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卡娘】(1-3)


第01章:只属于你的花嫁女孩儿
华夏某地,一处满是灰尘的车间内。
夏日炎炎,但此处却不像什么正规的工作车间,燥热的环境和巨大设备里传
出来的嗡响让任何人在这种环境下都无法静下心来工作。
因为这里注定不是人类能坚持工作的场所。
只有那一片片在阴暗潮湿的矿机机箱里用生命在不断吼叫着的显卡才会在这
里透支着自己的生命运算着金融诈骗的虚拟产物。
轰鸣的房间外有一个约摸不到十平米的空调间,而这一切的主人正享受着冷
气,听着小曲享受着坐着数钱的快乐。
「老大,该停机维护一下卡了,而且这几天以太坊和比特币一直在掉价,正
好趁着收入不高的时候扫扫卡把锻炼的差不多的卡卖掉。」一个口吐龅牙身穿裤
衩的瘦高男子将切好的西瓜端到男子桌前,他有些羡慕的看了一下对方,心里却
讥讽着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得了利的投机主义者。要是自己也有足够的启动资金,
那坐在那里享受的也必定有自己一个。
「贾正义,额的事侬少管的啦,只需要告诉额现在的收益是多少就行辣!你
晓得不啦?」装作高雅的微胖男子吃了块盘中的西瓜数落着手下的多事,而后接
着道:「掉价成什么样子啦。太低了我就该抽身走啦!」
「以太坊的价格掉到了1300刀,比特币掉到了25000刀。」贾正义陪着笑脸回
复着自己老大的话。
「什么?为什么把Dollar说成刀,我问你,Dollar是什么?」
「美元!Us dollar!!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你看你看,装糊涂的天才!」
「没有没有,都是梅老板领导的好。」
「我问你,像这种时候,我们应该干嘛?」
「按照以前当然是挂到交易平台以矿卡的价格把显卡快速的处理掉。」
「那是老三步,现在是新三步。」
「什么新三步?」
「洗卡,装新,卖给冤大头。」
「谁是冤大头?」
「谁买谁就是冤大头啊!」
「Yes sir!」
「去,把额之前买卡的盒子都找出来,然后把卡好好的做新再装回去当新的
卖,知道了吧。」
「Yes sir!」
「哼哼,想额梅良新商战多年,最拿手的就是把钱翻翻的挣了,这一次劳资
还是要挣他个盆满钵满!全身而退!!」
「全身而退!!」贾正义说完就从房间里小跑着离开,临走还吐了口吐沫到
满是灰尘的地面上心里不停的讥讽着对方。
都他妈长灰了还加价卖?也不怕折寿!呸!
「贾正义!侬要再在额车间里吐痰就给我舔回去!!」
「Yes sir!Sorry sir!」
——一个月后——
「袁大䕱是嘛?这里有你的包裹,你下来拿一下吧?」
「好,好的!」袁大䕱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抬头看了眼床头的闹钟。
北京时间15点整。
哎呀,还有三个小时就该直播了。
赶紧下去取显卡,要是没问题今天应该还可以用新的显卡直播。
水友们馋我玩2042好几天了都。
下楼,取快递,到家,拆包装。
一个崭新包装的樱瞳花嫁3080显卡就出现在了袁大䕱的桌面上。
看着崭新的塑封,从未被人染指过的防伪封口,这位主播陷入了一阵狂喜中。
看起来自己没有中奖,太Nice了!
一道道封印被解开,当防静电套被拆开的那一刻时,有着如同少女体香般的
淡淡香气进入了青年的鼻腔中。
这就是二次元的香气吗?太香了,为什么这么香啊。
看着眼前的显卡,袁大䕱陷入了一阵莫名的情绪之中,他将显卡轻轻的拿起,
而后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她。
两个月的工资才加钱买到了你。别的地方根本没有货源啊。
但你至少看起来是新的,这就足够……
够个屁!
看着眼前的雪花屏,袁大䕱有一种想要扇自己一巴掌的冲动。
他妈的买到翻新矿卡了!
还是官翻矿卡级别的!
我的钱!我的Money!!!
奶奶滴,狗奸商你骗人没有妈妈啊!!!
