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天使对决】(完)


春川尤里爱是一位19岁的女大学生,作为东大数一数二的校花级美女,她有
着172的个子,亮黄色的肌肤,代表青春的马尾辫高高翘起,修长的美腿引来了无
数男生的注意,大眼睛高鼻梁五官精致的几乎没有死角。可是也就是这样的一位
校花级美女,业余时间居然是个地下摔跤手……
是的,她就是一个地下摔跤手,在东京都的一家女摔会所工作,这里云集了
各类为了谋生与其他美女死战的美女,也云集了各类财大气粗又喜欢这类较量的
人,不过春川尤里爱两种都不算,她并不是为了谋生而摔跤,对同性身体极度渴
求的她是真的喜欢摔跤,她喜欢和别的美女摔跤缠斗,她是能在扭打中找到快感
的人,也正因如此,她在会所的战绩可谓是连战连捷,一年多的时间,较量过无
数的选手,从与自己一样的日本选手,到中国女郎,到东南亚裔摔跤手,甚至还
赢过一个美国人,春川尤里爱经历过无数的胜利后慢慢开始变得慵懒,她觉得很
无趣,因为那些她心中的窈窕美女通常实力上不怎么样,而那些实力与自己接近
的又都是那些东南亚或者墨西哥的五大三粗的女人,春川尤里爱对这样的摔跤感
到疲惫,她渴望一个颜值与实力都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
春川渐渐的在会所开始展头露角,社会名流们点名要看她的比赛,赌徒们都
大把将注压给春川。可是正当这位美女大学生的摔跤生涯貌似畅通无阻的时候,
劲敌出现了。这位劲敌是一个新在会所注册的俄罗斯美女,第一战就点名要与春
川决斗。
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连校花级的春川都为其美貌惊讶,她的五官比春川更
加精致,高挑的鼻子,尖端的下巴,一头俄罗斯人特有的超长金发,蓝宝石一般
的眼睛,当然还有一身白到能反光的肌肤,看到她177的身高的时候春川就知道,
接下来自己必将陷入一场苦战,不过同时春川也很兴奋,她有种感觉,能通过这
位俄罗斯女郎再次享受的摔跤的快乐。她们被要求穿上运动泳衣进行比赛,赛况
确实没有令春川失望,从试探,到扭抱,四只赤足在地上来回勾绊,到两人同时
倒地开始进行地面缠斗。
本来会所的常规比赛都是四十分钟两回合分胜负,可是春川和这位俄国女郎
却硬生生拖了三个小时,五个回合过去了还不见一方能完全压制另一方,春川亮
黄色的身体和俄罗斯女郎白霜般的身体紧紧扭缠变作一团,远处观望就如同一块
黄油奶盖,四只赤脚也分不清谁是谁的在乱蹬,两个人在擂台上打滚,滚到边缘
从擂台上掉了下去也不肯松手,最后两个人滚到了观众席上,在人堆里进行着最
后的缠斗,俄罗斯女郎拱直了身子想把春川压制在身下,春川则紧紧用美腿夹住
俄罗斯女郎的腰,俄罗斯女郎挣不脱春川的腿只得任由春川夹着,她用手死抱住
春川的头,把头埋到自己胸里企图让春川窒息,春川则双手锁紧俄罗斯女郎的被,
双腿继续夹紧对手的腰,可是渐渐的,春川开始缺氧了。
俄罗斯女郎看准一个春川泄力的空档翻了个身,让春川压在自己的身上,用
一双修长光洁的白腿狠狠夹住了春川的头,春川用手抓住俄罗斯女郎赤裸的大白
脚,企图掰开这双难缠的腿,可是俄罗斯女郎一就力,把春川的手抓在了自己的
手里,春川没有办法,利用柔韧性将身体一反,用腿夹住了俄罗斯女郎的腰,就
这样一个夹头,一个夹腰,两个人在观众席上开始了最后角逐,裁判已经开始倒
计时读秒了,只见最后几秒,俄罗斯女郎用尽全身力气翻了个身,压在了春川的
身上,最后的结果便是读秒结束,春川判负。
可是俩女已然斗红了眼,完全无视了裁判员,继续忘我的缠斗着。「嘿!比
赛已经结束了!两位选手麻烦你们分开!」裁判发出了最后喊话,可是相缠中的
俩女如同没有听见一般继续与对手缠斗着,最后四个会所保安冲上观众席,费尽
九牛二虎之力分开了完全斗红了眼的两个人,俩女在分开的时候还不忘对踹一脚,
最后因长时间消耗战瘫软在了地上……
俄罗斯女郎险胜春川的一战让这位高挑雪白的俄国女子迅速在会所成为了一
匹黑马,她拥有了众多属于自己的粉丝,许多赌客为了她买下重注,会所董事们
也对这位新晋的白人女子极为重视。可是这样一来,春川和这位俄罗斯美女的关
系就变得极为紧张了,两人开始频繁地给对方下绊子,俄罗斯女郎甚至多次在公
开场合对春川表示不屑与嘲讽,春川也开始了解到俄罗斯女郎的身份信息,她的
全名是叶琳娜·伊万诺娃,是两年前来到日本的,曾经也是一个资深地下摔跤手。
面对这个劲敌,春川也不敢半分大意,几乎每场伊万诺娃上场的比赛她都会
