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敏我的最爱】(完)


每个人都曾有过懵懂的年代,初恋是羞涩的,不管结局如何,但那种发自内
心的甜蜜伴随着每个人的成长,永远都是最美好的回忆。
敏敏跟我是初中同学,我们两个成绩都很不错,每次学校会考均名列前茅,
我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敏是文娱委员,都属于老师的重点保护对象。其实我们这
一代是悲剧的一代,升学压力无时不刻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再加上娱乐设施的极
度缺乏,我们的课外生活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男女之间,除了同学关系,根本不
可能有其他的可能。枯燥的三年过后,我进入县重点高中,而敏考上了一所师范
学校,就这样我们各奔东西。
在手机等同于砖头(大哥大)的年代,那是暴发户才能拥有的奢侈货,而上
网、QQ更是还没有出现在我们生活之中,加上毕业时没有留下书信联系地址,敏
也在我的记忆中慢慢模糊了。
1997年,历经中国特色的万人抢过独木桥,我考上了省城最有名的大学,多
年的压抑,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了,很快我就沉迷在时下最流行的局域网游
戏中,红警、Fifa、帝国、星际等便成了我的至爱,迷迷糊糊的第一学期就接近
了尾声。那天我正躺在床上意淫着指挥一队航母蹂躏对家的口水兵时,一个同在
省城读书的初中同学李风找到了我寝室,告诉我周末有个聚会,还神秘兮兮的说
有人特地嘱托他要把我邀请到,诧异之余我便答应了。
到了周末,我乘公交车到了聚会的餐馆,推门走进包房,我一眼就看到了坐
在对面的敏,心跳有了加速的冲动,模糊的记忆也一下清晰无比,太意外了,女
大十八变,当年的黄毛丫头长大了、长开了,标准的瓜子脸、凹凸有致的身材——
「怎么,不认识我了?老同学,过来坐啊,给你留了位置。」敏拍了拍身旁
的座位。
「重色轻友的家伙,看见美女就无视咱哥几个,鄙视!」李风一脸坏笑的调
侃着;
「嘿嘿,怎么会呢,太久没见到敏了,激动、激动。」我边说边走到敏旁边
坐下。
接下来几个人开心吃着东西、喝着啤酒,聊着各自的心事,周围的八卦,生
活上的趣事,一切都是那么的轻松与宁静。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九点多了,期间
也了解到敏已经毕业,通过关系分配到省城汽车南站附近的一所小学当老师,看
到时间也不早了,我提出今天就到这里,下次有时间再聚。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
后,几个人就各自回去了。
回到宿舍后,准备冲个凉就上床做美梦,正在澡堂鬼哭狼嚎地吼着我们地澡
堂之歌「敬爱地领袖M主席,跟着我们一起过着快乐的性生活——」,就听见寝室
的同学在叫我「林宇,电话,有美女找!」匆匆穿上短裤头,回寝室接过电话,
原来是敏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喝醉,这年头人总是很单纯,一句简短的问候就把
我感动得一塌糊涂,那一个小时也不记得到底聊了些什么,反正我就不停的恩恩
恩的,其余就是傻笑。从这以后,敏喝我就隔三差五的电话联系,周末的时候敏
有时间就跑我学校一起吃个饭、唱唱歌什么的,敏总是很健谈,往往一个电话就
是一、两个小时,而且90%的时间都是她在说话,我时不时回应一下就可以了,感
情就这样慢慢的升温了,虽然两个人都没有挑明,但我们都默认了男女朋友的关
系,就在这种幸福而又平淡之中,半年一幌又过了,期间从拉手、拥抱发展到了