正当青年想要断电退货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机箱内一阵光芒闪过,那光芒让袁大䕱下意识的遮住了眼睛,等到再睁开眼
睛时,一位身着洁白花嫁婚纱服的少女出现在了袁大䕱的跟前。
袁大䕱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苦笑
道:「我他吗一定是没睡醒,赶紧补个觉晚上好直播。」
言毕,转身就准备往自己的床上躺去。
「主人~不,不要……」少女伸出戴着手套的纤纤玉肢想要拦下对方,可不
知怎么的少女却突然眉头一皱,而后意识模糊的昏厥在了袁大䕱的床前。
当袁大䕱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五点钟了。
看了看床头的表,袁大䕱一边起身准备下床一边自言自语道:「做了个噩梦,
买的卡是矿……」
当他看清躺在地上的少女时,袁大䕱的大脑陷入了宕机状态。
我焯这什么情况?不会是真的吧?!
我的矿卡变成了美少女?!
天底下还能有这种事儿?
「喂,喂,你怎么了?」有些紧张的走到少女的跟前,袁大䕱晃了晃少女的
肩头,见对方没有反应还满脸通红,袁大䕱便有些迟疑的碰触了一下少女的头。
「好烫!」袁大䕱被烫的下意识的缩了下手,而后终于意识到了少女的情况,
对方生病了。
「靠,这疫情期间你高热我也不好带你去医院啊。」
可少女病殃殃的模样却让袁大䕱感到十分心疼,他连忙翻箱倒柜的从药箱中
翻出来点库存的退烧药,而后给少女喂了下去。
可是光药物退烧体温一时半会儿也下不去呀。
袁大䕱突然想起来了自己小时候发烧时自己的母亲会怎么给自己退烧。
把衣服脱的只剩下私密处,然后头上放块,再不停地用凉的湿毛巾捋顺四肢。
可是,对方是……
「唔~」少女面色潮红的轻哼了一声,似乎是因为身体的不适,她樱唇微张
口吐兰息,半蜷在袁大䕱的床下,如同一只猫咪一般。
「哎……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
屠,见死不救下十八层地狱……」袁大䕱安慰着自己,随后俯下身尝试将少女抱
到床上去。
少女并不重,起码在袁大䕱感受来也就自己的一半重,而且只是抱很短的距
离,这对袁大䕱一个正常的成年男性来说并不费力。
从少女身后解开了婚纱的拉链,袁大䕱咽了口口水,知道迟早会看到,便不
再纠结,大大方方的褪下少女的婚纱,可当他褪下婚纱时才发现少女的婚纱是全
连体的婚纱,而且少女完全没有穿着其他的私密衣物。
袁大䕱看着少女那完美的胴体不自觉的脸色微红,看着褪到一半的婚纱纠结
了几秒,还是决定将它全部脱下。
赤裸的少女就如同一个被剥好的花生仁一般光溜溜的躺在床上,连忙扔了两
条薄夏衣遮住少女的私处和酥胸,袁大䕱便开始为少女做起了记忆中的物理降温
工作。
少女的皮肤很细滑,吹弹可破的肌肤让袁大䕱摸上去很是享受,可是冰凉的
四肢与烫人的头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袁大䕱,眼前的人是个病人,自己绝对不
能乱来。
就这样捋了将近半个小时,少女终于恢复了些许的意识,她疲惫的睁开了眼
睛看到了在自己跟前忙碌的青年。
「主,主人……」
「你,你醒啦!太好了。」袁大䕱正好也捋的下肢发麻上肢酸疼,见对方清
醒过来也松了一口气,而后他连忙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啊……不是我
买的显卡吗?」
「我叫樱瞳……是,是精灵,附着在显卡上的精灵……」
「那,那你现在这什么情况,怎么一副病重的样子?」袁大䕱有些担心的问
着。
「因为显卡精灵的健康程度……全靠着显卡本体的健康程度左右……这张显
卡是矿卡,所以才……」樱瞳说着轻微的咳嗽了两声,可就这样两声咳嗽都让人
