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隆斗—小琴】(完)


一个漆黑的深夜,小琴轻轻敲开自家的房门,刚刚玩乐回来的她独自居住在
一个空荡荡的大房子里,父母外出度假,留下她一人独守空房,她轻叹了口气,
看来今晚又是独自一人睡眠。
小琴十六岁,正是上高中的年纪,早熟的她身体各处发育得十分成熟,一头
长长的黑色秀发自然的垂在耳边,迎风飘扬,36C的胸围让不少胸部下垂的熟妇都
嫉妒不已,白皙细腻、吹弹可破的肌肤彰显着青春靓丽,正值暑假,身着JK服装
的她露出修长笔直,毫无一点赘肉的雪白大腿,让不少男性为之侧目。小琴的相
貌更是在校园里凤毛麟角,整个学校能和她争奇斗艳的不超过三个,所以她也是
众多男生争相追求的对象,但生性羞涩的她至今没有谈过恋爱,原因是她生性自
傲,觉得没有男人配得上自己。
小琴在真皮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了会电视,便起身准备洗澡睡觉,正值夏季,
小琴正准备脱下清凉的着装,走向浴室之时,突然听到哗哗的水声,小琴心中一
惊,莫非家里进了贼?小琴小心翼翼的靠近浴室门,同时心中暗自盘算,自己家
的门锁采用的指纹识别技术,除非有十分高端的科技,不然是无法闯入自己家的,
而且小琴也确信自己出门前锁的紧紧的。
正当小琴苦苦思索之时,突然没来由的想起一件奇怪的事,她今天放学路上
从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手里买了一个古怪的圆球,据那个男人所说,只要滴上一滴
自己的鲜血,便会发生神奇的事情,小琴本来不想理会,但禁不住那个男人苦苦
劝说,并且那个男人的长相十分帅气,让高傲的她也不禁会想要多看几眼,她也
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好奇,加上家里也是不差钱的主,她便花了两万买下了这颗圆
球。
回家之后,她依男子所言,滴了自己的一滴鲜血滴在圆球上,圆球发出了一
阵诡异的红光后彻底没了声息,小琴观察半晌,发现没什么动静后一阵懊恼,明
显被那个男人骗了,亏他还长的那么好看,气愤的小琴随即决定出门游玩散散心。
回来就到了晚上,就有了刚才那一幕,虽然这两件事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
但小琴就是不自觉的把两件事结合起来,并且越想越害怕。正在这时,浴室的水
声突然停了,小琴咽了咽口水,想着自己要不要去厨房拿菜刀的时候,浴室门啪
的一声突然打开,把正在鬼鬼祟祟偷看的小琴吓了一大跳。小琴定睛一看,同样
的美丽容貌,同样的完美身材,还有那傲人的双峰,这不正是自己吗!小琴惊叫
出声,对面的「小琴」也明显被震惊的尖叫出声。
双方呆滞了两秒后,真小琴率先反应过来,指着对面喊道:「你是谁,怎么
和我长的一模一样,还偷偷溜进我家里。」
假小琴也反应了过来,说道:「我还想问你是谁呢,我在家里洗澡洗的好好
的,你怎么突然出现在我家里。」
双方各执已见,争论不休,突然间双方下意识的喊出了圆球这两个字,顿时,
两个人都不自觉的心有灵犀,恐怕是那个圆球就是问题的关键。假小琴突然意识
到自己是赤身裸体,就算面对的是自己,但从来没在外人面前露出过身体的她,
脸上不由得涌上一抹潮红,她随手抓起一件干净的白色浴袍披在身上。真小琴这
才反应过来自己看了「自己」的裸体,轻咳一声掩盖刚刚的尴尬,双方同时默契
的走向客厅桌上摆放着的那颗古怪的圆球。
那个圆球此时正冒着诡异的红光,一闪一闪的,在二人眼里,这颗圆球无疑
