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荡娘妻】(06)

第六章
清晨的朝霞映红了天际线,把这一片天地也照的红彤彤的,妖异的红光照向
房间内一对赤裸身体的母子却正是夏迎春和赵强。
夏迎春被手中的青春脉动震醒了,她缓缓睁开眼,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
候居然用手死死的握着儿子的大鸡巴,而此时儿子的鸡巴好像是有晨勃的迹象,
在一阵又一阵的搏动中隐隐有增长增大的趋势。
此时此刻原本昨晚一直压抑着春心的夏迎春,现在再也无法压制了,她慌忙
转头仔细看了看赵天的脸,看到儿子还在熟睡,便继续观察起儿子的大鸡巴来,
夏迎春轻轻的放开手中的肉棒,然后温柔地爱抚着儿子的大鸡巴,来回摩挲着、
揉搓着、抚弄着;夏迎春一边爱抚着儿子的鸡巴,嘴里一边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眼里全是自己儿子稚嫩又健壮的身体和手下隐隐要抬头的大鸡巴。
不知不觉间,在夏迎春的爱抚之下,赵天的大鸡巴,竟然真的起了反应,稍
稍的又变长变大了几分,而且手下的大鸡巴有一种要弹跳起来的感觉。
夏迎春在发现这个状况之后,心中一阵兴奋与纠结,看着儿子稚嫩的脸庞,
感觉继续这样做下去,心中的负罪感就会不断的攀升,可同样不断攀升的还有体
内的淫欲之火。
在不断的天人交战之后,最终身体的欲火还是战胜了心中的罪恶感,当理智
输给欲望之后,那一股负罪感反而成为欲望的养料给夏迎春带来了新的刺激和兴
奋点!
在夏迎春发现儿子的鸡巴再一次跳动了一下之后,又勃起了几分,手掌的爱
抚顿时转为握持,便一把抓住了不怎么坚挺,却已经一手握不完的大鸡巴,眼神
爱意流转中慢慢低下了头,张口直接含住了露在外截的龟头和下面一截茎体。
夏迎春用舌尖温柔的,轻柔的、娇柔的舔弄着嘴中儿子的龟头和肉棒,下方
手握住的部分,也配合著嘴里的蠕动,有节律的上下律动着,夏迎春就这样,忘
我的、动情的、不可抑制的重复着淫靡的动作,给自己熟睡的儿子忘情地口交着!
夏迎春一边口交,一边时不时的抬眼用淫欲高涨地媚眼,看着睡睡的儿子是
否有醒来的迹象,在一次又一次的观察中,发现儿子一直都在熟睡,便慢慢的�
大了动作。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边飘来一朵朵乌云,已经遮挡了清晨的霞光,空气中闷
热潮湿的感觉越来越重,逐渐降低的气压,压迫着、挤压着、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的袭来。
夏迎春发现不管自己怎么舔弄口中大鸡巴,或是揉搓套弄,儿子的鸡巴会有
反应但不会坚硬起来,这样的程度根本不足以插进自己的淫屄,可舌头上已经不
止一次感觉到儿子前列腺液的流出,在试了几次无果之后,夏迎春便用舌头,把
满是口水和前列腺的龟头和肉棒舔了个干干净净后,才慢慢吐出儿子的大肉棒。
此时夏迎春屁股的位置已经被淫液侵湿了一大片,小穴一片潮热,积压的欲
火已经烧的夏迎春有点神志不清了,极低的气压,让夏迎春都快压抑的喘不过气
来,于是夏迎春快步离开了赵天的房间,来到另外一间客房,这间客房是之前收
拾房子的时候,把房子里所有的成人性用品和一部分情趣内衣集中存放的地方,
夏迎春进入房间,拉开衣柜就想找一个假阳具自慰,好好发泄一下,可在衣柜里
夏,迎春第一眼却看到一件粗长的假阳具内裤,夏迎春看到这个之后,心中一阵
狂跳,心脏抑制不住的就要往嗓子眼钻。
夏迎春望着假鸡巴内裤心念一动,随即便快速找了一件白色情趣露乳水手服
穿上,这件水手服衣服短到下缘只能勉强遮住乳头下面一点部位,而且衣服没有
领口,只是衣服下缘左右两边的绸带系在一起,打个蝴蝶结便算是穿好了,而中
间却露出了深深的乳沟,夏迎春又找了一条非常少女的白色露屄开档内裤穿上,
肚脐下内裤的腰带处一个黑色的蝴蝶结可爱中又带着一丝野性,让人看了就有一
股抑制不住的冲动!
待夏迎春穿好之后,便拿起哪一件假鸡巴内裤,回到了儿子的房间,夏迎春
快速的来到儿子脚边,把「内裤」套进赵天的双脚,然后慢慢往上提拉,到了大
腿根部,因为要把「内裤」穿上,就得把屁股抬起来,在迎春在试了好几次都没
有把「内裤」给儿子穿上后,她只好无奈地把儿子横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双腿上,
一点点的把「内裤」穿上。
在假鸡巴内裤的里面,假阴茎是中空的,可以把鸡巴,塞到里面去,而且假
阴茎的龟头部分也是非常仿真的有尿道口,并且这个假阴茎的大小正好能放得下
赵天半软不硬的鸡巴,把儿子的肉棒套进去之后,简直就像是一个仿真鸡巴避孕
套一样,也不知道儿子的大鸡巴在里面包裹着,再插进自己的小穴里之后,他的
鸡巴会不会有感觉呢?
在夏迎春把儿子的鸡巴小心翼翼的放进假阴茎内里的时候,赵天迷迷糊糊的
转醒,眼睛也不睁的问道:「妈妈,你在干嘛呀?我要睡觉!」
夏迎春马上就要给儿子穿戴好假鸡巴内裤的时候,听到儿子突然转醒,连忙
把裤子腰带收紧,然后抱着儿子的头,在自己软软糯糯的乳房上枕着后,说道:
「没什么,空调冷气有点大,给你穿条内裤,要不待会着凉了。快睡吧!妈妈陪
着你!」夏迎春抱着儿子,说完之后就慢慢摇动着身子,哼唱起了摇篮曲。
也不知道赵天有没有听到夏迎春的话,没一会呼吸就又开始变的绵长平缓起
来,夏迎春慢慢的把儿子放倒在床上仰卧着,一边慢慢的哼唱着摇篮曲,一边用
手揉搓着自己的阴阜,慢慢的夏迎春口中的摇篮曲不可控制地逐渐变调,淫荡的
呻吟声夹杂着摇篮曲,竟是让这纯真的曲调变得淫邪异常!
