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游戏里抽不到夜兰,那么就在现实中内射她!】(完)


「谢谢支持!感谢!爱你哦!」
展台后的桐月冲我比了个爱心。我刚刚在她的展子上买了本拍立得画册,还
有几张她签名的明信片,就使得这位漫展上的特约嘉宾一个劲地冲我道谢。
「没事,关注你好久了,能见到你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
桐月今日出的角色是原神中的夜兰,连体的透亮皮袜同上衣完美结在了一起。
衣服上点缀着细密地金银丝刺绣,几乎完全还原出了游戏中的效果。配合上桐月
修长而又苗条的身材,简直就是夜兰本人了。
她洁白细嫩的肩膀露了出来,光滑的肌肤看得我直流口水。我是个不折不扣
的色坯肥宅,只不过因为多年前家里拆迁,比普通的阿宅们钱富裕些罢了。有钱
能使鬼推磨,在钞能力的帮助下,我还从未失手过,陆陆续续已经操过了快二十
个Coser了。今天,拿下桐月便是我的目标。
各大平台上,桐月有着近百万粉丝,是各地漫展的常客。众所周知,阿宅们
总是对Coser有种变态的占有感,他们心里既对Coser们意淫了无数遍,却又无法
接受Coser有男友的事实。就算是肥宅们想接近她们,也往往会因为囊中羞涩,连
人家脚指头都摸不到。
夜兰的服饰实在是过于色气,引来了周围诸位绅士摄影师的围观。见到围的
人越来越多,桐月来了精神,冲着镜头抛了个媚眼,摆出了夜兰的招牌动作——
一手直着举起,一手略微抬起,白嫩的腋窝一览无余。
在咔咔咔咔的快门声中,我被人群挤了出去,实在令人有些恼火。诚然,人
山人海的漫展上并非下手的好时机。对此,我有着较为丰富的经验。对于那些万
八千粉的小Coser来说,只要在平台上充些礼物拿到微信,之后基本上就没了悬念。
如果是粉丝多些的网红Coser,除了钱要给够,还得嘴巴甜些,多吹彩虹屁捧一捧,
也难度不大。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那些大尺度的福利姬,反而约起来不如那些
正经的Coser来得容易,这其中另有缘故。总之,钱还是最主要的。
桐月的日程安排的很满,漫展后,她晚上又开了直播,我的机会也来了。直
播间中,纵然人气爆棚,但实际刷付费礼物的还是极少数。我点了点鼠标,直接
加了她的提督,又是引来桐月不断地道谢。
直播后,桐月主动私聊我要了号码,加上了微信,我也发起了攻势。
「有幸今天见到你出的夜兰真是份珍贵的回忆,真的有种追星的感觉呢。」
「哈哈,多谢支持。我会好好努力出更好的Cos的!」
「那么,能否同你合作,拍摄一套夜兰的写真呢?作为粉丝我想留下份一生
的回忆。」
「呃,可以是可以,但是……」
桐月显然有着一肚子的顾虑,这可以理解。一个女孩,面对陌生人首先考虑
到的是自己的隐私和人身安全,再之后才是Cos上的那些事情。所以这也是那些摄
影师经常能接触甚至操到她们的缘故。我自然不会什么摄影技术,但还有种别的
能力可以操到她。
直到桐月看到了我发出的五位数的转账,她的戒备才完全消除。
「天哪,你这是?!」
看到她在我发出后的瞬间就点击确认了收款,我便彻底吃准了她的底线。
「你懂得这是什么意思吧?」
「唔……大概知道。」
「那地址随后发你好了。」
「感谢!实在是太多啦!真的感谢老板!爱你……」
她发出条几十秒长的语言,娇滴滴的声音已经使我的肉棒顶了起来。
到了约定的日子,我提早一晚就住进了酒店,等待着桐月的到来。这是漫展
的最后一天,她只需参加下上午的一个简短的抽奖活动,就可立马前来。我倚靠
在窗边,静静地望着楼下的主路,不时可瞥到戴着五颜六色假发的Coser们陪着男
生冲着酒店走了过来。
终于,我等到了桐月的到来。她直接出着夜兰的Cos从漫展归来,省下了换装
的时间。门打开的瞬间,我被她身上扑面而来的香水味勾得心里痒痒的。顾不上
寒暄,我直接凑上前去,紧紧地搂住了桐月。纤细的小腰紧贴住了我的肉棒,我
加大了力量,几乎让硬起来的肉棒垂直地压在了她的连体皮袜上。
