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东方大国的留学生】(1-4)


第一章:世界背景,如日中天的红色共和国
2025年,罗刹在欧洲内战中战败,彻底倒向中国,以美国为首的欧美国家即
刻开始东扩,想要复刻乌克兰战争,但中国的体量和主体民族大一统的国家让大
洋马们措手不及,入侵战争激发了兔子的自我保护机制,欧美国家在长达十年的
战争中战败。
十年战争也被称为基督战争,整个白人世界的年轻男人死在战争中的已经超
过两亿,许多大洋马年纪轻轻就守了活寡。
而华夏在战后靠着战争赔款和俄罗斯洋马的高度媚华,贡奴一般的奉献迅速
回过神了。
高度敏感且极具智慧的华夏领袖开始了大一统的进程。
2050年,在十五年的时间里,华夏成功占领了整个欧洲,绝大部分美洲,所
遗留的部分也只是荒地或者无人区。
在如今欧美的各个地区都缺少年轻男人,而华夏的胜利结合这种情况,华夏
的年轻男人在欧美被大洋马们争先恐后的追捧。
至于黑人,原本在殖民时代就差点被白人杀光的黑人,在十年战争中,也迅
速被白人老爷们赶上战场,如今男人全部死光,原本还留下的一些黑鬼也因为战
后管不住裤腰带和白人寡妇偷情而和自己的情人一起被吊死。
在如今,中国对全球的治理已经进入了治安战阶段,为了加强统治,结合现
状之后,中国选择出了一批大种马,让他们去征服战后掌控实权的贵妇寡妇们。
第二章:精挑细选的种马
中国北京,一批形色各异,但都肉棒粗长的男人们聚集在一起,他们刚刚经
过培训,即将出发到欧美国家去巩固中国的统治。
「高工,葡萄牙里斯本。」
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白种男孩沉默的退回了队伍,抽签结果不是很
好,但孤僻沉默的少年并没有反驳,反正华夏人的身份让他在哪里都不会过的太
差。
「抽完签的可以去准备了,不要聚在这里。」
高工跟着一位军人来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着眼前金发碧眼的美人在打理自己
的行李,高工有些惊讶,不过很快,面前的李越向他解释道
「因为基督战争的失败,华夏与目前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签订了最惠国待遇
条约,这个条约包括了方方面面,比如中国商人征收税务低,中国工人会有更高
的薪水和更好的居住地和伙食等等,体现在留学生身上的,就是学伴制度,因为
战争导致的男女失衡,大洋马们对优秀的中华基因可很是向往,更具体的我不便
多说,你到了葡萄牙可以自行了解。」
李越拍了拍高工的肩膀,走了出去,而房间里的美人也整理好了高工的行李,
谦恭的朝他打招呼说到。
「先生好,我是您日后四年在里斯本大学的学伴,同时也是葡萄牙贵族的一
员,伊莉雅,学伴的职责在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惠国待遇条约中早已写明,大体
上包括担任翻译,导游,已经负责中国留学生的奖学金申请等等,同时,如您所
想,我也会成为您的肉便器,为您处理性欲等等一系列欲望。」
伊莉雅的普通话非常标准,作为葡萄牙的贵族子弟,聪明伶俐的少女谦恭而
温顺,在岳母的告诫和教导中,伊莉雅对自身的处境认知很清晰,带着谄媚的不
着边际的讨好着面前的中国白种男孩。
