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处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完)


我承认我好色,男人谁不好色呢?虽然打击面太广,但是也有一定的道理。
但我从来不去外面找小姐,这跟脏不脏,有病无病没有关系。这只是个人的
喜好而已。和我有亲密关系的女人基本上都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因为我觉得:第
一,对自己有挑战性。第二,感情交流很自然,不虚伪,不做作。第三,也可能
对平淡,短暂的一生有个美好的回忆。也许还是一笔财富。谁都不想你身下的女
人在你努力的时候在吃瓜子,看报纸,涂指甲油,偶尔工作性,职业性的叫几声……
呵呵,扯远了。
和许多兄弟一样,我和她也是在本地聊天室里认识的。但不是我死皮赖脸的
找他,而是她找到了我。为什么呢?因为,我的网名和音乐有关系,我自己本身
多年前也在酒吧唱歌。她问我「你是搞音乐的吗」我回答「不是搞音乐,是玩音
乐」她说「两者有什么区别吗」我说「搞,太专业了。是你的工作,是你毕生奋
斗的目标。玩,只是一种爱好,只是自己对音乐的一种感触而已」我们就算是认
识了吧。
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她给我来了一个电话,叫我去XX迪吧去玩,我皱了一
下眉头。说老实话,我对迪吧很不感兴趣,乌烟瘴气不说,最主要的是太吵了,
受不了,我相对喜欢安静一点的场所。但是因为毕竟是女孩子主动打电话约我,
加上是第一次,我也不好拒绝,我便答应了。到了以后,我给她打了几个电话,
她都没接,我估计是里面太吵了,她没有听见吧,也有可能是脱了衣服去跳舞去
了,电话没带。我独自走了一圈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
看着红尘中疯狂的男女,心里却涌起了一阵的反感。我自嘲到:我是不是老了!
突然,我看见舞台边的工作台里,蹦出一个人来。直接朝我走来,瘦高瘦高
的,耳钉闪着亮光。我靠……这不是我以前的难朋友,浩子吗?他笑嘻嘻的走了
过来,边做拥抱状边大叫道:「兄弟,你重出江湖了吗?你鬼头鬼脑进来,转了
一圈,我就看见你了,怎么样,赖不住寂寞了。」我一下打掉他的双手,笑道:
「你少恶心了,我可没同志倾向,我来找个朋友。」浩子,是我以前跑场子的时
候认识的一个哥们,人挺耿直。我们俩用北方话来说,特磁。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还混迹在这样的场所,不过他现在可不得了,是我们这里的金牌DJ,这个场子
他也有股份,并在业内声誉极高「哥,来我们这个地方你是找对人了,说吧,要
什么类型的,纯情的,风骚的,制服的,领舞的或者是小太妹,全部包在我身上
了」
他一边递烟给我一边说道「你少拉皮条了,我代表广大被你用职权玩弄过的
阶级姐妹来看望完了你就走」我调侃的对他说道。这个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震动起来,我拿起一接,是她打的。太吵了,听不清楚。但是是我看见离我不远
处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妹妹正在大声的对着手机说着话。因为在视频里相互见过面
了,所以我依稀认得她,我挂了电话,走到她身边拍了一下她,她一回头看是我,
眼神里惊喜了一下,在我耳边大声说「刚才太吵了,没听见电话,你什么时候来
的」我没说什么,笑了一下,便拉着她去了我坐的地方。
浩子暧昧的看了我们一眼,嗨!美女你好。打了一个招呼。她很惊奇的对我
说「你认识浩哥呀」我说「是啊,我是他的小弟」浩子说道「算了,大哥,你就
别洗刷我了。自我介绍一下,浩子」然后很绅士很礼貌的伸出了手「浩哥,久仰。
你就叫我小洁吧!」
浩子道「不好意思,该工作了,呆会陪你们玩」然后对身边的服务员说「他
们这桌今天晚上算我的」然后就走开了。我这时才有机会好好的观察了她一眼。
个子很高,大概有1米68左右吧。身材修长,一头披肩的长发,很柔很顺。相貌比
在视频里看上去更清秀一点。下巴尖尖的,眼神平静柔和。从小练舞蹈就是不同
呀,范儿很正。穿一件粉红色的薄毛衣,格子短裙,黑色的丝袜,长靴子。因酒
精的作用,加上跳舞,使得她脸红红的,鼻尖上有一层薄薄的汗珠。
相互无语坐下来就喝酒,在这个地方,有谁专门跑来聊天的话,我个人认为:
纯粹有病。接着,她又把她一起来的四个姐妹叫了过来,靠……清一色美女。一
时间我有种花团紧簇的感觉。同时也能感觉四周不怀好意的眼光射穿了我的身体,
射穿了美女们单薄的衣服。如果谁说一个男人跟五个美女喝酒是一件幸福的事的
话,我认为要么他没经验,要么他太没经验。至少我那天晚上光是在里面就吐了
三次。好不容易等到了2点钟浩子下班,他非要请我们去吃烧烤。我当然不想去了,
可是美女们却很高兴……对呀,能认识夜场大哥级的人物,谁都不会没面子的。
继续喝,继续疯。折腾到快四点了。我们才相互道别。很自然,小洁跟我走
了。
但我们浩哥却带走了两个。靠!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呀!!
