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姐妹】(完)


「绘衣,你要记住,即使现在是和平年代,我们仍要不断磨炼我们的忍术,
等到将来有一天在战场上发挥出我们该有的作用,这也是师傅的教导。」
「好的,绘里姐姐~」
密林某处,两个娇俏的身影正在你追我赶。在后面的少女身穿深蓝色忍者和
服短裙,裹着黑色连裤袜的纤长的玉腿踏在软底短靴中,正飞快地催动脚步,追
赶着前方那深紫色的身影,但对方短裙里头裹着灰色连裤袜的双腿跑的就是比自
己快。
「嗖嗖嗖——」后面的少女飞快地从手中甩出三枚手里剑,直取前面少女的
后背。
前面的少女头也不回,听到破空声后,随手也甩出三枚手里剑。
「叮叮叮~」将那三枚手里剑尽数击落。
「绘衣妹妹,你可想得太简单啦~」
后面的少女,也就是绘衣。黑色面罩下的小嘴发出不满的声音,「绘里姐姐
你让一下我啊~」可绘里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迅速绕到一棵树后。绘衣也是紧
跟其后,扭头,却发现四下无人。
「嘶~」绘衣倒吸一口凉气,蹲在树上的绘里已经跳了下来,搂住自己的细
腰,将那漆黑的苦无给划到自己面前。
「绘衣,你又输了哦~」放开有些不甘的少女,绘里拉下面罩,露出那娇俏
可人的脸庞,「还有,敌人可不会保留实力呢~」
「嗯嗯……」绘衣同样拉下面罩,「我不依,姐姐你比我早入门一年,也不
懂得让我一些,就欺负我忍术没你好~」拉着绘里那戴着黑色臂套的小手就是摇
啊摇的。
「你呀,就只会撒娇这一招。」绘里刮了下绘衣那小巧的鼻子,今天的训练
也结束了,两姐妹一同朝忍者屋敷走去。
江户时代,两姐妹所在的是德川领地偏远处一条小村庄内。而忍者屋敷是由
绘里师傅所留下来的,如今也只剩绘里绘衣两姐妹在住,尽管村子里头还有其他
流派的忍者众,但绘里还是恪守着师傅留下的一切。
进入玄关,绘衣就迫不及待地脱下那软底短靴,露出那双黑丝包裹的白嫩小
脚。「哎哟,穿着这玩意在山林里跑动可太受罪了~」绘衣坐下来一边揉捏着丝
足一边道,一旁的绘里也是脱下短靴,向和室内行去。
「绘衣,进来……」
「诶。」
推开障门,明亮的室内却是又不见绘里的踪影。「呜啊~」又被偷袭了,绘
衣被从后面扑来的绘里反压住右手,手腕被紧紧撰住抵在脊背处,绘衣吃痛着整
个身子都往后仰。
「绘衣,今天是你输了呢~」
「我知道,姐姐,先放手……痛……痛。」绘衣蹙着眉,整个人都要靠在绘
里身上,想要减轻手臂上的压力。绘里将其手腕的力度放松,同时将绘衣另一只
手也并到后面,两手前臂横折着,取来绳索开始缠绕在手腕上。
「诶,姐姐,干嘛……」
「绘衣啊,在以后遇到敌人的时候,你可能会被抓住,会被紧紧地拘束起来
无法动弹,姐姐这是在让你提前熟悉绳子以及训练你解开绳子的能力呢。」
「是……是吗……」
绘里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绳索在那戴着臂套的手腕上缠绕三圈打结
后上拉,至胛骨处高度绳头向左勒住手臂以及绕过胸部上方后,从右边绕回穿过
绳子拉紧,如此三次。而后绳子往下提起手腕后再缠绕回上方的绳结处,继续绕
过手臂走绳,不同的是这次勒在绘衣胸部下方。绳子继续不断地在绘衣身上缠绕
着,胸前两团软肉隔着轻薄的胸衣以及忍者服被勒得浑圆不少,也给绘衣带来一
定的肿涨感。
「姐姐……轻点。」绘衣提醒着绘里,让她不要勒得这么紧。
「敌人不是姐姐,可不会对绘衣手下留情呢~」说着,绘里将那绳子从两侧
腋下穿过勒紧走绳,而后分成两根从肩上穿过,交缠穿过两团乳/肉下方的绳子后,
回到背部打结,多余的绳子就将两根肩上的走绳绕起来成一根大圆绳。这下子绘
衣双手被固定在背后,仅有十根手指能够活动。
绘衣低头看着缠绕在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绳子,绳子在绘里手里如同有生命
一般,将绘衣那身段捆绑得紧密有致,不禁脸颊染上一抹粉红,呼吸也不自觉地
加重起来。绘里没有注意到绘衣那有些奇怪的表情,她还要对付绘衣那两条黑丝
长腿呢,取来绳子在膝盖以及脚踝处缠绕着,而后绘里让绘衣坐在榻榻米上,让
其被束缚着的双腿反折弯曲,将脚踝上的绳子连接到背后的手腕处。
「姐姐,」绘衣搓动着绳套里头的双腿,只能够发出一些丝织物摩擦的「咝
咝」声音,这也太紧了吧。「浑身上下能够自由活动的估计只有手指跟脚趾了吧。
「绘衣啊~永远不要低估敌人对你的限制呢。」绘里走到绘衣身后,让其看
不见自己的动作,从口袋中拿出两团丝织物,一团是昨日绘衣脱下来没来得及洗
的的黑色连裤袜,另一团则是自己腿上前几天所穿的深灰色连裤袜,可以说是特
地为了今天而准备。绘衣也没想到平日里温柔如水的姐姐会突然从后面捏开自己
的双唇,将一团汗臭的似曾相识的丝袜给塞到自己嘴里。
「嗯呜呜呜~」干嘛?绘衣认出来这是自己昨天所穿的丝袜,自己昨天与姐
姐因为需要练习忍术,在山林上蹿下跳了好久,丝袜的汗臭味自然是浓郁异常,
并且还保留着自己的谈谈体香味以及丝袜的纤维味道。绘衣想要用舌头顶出口中
的丝织物,但绘里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那灰色连裤袜做成的裤袜口球堵在了绘
