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小鸡鸡被雷电将军油亮肥臀紧紧夹到射精这件事】(完)


子冥是我刷推特时无意看到的Coser,她只用了一张照片,就彻底征服了我的
神经,使得我立马对着她撸了一发。照片中的子冥赤身裸体,只戴着雷电将军的
蓝紫色假发,五体投地对着镜头跪下,身边的是全套角色的Cos服和道具。
虽从照片中看不到她的脸,但图里被她浑圆油亮的肥臀占据了一多半,由于
抹了过多的油,几乎亮得透光,映出了摄影的相机来。子冥的身材,属于偏肉感
的那种,看起来个子也不矮。这般顶级的身材,配上雷电将军的角色,实在是让
我蠢蠢欲动了。
同那些福利姬不同,子冥的账号上并没提供任何购买写真之类的信息,让我
有些疑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我私信了子冥,试着想购买全套的雷电将军写真。
她光推特上就有十多万粉丝,我对她能回复给我其实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三四天后,我的推特提醒有了条私信,令我惊喜的是,正是来自子冥。点开
信息后,里面的内容令我瞬间心跳加速,羞耻得恨不得赶快把手机藏起来。
私信中是张密密麻麻的表格,上面写满了各种不堪入目的内容和价格。
内容是否全裸价格
接吻 打飞机(用手,射精1次)半裸2500
足交 口交(最多射2次)半裸3500
毒龙 内射 陪浴(射1次)全裸5000
出Cos 内射(射精2次起)全裸8000 服装
以上 跳舞全裸10000
以上 水床(一夜不限次数)全裸15000
以上 3P(一夜不限次数)全裸30000起
众多的玩法看得我眼花缭乱,原以为只是舔舔再啪啪,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多
的选择。当然,同样震惊到我的还有价格。光是最便宜的打飞机一次,就要快三
千元了。相信大多数人此时的感觉都会同我一样,既为囊中羞涩而恨自己无能,
又被表格上丰富的玩法钩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就前往体验。总之,我为此难
受了好几天。刚刚毕业的我才勉强能在大城市里立足,哪有那么多闲钱去体验这
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呢?
好在,繁忙的业务很快挤满了我的生活。即便是晚上八九点,公司经理也不
忘关心爱护我,把一沓会员材料发了过来,叫我一个个地联系。叹了口气,我实
在感到有些恶心。真后悔念书的时候总是得过且过,及格万岁,以至于到头来没
个拿手的专长,一辈子看不到未来。
第二天,我按着名单从第一个开始,打电话过去,自然连着吃闭门羹。大多
数人都是直接挂掉了电话,不多的几人在接通后得知我是推销业务的,也马上挂
断了。一个上午,打出了几百个电话,却一无所获,我头一次感到自己如此地失
败。
「这辈子,难道就要这样过去了吗?」
长叹之余,我突然想起了有位多年没联系的初中同学,名叫李凡生。虽然名
叫「凡生」,他却并不出身于普通家庭,在中学时家里就有司机接送,派头很大。
我俩是同桌,虽然和人家不是一个阶层,但我们都喜欢动漫,慢慢也就聊到了一
起。中学毕业后,凡生选择出国留学,我们间渐渐就没了联系。
想到这里,我试着拨通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不料却马上得到了回应。
