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妻风流】(13-14)

第13章:出血
郝叔果然没有吹牛。
妻子把他的裤子脱下来给他口交了确实没有五分钟他就硬了起来,耀武扬威
的从妻子的下巴一直竖到了额顶。妻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根巨无霸,时不时地又
摸又舔,心甘情愿地脱掉了裙子和内裤,趴在沙发上淫荡的摇摆着腰肢,娇声道:
「郝叔,您也给我舔一下呗——」
求之不得的郝叔立刻遵命,粗糙的双手一下子抚在妻子的双股上,把两片臀
瓣向两边掰开,拉开了阴裂的缝隙,用大嘴一口糊在了妻子的下体上。妻子颤抖
着,哼唧着,随着他舔弄吸吮,阴裂中冒出的甘泉汩汩而出,越来越多。
不一会儿,妻子就呻吟着道:「啊——好扎——郝叔——你的胡子——啊——
痒!不行了——」她向前躲开郝叔的舌头,回头看着郝叔,水汪汪的双眼满是狐
媚,央求道:「郝叔,插进来!」
郝叔就仿佛被狐狸精迷了心窍,二话不说,一手扶着黑黝黝的巨蟒,用龟头
在妻子的因充血露出的阴唇上划了几下。龟头立刻沾满了春水。他用另一支手大
大扩开了阴门,展开了入口的湿肉,然后把龟头塞进了妻子的阴户之中。
「呜啊——」妻子随即重重地战栗起来,哀鸣着,「太大了!」她的大小阴
唇被极大地向两边撑去,几乎碰到了润白晶莹的大腿根。
很多男人都把女人的这种哀怨理解成鼓励和赞扬,而不是真的难受和推拒。
郝叔明显就属于这种男人。他诡异地微笑着,咬着牙,象是交通高峰时挤入人满
为患的地铁车厢一样,奋力地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他腾出双手用力抓住了妻子
的柳腰,向后一拉,同时自己的腰胯向前猛顶,将巨蟒毫不容情地挺入了女人下
体腔道的深处。
妻子将修长的脖颈尽力向后仰到极致,后脑都快碰到了背脊,喉咙里发出难
以抑制的呜咽声,似是无法忍耐下体的压迫感,但她却没有任何推拒和躲闪,而
是径直配合着郝叔的突刺,将腰部下沉,翘臀上扬后移,以便于使巨蟒更深地探
洞。后入的姿势让郝叔的上翘的巨蟒的巨首可以更加深入的刮蹭妻子阴道的后壁。
随着巨蟒的深入,她控制不住的眼睛翻白。当郝叔可能因为洞底的阻挡而终于停
止前进后,妻子闭上了眼睛,樱口微张,喘息着,不停地丝丝地吸着凉气。
郝叔将巨蟒向外抽出。巨蟒的巨大伞状头部下沿刮刷着妻子腔道里粉红的媚
肉。媚肉密集的触感神经实时地将快感信号顺着盆腔传向脊柱,又从脊柱导向大
脑。女人完美胴体的器官,骨骼,肌肉和皮肤在沿着这神经信号途经的线路上不
停地战栗着。当蟒首快要退出洞口时,郝叔又奋力将它重新刺入,再次直至洞底,
蟒首撞到女人柔腻韧弹的宫颈为止。在这过程中,女体又是安静的和僵硬的。往
返几次之后,密洞进出的通道更加润滑起来。随着抽插的顺畅,舒服的挤眉弄眼
的郝叔加快了速率,使妻子的呻吟声调和频率也随之上了一个台阶。
两人渐入佳境,郝叔有点忘乎所以起来,忽地一巴掌轻击在妻子的右臀瓣上。
「啊!」妻子惊呼一声。
「哈,你果然又夹紧了!」郝叔眯了一下右眼,嗤笑道。见妻子并不阻拦,
就后双手有节奏地在妻子的双臀上伴随着抽动由轻到重地扇击着。
妻子和着啪啪声「啊——啊——」的轻叫着,似是在痛感中体会到了快乐,
并无反感和呼痛。
郝叔愈发的放肆起来,扇打的力道渐渐加重,嘴里也不干不净地乱说着:
「小骚货!爽不爽?」
「啊——哎——」妻子没有回应,只是一个劲的叫床。
「啪!」郝叔使劲打了一下妻子的丰臀,肉花乱颤,「问你话呢!妈的,还
能夹紧?插不动了!」说完,真的停止了巨蟒的进出。
妻子摇晃着大屁股,等了一会儿,见郝叔毫无继续的意思,只好哀羞地轻声
道:「爽——爽——快,继续——操我!」
郝叔又扇了她一记,这才又行动起来,嘴里接着羞辱着:「操!你个骚货!
