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的爆乳黑丝女网红被最瞧不起的肥宅狂操到败北求饶】(1)


赵子豪从小内心便充满着自卑和孤独,因为他的外貌丑陋,身材又十分肥硕,
是别人眼中的「死肥宅」,从小到大受尽了无数嘲笑,基本没怎么吃过别人的好
脸色。
毕业后,他投了无数简历都石沉大海,终于在这一天找到了一个传媒公司的
助理工作。然而说得好听是助理,说得不好听实际上就是个打杂跑腿的。
上班第一天,经理便带着他来到了办公室。
「都安静!给你们介绍一下,从今天起他就是你们的新同事赵子豪,负责你
们直播工作的助理。」
刚才还喧闹的办公室内顿时安静下来,屋内的俊男美女们都是赫赫有名的网
红,有几个赵子豪甚至还能叫上名字。
「大家好,我叫赵子豪,希望今后的日子能和大家相处愉快……」
众人看着赵子豪丑陋的样子,不禁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他知道他们这是嫌弃
自己的相貌,只能灰溜溜的来到了自己的工位。
经理刚一走,便有一个女声阴阳怪气地揶揄了起来:「哟,公司Hr还真是慧
眼识猪啊,怎么把一只肥猪给请到办公室来了?」
办公室内顿时一阵爆笑,赵子豪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个女网红一头黑色秀
发,身材高挑,身高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甚至比自己还要高。
此刻的她一辆高傲,身着红色的超短裙,诱人的黑色丝袜紧密的勾勒出了她
美丽修长的双腿线条。她身材火辣,曲线迷人,前凸后翘,尤其是那对挺拔饱满
的傲人巨乳,足足有H罩杯之大,几乎要撑破衣服。
他一直以来逆来顺受习惯了,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深吸一口气,攥紧了
拳头才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楚妙澄见赵子豪骂不还口便更来劲了,还想继续挖
苦之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楚妙澄轻蔑地扫了他一眼,冷哼一声,然后才拿起手机。看到消息后她的脸
色立刻就好转了起来,对着手机甜美地说道:「好的哥哥,我这就开播~」
赵子豪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她直播间的榜一在催她开播了。楚妙澄无暇再
管他,打开了电脑便开始了直播,期间还一直和榜一调情,听的他直起鸡皮疙瘩。
在楚妙澄直播的时候,她一直没忘了刁难赵子豪。她一会儿让他递这个,一
会儿又让他拿那个,简直就是把他当佣人了。对此赵子豪只能暗暗忍下,期待能
等到出头之日。
赵子豪就这样在她的百般霸凌之下压抑的过了一段日子,然而他怎么也不会
想到,事情在这天迎来了转机。
「澄澄,今天怎么穿这么漂亮呀,有男朋友了?」
见楚妙澄穿的比往日都华丽,她旁边工位的同事不由得打趣道。
楚妙澄得意一笑,说道:「今晚榜一哥哥要约我出去哦,据说家里很有钱,
是个高富帅呢。」
她心中早就打起了小算盘,如果趁此机会嫁入豪门,下半辈子便再也不用抛
头露面的直播了。
一旁的赵子豪挑了下眉,整个办公室只有楚妙澄整天换着法子欺负自己,自
己心里巴不得让她赶紧滚蛋。
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赵子豪骑着单车刚刚回到家,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
来。
「您好,请问……」
他还没说完,便被电话那边高傲的女声打断。
「喂,肥猪,现在去办公室把我抽屉里的包裹拿出来送到KTV,位置我给你发
过去了。」
赵子豪看了下外面,见天色已晚便想找理由拒绝,然而楚妙澄却不依不饶道:
「让你送你就送,哪来这么多废话?」