感觉是在用生命去完成。
「好,你,你先休息下,我,我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袁大䕱说着将自
己的被子盖在了少女的身上,然后打开手机去卡吧向万能的吧友求助起问题的解
决方法。
「求助,我的显卡娘发烧了,有啥解决办法不?」
第02章:即便是在厕所也要侍奉主人哦~
「哎呀,这不是老袁嘛?怎么,你也买3080了?嚯,还是樱瞳花嫁3080,老
二次元了。」
万能的吧友自然认出了这个小有名气的直播主,更是有部分粉丝知道了袁大
䕱购买了新显卡这件事。因此才第一时间冒出来调侃着老袁。
「我焯,一年多的卡还敢乱买啊,你要是首发加点钱买了就买了,现在多半
矿。」
「你们别调侃我了,帮我想想办法,我的显卡娘发烧的厉害!」看着一直拿
自己取乐的网友袁大䕱又气又无奈,只好不停地求助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显卡娘?完了,老袁疯啦!买到矿卡老袁疯啦!」
「额,老袁应该是指显卡高温引起的黑屏或者雪花屏的情况吧?要么去找人
换个能压住核心温度的水冷系统,要么先简单换下硅脂看看。但如果确认是矿卡
的话我的建议还是赶紧退货减少损失。」
终于有了个看起来靠谱一点的回复,但袁大䕱陷入了两难。
把显卡拔下来去检修?那如果樱瞳消失了该怎么办。
就算是自诩为正义君子的袁大䕱也不想把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就这样舍弃,
万一显卡拆下来了樱瞳就再也出现不了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至于把显卡送回去……
开什么玩笑,就这一个显卡娘,十万也换不来好吧?
「樱瞳?樱瞳?你怎么样了?」袁大䕱伸手轻轻的推了推少女的肩膀,后者
有些迷糊的睁开了水灵灵的眼睛轻声道:「唔,主,主人。」
「樱瞳,我,我把显卡拔下来,会,会怎么样?」
「啊,主,主人不要我了吗?呜呜呜,樱瞳错了,樱瞳也不想被那些坏家伙
拉去挖矿的。求求您不要把樱瞳退掉或者卖出去呜呜呜。」
看着哭泣中的少女,袁大䕱只感觉到一阵心疼,可是他也深知现在不是和少
女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于是连忙问道:「不卖不卖,我怎么舍得卖小樱瞳呢?
我只是想赶紧帮小樱瞳解决问题呀,总不能让你一直发着烧呀。」袁大䕱说着伸
手帮樱瞳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少女听罢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而后微微抽泣着回答着袁大䕱的问题:「唔,
如,如果断电了的话樱瞳就只能被主人一个人看到了。」
什么意思?
袁大䕱的脑袋犹如核弹爆炸般轰鸣了一声,而后他脑子乱糟糟的问道:「意
思是,现在电脑插着电,如果有人进来他还会看到你,是这意思吗?」
「唔,是,是的。」樱瞳有些受伤的回答着主人的话。
「那如果断电了的话呢?甚至把显卡拔下来了呢?」袁大䕱连忙追问。
「那,那樱瞳就会变成只有主人能看到的状态,而,而且只会保持这个状态
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我靠!!!
袁大䕱心里狂喜,这小妮子简直就是上天送给自己的一份大礼啊!随时能召
唤出来的美少女,只要自己电费足够就能一直陪着自己的人。
奶奶滴,不比自己眼瞎碰个傻逼女拳师当女朋友好一百倍?
而且这姑娘的样子可是真的招人稀罕啊!
脸长得好看,身材又不走样,最主要的是目前来看非常在意自己这个老宅男
对她的态度。
这不妥妥的本子剧情?