「你够了!」
桐月轻轻拍打着我的肩膀,我趁机把住了她的胳膊抬了起来,面对我的,是
她白嫩的腋窝。
「啊,那里不能舔的呀!」
她那里很明显地做过了激光脱毛,不仅毛孔都难以发现,还细腻得几乎比大
腿内侧还柔软。正值夏日,她的腋窝微微渗出了些汗,即便是香水也难以盖住,
略有些酸酸的味道,却使人忍不住多闻几下。滑嫩的腋窝,被我嘴巴吸住,用舌
尖在上面滑动。口水顺着她敞露的透视连体衣滑下,一直流到了腰间。
和知名Coser的性爱始于长达几分钟的舔腋窝,让桐月有些忍俊不禁。
「够了哇,怎么你会喜欢那里?」
「难道你没被舔过?你没男朋友吗?」
「我还单身呢,工作都忙得要死,哪有时间谈朋友。」
「别逗了,你条件那么好,还用得着发愁这些?」
「你哪里懂,每天出外景加上修图修假发,还有参加那些活动和直播,我连
好好吃顿饭都没工夫。」
她还想接着倒苦水,讲述作为知名Coser的苦恼之处,却被我的舌头抵住了嘴
巴,说不出话来。
「唔,轻点哇!」
我拼命地吸吮着桐月柔滑的舌头,让她的口水引进我口中。二人的舌头缠绕
在一起,浸在了温暖的口水中,又烫又甜。即便是贴脸舌吻,我也不忍闭上眼睛,
为了零距离观赏着桐月漂亮的小脸。她的肌肤白而光滑,冷色调的皮肤正好同夜
兰的黑紫色头发成了绝配。笔直而又纤细的鼻梁上盖着层薄薄的粉底,几乎被我
的脸蛋蹭得掉了粉。
「行了,你怎么这么着急!」
如果哪个男生见到桐月这样的女孩不着急,那么恐怕不是阳痿就是只喜欢同
性。我恨不得把她的小脸都完整地舔上一遍,用舌头给她洗一遍脸。
等到把桐月抱到床上,我的足控本色被她的连体胶袜激发了出来。这款Cos
服设计得极为巧妙,材料也非常考究。不像是那些廉价Cos服用黑丝劣质替换了原
作中的连体皮袜。桐月的足底处,皮袜在此有条二指宽的环绕,为了Coser穿上后
衣服固定住不往上拽。漆黑的透亮皮袜几乎能映射出我的影子,皮袜透视的地方
使得白皙的大腿若隐若现。
「你好漂亮!」
这句话我应该一开始就说出来才对。
「那你温柔点不好嘛?快被舔得出汗了!」
「那不舔了,你把高跟鞋穿上。」
我躺倒在了床上,等待桐月站到我双腿间,用高跟鞋狠狠地踩我的肉棒。深
黑色的漆皮高跟鞋的鞋跟纤细,像针扎一般地按压在了我的裤裆处。内裤分散了
尖锐地挤压,肉棒只能感到刺痛地感觉。看着这位顶尖的知名Coser竖立在我的胯
间,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
「啊!请再踩得用力些!」
「还要用力吗?不会给你踩疼了吧。」
「越疼越好。」
「那我踩下去喽?」
桐月几乎把重心放到了我的肉棒上,高跟鞋鞋跟狠狠扎了下去。肉棒被挤压
得紧紧贴在了两颗蛋蛋之间,差点被按入进了腹腔之中。强烈的刺痛感灼烧着我
的神经,桐月双臂交叉在了一起,愈发地神气了起来。
「那么疼,你还觉得舒服,是不是有些变态?」
「对!就这样!再骂些难听的词!」
「骂你?」
「对,就骂我是恶心肥宅低贱垃圾笨蛋这些!」
「呃……」
「你这个色坯!」
桐月试探性地骂了一句,她看到我已经舒服得紧闭双眼,便放下了包袱,大
声地骂了起来。
「被我高跟鞋踩得舒服吗?真是个垃圾足控呢!」
「原来肥宅们的性癖都这么恶心人!真是快让我吐了呢!你这样的死宅色坯
去死好不好?」
「狗杂种被踩还觉得舒服,实在是太让女生恶心了!」
一连串地口吐芬芳使我精神上极度愉悦,一般人挨骂定然是极度愤怒,但被
一位出着Cos的漂亮女孩娇滴滴地骂着,反而使人越来越兴奋。直到她见我小腹都
有些凹了下去,才抬起了腿。
「你,你没事吧?疼不疼?」
「你看看就知道了。」
桐月好奇地解开了我的裤子,大红色的内裤引得她噗嗤笑了出来。
「别闹,今年我本命年,辟邪的。」
红色内裤被她扒下,肉棒失去了松紧带的束缚,猛然抬起,差点砸在了桐月
精致的小脸上。
「哇哦,男生的肉棒都这么大嘛?」
她显然并未见过多少次男生的性器官,看来之前她说的没空交男友是真的。
「那,请夜兰姐姐给我舔吧!」
桐月的假发微微颤了下,点了点头。柔顺的黑紫色披肩发摸起来像是精巧的