她问我去哪里,我说「都这么晚了,去我家吧,我一个人住。如果你方便回
家,我送你」
她犹豫了几秒钟,对我说了一个很弱智的问题「你那里可以洗澡吗」
我笑着对她说「还有你合适的内衣,需要换吗」
她笑着打了我两「你讨厌得很」
终于到家了,我舒服的躺在沙发上,她惊奇的参观了一圈我的窝「没想到,
没想到,一个大男人,居然打扫得这么干净」
我懒懒的说道「谁规定一个孤身大男人的家里,必须要颓废才符合我国的国
情呢」
她可爱的吐了一下舌头。我说「你在不去洗澡的话,天都亮了,虽然明天是
星期六你不上班,可别影响我睡觉呀」看见她走进了卫生间,我起来泡了一杯浓
茶。
突然她旋风般的跑了进来,站在我的面前,双手叉腰的看着我。吓得我差点
把手中的杯子都打掉了「麻烦你,大小姐,深更半夜的,你别一惊一匝的好不好」
我对她说道「不是,我想起来了,你只有一间床,我们今天晚上怎么睡」
我们今天晚上当然是在床上睡「我回答她」她突然觉得用词不当,然后一字
一句的对我说「我……是……说……今……天……晚……上……你……怎……么……
睡……我……怎……么……睡……」
我很轻描淡写的对她说「放心吧,都在床上睡,你看我这里是红木沙发,你
不可能叫我睡沙发吧,当然也不会让你睡沙发。在说,我对你这样的女人,哦,
不对,应该是女孩吧,应该没什么兴趣」她听我这么说她,便紧锁着秀眉,皱着
小瑶鼻子,生气的对我吼道「哼,你感乱来的话,我就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鸡割
鸡。边说着,边唱着《聪明的一休》的主题歌,跑开了。远远的还飘来一句」晕
哟,我还从没听见过有人对我不感兴趣
我苦笑着摇着头,这女人吧,你对她太热情,她会把世界上最恶毒的话用在
你身上,但你如果不睬她,她又会把世界上最使男人抬不起头的话用在你的身上。
哎!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我洗完澡来到卧室里,看见她用被子把自己裹的紧紧的,我很好笑的问了她
一句「你睡觉不用脱衣服吗?」
她说「不用你管,我喜欢不脱衣服」
我说「那不好意思了,我可是习惯了裸睡,对不住你了,你闭好眼睛,别偷
看哈」
她叫道「流氓,我才不看你的臭身体呢」
我脱了衣服,躺在床上,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幽香,不由得心猿意马起
来,这么一个美女躺在自己的身边,说没有感觉那是不可能的。我感觉到了自己
下面已经起了反应,慢慢的勃起,胀大……但是我还保持着一种理智,我轻轻的
问她「你睡着了吗?」她没有回答,我便伸手碰了她一下,她象被电打了一样,
迅速的外侧边靠了一下。我苦笑了一下,说道「睡吧,睡吧」
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轰隆」一声打了一个大雷,很响,把我都惊醒
了。伴随着一声尖叫声,一个温香软玉的身体扑到了我的怀里,「啊……啊……
我怕……我怕……」
我楞了一下,随及一把抱住了她,盖好被子,用手不停的抚着她的后背。
「乖哈,别怕,有哥在,别怕。」我像哄小宝宝一样的安慰着她。她突然惊醒过
来觉得不妥,便想挣扎着出去。这时候天空中一道强烈的闪电,然后又是一声巨
响。她又尖叫了一声,整个身体蜷成一团,身体发着抖,通过刚才闪电的瞬间,
我还看见了她脸上的泪痕。女人果然是水做的,果然是弱者。她的娇弱激起了我
的疼爱之心。我不由的更加抱紧了她。这次她再也没有躲闪了,可能觉得在这个
空间里在也没有比我温暖的怀里更安全的地方了吧。
问题来了,怀抱着一个软若无骨的美女,闻着吐气如兰的芬芳,我感觉到我
刚苏醒的身体起了反应,紧窄的内裤搭起了一个大帐篷。抵着她的肚子,她把头
靠在我的下巴上,往后躲闪了一下,羞弱的说道:「我过去睡了。」这个时候,
哪还有什么君子,我用手使劲的扳过她的头,吻向她性感的小嘴。
她拼命的摇着脑袋,大叫道:「不要,不要。」我怎么可能还忍得住,我一
翻身,把她压在我下面,用舌头去抵她的牙齿,她的牙关闭得紧紧的,拼命的挣
扎。我一边狂吻她,一边用手在她美丽的身体上上下移动。
「哦……宝贝……不要紧张……我会好好爱你的……不要动……不要拒绝我……