说完电话便挂断了,只留下赵子豪呆滞的站在原地。他长叹一口气,只能忍
住腹中饥饿,再次骑着单车返回公司。
来到公司,他按照楚妙澄说的拿到了包裹,好奇心却开始萌动起来。
「这婊子在KTV,让我送什么东西?妈的,不管了,我倒要看看。」
赵子豪鼓起勇气打开了包裹,里面的东西却让他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
这包裹里面居然装的是各式的情趣服装。
看来这婊子是和高富帅榜一谈得不错,今晚就打算被操了。他冷笑一声摇了
摇头,自言自语道:「也罢,今天就是我最后忍你一次。」
他一路来到了楚妙澄指定的地点,敲了敲门。只见开门的是一个长相俊美的
年轻人,身上穿的衣服明显价值不菲,果真是个高富帅。
「我是给澄姐送东西的。」赵子豪赶紧说明来意。
那高富帅对着赵子豪说道:「你是澄澄的同事吗?那你来的正好。她喝多了,
我碍于身份也不能和她在公开场合出入,这个房卡给你,待会儿带她来我这里。」
说罢,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赵子豪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又给
我添麻烦。」
他一回头,发现楚妙澄已经喝得醉醺醺的,正瘫倒在沙发椅上。
「哥哥……扶我去上厕所~」
醉酒的楚妙澄完全没意识到高富帅已经离去,现在是赵子豪在他的身边。赵
子豪咽了下口水,缓缓扶起了她,趁机将手搭在了她柔软丰盈的美臀上捏了一把。
赵子豪看着她喝得不省人事的样子,开始回忆起了他在办公室被欺负的场景。
赵子豪越想越气,这婊子可算是落到自己手上了,这可是个报复的好机会,自己
何不如趁此时机开个房间操死这婊子?
一不做二不休,想到这里赵子豪心一横,他把高富帅交给自己的房卡藏进了
口袋里,然后扶着她叫了个出租车。
很快两人便到了酒店,赵子豪把楚妙澄扔在了床上,她依旧是醉酒不醒。而
直到此时,赵子豪才有机会仔细观察起楚妙澄的身体。
楚妙澄的一对饱满的爆乳此时正随着呼吸起伏,极为修身的长裙将她高挑的
身材修饰的凹凸有致,性感的身材,诱人的曲线以及一双黑丝美腿完此时全部展
示在他的眼前,馋的赵子豪直流口水。
赵子豪深吸一口气,用颤抖手的将她的胸罩解开。
伴随着一声轻响,两坨布丁般的雪白巨乳迫不及待的挣脱了胸罩的束缚,在
赵子豪的面前示威一般来回不断的晃动。
楚妙澄这对饱满而挺拔的巨乳宛如两座玉峰,散发出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力。
在这种美景之下,试问哪个正常男人还能忍耐得住?
赵子豪试探的摸了一下,见她没反应,整个人便如同发情的公猪一般扑了上
去,开始放心大胆的用自己那双胖手来回揉捏起来。
楚妙澄娇嫩的皮肤仿佛丝绸般柔滑,轻轻触碰便能感受到她奶子的柔软度。
巨乳沉甸甸地坠落,但仍然保持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弹性,不管赵子豪如何揉捏玩
弄,也很快便会顽皮的恢复原状。
在灯光的映衬下,楚妙澄雪白巨乳上的那两点粉红看起来更显动人,仿佛两
颗可爱饱满的小樱桃。
赵子豪双眼通红,他忍着口腔的干燥咽下一口唾液,将楚妙澄两只饱满的奶
子一把捏在了一起,然后把自己那肥厚的嘴唇贴了上去,伸出舌头贪婪的开始舔
舐这一对粉嫩的乳头。
在赵子豪舌头的拨弄刺激下,她的乳头很快就坚挺的站了起来。而此时的楚
妙澄依旧在醉酒状态,只是闷哼一声便没了动静。
这让赵子豪更加大胆,轻吮乳头的同时抚摸起她那两条油光的黑丝大腿。光
滑的黑丝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在他的触摸下发出沙沙的声响。
赵子豪的胖手细腻地滑过黑丝的纤细材质,用指腹轻轻的在她的大腿内侧抚
摸徘徊,逐渐向她的禁地靠近。
敏感的乳头被长时间的吸吮刺激让楚妙澄感到有些受不了,她原本因为醉酒
而显得粉润的脸上更是涌起了一抹红晕。