夏迎春不断用沾满淫液的手涂抹爱液在儿子跨间耸立的假鸡巴上!再一次确
定赵天已经沉沉睡下的时候,夏迎春便再也忍受不住压抑的肉欲,立刻上床双腿
分开,跪趴赵天身前,低头看向自己儿子俊俏又稚嫩的脸庞,然后慢慢俯下身,
撅起丰满的双唇吻向了赵天的脸颊,温软的双唇在赵天脸上留下湿热的唇印。
「妈妈好爱你,我的小天,妈妈真的好爱你,自从看到你的大鸡巴之后,妈
妈就没让外面的男人碰过我的身子,妈妈好想小天的鸡巴插妈妈的小穴,妈妈真
的好想!对不起小天,妈妈真的忍不住了!刚才你爸爸那次不算哦!」夏迎春轻
轻的的呓语着!仿佛在对自己说又好像是对儿子的深情告白。
其实自从秦教授出差之后,夏迎春在和儿子一起洗澡,一起同床共眠之后,
确实就没有想过其他的男人了,每天都在忙着学车和研究性学,其他时候都是在
想儿子的大鸡巴什么时候能成熟,就这样匆匆忙忙地过了一个多月,还真的是没
去找过外面的男人。
夏迎春说完,便起身蹲起,伸手向下握住假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就要准备
插入,此时一道闪电划破昏暗的天空,紧接着一道霹雳声破空而来「咔嚓」,一
道惊雷吓的夏迎春手中一颤,差点就要松开手中的假鸡巴。
这道惊雷像是警告又像是劝诫,让此时的夏迎春立刻停止了接下来动作。可
此时的夏迎春那里还会去想其他,停了不到半刻,又一次确认了儿子连雷都打不
醒之后,再扶了扶已经抵住自己阴道口的假鸡巴,一屁股便坐了下去,粗长的假
鸡巴立刻毫无阻碍的滑进了潮湿温软的淫穴之中,阴道内不断的收缩挤压,淫水
不停涌出,有一部分淫液因为阴道内空间狭小,更是顺着假鸡巴的尿道口挤进了
内里,让里面赵天的肉棒浸泡在温润滑腻的爱液之中,仿佛回到了妈妈的子宫里
一样,徜徉在母亲爱意满满淫潮之中。
在夏迎春彻底把假鸡巴和儿子的肉棒一起插进了自己的淫穴里后,心中压抑
的欲望瞬间决堤,无穷的快意涌上了春意盎然的眉梢,夏迎春跪坐在儿子的跨间,
双手撑着床面,腰肢带动着挺翘的臀部,上下不停的扭动起来,不停的用套着儿
子肉棒的假鸡巴,抽插着自己淫水横流的骚穴。
「啊!啊~!儿子的大鸡巴好棒,插的骚屄妈妈的小屄好爽,好舒服!啊~
啊啊~啊!大鸡巴好爽,大肉棒好舒服!小骚屄好舒服,好淫荡,好儿子太棒了,
操的妈妈好爽好舒服!天~啊~!啊~啊啊~天,好舒服啊小天,妈妈的骚屄好
痒,大鸡吧操的好深呀!怎么那么厉害,我的小乖乖好厉害,妈妈好喜欢!妈妈
好爱小天的肉棒操妈妈的骚屄!妈妈穿了你最喜欢的水手服,小天你喜欢这么骚
的妈妈吗?还穿了很骚很淫荡的露屄开档内裤,这样的下流的妈妈给你操,你喜
欢不喜欢呀?!」
天空的雷公仿佛也是被夏迎春的淫欲和情爱给打败了在那一道惊雷之后,只
悻悻的又打了两个闷雷,就好像解除了最后的禁锢,一场倾盆大雨骤然而至,如
同夏迎春淫穴的淫水一样,不要命似的哗哗直降而下。
这场雨来得快,去的也快,给这燥热的天气也带来了一丝凉爽,但夏迎春的
欲火却始终是,浇不灭也熄不了,在一浪高过一浪快感中无法自拔。
夏迎春在自己稚气未脱的儿子面前表现出如此下流的行径让她感到无比的兴
奋、刺激和下贱,这导致她的全身神经都异常的敏感,每一次的抽插都让夏迎春
感到无比的舒爽满足,她不断的加快速度,淫荡的呻吟更是一声更比一声急!
之前打雷的时候,赵强已经起床在厨房做早餐了,而孙妍妍醒来也发现夏迎
春还没回来,便以为昨晚她是和赵强一起过夜了,自己就开始起床洗漱收拾了,
孙妍妍换上一身白色的一字肩包臀裙,在穿上一双粉色的系带凉鞋,便背上自己
的包出了卧室门。
在经过赵天卧室的时候,就听到了屋内传出的淫叫,孙妍妍眉毛一挑,就知
道那是夏夏的声音,心中暗想着:「还跟我说小天年纪小,要保护他的身子,结
果自己还不是发骚的上了自己儿子的床,下手还真快呢!」
想到这里,孙妍妍突然听到楼下赵强在餐厅摆放碗筷的声音,她心中恶作剧
的想法大起,便悄悄的拧开了赵天的卧室门,偷偷的朝里面瞄了一眼,就知道夏
迎春玩的什么东西了,看她和自己儿子玩的这么投入,她也没有打扰,只是从包
里拿出笔和便利贴,随手在上面写了几句话,便贴在门口,然后再轻轻的推开房
门,下楼去了。
赵强熬好了一锅稀饭和做了几个小菜,刚把碗筷饭菜在桌上摆好,就听到搂
上传来了熟悉又陌生的淫荡呻吟声,而就算听的刺激,但因为昨晚的超常发挥,
自己的小弟弟现在也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赵强心中苦笑了一下,想着:「自己老
婆什么是变的这么欲望高涨了,大清早的又和孙妍妍玩起来了吗?待会小天起床
了就不怕被儿子看到听到吗?」
赵强想到这里便准备上去看一下,可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又犹豫了,想着
如果自己上去自己也解决不了老婆欲求不满的身体,而且到时候搞的老婆和孙妍
妍还有自己三人都很尴尬也不好。
正当赵强在楼梯口纠结的时候,便听到高跟鞋「噔~噔~噔~」的下楼声。
赵强抬眼一看就见穿着一身紧身包臀裙的孙妍妍,挎着包走了下来,而孙妍
妍越往下走,上面的呻吟声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声。
「小春没和你在一起吗?她在上面干嘛呢?上面还有谁吗?」赵强看到孙妍
妍,也没打招呼,直接着急的三连问?
「夏夏自己一个人在玩呢!我有事赶时间,上面除了小天和夏夏就没人了啊!
能有谁!」孙妍妍一脸轻松的说道。
「不行,这是没关门吗?我得上去看看!好歹把门关上吧!」赵强说着就要
准备上楼去。
「夏夏和我说了你的事,现在上去你确定能搞定夏夏,她现在正关键时刻呢!