但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解决樱瞳高热的问题啊。
「走,我,我先带你去电脑城修一下,看看能不能解决你的高热问题。」
「唔,好……」
将显卡从主板上拆下,装回原来的包装里,看着渐渐消失成半透明状态的樱
瞳袁大䕱再次问道:「樱瞳,你可以下地走路嘛?」
「主人,咱好难受,可,可以背着咱吗……」
少女那可怜兮兮的声音如同魔音贯耳,袁大䕱听完直截了当的蹲了下来将已
经重新穿好婚纱的少女背到了背上。
似乎是因为半透明的状态,少女的体重也相应的减轻了不少,这让袁大䕱轻
松了不少。
就这么佝偻着背一路走到了曾经给自己配电脑的兄弟店内,袁大䕱将显卡放
到了桌上和自己的兄弟说明了来意。
两人商谈了半天才确定了检测方案——直接将这张卡改成水冷方案。
计划确定就要执行,但因为店铺里没有常备显卡改水冷的配件,两人便约好
让袁大䕱先陪着店铺的接待小妹看店,兄弟自己去几公里外的总店仓库里去取回
来配件再去袁大䕱家直接对显卡进行改装。
袁大䕱有些无所事事的坐在桌子后,因为疫情的缘故实体店铺并没有多少人
来光顾,看着刷着剧傻乐的小妹,袁大䕱也失去了跟她闲聊的想法,他转头看向
趴坐在自己旁边的樱瞳,见她精神状态好了一些便放下了心来。
「我去个厕所。」
小妹嗯了一声,而后继续低头对着手机屏幕傻笑。
走进厕所解开裤链,刚将自己的大宝贝拎出准备进行生理活动,突然有一双
细嫩的小手从袁大䕱的背后揽住了袁大䕱的二弟。
「我叼……」袁大䕱下意识的口吐芬芳,而后连忙转回头去,看到的却是一
脸鬼精的樱瞳。
「嘿嘿,主人,主人的这个比咱想象里要大呀。」
少女一边调侃着袁大䕱一边用那双手轻轻地撸动起袁大䕱的肉棒。
「我靠,你,你别。」意识到少女所作所为的袁大䕱连忙阻止起了对方,然
而自己慢慢勃起的阴茎却将此刻他的龌龊想法暴露无遗。
「没,没关系的,咱又不是什么都不懂,显卡娘该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最爱
的主人得到快乐呀。」背后的樱瞳的声音带着几分羞涩,但更多的是情绪却是坚
定。
「靠,要,要是被发现了我就好出名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袁大䕱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坐到了马桶上,引
导着樱瞳撸动着自己的肉棒。
「主,主人,樱瞳让主人舒服了吗?」少女怯生生的声音与细腻手指的上下
套弄形成了鲜明的对此,这让坐在马桶上的袁大䕱产生了强烈的背德感与刺激感。
我真的,在被一个少女服侍,她在撸动我的肉棒……
硬的发烫的肉棒痉挛了一下,随后从马眼中喷涌出了浓厚的白色浊液。
樱瞳被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直到被颜射在脸上的精液从她那长
长的睫毛滴落到袁大䕱的裤子上时,少女才反应过来,慢慢的松开了握住主人肉
棒的手。
「靠,才,才半分钟。」长久未运动过的宅男在显卡娘手中半分钟就缴了械,
这让袁大䕱十分的不爽,但也不好意思责怪少女,只是从旁边拿起抽纸,想要帮
对方擦去脸上的精液。
「唔,咱,咱自己来就可以了。」似乎是知道自己让主人丢了脸,樱瞳有些
惊慌的挥舞着手想要拿起纸自己给自己擦脸。
两人就这么争夺着卫生纸从马桶上站了起来,却丝毫没注意地面上有清洁工
打扫完卫生尚未擦净的水渍。
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本就光滑的瓷砖地面再加上水渍产生的反应就这样让袁大䕱摔向地面,而娇
小的樱瞳也同样因为袁大䕱的「滑铲」被铲的面朝着袁大䕱的方向摔去。