「为了保证您对自己的地位有充分的认知,伊莉雅会为您讲解对中华最惠国
待遇条约中对中国人提到的所有优待……」
时间点点流逝,中国白种男孩逐渐在洋马的侍奉下自信起来,相信在战败后
高度媚华的大洋马们会给中国白种男孩带来很多享受。
一周后,培训结束,在去往里斯本的机场上,李越看着眼前已经初步建立自
信的高工有些欣慰的笑了笑,作为展示中国男人雄风的少年,自然应该自信而强
势。
有着红色龙形纹路的飞机降落,在征服世界后,中国修建了去往各个国家重
要城市的飞机,配合上通往乡镇的铁路,中国的统治很是稳定,如今所作的行为
也是为了在文化上征服大洋马们。
在如今,中国人的特权已经深入人心,比如现在
一位身穿旗袍的白种女人走下飞机,鞠躬露出两团奶子之间的深沟,用标准
的普通话说到。
「欢迎尊贵的中国男人乘坐本次航班,大白洋马不胜荣幸,接下来请贵客与
我前往中国人专属舱。」
优雅的洋马空姐站起来,迈着淫荡而色情的猫步,摩擦着腿上的黑丝,将肉
棒粗大但是经验为零的中国少年诱惑的有些上火。
……
有些紧张的少年并没有在飞机上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而是在伊莉雅的侍奉
下静静等待着自己未来四年所处的城市。
而此刻的里斯本已经炸开了锅,艾拉公爵穿着东方风格的旗袍和对中国高度
崇拜的一群洋马们等在机场,等候着中国主人的到来,而十六岁的巴尔也跟着自
己的母亲等候着眼中跋扈的中国人的到来,作为军事贵族,在欧美战败后,巴尔
和自己的母亲艾拉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战后,许多白种寡妇走上了媚华的道路,这也是如今欧美社会的主流,但巴
尔不同,他的父亲参加了对华夏的战争,但当了逃兵,对于巴尔的父亲来说,战
争带来的残疾和妻子的媚华让亚拉十分痛苦,身体日益虚弱的男人将希望寄托在
了巴尔身上。
在父亲的教育下,巴尔成为了一位典型的白种民族主义者,与此相对的,原
本宠溺巴尔的艾拉也逐渐与儿子渐行渐远。
看着眼前穿着旗袍耐心等待的母亲,巴尔有些烦躁,环视一圈后,巴尔更加
烦躁,洋马寡妇和一些年轻漂亮的火辣学生都在等待着中国男人的到来。
巴尔有些想不明白,在父亲的教导下,白种白种男孩的思想还停留在上个世
纪,在欧美的宣传下,黄种人的基因劣势谣言传遍了世界,这直到战争结束才结
束传遍。
哪怕是现在,都有对这种谣言深信不疑的人,巴尔就是其中一位。
伊莉雅也在几月前失踪了,作为青梅竹马兼未婚夫,巴尔对自己与未婚妻之
间的感情深信不疑,在今天以前。
带着红色中国龙纹路的飞机落下,巴尔看的有些恼怒,在父亲的洗脑下,年
轻的白种白种男孩将中国和中国人看作是最邪恶的恶魔,这种张扬的纹路自然也
不例外。
飞机落地其他纷纷扰扰的游客不谈,还有些不太适应的高工被伊莉雅牵着手
走下了飞机。
白种少女身上有着欧洲最后贵族的气质,矜持,高雅而温和,对于伊莉雅来
说,只有自己的气质和自尊才能让如今的少女回忆起过去欧洲的辉煌。
而与之相对的,高工作为战争前出生的中国人,刚刚好成长于关于黄种人各
种劣势诋毁谣言疯传的时候,哪怕如今中国已经取得胜利,长久以来的环境依旧
让少年在面对如此多的白种人时有些恐惧,当然,这份恐惧会在今天终止。
随着高工的出场,等候多时的大洋马们有了目标,无需组织,受到良好教育
的大洋马们凭着自身的媚华情节和战争中被华夏调教出的高纪律性,异常一致的
