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衣麻将】(第九部)(02下)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脱衣麻将9

(二)乳牛脱衣麻将

接着准备打第二雀,众女重新抓位,晓如起庄,座位依序是晓如、小卉、伊
婷、海咪。从第二雀一开始,晓如就幸运连庄一次,而小卉跟海咪的运气似乎也
变的不佳,双双都脱下裤子。打完南风圈,晓如跟伊婷也才跟着脱下裤子。四女
累计被胡次数:小卉0次、伊婷0次、海咪1次、晓如1次。

西风圈开始,晓如做庄,这局由伊婷胡到海咪的牌,下一局,又换晓如胡到
小卉的牌。

「呵呵~看来你们今晚的好运也用完了,等一下海咪再被胡一次可就要脱内
衣啰~」晓如一脸得意的说。

「靠,少在那边得意,你们也只不过是把比数追上来罢了!」小卉回呛说。

「就是啊,牌没打到完,还不知道结果呢。」海咪跟着附和说。

四女又摸了几手,换晓如丢了一张三万,下家小卉立刻倒牌。

「老娘胡啦!」

一看到小卉胡牌,伊婷跟晓如的表情都变的难看起来。四女累计被胡次数:
小卉1次、伊婷0次、海咪2次、晓如2次。

随着牌局的进行,小柯跟明宽也慢慢的兴奋起来,因为她们这些爆乳正妹再
输下去就要开始脱内衣了,尤其是海咪跟晓如都累积到2次,只要再输一次就要
让神秘的『米分系工女乃豆页』出来见人了。

小卉胡牌后,众女们接着继续打西风北,不用半场LOL的时间,海咪被晓
如给胡牌了。

「哎呀、抱歉啦,海咪,只能请你脱下内衣了。」晓如愉悦的笑着说。

「没关系,只不过是余兴节目罢了。」海咪面带微笑的回答。

虽说如此,但小卉的脸色变的十分郁闷,打输牌脱掉内衣没什么大不了,只
是若比完还要帮明宽这痞子口交,小卉可能会呕气呕好几天。

海咪无惧我跟小柯的存在,举止优雅的把双手伸到背后,将扣环解开后、双
臂一缩,淡蓝色的蕾丝内衣顺势滑落,一对白皙的西瓜巨乳立刻弹了出来!其惊
人的乳量连小卉、伊婷都不是对手,顶端微微隆起的乳晕也又大又粉,上面的肉
粒颗颗分明,白里透红的肌肤还可以看到些微的血管。

而第一次看到海咪I罩杯爆乳的小柯,一瞬间就被震撼的睁大双眼、下巴脱
落的模样,晓如也是惊叹的说不出话来。虽然海咪的外貌没有乳牛三姬的亮眼绝
色,但也算是颇有姿色的小正妹,外表看久了还挺顺眼的,再配上胸口那对西瓜
巨乳,也算的上是稀有小尤物。也难怪明宽对海咪疼爱有加,不会像A咪一样随
便给其他男人玩弄。

「嘿嘿~海咪虽然没有小卉、伊婷她们漂亮,但以全校有G~I罩杯的女生
来看,海咪也算的上是前几名的大美女了。」明宽一脸得意的解释说。

「呵呵~说的也是,海咪的确称的上是非常有特色的爆乳美女。」小柯笑着
回应,毕竟自己的女友也在现场,不太好多说些什么。

在明宽和小柯对谈的同时,小卉她们继续在牌桌上廝杀。结束了最新一局,
换晓如也要脱内衣了。

既然海咪都已经裸露她的胸部,晓如也不拖泥带水的脱下她的内衣,姣好的
胴体瞬间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几个月不见晓如的胸部,依旧是浑圆坚挺,白皙的D罩杯乳球配上淡肉色的
乳晕,虽然没有像海咪那样大到变态的巨乳,但配上瘦高的身材与清秀气质的外
貌,整体条件一点也不输给海咪,只是在当今社会『巨乳就是王道』的风气下,
晓如的吸睛程度还是比海咪低一些。