接吻、隔着衣服摸一摸,也就仅止于此。不是我不想进一步,敏虽然性格很开朗,
但她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孩,我也不想强迫她,这也许就是初恋的感觉吧。
大二的时候我参加一个星际战队,经常混迹于学校周边各大网吧参加挑战赛,
晚上通宵游戏就成了家常便饭,因此跟敏联系的次数也就慢慢变少了,敏虽然不
满我沉迷游戏而荒废学业,但也从来没有因为这跟我闹便扭,只是经常劝说我再
怎么玩也要把学位证拿到手。直到98年11月8号下午我收到敏的传呼,说她不舒服,
我能不能去陪陪她。由于今天是礼拜天,下午有星际联赛(几个网吧赞助搞的一
个业余联赛),我就给敏回了个电话,说下午有比赛,走不开。
等我带着比赛胜利的喜悦回到宿舍后,才注意到敏又给我发了一条留言「对
你而言游戏比我重要多了,你在乎过我吗?」等我回电话过去只听到忙音,我这
才意识到敏真的生气了,肯定把单身宿舍里的电话拔了,于是我不停给敏的传呼
留言,等到11点始终没见敏的回话。这下我着急了,出了宿舍拦下一辆的士便往
敏的学校赶去,可能老天也在衬托我的心情,上车没一会就下起了雨,从城西赶
往城南,足足花了我50元车费。
等我下车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到敏的单身宿舍时我已经浑身湿透了,此时已
经快12点了,整个宿舍楼一片安静,我的敲门声在深夜里显得特别突兀,过了好
半会,门终于开了,敏看到冻得直哆嗦的我,眼睛一下红了,扑到我怀里哽咽着
说:「怎么这么不爱惜你自己,冻病了怎么办?」
多好的女人,没有生气、没有抱怨,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珍惜眼前这个好女人
呢?我紧紧拥抱着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抱了一会,我忽然想到敏说自己不舒
服,我湿淋淋的抱着她,不是更加雪上加霜吗,赶紧拉着敏进了房间,愧疚地说:
「敏,对不起,你哪里不舒服?我以后再也不玩游戏了!」
「我没什么,就是感冒了,头有点疼,见到你就好多了,你赶紧去洗个澡,
别冻坏了。」说着把我推进了浴室。
冻得不行的我也没多想什么,马上脱光了就用热水淋浴,等我洗完后才想到,
连内衣裤都湿透了,我穿什么啊,敏见我在浴室半天不出来,可能也想到了这一
点,连忙说:「你先用我的浴巾吧,我帮你把衣服烘干一下。」
裹上敏带着淡淡体香的浴巾我尴尬的出了浴室,敏已经把被我抱湿的衣服换
成了睡衣,脸蛋通红通红,帮我把衣服拿出来摊在凳子上,用取暖器烘着,又拿
出电吹风说道:「坐到床上吧,我帮你吹干头发。」
「恩,敏敏,你还生气吗?」
「有一点点,不过现在好了,以后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还有,以后玩游戏
可以,但是别熬通宵哦,这样对身体不好。」敏敏走到我面前,温柔的帮我吹着
头发,由于我是坐在床边,敏的胸部正好紧贴着我的头,醉人的体香顿时让我陶
醉了,我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双手不由搂住了敏的腰,慢慢的抚摸着,敏敏的身
材很好,1.63M的身高,谈不上非常丰满,但也绝对不是那种骨感的女人,隔着薄
薄的睡衣,手感特别好,随着我的手逐渐伸进敏敏的衣服里,我感觉敏的身体轻
微的颤动着。
「别乱动,你这样我怎么帮你吹头发啊?」敏抓住我不断作怪的手。
「敏,我爱你!」没有理会敏的阻挡,将电吹风丢在桌上,我抱住敏,在她
额头上温柔的亲了一下,听到敏的呼吸略微有点急促,迷离的眼神略带着一点幽
怨,挡在胸前的手也紧紧的环抱住我,感觉到紧贴着我胸前的两处坚挺,幸福和
欲望一下令我冲动起来,低头吻住敏性感的小嘴,在她薄薄的嘴唇上来回的吮吸