或者你打断她,你确定她不会跟你翻脸!你要是觉得能搞得定,你就去!到时候
夫妻不和谐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哦!」孙妍妍真诚的说着,却一脸玩味的看着赵强
说着。
赵强听完孙妍妍的话,想着自己老婆应该马上就要结束了,也不用这个时候
去和她闹不愉快,索性就对孙妍妍说道:「她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啊!我熬了稀饭,
吃一点再走吧!」
孙妍妍听赵强不准备上楼了,嘻嘻一笑便上前挽住赵强的胳膊说道:「赵哥,
没事的,不要不好意思,我又不会看不起你,而且我还给你找了个好工作,赶快
的今天就要去报道!稀饭有什么好吃的,走!我请你去吃C市最好吃的海鲜面!」
说完孙妍妍就要拖着赵强往屋外走。
「啊~大鸡巴哥哥~大鸡巴好硬~好爽!,大肉棒好舒服~啊操死妹妹的小
骚逼了,小骚逼好爽快,小骚逼永远是大鸡巴哥哥的~小骚逼要永远的和大鸡吧
哥哥在一起!」正当赵强被孙妍妍拉到门口换鞋的时候,楼上夏迎春的淫语浪叫
又一次的传了下来。
「她这是……」
赵强还没把话说完。孙妍妍就立马开门把赵强拖了出来,说道:「这是什么
呀!这是!这都几点了,没时间这这事那事了!」说完便拉着赵强的手臂往自己
的车走去。
赵强的手臂不可避免在孙妍妍胸前来回磨蹭了几个来回,搞的他心神大乱,
一时间也没有精力把注意力放在房屋之内了,孙妍妍趁着赵强慌神的时候,便轻
松地把他带出了别墅。
把赵强按进玛莎拉蒂之后,孙妍妍也是毫不犹豫的一脚油门便窜出了山海森
林别墅区。
……
「啊~来了,骚妹妹的小骚逼要高潮了,好儿子,好哥哥看着骚妹妹的小骚
逼高潮吧,看着骚妈妈淫荡下流的样子高潮吧,啊啊~啊!太厉害了,到了,到
了~要来了,来了,来了呀!高潮了,妈妈被小天的大肉棒哥哥给操高潮了呀~~!
」夏迎春此刻身体后仰,双手后撑,屁股高高抬起,淫液的冲击,把屄穴里不受
控制,套着肉棒的假鸡巴推出了体外,在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中,夏迎春的骚穴不
断的喷出淫液,朝着赵天上半身不停的喷涌着,弄的赵天满身满脸都是滑腻的爱
液。
经过这一番折腾,赵天也好像从周公哪里回魂了一样,开始要醒过来的样子,
身体开始扭动起来,一幅还没睡够的样子,夏迎春看到儿子快要醒过来了,就赶
紧撑着还没从高潮中缓过来的身体,不断抖动着就要下床伸手把儿子身上的假鸡
巴内裤给脱下来,当裤子脱到膝盖的时候,赵天迷糊的问道:「妈妈,你在干嘛
呀!怎么我身上黏糊糊的呀!」
夏迎春也不迟疑,赶忙把内裤脱出赵天的双腿,藏在身后,颤颤巍巍的说道:
「没~没什么,妈~妈妈昨~昨晚,流了很~很多爱液,你快快起床吧!自己去
洗洗换衣服,等会儿,还要去集训中心呢!」夏迎春说完,便趁着赵天还睡眼惺
忪没有完全睁开眼睛的时候,拿着假鸡巴内裤回到了自己的主卧去洗漱了。
夏迎春在浴室镜子里,看到自己脸颊上还没褪去的潮红,真想给自己一个耳
光,自己这都是干了些什么荒唐事呀!现在自己都没有脸面去面对儿子了,儿子
的床上身上全是自己的淫液,这要怎么解释啊!
「妈妈你穿的好骚啊!」正当夏迎春还在自我谴责的时候,赵天已经自己洗
漱好,穿上衣服来到了主卧的卫生间。
在看到妈妈还穿着露着小穴的内裤,而且短小的水手服露出肚脐和乳头。赵
天就站在门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骚妈妈。
「啊!?」当夏迎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赵天就拿着一个纸条递给夏迎春
说道:「妈妈,这个好像是给你的!」
夏迎春接过纸条看了起来,上面是孙妍妍的字迹写着:「我就不打扰你们母
子情」深「了!完事给我电话!孙妍妍,即日」
看到这个,夏迎春才想起来,刚才出儿子房间的时候好像门是开着的,难道
自己忘关门了,还是又被偷看了,赵强没看到吧!应该是妍妍才对。
正当夏迎春还在想着以后一定要锁门,还有赵强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在房间
里猥亵儿子的时候,赵天已经跑到了夏迎春面前抱着她的大腿说道:「妈妈不仅
很色,而且比妍妍姐姐还要骚呢,妍妍姐姐说只要穿着这种露着小穴的内裤就是
骚,但是妍妍姐姐还是穿了裙子挡住的,像妈妈这样直接把露小穴的内裤穿在外
面,又应该叫什么呢?」
夏迎春被赵天问的面红耳赤,眼中全是羞涩的神采,娇羞地说道:「那像妈
妈这样的,应该叫淫荡吧!」
「淫荡是什么意思?」赵天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不问」骚「或者」色「是什么意思,而要问淫荡是什么意思呢?」
夏迎春也很想知道,儿子到底理不理解「骚」和「色」的意思。
「「色」就是漂亮啊!「骚」就是很漂亮啊!那「淫荡」是不是就是很色很
骚的意思呀?妈妈!妈妈,你的小穴和妍妍姐姐的味道不一样呢?这也是堕落的
味道吗?「赵天说完就伸出舌头在夏迎春的屄穴上舔去,好像是要好好尝尝妈妈
堕落的味道。
「啊!哎呀!小天!这样这样……这样~啊~!啊呀,哪里不可以,啊~!
小天,不,不要,啊~啊,太小了,你太小了不可以的,妈妈这么淫荡,被你这
么舔就会流出淫液,那是淫荡的味道呀!不要闻妈妈淫荡的味道,妈妈会害羞死
的。」夏迎春用力的抱着赵天的头,双腿都夹住了赵天的脸庞,全身都舒服的扭
动着身子,迎合著儿子的舔弄,可嘴里却一直在提醒赵天不可以这样。
舔了一会,赵天才停下说道:「为什么不可以呀?妈妈淫荡的味道好美味的,
我昨天做梦就梦到妈妈张开腿让我舔小穴,还让我的鸡巴插进小穴里,我梦到我
的鸡巴变的好长好大还特别硬!妈妈说喜欢被我的大鸡巴插小穴,说很舒服,我
好喜欢梦里妈妈被我插小穴的样子,而且好像妈妈的叫声也很好听,我觉得梦里
妈妈好美,是最色、最骚、最淫荡的妈妈!妈妈我现在可以用鸡巴插你的小穴吗?