「我一边喃喃的说道,一边挑逗她……果然她的鼻息重了,也不象刚才那么挣扎
了,只是指甲使劲抓着我的后背,我感到背上火辣辣的,估计抓破皮了……不会
这么大的反应吧,不可能她还是个……我暗道……
渐渐的她进入了状态,嘴里不停的叫道:「不要,哥,不要这样,这样不好。」
我这时已经脱下了她的上衣,把胸罩推到了她的锁骨处,正在咬着她小小而
且已经勃起的乳头。她的乳房不大,但是很紧,手感很好。她在我下面象蛇一样
的扭着身体,更加激起了我的情欲。我用舌头顺着她的乳头一路往下,用牙齿咬
住她性感的小内裤拖了下来,她用手使劲按住不让我继续,我把她的双手野蛮的
分开,用脚一蹬,内裤就不见了。我感觉自己象是在强奸一样。但是这个时候被
情欲烧得头昏脑胀的我那还顾及什么。我舔着她细而少的阴毛和小小的阴蒂。她
已经迷乱了啊……啊……啊……轻声的呻吟着。淫水流了出来,伴随着一阵的乳
香,真的是黄花闺女的味道。
「不……哥……不要……别这样……别……就这样就行了……不要在继续了……
我怕……我怕……会怀孕的……」
我柔声道:「宝贝,不要紧张,我会小心的。」
她羞羞的咬着嘴唇说:「哥,真的别,别……我……我……我还没被男人碰
过。」这一句话,犹如又是一个惊雷,但是这次是打在了我的心坎上。
我抬起了头,张大了嘴,吃惊的看着她。她说道:「真的,我还是处女。你
别这样看着我,我害怕。」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是幸运,是不安,是愧疚,
各种念头涌上心来。只觉得嘴里涩涩的,用手一摸,一根阴毛……靠……
她幽幽的说道:「你会对我好吗?」
我回答她:「我不强迫你,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会对我的女人好的,我
这不是表决心,是发自我内心最真诚的话。」
说完后,我靠近她,盯着她的眼睛。过了10秒钟的样子,她叹了一口气,说
道:「其实,我如果不喜欢你,就不会叫你出来的,更不可能跟你回家。其实……
其实……来你家之前,我就做好了打算了……你以后可要好好的对我哈……人家……

「人家是第一次,你可要轻点哈……还有……不准……不准……」她话还没
有说完,我的嘴就已经堵上了她的嘴。
我们疯狂的吻了起来,这一次跟刚才不同,似乎她比我更动情……我们相互
缠绕着扯去了身上剩余的衣缕。我用舌头一边在她乳头上划着圈,一边用拇指和
食指轻轻的揉着她娇嫩的阴蒂。她迷乱的摇着头「……啊……啊……哥……你好
坏……哥……」
渐渐的我的手指湿了,我便俯下身子,把她的手腿大大的打开。轻轻的跳弄
着她的小豆豆,并不时大力的长舔她的外阴唇,内阴唇。并用尖尖的舌尖去触碰
她的阴道口
「……哦……啊……我好难受……你怎么用嘴去弄……人家好痒……」
「你坏得很……啊……啊……」听着她的叫声,我的征服感一下就上来了,
我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拿过她的手,放在我粗大的鸡巴上。她握了一下,「啊……」
的叫了一声,迅速放开了。「怎么这么大,好吓人哟。」
我轻声说道:「宝贝,我要进去了,你看它好硬了,好想要,你就是不为我
着想,也问我的小兄弟着着想吧。」
「你真的好流氓,都没见过你这么脸皮厚的人。」
我说:「放心吧,宝贝,我会小心的,我会很轻的,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说完,我挺起长枪用手扶正,沾了些她的淫水。慢慢的靠近她的小妹妹。这时候
她已经紧张的闭上了双眼,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膊,嘴巴死死的咬住她的胸罩……
一副英勇就义的摸样,我不由得笑了起来,「小洁,别紧张,你放松点,女人都
是这样过来的。对宝贝,放松点,我会很轻的。说着,我的鸡巴往里进了一寸,
啊……她惨叫了一声,我慌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巴……放松点……放松点……一会
儿会舒服的……宝贝……我爱你……」
「忍一下……」感觉到她不是刚才那么紧张了,我又往前送了一段,好艰难
