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就在转身处】(完)


「今晚帮我把这个带回去好吗?我约了姐妹们去做SPA,带着不方便。」
若欣甜笑着把手里还没拆包的快递盒子交给我。如果我没记错,这已经是若
欣知道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之后的第六次把我当工人支使了,不过我并没在意,
二话不说地就把活揽了下来。
晚上八点多,我吃完独自的晚餐,清洗好碗筷,就拿着包裹往若欣家里去。
我们两个住在同一个小区,她住的是家里在这城市的其中一套房子,而我则
是由于工作调动来到了这个城市,于是在这个距离公司不愿的小区租下了一个一
居室在工作日里休息用。
我和若欣之所以熟悉,很大程度是因为我们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也多有纠葛,
再加上彼此岁数接近,于是就投缘一些。若欣是那种追求自由的女孩,所以一直
都没有结婚,而最近一年来,貌似连男朋友都没谈。
我呢,去年刚要奔三的时候,终于和交往七年的女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不
过婚后二人世界的日子都没过上多久,就因为工作的原因成了候鸟夫妻,一周才
能见面一次了。
在和妻子经常不能相见的情况下,性欲的事情就经常要靠自己的双手解决了,
而相比熟悉得如左右手的妻子,我每每自我安慰的时候更多意淫的,却是若欣。
若欣的样貌并不出众,但是看着还是很让人舒服的,传统美的鹅蛋脸上是精
致的五官。若欣的身材也不出众,但是十分匀称,一米七的个头,配着不算高耸
但也饱满的双峰,腰肢不算纤细但也修实紧致,双腿是若欣全身最好看的部分,
修长而笔挺,她的样貌和身材搭配在一起无法让人一眼就产生好感,但是看久了
也无法挑出什么大的毛病,是很耐看的那类型。
脑里幻想着若欣一丝不挂的样子,我不知不觉便来到她家门前。在深呼吸了
几下,让自己的心情稍稍屏幕之后,我按下了她家的门铃。
过了很久若欣才来开门,久得甚至我都以为她去SPA还没回来,但在我准备掏
出手机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才来开门了。她小心谨慎地看了点门缝,看到是我,
才连忙把门开大点让我进去。
我被她古怪的举动弄得有点莫名其妙,但一走进屋子,我就明白过来了,原
来她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就来开门了,怕是在洗澡呢。
「你不是刚去SPA么,怎么又洗澡啊?」我一边偷偷地打量她露在浴巾外的大
片肉体,边往她客厅方向走着,每次她让我帮忙把东西从公司拿到家里,她总会
给我弄一杯鲜煮咖啡以作答谢。
「别提了,去的那SPA不太远,我就走路回来了,天气太热,弄得一身汗。」
她并没发觉我偷瞄的眼神,自顾自地提着浴巾往浴室方向走「你先坐会儿啊,我
马上就好。」我刚要在沙发处坐下,就听到若欣发出「啊」的一声轻叫。我条件
反射地抬头看去,马上就看到若欣光溜溜地躺在地上,身下是刚刚裹着她身子的
那条浴巾,怕是往浴室走的时候不小心浴巾滑下来,然后绊到了自己。
我连忙别过头去,然后大声地问「没事吧?」
若欣哼哼唧唧了几下,看来是有点摔痛了,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
耳边传来了她的召唤「来扶我一下。」
「这……方便吗?」
「不方便也得方便。」
我连忙走过去,所幸若欣已经把自己的重要部位裹上了,不然我真怕自己把
持不住,就刚刚她摔倒全裸的一下,我就发现若欣的胸部虽然不封面,但形状十
分好看,肌肤更是光洁平滑,而她的阴毛很明显有精心修剪过,只有薄薄的一层
覆盖在阴阜上,而尚粉嫩的小阴唇却一点都没被遮盖。
我压抑着内心的滚烫的欲望,略尴尬地双手架着若欣的腋下,把她从地上扶
起来,她似乎左脚有点扭到了不敢着地,我们艰难地往客厅的沙发移动着,好不