到场认真观看,可是她后来慢慢发现,伊万诺娃也在自己每次比赛的时候准时到
场观看,两人不知不觉间形成了一种默契。在会所安排的某项一对一角力训练上,
高挑的伊万诺娃抢在其他人之前找上了春川,两只白的发光的手掌直接对着春川,
不屑地看着她。春川早就等着这一刻了,伸出自己的双手和伊万诺娃迅速十指相
扣互相对抓,别的选手之间都是以保存关系为主互相训练,可是春川和伊万诺娃
准备俨然已经开始了拉锯战,四只手互相对抓你来我往,一会你把我推过来一会
我把你推过去,亮黄与雪白的赤脚在地上不断蹬踏,上面交织在一起的黄白相间
的手你来我往,最后呈一字形打开,两人的手依然紧抓,胸也对顶在一起互相用
力。
「亚洲小黄猫,这点力气可不够看哦,使出全力让我开心一下如何?」伊万
诺娃咬着嘴角媚笑道。
「啊?小看人家会让你付出很惨痛的代价的!」春川听到这里不由加大了手
上和胸上的力气企图顶退伊万诺娃,可是伊万诺娃也同时加力,两人再次陷入僵
持,黄白相间互抓互扣的手和顶在一起的四个肉球形成了在场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线,这场角力大战一直持续到训练结束……
足斗风波
这日,春川如同往常一样从学校出来来到会所,今日没有任何赛程的她喜欢
在训练室安排自己的瑜伽训练,她来到空无一人的训练房,脱去鞋袜,赤脚站在
铺好的瑜伽垫上,开始娴熟的各种动作,正当春川练瑜伽练的入神的时候,开门
声惊扰了她,春川抬头一看,赫然正是劲敌伊万诺娃!这位俄罗斯女郎也穿着瑜
伽服,赤着一双大白脚走到瑜伽垫上,面对着春川坐了下来,高耸的鼻尖对着春
川,表情有一丝期待,又有一丝不屑,她突然伸出舌头舔了舔性感的嘴唇,对春
川道「小黄猫,上次我们的手可是没有分出胜负呢!嘿嘿,不知道今天我们的脚
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面对这个一口流利日语的俄罗斯女子,春川用最简短的话予以回应「那就让
我们来一次双人瑜伽吧!叶琳娜君。」
两人慢慢靠近,先伸出双手互相握在了一起,然后缓缓伸出了脚,白色与黄
色的足底相合,两人开始了一场对脚大战,相对的四只赤脚已经在缓缓开始升空,
两人的手握紧保持平衡,脚则紧紧顶在一起你来我往,春川和伊万诺娃都绷紧了
神经谁也不敢放松,伊万诺娃的脚比春川的脚稍大一点点,她开始利用这个优势,
渐渐在脚趾上施力图谋用脚趾压住春川,可是春川也不是吃素的,立马把脚趾撑
开,伊万诺娃也立刻跟随春川分开了脚趾,虽然两个人的脚底板还在不断的施力
推进对方,可是现在两人最重要的博弈点已经明显转移到了脚趾上,终于春川无
法再持续与伊万诺娃进行脚趾对撑,她的脚趾直接滑进了伊万诺娃的脚趾缝里,
春川赶紧把握机会,对着伊万诺娃的十个脚趾狠夹了过去。
伊万诺娃被夹的吃痛,立刻也夹住了春川的脚趾,两人四脚两两对抓,脚掌
则不断用力推进,脚趾紧紧对夹,手握在一起继续保持着平衡,两人由于脚趾对
夹的疼痛已经面露难色,小麦色与白色的脚对在一起犬齿交错,脚掌还不忘继续
用力对顶。两个人互相交握的手渐渐因为脚对脚的巨大推力难以继续控制平衡,
甚至两人所谓「握在一起的手」不过也是依靠着互相勾着食指来继续保持着平衡。
终于,巨大的推力之下,两人的手终于彻底松开了,「啊!」「啊!」两人
的脚分开了,巨大的反作用力下,两人的头也都磕到了地板,不过春川和伊万诺
娃可没有就此休战的意思,而是再次举起了脚「小黄猫?还对吗?」来吧,伊万
君!「两人啪的一声再次把脚对在了一起,只是这次两女都没有像之前那样持续
斗力,而是一下一下的开始脚对脚互踹了起来……啪啪啪啪啪的互踹声响成整个
训练房,每一次都是脚底对脚底,每一次都是全力对全力,两个人就这样不知道
对了多少脚,只听见外面传来了响动。
「声音在训练房那边!你过去看看!」两人很默契的离开了对方的脚,毕竟
会所明面上还是不允许私斗的,两人稍作整理,离开了。
激战
自从上次训练房脚斗以后,春川已经连续几日没有前往会所了,学校的事务
让她忙的不可开交,她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伊万诺娃了,甚至有时候在梦里都
会梦到和这位宿敌扭打撕斗的场景,春川感觉自己越来越奇怪了……她似乎沉迷
于和这位俄罗斯女郎的争斗无法自拔了。
正当春川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家里的门突然被敲响了,春川只得从遐想中
回归现实,赤着脚前去开门。门打开后,春川直接愣住了,门口站的赫然是打扮
的妖艳无比的伊万诺娃,伊万诺娃也用同样期待的眼神看着春川,两个愣了一两