扑通两声,两人就这么摔到了地上,而袁大䕱还未从屁股传来的痛感中回过
神来,却发觉自己的肉棒处在了一种微妙的空间内。
温热又湿滑,还有一种莫名的柔软物体在这个温暖的空间内蹭弄着自己的命
根子。
目光呆滞的向前看去,正看到樱瞳那张美丽的俏脸伏在了自己胯前,她的小
嘴紧紧的含住了那依然坚挺的肉棒。
「唔~」少女从失神中回过神来,她微微抬头看了一下眼前的情况,而后反
应过来现在的情况。
脸色微红的樱瞳将硕大的肉棒从口中吐出,抬起头鸭子坐在袁大䕱的跟前。
「樱,樱瞳,你没事吧……」
「咱没有事。」少女说着耍赖一般的向前扑在了袁大䕱的怀里。
袁大䕱松了口气,他还害怕这妮子直接上头在这个地方给自己口一发呢。
要真是如此,自己可真的没有打断她的想法。
除非有人敲门。
「铛铛铛」
想什么来什么。
「老袁,上厕所呢?我把改造备料拿回来了。」
「好,我这就出来。」
安顿好少女提醒她不要给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开门,将自己的着装收拾好
袁大䕱从厕所里走了出去。
第03章:换上黑色水冷就更要变得更加「耐用」哦
「主人主人,这身新衣服好看吗?」樱瞳在下播的袁大䕱面前转了个圈,向
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黑色裙摆,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本体正在高速运算着游戏画
面的缘故还是怎么的此刻的她有些面色潮红。
少女此刻正穿着哥特萝莉少女的标志黑裙,双手手臂及头上的薄丝装饰更为
这个清纯的少女平添了几分异样的妩媚感,但她那纯真的笑容与她衣服形成的反
差感更让人想将她揽入怀里小心疼爱。
「特别好看,我家樱瞳最漂亮了。」袁大䕱摘下耳机,由衷的赞扬着少女。
数个小时前,兄弟将樱瞳的本体改造成了水冷方案,不过因为要旧的风冷方
案已经损坏,兄弟那里又没有合适的花嫁水冷壳,袁大䕱只好将就着用起来了兄
弟带过来的黑色马甲壳。
不过好在可以兼容使用,回家装好主机插上电便一次点亮了。
把兄弟送出家门,回到家里的袁大䕱这才发现在厕所躲着的樱瞳此刻已经变
成了一身黑色的哥特萝莉装。
说句实话,当时袁大䕱的眼睛都看直了。
这样一个穿着黑裙黑袜小洋靴的纯真少女会有人拒绝吗?
「略,敷衍!」少女扮了个鬼脸气呼呼的说道:「刚刚主人打游戏的时候可
不是这个样子的。」
确实,毕竟是游戏主播,发现显卡好了以后的袁大䕱有些直男的一头扎进了
2042的世界。
混战了数个小时直到将近凌晨,袁大䕱这才恋恋不舍的回归现实。
然后就看到了一副楚楚可人的樱瞳。
「没办法,我靠这碗饭吃饭的嘛。」袁大䕱说着将少女揽在怀里宠溺的揉了
揉脑袋接着说:「樱瞳,该睡觉啦。」
「唔哎,睡,睡觉?」少女小鹿乱撞的看着袁大䕱,眼神里有些期待又有些
羞涩。
主人要和我……
「睡觉,晚安樱瞳。」
把电脑调成待机休眠状态,洗漱完毕的袁大䕱给了樱瞳一个晚安吻,随后抱
着身娇体软的哥特萝莉进入了梦乡。
袁大䕱做了个梦,梦里他成为了最火的游戏主播,有数不尽的财富和美女投
送怀抱,但他最钟爱的还是樱瞳,他与樱瞳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有无数名人前来
参加,他们一同欣赏着传说中的显卡娘,一睹这位神奇姑娘的美貌。
可惜好景不长,刚举行完婚礼就有无数的保密部门找上门来,但因为袁大䕱
断电后将显卡藏了起来,这才让保密部门空手而归。
但是他们竟然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自己抓捕了起来最后秘密处决掉了。
「靠!」被噩梦吓醒的袁大䕱从床上直接应激的弹起,他慌张的摸了摸梦里