衣两排银牙之间,将那已经被顶出来一小部分的丝袜团重新死死地塞进绘衣口腔
当中,随后两条袜腿在脑后紧紧地打上结。
「嗯呜呜呜?」舌头上接触到的估计是袜尖部分,一股挥之不去的汗臭味道
散发来来。绘衣转头,用疑惑的眼光看着绘里,她很是不解自己的姐姐为什么要
这么做,用自己穿过的臭丝袜堵嘴,这算是哪门子训练。
而她的姐姐似是摆出十分得意的脸色,点着绘衣鼻子说道:「绘衣啊,你可
不能小看敌人对你的严加捆绑,如此也是为了防止你以口齿咬开绳结而已。」无
视掉绘衣那想要杀人的眼光,绘里还俏皮地为绘衣给蒙上面罩,遮盖住卡在其唇
间的裤袜口球,只从侧边露出两条灰色的袜腿。
「那绘衣可以开始试着挣脱束缚了,姐姐先去做饭了呢,如果待会姐姐回来
绘衣还没挣脱的话,那绘衣可就没饭吃咯……当然是开玩笑的~」绘里吐了吐舌
头,往外走去,同时细心地拉合障门,留着绘衣一人在室内,细细品味着被紧紧
束缚的感觉。
「嗯呜呜呜~」口中的丝袜团被唾液浸泡后发出更加不善的味道,并且有逐
渐涨大的趋势,压着绘衣的舌头。双手被绳子紧紧压在身后,基本无法动弹,绘
衣那十根手指不断摸索着,祈求找到上方的绳结,但绘里的捆绑也是相当有经验
了,将绳结都给藏到背面以及更上方处了,真不知道姐姐跟谁学的,让绘衣那纤
指根本抠不到绳结。并且只要绘衣随意挣扎几下,勒在自己酥胸根部的绳子就会
将两团柔软的乳/肉勒得生痛,更糟糕的是,如此逐渐带给绘衣一丝丝酥麻的感觉,
就如同被静电掠过一般,绘衣小脸也是渐渐变得红热起来。
双腿被紧缚着也是极其不方便,现在绘衣尚且还能像个淑女一般坐在榻榻米
上,稍有不慎就会牵动背后手腕处的绳子,失去平衡而摔倒。如此束缚对绘衣来
说基本等同于无法挣脱,也不知道自己姐姐怎么想的,想欺负我也不用找这样的
借口啊。绘衣急得十根足趾都不停挠动蜷曲,依然是没有办法让绳索有一丝丝的
松动。绘衣四处张望着看有没有什么锋利的刀刃之类能够割开绳索,而她就看到
了墙边矮桌上那锋利的手里剑。只要拿到那个……就可以割开绳子了,姐姐又没
说不可以用旁边的道具来辅助解开束缚。
绘衣一点一点地挪动着双腿以及屁股,在榻榻米上向矮桌那边前进,那遮住
裙下风光的裙摆也因此被堆卷起来,属于少女那黑丝包裹着的浑圆臀部也暴露出
来,胯间是蓝白条纹的细薄内裤。可现在绘衣可管不了这么多,她的眼里只有那
手里剑,「呜呼呜呼~」还差一点,绘衣喘着气,被紧缚着挪动可太费力气了,
绘衣侧靠在矮桌上,横并在身后的小手摸索着桌子上的手里剑,幸亏是张矮桌,
绘衣也能不费多少功夫地就能拿到手里剑。用那锋利的边角不断磨着手腕处的绳
子,将其一根根地割断,手腕解开后,剩下的步骤就轻松很多,各处的绳子开始
松动,绘衣三下五除二就将缠绕在身上的绳子给脱了下来。
「呜呒呜呒~」解开双手,绘衣就迫不及待地将手伸到脑后去解开绑着的两
条袜腿,还好姐姐没有打死结,而后是勒在唇间的丝袜团,吐出那团自己的贴身
衣物后,绘衣感到有些俏脸有些发热,那丝袜团上沾满了自己的津液。将其放在
一旁,继续解开腿上的绳子,绘衣活动了下因为紧缚而有些酸痛的手臂,起身去
找绘里,这次即使作为妹妹也要对姐姐进行说教一番了。
晚上,「绘衣啊,作为忍者必须时刻保持着警惕,你这样每次都被我偷袭得
手,那怎么行呢。」两姐妹就这样一同睡在榻榻米上的两张床铺上,绘里提醒道。
「是是是,姐姐说的对,绘里太没有防备心了~」绘衣嘴上应着,心里不以
为然,想着,姐姐你老是偷袭我,谁会防着姐姐的偷袭啊,待会等你睡着了我也
要让你尝尝夜袭的滋味,幻想着姐姐熟睡后被自己紧缚着踩在脚下,而自己嘴里
说着「即使睡觉了,忍者也要保持警惕哦,姐姐这样可太没防备心啦~」云云教
训着姐姐,绘衣就兴奋地睡不着觉。
深夜,小小的室中只有庭院外清冷的月光洒进来。轻柔的黑丝足踩在榻榻米
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绘衣蹑手蹑脚地走到绘里床铺面前,趴下身躯,「姐姐,
姐姐~」轻声叫喊两声并摇晃了下绘里的肩膀,但绘里依然是紧闭着眼睛毫无察
觉,睡得香甜。
「这姐姐,老是讲着一些大道理,自己睡觉时还不是毫无防备,摇都摇不醒。」
绘衣嗔怪着,但这也正合她意,不然一摇就行可不知道怎么解释呢。掀开被褥,
姐姐那穿着丝薄的日式睡裙的身躯便显露出来,胸前稍微不整的衣领间也是露出
两个小半球,双腿上已经在洗澡以后换上了新的灰色连裤袜。绘衣突然发觉睡着
的毫无防备的姐姐是如此的恬静美丽,名副其实的睡美人。不对,我在想什么呢。
绘衣摇摇头,以轻柔的动作将姐姐给翻过身来,将其双手并到后面。
由于绘衣之前也没有接触过绳子,不懂得该如何捆绑,所以也只是用绳子在
绘里手腕处捆紧打结,而且绘衣也怕动作太大,把姐姐给弄醒了。纤腿处也只是
在脚踝处用绳索简单捆绑了下,将绘里翻过身来,呼吸平稳,安静的面容也没有
醒来的迹象。绘衣捏开绘里的小嘴,将今天姐姐自己穿的,放在衣篓里还来得及
洗的灰色连裤袜揉成一团,塞到那粉色的两片唇瓣当中。「嗯唔~」熟睡中的绘
里蹙起眉头,似是感到有些不适,但也没有醒来,可这个小动作却是吓得绘衣屏
住气,停下动作。
待得看到姐姐没有清醒的迹象,才又把那汗臭的丝袜团给再捅进去几分,而
