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出轨?那便让她妹妹怀孕,然后做我新的老婆!】(全)


简介:女友出轨后,陈洛望着邮件中收到的出轨录像,备受打击,一蹶不振。
貌美小姨子冒着暴雨来到陈洛家中对其进行安慰,最终成功上位,摇身一变成为陈洛的新女友。
淅沥连绵的大雨倾泄在四周,无休无止,雨线顺着夏日最后的浅风,自辽远
的天际争相垂落。
窗外或是有似远似近的猫咪轻吟声,夹在充斥于陈洛耳畔的雨声中,牵起几
曲幽歌,束起几度残凉。
他坐在地板上,身子无力地靠在床边,双目因疲惫而布满血丝,又若失却心
灵的木偶般麻木涣散。
随意摆在身前的笔记本电脑投射着这窗帘紧闭的小小卧室中仅存的光亮,屏
幕上正播放着一段无声的视频,斑斓的画面在淫靡的光色中流转,豪华的浴缸,
松软的大床,映着阳光的地板,摆满食物的餐桌……
视频中的那对男女不断变换着场所,他们的肉体一次又一次的碰撞,男人粗
长的肉棒不断刺入女子泛滥成灾的蜜穴,他们用尽所有放浪的姿势苟合,即便没
有声音,陈洛也能看到他们眼中恨不得与对方融为一体的浓浓欲火,即便没有声
音,陈洛也能看出自己女友在那个陌生男人身下纵情时的满足与酣畅。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多少次循环这部从邮箱中收到的下作视频了。
那些曾升起的不可置信,那些曾烧起的冲天怒火,全都被电话中一句淡淡的
「我们分手吧」所粉碎,好像从前所经历的那些过往与美好,对她而言根本一文
不值。
他不是没有想过去当面质问,但又觉得,这样做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可悲。
「叮咚。」
门铃声响了。
陈洛的右手条件反射般地轻抬了一下,但很快又坠回原处。
男孩微微仰头,稍长的黑发垂在额间,他从刘海的缝隙中眯起眼,凝视着昏
暗的天花板。
父母?他们远在外地,应当不会来大学看自己。朋友?或许……或许是有那
么一两个人会来找自己,但这副样子,呵,还是别让他们看到的好。
若只是做梦该多好……
是了,是了……说不定,一切本就只是一场梦而已,索性就这样睡去罢,这
应当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合上眼,黑暗笼罩视线,猫不知去了何处,雨声也渐渐变得悠远,那聒噪
不休的「叮咚」「叮咚」也恰逢时宜地停了下来。
伴随着「咔」的一声,他的身体失去感知,力量被一一抽离,逐渐下落,下
落,仿佛要沉入海底,沉入那无梦的深渊……
「啪嗒。」
刺眼的亮光毫无征兆地打破了思绪编织起的瀚海,陈洛不由自主用胳膊挡住
双眼,小心翼翼地挤出一条缝,观察起莫名其妙被打开了灯的房间。
「你在干嘛?」始作俑者的语气中带着点质问和诘难。
陈洛花了十几秒,才终于从迷蒙中再次适应了光线,他打量了下来人,眼神
马上冷了下去,「夏姣姣?你怎么进来的?」
被唤作夏姣姣的姑娘随手将右手提着的小行李箱扔在墙边,然后拽下发圈,
一屁股坐在床上,披肩长发带着水珠四散,她侧着头,抓起陈洛的枕巾擦拭身上
的水渍。
「我问你是怎么进来的,没听到吗?」
她闻言白了陈洛一眼,「没看到我淋了这么多水啊?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怪不得我姐姐不要你了。」
「你!」
「好啦好啦,我都听她说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一个人在这难受有什么用?」
她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吊带衫,雪白的藕臂在灯光下显得晶莹剔透,「至于怎
么进来的,你家门口地毯下的备用钥匙呗,你以前告诉过我姐的,嗯……虽然她
一次也没来过就是了……」
陈洛往一旁挪动了下身子,与夏姣姣拉开点距离,「那你来做什么?她让你