被子弹击中的位置,直到察觉到只不过是自己的梦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哎,是个……梦啊。」
本应该在怀里的少女此刻已经不知所踪,袁大䕱在床边四处望了望,发现昨
天那位可爱的少女也不在床下,于是有些失落的向后一仰,躺在了床头上。
「果然只是个梦啊,显卡怎么会变成真的女孩子呢?」
正当袁大䕱准备感叹一下起床做饭时突然听到自己家另一边的厨房里传来了
很大的一声坠地声。
从床上爬起连滚带爬的冲进厨房,打开厨房的门时这才发现身着黑裙的少女
此刻有些狼狈的半坐在地上,旁边是自己家没怎么用过的铁锅和几个打落的鸡蛋。
「唔,主,主人。对不起,想给主人做早餐,但是咱举不太动锅……」少女
说着将双手往身后藏了藏,丝毫不管梨花带雨的面容上流下的眼泪。
「樱瞳,你的手怎么啦?」袁大䕱察觉到少女的异样,俯下身轻拽着少女的
手臂,想看看对方在遮掩什么。
「没,没事,不,咱,咱不要紧啦。」少女抽泣的拒绝主人的拉扯,但当袁
大䕱看到那被热油烫伤的小手时才明白对方在躲避什么。
「你这妮子,烫伤了赶紧说呀。」又气又急又无奈的袁大䕱连忙从地上抱起
少女,然后去自己的房间的药箱里找出了药品给樱瞳涂上。
「谢,谢谢主人,樱瞳,樱瞳真没用……呜啊~」望着认真给自己处理伤口
的袁大䕱,樱瞳终于泪崩,她鸭子坐在袁大䕱的床上,泪如决堤般的涌了下来。
「不哭不哭,我家樱瞳最棒了~」像哄小孩子一般的搂住少女的肩头,而后
袁大䕱摸了摸少女的头顶接着道:「以后我来做饭就可以了,知道了吗?拿不起
来那个铁锅就不要强行拿了知道么?」
「唔,知,知道了。」少女抽泣着蹭了蹭袁大䕱小声嘀咕道:「那,那樱瞳
还有什么用……帮不上主人任何忙了……」
「胡说,樱瞳还可以陪主人玩游戏呀!」
「什么游戏?」樱瞳一脸好奇的看着袁大䕱。
「就比如这个啊,双人成行!」袁大䕱说着将两个手柄插在了电脑上,递给
樱瞳一个,一边讲解一边和少女开心地玩了起来。
玩游戏时时间过的异常迅速,转眼就到了中午,袁大䕱简单的做了个饭,同
樱瞳一同吃了后便有些慵懒的躺在了床上,享受着平时不会享受的午休。
就在这时,少女洗完了碗神神秘秘的从房间外走了进来。
「嗯?樱瞳怎么了?」袁大䕱放下了手机看着少女有些关心的问道。
「主人,碗,碗洗完了~」
「嗯~好。樱瞳真棒~」袁大䕱会心一笑,心想这小妮子是来讨自己表扬的,
随后将对方揽过来,吻了额头后问道:「累不累,累的话就躺上来歇会儿。」
青年一边问着一边拍了拍自己床的另半边示意对方可以躺在这里。
「唔,樱瞳,樱瞳想躺到主人怀里~」
「啊?」袁大䕱愣了一下,看着少女那认真的表情和期待的眼神有些无可奈
何的点了点头。
少女很轻,至少在袁大䕱的感觉里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趴伏在自己怀里
似的。
「今天谢谢主人了~主人对咱真好。」少女说着撒娇一般来回蹭着袁大䕱的
小腹。
直到下面的二弟慢慢有着抬头的迹象时袁大䕱才反应过来少女在干什么,于
是直接起身将对方环抱了起来,一脸严肃的看着怀里的少女。
而少女则是一脸呆萌模样的看着袁大䕱。
「你,知不知道我单身了很久,很有可能把持不住?」
「知道呀。」少女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你还勾引我!」袁大䕱一脸黑线的看着对方,心想这妮子昨天和自己在
厕所那样还不够,难道还要更进一步?
「那就让樱瞳在主人家里白吃白喝吗?樱瞳更不能接受这样呀……」少女歪
了歪头,用那天真无邪的表情与带着些许疑惑的语气质疑着她自己。
也同样质疑着袁大䕱。
是啊,现在的樱瞳,和一般的女友有什么区别。
能陪自己游戏娱乐,和自己一同生活……
自己又何必在意那所谓的最后一层隔阂呢?