小婊子!刚才居然敢把我电成那样,我现在就把你操死!你有意见吗?有吗?」
说着又是奋力一挺,居然把整只巨蟒插进了妻子的阴部,阴毛、小腹和蛋蛋贴在
了她的屁股上。
「我是骚货!您操死我吧!啊——!」妻子惨叫一声,弯住了腰,用臻首顶
住了沙发,双手捂住了小腹,想向外挣脱,却被郝叔又拉了回来用蟒首反复研磨
着花心。
妻子哀鸣着,哭泣着,扭动着,颤抖着,象是中弹濒死的天鹅。
「被你夹死了啊——」同时间,郝叔也嘶吼一声,臀肌和阴囊抽搐着,注入
着蛇类的毒液。
妻子顿时痛呼着攀顶。
半晌,两人的抽搐才慢慢停息。妻子当然花了更多的时间,仍然低低地抽泣
着。
郝叔拉出了自己的巨蟒,只见一大坨白浊的精液被一汩汩女人的阴精裹挟而
出,掉落在沙发上,但赫然在混合精水的后面,又是大量的血污涌出。
我看着恐慌起来,妻子被干的大出血了!
郝叔也是吓得脸都白了,慌张地问道:「小仙,你怎么了?你出了好多血!」
妻子身子一歪,翻着白眼倒在了沙发上,口吐白沫,捂着小腹抽动几下,只
见有更多的血污从阴道里流淌出来,染红了股沟和大腿,流到了沙发上。
「小仙,你坚持住!我打电话叫救护车!」郝叔左右找了一下,看见地上碎
裂的手机,才想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赶紧过去摇了摇妻子,「小仙,我的手机
坏了,你的手机呢?」
「您快给我拿点纸来——」妻子有气无力地说。
「好好!」郝叔答应着,又忙道,「手机手机,你的手机呢?」
「快拿纸!」妻子的声音虚弱而不耐。
「可是……」
妻子突然扑哧一声笑出来:「郝叔!我大姨妈来了!快拿纸!」
「啊?」郝叔这才恍然大悟,赶紧在客厅里找了一下,不知从什么地方拿来
一包纸巾。
我这才也放下心来。
妻子擦拭好了股间的脏污,拿着包包和内裤进了洗手间半天才出来。我见她
丝袜已经脱了,想必刚才是弄脏了。
郝叔正在勤劳的擦沙发。
妻子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把您的沙发弄脏了。」
「没事没事,」郝叔忙不迭地说,「这个套子可以拆下来洗的。」
妻子赶紧说:「来,咱们一起把它拆了换洗。」在妻子的指挥下,他们两个
一起合力拆了沙发套,又从卧室拿了个新的罩在了沙发上。
接下来,郝叔又被命令把地板擦了一遍。擦到那个碎手机的时候,郝叔停下
来又看了一眼我妻子,道:「小仙,你看——」
妻子挥了挥手,大气地说:「算了算了,收了吧。」
郝叔如蒙大赦地赶紧把手机捡起来揣到了兜里。
「你刚才吓死我了!」收拾完毕,两个人又并肩坐在了沙发上。然后郝叔说。
妻子微笑道:「哈哈,郝叔您到底知不知道女人?不过您戳得我好痛也是真
的。」
「对不起对不起!」郝叔陪着不是,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只有痛吗?」
妻子白了他一眼:「当然还有酸麻爽了,要不我为什么会高潮?我又不是受
虐狂。」
郝叔顿时又来了劲头:「我没吹牛吧?六寸大屌,让你吃饱。」
「嗯——」妻子羞媚地看着郝叔的丑脸,漫声道,「是够大的,涨得我胸口
都有点憋气。可惜,今天没法试试您的十次八次了。」
「那下回?」郝叔的眼睛里放着光,是人都喜欢和大美女保持长期炮友关系。
「下回?」妻子板起脸,仰起下巴对着郝叔,「您刚才打我屁屁可打得挺狠