来的,好让我彻底死心?」
夏姣姣翘起二郎腿,水珠顺着裸露在短裤外的大腿滑落,裹着娇嫩玉足的高
跟鞋更是凑在陈洛身前,让后者的神情略微有些不自在。
她托着腮,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你啊你,好心当成驴肝肺。」
她斜眼看了一眼翻倒在地上的易拉罐和仍在播放那些不堪入目画面的笔记本,
摇摇头道:「我要是不来,你死在这里怕是都没人知道吧。」
陈洛注意到她的视线,伸手合住笔记本,不去看她的足指,「我只是想睡一
觉,要是没什么事,你……还是回去吧。」
「哈哈,」她站起身,拉开窗帘,指着毫无停歇迹象的暴雨戏谑道:「这种
天气,你让我回去?」
「我……」陈洛一时语塞,显然也是忘记了正在下雨,「那你要待在这儿的
话,就先去洗个澡吧,要是感冒了,也挺麻烦的。」
「嗯~洗澡啊……」
正在陈洛疑惑为什么她应声后没有动静时,背上却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夏
姣姣并没有穿内衣,因此那对饱满的乳房便隔着轻薄的吊带衫紧紧压在陈洛背上,
好闻的香味自她身上蔓延开来,陈洛正想离开,却被她伸出的两条手臂牢牢箍在
怀里。
「你……你干嘛?」
「干嘛?呵呵,当然是……」陈洛的耳垂被她轻轻含住,低语伴着温热的吐
息送入耳中,「想让你陪我一起洗澡啊~」
陈洛使出全力挣开,回头望着一脸无辜的夏姣姣,即便分开的那一刹那心中
没来由有些空落落的,但他还是维持着理智质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她将一缕发丝捋到耳后,无所谓地眯眼笑笑,「我姐那个婊子跟别人好上了,
一脚踹了你,这怎么想都是她对不起你,作为补偿,我还你一个女朋友,啧,所
以这身子是你的喽,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男孩的面色渐冷,双手不由收紧,「我不需要你这样的施舍。」
他一把打开卧室门,将夏姣姣的行李箱推到门前,指着门外怒道:「滚!我
不需要这样的施舍!!」
见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陈洛眼神更加阴沉,他快步上前,狠狠抓住她的手
向前拽了几步,「我他妈就算是一辈子单身,也绝不会再和你们姐妹俩搭上半点
关系!!」
他将夏姣姣连带行李箱一起推出卧室,直接关上门,再径自躺回床上。
但等了半天,门外也没有半点动静。
陈洛只好再次打开门,看到她单薄的背影依然停在刚才的位置,心中有些烦
躁,不耐烦道:「你怎么还不走?你再不走的话……」
「我……就不行吗?」她的肩头微微颤抖。
「?」
她缓缓转身,眼神中带着种陈洛看不懂的忧伤与凄然,那原本于清冷中蕴着
甜美的声色,此刻竟泛起了一抹悲凉,「在你之前,姐姐她就有过很多男人,虽
然她曾和我说自己想和你结婚,但现在你应该也知道了,她真的只是个人尽可夫
的婊子。」
「你的喜怒哀乐可以为那样的婊子牵动,但却从来不愿看一眼默默在背后喜
欢着你的我,是吗?」
「陈洛,」她微微躬身,一只柔荑紧紧按在心口处,「我……喜欢你,我喜
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但是为什么你总是只能看到她那掺满了谎言和虚
伪的蜜糖,还偏偏要把那些垃圾视若珍宝!!为什么!为什么啊!!」
「姣姣,你……」望着忽然间变得歇斯底里的她,陈洛不由后退了一步,显
得有些不知所措。
但这一步落在夏姣姣眼中,便是对她的拒绝。
她的眼中淡去最后一抹微光,泪水顺着光洁的脸蛋无声滑落,唇角挤出一个
凄婉的笑容,「好,我滚。」
她没有去拉行李箱,只是背过身轻语,「陈洛,我的初恋,我们,再也不见。」
卧室内漏出的些许灯光映在客厅里,夏姣姣的影子在些许灯光中缓缓抽离,
向着黑暗的尽头,向着空无一人的玄关而去。