「樱瞳不嫌弃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普通到不能满足樱瞳全部的物质需求
吗?」袁大䕱轻声的问着心里最后一个问题。
「樱瞳永远都不会嫌弃主人~」少女说着伏到袁大䕱的胸前,耍赖般的蹭着
袁大䕱。
那我就要好好招待你了哦。
心里想着,袁大䕱那满是邪念的手掌便一路向下,绕过少女的裙摆,轻轻的
抚摸起少女的绝对领域。
「呀?!」少女紧张的哆嗦了一下,而后轻声埋怨道:「主人偷袭咱~」
「谁让你那么招人喜欢~」袁大䕱说着强硬的将少女压在身下,然后不由分
说的吻在了樱瞳的薄唇上。
「唔,唔嘤~」樱瞳发出了很舒服的声音,闭着眼睛享受着主人的亲吻。
良久唇分,袁大䕱看着犹如喝醉酒了的羞涩少女轻声夸赞道:「你真美~」
「唔,主,主人真狡猾。」少女摸了摸袁大䕱的脸,然后轻轻掀起了黑裙的
裙角,露出里面满是反差感的黑色蕾丝内裤。
「这可真是色情啊~」袁大䕱不怀好意的扬起嘴角笑了笑,说完便霸道的将
少女的裙子掀起,而后伸出去他的咸猪手隔着性感的胖次抚摸着少女腿缝间的美
鲍。
「啊~」少女妩媚的娇喘了一声,而后捂住了她的小嘴享受主人对他的爱抚。
「已经湿了呢~樱瞳真是色情的孩子呢~」袁大䕱说着将少女的左腿压住,
而后向外掰开樱瞳的右腿,用最后空闲的手抚摸着已经被爱液打湿的胖次。
「樱,樱瞳才不是色,色情的孩子,只,只是被主人唔~被主人爱抚的有感
觉了~咿呀!!」樱瞳说完被爱抚着的下体微微一颤,浑身痉挛着从下身喷出了
阴精。
爱液将黑色的蕾丝胖次彻底打湿,顺带着将袁大䕱的手掌弄的黏黏糊糊。
「随便高潮把主人的手弄脏,是不是应该被惩罚呢?」袁大䕱似乎喜欢上了
这种为所欲为的感觉,于是他故意的将爱液有些「嫌弃」的擦在少女的大腿上,
他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想看看少女会作何反应。
「请,请主人肆意的惩罚不听话的樱瞳~」樱瞳说着用手扯开了自己的蕾丝
内裤,将自己的私处毫无保留的展示给自己的主人。
樱瞳平坦的小腹下是光滑的像水一样的细腻肌肤,两瓣粉嫩白皙的软肉随着
少女的呼吸微张微动,绵密又清澈的爱液正从缝隙中潺潺流出,这幅淫靡的景象
与樱瞳口吐兰息的轻喘让袁大䕱血脉喷张,他用双手接着轻掰着樱瞳的双腿,俯
下身用嘴吻住了少女的美鲍,舌头舔舐着两片嫩肉所夹住的芳香处。
「唔啊~主人,主人在舔弄吮吸咱的小穴,唔啊~」少女已然发情,她颤抖
着捂住了自己的脸不让他人看到自己这幅不堪的模样,但那饱含兴奋的喘息与浑
身散发的女性魅力的荷尔蒙气息则将袁大䕱的神经挑逗的极为敏感。
香香的软软的,我的舌头舔弄进去都会紧紧的包裹住,很难想象把多年小左
小右服侍着的老二塞进去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真的恨不得连蛋都塞进去啊!
袁大䕱一边想着一边将舌头从嫩肉包裹的小穴中缓缓抽出,转而进攻蜜穴上
方的阴蒂。
阴蒂刚刚被触碰少女便浑身痉挛了一下,她不由自主的摊开了自己的手,满
脸阿嘿颜的躺在床上,而后双腿不由自主的收缩,两腿环抱着主人的脊背将那温
热的爱液喷洒在袁大䕱的脸上。
被潮吹喷到脸上的袁大䕱也不恼,他先是有些诧异,而后惊喜的含住少女不
断潮吹中的蜜穴,品尝着这份难得的琼浆玉露。
少女的爱液不同一般女人的咸骚味,而是出人意料的蕴含着一股水果的清香,
这也是让袁大䕱兴奋的原因。
「错,错了,咱错了,主人不要再捉弄咱了。」少女在袁大䕱舌头的攻势下
浑身颤抖了起来,她樱唇轻张,微微的翻着白眼,刚刚发育的有些起伏的胸口伴
随着少女那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吸节奏显得异常的色气。
「错哪里了~」袁大䕱将头抬起,看着少女那副淫乱的样子坏笑着问道。
「咱,咱不应该勾引主人。咱,咱是坏孩子,只知道H的坏孩子~」
袁大䕱听罢松开了少女,半躺回床上指了指自己一柱擎天的肉棒道:「是嘛?
