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黑道千金大小姐妹妹,就由我来好好调教!】(1-2)


,127 字
第01章:委托是调教从未谋面的不良千金妹妹,我任重道远
父母离婚,我跟着父亲生活,奈何父亲人菜瘾大,赌场几日欠下了一大笔债
后就跳楼自尽,等着我这个做儿子的去帮他还钱。
一开始我并不打算给钱,毕竟我才不想年纪轻轻的就成为大负翁。
直到那几天出校门被堵,夜晚被人用石头砸碎窗户,偶尔走在路上还会莫名
其妙转移进医院住上几天,我才感受到了社会的险恶。
玩真的啊!
无论是出门还是躲家里都要小心翼翼,打电话报警也于事无补,这样提心吊
胆的日子实在难过,为了能不被骚扰,我最终只能同意了帮父亲还债,暂且回归
了平静。
那之后我休学一个月,找了好几份工作,但距离还清债的总额依旧相差十万
八千里,每日像僵尸一样为了债款奔波,老实说我都有自尽的念头了。
原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到我忍不住离开人间才会结束,但转机很快就来了。
「莫西莫西?」
傍晚,劳碌一天的我回到出租屋,草草锁上门,刚想躺床上休息一会,电话
便响了起来。
是不认识的电话,可能是推销,也可能是那群不良要来催债了。
我叹了口气,拿起了手机,划过接通。
「你好?」
「你好,请问是矢泽言先生吗?」
是有些严肃的,冷淡的女声。
「先生?嘛……姑且算是吧,你有什么事吗?」
我有些苦涩地问道。
*** *** ***
经过一番交谈,我得知了一个重磅消息。
那就是,我父亲曾经竟然还是个风流男,搞了有钱人家的千金,生下我还有
一个女儿,之后被发现其本性,当场就给逐了出去,哪知母亲被骗过于悲伤,抑
郁成疾,最终早逝。
而我的妹妹在无亲无故的环境中成长,最终成为了一个不良黑道千金大小姐,
每日不是在鬼混就是在鬼混。
母亲家拗不过她,只能任由她胡闹。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母亲家那边也重新重视起妹妹的教育问题,最终还是没
法拗过她,稍微妥协了。
能够任由她在外胡闹,但必须要接受家里派人去她那边进行教育。
那个要对妹妹进行教育的人就是我,另外人是妹妹选的,和母亲家似乎没有
关系。
这一部大剧听的我一愣一愣的,半晌后才反应过来。
「嗯,所以,你们是想让我去教育妹妹?不过你怎么证明自己说的才是真的
呢?」
「关于我们的信息稍后会发给您,你的为人我们调查过,学习成绩优异,没
有过不良行为,在学校似乎也有着很好的评价,而董香也指名只有你能在她那边
住下来,我认为你是最好的人选。」
调查?
我有些愕然。
「那个……嗯,我懂了……」
有些懵懵的,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支支吾吾的敷衍过
去。
「你现在的情况也不好吧?由于你父亲的原因,你母亲这边基本没有人会接
受你,没法让你回归,所以,我打算用另一种说法。」
「啊,嗯?」
「矢泽言,我打算雇佣你作为矫正董香的教师,报酬方面绝对能够解决你目
前的难题,如何?」
「……」
报酬。
听到这个词,我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是的,母亲家那边听起来并不缺钱的样子,既然如此,报酬方面应该也不会
亏待了我。
而且,没钱确实是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如果有钱的话,我不仅能继续上学,
很多问题也能随之解决。
「我能……再考虑一下吗?」
「当然,稍后我会把具体的情况和酬金发到你的手机,请你好好考虑一下,
那么,再见。」
「再见。」
「……」
手机响了几声之后,房间内彻底陷入了寂静当中。
「教育……妹妹?」
我对素未谋面的妹妹有些恐惧,更别说听电话里说,她还是个不良。
不良什么的,让我来教导,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
「叮」的一声响起。
我看了看,那是更为具体的要求和注意事项,以及在我看来不菲的报酬。
还有证明身份的证据,我仔细看了一遍后确认没有问题。
最心动的是,教育妹妹期间,住宿费是不用我自己掏钱的。
这无疑大大减轻了我的负担,如果不是没钱,我早就想跑路远离这边了。
能够不被那群不良骚扰,对我而言真是天大的好事,这个月以来我都快给弄
出阴影来了。
而且这工作并不要求教育一定要有成果,只要我能阻止妹妹,不要让她胡来,
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就好了。
也就是说,平常的时间甚至很多,多到可以成为闲的地步,这任务听起来也
不像是很耗费精力的样子。
一念之此,心下虽然做出了决定,但我没有立马回复。
一天的工作已经让我身心疲惫,此时困意袭来,我也不再硬撑,往床上一趟,
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
「呜……」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我的脸上,屋内闷热的让人难受。
我有气无力的爬起来,揉了揉头发,拿起手机查看时间。
5:23
还早,可以洗个澡先。
洗完澡后,我把衣服穿戴好,正要出门,突然又想起什么。
「对了……」
我打开手机看了看短信。
「是真的啊……」
直到现在还有些如梦似幻的感觉,但上面的字切切实实地倒映在我眼中。
回到房间坐下,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拨通了电话。
片刻后,电话接通了。
「早上好。」
「早上好。」
互相打了个招呼,那边似乎还有些犯困,声音有些轻柔。
「那么,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吗?」