是罪魁祸首,因为只有这件事非同寻常。就在这时,圆球突然间起了变化,在圆
球上方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接着竟然冒出了一个虚拟影像,一个男人的身影
蓦然出现在影像中。这个男人小琴在熟悉不过,正是卖给她圆球的主人。
「很好,你是买下了这颗球并且按我所说的照做的第十三个人,其实我想做
个实验,我是个女斗爱好者,但看腻了现实生活中两个不同的女人争斗,所以突
然奇想,想要看看同一个人互相争斗的画面,于是我就发明了这个机器,能够吸
收拥有者的精血从而强行把不同平行世界的自己拉到同一个位面来进行女斗,我
的实验还算成功,你们是第十三个实验品,好好享受吧,让我细细品味着这世间
独一无二的场面……」男人嘴角慢慢露出一丝邪笑,接着影像慢慢消失,但低沉
的嗓音仍然回荡在空气中。
「可恶,为什么要按你说的做,凭什么把我当实验品!」两个小琴异口同声
的愤怒大叫道。但回应的她们的只有静静的沉默,过了十五分钟,两女只能默默
叹息一声,望向了对方,事已至此,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目前没有那名男子的
联系方式,报警的话,这种极其诡异,绝无仅有的事情只会让警方以为是双胞胎
恶作剧。两女此时极有默契的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相对无言。假小琴率先开口:
「看来我们都掉入了那个男人的陷阱,现在找也找不到他了,看来我们只能自己
解决这个事情了。」
「确实现在没办法求助其他人,只能靠我们自己,那么,你有什么好办法,
能够让我们的生活回到正常的轨道吗?」真小琴偏头说道。
假小琴长呼了一口气,说道:「我想我们双方都无法回到原本的世界里,那
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我们中有一个人消失就行,很显然,我不想消失,所以,
你懂的。」
「哼,原来这就是你的好办法,想让我消失,凭什么不是你消失,你个假货,
还真把这个家当你的了啊。」真小琴其实早料到对方会提出这个办法,毫不客气
的出言反击道。
「看来是没得谈了,我们都不想消失,那就只好打一架咯,谁输谁自动离开
这个家,并且永远销声匿迹,怎么样,你敢打这个赌吗?」假小琴话刚说完,真
小琴居然直接站起身,一拳朝着自己的脸上打了过来,假小琴的反应比较迅速,
脑袋向左一偏避开了这个小粉拳后,也站了起来,双手居然直接往真小琴的头发
上抓去。
都说女人打架喜欢抓头发,小琴也不例外,真小琴见一击不中,同时对方的
两只手抓向自己的头发,居然不闪不避,打向假小琴的那只拳头果断变拳为抓,
再加上另一只手,同时袭向假小琴的头发。两声刺耳的尖叫同时出现,两个女人
的头发都被对方的手抓的生疼,就好像被人捏住了把柄一样,痛苦的大喊大叫。
真小琴见此,猛的踢出一脚,白嫩的小脚狠狠的踢向对面的腹部,假小琴反
应慢了一拍,浴袍也没有完全遮掩住小腹,小腹的嫩肉遭到痛击,假小琴痛的流
下了眼泪,接着一咬牙,松开了抓头发的一只手,同时向对面的后背狠狠的敲去。
这一下让真小琴痛呼出声,嘴里也不禁叫骂了起来:「你个臭婊子,去死吧,敢
打老娘,你还是第一个。」如果有相识的同学或者她的父母看到这一幕,一定会
十分惊讶,看起来像个乖乖女的小琴,居然也有这么粗俗的一面。
假小琴嘴上也不甘示弱,骂道:「好啊,你个小骚货,就你没被骂过是吧,
今天老娘要好好教训你,看你这荡妇以后怎么在学校里立足。」同时脚上功夫也
不闲着,如法炮制踢向真小琴的腹部。真小琴深知腹部是敏感部位,急忙放开了