她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一双纤细的玉手也
无力地放在了在赵子豪的胸膛上,似乎挣扎着想要推开他。
但赵子豪不为所动,他那粗糙的舌头反而更卖力的在乳头上游走舔舐,给予
她持续不断的刺激。
舌头每一次从上面划过都像电流般冲击着她的神经末梢,她身体轻轻颤抖着,
身下的禁地也开始逐渐湿润。
「也差不多了该醒醒酒了吧,骚婊子!」
赵子豪用牙轻轻的咬了一下楚妙澄那小巧可爱的乳头,一阵轻微的疼痛传来,
她惊呼一声,终于从醉酒中醒了过来。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然而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她想象的高富帅,而是赵子豪
那丑陋而又肥硕的猥琐面容。
她惊呼一声,怒道:「怎么是你?!」
「怎么,是我不行吗?!」
赵子豪用粗糙的手掌狠狠地抽击在楚妙澄那丰满圆润的黑丝美肥臀上,瞬间
让她疼得发出了一声娇呼,泪水都快流了出来。
「哦哦❤!」
「骚母狗,今天终于落到我的手里了。平日里你再怎么装扮得高贵华丽,再
怎么在直播间受万人景仰,今晚也得成为我专属的精液厕所!」
「你在说什么胡话,就凭你这种死肥猪……噫❤!」
楚妙澄不服气的反驳,可是话还没有说完,赵子豪便用两根手指一左一右的
开始挑拨起她粉嫩的乳头来。
「澄姐,你这对奶子还真是大啊,要不是我帮你释放出来,你那胸罩怕不是
都快被撑爆了。」
「啊啊……死肥猪,快停下,不许这么玩弄我的乳头……」
然而他冷笑一声,不仅没停下来,手中拨弄的力道反而更加重了几分:「你
这对大奶子又白又翘的,光是看着都要流口水了,我两只手都抓不过来,手感超
级不错啊。」
乳头是楚妙澄的敏感点,洗澡的时候自己摸到那里都会一阵颤抖,更别说是
被如此粗鲁的动作刺激着。
而现如今,自己引以为傲的重要部位却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肥猪拨弄挑逗,
这让楚妙澄羞愤欲绝,一双美丽的杏眸死死瞪着赵子豪,满脸都是恨意与屈辱之
色。
「澄姐,你这眼神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很喜欢被我这么玩乳头吗?」
「嗯~没有,才没有这种事,别胡说了~」
楚妙澄急忙否认,可是她的话语软绵绵的,根本没有任何的信服力。
「不要再这么拨弄我的乳头了啊……你这恶心的家伙……」
「哦,是吗?可是你的乳头这么快就站起来了,看来你很喜欢被我这么玩弄
啊。还是说你表面上高贵冷艳,实际上只是个欲求不满,每天晚上都捏着自己奶
头自慰的骚货呢?!」
赵子豪一边用下流的语言挑逗着她,一边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她勃起的乳头肆
意揉搓着。
「呀~」
一声娇媚的呻吟从她口唇中迸发出来,只见她娇喘连连,胸口也急剧起伏。
「你这对骚奶子长这么大,就是为了勾引男人的,对不对?」
楚妙澄咬紧牙关,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出来,艰难的道:「才不是……唔~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有感觉的……」
一开始她还扭动着腰肢想要摆脱,然而赵子豪就是故意要折磨她,把两颗饱
满粉嫩的奶头当做玩具一般肆意的揉搓。自己的弱点被攻击着,她的身体也没了
反抗的力气,反而被挑逗的极其兴奋。
楚妙澄的内心感到一阵恶心,她还想继续咒骂几句,然而赵子豪却不给她任
何机会,毫不留情地压住了她的身体,用他肥厚的嘴唇霸道地覆盖在楚妙澄涂抹
着口红,湿润微红的性感朱唇上。
「唔❤!」
他粗糙而又混着口水的舌头不断入侵着楚妙澄的樱桃小嘴,很快便霸占了她
的口腔,和她的丁香小舌激烈的缠斗在一起。