「呵呵~看来小柯学长也挺幸运的啊,像晓如这样有气质的大胸美女也不多
见了。」明宽打量了晓如的身体后,笑着称讚说。

「那当然,晓如的条件也不差,好歹也能赢过全校9成的女生了。」小柯也
跟着称讚说。

在小柯跟明宽的称讚下,晓如才稍稍的回复些自信,明亮的双眼也特地对他
们俩放了一下电。但小卉跟伊婷则是一副颇不以为然的表情,毕竟她们俩就是晓
如赢不了的那1成女生,自然不会把海咪跟晓如放在眼里。

接下来的北风圈,小卉跟伊婷、海咪各被胡了一把,四女累计被胡次数:小
卉2次、伊婷1次、海咪1次、晓如0次。

第三雀,四女又重新抓位,依序是海咪、伊婷、小卉、晓如。东风第一局,
伊婷被胡到一次,东风第二局时,换小卉也被胡到一次,这下小卉也要脱下她的
黑色内衣了。

看到学校传说中的乳牛名姬准备要脱内衣,小柯跟明宽满脸期待的盯着小卉
的胸口,小卉自傲的轻哼一声,从容不迫的把她身上的内衣脱下,当内衣脱落的
瞬间,两粒硕大饱满的木瓜奶弹了出来,白皙的肌肤细嫩无暇,粉色的大乳晕秀
色可餐。

对於小卉这对全校男生都垂涎欲滴的凶猛爆乳,小柯跟明宽脸上都是一副想
要上前狂捏猛吸的飢渴模样,小卉也不以为意,并要我把她的内衣收好。

「嘻嘻~小卉副社长的身材真是好,胸围也这么傲人,想必你的男人一定是
爱不释手吧!」海咪笑着称讚说。

「这还用说,老娘的男人超爱的好吗!」小卉满脸得意的回说。

「嘿嘿~任谁看到小卉副社长的美胸,一定是倍加爱护啊!」明宽笑着称讚
说,双眼也充满狼性的猛盯着小卉的大奶子看。

「唉呀~只可惜小卉副社长到现在都还没有交到男朋友,每天晚上也只能自
我爱抚啰~」晓如故意暗讽说。

「就是啊,副社长个性这么粗鲁,男人会看上的也只是那对胸部罢了。」伊
婷也跟着酸小卉说。

「妈的,谁规定女人一定要有男朋友的啊?老娘若有办法每晚找到好男人上
床睡觉,你们管得着吗!」小卉不屑的回呛说。

在场只有海咪跟晓如听的懂小卉话中含意,伊婷则露出一副鄙视的眼神看着
小卉,小柯跟明宽也纳闷怎么没听过小卉有跟男人约炮的传闻?

「哈、哈~小卉有没有男朋友不是今晚的重点吧,都已经打到第三雀了,赶
快打完就可以回去休息了。」我赶紧帮小卉圆场,免的等会小卉一时冲动,把我
们的奸情给曝光了!

「也是啦~我们继续吧。」海咪附和说。

於是四个爆乳美女继续打到东风南,四女累计被胡次数:小卉1次、伊婷2
次、海咪2次、晓如0次。

到目前为止,虽然伊婷也到达要脱掉内衣的边缘,但海咪只要再被胡一次,
小卉她们就算输了这场脱衣对决。

「呵呵~看来你这个海咪咪也只剩下半条命了,准备好口交了吗?」伊婷一
脸胜券在握的嘲笑海咪说。

「急什么?打棒球都会有逆转全垒打了,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啊。」海咪神色
自若的反呛说。