后再用今天自己所穿的黑色连裤袜做成裤袜口球,卡在绘里唇间,两条袜腿在后
颈打结。就这样安静地做完一切,绘里还是没有醒来。看着绘里那咬着丝袜团的
双唇,绘衣神使鬼差地在上面留下一个浅吻,也算是庆祝自己成功地把姐姐给绑
到手了吧。
啊,不行不行,我在干什么。绘衣羞红了脸,看着算是被紧缚堵嘴的熟睡中
的姐姐,算了,反正现在姐姐也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而且姐姐还被捆着
呢。这么想着的绘衣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就这样在绘里身边躺下来,盖上被褥,
搂着姐姐那柔软芳香的娇躯,小腿甚至都搭在了姐姐身上,就这样进入了睡眠。
「嗯唔……」嗯啊,睡得真舒服……天亮了吗?紧闭着的双眼似乎被光源刺
激着。诶?我的双手……怎么动不了?绘衣这样想着,睁开双眼。眼前是昨天被
自己简单绑住手脚、堵住嘴巴的绘里,怎么姐姐解开绳子了。
「嗯呜呜呜……」并且,解开束缚的绘里正在朝绘衣嘴里塞着丝袜团,是昨
天绘衣塞进绘里嘴里一晚上的、已经被姐姐津液浸泡过了的灰色连裤袜。
「呵呵,胆子不小啊,绘衣居然敢夜袭姐姐,不过那捆绑就像三岁小孩子一
样呢,看来得让绘衣知道姐姐的厉害才行~」绘里脸上透露着得意的神色,就绘
衣那捆绑的三脚猫功夫,三两下就解开了,这绘衣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趴在自己身
上睡得像个死猪,这还不被绘里逮到机会,可以狠狠地教育一番这个调皮的妹妹
了。绘里昨晚噙着的裤袜口球,袜裆部分也是湿透,现在也奉还到绘衣银牙之间。
「嗯呜呜呜……」绘衣也清楚,塞到自己嘴里的是沾满自己姐姐津液的「原
味」丝袜,心中竟然是有些窃喜,就像可以肆无忌惮地品尝姐姐的津液一般。不
对,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绘衣尝试着动了下双手,好紧。绳子使用的比昨天
多了不止一倍,看来姐姐是真的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妹妹了。
上半身密密麻麻的绳子将自己双手横并在身后与身体紧紧捆在一起,手指,
嗯呜!可恶的姐姐居然还为自己双手给各套上了两层肉色的短丝袜,小手被裹成
拳头状,就是说也不能像昨天那样拿手里剑割开绳子了。上半身的手肘、胸前、
腋下、肩上均有数道绳子穿过,密密麻麻的就像给绘衣穿上了一件绳衣一般。
尤其是绘衣那发育良好的酥胸,一个8字形的绳套紧紧勒在根部,裹在薄纱般
的和服睡衣中的两团乳/肉都被勒得呼之欲出了,倘若不是还有内衣的存在,两颗
蓓蕾都能够直接印出来了。看着还在自己身上不停动作的姐姐,绘衣气的抬起脚
朝绘里身上扫过去,「诶~」绘里敏捷地挡住,而后一手捉住那黑丝脚踝,另一
手在那柔软的足底轻轻挠动起来。
「嗯呼呼呜~呼呜~呼哈哈哈~」
「嘿嘿,绘衣的弱点,发现~」
细嫩敏感的足心不断传来瘙痒感觉,绘衣咬着嘴里的丝袜不断发出止不住的
奇怪的嗯呜笑声,因为被堵住嘴而换气不足的绘衣脸上也是浮现出一片呼吸困难
的潮红。而且被绘里按住脚踝,即使小巧的纤足四处扭动也躲闪不了绘里那纤细
的手指。绘衣只能一直浑身抖动着发出沉闷的笑声,直至身上的力气基本都被抽
光,整个人脸上也出现了汗热的潮红,「呜呼呜呼~」绘衣整个人已经躺在榻榻
米上,不断地喘着粗气。
绘里见绘衣失去反抗的力气了,不慌不忙地拿起绳子,将其发热的纤腿折在
一起,脚跟紧贴着臀部,在那大腿根部缠上绳索,绘衣此时就如虚脱了一般,浑
身都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力气去催动腿,只能从紧堵着的口中发出几声不情不愿
的呻吟。
绘里手上的绳子缠绕得极快,三两下就整齐地在腿上缠绕上三道绳索,将绘
衣小腿紧密贴合着大腿固定,并且还将绳子从中间穿过,固定绳结。绘衣就仰面
躺在地上,看着绘里将自己两腿竖起来,以同样的方法捆紧固定。如此,让绘衣
的睡裙都翻起,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白色内裤都给露了出来。而被捆成这样的姿
势,那裙下风光肯定是遮不住的了。
「绘衣,我现在要教你的是,忍者的忍道。」绘里又摆出一说教脸,将绘衣
扶起来,让其鸭子坐在榻榻米上。
「以后遇到敌人,他们一定会对你使用各种酷刑,严刑逼供,让你透露出我
方的信息,现在我们就来训练你的忍耐力。」
「嗯唔唔唔……」绘衣现在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姐姐对自己说教。而且
绘里「咔咔咔咔~」地不知道从身后搬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绘衣转身一看,「嗯呜呜呜???」这光滑的三角形,一个半人高的三角木
马出现在绘衣眼前。绘衣露出惊恐的神色,被束缚着的身躯不断后挪,她自然知
道这块三角木块是干嘛用的。看着那光滑尖利的角端,绘衣就一阵心寒,赶忙是
摇头表示自己承受不住。
