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的SM

 当我知道了老婆如此的热爱同性的原味,以及m 的倾向以后,我问了她很多次,终于从老婆的嘴里,知道了她那段羞涩的往事:原来,几年前,那时老婆刚刚从师范大学毕业,在一个女子高中教书,那是一个蛮有名的女校,里面有很多的社会名流和高干的子女。

老婆有一次给高二的一个班上课,有一个个子高高的、长得很漂亮的女孩,一直旁若无人地在玩手机,老婆给她提醒了好多次,那个女孩都是不理不睬的,老婆实在是气不过了,走上前去,没收了她的手机。没有想到,女孩当场就把手机抢了回来,还扇了老婆一耳光,骂了一句:"贱货~我的手机你也敢拿?"然后就冲出了教室,老婆站在那里尴尬极了,但还是坚持把课上完了。后来在办公室里,老婆把这件事给一个同事说了,同事问:"那个班上……不会是那个叫遥的女生吧?"老婆说:"是啊,就是她。"同事说:"你还是不要去惹她,能躲就躲吧,她的家可是惹不起的人呢。"老婆当时也没有在意,心想,一个小女孩,能怎么样?大不了以后不去招惹她就是了。

第二天下午,学校放学后,老婆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改作业,一个长得很较小可爱的女孩跑进办公室里,对老婆说:"老师,不得了了,我们班一个女生被锁在女厕所里了,你看来看看吧。"

老婆赶紧跟着那女生一起跑进一间女厕,一进门,就发现小小的女厕里居然站着七、八个女生,中间为首的就是那个叫遥的高个子女孩,还是一副酷酷的样子,站在那里玩她,的手机。

老婆还没有反应过来,女厕的门就锁上了,身边一个女生一下子将老婆掀翻在地,又有三四个女生拿着绳子将老婆的手脚捆了起来。然后把老婆退着跪到了那个高个子女孩遥的面前。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我是你们的老师。"老婆急忙说到。

"呸,你得罪了我们的大姐,这就是要给你点惩罚,好让你懂事。"一个高大、漂亮的女孩往老婆脸上吐了口唾沫,说到。

"反了你们了,再不放开我,我要叫人了~救命啊~来人啊~"老婆喊到这时遥说话了,"这条狗叫得太吵了,老三,去纸篓里找条卫生巾给她把嘴塞上。"旁边一个女孩立即从一个厕位的纸篓里找了一条卫生巾,硬塞进老婆的嘴里。

老婆嘴被塞上,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卫生巾上的血腥味和女性特有的那种骚味,熏得老婆晕头转向的。

"把她衣服剪了。"遥发出了命令周围的女孩从书包里那出了剪刀,一起冲上前去,开始剪老婆身上的衣服。老婆拼命挣扎。但依旧无济于事。很快,地上就满是布屑,而老婆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呸~"遥往老婆的脸上吐了口唾沫,其它女孩也纷纷效仿,争先恐后地往老婆赤裸的身上吐口水。

很快,强烈的羞耻感,让老婆哭得一塌糊涂,可是嘴里塞着卫生巾,哭不出声音来,也只能默默流泪了。

"踩死这个贱货"遥又命令到,然后伸出自己穿着红色高跟凉拖的玉脚往老婆脸上踩了下去,其余的女孩也跟着纷纷往老婆的身体上踩,不一会儿,老婆身上满是各种鞋印,有皮鞋的、休闲鞋的、胶鞋的……女孩们又觉得不过瘾,有的开始用脚踢、有的直接站在了老婆的身体上,使劲踩她。

强烈的疼痛感,让老婆难以承受,把尊严、人格都抛下了,嘴里呜呜的哭着,眼睛看着遥,一副祈求的眼神。而遥继续玩着她的手机,正眼都不瞧老婆一下。

过了一会儿,女孩们都踢累了、踩累了,而老婆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赤裸的身体上满是脚印,脏脏的就像一条可怜的小狗。

遥弯下腰,伸出两根玉葱似的手指,拈住老婆嘴里的卫生巾的一角,把那条卫生巾从老婆嘴里慢慢拔了出来。

"贱货,服了没有?"遥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问道。

"呜呜~求求你们,饶了我吧。"老婆哭着祈求到。

"饶了你?那得先让姐姐我高兴了再说。"遥说到,"先给我磕十个头。""这~"想到要给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磕头,老婆一下子楞住了。

"磕啊,想死啊~"旁边一个女孩冲上来踢了老婆肚子一脚。

"哎哟~"老婆实在是被她们打怕了"好~我……磕……我磕……"老婆缓缓跪在遥的面前,顾不上羞耻感,给遥磕了十个头。

"很好,贱货,再给她们每人磕三个头。"

