琼浆玉液在下
腹腔道紧缩抽搐的压力之下,如同向上打开的饮水器的水龙头中的晶莹水柱,一
汩汩的喷射而出,喷的沙发上到处都是。
「啊——嗬——」妻子的喉头肌痉挛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发音了,猛烈吸入
的气体掠过气管发出破风箱的凄厉地呼哧声。
她抖动了喘息了半晌才平息下来,低声地、有气无力地、哀怨地对身下的郝
映道:「姐姐被你干死了啦!」
「姐姐本就是九天仙子下凡尘,我把姐姐送回天上去不好吗?」郝映的戏虐
又似带着几分真诚。然后他起身站在沙发下,把妻子横转过来,把她的腿抱到了
自己的臂弯上。
妻子受不住了,推着他的肚子求饶道:「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郝映邪恶地柔声道:「神仙姐姐,天上的宫阙在等着你呢!」然后奋力向前
粉碎了妻子柔糯无力的推挡,龟头拨开嫩肉,再次深深地插入了她那滴水的宝瓶
之内。
「啊——顶死我了——」妻子晃动着满头秀发,满脸的分不清汗水还是泪水,
「求求你——饶了我吧——啊——肚子被你干穿了啊!」
郝映一边抽送一边安慰她:「嘘——嘘——没事,神仙姐姐,没事,天上挺
好的,那云朵多白啊,嘘——那彩虹多美啊,那天宫多壮观啊——没事——你就
在上面尽情飞翔吧——我就喜欢看你这副欲仙欲死的模样——」他温柔多情地而
有残酷无情地机械式地又抽送了几分钟,妻子高潮后敏感的身体再次高潮了,一
边卷起腹肌急促地惨吟着,一边左右摇晃着脑袋,似乎要躲避什么,眼泪、鼻涕、
口水乱飞。郝映被夹得动弹不得,只好停下来等她的巅峰过去。
等郝映把她翻过来跪在沙发上接续操弄时,妻子再次重复她其实经证实好无
用处的、但她无法不继续尝试的求饶:「放过我吧!呜呜——救救我——呜——
啊——我要死了——呜呜——死——了——啊——我活不成了——」但与她苦苦
求饶相反的是,她的身体却似乎不听指挥地拼命向后耸动,极力迎合着郝映的抽
送。
这次比较幸运的是,在她最后大喊「死了死了」的时候,被夹得抽送困难的
郝映,不信邪地勉力动了几下,就也绷不住内射了,而妻子似乎也被精液烫上了
凌霄宝殿,在那里飘荡了不知多久。这次郝映在她身后紧紧地抱着她的双臀,闭
着眼睛享受着射精的余韵,阴茎没有被挤压出来。
等妻子的三魂七魄好不容易再次回到体内时,她后怕地趴在沙发上,把头埋
到一个小沙发枕里,呜呜地哭了起来:「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我真的差点就回不
来了!」
郝映把她翻过来,身体覆了上去,用手肘支撑着身体,把她压在身下,轻吻
着她的红唇、面颊和泪水,徒劳地抑制着脸上带着难掩的得色和骄傲,嘴里口不
对心的胡乱哄着:「天上美不美?美吧?但我确信地知道那里就是再美,神仙姐
姐也会回来找我的,然后求我用这根长棒棒把你钉在人间,永世不得脱身。」他
说着,拉着妻子的手放在自己软化的玉茎上。
我看到这里不禁骇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妻子被操翻的场景我这些日子我
见得有点密集,多少有点心理免疫了,但郝映这几句话让我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妻子这是放出了怎样的一条玉面毒龙啊!这以后得祸祸多少女人啊!