这时绘里脸色微红道,「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也有使用过的呢。」走过去抱
起如同肉段一般的绘衣,「所以,绘衣也必须经历过才行呢。」「嗯呜呜呜~」
绘衣拼命地摇着头,捆成一段的双腿也不断晃动着,眼角都已出现害怕的泪痕。
「没事的,绘衣别怕~」
绘里说着安慰的话语,将拼命挣扎着的绘衣双腿分开,给放到三角木马上去。
绘衣双膝抵住斜面,也无法阻止身体的下滑,直至下/体直接压在那尖锐的木马上。
「嗯呜呜呜~」绘衣高昂着头,小脸几乎都扭曲了,被堵着的小嘴发出一阵
阵吃痛的呼叫,柔软的私密处甚至都被木马没进去一小部分。全身的重量几乎都
压在了黑丝裆部包裹着的那最柔软的下/体处,那细薄的布料根本不能替绘衣分担
多少痛感,那剧烈的刺痛由下/体处向全身各处散发着,如同要被撕裂开一样,连
那十根足趾都紧绷蜷曲起来。被反折捆绑的双腿也无法接触到地面,绘衣只能拼
命地以双膝抵在那光滑的斜面处,来分担下/体处的压力。木马的斜面光滑无比,
裹在绘衣腿上的丝袜也是滑腻滑腻的,两者相加,自然也是更加难以出力。
「嗯嗬……嗯嗬……」绘衣发出痛苦的呻吟,浑身抖动着,想要离开胯下这
个痛苦的器具。身后的绘里则是扶着绘衣双臂,不让绘衣有离开木马的可能。
「坚持住,绘衣。」
「嗯呜呜呜呜~」绘衣摇着头,两行清泪已经是不可抑制地流出来。最私密
的地方受到如此折磨,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痛楚。绘衣双腿紧紧夹在木马背上,香
汗淋漓,小脸已是一片潮红,感觉口中的丝袜团都要咬烂了,两腿间那花蕊已经
是反射性地渗出体液了。
这时,后面的绘里取来绳子搭上绘衣背后的绳结处,将其抛过房梁后固定在
一旁。绘衣就被强制直起身子,相当于将其固定在木马背上,凭借自己是无法脱
离木马的。而绘里将绳子拉到一定高度后,固定在一旁。绘衣感受到绳子分担了
一部分自己的体重,看来姐姐还是不忍心自己吃这么大苦的,「嗯呜呜呜~」当
下绘衣扭头,用祈求的眼光看着绘里,希望她早一点将自己放下来。
「半个小时的时间,绘衣,这是最低的要求。」绘里说完也是转身坚决地离
开房间。倒也不是害怕看到绘衣一副痛苦的模样,木马只要不是过于长时间的都
是可以适应的,况且自己已经系上绳子,稍微为绘衣分担一些重量了。赶紧出来
的原因,是绘衣那一副模样莫名的惹人怜爱,粉嫩的红唇、湿润的眼眸、紧致的
大腿,无一不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就像一朵任人采摘的花朵。绘里靠在墙边,
有些脸红耳赤,我这是怎么了,我又没有骑木马啊,继而又偷偷地趴在墙边,察
看着绘衣的情况。
三十分钟,对绘衣来说的确是一段相当煎熬的时光,但也正如绘里所想,适
应过后并不会太过刺痛。绘衣被吊死身子,低垂着头,嘴里持续地发出一些低沉
的呻吟声。下半身分泌的体液几乎是将整个黑丝裆部以及内裤都给浸湿了,甚至
在紧贴着的都木马背上形成一道湿润的水痕。绘衣娇嫩粉红的身体肌肤也开始在
各处浮现出汗水,将那轻薄的和服睡衣都给濡湿,继而一滴一滴滑落在木马背上。
绘衣应该感谢姐姐留的那根吊绳,不然现在她可能会更加狼狈。不过话说回来,
绘里姐姐让我如此受罪,来日定要找到机会让姐姐也切身体验下这种滋味,嗯唔,
好痛。
正在绘衣幻想着将姐姐五花大绑,然后狠狠蹂躏一番的时候,并以此来分担
胯下的疼痛时候。障门打开,绘里心急火燎地进来解开吊绳,将几乎浑身湿透的
绘衣给抱了下来,当然动作极为轻柔,不然有可能让绘衣更加痛苦。
「嗯呜呜呜……」绘衣躺在地上,双腿以及下/体处几乎都麻痹了,尤其是下
/体处,淌出来的体液将大腿处的丝袜都给浸湿了,里头肯定是又肿又痛,绘衣整
个人都在不断地痉挛着。说是锻炼锻炼,可绘里看到绘衣这样子也是心痛无比。
赶忙是解开反折束缚着绘衣双腿的绳子,替已经麻痹刺痛的绘衣活动着关节,而
就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也触及到绘衣下/体处,使得绘衣娇呼连连。
「没事吧,绘衣。」绘里关切地问道,拿掉绘衣口中咬着的湿透了的丝袜团,
又帮其擦拭着脸颊、身躯上各处的汗珠。
「呜呜……姐姐,下面……疼。」这时绘衣也没顾不着羞耻心那部分问题了,
直接就说出来,三角木马对那私密处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导致绘衣现在仍残留
着极大部分的痛感。
「好,姐姐帮你看看。」绘里也是心急,蹲在绘衣身边就将那黑色连裤袜就
给拉到大腿处,裤袜除下后,那白色内裤上的湿痕就更加明显,贴合在两片花瓣
上,中间仍残留着木马角的印子,也将那花蕊的形状一并给勾勒出来,一股淫渄
夹杂着汗液以及体香的味道也是同时散发出来。
「咕嘟~」绘里咽下一口唾沫,捏住那内裤的两角,轻轻地拉下来。「呼啊……
「绘衣咬着牙,那细窄的布料似乎都黏在了绘衣下/体处,慢慢显露出来的里面都
沾满粘稠透明的液体,甚至带着细细银丝,直至整条细薄的布料都拉到大腿处。
裸/露出来的两片湿润的花瓣,都是又红又肿,甚至后方的嫩肉也是如此。这时绘