抓住对方头发的双手,双手护在腹部,想要挡住对面的进攻。假小琴嘴角却露出
一丝冷笑,接着踢向小腹的小脚居然在中途改变了方向,朝着真小琴的小腿踹去。
只听一声扑通声,真小琴狠狠的倒在了地上,所幸小琴家的地板上铺满了软
软的地毯,所以并没有对真小琴造成多少伤害,但这一下也让她陷入了被动的局
面。假小琴乘胜追击,跨坐在真小琴身上,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另一只手则变
成巴掌向真小琴脸上打去。真小琴虽然下半身被压制住,但双手还有行动能力,
她瞅准时机,突然用力抓向假小琴那硕大的胸部,并且狠狠一捏。假小琴吃痛,
手上的动作慢了一拍,腰部的力度也下意识的减轻了一些,真小琴没有放过这千
载难逢的机会,下身用力一挺,加上腰部和腿部的力量,居然硬生生的把假小琴
掀翻到了地上。
接着真小琴也有样学样的跨坐在真小琴身上,但为了防止假小琴把自己顶到
地面上,一只雪白大腿伸进的假小琴的下体之间,同时双手狠狠扣住假小琴的手
臂,整个人压在假小琴身上,不让假小琴有翻身的可能。假小琴只穿着浴袍,下
体空空如也,突然感觉到有个硬物顶在自己的阴部,同时大腿内侧传来的女孩子
大腿特有的滑腻触感,让假小琴的心神一阵荡漾,此时真小琴全身压在自己身上,
闻着淡淡的体香,怀里抱着一个身穿JK的美少女,让假小琴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原来自己的身体这么软,抱着真舒服。
真小琴瞪着假小琴,四目对视,此时假小琴的浴袍由于方才的打斗已经向四
周敞开,可以说现在假小琴绝大部分身体已经裸露在空气中,真小琴抱着自己的
裸体,看着对方绝美的容貌,四对巨乳狠狠的抵在了一起,感受到身前两颗大肉
球的触感,稍微一摩擦带来的刺激让两个小琴都不由得发出一声浅浅的呻吟。
气氛顿时有些暧昧了起来,小琴本来就讨厌打斗,是个安静乖巧的女孩子,
只是刚刚对方的话激怒了自己,一时间冲动,便打了起来。此时看着「自己」,
两女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真小琴默默松开了双手,缓缓站起身,重新打量这个
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另一个「自己」。假小琴在真小琴起身的一刹那居然感到了
一阵失落,刚刚那美好的触感消失让假小琴感到怅然若失。接着稳定了心神,也
站了起来,看着真小琴一言不发。
「我们这么打下去,只是让那个男人看了笑话,他就是想要这样的结果,我
们斗个两败俱伤,只会双输,只有那个男人赢了。」真小琴开口道。
「你说的没错,但话虽如此,事情总要解决,我们两个之间注定只能留一个,
既然我们都不喜欢打架,那看来得采用别的办法。」假小琴摇了摇头,说道。
「既然打架行不通,还能有什么办法。」真小琴无奈的说道。
假小琴这时却突然俏脸一红,扭扭捏捏的说道:「倒是还有一种办法,不知
道你愿不愿意接受。」
真小琴好奇的看着对方:「说来听听。」
「就是……女人之间的……性……斗……」假小琴吞吞吐吐的说道。真小琴
听完这话,脸上也是通红一片,她确实没想到对面居然会提出要性斗,她平时经
常上网,偶然间接触到女子性斗,产生了兴趣,之后便找了许多视频,图片,小
说来看,虽然看的时候面红耳赤,但真的亲身实践却是从未有过的。假小琴看到
真小琴的样子,顿时明白对面居然和自己有着共同的爱好,心中一阵感叹,果然
不愧是平行世界的自己,连爱好都一模一样。
「行,性斗就性斗,这样吧,只要有任何一方被率先斗晕过去,那就必须离
开这个家,并且永远在对方的生活中消失。」真小琴思来想去,觉得没有更好的