赵子豪灵活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缠绵舔舐,挑逗舔弄着她敏感的舌尖。楚妙澄
努力想要摆脱,但被赵子豪紧紧的压住身体根本无法逃脱,只能任由他在自己的
嘴里横行霸道,游走进攻。
长时间的舌吻让楚妙澄有些受不了,她的身体因为缺氧而不断扭动,发出了
痛苦的哼声。赵子豪见状便把舌头离开了她的口腔,留下了一根细长的唾液丝在
空中摇晃。
楚妙澄愤怒地咬紧牙关,用几乎要把赵子豪杀掉的眼神死死盯着他。
「你这恶心的死肥猪……居然胆敢对我做出这种肮脏龌龊的事……你以为做
了这种事后我会轻易原谅你吗?」
赵子豪嘴角微微上扬,用邪恶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楚妙澄,露出一丝阴险的笑
容。
「你原谅我?笑话!你忘了你对我做的那些事了?现在只不过是报应罢了!」
赵子豪粗暴地掰开楚妙澄的那双黑丝美腿,一把撕开了她丝袜的裆部。在他
的举动下,楚妙澄那油光的黑丝袜下面赫然露出一条白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甚
至隐藏在下面的神秘黑色花园都隐约可见。
「混蛋,死肥猪,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赶紧住手啊!」
赵子豪根本不理会楚妙澄的话,他强势地扯下她的蕾丝内裤,把她那黑色雨
林全部暴露在了自己面前。
「呵呵,嘴上骂的倒是挺欢,下面却完全湿透了。水都顺着大腿流下来了,
你还真是个淫乱的母狗啊。」
楚妙澄听着赵子豪的用最下流的语言攻击自己,心中不仅愤怒,还充满了无
比的羞耻。她试图闭紧双腿,然而却被赵子豪用力地分开。
「别想着反抗了,你拗不过我的。与其反抗,不如尽情享受快感如何?」
「别……别在那里胡说了!谁会享受这种事噫呀❤~」
话音未落,赵子豪的指尖便迅猛的扫荡着她的阴蒂,在这种猛烈快感的刺激
之下,她的脚趾弯曲成勾状,双腿夹紧了赵子豪的腰,整个身体几乎都快弓了起
来。
楚妙澄全身颤抖,随着阴蒂被赵子豪用指尖刺激着,她的身体像是被电击一
般,剧烈的快感从下体蔓延到了整个身体,几乎已经让她不能思考。
「噢噢噢噢噢别那么激烈的刺激阴蒂呀❤~」
楚妙澄的话并没有丝毫的说服力,她的身体越来越无法自控,性感的小嘴不
停的发出娇媚的呻吟。她从来没有过被男人如此玩弄过,这和自慰的感觉完全不
同。虽然嘴上一直在拒绝,身体也在轻微的反抗,但是内心却又那么强烈的渴求
着赵子豪的挑逗和这病态的快感。
「怎么了?你下面的小嘴可完全不如上面那张嘴坚强啊,随便玩弄几下可就
都全招了。」
赵子豪毫不停歇的用手指刺激着她那敏感的神经,楚妙澄的身体不停扭动着,
大脑几乎完全被快感所占据,呻吟声也越来越高,但是嘴上却依旧不饶人。
「说什么蠢话……唔❤~被你这种死肥猪玩弄是我的耻辱,根本……噫❤~
根本就一点也不舒服!」
「澄姐,你不知道,你越是这副表情,我就越是兴奋。」
赵子豪看着楚妙澄狼狈的样子,心中更加兴奋,同时他的手指不禁加快了对
阴蒂刺激的速度。
「住手住手住手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哦哦哦哦哦哦❤~」
在赵子豪的玩弄之下,巨大的快感集中到了阴蒂处,猛烈的爆发开来。楚妙
澄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销魂蚀骨的柔媚浪叫声,身体猛烈的一阵痉挛,然后软弱
无力地倒在了床上。
她的两腿间湿润一片,水渍顺着大腿都流到了她的屁股上,点缀在阴毛上的
水珠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光芒。
「怎么样,澄姐,刚才高潮的爽不爽?」
楚妙澄羞愤的把脸转向一边,被这种猥琐的死肥猪玩弄到高潮,对她来说简
直是莫大的羞辱。
「你这只恶心的死肥猪,我绝对要杀了你,把你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赵子豪冷笑一声,把手指凑到了她的脸前,两根手指间竟然拉出了一根长长