衣才发现刚刚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的羞耻,这不就是变相地邀请姐姐查看自己的下
/体吗?那么私密的地方,连自己都没怎么看清楚过呢,姐姐还凑得那么近,当下
绘衣羞红了脸颊。绘里也是感到一阵羞耻,但现在还是处理绘衣的伤势更为重要。
起身去取来干净的纱布以及清水,将纱布濡湿后轻柔地擦拭着绘衣下半身的泥泞。
「嗯哈~」尽管动作已经十分轻柔,但被接触到那么私密柔软的地方,绘衣
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而且尽管绘衣很不愿意去承认,但姐姐那轻柔的擦拭,就
像是在挑逗一般,下半身又要变得更加湿了。在发现那私处的水渍怎么也擦不干
时,绘里也明白了,脸色开始升温变得不自然起来,放下纱布。
「这是师傅留下来的药油,很温和的,绘衣也不用担心。」「嗯……」绘衣
此时已经是闭上眼睛,一副任由绘里处置的样子。绘里将那药油倒在掌心,而后
向下轻轻搓揉在绘衣下/体那两片嫩肉上,触碰到的肌肤柔软有弹性,并且湿湿滑
滑的散发着温热感。
「嗯哈……呜呜……」在绘里碰到绘衣私/处后,绘衣身子轻微颤抖了下,传
出呻吟,绘里跟绘衣都是脸颊绯红。药油涂抹完,绘里发现纤指上又粘带着粘稠
的透明液体。将这手藏在身后,就当没看到过,抚摸着绘衣的小脑袋,「没事了,
待会等药油干了以后……再把那个……给穿上吧」看着那湿漉漉的内裤,绘里心
情也是有些复杂,自己当初也没这么……湿啊。
绘衣看着绘里绯红的脸颊,不知怎么就说出了,「等等……我受伤了,需要
姐姐亲我一下来补偿我……」绘衣红着脸,眼神也躲闪着,似是在后悔,我怎么
能说出这么大胆的话呢。绘里看着绘衣那红扑扑的脸庞,心里也有一股莫名的情
愫在酝酿着,两姐妹生活了这么久,绘里难道还不清楚绘衣那点想撒娇的小情绪
吗。既然绘衣想要亲亲,那就给她个大的。
「好呀~」绘里掩饰着脸上的害羞,捧住绘衣俏脸,就这样印上了绘衣那粉
嫩湿润的双唇上。
「嗯唔……」绘衣也没想到姐姐这么直接,湿润的眼眸征得大大的,看着近
在眼前似笑非笑的绘里。当下心里小鹿乱撞,说不出话。不过那红的像发烧的小
脸却是完完全全出卖了绘衣的心情。
「呵……绘衣可真可爱呢~」亲吻了自己妹妹还像个没事人一样,纤指摩挲
着自己粉唇的绘里说出了这话。
如果不是绘衣双手仍被紧缚在背后,她就要挖个地洞躲进去了。
绘衣休息了一会后也是由绘里给解开绳索,下半身那湿漉漉黏糊糊的内裤自
然是不能再穿了。之后三天也因为绘衣身体的原因而没有进行忍者训练,姐姐没
有多说什么。但从那次起绘衣就感觉在姐姐面前有点提不起脸,老能想到自己在
姐姐面前显露的那紧缚的娇躯、湿润的下半身,以及姐姐的那个吻。
「绘衣……绘衣?」
「啊,诶,姐姐。」
「战斗中,可不能发呆哦。」屋敷的庭院中,两人手持苦无,左右对恃。
「绘衣,你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在训练上……你在想什么?」绘里放下手中
的苦无,问道。「不是……没有,姐姐。」绘衣摇摇头。其实绘里也大致明白绘
衣是对之前的事心存芥蒂,咬咬牙,过去拖住绘衣小手,「跟我来。」
两人进入屋内,绘衣看着绘里从橱中掏出一捆捆的绳索,而后正坐在榻榻米
上,翘臀压着灰丝足,双手背在身后。「按你喜欢的捆我吧,绘衣。」
「诶?」绘衣有些迷糊。绘里脸色有些不自然,「所以说,让你捆我啊,之
前让你有了那么惨痛的经历,其实姐姐心里也过意不去,能想到的唯一补救方法,
就是让绘衣捆我。」顿了顿绘里又继续说,「木马,绘衣想要用在我身上……也
可以。」
「诶诶诶~」绘衣大惊,摇头道「没……没有啦,姐姐,我不是在生你的气。」
「胡说……」绘里看着绘衣,「最近绘衣干什么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肯定是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了,姐姐也是公正的人,承认自己错了,现在就坐在
这儿让你捆,让你消气。」
「不是啦,姐姐~」绘衣坐下来,抱着绘里的手,头靠在绘里肩上。「我……
我只是感觉我有点奇怪,好像迷上了姐姐的捆绑以及那个吻……」绘里听到此话
愣了一下,而绘衣则极其大胆地抬头,亲吻在绘里那脸颊上,就这样双手箍在绘
里肩上,用一种湿润的眼神看着绘里,「姐姐,我这样是不是很奇怪啊。」绘里
也没想到绘衣这么主动,之前那点情愫也完全迸发开来,转头反搂住绘衣那细腰,
对着绘衣那粉唇亲吻了上去。
「嗯啾,咕哈~」唇瓣张开,两条小舌也是忘我地交缠在一起,津液被交融
分食着。就这样深吻直至两人都已喘不过气,必须得分开才行。
「嗯呼……嗯呼……」鼻息都交缠在一起,两人紧挨着的俏脸都是一片粉红。
「是啊~」绘里说道,「绘衣奇怪得……必须捆起来好好地教育一番呢~」
「啊……姐姐~」
说捆就捆,毫不含糊,绘里将身子发软的绘衣给转过身来,取来绳子就开始
在绘衣并在一起的手肘上绕圈,而后往上绕过双肩固定,绳子穿过胸部、腋下等
不断缠绕固定,将手臂与上半身紧紧缚在一起。错落有致的绳子在绘衣身上绕出