得啊?」
「这个,我看——你不是夹得更紧吗?以为——你在爽。」郝叔试探着说。
妻子冷笑着:「爽?我觉得疼当然肌肉会收缩一下。还有,您刚才骂我什么
来着?骚货小婊子?」
「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那您什么意思?」
「我——我感觉我那么说,你也会夹紧一下。」郝叔嗫嚅着。
「夹紧一下,就那么爽?让您想方设法作践我?」妻子横了他一眼,「就不
怕我把您的坏东西夹断?」说完,突然一把隔着裤子抓住了郝叔的下体。
「啊——嘶——」郝叔叫了一声,吸了口凉气。
「咦——果然又硬了?」妻子低头看了看自己,「我衣服穿得好好的呀?让
我……」
话没说完,突然一阵门响。
妻子立刻松开了手,站起来走到了鱼缸边上,假装在看鱼。
郝映走了进来,奇道:「神仙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妻子板着脸站直了身子,道:「郝映,你是不是偷偷拍了我们的照片还录了
Video?」
郝映一愣,看向了旁边的郝叔。
郝叔只好严肃地道:「我检查了你的手机发现的,就告诉了——小仙。」
「爸!」郝映的脸红了,「你又偷翻我手机!」
郝叔脸上挂不住:「什么叫偷翻?我当父亲的,不能检查你的手机?」
「这是我的个人隐私!」郝映气鼓鼓地说。
「你小孩还有个人隐私?」郝叔也发火了,「你懂个屁!」
「你……」郝映刚要说什么。
妻子走到了他们两个中间,道:「好了好了!停!」然后她柔声对郝映说道,
「你录了我的在里面,是不是不尊重我的隐私?还让我以后怎么信任你?」
郝映低下了头。
妻子追问道:「你没有给别人看吧?」
「没。今天返校,学校不让带手机。而且姐姐,」郝映分辩道,「我只是想
留个纪念。」
妻子点点头,道:「我相信你。但是你还是得把它们删了,你懂?」
郝映低下了头。
妻子走了两步到他近前,尽管穿着高跟鞋,还是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说了句
什么。郝映这才点了点头,走进卧室,过了片刻,拿了手机出来,当着妻子的面
删除了偷拍的东西。
妻子满意地拿起包包,瞪了一眼郝叔,又微笑地扫了一眼郝映,道了声白白,
然后踩着高跟鞋咔嗒咔嗒地走了。
我居然觉得这是这次胁迫事件最好的解决方案。
晚上妻子洗澡的时候,我突然提前走进洗手间刷牙,在她转过身来之前,瞥
见她的两臀上一片微红。我的下体竖了起来。
晚上,在我的哀求下,妻子第一次让我口爆。
第14章:艳舞
我想知道妻子到底在郝映耳边说了什么能让他老实删视频的,但大概无非是
什么承诺吧。
妻子的姨妈走了以后,我憋不住连着两个晚上交了公粮。第二次居然奋战了
半个小时,当我拔出下体时,她闷声呻吟着,颤抖着,一汪春水小喷而出。我喜
出望外,妻子则满脸羞红。
我找了个时间,趁只有郝映在家的时候回收了那两个摄像头。其实我挺遗憾
的,我有种感觉,妻子和他们父子二人只怕缘分未尽。妻子出轨已是既成事实,
懦弱变态的我虽不敢阻拦,但仍然不愿意有什么事情在我的视线外发生。有了这
些远程的近距的香艳场景冲击,我的性能力也大有回春的迹象,就算妻子满足的
表情可以装,但下体的蜜汁是诚实的。我真的要行使权力制止这一切,但造成我
们二人所拥有的这一切都最终枯萎的结局吗?