我想看看妈妈是不是梦里面的表情和声音!而且淫液的味道我也好喜欢。」
夏迎春听到儿子说的话,脑子一下就炸了,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在现实里和
儿子媾和,居然照进了儿子的梦境,要是现在就让儿子知道了太多事情,在他长
大之前,自己该怎么和儿子相处啊!想到这里,夏迎春正了正心神说道:「妈妈
可以让小天的鸡巴插小穴哟!可是小天你现在的鸡巴,不是硬不起来吗?软趴趴
的可是插不进小穴的哟!你要好好锻炼身体,你不是要去学武术吗?那就要好好
训练,以后身体练好了,鸡巴才能变大变长变硬,到时候妈妈才会让小天又长又
大又硬的大鸡巴插妈妈淫荡的小骚屄哦!以后小天用硬硬的大鸡巴操妈妈的小骚
逼,小骚逼才会舒服呀!现在鸡巴硬不起来就不可以哦!」
赵天一开始听到妈妈说可以的时候都要高兴的挑起来了,可是听到后面却又
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妈妈我一定好好
训练,把鸡巴锻炼的又长又大又硬,到时候就可以插妈妈淫荡的小骚逼了,让妈
妈舒服。而且我学好了武功就可以保护妈妈了,以后不会让其他人欺负妈妈的!
还有妈妈什么是」操「啊!」
夏迎春看到儿子认真的表情说完后,心中也是一阵高兴和感动,但又听到儿
子最后的问题,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羞红着脸解释道:「操就是插的意思,但是
操和插又不一样,」操「就是用硬硬的大鸡巴来回不停的抽插小骚屄,让小骚屄
舒服地、紧紧地、包住大鸡巴就是」操「的意思!」
「那我以后,鸡巴能变硬变大了,就天天操妈妈的小骚逼!」赵天一脸天真
的说道。
夏迎春听儿子说完之后,也不说其他的了,只是一再的嘱咐儿子这些话谁都
不能说之后,就带着赵天在浴室里好好洗了个澡,洗完后回到衣帽间便选了一件
琵琶领的袒胸超短大红色旗袍穿上。旗袍的胸口有一个大大的倒置桃心孔,里面
露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旗袍前后摆的长度只有到大腿根部以下两寸左右,而左
右开叉却到了大腿根部以上,走起路来,能若隐若现的看到左右两侧的内裤系带,
内裤却是赵天给夏迎春选的,是一条红色的系带开档丁字裤,当夏迎春红着脸穿
上后,赵天还高兴说,最喜欢妈妈穿的这么骚的内裤。
夏迎春本来觉得这个旗袍不适合这么穿的,可是想着既然儿子喜欢,那还是
听儿子的好了,反正自己多注意一点应该不会走光的,收拾好之后便高高兴兴的
带着赵天下楼吃早饭,然后出门了。
赵天其实从小就喜欢武术,之前没有条件,但是现在有钱了,所以在这学期
放了暑假之后就帮赵天联系了省体育协会,找了最好的教练学习,今天是第一天
去集训中心,而且集训期间都是全封闭式管理,以后如果有节假日也是要去训练
的,一开始夏迎春还是不舍得将儿子送去吃这个苦,可是赵天一心一意的要学,
说自己不怕吃苦,还说以后学了武术要保护妈妈!夏迎春也只能由着他了,想着
这样也好!如果一直让儿子跟在自己身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擦枪走火」
对儿子的发育伤害就太大了!
夏迎春和赵天上了车之后,就联系了孙妍妍,孙妍妍听说要去集训中心送赵
天,就约好在集训中心门口等他们,之后夏迎春便开着红色保时捷在最后一分钟
赶到了集训中心门口,夏迎春刚带着赵天下车,就听见一声中气十足的男声说道:
「是赵天来了吗?怎么回事,这都点名结束了,才赶到,如果是这个态度来参加
训练,还不如不来!」孙妍妍在不远处听到声音后,也下车走了过来站在赵天旁
边和夏迎春一左一右的护着赵天。
夏迎春听到教练这么说,连忙一脸歉意的对教练说道:「对不起教练,都怪
我,我刚学会开车,路上也是紧赶慢赶的,就怕迟到,让教练久等了!您多担待!」
说完夏迎春下意识的撩了一下散乱的头发,眼神中不着痕迹露出歉疚和柔媚的神
态,望向了身高一米九的高祁望教练。
高教练看到夏迎春的一刹那就呆立在了当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夏迎春的身
体来回打量,最后眼神陷落在夏迎春胸口处深深的乳沟里了。
这完美的胸型,圆润的肉球和深深的乳沟,直把高教路看的口干舌燥,喉头
不断的滚动,疯狂的吞咽着口水。
夏迎春这段时间也适应了路上各种男人看自己的眼神,但注意到教练看着自
己胸脯后,更看到他下面的运动裤的裆部隆起了好大一片,脸还是不自觉的羞红
了一片,这样近距离的被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看自己的胸部,夏迎春也是有点心
虚,随即缩了缩脖子,胸口不自觉的往后含胸,两个大奶子都好像抖了抖,挤出
了一条更深的乳沟,竟一时美的不可方物,夏迎春红着耳根娇羞的说道:「教~
教练!小天就麻烦你照顾了,你有什么事和我联系就是!我一定配合!」
高祁望听着夏迎春如银铃般娇媚的声音,这才从出神的状态反应过来,一脸
和颜悦色的说道:「好好好!你是赵天同学的家长吧!我、我们留个联系方式!
你把孩子交给我就放心吧!我一定给你教出个全国冠军,不!世界冠军!赵天这
孩子,一看就是练武的料子,以后开车慢慢来就是,迟到不迟到的不打紧,小天
这么好的苗子不用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我有的是时间随时都可以!」
夏迎春看到教练的表情,再听到他说的话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心里那还不
知道,这个教练是冲着自己才会这样表现的,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连忙拿出新买
的手机,和高祁望相互加了微信便再次客套了几句,便准备离开了。
赵天一开始看到这个教练这么对妈妈也是心中不爽,可是想着自己跟妈妈说
过要努力训练,让鸡巴变的又大又硬地去操妈妈的小骚逼,而且自己还要好好练
武,才能保护妈妈,所以才一直忍着,之后看教练态度变好了,心里才舒服了一
点。
在上车之前,高教路和赵天两人都是一步三回头的和夏迎春告别,十几个台
阶硬是走了五分钟两人才算进入集训中心。
「那个教练想操你!」孙妍妍和夏迎春上车之后,悠悠的说道。
「哎呀!你怎么随便看个人都是操啊操的!人家教练挺正经的!」夏迎春听
到孙妍妍的话,其实也知道她说的是实话,而且哪个正常男人看到自己之后,不
想占有自己的身体呢?只是嘴上不承认罢了。
「3、2、1」孙妍妍刚刚倒数完,夏迎春的手机微信就响了起来,夏迎春拿
出手机打开微信,就看到刚加上的高教练就发来了消息「小天妈妈,我是高祁望,
以后想知道小天的消息,随时联系我,我二十四小时都开着机!」
「哦~!好正经的高祁望教练哟!不过以我的经验,这个高教路的鸡巴说不
定比秦教授的要长哦!」孙妍妍看到高祁望发来的信息,一脸坏笑的说道。
夏迎春听孙妍妍说完,又是一阵脸红,一脸嗔怪促狭地说了一句:「哎呀!