「李凡生,是你吗?」
「你是?」
「我是XXX,咱们是初中的同桌呀!」
「嗨呀,操,你一说我才想起来,咱们当年一起在教室里偷着看里番来着,
对吧!」
「对对对!」
「现在怎么样?多少年都没见面了!」
「我……」
我沉默了,从凡生讲话的底气,他明显已经混的出人头地。我实在羞愧得不
愿告诉他,我只是个公司被所有人大声使唤的底层小职员。
「喂,怎么没声音了啊!我说,要不咱们哪天聚聚!我前天刚回国!咱们找
个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好!」
「那我请客,地方回头发给你。」
「那实在是太感谢了!」
直到那天我走进了包间,才发现凡生现在混得有多好。他身上穿得全是各种
我叫不出名来的奢侈品,同我寒酸的打扮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好在凡生并不
在乎这些,热情地拉着我回忆起当年的那些趣事。
「你还记得嘛,咱们用投影仪在教室放里番,差点被老师发现,后来拔了电
源才脱险!」
「哈哈哈!当时可吓死我了!」
快十年过去了,我依旧还是那个只会看里番的肥宅,而凡生却已经在国外闯
出了一片天地,开了家不小的房地产公司。如此地落差,使我乐极生悲,又开始
不住地叹气起来。
「操,大男人叹气做什么!」
「唉,一言难尽!」
我把毕业后的事业上的那些惨事一股脑地倾泻了出来,讲到最后,几乎快哭
了起来。
「嗨呀,你讲那么多干什么,不就是没合适的工作吗?我还以为是什么难事
呢!」
凡生狠狠地拍了下我的肩膀,大笑了起来。
「这样,你不是英语还行吗?这阵你准备准备,抽时间去考个雅思,能过6分
我担保你去我们那里工作,之后想移民还是回来你自己决定。」
「你?!」
「反正都是做销售,去哪不一样!你这个年纪,再不出去闯闯,一辈子也就
这样了!你就这么甘心天天在公司里挨啐?」
凡生说得没错,机会已经摆在了我面前,不抓住,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
「那,那我准备准备。争取这个月就去考。」
「没问题,我在本市待到年底,有的是时间。什么时候你有了成绩,我那边
直接给你开Offer,你拿着就能向移民局申请签证了。」
「对了,怎么你这么突然就回来了,回国有业务吗?」
「嗨,不瞒你说,回来是为了找援交Coser玩的。」
「你?!」
我又一次被震惊到了。
「怎么,你要是有钱不是一样去找她们吗?装什么圣人。」
「对对,确实是这样的。」
「只是,你找的是哪个,能不能给看看图欣赏欣赏?」
「哦,叫什么来着?是个大高个,奶子又大又圆,屁股也翘,一看就是健过
身的那种……」
「叫啥来着……我一时想不起来了……哦,对了!叫子冥!」
我第三次被震惊到了。
「哦……我,我也在推特上见过她呢。」
我越说声音越小,这世界怎么会这么小?巧得连我俩想操的福利姬都是同一
个人?
「嘿!真巧,她那个雷电将军的图你看了没?真他妈的刺激!脱个精光跪在
你面前……」
「那,她给你发那个价目表了没?」
「哦,发了。价格倒不便宜,现在真是沾上Cosplay的就物价飞涨,怎么,要
不要一起去体验体验?」
「那实在是太棒了!」
我恨不得自己是个女孩,马上倾倒在凡生的怀中。有了这般大腿可抱,操到
子冥看来是易如反掌了。
几天后,凡生包下了个豪华的套间,约了子冥过来。自然,土豪要先行体验,
这同我也没任何关系。等到凡生爽了整整两天后,他才打电话叫我前来,扔下张
银行卡离开了房间。