唱起了战争时对华夏表示服从的歌曲。
「大洋马,大洋马,白鲍流水最淫荡,华夏肉棒粗又长,操的洋马直发狂。」
一边唱,青春洋溢的大洋马们还整齐划一做出高抬腿的动作,在过去激励白
种男人的啦啦队服如今用来取悦中国男人。
大洋马晃动着手中的花团,卖力的跳着活力四射而淫荡的舞蹈。
欧美的风气本就开放,在战败后,欲求不满的大洋马们更加淫荡,如今的大
洋马们很少穿内衣内裤,绝大多数只有身上一条丝袜和一些极短的情趣衣物,在
白男被鄙视的如今,中国男人无疑成为了这群媚华洋马眼中的香饽饽。
高工放眼望去,一片片白腻尽情的展现在眼中,高工发现,这些跳舞欢迎自
己的大洋马们都没有穿内衣和内裤,除去腰上短到只能勉强遮住屁股,一动就会
春光外泄的裙子和上身被大奶子撑起,依稀可以看到一点凸起的吊带外衣。
高工看着大洋马们跳着淫荡的舞蹈,白花花,活力四射的年轻肉体尽情的在
中国男人面前展示自己,原本有些恐惧的高工立刻来了兴致,好色如命的白种男
孩在学伴女友的示意下向人群挥着手。
随着逐渐走近,高工发现了更多有趣的东西,大洋马们没有内衣内裤,但腿
上都有着丝袜,以黑丝,白丝为主。
每个罩杯和身高的洋马又根据丝袜颜色分成一个个小队,按节奏摇摆着身体。
高工继续扫视着面前的大洋马们,按身高和罩杯,娇小的大洋马站在前方,
越往后,大洋马的肉体就愈发淫熟。
再往旁边看,青春洋溢的大洋马们旁边就是白种熟妇,已经成熟的肉体相对
学生们更有女性的魅力,熟妇洋马们一个个奶子鼓起,屁股肥大,在中国,对于
这种淫荡的白种大屁股一般被称为磨盘,用中国男人的肉棒作为磨杆,来研磨白
种熟妇的自尊和性欲。
已经成熟的熟妇们不像学生们那么直白,看起来十分矜持。
当然,也仅仅是看起来而已。
高工是个标准的人妻爱好者,看着大洋马们宽阔的胸怀,肥腻的快溢出椅子
的肥臀,和挑着高跟鞋,翘着黑丝长腿摇摇晃晃的白种熟妇就移不开眼睛里。
伊莉雅顺着高工的视线看去,一众白种熟妇看似矜持的把头扭过去不看这里,
实际上一个个恨不得直接把衣服撕开,将自己引以为傲的大肥奶子展示在中国白
种男孩面前。
「呵呵呵,那个中国白种男孩在看向这里哪,看来他蛮喜欢这种的。」
「那是自然,我的奶子可是有F罩杯,小白种男孩哪个不喜欢这个。」
「呵呵,说不定人家是喜欢我的大屁股那,又软又肥。」
大洋马们互相调侃着,比起直白的学生们,这群大洋马们更懂得欲擒故纵。
还想多欣赏一会淫荡的大洋马们,还是雏的高工走的很慢,好色如命的白种
男孩不断扫视着卖力舞蹈的大洋马们。
有人欢喜有人愁,高工十分开心的时候,巴尔则是一脸不敢相信和愤怒,自
己的未婚妻为何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中国人的学伴,在巴尔的了解中,这
种学伴制度本身就是把女性送给中国男人作为性奴。
还有平日里很是高冷的同学们,一听说中国男人要来,就迫不及待的穿上暴
露的衣服,每天练习色情的舞蹈。
还有那些阿姨们,明明一个个不是富豪就是官员贵族,现在都在谄媚的对着
中国男人发情,尤其是妈妈,大张旗鼓的搞这种欢迎仪式,为了一个普通的中国
男人,完全不值当吗。
看着面前的母亲与往日保守的穿搭不同的风格,还有外面淫荡的阿姨和同学
们,巴尔的小肉棒勃起了,七厘米的小肉棒没勃起时像阴蒂一样,配合巴尔清秀
的面容和软绵绵的嗓音,平常的白种正太看起来像个女孩子一样。
勃起后,巴尔的肉棒没能脱离包皮的束缚,红色小巧的龟头探出来一点,在