秒,春川先开口问道:「来我家干嘛,伊万君,你是想找我打架吧?噗,你不会
不知道会所是如何处理私斗的吧?」
地下摔跤会所,选手之间难免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选手之间私下约斗的
情况更是屡见不鲜,可是选手私斗直接影响的是会所的利益,所以会所近来对处
理私斗的手段也是越来越严厉。伊万诺娃则媚笑道:「小黄猫,你可能还不了解
我,我其实并没有那么看重会所里的所谓的名利,我只是单纯的喜爱同性的身体
并享受全力的抗结而已,可是我挺无奈的,一直以来的对手要么弱不禁风,根本
不能和我势均力敌,要么实力可以但是五大三粗,我享受不到任何快乐,直到我
遇见了你,所以我才不断针对你,增加我们的矛盾,只为了这一刻!我想你跟我
是一样的。」
春川也开始兴奋了,她一把将伊万诺娃拽进了屋子,等待伊万诺娃也脱去鞋
子和袜子后,带她进了里屋,这个狭小的房间里铺满了泡沫垫,是春川用来训练
的地方,春川用额头顶着伊万诺娃的额头说道「我们就用摔跤缠斗来堂堂正正分
个胜负吧!」说着春川就要上前与伊万诺娃扭抱。
可伊万诺娃却向后退了一步,魅惑道「小黄猫,我们把衣服都脱了,来场裸
斗怎么样?」然后她又补了一句「为了公平……」说着伊万诺娃开始宽衣解带,
褪去了上衣裤子,内衣内裤也脱了下来丢到了一边,露出了极具美好的俄罗斯女
郎专属的雪白酮体,春川也跟着伊万诺娃一起,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也露出
了自己校花级的身体,她两眼放光,与伊万诺娃目光紧紧对视。
与在会所的比赛不同,私斗中的两人没有任何前奏,直接扑向了对方,双手
啪啪两声对抓在一起,拼命向前推进与对方角力着,这场角力大战不知进行了多
久,最后俩女谁也没捞着好,只得继续与对方十指相扣,额头顶着额头喘着气。
「小黄猫,老玩这个有什么意思?我们都脱光了,敢不敢来的刺激的?」伊
万诺娃低问。
「好啊,那我们一起松手!」两人手分开的一个瞬间就再次扑上去,与对方
拥抱在了一起,四只脚勾来拌去的想拌倒对方……两人时而旋转勾拌,时而双腿
弓箭步如同相扑一般互相角力,甚至单纯的将四条腿互相缠绕在一起一动不动,
然而不管四条腿以何种方式进行角逐,两人的上半身都保持紧紧拥抱你状态,双
方抱在一起在房间里来回移动,四只赤脚在软垫上来回踩踏,最后不知道是谁勾
拌的谁,两具肉体拥抱着一起倒在了地上,伊万诺娃迅速翻上了春川的身体,企
图压住春川,可是两人都是职业摔跤手,春川又岂能让伊万诺娃得意,双手扣住
伊万诺娃的后背,肚子一挺卸去了伊万诺娃的力,抬起腿想要夹住伊万诺娃雪一
般白色的身体,可是伊万诺娃把身子向后一缩,躲过了她的攻击,把双手架在了
春川的脖子上,春川也不会坐以待毙,松开了扣住伊万诺娃后背的双手,同样把
双手架在了伊万诺娃的脖子上。
两个人盘旋一圈,短暂的地面战后重新站了起来,手互相抱着对方的手臂开
始了新的一轮较量,两个人的额头紧紧相抵,对拼了一会力气,无奈的发现在力
量方面真的谁也奈何不了谁,于是两人改变策略开始比起了技巧,双方你来我往,
一会用力推过去,对方又用柔劲巧妙化解,两人互相抱着对方的头犹如打太极一
般,四条腿你来我往的寻找着平衡点,时不时的找寻空档试图绊住对方,伊万诺
娃一个挺身发力,把春川逼退了好几步,用后脚勉强支撑才不至于摔倒,可是春
川小姐姐哪里是省油的灯,重心转移的一瞬间拖着伊万诺娃转了个圈,把力卸回
了伊万诺娃身上,伊万诺娃则赤脚一蹬,勉强找回了重心,可是春川乘胜追击,
往伊万诺娃身上一扑,压着伊万诺娃倒地,两人再次陷入了地面缠斗。
伊万诺娃被春川压着,为了避免形势更加被动,她死死的缠住春川的身体,
不让春川抬起身子做进一步的攻击,春川则在尽力的挣脱伊万诺娃对自己的缠抱
以求彻底压制对手,她用手用力推着伊万诺娃的下巴,伊万诺娃的头都仰到了后
面去,白皙的长脖子异常撩人,可是伊万诺娃的双臂仍死死的抱住春川,她知道
想要扭转被动局势就必须趁春川压制自己之前完全锁死春川,她那双匀称性感的
白色美腿几次试图夹住春川的腰,结果都被春川挡开了,无奈,伊万诺娃只好放
弃夹腰战略,她用双腿紧紧夹住春川的一条腿,双臂继续紧紧抱住春川悠里爱的
上半身,而春川小姐姐这边,几次挣脱缠抱未果后,干脆放弃挣脱,试图与伊万
诺娃对缠。
她双手一环也紧紧抱住了伊万诺娃,双脚一扣和伊万诺娃的腿紧紧夹在了一
起,两人就这样一上一下紧紧的缠抱在一起互相发力,额头顶在一起,不断收紧
自己的身体施加痛苦在对方的肉体上,也承受着对方肉体带来的痛苦,两个人这