子冥对于中途换人并无顾忌,对她来说,有生意做就是好事。她显然才刚结
束服侍没多久,身上还沾着没擦干净的按摩油。子冥高挑的身材比我还高出一头,
一对丰硕的奶子挺立在我面前。
「我……我……」
「小弟弟,你哥们都和我讲好了。他交好了钱,今天一天你想怎么玩就怎么
玩……」
「那,那就按你表格上来吧。」
「那要带Cos的吗?」
「要!要雷电将军……」
「嗯,那,先全裸给你做个水床吧。」
光是听到这句御姐的声音,就已经使我的灵魂差点出窍。
二十分钟后,子冥在浴室里整理干净,只戴上了雷电将军蓝紫色的长发,身
上一丝不挂。她的身体性感得像是哑铃状,在胸部和臀部丰满无比,腰间却纤细
苗条,甚至在小腹处还有若隐若现地腹肌线条。这种身材,看来是没少在健身房
锻炼过了。
「来吧,先给你洗澡……」
子冥指了指淋浴间的凳子,示意我坐下。
「给我,洗澡?」
我上一次被人给洗澡,大概还是孩童时期。如今,要被一位Coser服侍着洗澡,
实在令我有些羞耻。
「别紧张,好玩的还在后面呢。」
子冥看出了我的紧张,她抓起我的手,按在了丰硕白嫩的奶子上面,宽慰着
我。
「哇!这!!!」
饱满而又坚挺的奶子摸起来细腻而又温润,子冥的乳晕浑圆而又粉嫩,搭配
上白葡萄般圆润透亮的乳头,实在是引得我流了口水。
「小弟弟,姐姐的奶子摸起来怎么样?」
我的另一只手,被子冥抓住,塞进了她胯下。刚刚冲洗过的肥臀湿滑无比,
我整只胳膊都被她双腿夹了进去,在她身下来回打滑。肥厚双臀的力道,夹得我
小臂都紧紧的,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牢牢攥住了我的手腕。
「嗨呀……你这是……」
我满眼都是子冥白嫩肥硕地身子,身子贴紧了不断地滑动,勾引得我这从未
接触过女孩的鸡鸡硬了起来。
「总之,先来洗澡吧!」
子冥像是妈妈一样,一件件地脱下了我的衣服,只剩下了条内裤。她轻抚了
下紫发,把发辫塞到了我的裤裆里面。柔顺地假发挤满了鸡鸡和裤衩里的空间,
满满束缚住了我的命根子。冰凉的发丝一缕缕缠绕住了肉棒,还没开始洗澡,就
先来了次发交,把我的性欲引到了极致。
「嗨呀,姐姐……我要射了……你也太骚了吧!」
她一把扯下我的内裤,把我按在了凳子上面。莲蓬头冲着我的下体滋了过来,
滚烫得热水立马给我的命根子带来了极为痛苦的灼热感。
「烫!烫死了呀!」
子冥示意我别动,把水流调到了最大。我的下体已经被热水烫的通红,几乎
没了知觉,很快,鸡鸡上就没了任何灼烧感,取而代之的是刺骨地疼痛。
「你这是要干什么呀!!!鸡鸡要烫没了哇!!」
雷电将军把发辫甩到了身后,把一瓶透明而又粘稠地液体拍在了我的身上。
冰凉刺骨地润滑液一下就包裹住了滚烫的下体,立刻将整个肉棒冰冻似地牢牢黏
住。
「这是?!」
她叉开了腿,把我硬直的肉棒塞进了大腿末端和屁股间的空隙。
「小弟弟,准备好了吗?」
「什么?」
话音未落,子冥肥厚的双臀就迅速地夹紧,像是个老虎钳,将我的鸡鸡钳进
了她的屁股里面。她抓起一股粘稠地乳液,伸到屁股后,抚摸着从屁股后勉强露
出的一小节龟头。
「舒服,舒服呀!」
强烈地挤压感,包住了我的整根肉棒。子冥的屁股在健身房里没少被蹂躏,
平时肥美滑嫩,但在用力绷紧后却变得同石头一样坚硬。胯下的空间吃进去了我
的整根鸡鸡,这还没插入小穴,就已经快被屁股夹紧得要射出来了。
「怎么样小弟弟,姐姐的肥臀夹得舒服不?」
「舒服,舒服!」
早知道和女生亲热这么舒服,我一定会拼命挣大钱花在这上面。子冥的屁股
一紧一松,让我肉棒直着在她胯下前后抽动。龟头顺着小穴的阴唇弧线嵌进了一