「嗯,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让我担任这份工作吧!」
「明白了,我通知一下这边,之后就请你好好教导董香了。」
「嗯,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
「麻烦了。」
挂断电话,我当即收拾好东西,然后再找这一个月以来打杂工工作的老板说
明去意。
最后一个老板是我的女同学。
她以让我辅导她学习为由付给我报酬,虽然不多,但聊胜于无。
其实辍学一个月,我的学习早已跟不上她的步伐,但她仍然坚持让我辅导,
而我因为钱的原因也没有拒绝。
总的而言,真的受了她很多照顾,在学校里也是,我很感谢她。
「真的没关系吗,言君?」
电话中她的声音透露出隐隐的担忧。
「没事的啦。」
「不要想不开哦?」
「怎么会,倒不如说,或许能好起来也说不一定呢。」
「听到你这么有元气的声音,我也就放心了」
「嗯。」
「……」
「呐,言君。」
「嗯?」
「你还会回来吗?」
「……」
闻言,我犹豫了一下。
教育完妹妹后该何去何从,老实说我有些迷茫,也没有一定要回到这里来的
理由。
「或许会回来吧。」
我模棱两可的说道。
「这样啊,抱歉,问了些奇怪的问题。」
「没什么,你也只是担心我而已吧?那就这样,我先去准备了,再见。」
「嗯,再见。」
……
买了早餐回来,我预定好行程,看了看时间,只觉无比轻松。
总感觉很久没有过这样休闲的时候了,还真有些不适应的感觉。
不过很舒服就是了,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
到了该跑路的这天清晨,我的门被敲响了。
很粗暴的敲门声,仿佛想要把门给撞烂冲进来一般,能感觉到一股粗戾的气
息。
不用说我也知道是谁找上门来了。
我穿好鞋,刷牙洗脸,稍微运动了一下,放松筋骨。
「来了。」
边说着,我边过去把门打开。
不出所料,门外站着的骚扰了我一个月多的不良,也可以说是债主?
「喂,你小子真让我好等啊?」
「啊哈哈,抱歉抱歉,你进来说。」
我不由分说的他拉了进来,伸头出去看了看,似乎没有别的人跟着,反锁上
门,一句话也没说,扭头一拳就打了上去。
*** *** ***
「呼。」
喘了口气,留下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黄毛,我提着行李走出去。
「喂,松田呢?」
刚出到出租屋楼下,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停下脚步,回头仔细看了看他。
「哦?」
片刻后,我把门锁上,钥匙交给了房东,一路上心情大好,甚至奢侈的买了
杯奶茶。
果然自由自在不被束缚真是太棒了啊。
中午时分,我搭上了去往杜王町的高铁,妹妹的住处便在那里。
第02章:委托要求调教的不良千金妹妹意外甜美,我仍任重道远
下午五点多,我到达了目的地。
母亲家是有钱人家,妹妹却意外的住在有些偏僻的地方。
不,也许有钱人都是这样的?
乡下盖别墅什么的。
夕阳余晖照在我的脸上,已然有些发暗,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搭着顺风车又过了一段时辰,我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老实说,虽然心里已经有做好准备了,但这建筑的大小仍然让我吃惊,宽宏
大气不说,站在面前感觉自己像是面对超大巨一样有压迫感。
而且这种气势的建筑,俨然一副小镇是自己后花园的感觉。
我发消息报告已经到达目的地,然后在大门外围摸索了一阵,找到了特意藏
给我的钥匙。
「咔擦。」
我把门打开,走了进去,将门反锁好,来到了屋子的门前。
犹豫一阵,我拍了拍脸。
冷静冷静,就算妹妹是不良,作为哥哥的我在气势上也不该落了下风才是。
「咚咚咚。」
「有人吗?」
我敲响了门,没有人回应,考虑到妹妹是个不良,平时不在家里似乎也正常。
自己用钥匙打开门,内部的装饰让我有种进入了皇宫般的不真实感。
璀璨的水晶吊灯虽然闪闪发光,但并不让人觉得耀眼,古色古香的家具雕工
精湛,让我有种来到了贵族城堡的即视感。
不过,虽说外感看起来比较古朴,但现代化的家具却一个不少,看起来生活
会很便利。
暂时不在乎妹妹,我按照短信所描述的路径来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起来。
好在房间并不是常年没有人使用的类型,不用特地去清理灰尘。
将物品摆设完毕,剩下的就只剩缺什么补什么了。
母亲家预知了工资,所以我现在也算是小富有。
特别是在乡下这种地方。
虽然没有吃过饭,但我也并不饿,比起填饱肚子,我更在意接下来该怎么面
对这个从未谋面的亲妹妹。
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坐着,我预想了很多种见面的方式。
思虑片刻,我从背包里拿了一根棍子出来,这是早就准备好的。
面对不良当然要做好万全的打算。
……
不知道等了多久,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时间已经接近8点,天完全暗了下来,对于女孩子来说显然不太安全,就算是
不良,我也有些担心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毕竟我的任务不仅包括把不良妹妹拉回正轨,还有保护她这一条。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会特地说明这一点了。
是啊,不良的话,相比较普通人,自身的安全也很难保障呢。
想到这里,我有些不安起来,虽然知道妹妹董香的号码,但之前我觉得还是
要现实里见面才更好。
现在的话,是不是要打个电话才好一些?