妻子一边仍旧不自觉地抽搐着洁白的双腿,一边深情地抚摸着郝映贴在她小
腹上的不再充血而恢复粉白颜色的黏糊糊的玉茎,幽幽地呢喃道:「我宁愿死在
你的棒棒之下,也不会愿意独享天宫的空虚寂寥。」
我觉得类似的表白她似乎对老王也说过。不知她对强壮男性的生殖器崇拜的
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这场性爱大战让他们都耗尽了体力,勉力起来洗了洗就上床睡觉了,真的睡
觉。
我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妻子为什么总能碰见这些远超平均水准的器大
活好的男性?她难道学了什么相面之术?想着想着,我就随便裹了个被子躺在沙
发上睡着了。
半夜,我被一阵响动吵醒,发现App忘了关了,里面有人走动的声音传来。
我拿起手机一看,似是有个黑影从客厅走过,打开了洗手间的门。我把偷摄镜头
切换到了洗手间。有人开了灯,原来是穿着大短愫捅承牡暮掠嘲胍鼓蚣保鹄�
上厕所。他眯着眼睛,站在马桶前,掏出长长的白茎,一阵乱尿。
突然,洗手间的门开了,在我目瞪口呆地注视下,穿着大T恤光着腿的妻子
出现在了门口。她头发蓬乱着,一面揉着眼睛,一面盯着尿尿的郝映,叱道:
「我说就是你,一天到晚尿尿都对不准的到处乱尿,我这几天已经给你擦了两次
厕所了!」然后施施然走到郝映身后,右手环到他身前,五根纤纤玉指扶住了他
的阴茎,又柔声道:「来,我来帮你,以后你尿尿都我来帮你扶着瞄准。」
郝映和我都石化了。
「神仙姐姐,你这样抓着它我尿不出来了。」郝映苦笑道。
「没事,你放松,然后使劲尿。嘘——嘘——」妻子发出给小孩子把尿时的
嘘嘘声。
郝映无奈,只好尽力放松括约肌,然后屏气收腹,深黄的尿液一汩一汩的断
断续续地往外冒着,半晌才尿完。明显尿得很不痛快的他叹了口气,道:「姐,
我尿完了。」
「完了?」妻子熟练地抖了抖他的阴茎,然后又捏着茎身前后搓了几下,看
着最后几滴尿液滴到了马桶里,这才松了手,撕了一截手纸给他把湿漉漉的马眼
擦干净,连带着把龟头擦了擦,又把他侧转过来,蹲下把龟头放在嘴里含住嘬了
两下,才把他的阴茎放回他的裤子里。
「这下好了。冲马桶!洗手!」妻子洗了洗手,然后道,「现在明白尿尿的
正确流程了?你要是再乱尿,就剥夺你以后自己尿尿的权力!听见了没?」
「听见了!」郝映苦着脸。
「你说,你下次拉粑粑要不要我也监督一下你会不会擦屁股?」妻子咪咪地
笑道。
「我会的!」郝映的脸红起来。
妻子挥了挥手:「那你快回去睡吧!我也要上个厕所。」
「噢。」郝映走出了洗手间。
妻子放下马桶圈,坐在了马桶上。突然,郝映出现在门口,坏笑道:「神仙
姐姐,要不要我扶着你尿啊?」
「快出去!不用!」妻子气道。
郝映走进来,道:「我怕没有我扶着,你也乱尿啊!」
「你要干嘛?我尿你一身啊,我警告你!」妻子警惕地看着他。
郝映弯下腰,不由分说地把妻子从后面抱起来,然后用双手托住她的腿弯,
把她端在了马桶上,就真的象给小孩把尿一样。他用脚拉起马桶圈,对妻子说:
「你尿吧!嘘——嘘——」
妻子虽然高挑秀实,常年健身,力气却仍然不是这个高大健壮的半大小子的
对手,挣扎不下来,脸红透了,一动不动,只是喝令着郝映放她下来。郝映笑嘻
嘻的不为所动。
半晌,妻子实在憋不住,只好就这么被郝映端着对着马桶尿了起来。我和郝
映都痴痴地看着,那一柱黄黄的玉液是从妻子一线阴裂的具体什么地方倾泻而出
的,又是怎么划出一条抛物线落入马桶的积水中的。
洗手间的梳妆灯是明亮泛黄的,带着浓浓的暖意。在梳妆镜的反射下,妻子
的粉白的私处散发着微微的金光。妻子是一个浑身上下从外美到内的女人,就是
在两股交际之地,也迥异于一般的黄种女性的黑褐,而是象金发美女那样的没有
任何黑色素污染的浅净色。每当我看见她的浅净香肌的秘处,我都会怀疑,她是
不是隐藏着祖上白种人的血统。
在没有充血性奋的时候,她的阴唇大半都躲进了隆起的肥厚中裂缝的内部,
只是稍稍露着一点点蝴蝶的粉嫩的薄翅,又象玩躲猫猫的俏皮的小兔傻乎乎的露