半进去,每一次前进都使得小穴张开了一小半。抽插到尽头的肉棒,龟头露在了
子冥肥臀外面,被她纤细的手指轻轻捏着,变了形。她时不时地用无名指指尖挑
逗着尿道口,甚至进行了几下扩张。轻微地撕扯感加剧了肉棒的反应,我加快了
抽插,准备射精了。
「唔……不行了!快射出来了呀!」
「小老弟,这就不行了?才几分钟呀?」
言语上带来的刺激,比肥臀来得更为急迫。短短地一句话,就让我浑身热血
沸腾,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想不想射在雷电将军的肥屁股里面?嗯嗯?」
「想,想,想啊!」
「那给你来个好玩的!」
子冥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瓶沐浴露,挤了一大坨在掌心,把手堵在了两片屁
股的缝隙之中。雷电将军的肥臀夹紧后本来就紧的令我的肉棒被挤压得变了形,
加上被手掌死死堵住了尽头,完全制造出了个密闭真空的腔室。沐浴露和之前的
乳液沾满了缝隙,结结实实地把肉棒堵死在了子冥的双腿和屁股之间,随着她轻
声呻吟了下,子冥用尽了全力,用劲把屁股夹紧到了极致。
「哎呀呀,鸡鸡要被夹断了呀!」
子冥因为全身都在发力,屏住了呼吸。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她屁股
之间噗滋噗滋的液体搅动声。狭窄地腔室吃进去了我的整根鸡鸡,狠狠地一直夹
到了精液喷出。
「呜哇……你这大屁股……」
子冥一直等到肉棒射精完毕,彻底变软后,才放松了屁股,让我已经疲软的
鸡鸡从她沾满白色黏液的双腿间滑了出来。她一脚踩在浴缸的边缘,好让黏液顺
着她的大腿流下。沐浴液被夹出了泡沫,和同样粘稠的精液一丝丝缠在了一起,
混成了大大小小的泡泡,粘连在了雷电将军的大腿和肥臀上面。
只是一上来的强力素股,已经使我把积攒多日的宝贝精液射了个干净。我实
在料不到,Coser们原来都这样会玩,只用了屁股和大腿就把男生拿捏得服服帖帖。
「那么,下面是什么呢?」
「唔,该给你洗澡啦,本来应该先洗再素股的!」
「洗澡?我还是自己来就可以了。」
一个大男人被女孩服侍着冲澡,实在有些让人难堪。更何况,我弟弟旁边全
是毛,这么多年从未修整过,让女孩给摸未免过于尴尬了些。
「放开点呀,后面还有毒龙呢。大男生怎么扭扭捏捏的!」
「毒龙?那是什么?」
「就是舔你的菊花呀!」
「天哪!!!」
那里可是排泄的地方,哪里能让漂亮Coser舔呢?!甭说是舔了,哪怕是让她
看一眼都会羞得我无地自容。
子冥没理会我的尴尬,自顾自地打开了莲蓬头,开始冲洗着我的身子。一大
把沐浴泡沫,被她捧在了手中,又撂在了我的肩膀上。很快,我全身都开始被雷
电将军的小手揉搓了起来,滑溜溜地沐浴露浸在了我皮肤表面,不断让她的手掌
打着滑。
「一会儿还要给你舔下面,所以要多冲洗几遍哦!」
子冥像是给病人检查的医生,蹲在了我双腿前,仔细地盯着我垂下的鸡鸡。
她轻轻翻开了包皮,把脸凑到了粉嫩的龟头前,几乎快亲了上去。一把泡沫被她
抓在了手中,塞入了包皮内,小手慢慢地揉了起来。
「哎呀,太滑了吧!」
连我自己洗澡的时候,都从未这样仔细洗过自己的鸡鸡。子冥揉搓了半天,
又冲洗干净,重复了三次,才算完成了对肉棒的清洁。
「来,转过来,姐姐给你洗屁股。」
「!!!」
我脸刷的一下涨了个通红,身子被子冥转了过来,双臀正对着她的小脸。
「呜哇,别翻开呀!」
这并不能阻止双臀被她扒开,人最为羞耻的地方完完整整地暴露在了漂亮女
生的面前。
「害羞什么!」
子冥使劲甩了个巴掌,拍在了我屁股上,发出了声脆响。