内裤的摩擦下流出先走汁,敏感的肉棒只是摩擦着就要射精,巴尔赶忙调整内裤
的位置,才没有直接射精出丑,就在巴尔努力忍受时,那个讨厌的中国男人走过
来了,伊莉雅还握着他的手,伊莉雅的奶子都被那个中国男人的手臂压变形了。
巴尔十分生气,但清秀的面容没什么威慑力,看起来反而更像是在撒娇。
「够了,停下吧。」
清冷,高贵的声音传来,原本卖力舞蹈的大洋马停了下来,而高工循声望去,
一位身高一米八多,穿着十厘米高黑色高跟鞋,有着一双修长美腿,穿着黑丝,
上身是一身正经的西装,但也没有穿内衣,两点凸起在冷艳美人的身上十分突兀,
当然,肥大的奶子同样将西服撑的高高隆起,似乎扣子都会在下一秒崩开。
再往上看,美人面色冷淡,但一双眉眼尽是勾人的媚意,明明美人一脸冷淡,
但高工总感觉美人对自己很是殷勤,这一点立刻得到了验证。
「贵客远道而来想必已经劳累,请贵客允许在下,艾拉,公爵一尽地主之情
谊。」
第三章:热情洋溢的大洋马们
艾拉说话时,原本嘈杂的大洋马们一片安静,高工知道,只要能征服面前的
艾拉,征服这头冷淡的大洋马,里斯本就会成为中国男人的肉便器工厂。
「艾拉公爵,您所料不错,我和男友远道而来已经十分劳累,还望艾拉公爵
为我二人接风洗尘。」
这纯粹是胡说,在飞机上的高工可是享受了顶级的侍奉,如今正是精力旺盛
的时候,不过白种男孩也不会在这时反驳一看就很霸道的艾拉。
在伊莉雅和艾拉交流时,百无聊赖的高工审视着艾拉的身体和周围的人。
在一众大洋马中,面容清秀,身材矮小的巴尔很是奇特,在高工看向巴尔时,
巴尔却看着自己的未婚妻。
「她刚才说了什么,自己的未婚妻,几个月不见,就成了这个中国男人的男
友,究竟怎么回事,还有妈妈,为什么这么大张旗鼓的欢迎这个中国人,明明就
是个身材矮小的普通中国人而已。」
在这样想时,巴尔没意识到,自己也只有一米六五的身高,比一米六八的伊
莉雅都要矮小些。
原本想要发作的巴尔想到外面许多的大洋马忍了下来,等着回家质问妈妈为
何如此偏向中国人。
伊莉雅和艾拉完成了交涉,一辆有着中国龙纹路的白色汽车行驶过来,车身
修长,不属于任何一个品牌,只是艾拉公爵的专属座驾。
四人上车,艾拉亲自作为司机,而伊莉雅紧紧贴在高工身上,巴尔愤愤的坐
在一边,想要往伊莉雅身边凑,却被母亲和未婚妻呵斥。
忍受多时的巴尔再也忍不住了。
巴尔努力的提高自己软绵绵的嗓音,愤怒的质问着自己最爱的两个女人。
「妈妈……伊莉雅,你们为什么这么偏向这个中国人,他给你们灌了什么迷
魂汤,让你们这么痴迷。」
「闭嘴,还我为什么偏向高工,看你现在的汉语,口音这么严重,如今中国
人在哪里都是贵族,不止是我,就是伊莉雅都是自愿给高工当学伴的,闭嘴,等
回家再好好教育你,在中国人面前失了礼仪。」
巴尔失魂落魄的回到座位上,攥紧了自己的小拳头,看了看高工,又看了看
愤怒注视自己未婚妻,懦弱的白种正太还是放下了拳头,无力的瘫坐在座位上,
而伊莉雅则是哄着有些恐惧的高工,告诉他。
「宝宝你放心,中国人不可能在欧美受到种族歧视和不公正待遇的,不用管
他。」
怯懦的性格在伊莉雅的安抚下一点点拔除,长久以来受到的教育让高工礼貌
的伸出手。
「高工,来自中国冀省。」
看着面前面带笑意的中国男人,巴尔强忍着愤怒伸出手。
「巴尔,葡萄牙公爵继承人。」
良好的家教和懦弱的性格让巴尔选择了和高工维持表面的和平,他或许不知
道,中国古代有一个典故叫卧薪尝胆,当然,苦胆吃下去,有没有收获就不一定