呀……其实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困难,我只是想把她的伤害减少到最低的程度
「……啊……好胀……疼得很……你快拿出来……我不要了……啊……」
我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拿出来,不让的话她会更加的难受……于是我心一
狠。全根没入……
她又是一声「……啊……」但是这一声是喉咙里发出来的。
我感到我的鸡巴被一个很紧的热热的通道包着,好紧好紧,动都不能动,没
有空隙。她喘息着,大口呼吸着说道:「坏人,你是不是已经进去了。」
我心里说道:「天,不可能这都没感觉吧。」
她带着哭腔对我说:「你还我处女膜,你赔我处女膜。」
呵呵,我知道这是她在撒娇……我说道:「好啊,我来陪你,我现在不是在
陪你吗!」说完,我慢慢的抽动了起来。
「啊……疼……疼……不要动……」
「宝贝……等会儿就好了……」我继续抽动,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褐……
哦……」
「舒服……」慢慢的她也来了点感觉,没有叫疼了,水也越泄越多「……啊……
哥……水是不是很多……我好痒啊……有一点的感觉了……啊……啊……」
我加大了力道,按正常的力量和速度动了起来,她叫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
放浪。10分钟后我在也忍不住了,我叫到:「我要射了,要射了。」
她大叫一声「……啊……快点拿出来……」我迅速的拿了出来,用手套弄着
鸡巴。精液一股一股的打在她的乳房上,脖子上,脸上……我还没有爽完,她却
一把推开我,爬在床边,哇……哇……不停的干呕……「怎么是这个味道呀,好
难闻,难受死了。」然后光着身子跳下床,乳房象两个可爱的小兔子一样上下跳
动着,跑去卫生间洗。
我这时打开了台灯,刺眼的光线使我好一阵子才缓过来。我一看床单上。
「靠!」
没有传说中的一团血呀!然后我又一看我的鸡巴上,裹着丝丝的血迹,龟头
都是红的。我不由的尴尬笑了一下,我真他妈的龌龊。刚用纸擦好鸡巴。她回来
了,没有看我,低着头,上了床就关了灯,背对着我……我怜爱的搂着她,悄声
的说道:「宝贝,我爱你。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
她没有动,轻声道:「坏蛋,我现在可是你的人了哈。你不能,你不准对不
起我。」我边吻着她的耳朵,边摸着她的乳房,边对她说:「你放心吧,我知道
自己在做什么。睡一会吧,天快亮了。」
她没有在说话了,我知道此刻不用在说什么了,在说就虚伪了,只有自己去
理解,自己去领会……又想要了,可是我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因为我知道她现
在很难受。不能动她了。反正以后是我的人了。呵呵……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一点半了……她睁开迷离的双眼的时候,我正
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要知道一个女人在醒来时,如果有一个男人这么动情的注视
着她,她是很感动的。这个时候室内的光线已经很强了。她娇羞的低下了头……
我翻了上去,吻着她的眼睛,嘴巴……
这一次,真的很痛快淋漓。她也很放松了,我们都到了高潮。虽然她不知道
自己是不是高潮了。但是我岂有不知……
我居然真的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是我破了她的处……想想我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事实发生在我的身上,又不由得不信……
接下来的几天,她走路都不很方便……哎……罪孽大了……
我也履行了我的诺言,对她真的很好……虽然现在……哎!不说了,红尘中
的男男女女,谁对谁错,谁是谁非,谁能说得清……
洋洋洒洒,罗罗嗦嗦的说了这么多,不知道大家烦了没有……就当是对往事
的一种追忆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