的晶莹银丝。
「只是被用手指弄了几下就流了这么多淫水,还在装什么贞洁烈女呢?」
「才没有……」
她顿时感到万分羞耻,虽然极力压制着快感,但身体确确实实的对此产生了
反应。
看着她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禁让赵子豪想到了这段时间被霸凌的经历。纵使
楚妙澄有着一副绝美的面容,也难以压制他心中的怒火。
想到这里,赵子豪便脱下内裤,露出了胯下那根早已展露青筋的巨根。
楚妙澄看着这根大鸡巴在自己面前一跳一跳的搏动着,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
的表情,随后则转变为了惊恐。
「你这东西……怎么这么大?!」
她紧张地咬住嘴唇,刚才还咄咄逼人的她身体竟然害怕到不自觉的向后挪了
几下。她慌张的用两只玉手遮挡住自己两腿间的私密部位,但很快就被力大无穷
的赵子豪强行挪开,那饱满多汁的粉嫩骚逼再次暴露在了赵子豪的视线中。
赵子豪将她的两只胳膊举过头顶,紧紧按住她的双手,让她无法再挡住自己
的身体。随后他便把粗大的鸡巴搭在了楚妙澄两片粉嫩晶莹的穴肉中间,仅仅是
摩擦了几下阴蒂便再次硬挺起来,骚逼也汁水四溢。
楚妙澄已经大概猜到了他要做什么,她害怕的摇着头道:「别……只有这里
不行,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唯独那里……」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在办公室当着那么多人欺负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
后果?」赵子豪勾了下嘴角,邪笑道:「现在我开始好奇了,不知道全网千万粉
丝的女网红,骚逼插起来到底有多爽呢?」
赵子豪没给楚妙澄任何反应的机会,将鸡巴顶在了她的小穴口,下身毫不客
气的用力一挺,一口气直接将一整根鸡巴都插进了饱满多汁的骚逼深处。
「哦哦哦哦哦哦插进来了!猥琐肥猪的低贱大鸡巴插进来了啊❤~」
在赵子豪粗大的鸡巴插入骚逼的一瞬间,下体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就这样,
楚妙澄宝贵的处女被赵子豪无情的夺走了。
她疼得哭了起来,然而赵子豪有节奏的抽送着她紧致嫩滑而又湿润的骚逼,
摩擦着她每一寸敏感的肉壁,疼痛竟缓解了不少。
赵子豪肥硕的身躯在楚妙澄身上肆意驰骋着,快感很快就战胜了疼痛。虽然
身体被这个自己曾经最看不起的死肥猪蹂躏,然而身体却本能的出现了反应。她
口中娇喘连连,骚逼里漫出大量的淫液。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清纯女网红楚妙澄吗?我看不过就是个一被鸡巴操就淫
水喷得到处都是的骚母猪罢了!你从前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呢,嗯?拿出来啊?」
看到昔日霸凌自己的楚妙澄拜倒在自己的大鸡巴下,赵子豪内心的成就感爆
棚,不停地用最下流的污言秽语辱骂着她,这种征服的快感比任何感觉都要爽。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我不是骚母猪……请慢一点噢噢噢噢❤~」
就在此时,楚妙澄的手机铃响了起来。她用余光扫了一眼,居然是那位高富
帅打来的。赵子豪的内心不由得升起了一个阴险的主意,居然接通了电话并且打
开了免提。
「等,等等!」
电话那边传来了男人有些焦急的声音:「怎么这么久还没过来,我在酒店都
等得有些困了。」
楚妙澄勉强平复了一下呼吸,艰难的说道:「我,路上堵车了,哦哦~马上
就,嗯~马上就到~」
「你怎么了,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奇怪?」