出了一点点耳尖。而正是这一丝丝露出的形状不大规则蜜肉,给她整齐的一线阴
裂平添了令人心动而窒息的淫靡感。
金黄玉液的落水声叮咚地响个不停,妻子脸上的红潮都侵染到了耳后根,紧
闭着一双秀目,微蹙着修长的美眉。
水声渐息,金柱倒落,几滴玉液顺着外阴滑落至后庭。妻子娇吟一声呼出了
一口气。郝映把妻子放下来。妻子羞得眼泪都出来了,立刻把郝映推到洗手间的
门口,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把他踢出了洗手间,把门反锁上,然后撕了些手纸,
优雅地擦拭着下体。郝映被关在外面看不见,我却看得津津有味。这种场景我在
家里的卫生间也时有碰到,但从未象现在这里这样勾人心魄。
「神仙姐姐,尿完了要擦屁股哦!」郝映又在门外坏坏地提醒道。
「滚!」妻子叱道,「看我出去怎么收拾你!」她洗了手,快步走了出去,
娇喝道:「你死定了!」
卧室里传来一阵打闹声,须臾,两人都笑了起来。
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我品味着这句古话,久久难以入睡。
第10章首发
次日天明,我下楼做核酸偶遇了老王。他居然带着他儿子。我和他们打了招
呼。
老王说她前妻娘家有事情,她得回老家一趟,但儿子还要上学,所以两周前
他把儿子接过来带一个月。他儿子所在的学校现在上把学生赶回家上网课。
我恍然,怪不得我妻子没有去找他呢。
我们又闲聊了几句,然后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问他是不是他的公司也允许
他在家办公。
老王叹了口气说他已经不上班了,现在做自由职业,在网上随便接点活干。
哦?难怪他这么闲有空上我老婆,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啊!我有
点羡慕,就问他在哪个网站上接的。他说了网址。
我回家立刻打开电脑翻看了那个网站,倒不是找活干,至少现在我的醉翁之
意不在酒。我注册了一个工作发布者账号,接着按城市和我所知道的老王的技术
特长搜索了一下专家目录,随后锁定了履历和老王有点相似的几个人的用户名。
然后呢,我就去了我知道的几个成人网站,在上面搜索这些ID名。皇天不
负有心人,终于有个用户名在某S站上的「情感世界」栏目里发过一个贴。我点
击进去,看到贴的内容是这样的:
题目:我爱邻家小仙女
我被公司辞退以后,大半年找不到工作,和老婆的争吵也多了起来。在一次
激烈争吵后,她和我都说了很多伤人的话,最后我们决定分居。
老婆带着孩子搬走了,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又消沉了几个月,但终究不能坐
吃山空,决定振作起来,一面在网上找点零活,一面恢复停了十几年的健身。
我在家附近找了家小健身房,没别的,就图离家近,走路就能到。几个月坚
持下来肌肉以肉眼可见的迅速恢复起来。
后来有一天,我正在健身房里撸铁,突然碰见了邻居家的小X。她以前和我
老婆比较熟,所以跟我也算是有所往来,但那时候除了礼貌性的寒暄,她都是不
怎么搭理我的。她可是大美女,比我小了快有二十岁。我觉得她象杨幂,当然长
得不一样,但是就差不多是一个级别的吧,而且还比杨幂高挑丰满健实。我知道
我相貌平平,而且年纪又大,对她从来不敢有什么幻想。
不过这次,我帮她在健身房里赶了几只苍蝇,她非常感激,说因为这种健身
房里的黄毛,她已经换过好几家了,最后才找到这里,实在不想再换了。慢慢的,
我们愈发熟络起来,不但经常约在一起来往健身房,还偶尔一起在外面吃个饭。
她有个优点就是不仗着自己是美女就白吃白拿,一直坚持我们轮流付账。让我对
她又爱又敬。
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和她打炮的情景。
那天我们又一同从健身房出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一路有一句没一句的