容易才终于到达。
「你脚扭了?」
「怕是扭了。」
「我看看。」
看到她点头同意,我伏下身去检查她的脚踝,的确是有一点肿了,但是不算
严重。
「家里有跌打酒吗?」在大学的时候我经常打球,扭伤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脚踝扭伤的处理已经很熟悉了。
「没有。」若欣可怜地摇摇头。
「我去买吧。」
拿了若欣家的钥匙,我匆匆地去到小区外的药房买回了一瓶跌打药酒,当我
看到她依然只是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时我才想起,我去买药前应该给她拿衣服穿
上的。
「我给你拿套衣服先穿上吧。」我提议道。
「不用了,快帮我搽药酒吧,痛死了。」
我遵从若欣的吩咐,半跪在她的身前,把刚买来的药酒倒出一点在手里匀开,
刚要给她搽上的时候,就又看到她那漂亮的阴户。
因为要把扭伤的脚伸来给我搽药酒,若欣的双腿是微微分开的,于是她的阴
户也就微微地分了开来,那是一抹柔嫩的粉红,周边没有被哪怕一丝的阴毛遮盖,
珍珠般的阴蒂点缀在阴户的深处,一片精致玲珑的光景仿若少女。我不禁看得有
点痴了。
「咳咳。你先帮我搽了药酒再看吧~」
听到若欣的嗔怪,我尴尬地低下头,开始为她受伤的左脚搽上药酒,并认真
把淤血揉散,可能是偷看了她的私处所以心里觉得抱歉,我弄得格外温柔仔细,
即使上学时对待自己的扭伤都没那么仔细过。
一轮忙活终于给若欣上好了药。「感觉好些了吗?」我故意把目光移到药酒
包装盒上,实在不好意思再与她对视。
「我的阴户好看吗?」若欣答非所问地给我提出了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我
不能装作没看到,因为我分明看到了;我也不能说不好看,即使真的不好看,说
出来也是不礼貌的,何况若欣的阴户真的很好看。
我只好诚恳地看着她,老实地回答道「好看。很好看。」
若欣似乎很满意,温柔地笑了笑,然后转了一下受伤的脚踝,对着我微笑道
「我也好多了,你手艺真好。」
这句话之后我们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我正想告辞,若欣又开口了「我想把澡
洗完。」
「但你脚受伤了不方便吧。」
「你扶着我帮我洗就好。」
「这似乎更不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最私密的地方都已经被你看过了。」
这似乎是个无法反驳的理由,又或者我不愿意反驳,于是我扶着若欣走进浴
室,这次,若欣从沙发站起来就没有再裹着浴巾,只是把浴巾拿在手里和我一起
蹒跚前行。
我装作没注意,把若欣领进浴室,让她站到莲蓬头下,然后把伤脚伸到莲蓬
头的洒水范围外,我用手抚着她腋下让她站稳,示意她可以开始洗了。
但她却没有动,而是略带为难地和我说「这姿势我不是很习惯,还是你帮我
洗吧。」
我正要推却,她已经主动靠过来帮我解纽扣,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于
是我不再「反抗」,自觉地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当我也走到莲蓬头下时,我知道我的阴茎已经很硬了,但我并没在意,我只
是打开水闸,让温暖的热水湿遍我们全身,然后认真地,一寸一寸地清洗她的身
体。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从容地检视她的身体,她的身体有一种特别的美感,肌肤
的细致是一个方面,长期保持运动带来的紧致和力量感又是另一个方面,她的身
躯,散发的是一种自然健康的美态。
我仔细地洗着,双手随着水流轻抚过她的颈脖、抚过她柔软弹滑的双峰、抚
过她紧致的腰身、抚过她笔直修长的双腿,在即将要触碰到那美丽的阴户时,我
停了下来。
「累了?我来帮你洗吧。」她故意找了个借口,也开始为我洗了起来,她双