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的对顶在一起的额头上已经汗珠密布,身体已经在激烈
的对绞中几近麻木,渐渐的伊万诺娃开始不满足于被压制状态了,她一个翻身反
压了春川悠里爱,两人继续对绞着。
可是时间一长,春川悠里爱也不愿意被长时间压制,于是她也翻身重新压制
伊万诺娃,于是两人从对缠对绞演变成了为争夺上位的翻滚大战,两具裸体抱成
一团在房间里来回翻滚,两个人扭抱着从房间的这一头滚到那一头,然后不知是
谁伸出赤脚一蹬墙面,借助反作用力又从房间的那一头滚回了这一头,两位美女
此刻已经停下了手上的所有动作,牢牢抱住对方翻滚着,不在纠结于谁在上位,
因为她们都清楚哪怕夺得上位也会很快被对方翻下来,
索性不再执着于压制对方,一心一意地与对方开始了耐力的比拼,两个人的
四条腿也在长时间的翻滚中与对方缠的跟麻花一样,用力的绞着,两个人固执的
缠成一团翻滚,地上铺着柔软的海绵垫,缠抱得如同一个肉球的少女们无所顾忌
地滚着,脖颈相缠。
两个人就这样不知翻滚了多久,慢慢的停了下来,两人的体力都不支持她们
继续这场翻滚大战了,她们叠在一起穿着粗气,依然和对方紧紧拥抱着,四只赤
脚不断的互相摩擦,伊万诺娃压在春川悠里爱的身上,两人的眼神都有些迷醉了,
互相能闻到对方呼吸中的香气,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用自己的肌肤与对方的肌肤
摩擦,对于这样的两个少女来说刺激感确实不小。春川醉迷的眼神突然坚定,她
双手发力锁住了伊万诺娃的头,双腿盘在伊万诺娃的腰上死死夹住。
柔术中的「禁锢锁」展现了出来,伊万诺娃气的大吼「你们日本人就是卑鄙!」
「你不是来找我打架的吗?我看你刚刚的眼神是想跟我做爱吧?」春川轻蔑
道「俄罗斯白猪真是淫荡呢。」
这番话彻底激怒了伊万诺娃,她奋力的掰着春川的手和脚,可是春川如同八
抓鱼一般紧紧缠锁在伊万诺娃的身上,见挣扎无用,伊万诺娃干脆回抱住了春川,
也用力的缠住眼前这具浅黄色的躯体,春川则加大手上和脚上的力度想逼迫伊万
诺娃屈服,两个人再次僵持了起来,脸和脸完全贴在了一起,正当春川感觉自己
胜券在握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屁股悬空了,只见伊万诺娃卯足了力气,低
吼着慢慢站了起来,两个人从躺在地上变成了蹲着,最后慢慢站了起来,春川看
着自己的身体离地面越来越远,仍然固执的缠在伊万诺娃的身上不肯松手,可是
经过长时间的缠斗她的体力已经不足,她的腿正在慢慢的从伊万诺娃的腰上滑落,
但是她紧抱着伊万诺娃的手臂依然没有松开的意思,伊万诺娃也紧紧抱住了春川,
抬起一只脚踩着春川的肚子,企图把她缠在自己身上的腿挣下来。
两人上半身紧紧拥抱,下半身却在一寸寸的分开,春川的双腿终于没办法继
续缠住伊万诺娃,落到了地上,而伊万诺娃不愧是专业摔跤手,抓住了春川双腿
落地失去平衡的一秒,迅速脱离了上半身的缠抱绕到了春川的背后,双臂紧紧锁
住春川的头,双腿跳起离地从后面夹住了春川的腰,春川只能无可奈何的「背」
着伊万诺娃在垫子上绕着圈子,伊万诺娃一边锁紧春川一边挑衅着「哟,这就是
日本人的实力吗,真是不够看呢。」
「就这样还想在会所跟我竞争?」一边嘲讽着一边在春川的脸颊上亲吻,此
刻的春川悠里爱愤怒无比,用力的后退把伊万诺娃撞在墙上,可是无论春川做什
么伊万诺娃都如同一只吸虫一样黏在春川的背上不肯松手。
「你给我下来!我们面对面的决斗!这样算什么本事!」春川吼着。
「凭什么?你已经要输了。」
「这可是你自找的!」春川突然后仰倒了下去,伊万诺娃缠在春川的背上先
接触了地面,随后春川的身体也压了过来,压的她闷哼一声,春川则趁机挣脱了
伊万诺娃的背锁站了起来,没过一秒她又俯身朝着伊万诺娃扑了过去,伊万诺娃
也张开了双臂迎上了春川悠里爱,两个少女的裸体正面撞在了一起,接下来手臂
大腿互相锁死再一次紧紧缠在了一起,浅黄和雪白的赤脚也捉对厮杀了起来,足
底紧紧相对,脚趾一个个地扣在了一起,缠抱在一起的两个美女再次翻滚了起来。
这不同于刚刚因为争体位引发的纯缠抱的翻滚大战,这次两人明显是撕打在
了一起,双手互相抠进了对方的头发里面,双脚紧紧的对扣在一起夹着脚趾,四
条腿如僵硬的章鱼一般互相绞着,两个人在地上打滚,所到之处金色和黑色混合
的头发纷飞,她们不遗余力地猛揪对方的头发,偶尔也会在对方脸上扇一巴掌或
者用力锤几下彼此的后背,滚到了墙边再滚回来,她们都被对方激怒了,手指甚
至抠挖着对方的脖颈,如果可能的话她们应该不介意把牙齿也用上。
