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好兄弟问他女朋友今晚能不能来我家陪我喝酒,结果他真的让女朋友过来了于是忍痛ntr最后发现好兄弟也是女孩子】(完)


清醒了,清醒的不得了。
原先的兴奋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在短短几小时里!
窗帘紧闭,灯光如昼,无形阴冷的气氛却让人不由生寒,仿佛置身冰窟,压
抑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隔着桌子坐在我对面的女孩有着金黄柔顺的齐肩长发,她穿着深蓝近黑的外
套,内里穿着雪白贴身的衬衣,紧致得能清晰看见她饱满圆润,快要绷断扣子跳
出来般的双峰。
那之下茶色的裙子在腰间收紧,更凸显出她的丰满,裙外层有透明白色纱布
垂下,末尾点缀有鲜明的黑色花边。
在那之下……看不到。
我也没有心情去观察美少女的姿态,满脑子都是从刚才到现在发生的难以置
信的过程。
脑子飞快的运转起来,几乎就要烧掉。
……
不久前。
「七海在吗?」我用手机发消息给自己的好兄弟。
「在,什么事?」
消息很快就被回复了,不愧是好兄弟!
因为七海有着一个一看就不好相处的女朋友,所以我问道:
「你问下你女朋友今晚能不能来我这陪我喝喝酒,可以不?」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
「没问题!」
附带了一张白毛红瞳的二次元人物比OK的表情包。
……
时间回到现在,我看着从刚才就一直皱眉看着我的女孩,心里一万个草泥马
奔腾而过。
七海你丫的是不是误解了什么?!为什么让上野原这家伙过来了啊!不知道
这家伙很不好相处嘛!
而且,为什么上野原为什么会答应这种请求,而且!!!
一般来说会让自己的女朋友去陪朋友喝酒的吗?这会不会太奇怪了些?
从刚才和上野原打完招呼后,我们就这样一声不吭的面对面坐着,头脑风暴
中的我也逐渐精神疲乏起来。
不行……不能这样一直下去,必须要找个话题!我想想,对!就问问她和七
海相处的怎么样?不对,这会不会太自来熟了一点,干脆直接说是误会会不会更
好?总之先上了!
「那个……」
我刚试着开头,就听见更大的声音将我的开头语盖了过去。
上野原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双手拍在桌上发出「啪」的一声,让我忍不
住抖了一下。
「我说,差不多该说些什么了吧?我也早就受够你和他这种奇奇怪怪的关系
了!」
「什……什么?」
我完全听不懂。
「就是说,你和七海!一直都暧昧的很吧?他这次甚至愿意让我一个人到你
这里来喝酒,这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喝酒欸!他完全就不在乎我!你们在耍
我吗?!」
上野原很愤怒的样子,越说越激动,精致的脸庞有些扭曲,细眉扬起,呼之
欲出的双峰一起一伏间似乎就要蹦出来给我一拳。
这让我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我……我哪里知道嘛……」
难……难不成七海有绿帽癖?不对吧……
眼见着上野原就要爆发,我连忙说道:
「你你你先等一下!我会去问问七海的!」
「……」
上野原仍然一脸厌恶的样子,但没有说什么,她哼了一声,示意我赶紧。
我立马给七海发去消息。
没有时间解释我的意思并不是让他的女朋友陪我喝酒,我直截了当的问。
「七海!上野原她莫名其妙爆发了啊,我要怎么办才好啊!」
「欸~~」
七海发来一个有些微妙的二次元表情包,随后道:
「你掐一下她的腰就好啦,往下面一点,大概屁股上面一点的位置,轻轻掐
一下就好了!很好解决的!」
……
这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我半信半疑地看向生气的上野原,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而且一般来说解决
问题是用这种方式么?
难道是物理意义上的解决?
不管怎么样先试了再说。
看着我朝她走去,上野原扬了扬头,露出光洁无暇的脖颈,像一只高傲的白
天鹅。
「商量好怎么应付我了?」
我不由汗颜,这家伙性格真不是一般的恶劣,实在是难相处啊。
「嗯,那个……是有点……嗯,啊,要说的话……」
一边说着意义不明的话,我在靠近她一定范围后,毫不犹豫的出手,在她腰
间猛掐了一下,为了防止掐的位置不对,我还上上下下掐了好几次!严谨谨慎稳
健!