羽毛毯,我轻抚了下她的假发,手指发力把她的头按向了肉棒。
细嫩的舌尖接触到了龟头,一阵滚烫地刺激过电一般激了过来。她笨拙地用
舌头舔着肉棒,如小猫喝水似的谨慎小心,生怕咬在了上面。一阵阵地舔舐,使
得我欲火焚身,一个劲地吸着冷气。舌头这块人身上最灵活的肌肉,接触到了龟
头——男人最为敏感的部位,温润的口水润滑着二者间的空隙,把快感提升到了
顶点。
试探性地舔舐后,桐月慢慢熟练了些,含入了更多的部分。龟头蹭过她舌面
黏膜,略微带着些涩涩的刺感。随着肉棒继续地前进,她本能地发出了干呕。粗
壮的阴茎被她舌头抵住,紧紧贴在了桐月的上颚处,几乎动弹不得。随着她不断
地吞咽,口内的运动不规则地对龟头进行着挤压。我体会到四面八方而来的触感,
温暖而又潮湿的口腔内成了个天然的顶级飞机杯。
「呼……呼……」
桐月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把肉棒吐了出来,像只小狗一样伸出了舌头,拼命
呼吸着。肉棒带着她口水拉出的丝,看到她洁白整齐的牙齿,我突然想起了个奇
妙的玩法。
「你把嘴合上,再去吃我的肉棒。」
这有些难理解,但桐月还是照做了。她吞下了肉棒,用舌头把阴茎顶到了牙
齿和脸皮间的空隙,再紧闭牙关。这样,我的鸡鸡就处在了桐月的右脸处,可以
清晰看到她脸皮那里肿起了一块。
白皙的小脸下,能清晰地看出肉棒的形状,我实在佩服自己的创造力。我把
桐月的手按在了她脸上被肉棒顶出的凸起,隔着这位Coser的面庞按摩着我的龟头。
包裹上了一层软滑皮肤的肉棒感受到了脸上的按压,不断地在她口里打滑,这种
刺激,实在是爽爆了。
很快,我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射精前的快感瞬间我再熟悉不过。我在喷发的
瞬间,把肉棒拔了出来,让浓浓的粘稠精液射在了桐月的脸上。突然间地颜射,
让她吓得激灵了一下,脸上像是洗澡一般沾满了晶莹剔透的宝贝。
「哇!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说话还好,一开口,精液便顺着她的嘴角滑入口中,使她完成了颜射加吞
精的二连击。桐月砸吧了几下嘴,带着些好奇感品尝着我最宝贵的东西。
「嘴里黏黏的,像是……像是果冻……还有些腥味……」
「没事,以后你就熟悉这种味道了。」
我用已经疲软的鸡鸡蹭着她的小脸,连龟头上都沾到了粉底。桐月的脸蛋上
满是精液和口水,糟糕的不像个样子。难以想象,几个钟头前她还是端庄坐在镜
头前的漫展特约嘉宾。
「太爽了吧!」
「变态!真是的,妆都快被你弄花了。」
桐月拿着纸巾擦着脸上的精液,略微有些尴尬。
「你真的好漂亮!」
射在漂亮女孩脸上,不光是有性上的享受,还有种荣誉感,毕竟这不是人人
都能做到的。
「我说,接下来是不是就该啪啪了?」
她本以为啪啪是一上来的事情,没想到前戏就玩了这么久。
「唔,当然,当然。」
谁不想把肉棒塞进Coser的紧致小穴中呢?只是桐月穿着连体胶衣,我实在不
知从哪下手。大腿处胶袜有着漆皮亮面,不得不说,衣服的质感摸起来很棒。
摸索了半天,我才发现如果不让她脱个精光,是没法插入了。考虑再三,我
还是觉得带着Cos服操起来才有情趣。
「你,你要做什么呀!」
我拿出剪刀,在她双腿间划开了道口子,为连体衣制造了个插进去的空间。
这套Cos服价格不菲,一剪子下去,她是再也不能穿着这件出席漫展了。
顺着开口,我用手扩张出了个能深入的口子,摸索到了桐月黑色的内裤。隔
着布料,我用手指轻轻竖着蹭起来她的小穴。
「嗯,嗯,呼……」
她来了感觉,开始娇喘了起来。
剪刀探了进去,把内裤联结处剪开。这本来就是极为简洁的丁字裤,只需轻
轻一拉,就被我把整条内裤扯了出来。桐月的私处,竟然同大腿一样光滑,没有
一丁点的毛发,两片薄而窄小的阴唇紧闭,仿佛是张抿在一起的小嘴,等待我的
光顾。
「那,我要开动喽!」
我对准了桐月的小穴,把嘴伸了过去。多年来的纵欲生活,使得我可以熟练
地用牙齿轻轻咬住女生的阴唇扯开,却又不让她们感到疼痛。一边的阴唇被我半