「哈哈~真有自信,那我就好好瞧瞧你们等一下怎么逆转全垒打啰~」伊婷
轻蔑的笑着说。

这时小卉突然起身说:「先暂停一下,我想要去厕所。」

「什么?都快打完了,你不能先忍一下吗?」伊婷不悦的说。

「靠,老娘尿急不行吗?」

「呵呵~没关系,就让小卉副社长去上厕所,记得顺便漱个口、把嘴巴清洁
一下啊。」晓如笑着亏说。

「哼。」小卉瞪了晓如一眼,马上穿好她的上衣跟裤子,然后对我说:「小
武,你也陪我一起去厕所。」

「呃、我现在没有很想上厕所啊。」我纳闷的回说。

「靠,老娘现在没穿内衣,而且现在这么晚了,我可不想上个厕所就被某个
变态性骚扰啊~」小卉骂说。

「喔,好啦,我知道了。」

看着小卉的胸口,乳头的激凸非常明显,要是哪个刚看完SOD的宅宅遇到
小卉,搞不好真的会忍不住想要效法A片里的情节。

「对了,小柯你去帮我买几罐啤酒回来。」小卉突然对小柯说。

「呃、现在?」小柯疑惑的问说。

「对啦,老娘现在心情不爽想喝酒啦~」

「咳咳~我说小卉副社长,请不要随便把别人的男朋友当佣人使唤好吗?」

晓如一脸不悦的提醒说。

「靠,我管小柯是谁的男友,好歹我跟小柯也同学三年,他被当过几科老娘
比你还清楚!」小卉反呛回去说。

听到小卉的回答,海咪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来,小柯也一脸尴尬的说:「好
啦、好啦,反正天气这么热,我顺便去买些饮料回来,你们想要喝什么?」

在小柯帮大家记饮料的时候,我跟小卉则走出社长室。还在社办里的其他社
员,一看到小卉胸口那对会『动次动次』弹跳的奶子跟明显的激凸,个个露出傻
眼惊讶的表情。嘉豪上前想要问话,我赶紧挥手要他明天再说。

等小卉上完厕所,我跟她再度回到社长室,伊婷、晓如、海咪三女玩着自己
手机,明宽则坐在伊婷和海咪中间闲聊。

「小柯呢?还没回来吗?」小卉问说。

「咯咯~活动中心大楼离超商有段距离,哪那么快回来。」海咪笑着说。

「喔~也是。」接着小卉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只剩下黑色的内裤,「好啦,
上完厕所也转完气了,我们继续吧。」小卉大喊。

「呵呵~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等一下你跟海咪就乖乖认输,顺便把麻将
赌后的位子让出来吧!」伊婷自信满满的呛说,当然伊婷真正想要的还是能跟佩
佩攀上一点关系。

「不要嚣张的太早,我怕等一下你会笑不出来啊!」小卉回呛说。

牌局总算开始,我也跟着紧张起来,如果海咪再被胡的话,不但小卉要帮明
宽那痞子口交,还要把伊婷这公主病患者介绍给佩佩认识,要是佩佩一个不爽,
以后都吃不到这么好吃的大明星怎么办啊啊啊~!

打着打着,晓如不发一语的理牌,不一会晓如开始摸进牌后,看也不看的就
丢进海底,一副就是等着自摸的Fun啊!

「呵呵~看来晓如已经听牌了,你们要不要早点投降啊?」伊婷笑着问说。

「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小卉回说。

「哼!我就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伊婷不屑的说。

正当社长室瀰漫着紧绷对峙的气息时,晓如突然大喊自摸!在场所有人的表
情都跳了一下。海咪更是泄气的靠在椅背上,胸前那对西瓜巨乳也像海啸般剧烈
摇晃了好几下。

等到晓如将自摸的那张牌放下,再把自己的牌全都掀开,大家仔细查看……

这才发现晓如居然诈胡!!??

「哈哈哈~真是可惜啊,你居然把八筒摸成七筒!」小卉高兴的大笑。

嗨咪看了晓如的牌后,也松了一口气笑了出来。

「搞什么啊!?晓如你摸牌摸不出来就别『假会』!现在反而诈胡了吧!」

对於晓如的失误,伊婷也极度不爽的站起来大骂。

「好啦~诈胡是一赔三,等於晓如直接把内裤输掉了,这场算你们输啦~」

小卉一副胜利女王的姿态大喊。

「什么!?这哪能算是一赔三啊,我跟晓如是一组的,哪有我胡她牌也算的
道理!?」伊婷激动的大叫。

「当然算啊!比赛前你又没事先说清楚,既然输了就输了,赶快把衣服脱光
光帮小武口交吧!」小卉笑着回说。

「别、别傻了!我才不会帮小武口交的啦!比赛之前我只有答应脱衣服,可
没答应输了还要脱光衣服口交啊!」伊婷急忙脸红狡辩说。

「妈的,你这女人别在那边耍赖!还是要我们帮你脱光衣服啊!?」小卉不
满的站起来呛说。

「就是啊!亏你打麻将打这么久,还不懂什么叫愿赌服输吗?」海咪也跟着
呛伊婷说。

「哼、哼,我才懒的理你们这些变态,我要回去了啦!」

伊婷板着脸孔大喊,并开始穿上她的上衣跟牛仔裤。

「我操!你这贱货!别输了就想跑啊!」小卉激动的上前骂说。

我赶紧从小卉的背后抓住她的手,免得她冲上去跟伊婷演出全裸女子摔角,
海咪也没上前阻止伊婷,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伊婷出糗。