我在彷徨苦闷中睡去,又在痛彻心扉中醒来。
疫情管控又变松了些,学生们又回学校去上课了。我所在的公司也有了决议,
将我们召回公司上班。我已经习惯在家上班了,有更多的时间在家陪妻子,至少
限制了她寻花问柳的时间,所以是不大情愿回去的。但是上意难违,我这种打工
仔不可能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重新现场开工的第一天回公司自然是开大会开了一上午,期间我不断地把手
伸进兜里摸手机,想看看妻子是不是又在寻欢作乐,但又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下观
看这床戏的现场直播,心里火烧火燎地难受。中午我和同事一起出去饭馆吃了饭,
下午一点多才有时间躲去厕所的小隔间里。我掏出手机,打开了监控视频。
只见妻子正一个人在客厅里和着音乐走秀。她把衣服堆在客厅的沙发上,鞋
子摆了满地,一会儿换这套,一会儿换那套,忙得不亦乐乎。我觉得妻子其实是
很有T台天赋的,她走得很专业,特别是穿着三点式内衣的时候更是完爆维密秀。
当然比起维密模特,妻子稍矮了一些,但这使她更显匀称,有肉感、健美感和烟
火气,更象个能亲近的美丽的雌性人类,而不是维密那样的象个能走路的衣架而
已。特别是妻子用撸铁和做瑜伽带来的紧实的肌肉和若隐若现的力度感,那马甲
线和那浑圆的翘臀看得我口干舌燥,想立刻就回家慰藉她。
门铃响起,似乎上天立刻听到了我的心声,派人来慰藉她了。
妻子此时正穿着一套高级黑色镂花内衣和一双三寸恨天高走猫步,听到了门
铃声,施施然走到了大门口,用猫眼往外看了一眼,就打开了门,把眼睛瞪得快
要掉出来的老王让进了屋里。
「如何?」妻子的胴体在玄关里转了一圈。
「你——太、性感了!」老王的舌头有点打结。
「哼!」妻子娇哼一声,走进了客厅,「我跟你说了我今天有点忙,明天再
说,你还非要来?」
「我——实在太想你了!」老王的脸有些红,站在玄关里没有动。
妻子眼波流转,回头看了他一眼:「想我什么?」
「你——」老王犹豫了一下,似在考虑措辞,「的身体。」他最终决定了走
炮友路线,免得引起妻子的警惕。
「怎么想?」妻子似笑非笑地追问着。
「就是想——」老王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妻子没有说话,微微侧了侧头,斜眼看着他。
「操你!」老王被逼地冒出这么一句粗话。
「那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妻子挑逗着问。
老王立即把鞋踢飞,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客厅里妻子的面前,刚想去搂抱她,
却被她用纤手的食指和中指抵在了胸口,不得不停下。
妻子媚眼如丝地盯着老王的眼睛,缓缓地跪下,解开了老王的裤带。
老王一脸得色地低着头,抚摸着妻子的满头秀发和洁白的面颊,喃喃地说道:
「我看了你发来和那个小孩儿的视频……忍不住打了三回手枪……」
妻子在他已经昂起的龟头上嘬了一口,抬起头温温柔柔地埋怨道:「太浪费
了——早知道不给你发了——」
「不!」老王眼睛里喷着火一般,坚定地说道,「太少了……我想要更多的……
最好是视频……」
「就那么喜欢看吗?」妻子跪在地上,双手抓着他的阳具,一边舔着露出的
龟头,一边抬着眼睛问老王。
蓦地,「开会了开会了!厕所里的人快出来!」有人大喊着。
我无奈关了监控App,穿上裤子,走出了厕所,觉得腿有点麻。
老王这个王八蛋,居然在调教我妻子!
老王为什么可以赢过我?为什么?偷情的不负责任的肉欲,真的有那么大的
吸引力吗?