这一架大的酣畅淋漓,两个女神级的美女和对方撕缠着殴打着翻滚,嘴里骂
着脏话,头槌巴掌拳头一系列的往对方身上招呼,伊万诺娃的嘴角带着血迹,白
皙的酮体上青一块紫一块,春川脸上也有些许挂彩,身上姣好的躯体上满是红印
和抓痕,两个人还在和对方扭打着,她们紧紧缠在一起,不允许在这场激烈的架
打完以前有人可以逃走,巴掌拳头指甲不要钱似的往对方身上招呼,周围散落着
金色和黑色的被撕扯下来的头发。
「呼呼……」已经筋疲力尽的两人依旧抓着对方的头发不肯松手,下半身紧
紧的盘缠在一起,可是两人都没有办法再发出有效的进攻了,两人就这么近距离
的对视着,眼中满是怒火。
「喂,咱俩带着一身伤回俱乐部,是个人都知道我们两个打架了吧?」不知
道谁先恢复了理智,想起了俱乐部是严令禁止女摔跤手私下打架的。
「你在俱乐部处处都跟我对着干,我们打架也很正常吧。」春川说「我也期
待这一天好久了。」
「不过我们不能再继续打架了,试着用别的方式分个胜负吧,摔跤缠斗脚斗
比力气,甚至胸和屁股都可以。」伊万诺娃说「今天不管你要跟我怎么斗我都会
奉陪到底的!」
「我已经感觉到你下面湿了,用女性最强大的部位来了断吧!」春川说完这
番话才意识到自己的私处也如同泄洪一般的湿,刚刚两人翻滚纠缠的过程中裸露
的私处一直挨在一起互相摩擦,这对两人的刺激感足以让下身泄洪。
伊万诺娃听到这番话两眼放光,迅速跟春川分开蹲在了地上,一只手摸着自
己的私处一只手对着春川比出了挑衅的手势,春川也立刻起身蹲着,与伊万诺娃
互相靠近,伸出手臂搂住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抠住对方的私处开始不断摩擦,
「啊……啊……」两人的脑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呻吟着,听不出是享受还是痛苦,
在对方下体抽插的手速度不断加快,到了一定的时候伊万诺娃和春川的眼睛都闭
上了,跟对方机械的互相抽插,两人私处的液体也越来越多,手臂依然紧紧的搂
着对方的脖子。
不知是谁先开始的,两人一边抽插一遍接起吻来,两根舌头互相卷住彼此,
一会吸住对方的嘴巴一会咬住对方的嘴唇,一会两根舌头又如武士一般互相抵住
较劲。不知不觉中春川和伊万诺娃已经缠绵着倒在了地上,两人的嘴巴都舍不得
跟对方分开,互相抱住,不断的爱抚对方的肌肤,四条腿缠绵着,四只赤脚一会
在对方的小腿上摩擦一会脚掌相抵互相摩擦,两个私处贴在一起,与对方不断研
磨着,下体的爱液慢慢涌了出来。两个人在接吻与磨逼中缓慢的翻滚,俨然这场
决斗已经变成了一场肉体交合的欢愉。
「喂,我们不是过来决斗的么?怎么就做起来了?」春川压在伊万诺娃的身
上,分开了深吻的嘴唇说道,两人分开的嘴唇还被一丝细长的唾液连着,两人的
眼神依旧迷离,似乎还没有从刚刚长达一刻钟的交欢中清醒过来。
「老这样没意思,正面交锋一下吧!」春川双腿分开对着伊万诺娃,手指掰
开了自己的阴唇,伊万诺娃也迅速坐起,学着春川用手掰开了自己的阴唇,两人
缓慢的靠近彼此,最终两人的下体装在了一起。
「啊~」「啊~」两个人一边呻吟一边吼叫着,不知是要战胜对方的决心还
是下体对撞带来的快感,两个私处不断的撞击着彼此,偶尔互相摩擦,更多的液
体被私处的撞击压榨了出来,撞击中的两人越靠越近,最后干脆拥抱在了一起,
双腿盘在对方的腰上,私处依旧在不断的摩擦和撞击,两根阴蒂在两人交合的阴
道中如击剑一样互相博弈着。春川和伊万诺娃顶着对方的额头,断断续续的和对
方接吻,用自己的皮肤与对方摩擦,用自己的乳房挑逗对方的乳房,谁都希望对
方的高潮在自己之前,这是另一场死斗,可以享受快感,可以迎来高潮,但是先
倒下的那个就失败了。
两人如两尊坐莲的观音一样盘在一起,努力的挑逗着对方,爱液不受控制的
倾斜而下,两张吻在一起的嘴巴里是两根正在激烈交锋厮杀的舌头,一会互相卷
缠在一起一会互相顶,一会两根舌头在春川的嘴里互相交战,一会两根舌头的战
场又转移到了伊万诺娃的嘴巴里,这跟刚刚的吻不同,如果说刚刚的接吻两人的
舌头还是交织在一起爱抚的恋人,那么现在激烈的咬吻中两人的舌头已经变成了
一对不死不休的仇敌。
春川突然动了,她挺直了身子向着伊万诺娃压了过去,伊万诺娃急忙也挺直
了身子想要保持平衡,可是已经晚了,春川悠里爱压着她向地面倒去,两人依旧
如同树桩一般盘缠在一起,嘴巴依然在死死的和对方吻着,阴唇的对撞和阴蒂的
交锋没有停下,只是两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春川压着伊万诺娃,这种体位优势