办法,于是开口说道。
「没问题。」双方决定好后,双双走向卧室,真小琴关上了卧室门,接着两
个人相隔两米,面对面看着对方。假小琴二话不说,率先脱下了浴袍,真小琴也
毫不犹豫的脱下了JK服装,露出了让无数男人垂涎欲滴的鲜嫩肉体,尽管不是第
一次看到自己的身体,但面对着一模一样的自己赤裸相对,还是让两女心中升起
了一股怪异的感觉。同样白皙的娇嫩肌肤,彷如出生婴儿般吹弹可破,同样小巧
可爱的脸蛋,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惹人怜爱,注重保养的脸上充满光泽,没有一丝
暗沉,雪白的脖颈十分修长,下方的锁骨因为方才的打斗流下了一些汗水,显得
更加诱人,36C的硕大胸部,没有一丝下垂,乳房浑圆饱满,两颗乳头十分粉嫩,
一看就知道没有被人爱抚过,还保留着最初的样子,平坦的小腹光滑异常,几滴
汗水顺其而下,朝着下方幽深的森林深处走去,阴毛更是根根清楚分明,不像别
的女性那般杂乱无章,密林深处更是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想要一探究竟。
优美白嫩的两条玉腿没有一丝丝多余的赘肉,天生笔直修长的小腿更是让许
多女人自渐形秽。看着对面完美的身材,两女都不禁一阵失神,但很快就反应过
来,自己是来性斗的,不是来欣赏对方身材的。想到这里,两女怒视着对方,一
步一步朝着对方走去,两女的乳房首先撞到了一起,疼痛和快感一瞬间席卷两个
人的全身,强烈的刺激让两女情不自禁双手环抱住对方的腰,想让对方更进一步
感受痛苦。
真小琴腰部猛地一用力,乳头深深的刺进假小琴的乳晕之中,假小琴的胸部
顿时如遭电击,就想抱住的两颗大肉球中突然伸出两杆柔软的长枪,扎进自己同
样柔软的乳房中,剧烈的快感让假小琴忍不住惊呼出声,真小琴见一击得手,得
意的摩擦起来,用自己的乳头在对方的乳房中用力研磨,好像要用乳头在对方的
乳房上画画一样。假小琴也不敢示弱,逐渐适应了对方的节奏后,也用自己的乳
头刺进对方的乳晕中,用力的摩擦,沿着乳晕的形状,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圈。
随着摩擦越来越剧烈,两女抱着越来越紧,双方的乳头变得越来越硬,乳房
也渐渐发热起来,两女的体温急速上升,身上也流下了很多的汗水,打湿了两女
的乳房,汗液充当了润滑剂,让乳房和乳头之间的摩擦给双方带来了更加强烈的
刺激。突然假小琴稍稍松开了紧抱住对方的双手,接着身体略一后仰,再往前用
力一撞,变硬的乳头狠狠的扎进真小琴的乳晕中。真小琴顿时感觉乳房又痛又麻,
尖叫一声后,真小琴咬了咬牙,也把自己早就硬起来的乳头狠狠刺进了对方的乳
晕中。假小琴也感受到了同样的痛苦,决定由原来的研磨改成了撞击对方的乳房,
真小琴也如法炮制,两个人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对方的乳房,巨大的痛苦和快感让
两女情不自禁尖叫起来,而随着撞击次数的增多,四个乳头也时不时的撞在一起,
这让两女感受到的刺激更加强烈,四个坚硬的乳头同时抵在一起的滋味可并不好
受。
原本粉嫩的乳头都在这不断的撞击中变得通红,不知过了多久,两女渐渐降
低了撞击的频率,而且一旦撞上都会互相研磨一段时间,终于两女好像心有灵犀
一般,极其短暂的分开几秒后,接着深吸一口气,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仿佛天
雷勾动地火,四个乳房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乳头对乳头,乳晕对乳晕,针尖对麦