了。
来到公爵家里,高工受到了热情的款待,巴尔和父亲想阻止这一切,但一个
残废,一个懦弱的小白种男孩,自然是以失败告终。
「嘿,妈妈,为什么高工被你们这么优待?」
巴尔站在床前,艾拉脱下了繁琐的西装,换上了蕾丝睡衣,在冷气下将自己
的身体掩盖在被子下,高傲的女公爵翘着腿,黑丝还没有褪下就要应对愤怒的儿
子。
胸怀宽广的艾拉撑着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过去,她曾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
但在时间的作用下,巴尔走向了艾拉最不想看到的那条道路。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艾拉都是坚定的反战者,嫁给亚拉也只是因为家族的
安排,如今有了孩子也是因为巴尔才没有和亚拉离婚,作为外人眼中高贵冷淡的
女公爵,艾拉其实性欲十分旺盛,十余年没有性生活让如今的艾拉内里完全就是
一个痴女。
在性欲的影响下,艾拉如今看着过去宠爱的儿子,又想想中国白种男孩对自
己尊敬的样子,心里更加生气,呵斥着巴尔。
「闭嘴,人家可比你有礼貌多了,你现在和你父亲有什么区别,暴躁易怒,
还十分无能。」
巴尔涨红着脸,却也说不出反驳的话,虽然接受着父亲的教育,但专制蛮横
的亚拉与巴尔的关系说不上好,在亚拉在战争残废后,巴尔的童年里,遮风挡雨
的是妈妈,哄自己睡觉的还是妈妈,在大学之前,巴尔一直都是和妈妈一起睡的。
因为亚拉的教导无方,小巴尔很早就接触了色情电影,在华夏政府的默许下,
强壮礼貌的华夏人搭配丰乳肥臀的白种大洋马成为了色情电影中最常见的搭配,
小巴尔看着这样的电影长大,刚刚见面的时候就想到了高工骑在妈妈身上爆操的
场景,巴尔十分恐慌,而妈妈和未婚妻的反应似乎也在向着巴尔最不希望的那条
路行进。
也正因如此,看着伊莉雅握着高工的手时,巴尔险些直接射出来。
过去长久的自慰行为让巴尔的肉棒短小而敏感,敏感的龟头被包皮紧紧包裹
保护着,而色情的影片也在巴尔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名为绿奴的种子。
「哪怕他是中国人,也不应该有这样好的待遇。」
「但你现在用的东西是中国物品,说的话是汉语,甚至所学的专业也是与中
国相关的中文系。」
在铁一样的事实下,巴尔无力反驳,只能糯糯的住嘴。
「出去吧,妈妈困了,妈妈也不希望你走上你父亲的道路,他很无能,但我
的孩子不能像他一样。」
「好的,妈妈。」
「艾拉的声音变得平静且温柔,让巴尔想起小时候妈妈给自己讲故事的时候,
妈妈已经喜欢自己,这个认知让巴尔十分兴奋,连伊莉雅没在自己的房间都没有
注意到。
而在儿子走后,艾拉放松身体,还没来得及脱下黑丝,白鲍里就冲出一股股
淫水,十余年的禁欲让艾拉十分淫荡,聪慧的女公爵怎么会察觉不到儿子平时在
看色情的影片,平时每次巴尔在看色情片的时候,耳机都会被艾拉监听,就这样,
艾拉听着自己儿子在影片中的白种妈妈,姐姐或者女朋友被中国人爆操时,巴尔
发出的阵阵雌堕呻吟自慰着,以此慰藉自身淫荡的肉体。
回到房间里,愤怒消退的巴尔突然感觉自己的肉棒开始勃起,在过去,每天
晚上,巴尔都会对着影片里的中国大肉棒释放出自己稀薄的精液,这已经成为了
白种少年获取快感的重要方式,但今天吗?