让她的私处可以居高临下的撞击伊万诺娃的私处。
伊万诺娃吃了闷亏,想要怒骂无奈两人的嘴正深深的吻在一起腾不出来。伊
万诺娃的神经正在被巨大的快感冲击着,下体似乎储蓄了满满的水要往外喷洒,
强大的意志力促使着她继续和春川对撞着私处,她知道继续处在这种体位将必败
无疑,她猛的一翻身,瞬间体位交换,她压住了春川并不断的蹂躏着,可是春川
也不是那种会束手就擒的人,很快也开始翻身。
激烈的性斗已经持续了快一个小时,两个人不再局限于私处与私处的对撞,
而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对对方的私处发起攻击,用手抠一会又用大腿根互相蹭,
甚至用舌头抽插对方的阴户,两人渐渐开始了一场以令对方高潮为目的的「性爱
摔跤」,一会春川用「断头台」锁住伊万诺娃的脑袋并用赤脚不断摩擦伊万诺娃
的阴户,一会伊万诺娃又用「十字锁」锁住春川的身体并趁机抠挖春川的下体,
两个赤裸的少女在地上纠缠滚打着,到处都溅洒着两人的爱液。
两人的阴户又重新贴在了一起,阴蒂伸出来和彼此缠绕,这场激烈的「性爱
摔跤」还远远没有结束,春川悠里爱和伊万诺娃此刻缠抱的如同一个怪异的肉藤
一般,伸展出乱七八糟不知道是属于谁的四肢,这些四肢还彼此缠绕,这颗奇怪
的肉球开始翻来滚去,滚过的路上留下一道爱液染湿的痕迹,这些痕迹很快被海
绵垫吸收干净,但是随着那颗肉球高速的滚动很快又会有新的地方被爱液打湿,
这颗肉球就是倾泻的核心,不断分泌出新的液体不知是两人的唾液,爱液还是汗
液,几十平米的小房间里充斥着荷尔蒙的气味和青春女孩的体香,房间里除了海
绵垫以外空无一物,两个来自不同国家的赤裸的青春美女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缠
滚激斗,两人已经完全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份,她们的世界此刻只剩下了对方,
和对方给予自己的快感,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自己和对手。
这是一场无人知晓的战斗,跟会所俱乐部的擂台不同,这里没有规则,没有
裁判,也没有观众,有的只是激战的双方,这场战斗只属于伊万诺娃和春川悠里
爱两个人,她们可以自由发挥,哪怕完全暴露出自己的内心,哪怕淫乱无比,充
斥暴力也没有关系。她们被欲望,好胜心,愤怒和欢愉驱使,和对方作着激烈的
死斗,斗到一方完全倒下为止。战斗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两人也不知道迎来
了第几次高潮,上一秒春川刚把潮吹的爱液喷到了伊万诺娃的阴道里,下一秒伊
万诺娃的高潮就到了,两个人全身如蒸完桑拿一样湿,肚子上满是白色的液体,
已经分不清是喷出来的了,可是两人仍然紧紧缠抱在一起对撞着彼此的阴户,两
人的阴蒂不知缠绕了多少钱,如同打了一个漂亮的水手结。
「还没……结束……对么。」
「是啊……起码得有一个人失去意识……不是么」。
「肉球」滚到了墙壁角落的刁钻位置,被迫停了下来,春川悠里爱和伊万诺
娃终于得到了休息的时间,她们缠抱在一起大口的喘气。两个多小时的翻滚性斗
和数不清次数的激烈高潮实在是太损耗体力了。
「没想到你一个日本人居然性欲这么强。」伊万诺娃喘息着说道。
「彼此彼此吧,你看你趴在我身上亲我嘴的那副骚样子。」春川揶揄着。
「喂,敢来69么?」伊万诺娃说。
「来啊,今天咱们就把所有姿势都玩个遍!」春川答道。两个人迅速的分开
又迅速的纠缠,只不过这次是反着纠缠在了一起,如同两个机密机械上的零件一
样互相咬合,她们的大腿根互相夹住了对方的头,用地面技中的腿法把对方的头
牢牢锁死,两人的手臂紧紧抱住对方的腰和屁股,摆好姿势后就这么静止着。
不一会,肉眼可见的乳白色的液体从双方的下体中流了出来,外人来看两人
似乎保持着静止的「匀势」,两人的脸埋在对方的屁股中,只有几根发丝露在外
面,嘴却跟彼此的阴户在进行着一场热烈的「法式深吻」,她们的舌头伸到对方
的阴户里挑逗着彼此的阴蒂,在强烈的刺激下她们不由得阴道收缩企图夹住对方
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的两具肉体再度翻滚了起来,这对宿敌用双腿死死锁住对方
的头似乎是想把对方憋死在自己的双腿之间。
第一次高潮已经来了,爱液直接喷溅进了两人的嘴里,苦涩咸腥的味道在两
人口中蔓延开来,春川合伊万诺娃的舌头此刻正无差别的攻击着对手的阴户和屁