闲聊着走回了家的单元楼上了电梯。
电梯里就我们两个,暖白的灯光下,我和她并肩而立,都没有说话,静谧中
有一种说不清的暧昧没有道理地弥漫开来。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俩肩头碰在了
一起,相视一笑。电梯门开了,我们一起走到了走廊上。
X打开了她家的门,忽然第一次对我说:「W哥来我家坐坐?」
我在她眼里看见了某种东西,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象个愣头青。我这个岁数
的人,什么风浪没见过,但此时此刻还是难以抑制自已的紧张。主要是小X太美
了,无论年龄、相貌、身材和性格,都是完美的。我觉得嘴里很干,舔了舔嘴唇,
涩声道:「好啊!」
我跟着她进了房门。她脱了长大衣,露出里面紧身的运动服和瑜伽裤,毫不
避讳地在我面前弯腰换鞋,心形的大屁股就这样伫立在离我面前不到半米处轻轻
摇曳着。这样的信号我要再是不懂就是SB了!我脑袋一热,从后面一把抱着她。
她惊呼一声,但却没有我害怕的奋力反抗,甚至没有欲拒还迎伪装,而是直起腰
来,扭过身子和我吻在了一起。然后我们互相拉扯着衣服,相拥着进了客厅。
当我们互相脱光了衣服,我几乎要在客厅里把她就地正法的时候,她推开了
我,赤条条地跑进了卧室。看着她那扭动的屁股和两腿之间时隐时现的湿润的嫩
鲍,我从后面扑上去和她一起滚到了她家卧室里的大床上。我把她翻过来,被她
凹凸有致的裸体之美扼住了咽喉,难以呼吸。更让我惊喜的是,当她握住我十六
厘米长的老二时,眼里的惊叹和继而整个人散发出的对情欲的渴望。
我一手捏住她的一个C罩杯的丰乳,另一只手摸向她的逼口,发现不用前戏,
她的逼水已经在往下滴了!于是我就把她压在身下,两个胳膊架着她的腿窝,看
着她堪比欧美白人那样的粉白的嫩逼,温柔而又坚决地插了进去。她的逼口上的
那两片肉肉好软啊!阴道里的肌肉夹力超级强劲啊!我一直插到龟头碰到了她的
最里面的软肉才被拦下。这是怎样的一个名器啊!外紧内挤!对我的鸡巴那是全
身SPA!不象我老婆的逼那种外紧内松的,逼口勒得象个皮筋,但内里缺乏对
龟头的压迫感。
我没有碰女人很久了,抱着这样的尤物,顾不上显示温柔的绅士风度,一口
气大起大落地狠狠地大概插了百来下。X的不停地叫床,声音动听心魄就如海妖
之音啊!她很快受不住了,啊啊啊的叫着向上蜷起身子,腹肌紧绷着,哆嗦着高
潮了,泄的阴精打在我的龟头上温润腻滑。逼里的那种挤压感让我毕生难忘!但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她的逼里的收缩越厉害,我的鸡巴的硬度就越高,涨得就
越大!
我忍着没有射,等她高潮过去,放她软在那里喘了会儿气,就把老二拔出来,
扳住她的屁股想把她翻过来。她顺从地配合着。我抱着她的肚子把她摆成跪姿,
扶着老二就从后面挤开逼口,插入软逼,继续大开大合的抽插。我惊奇的发现,
就是我尽根而入,她也能够承受得住!这也是我老婆做不到的,她总是会喊停,
扔我一个人到一边不上不下难受无比。
那天我让她高潮了三次。可能X是敏感体质吧,当然也是因为我的老二尺寸
无敌,反正我要是快插猛抽的话她坚持不了一百下,我放慢的情况下,匀速她最
多也就能坚持十分钟。(我要是能控制不插疼我老婆,她能坚持的时间就比X长
一倍。但我老婆对和我做爱基本是抵触的,因为她说她每次都会疼。)还有,X
在极致高潮时是会潮吹的,一般小高潮有的时候也会喷一点水,弄得我下身象洗
了淋浴一样,气味象清新的海风。
最后不知哪一下,当我的龟头插入她逼里最深处,被什么软腻的东西狠狠摩
了几下—也许是宫颈吧—以后,我也立刻忍不住了,因为没带套,我最后憋不住
要射的时候把鸡巴拔了出来,狂喷我攒了几个月的浓精,飞溅的轨迹就象是榴弹
炮的弹道。X当时都有点被我射傻了,啊的惊叫一声后以不知道躲闪和遮挡。她
当时仰卧着,整个身子正面接受了我的精液弹雨洗礼,脸上,乳房上,肚子上,
小腹上到处都是我散射的精液。哈哈哈哈,爽得我眼前一阵发白!