懒得和你说!今天早上你还把小天的房门给打开了,你是生怕赵强不和我离婚是
吧!到时候小天被他带走了,我就不用活了!」说完便拿起手机回复到:「我是
夏迎春,高教练客气了,小天就麻烦你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也可以随时联系我,
我也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没一会高教练就回复消息道:「夏迎春,很好听的名字,那以后我可以叫你
名字吗?」
孙妍妍看到高祁望再次发来的信息后,一脸不耐的说道:「你老公我还能搞
定,你就放心吧!不过这些个搞体育的,一个个都是直男,这么和女生聊天,不
聊跑十万八千个才有鬼了!你这是走还是不走了!要不然再把那个高教练叫出来,
他肯定一分钟之内出现!」
夏迎春看到信息,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听着孙妍妍说的话,心想
这些搞体育的确实天天训练,追女生经验肯定很少,随即发了一个「害羞」的表
情,也不算是拒绝,便把手机放在中控台,启动车子开离了集训中心大门口。
夏迎春开着车随口问道:「你怎么搞定赵强了,今天早上怎么回事?」
「他就是要上楼看你在干嘛呀!我把他支走了,让他别去之前的公司了,我
带他去了我家的一个装修公司,让他做了个项目经理,还给他安排了一个很风骚
的美女助理哟!碰一下就高潮那种。应该很适合你老公!」孙妍妍笑嘻嘻的说完,
还瞟了瞟夏迎春,看见夏迎春也没多大反应,便继续说道:「我打了招呼了,让
上面多给他锻炼的机会,他现在应该会忙一阵了,外地有一个大工程,他可能一
年半载都回不来咯。你看我多为你考虑,以后想和儿子在哪里搞,就在哪里搞!
哦!对了,小天也是十天半个月也回不了家咯!你要独守空房了,还是我来陪你
吧!哈哈哈!」孙妍妍说完就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夏迎春听孙妍妍说完,心里其实也是很感激她的,不过听说她给赵强安排了
一个助理什么的心里倒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反正自己都对不起赵强了,他要是要
搞外遇就随他好了,大家也好相安无事,
「你家到底做什么的?你可以随便安排人进公司?我知道你有钱,但是这也
不是有钱就能随便安排工程的吧?!」夏迎春想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对孙妍妍随
口问道。
「我家产业多着呢!这个以后再跟你说,我现在还不想管家里的事情。不过
现在我们去哪里啊!回家吗?这毕业了好无聊啊!要不找点事情做吧,我们开个
成人连锁超市吧!这个我家没有!或者开个酒吧!要不然开个KTV也可以,你要
想找点刺激,还可以出台做小姐,反正是自己的场子,专找那些年轻有钱又帅气
的公子哥玩!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和你一起玩玩也可以啊!」孙妍妍坐在副驾驶上,
一脸兴奋的说着。
「你可不可以不要一天天想这些有的没的,哪有劝自己闺蜜去当坐台小姐的,
还要一起去!你不怕弄的一身病啊!」夏迎春一脸无奈的说道。
「哦!对了!你是勾搭上了秦博昌那个老色批了,住房给你安排了,工作也
给你解决了,还给你留了研究生的位置,你真的要去考研究生吗?有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哪有时间工作学习哟!天天用你的小嘴和小穴伺候那个老色批都来不及!
到时候你的生活根本不由你自己做主,你真愿意啊?本来听说你要留校工作,我
也准备申请留校的,但是一想到我在办公室里工作,你却可能在另一个办公室用
嘴吃着那个老色批的鸡巴,我就莫名火起,你是不知道,他祸祸了好多女学生了,
也就是你单纯才被他骗了!你不要误会啊!我不是介意你和别的男人做,我只是
单纯看不惯秦博昌罢了!」孙妍妍郑重其事的说道。
夏迎春听到孙妍妍说的话之后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现在说什么好,过了好
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想考什么研究生的,而且我也不想自己的人生
不受我自己支配,可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生,以我现在的处境我又能
怎么办呢?」
「我帮你呀!」孙妍妍听夏迎春哀怨说完,心疼的说道;孙妍妍也不等夏迎
春说话然后继续问道:「你爱他吗?」
夏迎春听到孙妍妍的话,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这样的女人,哪还有资格
谈爱不爱的,我现在心里只有小天,只要他好好成长,能给他最好的,我就愿意
付出一切!包括我的身体!」
「行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帮你把麻烦解决了!」孙妍妍听夏迎春说
完,便一口豪迈的说道。
「你要干什么,你可不要干什么出格的事啊!」夏迎春听到孙妍妍的话有蹊
跷,便心急的说道。
「放心吧!我又不是你,一天天的除了发骚,就是发傻!到底去哪里啊!这
都要出城了。」
「我答应过狗子他们,说放假去看他们的,也不知道狗子的身体怎么样了!」
夏迎春说完就把车停到一个超市的停车场,准备下车去超市买东西。
「你还真是个多情的女人,那些乡下小子,你管他们干嘛,还想着给那个狗
子日你的屄啊!你还真是言出必行啊!」孙妍妍下车后,挽着夏迎春的胳膊一脸
调笑的看着她说道。
夏迎春一脸认真的说道:「你是个女孩子,可不可以不要一天天的嘴上没个
把门的,这都在公共场合了,那些话就收一收好不好!我就是想去看看他身体好
点没有,他又是孤儿,挺可怜的,我想着如果有机会干脆把他接到城里来算了!