等伊婷穿好衣服跑出社长室,明宽也想跟着出去,小卉则出声叫住明宽。

「妈的!既然伊婷那贱货不认帐,你这当男友就要帮她擦屁股,今晚全社员
的消夜给你请啦~!」

「哈、哈~当然没问题、当然没问题。」

明宽笑着答应,然后就急忙跑出去追伊婷。这时小柯刚好也买了饮料回来,
看到伊婷跟明宽往外跑,小柯一脸迷惑的进到社长室并关上房门。

「呃,怎么?麻将比完了吗?」小柯放下手中的购物袋问说。

「对啦,刚刚的比赛是老娘跟海咪赢了,等一下晓如还要帮小武口交啦~」

小卉没好气的回答。

「什么?真的吗?」小柯睁大眼睛看着我跟晓如说。

「对啦、对啦~等一下我要帮小武口交啦~」晓如也不耐烦的回答。

「那伊婷呢?她怎么先跑掉了?」

「操!那贱女人输了不认帐,穿好衣服就烙跑啦!」小卉不爽的解释说。

「嘻嘻~那接下来应该没有我的事了,所以人家先告退啰。小武社长你就好
好享受吧!」海咪微笑说着。

随后,穿好衣服的海咪,跟大家打声招呼后也就离开社长室。顿时,房间里
只剩下我跟小柯、小卉、晓如四人。

「那接下来……」小柯坐在椅子上,一脸无奈的问说。

「呵呵~小武跟晓如到床边口交吧,这样小武会比较舒服点。」

小卉一面提议一面拿起内衣,想要边走边穿的到靠床的窗户旁。

「嗯,好。」

我尴尬走到床边坐下、双腿开开,也不知道要不要先把裤子的拉炼拉开。而
晓如也是一脸羞涩的用双手护胸站在我旁边。

「好啦,你们还不赶快把衣服都脱一脱,还在发什么呆啊?」

在小卉的催促下,我只好站起来把裤子跟内裤脱下,露出已经勃起许久的肉
棒,晓如也平静的把自己的内裤脱下,粉色的唇肉与耻毛看得一清二楚。对於小
柯来说,自己的女友都还没上过就要帮别的男人口交,想必也是非常的郁闷!

「哎呀,房间里怎么这么热?窗户开大一点好了。」

小卉一边说一边弯下腰想要把窗户拉开,但不一会就听到小卉激动的大叫:
「靠!老娘新买的内衣掉了啦~!」

「什么!?」

我跟小柯、晓如都被小卉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到,并赶紧往窗户的方向看去。

「呃、小卉你的内衣真的掉下去了?」我问说。

「废话,你现在哪只眼睛还看的到老娘的内衣啊!」小卉没好气的骂说。

「那现在怎么办?」小柯问说。

「这样吧,小柯你去帮我把内衣找回来吧。」

「靠,现在?要我去?」小柯一脸讶异的反问说。

「废话,难道要我没穿衣服下去捡内衣吗?这么晚了,老娘可不想上明天的
报纸啊。」小卉双手交叉在胸口说。

「呃,小、小武也能帮你捡啊,干嘛不找他去?而且在学校捡女生内衣很丢
脸耶!」小柯拒绝说。

「小武都脱裤子了,等他穿好再去捡就来不及啦,不然这样吧,你要是帮我
捡回内衣,我就让你摸几下老娘的奶子,如何?」小卉一边说一边在小柯面前挺
起她傲人的F奶。

「呃、你、你说什么?」小柯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小卉。

「妈的,别再说一堆废话,想捏爆老娘的大奶子就赶快下去捡,要是被别人
捡走了,你就完蛋了!」小卉突然暴怒的威胁小柯说。

「好、好、好啦!」

面对小卉的威胁利诱,小柯急忙答应下来,但在临走之前,表情不安的看着
我跟晓如一眼,随后才急忙的跑出社长室。

等小柯离开,小卉锁上门后,神情马上变的杀气腾腾,接着小卉看到晓如包
包内的口红,便顺手拿了起来。

「喂,你这女人干嘛随便拿我的东西啊?」晓如不爽的问说。

「哼,小武你还不赶快把晓如的双手抓起来,等一下老娘要好好的教训教训
这女骗子。」小卉命令说。

「什么!?」

听到小卉的话,一时还反应不过来,等过了一秒后,我才赶紧从晓如背后抓
住她的双手。

「死小武、臭小武,快把我放开啊!还有你这变态的贱女人想干嘛?」晓如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慌张着急的大喊。