美丽的形状,将那忍者服下绘衣那窈窕的身材给勾勒出来。而后是臂弯、手腕,
多余的绳子在腰腹间绕圈,将双手固定在身后,随之将多余的绳子打上两个绳结,
往下拉穿过绘衣那黑丝裆部中间,固定回绘衣手腕处,做成一条股绳。
两个绳结刚好隔着布料卡在绘衣的私密处、任何动作都会牵扯到股绳对下方
的刺激。「姐姐……太羞人了~」绘衣低着头说道,「嗯哈~」绘里甚至扯着后
面股绳,让绘衣发出一声惊呼。「怎么,绘衣不就是喜欢被这样对待吗~」绘里
坐在绘衣身后,环抱着怀中被紧缚的身躯,凑到绘衣白净的后颈处去嗅闻那淡淡
的体香,进而落下一个个蜻蜓点水般的香吻。
「姐姐~」两人缠绵着,绘里想到了什么,就这样横抱起绘衣,往外走去。
拉开障门,「这是……」映入眼帘的是一间配置齐全的和室,之前让绘衣煎
熬无比的三角木马也依然在列,「这是师傅之前用来训练我们忍耐力的房间……」
绘里将绘衣放下来。绘衣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器具,心里头有点慌张,不会都要用
在自己身上吧。
绘里就没有管太多绘衣的小心思,径直从其他房间取来堵嘴用的丝织物。当
着绘衣的面,将自己昨天穿的紫色蕾丝内裤给塞到灰色连裤袜里头,揉成一团递
到绘衣面前,绘衣也是乖巧地张开小嘴,任由姐姐将那团织物塞到底,然后便是
黑色连裤袜做成的裤袜口球,塞到银牙之间在脑后打结。被原味丝袜堵嘴的绘衣
更多了一种楚楚可怜的美感,而绘里并没有打算就这么结束。将绘衣双腿折起来,
脚踝交叉,形成盘腿坐的姿势,在脚踝交叉处缠绕上绳索,然后牵引至绘里胸部
下方身子处交叉打结。这样绘衣就不得不保持弯腰盘腿的姿势。
「嗯呜呜呜~」绘衣吸取着口腔中属于姐姐的汗臭味以及体香,这姿势的确
十分难受,将绘衣身形都压迫成一团了。而姐姐像是在后面准备着什么,走到绘
衣身后去,两条纤细的灰丝长腿自绘衣两侧伸出,扶起绘衣到自己怀中靠着,绘
衣被迫成了脊背靠着绘里,被盘腿缚着的双腿翘立起来,那黑丝包裹的股间也是
暴露出来。绘衣头靠在绘里胸前,似是对这么羞耻的姿势有些害羞。而绘里手上
拿的什么,蜡烛?「嗯呜呜呜~」看着那摇曳的火光,绘衣有些害怕。
「绘衣,别害怕,这也是姐姐经历过的呢,现在也希望绘衣能够感受一遍~」
绘里轻轻抚摸着绘衣的黑丝大腿,轻柔说道。
「嗯呜呜~」绘衣只能抬头看着绘里将那蜡烛移到自己双腿上方,倾斜。
「呜啊!」从那摇曳的火光中落下一滴在绘衣的小腿处,绘衣被烫的惊呼出声,
浑身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绘里看着绘衣这幅受惊的兔子一般的模样,不禁笑出
声,其实滴蜡只有在开始的几秒钟会感觉到烫痛,过后并不会留下什么持续性的
痛感,并且还隔着一层丝袜呢,就会装可怜博同情,当下绘里也是放心地下手,
一滴滴的融蜡开始落在绘衣足尖、腿上、大腿根部甚至是胯间,「嗯呜呜呜~」
绘衣看着绘里一副不滴个痛快不罢休的样子,只得默默承受那种稍纵即逝的痛感
以及不知道将会落在何处的紧张感,并且她也很享受躺在姐姐的怀里的感觉。
待得绘里将大半支蜡烛都给滴完,在绘衣腿上各处都有不同程度的蜡块了,
绘衣也是绯红着脸,在绘里的怀里面细细喘息着。积聚而成的乳白色蜡块在丝袜
上,有些部分的丝袜都被蜡块给滴穿了,旁边的肌肤显示出娇嫩的粉色。绘里将
蜡烛放在一边后,便开始对绘衣上下其手,那薄薄忍者服根本抵挡不住春光外泄,
尤其是还被绳子紧缚着。绘里纤手将那衣领分别往左右两侧拉开,那被白色胸衣
包裹着的半球便已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绳子勒在根部也让其更显挺拔。绘衣在
绘里怀里被紧缚着,也根本无法动弹。只得看着绘里将那两根灵活的玉指伸进那
温热的布料里头,夹住两颗粉嫩的蓓蕾,搓弄起来。
「嗯哈~嗯哈~」口中漏出抑制不住的呻吟,绘里看着绘衣一副极其受用的
样子,脸上也是挂满绯红。纤指下探,伸入那裤袜以及内裤之中,肆意玩弄着那
颗早已湿润了的小肉珠,继而抚弄那两片柔软的花瓣。
「嗯哈哈哈~」这下绘衣只能是瘫软在绘里怀中,咬着丝袜团,不住地喘息
着。
「好涩哦,绘衣,随便拨弄几下就这么湿了~」绘衣口中发出嗯嗯呜呜的呻
吟以示回应,绘里已经将两根纤指给伸进那神秘的两片花瓣中,去细细搅动了。
少女的花洞何其幽深温暖,绘里两根玉指流连忘返,竟是觉得不过瘾。将浑身发
软的绘衣仰面放在地上,趴在其胯间,拉开那碍事的裤袜以及内裤,将那湿润的
花瓣给完全展现出来,贴上脸去嗅闻绘衣私/处那迷人的味道。
「嗯呜呜……」绘衣抬头看见平日里严厉无比的姐姐竟然用着这么淫/渄的表
情注视着自己私密处,是感到既欣喜又羞耻。
「绘衣这里,好漂亮呢~」绘里说完,直接低下头去亲吻在那两片软肉上,
然后伸出小舌去舔舐那花朵,吞食那分泌出来的透明体液,甚至是直接插/入到两
片花瓣当中,去探索那幽深的境地。
「嘶溜~嘶哈~」发出一阵阵极其淫/渄的交缠声音。绘衣脸色潮/红,呻吟
不止,绘里那了得的嘴上功夫让她极其受用,娇躯颤栗了,不久后就从口中发出
一串绵长高昂的呻吟……
如此过后,两人都是冷静了不少,但两人脸上那娇红的神色却没有退去。
「坏姐姐~」绘里替绘衣解开绳子时,绘衣这样说道。「看来小丫头是没被教训