「咿呀~」
而被我连续掐了好几下的上野原发出与刚才不同的,极其娇媚的喘声,身子
似乎站立不住,软绵绵地朝我倒了过来。
她的双手攀在我的肩上,头埋在我的怀里,看起来就很贵的金发胡乱披散在
我身体各处,能清晰地闻到她身上柑橘般淡淡的香味。
「你……你!」
上野原抬起头来,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牙齿发出打颤的声音,似乎马上就
要发飙,于是我本能地又在她腰上掐了一下。
「嗯!」
她嘤咛一声,这次似乎腿都软了,抓着我肩膀的手无力松开,贴着衣物往下
落去,整个人跪坐在了地上。
「啊……」
我有些惊叹于她夸张的反应,又庆幸这办法确实有用,短时间内应该可以摆
脱困境。
于是立马又拿出手机来给七海发去消息。
「我照做了,她现在没有力气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把她抱到床上,然后喊她的名字,记住,要凑在耳边耳边轻轻地温柔地喊!」
「?」
我发去一个问号,但是还是决定照做。
但是……
又是掐腰子又是喊名字的,难道是什么巫术不成?
我看着仍没缓过来的上野原。
抱……算了,提起来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于是双手搭在她腋下,连提带拖的把她放到了沙发上,反正躺哪里不是躺呢?
然后是喊名字……嗯……我记得上野原的全名好像是上野原结衣?
结衣啊……
鼓起勇气,趁着上野原还趴在沙发上未完全恢复的时机,我伏下身,凑到她
小巧玲珑的耳边轻声念出了她的名字。
「结……结衣~~」
「唔……你,你要干嘛?!谁……谁允许你喊我名字了?!」
上野原的反应很激烈,但仅仅是动了几下身子就没了力气,只是扭过头来,
眼里带着些惊乱地看着我。
她玉颈泛起潮红,一路蔓延到了耳根,那副明明很害怕却仍然摆出强硬姿态
的样子让我觉得她莫名的可爱。
「这不是能摆出可爱的样子嘛……」
我忍不住小声嘀咕。
仔细一想也是,如果上野原真的一直都是那副不好相处的模样,七海应该也
不会喜欢上她才对。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傲娇?
「比起说我要干嘛,你不如说说自己想要干嘛吧?突然就发脾气,这样子很
不好诶!」
见上野原安静下来,我撇撇嘴道。
「还,还不是因为你!」
「我?我怎么你了……」
上野原本来高昂起的声音低落下来,反倒比我还要委屈的样子道:
「因为……因为你们一直都很暧昧的样子啊,平常总是和你在一起就算了,
就算是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也总会不停地念叨你。而且!而且这次竟然让我来陪
你喝酒,他……他……呜呜呜,每次我想要更近一步,呜呜,他都总会找……找
借口转移话题,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越说越伤心,越说越不可遏制,最后直接就在我面前不顾形象的号啕大哭
起来。
「不是……你,你冷静一下啦!」
「我冷静不了呜呜呜呜呜……」
看着她泣不成声,完全的爆发开来,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我只能拿出
手机又给七海发去消息。
「七海,上野原她哭了怎么办啊!」
「哭了?这好办啊,你就温柔地陪伴她,试着牵牵她的手,记住要强硬一点,
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你懂的!」
啊?
我懂什么啊我懂?!
看着上野原哭的梨花带雨的,我叹了口气,这种事情还是七海这种大帅哥来
才好办啊,我就完全没那天分。
嘛,说是这么说,该上还得上,毕竟是好兄弟的女朋友。
「那个……你别哭了嘛。」我试着坐在她的旁边,然后尝试用去触碰的她无
力下垂的手。
「要你管!」
不出意外的,我的手刚碰到一下就被甩开了。
要强硬要强硬!