着,舌头轻轻抵住敏的洁白的牙齿,敏体会到了我的意图,伸出柔软的小舌头跟
我纠缠到一起,我的双手也不受控制的上下抚摸开了,光滑的背、细软的腰、挺
翘的臀……一个个在我的魔爪下慢慢沦陷,欲望越来越强烈,我已不满足就这样
过手瘾了,舔了舔敏的耳垂,「敏,我受不了了」。
看着我冒火的眼睛、急促的呼吸,满脸通红的敏在我腰部掐了一下:什么都
没说。
不说话?默许?我盯着敏的眼睛想再一次求证,敏一把推开我,钻到被窝里
把头都蒙住了。我心中一阵狂喜,19年的和尚,终于可以修成正果,终于可以不
用靠录像厅来研究女人了。
我把身上的浴巾扯下,飞快钻进被窝,紧紧贴着敏,「敏,我帮你脱衣服,
好吗?」
看着我猴急的模样,敏白了我一眼,「我自己来吧,衣服都被你拉坏了。」
说完敏坐起来,慢慢脱去睡衣睡裤,抬起红得滴血的脸看了我一眼,背过身解开
纹胸的环扣,把纹胸跟衣裤放到一起后趴到床上再也不肯看我。
我头脑一片空白,眼睛直直的盯着敏洁白光滑、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干吞
了一口吐液,这就是我最爱的女人,这就是我最爱女人的身体,我轻轻的抚摸着、
亲吻着,从颈到背……一直玉足,感受着敏轻微的颤抖,缓缓褪下了敏的内裤,
好完美的曲线,我身体都快爆炸了。迫不及待的将敏翻过身来,敏紧闭着双眼,
上齿轻轻的咬着嘴唇,太诱惑我了,敏的乳房不大,但是很挺,小巧的软头点缀
其上,嫩嫩的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轻轻抓住敏的双乳,俯过身温柔的含住左侧的乳头,慢慢的吮吸起来,只
听「恩」的一声,敏浑身一颤,伸手想将我推开,箭在玄上,不得不发,此时的
我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控,在敏的身上四处亲吻着,手也顺着柔滑的肌肤伸往至敏
的下体,紧闭的双腿液无法阻挡我的前进,敏的阴毛不是很多,阴唇比较薄,随
着我的中指滑进那条小缝,感觉到一片湿润,敏的身体开始扭动得厉害了,看得
出她在刻意控制自己,我抬起头亲吻了一下敏的嘴唇,拉着她的手握住我硬得发
烫的小弟弟,「敏,我会爱你一辈子的,做我的女人吧!」
敏回吻了我一下,点了点头说:「宇,我爱你。」
太幸福了,我转身分开敏的双腿,抓住小弟弟在缓缓的摩擦着已经湿润的阴
唇,冲动,绝对是冲动,我俯下身抱住敏,屁股猛往前一顶,整个小弟弟一下挤
进了敏狭窄的引道。
「啊!好疼!」敏无法自控的叫了出声,看着敏紧皱的双眉,痛苦的表情,
我不由来的一阵心疼、愧疚,怎么会这样呢?录像上没看到过女人会喊疼啊?我
吓得不敢有任何动作,吻了吻敏的额头。
「敏,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么疼!」
「宇,我真的好疼,我们不做了好不好?」敏一脸痛苦的望着我。
「恩,不做了。」我怜惜的看着敏,又亲了亲她,缓缓把小弟弟拔出来,看
着上面带着丝丝血迹,心中既是不忍,又充满了自豪。我跑到浴室拿毛巾给敏清
理完下面后,又去冲了个凉水澡,终于平静了躁动的心,就这样我紧紧的抱着敏
睡了一个晚上。
其后的几年,我跟敏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也终于找到了做爱的乐趣。我大学
毕业的时候,家里通过关系在南方的一个省城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这种两地
分居的生活中,敏渐渐有了抱怨,再加上事业还刚起步,我一直不同意这么快结
婚,两个人的感情慢慢出现了隔阂,终于在03年的时候,敏嫁人了,我永远的失
去了最爱的女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