门外是瓢泼大雨,她来时的那把伞倚靠在门口,但她却丝毫没有带上的意思。
陈洛喉咙微动,他的脑中仍是方才夏姣姣的告白,与她转身前如幻影般一触
即碎的笑容。
他知晓,这一次,会是真正的永别。
在出口留下她之前,陈洛的身体便已经擅自动了起来,他用生平最快的速度
冲到门口,紧紧把夏姣姣拥在怀里,仿佛一撒手,她便会同风筝一般远去似的。
「别走……别走……」
她的身体很冰,仍有雨水的触感,她的味道很香,仍有致命的诱惑。
「松手。」
「别走,对不起,是我错了,别走……」
「……我可以不走,但是,要以什么身份呢?我的姐……夫?」她的语调不
带半点起伏。
「女,女朋友!」陈洛的头埋在她颈间,慌忙道:「不,不,如果你愿意的
话……」
「嫁给我吧,姣姣。」
夏姣姣的眼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狡黠,接着她也伸出手反抱住陈洛,转而
用无比甜腻的声音道:「从小姨子直接变成老婆了啊?姐夫真坏!」
「嗯?」陈洛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她这么快回暖的态度,但紧接着嘴唇便
被夏姣姣堵上,后者的舌头有些笨拙地向他的口腔探入。
陈洛在片刻的惊诧后也随之动情,伸出舌头勾住她纤柔的丁香小舌,让两人
的唾液浓密地交织在一起,互相传递着这份新鲜的爱情。
直到吻至快要窒息,他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唇。
夏姣姣面色潮红,轻轻喘息,她双手勾着陈洛的脖子,嘟起嘴有些幽怨地道:
「坏猪,你怎么这么熟练啊,是不是已经跟那婊子做过很多次了?明明我还是第
一次,真讨厌……」
陈洛不由自主吻了下女孩的脸颊,瞳中倒映的全是她的身影,「也没有很多
次,直到现在,我才知道相爱的人在一起接吻是什么感觉呢。」
「唔……」她眨了眨眼,「那……原谅你。」
「姣姣,」陈洛大为感动,一手环着她的纤腰,一手攀上她硕大的乳球,
「姣姣,我爱你。」
乳球在这只大手的揉搓下不断变换成各种形状,顶端的粉嫩樱桃隔着衣衫傲
然挺立,当被手指碰到的瞬间,夏姣姣马上发出一声情动的低吟,「老公,要……
要我。」
陈洛的肉棒早已坚硬如铁,他再也忍受不住,直接将怀中的美娇娘拦腰抱起,
带回卧室的床上,两人的欲火早已雄雄燃起,一边急切地互相为对方宽衣,一边
不忘疯狂的深吻。
很快,高跟鞋便成了夏姣姣身上唯一剩下的物件,陈洛舍不得让它褪去,因
为它的存在,会将姣姣本就如仙似幻的玉足映衬的更为缥缈。
夏姣姣躺在床上,眼中满是情欲铺就的渴望,那雪般晶莹剔透的玉体上没有
一处能寻到瑕疵,修长的素颈,雪莲般的双峰,而平滑光洁的小腹下,是那双足
以让所有人痴狂的长腿。
「来吧,老公……」她张开双臂。
「姣姣……」陈洛心中满是爱怜,将龟头对准花径后,俯下身再次吻住夏姣
姣,接着在两人深吻时,猛的一个挺身,伴着穿透某层薄膜的触感,身下的夏姣
姣发出一声闷哼,她不由自主地将陈洛抱得更紧,像是要将眼前的爱人深深揉进
自己的怀里。
两人紧紧相拥,陈洛并未心急,只是静静抚着她的头发等待。
夏姣姣眼中带着些痴迷的水雾,呢喃道:「老公,动吧,已经……不痛了,
姣姣只想和老公一起变得舒服。」
陈洛闻言缓缓抽出部分肉棒,再用同样的速度缓缓送入夏姣姣紧致无比的肉
穴,肉壁上的褶皱与龟头敏感处相交,让陈洛舒服的直呼出声。
「老婆,你真棒。」
她有些小骄傲地道:「那当然喽,我可和那些松松垮垮的婊子不一样!」
陈洛苦笑一声,却又觉得她无比可爱,忍不住再次吻了她一口。他的双手也
并未闲着,一只轻轻揉搓着姣姣粉嫩的乳头,另一只则在被自己扛在肩头的玉腿
上来回摩挲。
一阵抽送之后,夏姣姣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样的节奏,蜜穴也分泌出许多淫水,
她的臀部无意识地向前挺动着,将两腿间湿濡的性器前压,内心深处渴求着下体
与陈洛能进行更快更深的接触。
她在求操!