眼,微量的尿液渗入了两人的嘴里,两张让无数男人倾倒的脸上现在糊满了死敌
的爱液,可是这对宿敌似乎无比享受,似乎在品味着什么仙露一般,舌头和阴蒂
缠绕交锋,互相刺激着对方。两个人不断的翻滚,一般翻滚一边舔舐对方的阴唇,
甚至开始扇打对方的屁股,一下一下的扇打让房间里充斥着啪啪啪啪的声音,春
川悠里爱和伊万诺娃姣好的翘臀上不一会就变得满是鲜红的巴掌印,可是两人依
旧死死的夹住对方的头,丝毫不让对方动弹。
「啊啊啊……」
「啊啊啊……」浅黄和雪白的裸体终于分开了,「你是什么卑鄙的母狗,居
然会下作到咬我下面!」伊万诺娃嘶吼着。
「你个白母猪不也咬了我下面吗?该死的!」春川悠里爱也跟伊万诺娃对着
吼。
「你以为只有你会咬人吗?信不信我咬死你?」
「来啊,谁咬死谁还不一定呢!」春川悠里爱和伊万诺娃在此扑打在了一起,
春川咬住了伊万诺娃的胸部,伊万诺娃对着春川的脖子一口咬下,她们坐在彼此
的大腿上,双手在对方身上不停的捶打,她们此刻互相咬住对方的肩膀,四只手
紧紧对抓在一起,似乎这样就可以避免对方的捶打了,突然她们又分了开来,春
川缠住伊万诺娃,把她按在地上,狠狠地咬住她的手臂,疼的伊万诺娃死命挣扎,
找到机会反制住了春川,她把春川的头夹在腋下,双腿如剪刀一般夹住春川的身
体,张口狠狠咬住春川抬起来反抗的手掌,春川在伊万诺娃身子下面疼的尖叫,
她死命掰开伊万诺娃的胳膊,柔韧的身躯缠绕上了伊万诺娃的一条腿,一边用关
节技招呼伊万诺娃一边张口咬住她的小腿,伊万诺娃被疼痛折磨的昏了头,伸出
那只自由的脚想着春川悠里爱踢了过去,春川反应极快,也蹬出一脚想要格挡,
不过两人都踹偏了,脚底跟脚底擦肩而过,直直的踢中了彼此的阴户。
「啊!!」
「啊!!」
两人发出了一声惨叫,迅速摆脱了和对方的纠缠,捂着下体在地上打滚。两
人在地上缓了好一会才坐了起来,眼睛怒视着对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两人
近乎完美的身体上此刻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抓痕,淤青,干涸的爱液,在激烈
的缠抱中弄出的勒痕,还有数不清的牙齿印……
「你喜欢踩对吧,好!我就用我的脚来让你屈服!」就凭你?谁让谁屈服还
不一定呢!「两个人对着对方伸出了赤裸的脚底,慢慢的靠近,开始用赤脚挑逗
彼此的私处,两人互相踩着对方的私处,用脚掌摩擦,春川悠里爱和伊万诺娃逐
渐露出了销魂的表情,两人脚底的皮肤都光滑细腻,私处在这种摩擦下不禁流出
丝丝爱液。突然两人的眼神同时锐利了起来,这还是一场殊死决斗!
「噗哧」一声,两人的脚趾插进了对方的阴户,两人都闷哼一声,脚趾不断
抽插着对方的下体,另一只赤脚抬起向对方踹过去,脚掌和脚掌正面对在了一起
互相角力,两人的双手也跟对方拉在了一起,谁也没有办法从这场对决中逃脱。
「足交……肯定我赢……」春川嘶哑着说。
「日本母狗,话别说太早了!」伊万诺娃回击着。越来越多的爱液从两人的
下体喷出,两人时而用脚趾抽插,时而用脚底磨踩,用尽手段让对方尽可能多的
高潮,两只对在一起的脚仍然死死的和对方比拼着力量,春川悠里爱和伊万诺娃
现在必须同时兼顾两个战场!对顶的双脚脚趾开始互相交叉锁紧夹住,足交的脚
抽插研磨的速率加到了最大,两人流出的爱液打湿了屁股下面的海绵垫,这意味
着这场对决已经接近尾声,两人拼命和对方对拼,都渴望着成为这场决斗中的最
后赢家。
两人足交的脚离开了彼此的阴户,狠狠的对在了一起,春川悠里爱和伊万诺
娃在激烈的足交中迎来了最后一次高潮,她们如同柔术大师一般,双脚呈一字马
两两相对,身子紧紧抱成一团,剧烈的抽搐着,潮吹喷出的爱液在紧贴着的两个
阴道中互相冲击,这是今天到现在为止最激烈的一次高潮,在巨大的快感的冲击
下春川悠里爱和伊万诺娃居然开始在爱液上较劲,她们卯足了劲与对方对喷着高
潮的爱液,两人混杂着尿水的爱液在彼此的阴道中来回冲击,都想把对方顶过去。
瓷白和亮黄色的躯体紧抱着滚了出去,一边滚一边抽搐颤抖,直到高潮结束,
两人缠抱僵硬的身体才慢慢松弛了下来,分开倒了下去。双双把带着汗水和爱液
的赤脚踩在了对方的脸上,窒息感袭来,两人只能抱着对方的大腿支撑着,祈祷
对方能比自己先脱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仍然用赤脚死死的踩住对方的脸,两人的脑海中
已经开始出现黑白如电影一般的画面,这是缺氧导致的。
「啊啊!」
「啊啊!」
最后一刻,春川撑不住了,她长大了嘴巴含住伊万诺娃的赤脚并一口咬下,