可是现在只有涩涩的樱瞳舒服了,可怜的主人还没有舒服过呢~」
「唔,主人对,对不起……」少女听罢从床上挣扎着爬起,一边双手向后脱
下自己的连体哥特裙一边踉跄着向袁大䕱走去。
黑色的连体长裙掉到了床上,少女仅踩着那双黑色的丝袜走到了主人的跟前。
「涩樱瞳要做什么呀?」袁大䕱明知故问的看着少女,嘴里还在调侃着对方。
「涩,涩樱瞳要服侍主人。」少女一楞,红着脸回答着主人。
「服侍主人什么?」袁大䕱带着浅浅的淫笑看向面色潮红的少女。
「服侍主人的欧金金……」少女说着将头底下,有些无助慌张的玩着自己的
手指。
「怎么服侍呀~」袁大䕱继续挑逗着少女。
「用,用樱瞳的涩小穴。」
看着脚趾紧紧扣着地面的樱瞳,袁大䕱将她揽在了怀里,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那就让我看看樱瞳能不能服侍好主人吧。」
「唔~是~」少女羞涩的点了点头,而后跨到袁大䕱的腿间,身体向下扶着
那根滚烫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缓缓的坐了下去。
「唔啊~」
「嘶……」
两人同时发出了声音,这是向对方身体的舒适感所发出的由衷赞叹。
紧窄的肉壁紧紧的包裹着袁大䕱的肉棒,肉壁上的皱褶伴随着第一次的插入
将无尽的快感给予青年身体的每一个感知细胞。
而硕大肉棒的突入也让樱瞳睁大了眼睛,她身体僵硬的趴在袁大䕱的身上,
一点也不敢动弹。
「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了?」袁大䕱明知故问的搂着趴伏在自己身上休息
的少女,另一只手向下,有些不老实的玩弄着少女的翘臀。
「主,主人坏。」少女娇嗔着趴伏在主人的身体上,她摸了摸对方的胸膛轻
声道:「让咱休息一下啦。一会儿一定好好的服侍主人~」
「可是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呢。」袁大䕱说着一只手揽着少女的身体一只手扶
着少女的翘臀开始像用飞机杯一样肏弄着少女紧致的穴道。
「呜哇,不,别,啊~主人,主人的大肉棒快要肏坏咱了~」
突如其来的肏弄让少女身体如同定住了一般,她趴伏在主人的胸膛,伴随着
主人的肏弄木讷的晃动着身体。
「涩樱瞳,你的身体,你的小穴,是想让主人精尽而亡嘛?」
「不,啊~不是的~」
少女无助的否定着主人戏弄的话语,身体却随着那根如同定海神针的肉棒的
插弄无助的叫着床。
两人的爱液从交合处不停地滴着两人的爱液,少女也在被动的交合中恢复了
些许体力。于是她示意主人停下,而后用双手撑在床上,蹲伏在袁大䕱的肉棒上,
用支撑的力量将自己的小穴套弄着主人硕大的阳物。
「啊,真,真紧啊,比我以前用的飞机杯还要舒服。」享受着樱瞳的侍奉,
袁大䕱却说了句很煞风景的赞叹,这让趴伏在自己身上的少女撇了撇嘴,用略带
不满的声音说道:「坏主人,咱虽然脑力使用了很久,可是身体是绝对干净的!
当然不是那些破硅胶能比的了~」
「对对对,我家樱瞳最棒了,不是哎呦!!」
「咿呀!!」
原来话说了一半,少女没有站稳,身体直直的坐在了袁大䕱的肉棒上,向下
的惯性害的少女将本来只能没入一半的肉棒全部吞进了自己那初经人事的小穴中,
而那硕大的肉棒也顶进了少女稚嫩的子宫,而很是巧合的是巨大肉棒上的冠状沟
同少女的子宫口卡在了一起。
两个人就这么呆愣的趴在了一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