回想着那个讨厌的中国人和自己的未婚妻站在一起,本该感到愤怒巴尔突然
觉得二人好像自己看的色情影片中的男女主角,甩甩头,将这种可怕的想法甩出
脑海,巴尔还是决定打开电脑,不管别人怎么样自己舒服才最重要。
打开电脑,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条被油亮黑丝紧紧包裹的大长腿,从肥腻的大
腿肉到微微翘起的黑丝脚,看来巴尔还是个足控那。
打开熟悉的网站,看着败北洋马的标识亮起,巴尔兴奋的脱掉裤子,想了想,
又拿出自己的秘密武器,一条黑丝。
这条黑丝是艾拉穿过的黑丝,前几天,因为中国的政策变化,艾拉和一众欧
洲贵妇们很是忙碌,原本一直好好清洗和保管的衣物也疏于管理,被巴尔拿来当
成自慰用的配菜。
网站完成了加载,看着一个个中国大肉棒横在大洋马的脸上,视频的封面和
内容都传达着一个理念,白种女人十分媚华,想了想,巴尔点开了自己不常看的
一个分类。
中国男人和白种少女
第四章:潜移默化变成绿奴的白种男孩
一个矮小可爱的中国白种男孩骑在一头穿着军装的大洋马身上,而一头白种
正太洋马却只能跪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女友被调教。
色情的封面一下击中了巴尔的绿奴癖好,回想着今天伊莉雅和高工的亲密行
为,巴尔鬼使神差的点开了视频。
视频制造很精良,看的出来,拍摄者很专业,还有旁白和字幕。
带上耳机,巴尔开始了自己的享受,当然,巴尔不知道的是,自己眼中高贵
冷艳的妈妈也会想着中国男人的肉棒自慰。
我邀请我的中国朋友来家里玩,但我的未婚妻爱上了他的大肉棒,抛弃了我。
视频中,首先出场的是白种苦主和严肃认真的大洋马女主,可爱的白种正太
又畏惧又崇拜的看着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而大洋马也对他十分温柔。
画面一转,由于白种人的劣根性,白种正太清秀的面容和纤弱的身段让其他
的白种白种男孩把正太当作了欺凌的对象。
画面一转,抽抽嗒嗒,脸上有着淤青的白种正太被中国正太护在身后,中国
正太虽然和白种人一个年纪,但身高已经高出其他人一个头,由于国家的地位和
学校对于中国人的优待,中国正太有着强烈的自信,在这段剧情后,是一段日常,
白种正太成为了中国白种男孩的跟班和朋友,终于在这一天,白种正太鼓起勇气
邀请中国朋友来到了自己的家。
看着剧情来到高潮,巴尔拿起丝袜套在早已硬邦邦的小肉棒上,为了享受一
次完美的绿奴玩法,巴尔是一点点看完的,边看边意淫中国男人会如何干弄自己
的未婚妻。
对于可以无接触快速射精的肉棒来说,忍耐这么长的时间无疑是很难熬的,
所以在中国白种男孩和严肃的大洋马同时出场时,巴尔就射出了今晚的第一股精
液。
由于长久以来细小的白色肉棒没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巴尔的精液十分稀薄,
腰肢耸动几下,勉强打湿了一点丝袜后就没了下文。
当然,哪怕是已经射精,巴尔的性格使然,还是决定把影片看完。
贤者时间的巴尔也没了力气,湿漉漉的丝袜就这样套在肉棒上,巴尔翻着白
眼,欣赏着影片中大洋马和中国正太的交欢。
影片中,苦主是个孤儿,由于学业和生活,家里已经没了什么钱财,只能求