伊万诺娃赶忙也回咬住春川的脚,两人不但咬住对方的美脚,还用舌头在口腔中
不断舔舐对方的脚趾缝,好一会两人才分开,抱着自己疼痛的美脚不断的揉。
「喂,来最后的决斗吗?」春川打开了房间里的暗柜,里面放着一条超级大
的丝袜,一个单人用睡袋和一支双龙头,对着伊万诺娃挑眉「敢么?」
伊万诺娃疲惫不堪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兴奋「我说过,今天你想斗什么我都
会奉陪到底!」两人面对面,四目相对,一起钻进了超级大丝袜,双龙头连接着
彼此的下体,两人又互相配合着钻进了单人睡袋,把拉链拉死,单人睡袋包裹着
丝袜中的两人,明显有些超负荷,睡袋外层的纤维紧绷的似乎要断裂开来,现在
已经完全看不到两人的身体,只能看到橙色的睡袋在地上从这一头滚到那一头,
上下拍打弹跳如同一条砧板上的鱼,一会又挺在原地不停的蠕动,一会长条状的
睡袋又盘成了一个球形,谁也不知道这对宿敌在里面缠扭打斗的有多激烈,这是
困兽的死斗,在一方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谁也没办法逃走或者停下……
尾声
橙色的睡袋停止了动作,因为撑不住两个人的激烈缠斗,单人睡袋被撑破了
几个洞,它已经好几个小时都没有动作了,睡袋里决斗的两个人似乎都筋疲力尽
失去意识了。伊万诺娃悠悠的醒了过来,她看了看房间里的挂钟,她来到这里的
时候是早上十点,现在则是中午12点,难道只过去了两个小时吗?
很快她打消了自己的疑虑,挂钟下面的日期显示已经和她昨天来看到的不一
样了,这是第二天的中午12点,她和春川悠里爱的死斗整整持续了26个小时!这
应该是她经历过最长的一次决斗了,两人在没有进食饮水的情况下进行了长达一
天一夜的殊死搏斗,激烈程度让本来插在两人下体之间的双龙头都飞到了外面,
更关键的是这么长时间的战斗还不足以让这对宿敌分出一个输赢。伊万诺娃温柔
的看着眼前这张让无数男人倾倒的完美无缺的脸,她的睫毛戳着这张脸的眼皮,
轻声说「你真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一个对手啊。」
面前美丽的双眼缓缓睁开「谁又不是呢?我也从来没有如此迷恋热爱过一个
这样的对手啊。」
春川悠里爱也睁开了眼睛,和伊万诺娃睫毛交叉,鼻尖相碰,呼吸相闻。两
个美少女就这么看着对方,眼神逐渐迷离了起来,在睡袋和丝袜的两层包裹中跟
对方舌吻了起来,两人忘我的享受着这个吻,无比温柔,她们好像享用珍馐一般
舔舐着彼此的肉体,决斗已经结束了,她们不再针锋相对,享受当下就好了。不
知道吻了多久,春川悠里爱和伊万诺娃的嘴才依依不舍的分开,舌尖还连着一条
透明的液丝。
「你说我们还分得开么……」伊万诺娃无奈的苦笑道,两人现在被丝袜和睡
袋紧紧的束缚在一起,跟套上了拘束衣一样动弹不得,里面两具较好的裸体如同
拧麻花一般不知道缠绕了多少圈,脚趾和脚趾还在顽固的扣着对方,四条腿互相
加在一起跟打了死结一样,睡袋里包裹着大量的半干半湿的爱液,两人的私处被
干涸的爱液和金色与黑色互相打结缠绕的阴毛死死的焊在了一起,完全粘住了,
两人的阴蒂还圈在一起打着结,稍微用力分开就会有钻心的疼痛传来。
「管他呢,先好好睡一觉,再慢慢想办法分开。」春川悠里爱倒是很宽心,
俏皮的在伊万诺娃瓷白的脸上亲了一口,闭上眼睛睡着了,她太累了。伊万诺娃
也感受到了深深的疲惫,她在眼前的这个日本美女头上温柔的吻了一下,也悠悠
的睡了过去。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人重新回到了俱乐部,继续作为摔跤手的生活,很奇怪
的,经历了这么一场死斗之后两人的关系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更加针锋相对,可是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有时两人会一起进入某个无人厕所的隔间或者更衣间,
不一会那个隔间里就会传来若有若无的呻吟和娇喘声。
后续的比赛中两人也很少在擂台比赛中遇见对方,可是春川家的那个小房间
里隔三差五的就会传出两个女人翻滚缠打的闷响以及怒骂声,过一会又会传出互
相爱抚欢愉的呻吟声,幸好春川家附近没什么住户,否则会把别人吓到的吧。
无论如何,两人似乎都把对方认定为了彼此最特殊的对手,她们的角斗还会
继续下去,为了胜负,也为了欲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