老婆没有办法,只好给在场的每个女孩子都磕了三个头,女孩们笑着了一团。

"过来贱货,你看,为了踢你,把我的鞋底都弄脏了,还不过来给我舔干净?"遥抬起一只脚,把鞋底踩在老婆的脑门上。

看着自己眼前的那双红色高跟凉拖,鞋底有很规则的纹路,沾了一些灰尘。

老婆知道躲不过去的,于是闭上眼睛,伸出舌头,舔着遥的鞋底。舔好一只,遥又换了另一只给老婆舔。

"我也要~""我也想试试~""好过瘾哦~"其它女孩子纷纷要求到,"贱货,过去把她们的鞋底也舔干净。"

老婆慢慢跪到每一个女孩面前,把女孩们穿的各种鞋的鞋底都舔了一遍,尘土的味道让老婆嘴里非常难受。

"真是个贱货,呵呵……"遥笑道,"老四,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一个穿泡泡袜的女孩,打开了自己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个粉红色的东西,仔细看,一个连在一条内裤上的肉棒模型,一个巨大的粉红色南傍国从内裤里伸出来,内裤里面的一端,有一个小一点的南傍国,向着内裤的里面。

老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可是本能的,看到这样的东西觉得很害羞。

穿泡泡袜的女孩把内裤里面的那个小一点南傍国,放进了自己的嘴里,舔吸了几下后,交给了遥。

遥掀起了裙子,里面居然没有穿内裤。遥接过内裤,穿在自己身上,把内裤向里的那根南傍国,慢慢放进自己的阴道里,然后再把内裤的带子系好,调整到舒服的位置,嘴里发出满意的感叹声。

这时出现了奇特的一幕,一个高挑、漂亮的美少女,身下却直挺挺的立着一根粉红色的肉棒。

遥一把抓住老婆的头发,将老婆拖到自己身前。

"张开嘴。"遥命令道。

老婆跪在遥的身前,女孩下身挺起来的棍子正耸立在自己眼前,老婆被这样性感而妖异的画面弄得不知所措。顺从地张开了自己的嘴,遥立即就把南傍国,挺进了老婆的嘴里。

"傻愣着干嘛?吸啊~"遥将南傍国直接抵在了老婆的咽喉处。

老婆只好听话地吮吸遥身下的南傍国,老婆对南傍国的动作,牵动着内裤里面的那根小南傍国在遥体内的运动。

"哇~他妈的,真爽。"很快,遥舒服得哼了起来。不一会遥就达到了顶点,浪叫起来。

"老二,换你来。"遥从老婆嘴里拔出棍子来,另一个个字高高的女孩,也从自己书包里拿出一根白色的一模一样的南傍国内裤,穿在自己身上。和遥的动作一样,拉过老婆,跪在她面前,把南傍国塞进老婆的嘴里,让她吮吸。

而遥则走到老婆身后,从一个女孩的手里接过一条皮带,鞭打老婆的光溜溜的屁股,老婆疼得叫起来,可是每叫一次,鞭打的力量就更大一些,于是老婆只好忍着,一边还要吮吸嘴里的肉棒。

遥打了一会后,开始叫老婆来女厕的那个乖巧女孩走上前来,用手摸着老婆的阴户,手上都是亮晶晶的粘液,"老大,你看,这个母狗都发春了。"女孩笑着说。

那时老婆还未经人事,阴户粉粉的、嫩嫩的、如小女孩一般,很是可爱。

老婆本还想躲开这羞耻的抚摸,奈何手脚都被捆住的,动弹不得,就算没有被捆住,老婆现在也不敢再反抗了。

女孩摸着摸着,突然用手指分开老婆的阴唇,老婆花园里的粉嫩的内肉一下子展现在大家的眼前。

"这是……处女膜~?老大,这母狗居然还是个处呢。"女孩兴奋地叫了起来。

"真的?""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女孩们一下子围了过来,有的用手扯了扯老婆的阴唇,有的直接用手指捅了捅老婆的处女膜。

"老大,你来给这个贱人开苞吧。"

"是啊,老大,给她开苞……"女孩们七嘴八舌地说着。

"老二啊,别玩了。"遥命令道,"大家把她手脚上的绳子解了,把那个贱人按在地上。"

老婆隐约明白了女孩们要做什么,拼命地挣扎,无奈寡不敌众,被其它女孩牢牢地摁在地上,无法动弹,双脚还被大大的分开,整个阴户暴露了出来。

"不要……求求你们了,不要这样……"老婆苦苦哀求到。

遥并不理睬,缓步走到老婆两腿之间,抬起右脚,踩在了老婆的阴户上,更多精彩小说就在然后用鞋底反复搓揉老婆的阴唇,用鞋尖挑压老婆的阴蒂……下身传来的快感,柔和着恐惧和羞耻,让老婆大哭了起来。