反正现在也不差钱!」
孙妍妍:「……」
夏迎春和孙妍妍两人在超市里买了一堆补品和零食,便继续开车去往Z村,
当车子进村之后,夏迎春便下车问路,而那些村民看到夏迎春的时候,一个个都
眼露淫光,可看到夏迎春开的这辆车之后也不敢做什么,但都一脸恶俗的笑着给
夏迎春指路,最后还是在一个老头的带领下,才算是找到狗子的家。
两人来到狗子家门前的时候,看见堂屋的大门紧闭,两人都是一愣「不在家
吗?」两人心里同时想着,农村的堂屋要是锁着,基本上家里就没人,正当夏迎
春想要去敲门的时候,孙妍妍赶忙制止了夏迎春的动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悄
声说道:「等一下,屋里有动静,你听!」
夏迎春看到孙妍妍把耳朵贴到门上,也学着她的样子仔细听了起来,没一会
就听见里面隐隐约约的传出:「啊!好舒服,大鸡巴哥哥操的人家屁股好舒服,
妹妹还要,还要大鸡巴哥哥操我的小骚屁股,好哥哥的大肉棒也好美味,好好吃,
骚妹妹最喜欢吃大肉棒了!」
两人听了一会儿,发现里面的呻吟的声音好像是女声又好像不是,就像是男
生夹着嗓子说话一样,夏迎春不禁皱了皱眉说道:「他不是孤儿吗?家里哪里来
的女人!」
「你又发傻了吧!这哪里是女人的声音,明显是男生好吧!」孙妍妍说完也
不解释什么,直接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别针,插入了大门的锁孔,左右扭
动了一下,大门便直接打开了。
夏迎春惊奇的看着孙妍妍,心里突然想着:「这以后和小天再亲热的时候,
就算是锁门了也没用吧!」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小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学的开
锁啊!我们这样进去,不好吧!?」
「基本操作,大惊小怪,有什么好不好的,你都来看他了,却让你吃闭门羹,
这才是大大的不好,走!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说完,孙妍妍便拉着夏迎春的手,蹑手蹑脚的朝着声音传来的里屋走去,因
为大门紧闭着,屋里的人应该也是觉得没必要关房间门了,所以里屋的房门就那
样大开着。
当夏迎春和孙妍妍走到门口,偷偷的看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屋里的床上一
个明显男扮女装的男生,穿着一条做工明显很低劣的白色丝质吊带睡裙,狗趴式
的趴在床中央,口里含着一个男生的鸡巴不停的吮吸吞吐,屁股后面一个鸡巴耸
立的男生,用坚硬的鸡巴不断的捅狗趴男生的菊花,可是怎么都插不进去。
「大鸡巴哥哥,骚妹妹的屁股好痒,要好哥哥的大鸡巴操呀!快进来呀,好
想要被大肉棒插屁股!」中间男扮女装的男生,不住的配合著后面的男生插入自
己的菊花,可是怎么也插不进去,结果就是一个坚挺的鸡巴和紧闭的菊花,一直
在哪里较劲,却也没个结果。
「是他们三个吗?」孙妍妍和夏迎春缩回头之后,孙妍妍小声的问道。
夏迎春也点点头小声的说道:「是他们,中间那个就是狗子,要不我们先出
去吧?要是被发现了就太尴尬了!」
「出去干嘛,这么刺激的事情,什么时候能遇得到呀!虽然有点辣眼睛就是
了,不过调教一下还是可以,外形还是不错的!人家那么想做女孩子被操,你要
满足人家呀!」孙妍妍一脸兴奋的说道,好像比自己做还要快乐一样!
夏迎春听孙妍妍说完后,还在一脸纠结的时候,孙妍妍直接就进了里屋,看
着那根大鸡巴和菊花还在「搏斗」的样子,直接说道:「停停停!你们这样是插
不进去的,润滑液都没用吗?你就是狗子是吧!有你这么男扮女装的吗?至少带
个假发吧!这么难看!这裙子哪里买的,都走线了,赶紧脱了,唉!实在看不下
去了!还有你们这是做爱吗?一点美感都没有,你的屁眼洗没洗,有没有灌肠!
再怎么玩,卫生健康第一位,懂不懂!简直没眼看了!」
孙妍妍进屋之后就是连珠带炮的一顿吐槽数落,里面狗子三人一开始是惊吓,
没想到第一次做这种丢人的事情,居然就被人发现了,其次就是懵逼,他们自己
记得门是锁好了的啊!这漂亮姐姐是怎么进来的?最后,三人都被孙妍妍的一通
数落搞的莫名其妙,什么是润滑液,裙子怎么难看了,灌肠是什么东西???还
有这个漂亮大姐姐是谁啊?三人脸上皆是问号,一时之间都同时停下了动作,懵
逼且小心的看着这个漂亮又奇怪的大姐姐。
「夏夏,你还不进来打个招呼吗?这三个小子还搞不清楚状况,诶!可以嘛!
你们两个,这么一吓,鸡巴还这么大、这么硬!素质不错!加十分!」孙妍妍说
着,看着李浩和刘强赞许的说道!
「大家好~好呀。我来看你们了。这个是孙妍妍我的好朋友,也是来看你们
的,你们~你们先去洗洗吧!」夏迎春从门框外露出一个头,尴尬的和三人打了
个招呼!而且看到狗子身后的刘强,龟头上好像有些黄色不明液体,鼻子也嗅到
了一丝臭味,说完之后就马上回堂屋找地方坐下了。
孙妍妍此时也闻到一丝气味,连忙嫌弃的说道:「咦~!赶快去洗洗,臭死
了!洗完出来说话!不要拿有屎的龟头对着我!」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
狗子三人在厕所洗完澡,穿好了衣服之后,来到堂屋一起站在夏迎春和孙妍
妍面前,一幅做错了事的样子,孙妍妍一脸好笑的看着三人也不说话,夏迎春也
是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坐在哪里,等着看谁先说话。
「姐~姐姐,我~我们,错~错了!」狗子怯怯的小声说道,此时狗子的状
态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小姑娘的神韵。
「哦?哪里错了?」孙妍妍抢着问道。
「我~我~!,我不该拿姐姐给我的钱拿去买裙子,还男扮女装让~让!让
李浩和刘强来~,来……操~操我!」
「噗~~」孙妍妍正在喝矿泉水的嘴听到狗子的回答,竟是一个稳不住,直
接喷了面前狗子三人一脸。
孙妍妍擦了擦嘴,忍不住笑地说道:「不不不,不是这个,你们错在买的裙
子质量太差,样式太土,而且姿势太难看,最重要的是生理卫生不规范,哦!对
了!还有就是男扮女装太失败!你那裙子用多少钱买的!」
三人听完孙妍妍的话,感觉好像是很支持他们做这种事情的样子,都互相对
望了一眼,然后刘强说道:「姐姐,你是叫孙妍妍吧,我是刘强,之前小春姐给
我们钱,叫我们买点好东西吃,我们吃了一顿鸡汤就恢复了,之后剩的钱,我们
三人就平分了,可是上个星期,狗子偷偷跟我们说!想要穿裙子!但是钱不够了,
如果我们给他钱买裙子,他就给我舔鸡巴,操屁股,本来我们三个关系就好,也
不在意这些的,就凑了588到镇上去给他买了条裙子,当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开
口买,随便看了一条合适裙子就买了,今天一起玩的时候就想说让狗子穿上裙子
试一试!然后我们,我们就……」
「噗~~」这次是夏迎春和孙妍妍一起喷了面前的三人一脸异口同声的说道:
「多少!588!你们疯了!」
夏迎春也不想多去问他们钱花在哪里了,588买了一条58还可以讲价的普通
睡裙后,他们也剩不了多少了,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买都买了,就这样吧!