够呀,要不要姐姐再……」绘里凑到绘衣耳边吹了口气,轻声说道,仅是如此绘
衣就敏感地娇躯乱颤,自然是不敢开口了。
日子也就在两姐妹恩爱异常的情况下慢慢过去了。
「什么?村子里头潜入了一个忍术高强的忍者,专门去挑战我们这些细支末
流的小忍者?」
「嗯。」绘里点头说道,「听说那忍者技艺精湛,将村子里仅剩的几名忍者
师傅都虐了个遍。」
「为什么会到我们这种小地方来……」绘衣不解地问道。
「不清楚……」
「哎呀……姐姐快放我下来,呜啊~」此时的绘衣被紧缚着,双手高举过头
顶吊在房梁上,双脚只有脚尖着地。身上细密的绳子绕出一个个规则的菱形,将
那身躯勒得凹凸有致,一路往下半身去,三道绳索分别勒在两片花瓣中间以及两
边大腿侧,中间处的绳索还缠着几个大绳结,紧紧地卡在绘衣的私密处。穿着黑
色连裤袜的双腿从根部开始到脚掌,密密麻麻地起码捆了十道以上的绳索,就如
同给绘衣穿上了一条绳裤一般,将那双腿勒得极富有肉感。而绘里就在身后一手
揉着绘衣那柔软的双峰,一手抵在下半身那绳结处缓缓用力。
「嗯哈~别……姐姐……珠子,都进去了~」绘衣娇呼着,花蕊处还被放进
了3颗指头大小的玉珠,被绘里这样按压,自然是受不了的。
「这可是绘衣说要放的呢~」绘里在绘衣耳边呵着气,正欲吻上去时。
「嘭~」自庭院处扔进来一个烟雾弹,「嘶~」当下整间屋子都被白烟笼罩。
「咳咳咳……」绘里带上面罩,「谁?!」一旁的绘衣因为被紧缚着,只能吸入
白烟,不断地咳嗽着,「咳咳,姐姐,快放我下来~」
「呼——」白烟中突然扫出一记强劲的鞭腿,将绘里直踢出房间。
「唔咳~」这一脚直接是让绘里翻滚出去,发出痛呼。
「啊~姐姐~救我~……嗯呜呜~」
「绘衣……」
待得绘里捂着肚子站起身来跑出庭院,已是四下无人。屋内白烟散尽,房梁
处只悬吊着一截被割断的绳索,以及墙上用手里剑钉着的纸条。
「若想救人,至后山神社处。」
「嗯呜……绘衣等着,姐姐立马去救你……」绘里将纸条揉成一团。犯人是
那个神秘忍者无疑,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把绘衣给掳走了。绘里收拾了下,
便朝神社飞奔而去。
后山的神社因为无人参拜而荒废了许久,绘里也不敢大意,提防着进入到神
社里头。
「呜哈~啊啊啊~」口中咬着圆柱形的木枷,绘衣保持着之前被紧缚的姿势
被吊起来,在供奉台上,但那丝足所踩的不是木桌,而是一块长方体形状的冰块
上。纤足只有湿透的足尖抵在那滑腻的冰块上,并且因为极度的寒冷,绘衣双足
只能是点在上面不住地颤抖着。而且下/体处也是被自己的体液所完全浸湿,那三
颗玉珠还在里面磨蹭着绘衣的嫩肉呢。
「绘衣!」
「救妹心切?先过我这关吧。」身穿一身黑色忍者服,带着头巾以及面罩的
头部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忍者挡在绘里面前。
「你是谁?」绘里并不明白这个突然出现的忍者打的什么主意,况且她们之
间也无冤无仇,「赢了,我就告诉你!」这忍者动作极快地就抽出苦无,与绘里
扭打在一起。
「嗯呜呜……」一旁的绘衣也是攒动着双腿,看着两人的动作。两人的打斗
从一开始的势均力敌,渐渐地由绘里转为下风,绘里咬着牙一下一下地格挡着对
面苦无的重击,这样可不行呀,对方体力、技巧都高于自己,再这么打下去自己
可要输的。绘里见状不对,只能边打边退,绕着那破败的神社过道开始退后,而
那忍者也是紧追不舍。神社并不宽敞,绘里必须在这几秒钟想到破敌之计,「嗖
嗖嗖——」身后飞来三道手里剑,角度却比绘衣扔出刁钻多了。绘里射出三道手
里剑,又催动着手中的苦无,才将最后一枚击落。
只能就此一搏了,绘里转至拐角处。黑衣忍者转至拐角处,眼前空无一人。
「在上面吗?」黑衣人猛的抬头,房梁处的确是有绘里的身影,但那只是绘
里的面罩。
「嗯……」真正的绘里已经出现在黑衣忍者的背后,锐利的苦无离忍者的脖
子处只有一寸距离。
「你成长了啊,绘里。」从面罩下传来完全不同的,极其熟悉的声音,黑衣
忍者放下苦无,转头看着警惕的绘里,扯下面罩。
「师傅?」真的是师傅,那熟悉的容颜,绘里表情由警惕转为高兴,放下手
中的苦无,「奈叶师傅,你回来了?」绘里直接扑到奈叶怀里头,双眼湿润,想
当初师傅被调去为大名办事,生死未卜,如今终于是回来了,鼻间传来的果然是
熟悉的气味。
「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了,师傅已经是自由身了。」奈叶抚摸着怀里的绘里,
温和说道。
「啊~绘衣。」绘里突然想到被紧缚在神社中绘衣被忽略了,急忙回到神社
里头,解下被吊缚着的绘衣。绘衣被解开后,也是不断地落下泪水,当然是喜极
而泣的泪水。「等等,姐姐,先把我里面的玉珠给拿出来啊~」这时绘衣有点窘
迫,毕竟是在师傅面前。
三人回到屋敷,看着散落的一地绳子以及丝袜团这些东西,绘里跟绘衣都是
羞红着脸。「师傅可是看见了哟,」奈叶倒没有忌讳,「你们两个在偷偷玩捆绑
游戏~」
「啊哈哈……」两人打着哈哈。
「那要不要尝一尝师傅的绳缚技术呢,想当年我的师妹们都是享受得不得了
呢~」似是回忆起往事,奈叶露出灿烂的笑容。
绘里与绘衣两人相视……
惩罚室内,绘里坐在地板上,身后的奈叶已经是脱下了宽松的忍者袍,露出