咬半吞,撕扯开了她的小穴,露出鲜红的阴道内壁。粉嫩而又带着血色的黏膜刺
激着我的神经,也传出些许地阴部味道。纵然这并非是令人愉悦的芬芳,但考虑
到这是为顶级Coser,我还是难以自拔地贪婪嗅上了几口。
舌尖捋直,我探入到了桐月的阴道之中,狭窄而又滚烫的内壁几乎巴结住了
我的整根舌头。阴部肌肉的被动反应分泌出了黏液,使得舌头和黏膜间变得更加
黏滑。紧致的小穴连舌头打圈的空间都不够,桐月未免太过于清纯了。
伴随着我滋溜滋溜的舔舐,桐月也开始小声地哼哼起来。我加快了舌头伸缩
的速率,来回扫动着小穴,只听到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
「唔哇哇哇!好舒服呀!太……」
我突然张大了嘴巴,用嘴唇吸住了她的阴道口,然后用力吸气,几乎把小穴
处制造处了真空般的感觉。桐月无助地夹紧了双腿,摩挲着我的头发,声音愈发
地大了。
「哼呜呜呜,太舒服了……小穴……好兴奋呢!」
「哇……下面要……要出来了!!!」
我急忙移开了嘴,把三根手指塞进了小穴,一前一后地抽插着。桐月用劲收
紧着小腹,却依旧抵不住下面的疯狂刺激,淫水顺着下体滋了出来。
「哇……丢死人了……呜呜……」
桐月已经习惯了做众人的焦点,如今当着别人尿了出来,实在令她难堪。淡
黄色的尿液混合着阴道分泌出的白液,滴滴点点地跌在了床单上,羞得她哭了出
来。
「呜呜呜……太丢人了……怎么会这样……真是的……」
我没理会她的哭泣,把肉棒塞了进去。有了液体的润滑,插入依旧有些难度。
桐月的小穴过于紧致,以至于站立状态难以插入。我轻抚她后背几下,安慰着这
位哭鼻子的漂亮女孩,把她搂在怀中,斜靠在了床头。
「宝贝,别哭了。乖,你已经很棒了。」
桐月顺从地跟着我的手,趴在了床上,朝着我撅起了屁股。由于双腿分开,
两片阴唇也自然地敞开,若似一张小嘴含着笑。我找好了最棒的姿势,跪在她身
上,一下就捅了进去。
「嗨呀!这么热!」
小穴内的温度就同开水一样,滚烫得像烈火。龟头一进到阴道之中,就被黏
膜紧紧包裹,像是个无底的黑洞,不用我发力,就吸住了我的肉棒,一点点地将
我拉进到桐月的下体之中。每一寸地前进,肉棒都承受着巨大的挤压,我还从未
体验过如此紧致的女孩下体。
雄壮的肉棒经过了一道道黏膜和肌肉构成的肉箍,极大地刺激感引得我俩都
大声地叫了起来。随着桐月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知道,距离尽头已经不远了。
很快,我的龟头体验到了块极为柔软而又粘稠的东西,牢牢地顶住了肉棒,
这里是子宫颈口,也是阴道的终点。整条肉棒都顶入到了桐月的体内,让她像猫
叫一样吱吱吱地尖叫了起来。
「别叫!」
我使劲拍了下她的屁股,开始了大力地抽插。一拔一抽,在狭窄的小穴中做
起了活塞运动。潮湿的阴道发出了诱人的噼啪声响。
「哇哇哇!哥哥……轻点哇!!!」
「啊!!舒服……哥哥……大力一点呀!!」
「爸爸……爸爸操我呀!!!」
「务必……务必射在女儿的小穴里面!!!」
「爸爸操死我呀!!!」
我已经整个身子压在了桐月身上,只运动着腰部,一次次地顶着肉棒。既然
游戏里抽不到夜兰,那么,就在现实中射在夜兰的小穴中吧!我搂紧了真人夜兰
的细腰,单膝跪地,把马力开到了最大。飞速地抽插,使我视线都变得模糊,眼
前勉强能看清夜兰的头发颜色。我顾不上那些,屏住了呼吸,死命地扭着腰,用
尽最后一丝力气,把肉棒顶在了夜兰小穴最深的地方。
「嘿啊啊啊啊!!!射了!!」
我双脚离地,把整个身体都压在了夜兰身上,同时射出了宝贵的白浆。被我
紧紧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的桐月无助地挣扎着,却无法阻止精液全部灌入到了小穴
之中。
「来,亲一个。」
夜兰把头往边上扭了下,吸住了我的嘴唇。甜腻的口水顺着她卷成U型的舌头
传入到我口中,能操到真的夜兰,真是死而无憾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