「没……没什么,只是,啊~只是还没醒酒❤~」
赵子豪冷笑一声,低声说道:「你这大奶子骚母猪还真是会伪装啊,明明骚
的不行还在装清纯。也罢,就让你男神好好听听你到底有多骚吧!」
他加快了速度,大鸡巴不断顶着楚妙澄的最深处,激烈的进攻着G点,肉体相
撞的响亮啪啪声瞬间充满了整个屋子。
「噢噢噢噢噢❤怎么突然这么激烈……别这么激烈啊❤~忍不住了被大鸡巴
操的声音全都被听到了啊❤~」
电话那边的高富帅听到这声音脸立刻黑了起来,他怒骂道:「没想到你居然
是个这样的骚货……有多远滚多远,我不希望再看见你。」
随着电话的挂断声,楚妙澄的心也彻底绝望。她不再压制自己的欲望,用黑
丝美腿紧紧的夹住赵子豪肥胖的腰肢,淫叫声一浪赛过一浪。
「呵呵,被自己的榜一高富帅骂是骚货了呢,现在你是什么心情呢?」
「我不是……哦哦❤~我不是骚货❤~」
楚妙澄的肉穴在大鸡巴强有力的不停撞击之下,大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一
对大奶子也随着鸡巴的深入而不停地颤动。
「澄姐,我要忍不住了,这可是我积攒了很久的精液,今天就全部送给你吧!」
赵子豪低吼一声,身体用力向前一顶,将一股浓稠滚烫的黏精全部射进了楚
妙澄的子宫。
「噢噢噢噢噢射进来了全都射进来了❤~被低贱的肥猪大鸡巴内射了哦哦哦
哦❤~」
楚妙澄翻着白眼,肉壁不停的痉挛,粘稠的浓精也从小穴口流了出来,整个
人都瘫倒在了床上没了力气。」
赵子豪上前抓住了她的头发,本来被操到精神恍惚的她睁开迷离的双眼,竟
看到赵子豪的大鸡巴居然还在挺立着,丝毫没有任何疲软的意思。
「怎……怎么可能,不是刚射过一次吗……怎么还这么有精神?」
赵子豪把那包裹从身后拿了出来,将里面的情趣内衣全部倒在了楚妙澄的眼
前。
「你不是千万粉丝的网红吗?你不是喜欢拍视频吗?现在把这些情趣内衣全
部都给我穿一遍!」
此时的楚妙澄已经领教过了赵子豪鸡巴的厉害,完全不敢再反抗,只能屈服
于他的淫威之下。她当着赵子豪的面换上了一件情趣内衣,而赵子豪则拿起手机
开始录了起来。
楚妙澄穿着只能勉强遮住三点的情趣内衣,她的身材曲线诱人,前凸后翘,
百媚千娇。皮肤也白嫩细腻,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尤其是那高耸的双峰,挺拔而
饱满,令人欲罢不能。
不仅仅是上身,她下体的也是令人着迷。半透明的亵裤根本没法挡住她浓密
的黑森林。
楚妙澄意识到赵子豪猥琐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她咬住自己的嘴唇,轻言道:
「别……别一直盯着看……」
「哦?你不是网红吗?你不是最喜欢被金主们盯着看吗?你平时那高傲的姿
态呢?」
仅仅是被赵子豪的话语一刺激,她的两腿间便不受控制的流出了淫液,顺着
大腿拉着丝流淌到了她的脚踝。
「妈的,被我说几句话就流水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骚逼啊。」
楚妙澄用哀求的目光望向了他,带着哭腔道:「你也该满意了吧,求求你,
放我走吧……」
然而此时的赵子豪正在兴头上,完全没玩尽兴,怎么可能轻易的放她走。他
继续命令道:「现在坐在桌子上,把两腿分开!」
听到他的命令,楚妙澄心中虽然恼怒,但此时已经完全没了反抗的脾气,只
能缓慢的将两条修长而笔直的美腿张开,让自己的身体呈M字型展示于他眼前。
主动将自己的私处展示给自己讨厌的人看,楚妙澄只觉得身体越发的热,浑
身上下仿佛被蚂蚁啃噬着一般。
赵子豪见状,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猥琐笑容,继续得寸进尺的命令道:「把奶
罩和内裤撩起来,揉自己的大奶子和骚逼!」
楚妙澄闻言,心底涌起一股屈辱感。她双手颤抖着将那本就起不到蔽体作用
的情趣内衣撩起,用手挡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明明刚才被我干的嗷嗷浪叫,现在还在装纯是吧?赶紧他妈把手拿开,不