穿着在里面的黑色紧身忍者服,裹在肉色丝袜里的纤足就这样踩在地上。手上提
着绳索,在绘里身上缠绕打结,绘里双手被反折到背后,两手腕交叉在身后,那
结实的绳子就开始一根根地落在绘里手肘处打结,而后分别绕过酥胸、肩膀以及
腋下,绳子交错缠绕,不但紧紧地固定住绘里上半身,还将那浑圆的酥胸勒得差
不多快要爆衣而出了。
绘里也是第一次在绘衣面前被缚,自然也是感到羞涩,而且奈叶的绳缚技术
高超无比,既能让绘里感到紧紧束缚的无助感,也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勒伤之类的。
上半身捆完,奈叶也是习惯性地将手腕交叉处的绳子引致腰腹间绕圈,而后往胯
间下拉,勒在那灰丝裆部后在手腕处打结,奈叶也是暧昧地抚摸着绘里那被紧缚
的各处肌肤,「年轻真好哪~皮肤又这么嫩~」
「绘里认为师傅也还很年轻的。」
「嘿嘿,别以为夸我,师傅就会绑的松一点哦~」奈叶脸上挂满笑容,将绳
子缠绕在绘里腿间,在大腿根部、膝盖以及脚踝三处捆绑上,并且还用绳套从中
间穿过固定。
「师傅……好紧。」绘里说着,试着挣扎了下,发现根本无法动弹。「不不
不,被绑上的人可是不能说话的哦~」奈叶说着,在早已准备好的黑色裤袜里头
塞进一条蕾丝内裤团成一团,这自然都是绘衣穿过未洗的,塞进绘里双唇间,而
后以白色布条折叠几番后在中间打结,勒在绘里唇间。
「嗯呜呜~」发出几声低沉的呻吟,闻着绘衣的汗臭丝袜以及内裤,绘里似
是有些陶醉地眯上眼睛。
「那绘衣酱想怎么捆呢~」「我……」绘衣也是有些迷糊,毕竟第一次看到
亲爱的姐姐被捆成一个不能动弹的肉段,只能做在那无助地挣扎。奈叶看到绘衣
这个样子也明白了,「我把你跟绘里捆在一起吧,来,背过身来~」奈叶拿起绳
子往绘衣横并在背后的手腕绕去,那绳子在奈叶手上就如同有魔力一般,缠绕住
手腕、手肘、大臂、胸部、肩膀,每一处的绳子都恰到好处地捆的死死的,几处
加固的走绳也让绳子脱落变得困难异常,用的绳子量也大大增加,勒住双峰的、
臂膀的、固定双手的,每处起码都用了3-5道绳索。
像是绑蟹一样,导致绘衣双手只能在身后进行微弱的扭动,自然那多余的绳
索也是为绘衣做了一个结实的股绳。
「来,啊~」一样,绘衣口中塞入的是绘里的黑色连裤袜内裤团,齿间用打
结的白布勒住。奈叶牵引着绘衣分开双腿坐在绘里的大腿上,两姐妹靠得这么近,
几乎都闻到了彼此身体散发出来的芳香味道。第一次居高临下地看着姐姐,绘衣
也是羞涩地把头扭到一边去。而奈叶则是继续着捆缚,将绘衣在绘里背后的脚踝
交叉起来,在其交叉处用绳子固定打结在两人对着的腰腹间也是用绳索各自绕圈
固定后,再用绳子连接固定起来,这样无形间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等于把绘衣
给固定在绘里腿上。因为高度问题,绘衣酥胸压着绘里双峰,两人的距离好像没
有这么近过,彼此的鼻息都交融在一块了。
「嗯呜呜呜……」绘衣,就在自己眼前……
「嗯唔唔唔……」姐姐,就在自己眼前……
绘里与绘衣就如同姐妹间的心有灵犀一般,突然情动,也顾不着师傅就在边
上看着了,两姐妹就这样隔着那堵嘴物,亲吻起来,尽管只能不断地互相摩挲那
粉唇,无法伸出舌头去品尝。那被固定在一起的身躯也是向前压去,两人的双峰
隔着那忍者服饰,开始磨蹭起来。
奈叶看到如此恩爱的两姐妹,也是捧起脸颊,「年轻真好哪,能跟喜欢的人
一起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不对,还差点什么……」奈叶说着,「对了,你们这样
子肯定是满足不了的~」奈叶说着,在一旁成堆的器具中寻找着能让姐妹俩都感
受到欢愉的物品。「啊~有了~」奈叶说完,拿起一根黑色的橡胶软棒,两头都
是做成了蘑菇形状,棒身柔软异常,能够进行各种角度的弯曲。
「嗯呜呜~」绘里看到这个脸颊通红,「嗯唔?」而绘衣却不明白这个是做
什么用的。
「但是已经捆成这样了,有点麻烦哪……」看着羞红了脸的两人,奈叶也是
将这橡胶棒往那一摆,「要不你俩玩完再用吧,师傅就放这了,然后还有脱缚用
的手里剑也是。」
「嗯唔~」绘里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而奈叶看到紧靠着的两人,心底又是升起另一个主意,除下了自己那黑色紧
身裤,而后脱下里面的肉色连裤袜,「长途跋涉,难免味道比较大,忍忍哈~」
肉色裤袜似是还蒸腾处氤氲的热气,奈叶将那温热裤袜的袜腰撑开,将紧挨着的
两姐妹的小脑袋都给裹在其中,丝袜的弹性极好,绘里跟绘衣也没有感到太过压
迫,只不过这就让她们眼睛能看到的几乎只有彼此,以及那鼻间能闻到的若有若
无的体香味,旁边的景色也变得朦胧起来。将两条袜腿绕着两人脖子处打结,奈
叶拍拍手,「完工~」
师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被套上丝袜之后,旁边的景色都变得朦胧起来,
两人共同分享着空气、粉唇、彼此,时间仿佛就这样停止,两人也永不分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