吃晚饭的时候,我看着妻子在那里心不在焉地夹着菜,若有所思地细嚼慢咽
着。
我终于忍不住问她:「老婆在想什么呢?」
「嗯?」妻子抬起头,稍稍地瞥了我一眼,「想一个电视剧的剧情呢。」
「什么电视剧,让你饮食难安的?」我追问着。
「悲剧。你不是不让我给你讲悲剧吗?讲了你又受不了了,要难受很久。」
妻子轻笑着说。
「是啊,不理解你为什么可以受的了悲剧。」
「我也受不了,但就是忍不住想看。」妻子似有似无地叹了口气,将一根菜
放进嘴里。菜切的有点长,一头进了嘴,一头还在外面。
我仿佛又看见老王恶心的东西一头在妻子的檀口里,另一头在外面,油光发
亮的。一阵恶心反胃,我放下了碗筷。
「吃饱了吗?今天没吃多少啊?不合胃口吗?」妻子奇道,好像有点关心的
样子。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苦笑了一下,忍受着胃部的翻腾,直到深夜才浅浅睡
去。
第二天中午我再次在厕所里打开App时,看见妻子正穿着白色的胸罩和吊带
白光丝袜,光着屁股给坐在沙发上的老王跳艳舞。一般的黄种女性,很难驾驭纯
白色的内衣,因为肤色会被映得发黄发黑。但妻子的雪骨冰肌没有丝毫被内衣的
颜色比下去,肌肤反被衬托得更加晶莹剔透。
在类似夜总会里常播的靡靡之音一样的音乐声中,妻子在老王面前扭动着修
长健美的身体,柳腰轻曳,玉乳微摇,丰臀乱晃,美腿扭摆,要多香艳有多香艳!
她的舞姿谈不上多么专业,和夜总会舞女相比,她没有那么过分的骚首弄姿,卖
弄胸部和臀部,而是优雅知性地尽情跟着时快时慢的音乐节奏展示着自己胸、腰、
臀、腿和脚的完美比例。没有钢管,妻子时不时地或弯腰或抬腿,以茶几为道具,
为老王献舞,让他自己观看自己身体所有关节所能摆出来的角度的组合,将白色
内衣的纯,面部表情的欲,身体动作的诱和阴户裸露的淫完美而有统一的结合在
了一起。
但这无非是对牛弹琴,老王这种老粗,只是喘着粗气对着着妻子两腿之间的
方寸之地紧盯不舍,观察着那两股之间阴裂之处在女体运动中的一张一合。期间
他多次试图触碰、抚摸和抓捏妻子的某个关键部位,都被妻子恰到好处的躲开了。
终于,当他目睹妻子的胯下的大小阴唇、会阴和腿根开始出现眼前不再离去
之时,再也按捺不住,猛地一跃而起,在妻子的啊的娇呼声中,抱住妻子的双臀
下部将妻子抱了起来并向上举起,将她的双腿分开扛在了肩膀上。
老王本来就高,妻子也不是娇小型的,两个人的落在了一起几乎顶到了天花
板。妻子赶紧举起手怕自己的头撞在房顶上,但晃了一下差点失去平衡从老王肩
膀上摔下去。幸亏老王右手扶住了一下她的腰,左手挽住了她的背,她才稳住。
我看见从老王把妻子举起来以后到他扶稳了她,他的大嘴就没有离开过妻子的阴
门,厚实的鼻头顶住了妻子的阴蒂上,光头抵在了妻子的耻骨上。妻子黑黑阴草
仿佛就是他的头发,让人觉得诡异的好笑。
但妻子显然不觉得这好笑,她被刺激得兴奋的哼哼着,随着老王嘴部的吸吮,
舌头的转动和伸缩,淫液就象关不住的水龙头,汩汩地流到了老王的嘴里。
我看着老王的强壮的脖颈和斜方肌,心里不由得一阵骇然,要是我,脖子早
被妻子坐断了。
妻子没一会儿就来了一波小高潮,弯下腰抱着老王的光头,腰背蠕动着,喷
流着阴精滋养胯下的老王。
老王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喝饱了以后,雄风更振,用双手掐住妻子的腋下,