然你的视频可就要在小网站上见了。」
楚妙澄无奈,只能将遮挡自己身体的手挪开,她胸前雪白如玉的丰盈巨乳和
那粉嫩多汁的两片淫肉顿时暴露在空气之中。
「现在在我面前自慰,用手揉自己的奶头!」
楚妙澄只能颤抖着将纤纤玉手放在了乳晕上,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乳头。
「嗯啊~」
她轻哼出声,娇柔的身躯微微的弓着,显得十分妩媚诱惑。
赵子豪见状,喉结忍不住滚动了一下,肥硕脸上的五官几乎都拧在了一起。
他扔掉正在录像的手机,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冲到了楚妙澄面前。
「妈的,不愧是骚货,我忍不住了!」
他一把抓住楚妙澄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扯到自己怀里,抓住了她的左腿一
个猛地抬高。接着,他便把粗大的鸡巴直挺挺的插进了那饱满多汁的骚逼内。
被大鸡巴再次强行侵犯的感觉让楚妙澄的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同时无法
自控的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呻吟。
「噢噢噢❤~」
赵子豪一手揉捏着她柔软的巨乳,一手扶住她雪白修长的美腿,疯狂的撞击
着她那淫水四溢的骚逼。
「不要~哦❤~」
赵子豪捏紧了她的乳头,问道:「嘴上说不要,实际上你那骚逼不是把我的
鸡巴吸得紧紧的吗,嗯?」
「求求你不要一边用鸡巴操我一边捏乳头咿呀啊啊啊啊啊❤!」
赵子豪的精力就像用不完一样,把怒火全部发泄在了楚妙澄那淫乱的身体上。
大鸡巴在她体内进进出出,直摧花心,任凭她如何求饶也不肯停下来。
「噢噢噢噢噢我错了骚母猪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妈的,骚货夹得这么紧,我又要射了……」
赵子豪怒吼一声,再次把浓稠的精浆射进了她的子宫内。
「不要,不要再插了,我的小穴,小穴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
高潮过后,她喘着粗气瘫软在地,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腿都软了。
「骚货,谁允许你休息了?」他把剩余的情趣内衣扔在了楚妙澄的面前,笑
道:「还有这么多件呢——」
淫乱的浪叫声充满了整个房间,做爱持续了一夜。楚妙澄被大鸡巴操的人仰
马翻,浑身都沾满了被赵子豪射在身上的精斑,淫穴里也再次流淌出他腥臭的精
液。
她跪伏在地,雪白丰满的美肥臀高高翘起,曾经高傲的头颅被赵子豪踩在脚
下,之前万人之上的娇横态度已经完全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被鸡巴彻底征服后
完全败北的丑态。
赵子豪拿起手机对准了她,一边用脚狠狠的碾了几下楚妙澄的头,得意地说
道:「我已经开始录了哦,有什么话就现在说吧。」
「非常对不起……骚货楚妙澄现在是只属于子豪大人的大奶子骚母猪,小穴
也是子豪大人的专属精液厕所——」
第二天日过三竿,楚妙澄才扶着桌子虚弱的走进了办公室。
她旁边工位的同事见她走路不稳,便揶揄道:「哟,澄澄,怎么路都走不稳
啦?是不是昨晚和榜一哥哥太激烈了?」
楚妙澄没回应,眼神躲闪着向旁边看去。
同事见她没理自己,不由得小声自言自语道:「唉,成了未来的富太太就是
不一样啊,连昔日的同事都不理了。」
赵子豪听着她们的谈话冷笑一声,谁能想到,曾经万人之下的高傲巨乳女主
播竟成为了自己的精专属肉便器?
「子豪,你在那傻笑什么呢?」
见同事问自己,他只是摇摇头笑道:「没什么,有点喜事而已,大家都别管
我,继续工作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