「太尴尬了!」
「那现在呢!」
「你!!!」
我的右臀被她的嘴吸提起了一块皮肤,在她嘴里不断转着圈。子冥的小嘴像
是吸尘器,牢牢巴在了我的屁股上,来回滑动着。
「这也太……」
她的手指趁机扫进了屁股间的缝隙,不断杵着我的菊花。一下下地触击,羞
耻的我快哭出来了。
「呼,现在感觉如何?」
她松开了嘴,啪地放出一坨被嘴嗦进去的屁股肉。莲蓬头被子冥开到了最大,
对准了我的屁股,像是灌溉一样往里面怼着。大流量的温暖水流冲在胯下,连蛋
蛋都变得滚烫潮湿了。我紧紧地倚在墙边,让子冥给我洗了好几遍屁股,渐渐习
惯了这些。
「呼,呼。我觉得这些已经足够让人射好几次了!」
「小老弟,急什么,这还没开始呢,就要射好几次?」
「下面该什么了?」
「下面该水床了。」
所谓水床,就是在一块充气垫子上女孩用身体在男生身上来回滑动。我过去
只是在电影里见过,刚才被她的一番陪浴,已经使我足足地体验到了滑溜溜肉感
有多刺激了。
子冥在浴室的地面铺上了条大号的毯子,用于防滑,又把充气垫放在了上面。
一盆清澈的乳液被她端来,被雷电将军像和面一样不断在盆里翻动着。她手搅动
得很快,在盆里啪啪作响,很快,子冥抓起了一条又黏又滑的乳液,拍在了充气
垫上面。
「来吧小弟弟,先趴在上面,姐姐给你舔菊花。」
「唔……」
我半跪在了垫子上,虽然已经习惯了被她洗屁股,但舔和手摸毕竟还不是一
回事。好在,我看不到这些,低头只能瞧到浴室的地板砖。
「哼,真是个肥宅呢,屁股上全是肥肉!」
我的双臀,左右各挨了子冥一巴掌,打得我直吸凉气。她越是用力击打,反
而我的性欲愈是高涨,直到我感受到了滑溜溜的触感——那是她的脸贴在了我的
屁股上面。
热脸贴冷屁股,这本是用来形容对别人敷衍不冷不热的俗语,此时却切切实
实地发生在了浴室里面。她的小脸沾上了乳液,来回在我屁股上蹭着,我甚至能
感受到她鼻梁的棱角顶在了菊花旁边,来回蹭着。
「够了哇!实在太丢人了!」
更丢人的还在后面。话音未落,子冥就伸出了舌头,顺着屁股沟舔了起来。
这种体会有一点点像洗澡时用手擦洗屁股,但舌尖更为柔嫩丝滑。她的小嘴凑近
了我的双臀之间,伸出了整条舌头,在我菊花上打着圈。每一次舌尖扫动过菊花
表面,都有着刺骨地冰凉感。
「嗨呀,光顾着舔了,都忘了消毒了!」
子冥舔了半天,才发觉忘了道程序。大概是她已经舔过太多男生的菊花了觉
得无所谓了吧。她拿出瓶漱口水,含进去了一口,漱了半天才吐了出来。
「漱口水会有点杀杀的感觉哦!」
被含了酒精的漱口水清洁过的舌头接触到了菊花,立马带来了急迫地热辣感。
我大概只有在吃了特辣火锅后才有这种感觉,强烈的灼烧感从屁眼传来,使我挤
出了几滴眼泪。
「辣,辣呀!」
「唔,唔,别他妈的叫!」
子冥口里含糊不清,又使劲给了我屁股蛋一巴掌。她双手把住了我的腰间,
头在屁股之中埋得更深了。
「哎呀!要进来了!!!」
一条舌头顶进了菊花里面,瞬间就滑了进去。直肠收到了刺激,本能地包裹
在了舌头上,子冥开始转动着舌头,在里面打着圈,扫动起来。柔软的直肠黏膜
被她搅动着,热辣辣地感觉传导进了大脑,我再也顾不上面子,开始大哭起来。
哭,并不能解决问题,子冥马上做出了使我羞耻到了极点的事。她张大嘴,
紧紧地吸在了菊花上,纹丝不动。强大的气压几乎提起了菊花周围的皮肤,全都
被雷电将军嘬进了嘴里。我的整个下体,都如同被人抓住,牢牢向后牵引着,我
双手按压在了垫子上,却无助于身体慢慢地向后移动着。
「哇哇哇……要被吸走了!」
雷电将军的嘴仿佛是个黑洞,几乎要把我全身都嘬进去。我挣扎着扭动着屁
股,做出了排便的动作,却不想子冥的舌头像是个塞子,结结实实地堵在了肛门