「哼哼~想干嘛?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小卉冷笑说。

小卉不理会晓如的挣扎,开始用口红在晓如的胸口写上『母狗发情中』五个
字,接着又再肚子的部位写上『小武专用便器』六个字!

「你、你这变态女,不要在我的身上乱写字啦!」晓如脸颊羞红的大骂。

「呵呵~这样子等一下小武在干你屁股的时候才会更有感觉啊!」小卉一脸
淫笑说。

「什、什么?你不知道我是小柯的女友吗?」晓如惊恐的问说。

「那又如何?反正你早就被小武干过好几次了,也不差再多干一次啊!」

「你、你、你这可恶的贱女人,刚刚才用简讯要我故意放水,现在居然还敢
叫小武硬上我,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晓如激动的骂说。

「哼,是你不想给外面的猪哥干才选择放水的,另外,老娘早就不爽你这贱
货很久了,现在叫小武干你只是刚好而已!」小卉不悦的解释说。

因为先前在学校举办麻将大赛时,晓如额外插赌输了小卉,所以刚刚小卉在
上厕所的时候,用手机偷偷要晓如放水。难怪我们从厕所回来后,晓如就一直不
讲话,原来是不爽小卉耍这种小手段。

「徐小卉!你快给我住手!不然等小柯回来,大家都会很难看啦~!」

「哼,等他回来再说,小武,你还不赶快操死这个贱货!」

「小、小武!你给我住手啊啊啊~!」晓如看着我惊慌的大喊。

我不理会晓如的抗议,将她的头朝向床尾、并压倒在床上,小卉再从床尾抓
住她的双手。接着我脱掉上衣,把身体趴在晓如的骄躯上,然后开始爱抚她D罩
杯的大奶子。

「嘿嘿,你这头发情的母狗,奶子摸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很舒服哩!」

「我、我才不是发情的母狗!……嗯嗯……你这贱男人,快给我住手……」

晓如满脸通红的骂说。

「是吗?不过,我发觉你的两粒乳头都硬了起来,身体应该有感觉了吧?」

「嗯嗯……没有、才没有……你不要乱讲……」

「小武,时间不多,赶快把这母狗的骚屄弄湿,给她一个痛快啦~!」小卉
一旁催促说。

「好、好啦~」

听到小卉的话,我开始爱抚晓如的阴户,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担心小柯随时会
回来的刺激感,晓如的肉屄居然很快的就被我玩弄到蜜汁狂流。

「妈的,你这骚货,嘴巴说不要,下面的妹妹却这么快就湿啦!?」

「嗯嗯……才、才没有……你这趁人之危的贱男人……嗯嗯……人家才不会
对你有感觉的啦……」晓如羞涩的反驳说。

「哼,嘴还真硬,看老子的鸡巴插进去后,你是不是还能这么硬啊!」

我先把晓如的双腿抬高,再握着粗大的阴茎在晓如的肉穴口滑了几下,沾满
淫水的龟头往两片大阴唇中间的缝隙用力一顶,粗大的肉棒毫不费力的就整只滑
入阴道内!

「嘤嘤嘤……好粗、好硬的鸡巴……呜呜……臭小武!死小死!……快把老
二拔出去啊!」晓如咬紧牙根、满脸通红的大喊。

「嘿嘿~你舍得我拔出去吗?听小柯说你都故意不跟他做爱,你的屁股应该
也痒很久了吧?」我笑着问晓如说。

「嘤嘤……我要不要跟小柯做爱……甘你屁事啊……嘤嘤……慢一点、慢一
点……大鸡巴不要一下就插这么深……人家会受不了啦……」

「妈的,少废话!这段时间你这女骗子老是找老娘的碴,不用大鸡巴好好教
训你一顿怎么行!小武你还快不用力的操死这欠干的母狗!」小卉骂说。

「放心!我会好好干死这个贱女人的!」

我的双手抓住晓如的水蛇腰,胯下的老二立即猛烈的冲撞晓如的臀部。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嘤嘤嘤……不要、不要这么大力……人家、人家会受不了啊……嘤嘤……