心里默念着,我比刚才更快的抓住她的手,这次将她的小手握的紧紧的,不
给她逃脱的机会。
于是上野原原本用来抹泪的手也只能用来抽我,我接着看见了她哭红的眼睛,
花了的脸上泛着点点水光,那之下的衣服也凌乱的不成样子。
「好啦都是我的错嘛……是我害的七海不够关心你,不过我觉得他也不是故
意的……只是你平常都太装模作样了,所以他才没感受到你的心意吧!」
「才……才没有……你说谁装模作样呢……」
上野原终于没那么强硬了,她小声地抽着鼻子回应,就连手上的反抗也小了
很多。
等回过神来,我才发现我们的距离已经如此之近,近到只要低下头,我便能
轻松的吻上她粉润如果冻般柔软的唇瓣。
「……」
好可爱,这家伙,好可爱啊……
上野原身上的柑橘香不断飘进我的鼻中,似在引诱着我靠近去索取更多。心
躁动不安,看着乖乖任由我握着娇小玉手的上野原那副小动物般可爱柔弱的样子,
想要做些什么的想法不断浮现。
「上野原……」
我不断地凑近她精致的脸庞,眼神也自然而然的对上那副近在眼前的,布满
朦胧水光的迷离眼眸。
「不行……」
虽然这样说着,她却没有什么反抗的动作,反倒是高昂起的头颅正对着我,
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似乎就要迎合着吻上。
再无更多话语可言,我轻而易举地亲上了她柔软的唇瓣,那种温度和亲昵的
蠕动让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一遍一遍地重复着索求的动作,不停发出「啾啾」
的羞人声。
上野原一开始还木然的呆着,直到后面也情难自禁地撅起被腔液浸湿的嘴唇
笨拙地回应起来,时不时哼唧出既害羞又舒服的声音。
一遍一遍,我们就像沙漠中渴水的旅人,没有限度地胡乱索取,不愿意放弃
这样舒服的触觉,直到再也呼吸不过来,才喘着粗气分开。
才休息了一会,我感到难以熄灭的邪火在心中再次高涨,催促着我再去向上
野原索取更多,眼神不自禁地对上,我试图从她的眼里看到回答。
「不行,我……你……我不能……」
即使这样,上野原迷离的双眸却并未躲闪,直白地向我展示了那里蕴含着的
欲望。
唇瓣再一次贴合在一起,这一次我的双手攀上了她的身体,聆听动人呻吟的
同时感受她身体的脉博,清晰地感受到和自己亲吻的美人是一个活生生存在,有
自己情绪的人类。
这样精神的交融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等到再一次分开,才发觉上野原的
衣服已褪去打扮。
本就饱满欲滴的雪乳早就撑破衣服的阻碍跳了出来,被洁白的文胸托起,傲
人的丰满让她确实具备了难相处的气质。
往下望去,裙子挂在玉柱般圆润无暇的小腿上,将同样纯白的亵裤暴露出来,
中间凹陷下去的,隐约可见的一道细缝刺激着我的神经。
「你好可爱……」我情不自禁地低语出声。
上野原缩了缩鼻子,似乎本能的就要反驳,但最后也只是动了动嘴唇,发出
了模糊不清的哼唧声,羞的一手遮脸,一手拉紧外衣遮挡,笔直修长的美腿并紧,
却只像是隔了一层轻薄透明的纱巾意图遮掩春色。
这样娇媚动人的美人触手可及,我当然不会就此作罢。用手轻轻地抚摸上她
没有一丝赘肉的柳腰,细细品味一番滑腻柔韧的肉体后,我在她腰间往上的位置
一掐。
「呀!」
果不其然,上野原再也没能坚持住呻吟出声,那双眼睛含羞带怒的望着我,
双手却无力的落向一边,让姣好的身躯暴露出来。
「结衣……」
我在上野原通红的耳边轻声念着她的名字,看着她猛地一颤,呼吸急促起来,
忍不住一笑,「放开点,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要否认自己有感觉了吗?」
上野原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你,你总是使坏,所以我才……」
「那你猜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弱点?」
「……」
上野原呆了一下,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然后反抗的力气弱了下来。
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正是我喜欢的,虽然是在欺负她,但也只是实话实说。
七海……或许真有绿帽癖也说不定,既然如此,做为好兄弟让他满足也是很
正常的!
「他不能给你的,让我来给你怎么办?反正你看,他似乎真的不是很在意你
呢。」
看见上野原迷茫,我趁热打铁,看到她终于露出了动摇的表情。
「好啦……就算你还是喜欢他,就当和我练习一下怎么样?你应该还是第一
次吧?」
「……」
上野原低头沉默着,看不清她的表情,片刻后才听到她嘟哝着说:
「你小黄片看多了吧……哪有人会被这样的理由说动的……」
「啊……」
「但是无所谓,我就陪你玩玩吧,说什么第一次的,明明你也是第一次吧?」
上野原恢复了气势,又变得有些咄咄逼人起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她双
手伸向我的裆裤,摸索着拉开裤链,让早已充血的肉棒冲了出来。
「啊……男人的,是这样子的吗?」
「吓到了?」
「才没有,这么小的东西……」
上野原抿着嘴,伸出修长的手指握住我的肉棒上下滑动。葱白的玉手有些紧
张,每次滑动都能感受到在微微颤抖着,这样反倒平填了几分快感。
「舒……舒服吗?」
「嗯。」我吐出口气,点了点头,然后看见上野原好奇的用指头在龟头中间
的眼上点了点。
「唔?!」
忍不住一声闷哼,上野原似乎也被这反应吓了一跳:「很痛吗?」
「这倒也没有,倒不如说是很舒服……」
「欸~~真神奇啊……」
上野原认真的观察着肉棒的反应,这反倒让我有些不自在,看着她毫无防备
地讲大腿分开,露出纯白的胖次,我伸出手去按在那道若隐若现的缝隙上。
之后干了个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