遥弄了一会后,开始将玉脚上的那只凉拖的鞋跟,挺进了老婆的处女阴道里,然后脚跟一着力,鞋跟轻易就刺破了老婆的处女膜,整个鞋跟都全部没入了老婆的阴道里。

强烈的疼痛感,让老婆大叫了一声,但是遥没有停止,继续用凉拖的鞋跟在老婆的阴道里搅动。

"贱货,你记着,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你的第一次已经献给我的脚了哈哈"遥大笑了起来,其它女孩也跟着笑了。"扶她起来,我还要继续爽呢~"

女孩们把老婆推了起来,让她站直起来,然后双手扶在马桶上,再分开两腿,老婆没有办法,忍着屈辱和下身的痛苦,撅着屁股,像牲畜一样趴在那里。

遥走上前,扶着身下挺立着的那根南傍国,对准老婆的阴道口,一下子挺了进去,然后开始抽插。

"啊……恩……"很快老婆被干得都忘记了痛苦,开始呻吟起来。

而遥则被体内的那根南傍国牵动着,也开始进入了状态,抽插越来越猛烈,还用手拍到老婆的身体,用指甲抓老婆的皮肤……"哇~"终于,遥又一次地达到了高潮,老婆也达到了高潮,阴道里猛烈地收缩,强烈的快感刺激着她,双腿都快支撑不住了。

过足了瘾后,遥从老婆的身体里拔出来,坐到洗手台上去喘息着。

"老大,我们也要……"

"是哦,老大,我们也要玩……"其余的女孩都兴奋地叫道。

"呵呵,去呀,干死这个贱人~!"遥笑道于是,女孩们都拿出准备好的各种工具,有的用按摩棒往老婆的嘴里塞,有的用连珠塞进老婆的屁眼里,有的直接拿出双头蛇,一端塞进老婆的阴道里,一端放进自己体内,开始了愉悦的往复运动。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几乎每个女孩都把老婆干了一遍,老婆身上的三个洞,全都被玩得又红又肿。

"好了,差不多了,我们还要去唱卡拉ok呢,别耽搁了时间。"遥说道。

女孩们才各自站起来,离开了老婆。

"等一等",那个穿泡泡袜的很乖巧的女孩,走到老婆身边,然后对女孩们说:"老师身上好脏哦,我们给她洗洗吧~~嘻嘻。"只见她双腿横跨在老婆身上,掀起短裙,用手分开自己的阴户,嘴里还发出:"嘘~"的一声,两腿之间一股金黄色的水柱,直流而下,打在老婆的脸上和身上。

"这个办法真好,"女孩们都笑个不停,也纷纷走了过来,掀起裙子,分开两腿,往老婆身上、脸上、头发上撒尿。很快老婆全身上下都满是女孩们的尿。

尿完以后,女孩们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了。临走时,每人还往老婆的脸上又吐了一口痰。

夕阳西下,一群青春美少女们,打闹着,有说有笑地离开了学校,为首的女孩右脚的鞋跟下还有红红的血迹,那是老婆第一次的见证。

空荡荡的女厕所里,只留下老婆赤裸的身影,浑身上下沾满是尿液和口水,还有女孩们的鞋印上的泥土。老婆就那样呆在了那里,仿佛没有了思维。

夜幕降临后,老婆也清醒过来,用手掩着身体,走出女厕,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跑回了单身宿舍。一个人在宿舍里,擦拭自己身体上的污渍,和红肿的伤口。想着自己保留了二十年的贞洁,就这样被一个小女孩的鞋跟夺走了,回想发生的一切,老婆一夜未眠,眼睛也哭肿了,只好请了病假躲在寝室里。

时间渐渐过去,一个星期以后,老婆还是正常上班了,心情也渐渐平静了。

更奇怪的是回想那天的一切,屈辱和羞耻的感觉渐渐淡去,而一种莫名的情愫却在迅速滋生。刚开始,老婆对所有的女学生都充满了恐惧感,也不再敢去遥所在的班级上课了,看见遥的身影更是立即惊慌失措地跑开。可是慢慢地,老婆开始慢慢注意起了遥,会默默关注遥的一举一动,看见要的名字出现在任何地方都会有一种莫名的脸红心跳,甚至会慢慢收集遥喜欢什么颜色、爱听什么歌等等这样的问题。开始崇拜遥的习惯喜好、言谈举止。连做梦都是遥的身影,梦见遥把脚踩在自己脸上,遥用南傍国抽插自己,还梦见自己忘我地亲吻遥的秘密花园。渐渐地,只是观察和想象满足不了老婆的欲望了,老婆开始在放学后,亲吻遥坐过的凳子和踩过的地方,开始收集遥用过的纸巾和喝过的饮料瓶子,有一次遥喝了半瓶后随手扔在地上的牛奶盒,被尾随在后的老婆悄悄捡回了寝室,奉若珍宝。老婆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可是这样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理智已经无法反抗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