助于中国朋友。
为了显示中国男人的英雄气概和白种白种男孩的无能,影片中的白种苦主哭
哭啼啼的说不出个所以然,而这就创造出了大洋马和男主独处的空间。
在影片的剧情中,幽默风趣的男主早已俘获大洋马的芳心,如今独处之下自
是干柴烈火,原本正常的旁边也开始变得色情起来,沉浸在影片中的巴尔并未发
现,看似影片的呻吟声中,夹杂着一些很近很近的声音。
此时高工的房间里,伊莉雅主动朝着胆小的中国白种男孩发起进攻。
「按照惯例,我需要作为您的肉便器和暖棒壶来侍奉您的日常生活,还请您
不要拒绝。」
知晓高工脾气的伊莉雅并没有以请求或者奴仆的姿势去祈求高工的恩赐,而
是将色情职责作为工作来完成,这样可以减少高工的负罪感。
「您知道肉便器和暖棒壶是什么意思吧。」
「嗯,培训中有人和我讲过,但是亲身体验还是第一次。」
「嗯,主人一路奔波辛苦了,让下贱的大洋马贱奴来侍奉主人吧。」
伊莉雅看着高工有些跃跃欲试,当即放低姿态,引诱着高工开始享受大洋马
的身体。
「额,先让我上个厕所。」
「笨蛋主人,肉便器是什么意思,主人还是不太了解。」
伊莉雅笑着扒开了高工的裤子,长达二十五厘米,宽约拳头粗的大肉棒弹了
出来,打在伊莉雅脸上形成一道红印子,鸡蛋大小的龟头鲜红鲜红的,上面有着
已经凝固的精斑。
整根大肉棒散发着腥臭的气味,等待着大洋马进行清洗。
高工并不是不爱干净的人,事实上,对肉棒的腥臭味道进行强化也是培训的
一部分,让大洋马们爱上并臣服于中国人的方方面面,是高工的责任。
看着被大肉棒打脸而愣住的伊莉雅,高工有些尴尬。
「我先去洗个澡。」
啊呜,巨大的龟头被饥渴下贱的伊莉雅一口吞下,在巴尔面前冷漠的白种贵
族少女却对中国白种男孩的肉棒臭味异常痴迷。
「嗯,主人的培训做的不错,这种腥臭的肉棒味道,好着迷。」
一边吃着高工的大肉棒,伊莉雅的香舌一圈一圈的在龟头上打转,浓厚的黄
白颜色的包皮垢被伊莉雅以品尝美食的姿态一口口吃进嘴里。
由于太过痴迷,伊莉雅发出了噗呲噗呲的色情声音,如果不是房间隔音好,
说不定其他人早就看到了贵族少女在中国白种男孩面前的下贱模样。
当然,巴尔这边的视频已经达到最精彩的肉戏,看着高大的大洋马挺着大奶
子跪在地上给坐在床上的中国正太口交,巴尔十分兴奋,原本软趴趴的小肉棒也
再次硬起来,然后在龟头将要露出来时触碰到丝袜,又射出一股股比雌性的淫水
还要稀薄的精液。
射精两次后,巴尔的体力到了极限,摘下耳机,脱掉衣服,躺到床上,连自
己的施法用具都没有收拾就沉沉睡去。
当然,疲惫的巴尔并没有听到讨厌的中国人房间里传出的细微声音,伴随着
这种声音,巴尔沉沉睡去,在梦里,高傲的妈妈,温柔的伊莉雅,都跪在一根黄
色的大肉棒下。
「呼呼。」
大口喘着气,巴尔醒来,发现自己做了个噩梦,然后再扫视自己的房间,昨
天被精液浸湿的丝袜已经不知所踪,没关闭的电脑也已经被关闭。
迷迷糊糊的,巴尔走出房间,听到高工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水声,精力不足的
巴尔没去管他,带着忐忑的心情洗漱完之后,来到了餐厅,等待着妈妈的呵斥。
不知为何,原本早上一直早起的艾拉今天并没有早早的等在餐厅,而是在高
工和伊莉雅出现后才缓缓到来。
在昨晚,巴尔进入梦乡时,其他三人都没有入睡,伊莉雅忠实的履行着肉便