犹豫片刻,我还是决定给她打一个电话。
就在我想拨通号码的时候,外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杂音,越来越近,也越来
越清晰。
「那就这样咯,别磕到墙喔?拜拜~」
「我知道了……嗯……」
女孩子爽朗的声音从外面传入耳中,没过多久,屋门外出现轻微的响声,然
后咔擦一声,门打开了。
是一个女孩子。
一身金色的秀发散落在身后,长着一张乖巧可爱,看上去非常甜美纯真的俏
脸。
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大和抚子那般温柔体贴的女人年轻时的模样吧。
就算裹着代表性感魅惑的黑丝,那双线条优美,弧度诱人的笔直长腿也只给
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惬意。
可是……这样的人,竟然会是不良吗?
说起来,这样的家庭条件,完全没必要去当什么不良吧。
我沉思着观察她。
没错,这个人就是我的妹妹,星野董香,随母亲姓,因为有看过照片,过于
亮眼的颜值也很有辨识度,我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妹妹啊……
似乎有喝过酒,此时的董香脸上布满绯红,眼神迷离,她把鞋踢下,倚着门
框弯下腰,提起鞋子刚想放到门外摆放好,便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缓缓抬起头,
和我对上了视线。
「……」
一瞬间,时间似乎都停止,我不自禁的憋住呼吸,内心喃喃自语。
什么鬼,这种史诗级会面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不要这么凝重好不好……
「哥……哥哥?」
意外的,我口中清楚地听到了这样的喊声。
明明很清晰的传达到了耳中,却又感觉那么模糊遥远,相隔两界般不真实。
而且,老实说,不仅是外貌,就连声音都比我原本预想的要软很多,这一声
酥酥麻麻的哥哥,还带着一丝醉意,迷乱,磁性而感性的魅惑感直入我的心脏。
我能感受到心不自觉的猛振了一下。
「嗯?啊……啊?我?」
明明脑子里好像已经理清楚了现状,到开口的时候又迷糊了起来,感觉被瞬
间降智一般,整个人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或者说,我对她叫我哥哥仍然有些不真实感?
是了。
虽然我和她确确实实在血缘上是兄妹关系,但实际上并没有过任何的接触,
比起妹妹这样的感觉,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一个很漂亮,让人心动的,带着青涩
甜美气息的少女。
而绝不会是妹妹那样的角色。
在此之前,我觉得她也不可能会把我当作哥哥,而我自己也不应该把自己当
作她的哥哥。
我认为不会有人喜欢突然出现的哥哥仿佛理所当然一般的管教自己,利用年
龄和身份强行进入自己的生活当中。
所以我一开始是把自己当成了家教一般的角色,带着这份觉悟而来的。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虽然可能是有喝醉了的缘故,但她确确实实的叫了我哥哥。
我觉得就算喝醉了,应该也不会对这样一个仅有血缘,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叫
哥哥才对。
可是……
嘛,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原先想好的措辞在此刻完全失去了作用。
我就像是忘了剧本的演员,即不能急的团团乱转,又不能直接跑开,于是就
愣在原地傻掉了。
「你……是我的哥哥吧?」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还是其他什么的,董香很显然没有我这么多的烦恼,她
直入主题的问道。
也就是在她说完话的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什么,既然她都叫我哥哥了,说
明对我有了解,至少是看过照片的。
知道这点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渐渐安心下来。
或许是因为我也看过她的资料吧,理论上来说,我们又不算陌生了,真奇怪。
不过果然还是算陌生的吧,于情于理,嘛,真奇怪。
脑内活动了很久,我组织了一下语言。
「那个……按照血缘来看的话,应该是的……」
预想中流畅的对话并没有出现,我果然还是没法正常的对付完全陌生,却是
自己妹妹的少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