芒,极其强烈的从未有过的痛苦从乳房传导到全身,两女的叫声异常惨烈,死死
抱紧了对方,想要让这巨大的痛苦完全传到对方的身体里。
叫声持续了足足几十秒后,两女逐渐平息了下来,分开了抱紧对方的双手,
刚刚的痛苦仍有余韵,两女搓揉着因为刚刚的撞击变得有些干瘪的乳房,狠狠的
看着对方,但刚刚的互相研磨也让对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触感,原来自己的乳
房摩擦起来这么舒服,软软的,香香的,好像抱着两颗柔软的气球那样舒适。
「小婊子,你的烂乳房被我撞烂了吧,老子用乳房艹死你,你的乳头被我废
掉了吧。」假小琴边摸着乳房,嘴里也不闲着。
「死母苟,你的乳房都被我干废了,还有力气叫唤呢,看老子接下来怎么操
死你。」真小琴也毫不客气的还击道。
各自休息了一会后,两女的乳房在刚刚的搓揉下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由于
她们还年轻,所以乳房也很快速的恢复成了原来的大小,还是那么饱满,只不过
相比之前通红了很多,甚至还有一点点青色的淤青。两女紧接着爬到了大床上,
由于小琴是独生女,父母对她尤其疼爱,给她买了张大床,足以躺四个人,所以
两女即使上了床也不觉得拥挤。
两女跪在床上,紧紧抱住对方,两对乳房挤在一起,随着两女抱紧对方的力
度越来越大,变成了四个面饼死死贴在一起,很难分清乳房分别是谁的,小腹也
紧紧相贴,感觉到对方绸缎般丝滑的皮肤,两女心中泛起一丝别样的情愫,感受
到对方如丝般光滑的皮肤,看着对方和自己一样美丽非凡的样貌,两女再也控制
不住自己,重重的向对方的嘴唇吻去,两个鲜红欲滴的嘴唇相接触的一瞬间,两
女如遭电击,未经人事的她们,彼此的初吻居然给了自己,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两
女的心中复杂难言,原来女人的嘴唇这么柔软,好像果冻一样,好想一口吃掉,
但马上两个人就清醒过来,对方是自己一定要打败的对手,愤怒的双方加大了吻
的力道。
两女就好像要吃掉对方的嘴巴,死死的堵住了对方嘴里的所有空气,接着不
知道是谁的舌头伸进了两嘴之间,另一个人的舌头顿时如同蛟龙出海般迎了上去,
展开了激烈的缠斗,也许就这是物理意义上的唇枪舌剑,两只丁香小舌你来我往,
互不相让,时而紧紧相贴,时而互相缠绕,时而上下游走,如同两条美女蛇互相
游斗,在某个瞬间,舌头居然缠绕打结在了一起,难以分开,嘴巴里的津液在两
女的嘴巴间不断游来游去,由于双方的嘴唇互相锁死,没有一丝口水留出来,津
液越存越多,空气也越来越稀薄,两女深感这样下去可能还没斗完,人都要先没
了,赶紧松开互相纠缠的舌头,贴了紧紧五分钟的嘴唇也终于分开,一条丝线还
留在两女的嘴唇之间拉了好长一段才分开。
「你的舌功还不赖嘛,看来你这骚货经验丰富,是不是被好多男人艹过了。」
真小琴一边大口呼气,一边说道。
「你才是荡妇,你的接吻技术这么了得,嘴巴怕是含过不少J8吧。」假小琴
讥笑道。
其实她们都没谈过恋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和另一个自己接吻时,仿佛无
师自通般掌握了纯熟的接吻技术。假小琴说完这话后,抱着真小琴突然一用力,
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床上,假小琴的身体死死的压着真小琴,十指紧扣,两双性感
的美手互相扣住,感觉着对方手上传来的美妙触感,假小琴低下头深深的吻了下