小武的鸡巴……怎么还是这么粗啊……屁股被撑得好开、好开……嘤嘤嘤…
…好热、好热……屁股要烧起来了啊啊啊……「

看到晓如渐渐进入状况,小卉也放开她的双手,拿出手机拍了照几张晓如全
裸的照片后,就切换成录影模式录下晓如被干的影片。

「哼,骚货,被老子这样干爽不爽啊!?」

「嘤嘤……没有、没有……一点都不爽……」晓如撇过头、羞耻的否认。

「操!明明烂屄里都淹大水了还说没有?还是把『小武专用便器』改成『麻
将社专用便器』,再叫外面几个猪哥来一起干你啊?」小卉大声恐吓说。

「嘤嘤嘤……不要、不要……人家、人家比较喜欢……被小武哥哥干……嘤
嘤嘤……小武老公的大鸡巴……真的好强壮……晓如现在被干的好爽、好爽啊啊
啊!」听到小卉的恐吓,晓如害怕的急忙承认,屈辱的表情中带着一丝愉悦。

「妈的,真是有够骚的贱货!被男人的大鸡巴捅个几下屁股,马上就爽到认
老公了啊?」小卉淫笑骂说。

「嘤嘤……不是、不是……人家只有认过小武一个老公……只有小武才能当
人家的老公啦……嘤嘤……要死掉了、要死掉了……身体快要爽死啦啦啦~!」

「嘻嘻~算你识货。还有,以后别老是暗讽老娘不是小武的正牌女友,不然
下次就不是给小武老公干一炮就可以解决的!」小卉笑着警告晓如说。

「嘤嘤嘤……知道了、知道了……人家以后不敢了啦……」

「哼,那就好。小武你赶快干一干,小柯应该也快回来了。」小卉提醒说。

「我、我知道啦!妈的,晓如的淫屄好像变得比以前还紧,干的好爽啊!」

「咯咯~小武哥哥若觉得爽就用力操,这贱女人就是欠干啊!」

小卉一边说一边把她性感的双唇往我嘴巴贴过来。正当我和小卉热吻了还不
到一分钟,门外突然冒出巨响。

叩!叩!叩!

「是我,小柯,你们快开门吧!」

一听到是小柯的声音,我跟晓如立刻惊吓的回神过来,一种即将被抓奸在床
的罪恶感,让体内的肾上腺素浓度瞬间飙高!

我赶紧下床穿回我的衣裤,晓如也跟着急忙的翻下床,顾不得下体还是湿漉
漉的一片,直接穿上她的内裤。

叩!叩!叩!叩!叩!

「是我,小柯,快一点开门啦!」

小柯再度急促的敲门,小卉只好先去开门应付,晓如则迅速的把椅子上的衣
服拿回到床边。

就在小卉开门的『摩门特』,小柯气喘如牛的走了进来,晓如也急忙背着门
口穿衣服,我则装悠哉的站着小柯与晓如中间的位置。

「呃、已经口交完了?」小柯问说。

「对、对啊。」我装镇定的回答。

因为小柯回来的太快,晓如没时间擦掉身上字,只好先穿回衣服再说。

「嘻嘻~还好你有捡回来,这件新买的蕾丝内衣贵得很,谢谢啦~接下来老
娘的奶子你已经期待很久了吧?」小卉关上门、接过内衣笑着说。

「还、还好啦。」小柯尴尬的盯着小卉的奶子说。

因为晓如在场,小柯也只能装安分点,总不能大辣辣的说:老子早就想捏爆
你这对大奶子了吧!