我给你们买了些东西,都在车子的后座,你们先去拿吧!要是早知道狗子你喜欢
穿裙子,也选几套给你带来了!呵呵~~」夏迎春一脸轻松的调笑道。
狗子三人最后也没有纠结小春姐和妍妍姐是怎么进来的了,三人听完夏迎春
的话都一起转身出了门,把车里的所有东西都搬进了屋里。
「那个!你们自己分一分吧!看到你们都好就行,你们下次要做……」夏迎
春说到这里的时候,欲言又止,停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那个!下次我来了,再
给狗子带点女装还有润滑液吧!」说完夏迎春就一脸尴尬的作势要走。
「姐姐,你要走了吗!」
「夏夏,何必等下次!」
一开始大家还在想挽留夏迎春,狗子也急的不行,心想难道自己喜欢穿裙子,
姐姐不喜欢我的鸡巴操小穴了吗?
但听到孙妍妍最后说的那句话,四人都同时看向了孙妍妍,「这有什么难的,
你是是叫张丰剑是吧!」孙妍妍看着狗子问道。
狗子点了点头,说:「嗯,我是叫张丰剑!」
「好,既然你是孤儿,你可以拜我和夏夏当干姐姐,我可以让你有穿不完的
漂亮裙子,也可以让你变成百分百的女生,你要是愿意当女孩子,就改名叫夏秀
妍,如果不答应就不要再见我和夏夏,我们以后就后会无期了!」
孙妍妍一口气说完之后,夏迎春也坐回了椅子上,小声的问孙妍妍道:「你
这是干嘛呀,怎么就认干妹妹了,人家是男孩子!拜就拜吧!还让人家改名跟我
姓!不像话!」
孙妍妍嗤笑一声说道:「你是大姐,当然跟你姓了!」
「你才老呢!」夏迎春没好气的回道。
正当两人还在交谈的时候,狗子听到前面的话还在纠结,但是三人听到妍妍
姐说不答应得话,以后就不再见了,顿时就慌了,刘强和李浩都用眼神忙催促狗
子赶忙答应,也不知道是有私心还是真心为狗子考虑,而狗子也是想都没想,就
「扑通」一声跪到孙妍妍和夏迎春身前,说道:「小妹夏秀妍见过大姐姐,二姐
姐!」说完便要磕头。
夏迎春和孙妍妍见到狗子突然跪下就要磕头,两人连忙起身扶起狗子,孙妍
妍笑道:「你是死心眼呀!说跪就跪,答应一声就完事了,搞的这么隆重!」还
不等孙妍妍说完,又是「扑通」「扑通」两个跪地声传来「小弟,见过大姐,二
姐」
夏迎春把狗子拉倒自己身边站好后,孙妍妍一脸苦笑的说道:「我是收干妹
妹,又没说收干弟弟,怎么的!你们两个也要做女孩子?」
刘强和李浩对看了一眼,然后又望向夏迎春,夏迎春被两人看的一阵无语,
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又看向了孙妍妍。孙妍妍看到夏迎春那个心软的样子,哪里
还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便叹了口气说道:「你们两个先起来,你们是秀妍的好兄
弟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今年高考完了,现在志愿都填了小春姐的S大学,我们想姐姐能帮我
们在C市找个工作,赚点钱!狗……秀妍今年也没考上高中,秀妍之前说也想出
去打工了!」刘强和李浩站起来后,一脸真诚的说道。
「就这!」孙妍妍没好笑的问完,然后继续说道:「这个简单,不需要跪的!」
「可是我们想认你们当姐姐!」刘强和李浩异口同声的说道。
「行了,行了,认姐姐就认姐姐吧,不要动不动就跪!秀妍好解决,你们两
个去家里招呼一声,要是今天可以走就走,要是需要准备也回来说一声,那秀妍
你就去收拾一下吧,以后就跟着我和你夏夏姐了!应该不会再回来这里了!」
孙妍妍说完后,夏迎春见刘强和李浩这就要出门,忙吩咐两人拿着那些补品
回去孝敬老人,两人答应了一声就拎着东西,赶忙回家去收拾衣物了,跟父母说
去打工了,以后家里不用给钱,而且赚钱了就给家里打钱什么的,两人的父母听
说是要去工作,而且这个老板还买了这么多东西,想着儿子应该能赚不少钱,都
一脸堆笑的说:「嗯!好好好,以后好好工作,读不读书有什么打紧的,还花那
么多线,还是上班要紧,能赚钱就好!」
……
狗子,看着自己的祖屋,心中一阵恍惚「这就要离开了吗?以后自己和这里
就没关系了吗?夏秀妍,我真的要成为一个百分百的女孩子吗?我……我能做好
一个女孩子吗?」
其实狗子决定要做夏秀妍之后,已经没什么好收拾的了,除了姐姐们看不上
的那条裙子之外全是男装,本来狗子是准备要收拾一些衣服的,可孙妍妍却说:
「还拿那些男装干嘛,你不是要做女孩子吗?算了,你拿上值钱的东西,我们直
接去车上等他们吧!」
狗子摸了摸衣服口袋里的七十三块五毛钱,再看了看家徒四壁的房子,咬了
咬嘴唇,心里说道:「夏秀妍,我是夏秀妍,我是夏秀妍,我是姐姐的干妹妹,
我要穿漂亮的裙子,我还想穿夏夏姐之前的那种好看的裙子丝袜和高跟鞋,只要
自己是夏秀妍以后我就都能拥有,再也不见了狗子张丰剑!你就永远埋葬在这空
荡的房子里吧!」当狗子闭上眼睛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虽然看不出有什么不
一样,但气质却已经完全不同了,一丝丝的男子气正在慢慢的消散,消失在广阔
的天地之间。
……
夏迎春开着车,孙妍妍坐在副驾驶位,后面夏秀妍三人,都是一阵激动,他
们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坐过最好的车就是公交大巴,三人都是第一次体验
到这么豪华的车椅和内饰,心里不免有些紧张,生怕给弄坏了,孙妍妍看到后面
三人的样子,也非常满意,不闹腾就好,然后跟夏迎春说了一声去橘苑,便靠在
椅背上睡着了。
夏迎春把开车到橘苑之后,已经下午三点了,孙妍妍伸了个懒腰,说了一句:
「下车」便当先开门下车了,待夏迎春锁好车之后,孙妍妍挽着夏迎春的胳膊,
吩咐夏秀妍和刘强两人跟上后,就往橘苑大厅走去。
这一次夏迎春来到橘苑大厅的时候,已经没有第一次那种压迫感了,但夏秀
妍和刘强跟李浩三人就有点不够看了,状态比夏迎春第一次来还要窘迫。
胸口名牌上一个叫徐靓靓的大堂经理,踩着高跟鞋,小跑着来到孙妍妍面前,
一个深鞠躬后,恭敬地说道:「大小姐,您来了,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们,我们也
好准备准备啊?」
「准备什么,我又不是来视察工作的,这个!」说完便拉过夏秀妍说道:
「这位是我刚认的干妹妹,叫夏秀妍,记住了哦!她想要成为女孩子,你也看到
了她现在一点也不像女孩子,你带去打扮打扮,这皮肤嗯太黑,还有这头发直接,
接发再造型吧!还有体毛,还有这个胸和屁股,哎呀!先有什么弄什么吧!反正