处,又长又紧。每次屁股使劲,都使得直肠更加紧致地包裹在她舌头上,刺激之
大,甚至都挤压出了几滴晶莹剔透的前列腺液来。
「哼……哼……哼」
我像个小猪一样舒服得哼唧了起来,任由雷电将军使劲吸吮着最羞耻的地方。
将近十多分钟的舔菊,更严谨地说,应该是大力吸吮肛门,已经弄得我筋疲力尽,
鸡鸡垂在双腿之间,前列腺液不断地顺着尿道口一滴滴挤了出来。
「怎么样?」
「太尴尬了,但是好舒服!」
「那就对了!」
我不知道子冥是不是对每一位客人都用这么大的劲儿吸屁股,想不到如此光
鲜亮丽的美少女天天都会做这种事情。
我疲软地趴在了气垫上,被子冥推拿着后背,旋即被她压在了身下。一副巨
乳沉甸甸地砸在了我的脖颈,来回在我肩颈滑动。
「喜欢,喜欢姐姐的奶子么?」
她丰满的身子完全叠在了我身上,乳液填满了我俩间的空隙,使得身子牢牢
黏在了一起。随着子冥在我身上滑着,全身的丝滑感油然而生。
「来,翻个面!」
我正面冲上,直视着雷电将军已经被乳液黏得有些散乱的蓝紫色头发。子冥
把双腿伸到我腿下,直接撑起了我的身子,让我的下体悬浮在了空中。
硕大的奶子随即凑近了鸡鸡。子冥把着我的肉棒,用乳头对准了尿道口,几
乎插了进去。一番舔菊,使得她奶头已经坚硬挺拔,硬硬地顶在了马眼,马上怼
了进去。异物的瞬间插入,给尿道口带来了极大地割裂感,如同锋利小刀切割着
龟头,又疼又痒。随着乳头彻底被塞进了马眼,硬硬地堵住了尿尿的地方,一股
想排尿又被堵死地无能感涌上了心头。我试着使劲挤压,却在尽头被塞紧,只剩
下了腰间地酸痛感。
「嗯?」
子冥把奶子拿到了一边,乳头拉出一丝丝的前列腺黏液。这还没操到雷电将
军,反而被人家给先操了。
「呼,还是来些别的吧,有点快撑不住了!」
「那,前列腺按摩还要来吗?」
「那,那是啥呀?」
「就是我戴上手套,给你按摩里面。看你刚才流了不少前列腺液,里面肯定
淤积了好多,按摩按摩都排出来,可以疏通前列腺管,更轻松一点……」
「那太可怕了吧,还没啪啪呢,就先被玩菊花半天……」
「随你喽,反正钱都交了,不弄就算喽。」
「呃……那最后再弄吧。」
「对了,你不是写得还有跳舞嘛?要不休息一下,先跳舞然后啪啪,之后再
按摩?」
「可以。」
「你想看什么舞呢,我以前练过韩舞和拉丁,都是比较诱惑的那种。」
「脱……脱衣舞,行嘛?」
「别闹,雷电将军这种怎么边脱边跳?」
「那,那你就穿她的皮袜,跳舞行嘛?喜欢绝对领域。」
「行吧。真是什么癖好都有。」
子冥套上了略高于膝盖的胶袜,这套Cos服制作得很用心,连袜子圈边都带着
立体感,既能露出白皙的大腿,又有着真实的皮革质感。看着她屁股对着我扭动
了起来,已经疲软的弟弟马上就又挺立了起来。
伴随着听不懂的韩国女团曲子,子冥顺着节奏开始扭着腰,连续地做着M字腿
下蹲。她只穿着胶袜,连内裤都没有,紫色头发披在她身上,也随着身子摆动不
断晃着。子冥转了下身子,一手扶着墙,把胯对在了我的面前,来了个笔直的一
字马,把下体完全打开,对准了我的脸。
「来,凑过来吸呀!」
她翘得笔直的双腿一百八十度张开,牵引得小穴也跟着完全打开。粉嫩的小
穴如同被正中切开一刀的馒头,对着我张开。我深吸了口气,也像她吸我屁股一
样,把嘴唇紧紧地贴在了她的小穴上,使劲嘬着。
「诶!」
我贪婪地嘬着雷电将军的蜜穴,像是个吃奶的孩子。舌尖翻过她的阴唇,发
出了响亮地吧唧声,我含住了其中一片,来回嗦着。被子冥玩弄了半天,现在是
我反击的时候了。
「嗯,嗯。」
她开始呻吟了起来。子冥一手扶着墙,一手勾住了大腿,保持着一字马的姿
势,身子却不断颤抖着。毕竟,有谁会在练舞的时候被人舔小穴呢?