有过一些性经验的陈洛心领神会,揽住她一双雪白的长腿,身下瞬间加速,
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的夏姣姣霎时如坠云海,娇吟不止。
「啊……啊……好……棒……好舒……服,嗯,老公,再快……再快……」
「操我……啊……操我……老公……你是我的……是我……嗯……一个人的……

「爱你……老公……嗯……再深……就是那里……」
陈洛身下动作未停,同时又用手脱下她左脚的高跟鞋,将一只小巧雪足握在
手中抚弄了几下,接着伸出舌头含住粉嫩的脚趾,反复舔舐,并探出舌尖在指缝
中抽插吮吸,如一个吸食致幻剂过量的成瘾者般陶醉不止。
「老婆……老婆,你的脚……真美,我以后要让你给我足交,要你……穿上
各种各样的丝袜,黑丝……白丝……过膝袜……渔网……」他一次又一次地突入
女孩的花心,嘴上含着那只玉足喋喋不休,「从正面,从背后,穿着丝袜……双
脚并成足穴给我操……啊……我爱死你这双脚了老婆!」
「嗯……嗯……都给你……姣姣全都是……老……啊……老公的!」
「老公!老公……我要……要高潮了!」
「好,我们一起!」
陈洛松开夏姣姣的小脚,再次覆上唇与她湿吻,下身如打桩一般飞速挺动,
操的夏姣姣身子向后微弯,十根脚趾全部紧绷绷的翘起。
「要来了……要来了!」夏姣姣紧紧抱着陈洛的脊背,「射在里面老公,我
要怀你的孩子!我要给你生宝宝!」
在陈洛又一次全力前冲,死死顶在子宫口时,她的肉壁也疯狂收紧,带来前
所未有的压迫感,让陈洛再也无法忍耐,精关一松,所有的精液都迸射而出,冲
着夏姣姣的子宫连续喷涌。
他们在这阵阵高潮中被无上的极乐包裹,双目上翻,舌尖微吐,身体震颤不
已。
一浪未平,一浪又起,数之不尽的浓精前仆后继,朝着不久前还是处女的夏
姣姣发起冲锋,它们遵循着本能,只贯彻着一个目标,进入子宫着床,然后让她
怀上陈洛的种!
良久,陈洛的肉棒渐渐平息,射精终于告一段落,两人维持着合为一体的状
态拥在一起,汗液与体液遍布浑身上下,他们轻轻喘着粗气,旋即满怀情意的相
视一笑,
夏姣姣犹疑着动了下唇,随后还是张口道:「其实,姐姐说要嫁给你时,是
认真的。」
陈洛一愣,「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想过,是谁给你发的邮件?」
陈洛瞪大眼,「你是说……」
她有些害怕的闭上眼,缄口不言。
陈洛沉默了下,接着轻轻叹了口气。
他轻柔地抚摸过她光滑的后背,在她耳边温柔道:「不管怎么说,现在你才
是我老婆。」
夏姣姣惊喜地睁开眼,陈洛接着轻声道:「我爱你,姣姣。」
「嗯!嗯!!」她满脸幸福,泪水伴着笑容涌出,「我……我也爱你!!」
「那……」陈洛轻咬着她的耳垂,「我们继续?」
她抹了抹眼泪,伸出粉拳轻捶了一下陈洛的胸膛,娇嗔道:「色狗!」
「那不来了?」
「你,你去给我拿行李箱!」夏姣姣挣脱怀抱,伸出长腿踢了陈洛两下。
「行李箱?」
「嗯……」她把身子埋进被子,只露出半边脸小声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
把我留下的,所以带了很多东西呢。」
「你喜欢的丝袜,情趣内衣,Cos服……」她的声音越来越小,面色也越来越
红,「都……都有的啦……」
陈洛不禁吞了扣唾沫,「老婆你……真的太好了。」
「嘿嘿,所以,你要一直爱我哦!」
「嗯!」他重重点头,在心间立下贯彻一生的誓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