手同样轻柔,抚过我的身体让我有如触电,她洗得和我帮她洗一样仔细,唯一不
同的,是到我阴茎的时候,她没有停下来,她轻柔地握着我的阴茎,温柔地套弄,
给我带来似有若无的快感,在她的带动下,我也不再客气,把手轻轻地贴在她阴
户上摩挲,就这样在温水下体验着一股淡淡的欢愉。
这幅光景并没持续多久,她放开了握着我阴茎的手,关掉了倾洒着温水的龙
头。
「洗好了。我们擦干身子,到房里去吧。」她说。
我快速地执行命令,用那条把她绊到的浴巾把彼此身体都重新擦得干爽,她
等着我把她往房间搀扶,我却没有如她所愿——我把他一把横抱在怀里,三步并
作两步地走到她房间,然后把她轻轻地放到那张洋溢着淡淡香气的床上。
「我要怎么配合你?」若欣略带期待地看着我。
「躺着就好。」说罢,我俯下身去,把她已经充血变硬的左边乳头含入口中,
伴随着舌尖对乳首的挑逗,我右手温柔而有力地握上了她的左胸,反复搓揉。
两面夹击之下,若欣很快便气喘连连,我知道进一步的时候到了。
我松开含着乳头的嘴巴,双手沿着她的腰际滑动,握向丰满的双股,而舌头
则自她不深不浅的乳沟之中,画下一条水痕,直达她的阴户。
「你要舔那里吗?会不会脏啊?」我的动作让若欣有点紧张起来。
「不脏啊。我不刚亲手洗干净吗?」我微笑着提醒若欣。
她听了,马上又放松下来,我也不等待,开始慢慢地舔弄她的大阴唇。
她的阴毛真的修剪得很用心,用心得大阴唇上虽然有大大小小的毛孔,却没
有一点的毛毛来扎我的舌头。
我以大阴唇为起始,一圈一圈慢慢地往阴蒂收缩包围。当我终于快要到达花
心的时候,她的阴户早已湿成一片。
我浅浅地啄了一口若欣的淫水,含在口内一边让那女性特有的骚味缓缓散开,
一边调整我的状态。
当那点淫水滑入我的咽喉时,我猛然再次俯下身去,伸出舌头暴风骤雨般地
对若欣的阴蒂进行舔弄。
始料未及的若欣在阴蒂的刺激下快速地喘息,被压在后头的呻吟声越发清晰,
没多久,她突然全身痉挛起来,我知道,她高潮了。
我把她的阴唇与阴蒂含入口中,细细地吸吮她高潮流出的爱液。过了不够,
她终于平复下来,我最后又吸了一口她的淫水,然后挺直腰杆,把龟头顶在她的
肉洞口处。
「先别忙,让我也好好品尝一下你的肉棒。」
我欣然接受了她的提议,直接跪跨在她身上,把阴茎伸到她嘴边,她伸手拿
过一旁的枕头,把头稍稍垫起,于是阴茎便以一个自然的角度滑入她的口中。
若欣并不特别有技巧,但她特别认真,每一下的吞吐,每一下的舔弄,都能
感觉到她在极力地把握着分寸,要带给我更多的快感,本就红红燃烧的欲火燃烧
得更加炽烈。
我把阴茎从若欣口中退出,她马上配合地张开双腿。湿滑的阴茎毫无阻碍地
深深埋进了湿滑的阴道里。
若欣的阴道并不是那种让人一日上瘾的名器,也已没了少女特有的紧致,但
温软的感觉依旧醉人。
我开始快速而有力的抽插,若欣尽力地摆出彼此都最舒服的姿势迎合著我的
每一下抽送,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和我们迷醉的喘息声在房间中此起彼伏。
若欣一次又一次地高潮,我则配合著她的身体状态或是停顿或是冲刺,终于,
在她的高潮再一次来临的时候,我的精液也喷薄而出,深深地灌注到她子宫的深
处,与她的淫水混在一起,无法分离。
高潮过后的我们依然相拥,直到阴茎完全软了从阴道里滑脱出来,我们才分
开。
我抱歉地看着被精液和爱液糊湿一片的床单,抱歉地看着若欣「会不会……」
「我这几天都很安全,放心。」她心领神会。
我们又抱在一起,用双唇重新弥补刚才错过的亲吻……后来我们又一起洗了
一次澡,然后打扫了战场,因为若欣原来还没吃晚饭,我又下厨给她弄了个配料
丰富的汤面。
当我将要告别离去的时候,若欣拿过让我帮忙拿回来的快递,当着我的面拆
了开来,随着包装的层层展开,一根面目狰狞的假阳具露了出来。若欣把那玩意
掂在手里,悠悠地叹息「以后又只好自力更新了。」
我心领神会地一笑,走到她身旁接过假阳具随手扔到了房间里的不知道哪个
旮旯,然后俯下身子,把她横抱起来,往睡房走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