「唔,唔,想被插进去了!」
子冥肥美的两片屁股由于一字马完全张开,从侧面看着极有肉感。连着一片
肥臀的大腿笔直地打开,缺的就是跟肉棒大力的抽插了。看到子冥拿出了个跳蛋,
我有些疑惑。
「这是要做什么,肉棒马上就插进去了哇!」
「一起呀……有这个进去,带着肉棒一起颤动。」
「!!!」
我顺着子冥的指示,把跳蛋按在了她小穴口,扶了下肉棒,一起怼了进去。
「嗯,嗯,嗯。」
我本以为,像子冥这种被千人骑万人胯的援交Coser下面会松得海阔天空,没
想到迎接我的,是一道道地紧致肉箍。每一丝深入,都需要龟头被肉箍强烈地挤
压,才能顺利过关。仅仅是最前的一道肉箍,腔内就紧得让肉棒被箍得变了形。
龟头蹭过了内壁黏膜,好不容易挤进去了第一道肉箍,没想到却立刻被后面的一
道吸紧了尿道口,被牢牢钳死在了里面。
「哎呀呀!」
「小弟弟,这就不行了?想进去嘛?」
「实在是……实在太紧了哇!」
我甚至都不知道是否能把肉棒拔出来。子冥的全身,简直都像是为了取悦男
人打造的,每一丝皮肤都能变成绝佳的性器官。
「喜欢,喜欢姐姐的一字马嘛?」
「喜欢!喜欢!」
我像是抱钢管一样紧紧抱住了她高高抬起的大腿,如同肩膀上扛着旗杆,开
始了腰间的扭动。子冥大腿角度已经超过了一百八十度,迫使她下阴张开了更多,
放我的鸡鸡前进了更远。龟头忍着剧痛,一连穿透了好几道肉箍,终于走到了最
后的腔室,再往里面,就是子宫颈了。
「哎,哎,嗯……小穴,下面要被塞满了哇!」
被肉棒插入到最深处的雷电将军,已经没了之前的高傲和威严,也变得满脸
通红,娇喘连连。小穴深处,仿佛有副小嘴,一直舔舐着龟头前端。肉穴噗滋噗
滋地吸着肉棒,引得我身子也跟着节奏晃动着。我顺势打开了跳蛋的开关,把振
动调到了最大。
「嗯嗯嗯,嗯……嗯嗯呃……」
我可以清晰地听到跳蛋发出的震颤声,肉棒也被跳蛋来回振动弄得酥酥麻麻,
欲仙欲死。子冥实在骚得不行,光被插入还不够,还要开着飞速振动的跳蛋。不
停地颤抖,钩得我整条肉棒都又痒又麻,小穴内的刺激本来就使人快失去了重心,
加上跳蛋的勾引,熟悉的射精感又一次来了。
「要,要出来了!」
我死命地搂进了子冥的大腿,把身子紧紧和她贴在了一起。丰润的双乳正巧
压在我的脸上,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滑嫩的乳晕压在了我的眼眶上,乳头顶
住了眼皮,差点怼进了我的眼睛里面。漆黑一片,被遮住视线带来的求生欲使得
我本能地紧紧抱住了身前的肉体,缠在了雷电将军的身上。
「嗨呀!要……」
肉棒终于经受不住嫩腔的包裹和跳蛋的刺激,把浓稠的精液一股脑地滋进了
小穴之中。子冥的大腿完全架在了我的肩膀上,一只腿的站立使得雷电将军连连
摇晃,更加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身子。
静影沉璧的浴室内,只剩下我俩不断地喘息呻吟声,子冥已经站麻了的腿终
于坚持不住,垮了下来,瘫倒在了浴缸旁边。精液顺着大腿根流下,滑进了胶袜
中,看来这套Cos服是没法再用了。
「呼,呼,呼。」
我人生的第一次内射,就这样奉献给了雷电将军。距离我在推特上看见子冥
那张一丝不挂跪在镜头前的照片时仅有几天的时间。从看见相片,到实打实地射
在了她的骚逼里面,我仍然难以相信这些是真的。没有好朋友凡生的帮助,实在
难有今天。我沉思着自己的未来,视线变得愈发模糊了。
「嗨,怎么,射精完了就进入贤者时间了?」
「唔,没有……」
如果是对着颜值身材其中有一样比较勉强的女孩撸一次,贤者时间里我会强
烈地厌恶她。可子冥人漂亮技术好,身材也是我最爱的肉感大长腿身材,别说是
讨厌了,死在她怀里我都愿意。只是,连续两次射精后,小弟弟已经过于疲软,
不被刺激一下实在立不起来了。
「那这样,给你按摩一下,然后再射一次。」
「你还会按摩呢?」
「先给你按按身上,再按摩下弟弟。」
诚然,哪怕子冥一点都不会按摩,光是被个漂亮女孩骑在身上捏捏肩膀已经
是够带劲的了。我趴在了松软的床上,感受到她骑在了我的腰间,小手抹了油,