去,同时两只小白兔也轻轻的摩擦着对面的玉乳,平坦光滑的小腹也互相摩擦,
雪白滑嫩的大腿插进真小琴的双腿之间,轻轻摩擦着阴户,小腿则勾住对方的小
腿,甚至也白玉般的小脚都互相研磨着。
真小琴被另一个自己压着,全身上下都感觉到对方相同部位给自己带来的刺
激,同样滑嫩的皮肤带来的剧烈触感刺激得她娇喘连连,她也忍不住和假小琴互
相研磨了起来,她的一条大腿也插进假小琴的阴户之间,大腿内侧的皮肤互相摩
擦,两女身上越来越热,双方都感觉像抱着个火炉,但这个火炉又十分柔软,两
女不仅不放开,反而抱着愈加的紧了起来。两女的下体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也终
于流出了液体,滑滑腻腻的液体打湿了两女的大腿,充当两女两腿的润滑剂,两
女就好像吃了兴奋剂一般研磨得更加剧烈了。
四个巨大的乳房更是研磨得十分剧烈,甚至有些乳液都流了出来。在这种强
烈的刺激下,加上两女都未经人事,很快两女都顶不住,双双泄身了,两女双腿
之间流出了大量爱液,两女紧紧抱着,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哼,这么快就流水了,看来你骨子里真的是个纯纯的骚货,敢不敢玩点刺
激的,一局定输赢。」假小琴说完这番话,仿佛挑衅般捏了捏真小琴的乳房。
「怕你不成,我还嫌你喷的水不够多,接下来老娘一定要干死你。」真小琴
用大腿狠狠的摩擦了下假小琴的阴户回应道。
接着双方居然把两个人喷出来的淫水和乳液互相抹在对方的身体上,此时两
女的身体浑身上下滑溜溜的,随意摩擦一下便会滑开,看着对方身体因为充满两
女共同的淫液变得更加淫靡的样子,两女的眼神居然迷离了起来,没想到自己有
这么淫荡的一面。这时真小琴突然起身,从房间里找出一根绳子,放在了床上,
假小琴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随后两女对坐在床上,双腿各自张开,让阴
户紧紧贴在一起,由于是同一个人,所以两个阴户大小形状完全相同,一旦贴在
一起就好像被互相吸住一般,再难分开,就连阴部的褶皱面都互相嵌合,死死卡
在一起,稍微摩擦一下都会引来巨大的刺激,大小阴唇互相吸附,四片嫩肉相互
紧贴,阴蒂头就像两根枪头一般顶在一起,谁也不让谁。
接着两女的美腿互相缠住对方的腰部,胸部和小腹也是紧紧贴在一起,接着
真小琴和假小琴互相配合,用那根绳子把两人死死捆在了一起,一是为了不让双
方滑溜的身体因为摩擦互相滑开,二是为了让阴户紧贴在一起,谁也不想逃,这
场战斗必须有一个胜利者。两女同时高举玉臂,手臂互相贴在一起,十指紧扣,
互相盯着对方,随着两女深吸一口气,最后的性斗开始了。假小琴率先发难,先
动用上半身的力量,乳房和小腹狠狠的摩擦对方,打算先刺激对方的皮肤来麻痹
真小琴的感官。
感受到对方滑溜溜的身体在自己身上不断游走研磨的感觉,让真小琴一瞬间
差点失守,就要泄身,但她顿时反应了过来,不仅强忍住泄身的冲动,阴蒂突然
发难,狠狠的撞上了对方的阴蒂,盘算着先占据阴部的先机,上半身也不闲着,
配合着假小琴的节奏,反向摩擦起来。假小琴的阴蒂突遭重创,柔嫩的阴蒂瞬间
变红,同时也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从下半身传导到了全身,假小琴痛苦的呻吟一
声,决定阴蒂暂时避其锋芒,用自己的大阴唇狠狠的夹住对方的小阴唇,打算攻
击对方最柔软的部位,同时嘴唇突然发难,吻上了真小琴的嘴唇。
真小琴的小阴唇突然被夹让她感受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刺痛,同时嘴唇也遭受