把她放了下来。妻子软着腿还没站稳,老王就把她近乎野蛮地惯在了地上。她只
来得及「啊」了半声,就「噗通」被老王仰面朝天地压在了地板上,一条腿被迅
速扛在肩上,另一个腿被扭着盘在腰上。老王红着脸,猛烈的喘息着,一支手掐
住了妻子的玉颈,另一支手一把拉下了自己的运动裤和内裤,硬掰着勃起近八十
度的阳具放水平,把巨大的龟头迅速塞进了妻子的阴门,把小阴唇挤得凹陷进去
不见了踪影。
妻子双手抓着老王扼住自己脖颈的大手的手臂,奋力地呼吸着,惨哼着身体
扭动着似是在阻止老王强奸似的狂野侵入,但她巧妙的晃动只是看上去很剧烈,
但其实使得老王的插入更加顺利。
老王红着眼睛兽性大发地将阳物捅插进了妻子体内大半截,就开始大起大落
的抽动不已。他的手与其说是在掐着妻子的脖子,其实不如说实在固定着她的身
体,防止她在撞击下滑出老王的抽插行程。
没有二、三十下,妻子就喊痛道:「不行了不行了,背快被磨破了!」说着
伸出了双手。
老王只得拉着妻子的手把她用老树盘根的姿势把她抱起来放平到沙发上,但
沙发太低,他没法站立,跪着的话,妻子阴门又离地太高。他于是慢慢把妻子放
回地上翻过来,让她双腿并拢跪在地上,上身趴在沙发上。老王半蹲着跨在她两
侧,骑在她圆润的双臀上,由后上方继续捅刺。这一系列复杂的动作,两人配合
默契,始终没有人老王的阳具脱出体外。
妻子在老王猛烈的蛮横的进攻下,痛苦而又快乐地呻吟着,一会儿就脚尖用
力把自己小腿支起来,象是受不住下体过于强烈的快感要向前躲避,但前面就是
沙发,妻子无处可逃,她原地蹬了几下,只得哀鸣着颓然放弃。但过不了一会儿
就又忍不住开始下意识地重复这样的躲避,很快又被镇压。妻子的这种徒劳无功
的动作反复十数次,直至她的高潮来临,在沙发上仰着头悲鸣着呜咽着喷射出大
量的阴精。
老王明显受了妻子艳舞的刺激,今天也没有很持久,或者他实在不愿意忍了,
在妻子高潮的无与伦比的阴道环肌褶皱的夹持下,缓慢但猛力地插了十来下,臀
大肌一缩一缩地连带着阴囊颤抖着,将满腔精液分作数股射入了我穿着如纯洁天
使般仙妻的体内。
我看着这幅完美的天使仙女天使受精图,也忍不住射了出来。好在这次我有
了准备,用卫生纸接住,没有再射在内裤上。看来我都这样被绿着出精都出出经
验来了,我悲哀地想。
我坐在马桶上良久动弹不得,大脑和身体似乎都停止了工作,只是呆呆地看
着老王射精之后回味了很久以后才把阳具拔出,妻子的小阴唇间阴液泉涌而出,
把浊精刷出体外,两人开始用嘴69式互相清理,才缓缓站起来,踱回了工位。
下午我勉强集中精力干活,但总是禁不住去想妻子和老王又正在做什么运动,
导致平时几下就能干完的事情,硬是拖到了八点才弄完。
我的生活就是这样,起早贪黑,努力工作,废寝忘食,妻子就在家给我戴绿
帽。可我若不努力工作,不获得晋升,到了35岁大概率会被无情辞退。真是进退
两难,妥妥的Loser。我不由得悲从中来,眼眶一阵发热,但长期面对屏幕的我
受干眼症困扰,却欲哭无泪……我前两天以为我可以接受妻子的出轨,但现在目
击了她和老王越来越深的羁绊,忽然又觉得自己接受不了了。
回到家,我免不了看见了洗衣房里晾晒的一堆新洗的内衣和浴巾,不知道哪
一条是她今天用的。
我到底是该安静地看戏,还是摊牌走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