开始在我的肩膀推拿了起来。
「嘿,舒服呀。」
即便按摩的不是Coser,被人捏着肩颈放松也是乐趣所在。按摩油带着松节的
清香,在子冥手心内摩擦得越来越热,导入进了我长久不活动的肩膀。一股暖流
传来,牵动着我全身都跟着热乎乎的。
「所以,以前没被这样按过吧?」
「当然没有!」
问到以前,别说按摩了,我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此处对话内容因为老板
提出希望更加真实,写得都是老板的现实身世,故在此隐去)
「唉,那最后再给你放松下前列腺吧!」
子冥撕开了包乳胶手套,滋滋的塑料声听得我肝颤。
「别紧张,舒服得很呢!」
我跪在了床上,又一次把菊花对准了雷电将军。被乳胶包裹的食指沾上了乳
液,在肛门周围打着圈,紧接着就一点点地插了进去。倒逆排便感传来,一根硬
硬的东西慢慢滑进了直肠,我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子冥的指尖顺着直肠前壁,慢慢地摸到了前列腺后叶,像是根针,不断轻轻
刺击着肿胀的前列腺。顺着外缘,指肚隔着直肠,已经按压到了前列腺的中央。
只消她轻轻挤一下,伴随着强烈地酸痛感,几滴乳白色的前列腺液就顺着龟头慢
慢挤出,滴在了床单上。
「哇,酸痛……一点都不舒服呀!」
「急什么,傻弟弟,一会儿有你舒服的时候。」
子冥只按压了几下,就停了食指,开始用指肚在直肠里打着圈,慢慢按摩着
前列腺中央沟。肿胀的地方失去了挤压,也随着手指的移动,开始跟着缓缓动着。
一股新奇的触感慢慢传来,略微酸酸的刺痛感点缀着舒适感,使得下体像是被托
起,失去了重力束缚。隔着层直肠,挤压感变得更轻更涩,滑滑地扫动着前列腺。
子冥的另一只手,也配合着不断用力挤压着我的会阴穴。这里是男生阴囊最深处
和菊花的中点,在中医学理论中为任、督、冲三脉的起点,被不断挤压自然极大
挑逗着全身神经。
「想不想再刺激一点?」
我已经被按得排出了不少淤积,被酸爽感舒服得紧闭双眼。听到还能再刺激
些,连忙点头,期待着子冥能给我带来更强烈的快感。
「那会更酸痛哦!」
子冥随即把大拇指也一起塞进了我菊花里面。二指占据的空间,立马带来了
肛门的撕裂感,我马上被疼痛逼得流出了眼泪,大叫了起来。
「疼,疼哇!」
「坚持住,等完全进去就好了。」
她没骗我,大拇指在乳液的保护下,滑进了直肠,同她的食指回合在了前列
腺中央。子冥换了下姿势,把二指使了个按捏的造型,慢慢包住了直肠,捏了下
去。
「哎……这是……」
隔着直肠,雷电将军轻轻捏住了我的前列腺。之前的单指挤压,仅仅只是从
点上的触感。而被二指从两面捏住,则带来了面上的强烈按捏感。一滴滴的前列
腺液终于被捏得从胀满了的腺体挤出,混合了我早已憋不住的尿液,一股脑地流
了出来。
「呃呃呃,尿了哇……」
子冥的另一只手,虎口攥在了我的两颗蛋蛋上,向后拉扯着。小鸡鸡的阴囊
几乎被拽到了屁股后面,更好地促使淤积全部排出来。我垂下的小弟弟足足尿了
快两分钟,把床单弄得糟糕无比,一片白一片黄的了。
「唔……都排出来以后,感觉……感觉轻松多了!」
我平生第一次被按摩前列腺,把多年来堵的淤积全都排了出来。天知道那些
是什么玩意,在下体存了那么多年。擦了擦身子,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走路
都带风了。
子冥掏出来了手指,对着我比了个耶。这样骚的女孩,实在是世间难寻了。
「你真的,真的是Coser嘛?怎么这么骚。」
「这好像并不冲突吧!」
我深吸了口气,她短短几个字,就营造出了种我极为向往的生活。
「下次欢迎再来哦!」
下次?如果没有凡生的赞助,我怕不是一辈子都体验不到这种醉生梦死的生
活。看来,有钱真是件快乐的事情。我没正面回答子冥,只能意犹未尽地看着她
整理衣服的背影。堪称为人间极品的她,实在是令我久久不能忘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