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在擦完自己满身精液后,一把攫住我黏糊糊的老二,半
开玩笑半认真地凑近了对它说,她以前是有眼不识泰山,今天算是受教了,心服
口服。说完了咯咯地笑起来。我知道她这是变相地对她以前对我的态度道歉。她
和我老婆来往的那个时候根本不拿眼皮夹我的,现在被我操服了。啊哈哈哈!
我刚想调戏她两句,肚子却咕咕的响起来,看来中午没吃饱。
小X轻笑一声,懒懒的爬起来从衣柜里翻出一件睡衣穿上,光着腿,真空上
阵,捎带趔趄地,软软地扶着墙走到厨房给我下了碗西红柿鸡蛋面。
我是个不大会做饭的,老婆走了以后一直一个人凑合,这顿家常饭吃得我居
然没出息的眼泪都下来了。她看见了就默默靠过来坐在我腿上把我的头搂在怀里
什么也没说,就算是我趁此机会抓住她一对奶子的时候她也没说话,就那么让我
揉啊捏啊,乳头硬的象石头,人喘个不停。我看着她一边脸红红的一边把她自己
的嘴唇舔得亮晶晶的,老二慢慢就又翘起来了,但她看了看表站起来说时间来不
及了,下回再说。我依依不舍地看着她,忽觉腿上凉凉的,发现裤子大腿的地方
湿了一大块。她也看见了,羞涩地把我推出了门去。
尽管我意犹未尽,但anyway,下回再说,那就是还有下回了!她这是
要把我当长期炮友了!人真是运气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啊!
我回家后一直在回味这一炮,鸡巴留香,绕梁三日啊!我好喜欢她!不只是
她完美的肉体!尽管我知道她是有夫之妇,我们只是炮友关系,但我还是有种枯
木逢春的恋爱的感觉。我能做的就是继续开发她,解锁她,给她更多的快乐!当
然也有我自己的快乐!
最后我要坦白一点,不瞒各位狼友,我其实是有点淫妻心理的。我拙于言辞,
而老婆是个保守没情趣的,现在碰到了小仙,我居然心思又有点活络了起来,也
许,哈哈,大家都懂的。
老王文笔一般,言语粗俗,但能让这个老潜水艇浮出来发这么长的一帖,肯
定是心情激荡,无以言表了。我注意了一下日期,老王发的日期大概是我发现无
名烟蒂的一个月以前。
此帖一出,当然有大把跟帖。我也就看了一下第一页的,大概就是这样的:
「老哥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哥艳福不浅啊!干翻她!」
「当着她老公的面操她!」
「真的假的?这样的骚逼我怎么就碰不到!」
「从今天开始我要去健身!」
「大大写得很好啊!感觉很真实!」
「大大想学调教吗?私信我!」
我走到阳台上,点了一支烟,心潮起伏。我几乎有百分之百肯定小X就是我
妻子小仙,而W哥就是老王了。看来他们两个真的是日久生情了。
妻子秀外慧中,面容姣好,高冷如兰,但通情达理,既不恶语伤人,也从不
盛气临人,而且没有什么物欲追求,是几乎所有男人心目中的佳偶。老王被她迷
得五迷三道,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我是绝对不愿意和他共享我老婆的!可惜,我
现在都不知道我在和多少人共享娇妻!更可笑还是可悲的是,老王估计也不知道!
但妻子的裤带现在变得这么松,肯定有老王的功劳在里面,不知道他给我的爱妻
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妻子对性事的看法像小女孩偷吃糖果一样。
这件事妻子掌握有生杀大权。我可不敢跑过去逼她要么和洁身自好要么和我
离婚的!妻子性格随和但其实外柔内刚,绝不是受人威胁之辈!万一搞不好蛋打
鸡飞,我连妻子的一个头发丝都摸不着了!难道下半辈子和五姑娘作伴吗?
我左右彷徨,难以决断。
当年我觉得能娶到妻子是受到了命运女神的垂青,但其实当命运给你任何馈
赠的时候,早就暗地里标好了价格。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