「咯咯~怕什么,还是小柯你不敢摸啊?」小卉故意亏说。

「哼,小柯你就大胆的摸没关系,最好是可以捏爆小卉的大奶子,反正我刚
刚也帮小武口交过,大家就互相扯平吧。」晓如语气冰冷的说。

小柯听到晓如不反对,这下才放胆的伸手玩弄小卉的白皙乳球。

「怎样?摸起来很舒服吧!」小卉一脸自豪的问说。

「嘿嘿~不愧是我们学校的乳牛三姬,又大又软的乳肉,份量也非常紮实,
触感真的是超级棒啊!」小柯满脸幸福又激动的夸奖说。

「当然,这可是货真价实的F奶,摸过的男人都说讚好吗!」

接下来的十多秒,小柯的双手尽情恣意的玩弄小卉的大奶子,等小卉的眼角
余光看到晓如已穿好衣服,立刻退了一步说:「好啦,你也摸够本了,老娘要穿
回衣服了。」

顿时间,小柯的双手悬空、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但小柯也算是经验老到的
情场高手,马上露出笑容挥挥手,装作没事一样。

虽然小卉故意用她的F奶当诱饵,骗小柯出去让我再干一次晓如的屁股,但
这种伤敌1000、自损500的感觉好像没有比较赚啊啊啊!冏rz

趁小卉在穿衣服时,小柯也靠过来小声的问我说:「我不在的时候,你没把
晓如怎么样吧?」

「靠,我哪敢怎么样,都是晓如自己动手的。」我故意不压低音量,好让晓
如听到方便串供。

「呼~那就好,那你有把她颜射吗?」

「妈的,晓如还满猛的,居然把我射出来的精液全吞了进去,还把老二上残
留的体液吸得一乾二净。倒是你刚刚摸了乳牛的大奶子,感觉超爽的吧!?」我
赶紧转移话题说。

「嘿嘿~这还用说,三年来从没人把到小卉,我应该是全校第一个摸到乳牛
奶子的人吧!」小柯满脸得意的笑着说。

「妈的,你还真是好狗运!」我假装羨慕的骂说。

「哼,刚刚老娘被摸奶子的事情,你们两个可别到处乱讲,要是害老娘身价
狂跌,你们就等着看吧!」小卉穿好衣服,立刻警告说。

「哈、哈~你放心,我们当然不会乱讲啦。」

「好啦,我现在有点累了,小柯我们回去吧。」晓如插话说。

刚刚晓如趁我跟小柯在交谈时,悄悄的把小柯买来的一罐啤酒喝完,俏脸上
微微泛红。这样一来,小柯只能闻到晓如嘴里的啤酒味道,无法得知晓如根本没
有吞过半滴精液,那我硬干晓如的坏事也才不会被发现。

「嗯,的确也晚了,那我们就先回去啦。」小柯说。

打完招呼,等小柯、晓如离开,我赶紧把门关上并上锁,然后双腿发软的瘫
坐在椅子上。

「呼~还好没被小柯发现,不然铁定要上演『表兄弟阋墙』的戏码了!」我
庆幸的大口喘气说。

「怕什么!老娘都算的好好的,不会这么容易被发现啦。」小卉自信满满的
回说。

「哼~倒是你这淫荡的骚货,居然随便就给小柯摸了你的奶子,你有没有先
问过你男人的意见啊?」我有些气愤的把小卉抓了过来,双手用力的揉捏她的大
奶子骂说。

「哎哟~小武哥哥别生气嘛,人家就很想要好好教训晓如那个女骗子啊!临
时也只能想到这个方法,人家以后不敢了啦~」小卉急忙撒娇说。

「唉~想教训晓如机会多的是,你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啊。」

「嘻嘻~好啦、好啦,人家知道了啦。话说刚刚小武哥哥干到一半就被迫中
断,现在一定还是『龟懒趴火』吧,要不要现在让小母狗给你消消火啊?」小卉
一脸淫媚的笑问说。

「嘿嘿,其实是你这骚货自己也想要了吧。」

「唉呦~才没有咧。」小卉娇羞的反驳说。

我先亲了小卉一下,接着我和小卉立刻把衣服脱光光,小卉也主动的趴在麻
将桌上,双手再把自己的嫩屄掰开,好让我能一口气将老二长驱直入她的花心。

回想刚刚的牌局中,小卉光是裸露出她的双峰就足以让小柯、明宽欣喜若狂
了,更别说是和小卉一起研究简谐运动。但在全校男学生都还妄想有一天可以征
服小卉的肉体时,小卉这头乳牛早已经是我农场里的玩物,他们这些人永远只能
望奶兴叹了。

在小卉一阵高亢的淫浪声中,我很快的就在她的体内缴械,温存了一会后,
我们穿好衣服走出社长室,等待明宽买消夜回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