了袭击,不仅柔软的两片唇肉贴了上来,同时一条湿哒哒的小舌头也伸进了自己
的口腔。真小琴果断决定防守,她急忙把小阴唇往里缩,同时自己大阴唇狠狠的
顶上假小琴的大阴唇,不让大阴唇更进一步,接着用咬紧牙齿,暂时挡住舌头的
进攻。
虽然是对手,但假小琴也对对方这一手防守处理暗自赞叹,随即转为其他方
向进攻,左乳头突然偏移方向刺进了对方的乳沟,小腹也不在摩擦,而是改为撞
击,每次撞击的时候,双方的小腹都会激荡起一阵淫水,舌头也不再往前顶,而
是舔对方的牙龈,同时松开了和对方紧扣的十指,转而用手指轻轻划过对方的光
洁如玉的裸背,阴蒂也避开对方阴蒂的锋芒,转为刺向对方的阴户。
这几手同时进攻,着实令人防不胜防,真小琴发觉不管防哪边,总有地方会
受到刺激,想到这里,真小琴干脆不管不顾,喜欢进攻是吧,我就学你,你进攻
哪我也进攻哪。这下双方都选择了进攻,而且是进攻相同部位,只见两女的其中
一个乳头都深深刺进的对方极深的乳沟之中,小腹也在不断撞击着,激起了大量
的水花,舌头互相舔着对方的牙龈,偶尔碰在一起还会互相纠缠一会再放开,手
指头不停的抚摸着对方的玉背,让对方互相感受指滑的快感,阴蒂也互相刺向对
方的阴户。
从未经历过男女之事的两人哪能接受这么强烈的刺激,这种几乎全身上下的
性斗就算再全世界都十分罕见,更何况是两个高中女生,但不知道是不是她们天
赋异禀,还是意志力强大,尽管她们很想泄身,但都硬生生忍住了。随着时间的
流逝,两女你来我往,同时放弃了防守,全身上下同时对对方发动了进攻。
一个打扮得充满少女心的房间里,一张粉色大床上,两具雪白赤裸的肉体正
在抵死缠绵,两具身体对坐着,乳房对顶着,小腹相贴着,嘴唇互相碰着,舌头
相缠着,十指互相紧扣,阴蒂互相撞击,阴部剧烈摩擦,大小阴唇互相夹住,不
留一丝空隙,就好像两女的阴部天生连在一起一样。此时两人都知道已经到了最
后的关头,什么技巧都是虚的,最后只剩下拼命意志力,两女都已经被对方吻到
快要缺氧还是死死不松开,就怕自己一松开就会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终于,两女都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伴随着两声剧烈的呻吟,两女一泻千
里,猛烈的高潮冲击着她们的大脑,她们已经放弃了思考,但本能的死死抱住对
方,一同享受着高潮带来的强烈刺激。两女的股间流出了大量的淫水,瞬间把床
单都打湿了,两女无力的靠在对方的肩膀上,闭上了双眼,两女累的虚脱了。
不知过了多久,真小琴缓缓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晃了晃
昏沉的脑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赤身裸体,身上还全是不知名的液体,透
出一股骚味,床单也湿了一大片,这是什么情况,小琴彻底懵逼了,脸也羞红了
一大片,但她怎么也想不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带着疑惑,去洗了个澡,
换了床单,但她没注意到的是,她昨天买回来的圆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画面一转,一个昏暗的地下室,某个面容十分帅气的男人正津津有味的看着
某盘录像带,同时心中暗道:「这个小琴是第三个决出输赢的实验品,接下来该
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