器的职责,一口一口,一圈一圈的用自己的樱桃小嘴给中国留学生的大肉棒做着
清理。
「噗呲噗呲,哈啊哈啊。」
伊莉雅十分努力,研究过高工的性癖的贵族少女鼓励着中国男友留下玩弄自
己的证据。
含着包皮垢,小脸贴在大肉棒上,双手抚摸龟头,拉出几道淫靡的丝线,然
后带着丝线在眼前比着V字手势,遮住眼睛,漂亮的金发上是一只健康而漂亮的手,
看肤色,一看就知道是中国男人,健康漂亮。
大肉棒顶在鼻子上,张大鼻孔和嘴巴,做出饥渴吸纳肉棒臭味的姿态。
肉棒射精,大量的精液从鼻孔里冒出几个鼻涕泡,流到脸上,将伊莉雅精致
的小脸染的下贱无比。
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双手放在下巴下面,明明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但还是
不愿意放弃任何一点点精液。
随着一张张照片的记录,高工逐渐放开,今晚的淫戏也终于结束。
射精之后,刚刚饮水的高工来了尿意,等伊莉雅吃完所有精液后。
漂亮的贵族少女又一口含住龟头,一边用舌头在马眼处打转,一边用力的吸
出残余的精液。
在伊莉雅尽心尽力且十分高超的口交侍奉下,高工很快尿了出来,又腥又臊
的尿液一股股涌出,在伊莉雅的控制下,每一次尿液涌出,都会被刚刚喝完上一
口尿的伊莉雅顺利喝下。
经历过一次舒适的排尿,高工有些疲累,摸了摸伊莉雅的金发,就躺到了床
上。
高工习惯裸睡,沾满伊莉雅口水的肉棒软软垂着,哪怕是疲软状态下的肉棒
也比超量勃起的白种肉棒要大,要粗。
脸上带着干涸的精液和尿液痕迹的伊莉雅也不洗,耸动着鼻子闻了闻腥臭的
气味,高贵的贵族少女就这样蜷缩在高工脚边,像一头狗狗一样睡去。
当然,沉浸于此的二人并没有发现门外在偷看的艾拉公爵。
高大的女公爵是个温柔而细腻的人,对于儿子残余的感情让她在耳机中的视
频声停止后准备帮儿子收拾一下,以免巴尔在明天失去最后的尊严。
在路过中国贵客的房间时,艾拉听到了儿媳谄媚的声音,随后就是肉体碰撞
和舔弄东西的声音,看着儿子自慰多年的艾拉自然是面红耳赤,但想到中国男人
的粗大和温柔,女公爵鬼使神差的停下脚步,听起了贵客和自己儿媳的墙根。
作为葡萄牙的实际掌权者,对中华最惠国待遇条约就是艾拉所签订,作为一
个虔诚的圣母,艾拉觉得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之前的殖民和入侵罪行作为赎
罪。
过了一会,声音小了起来,传来一阵阵水声。
艾拉以为二人睡觉了,就去给巴尔收拾房间。
被精液浸湿的丝袜和还亮着的电脑十分显眼,绿奴白种白种男孩的标识自然
也被艾拉看到。
艾拉有些震惊,但还是默不作声的收拾好了房间,将丝袜丢掉,女公爵的心
里对儿子也是没了期望。
回到现在,看着姗姗来迟的三人,心里有鬼的巴尔没有发难,而是默不作声
的吃着饭,于巴尔和艾拉的沉默不同,关系更近一步的高工二人十分欢乐,在早
上又使用享受过一次金发洋马便器侍奉的高工十分开心,精神饱满的中国白种男
孩和无精打采的白种白种男孩形成了鲜明对比。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洋马 洋妞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