你看着办,弄到我满意为止!」孙妍妍对着徐靓靓就是一顿吩咐。
等徐靓靓一脸恭敬地带着夏秀妍离开之后,孙妍妍又招呼叫来一个服务员,
说道:「把我的私人温泉收拾一下,我们马上要去,该准备的东西都安排上!」
「好的,大小姐,我们马上去安排!」服务员说完急忙转身就要去安排,孙
妍妍忙叫住已经走了几步的服务员,吩咐道:「哦!对了!联系一下总部,给我
的姐姐夏迎春女士准备一张至尊黑卡,等下一并送过来!」服务员听到也是眼神
一亮,看了一下孙妍妍挽着的这位所谓的姐姐,然后躬身答应之后,就忙着去准
备了。
「你是老板啊?他们怎么都像是你的员工啊!?」夏迎春好奇的问道。
「算是吧!这里也就是我家的一个小产业,我没跟你说吗?」孙妍妍无所谓
的说道。
夏迎春:「……」
夏迎春和孙妍妍在更衣室换好了比基尼之后,就进入了孙妍妍的私人温泉池,
温泉池不大,也就两百多平方公尺,不过造景却非常细致讲究,假山峭壁,花草
树木,无一不是匠心独具,就连沙滩的沙子都是黄金沙滩上运来的,夏迎春和孙
妍妍躺在沙滩椅上,悠闲的喝着葡萄汁,吃着热带的水果,一幅美轮美奂秀色可
餐画面实在罕见。
「这两个小子换个衣服怎么这么久,我都要被晒秃噜皮了!迷路了吗?」孙
妍妍看了一下时间,见刘强和李浩还没进来,不停的抱怨道。
「他们可能不知道怎么用手环开柜子!」夏迎春提示道。
孙妍妍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拿起旁边的对讲机,开启对讲模式吩咐道:「随
便来个谁,到我温泉的男更衣室里,把两个迷失的小可怜领进来!」
当刘强和李浩被一个男服务生领进温泉之后,看到里面的景色也是惊呆了,
他们是怎么也没想到,在没有海的地方,居然也能弄出这么好看的海边景色!
服务生把两人带到孙妍妍面前后,然后走到夏迎春身边,躬身把一张黑卡恭
敬的递给了夏迎春之后,便退出了温泉沙滩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久!」孙妍妍不耐烦的问道。
其实夏迎春猜的不错,他们两个确实不知道怎么用手环开衣柜,而且他们找
了好久,就没找到B19、B20衣柜的位置在哪里,直到有服务生进来,才教他们怎
么用手环开柜门,然后等他们换好泳裤,这才把他们带了进来。
「我们没找到柜子!」
夏迎春和孙妍妍听到回答后也是心中好笑,但也没戳破,孙妍妍看了一下两
人的身材,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体格算是及格了,不过以后这里要多熟悉,
你们不是要打工吗?这里就是你上班的地方!」
「你还真要让他们在这里上班啊!」夏迎春看着孙妍妍问道。
「那要不然呢?你养他们啊?我是要开工资的。」孙妍妍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这里有点复杂,他们还小!」夏迎春解释道。
「你们小吗?」孙妍妍看着站在一旁的两人问道。
两人皆是摇头。
正在这是孙妍妍的手机响了,孙妍妍从一旁拿起手机接通后懒洋洋的说道:
「喂~干嘛!你老姐我正享受呢?要是没有急事就赶快挂电话!」
「不是!姐!我听老钱说,你送了一张黑卡出去,大姐,那个卡不仅是橘苑,
我们家的所有产业都是消费全免的,我都一张没送出去过呢!你送给那尊大佛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急切又慌乱的青年男声。
「你慌什么,你就这点出息,钱建南那个老货不得把你压的死死的!是谁你
就不用问了,是你永远得不到的人,哦!也不一定,看她愿不愿意了。」孙妍妍
没头没脑的说了一通,对面的男声更加疑惑的问道:「你在说什么跟什么啊!?
你不解释一下吗?」
孙妍妍听到男人说的话后,顿时就站了起来,摘下墨镜双眼散发著一丝霸气
说道:「长孙宇,我是耐着性子跟你说话,你以为你现在是当家的了,就能管我
的事了!爸妈走之前留的遗嘱是让我管这个家的,我只是嫌麻烦,让你代管,怎
么的,是董事长的位置坐的不爽是吗?你想要我怎么给你解释!?」
「诶!姐,亲姐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能给黑卡的人,我自然是
要敬着的,我这不是问一下吗?以后要是不小心冲撞了人家,就不好了吗!」电
话那头传来了一阵谄媚的声音。
「哼!我把卡给了我好姐妹,叫夏迎春,记清楚了!」说完孙妍妍便把电话
挂断,随手放在一旁了。
「妍妍,给我这张卡很麻烦吗?要不你还是拿回去把!」夏迎春没有问长孙
宇和孙妍妍的关系,她知道有些事情,如果别人不说,最好就不要问,即使关系
再好也不行!
「没事,你拿着就是,有了这个卡,只要在我家的产业消费都全免,我有空
把我家的产业给你列出来,光说应该是记不住的!」孙妍妍重新躺回沙滩椅上后,
无所谓的说道。
「啊!?那我更不能收了,我还以为是打折卡什么的,不行!我不能要这个!」
夏迎春说完就准备把卡塞给孙妍妍;孙妍妍连忙起身一脸严肃的说道:「夏夏,
我们之间用得着这样吗?我是你最相信的人,你也是我最相信的人,我知道你不
会坑我,而且不定以后我还是你儿媳妇呢?就算我养你行了吧!这真的不算什么!」
夏迎春听了孙妍妍的话,知道如果自己不收这张卡是不行了,便也没有多说
什么,两人又重新躺回了沙滩椅,孙妍妍带上墨镜后,继续说道:「我叫长孙妍,
长孙宇是我弟弟,天盛国际就是我们家的产业,爸妈死的早,留下的遗嘱是给我
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给我弟弟的是百分之三十三,还有百分之三十三在一个老
东西手上代管着,我爸妈的意思是,谁要是先有了孩子,就可以全部继承那个老
东西手上所有的股份,不过那个老东西最近有点不对劲,所以啊,让你儿子快快
长大,等我给你生个大胖孙子的时候,那百分之三十三不就是你夏迎春的了吗?
而这张黑卡算个毛线啊!」
夏迎春从长孙妍无所谓的口气之中,听到了这惊天大秘密,顿时都惊呆的说
不出话来了!而一旁的刘强和李浩因为在乡下,也没听说过天盛国际什么的,根
本没什么感念,完全就像是在听故事一样,内心毫无波澜!只是听妍妍姐说给夏
夏姐生孙子,就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夏迎春,心想着,难道夏夏姐已经四十多岁了?
不可能啊!
「好了!故事听完了,你们两个休息好了没有,现在给你们两个第一项工作!
给我们涂防晒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