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家庭】(01-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续之前阿芳车厢搞野,两名军装警察巡逻。

「咦!看看那边车子!」警员甲。

「啊!」警员乙。

一辆白色的私家车摇摇晃,两个警员隔住玻璃像看见甚么。二警察不看犹可,
一看之下,目瞪口呆!

「啊!……啊!……」戴女仆头巾,梳着发髻的女人晃着头,发出低沈的喘
息声!只见车厢里的她背向男人,坐在他的胯下,手肘靠在车窗,小内裤都挂在
她的一边小腿上,短裙子随着她腰部,上下摆动的起伏!这女人的胸部很大!

男人左手扶着她,右手忙着抚摸大胸女人的胸和腰部,又将女装衬衫的钮扣
逐一打开,接着男人拉高大胸女人胸罩,大胸女人两个大乳房弹跳出来!

男人双手并用『揉搓』大胸女人一对雪白乳房,大胸女人由於发情,起伏动
作愈加剧烈,迷糊间大胸女人又伸手把滑掉出来的男人的阴茎带引『塞』回她阴
道内!大胸女人继续有节奏的一下下升降,发出轻微的『噗嗤』声响!

「啊!……啊!……」阿芳继续摇晃,赵教练也觉得很舒服,就着阿芳的动
作半卧在座位也挺起腰部配合!

随住赵教练阴茎的进进出出,阿芳感到阴道里肌壁肉被拉扯得连带敏感的阴
蒂都相当舒服,赵教练双手时而撩拨阿芳阴蒂,时而玩着大奶子,赵教练『捽』
的阿芳充血圆圆的阴蒂觉得好过瘾!

「阿哥!咁而家点呀?!」两个警员长相差不多,只是一肥一瘦,生得较为
矮肥的警员乙见同僚看得入神,问道。

「喔!……有乜点!做嘢啰!」警员甲如梦初醒,说着用力的敲打玻璃车窗!
『咯!咯!』『啊!……啊!……』阿芳听到敲声,吃了一惊,一双大眼晴斜看
窗外,刹那间俏脸羞的通红,但身体都被赵教练约束住,只能够手掩胸,继续上
下摇动!阿芳羞愧也只好不住摇动腰肢,不住向窗外的两个差人卖个抱歉眼神!

当这剑及履及,赵教练生怕走火入魔,他顾不了咁多,专心的配合着阿芳抽
送,额上渗着汗珠,比起打网球更甚,喉头发出『嗬……嗬』的低沈声!

两个差人看了阵,互望对方一眼,对这突发事件,手足无措。还是警员甲当
机立断,伸手拉开车门,一把抱住郁动着的女上男下的阿芳,想话拉她下马!

阿芳被拉得一脚踏出车厢外,但是赵教练还未搞掂,一时拔不出来,也贴着
阿芳裙底里屁股下车,两人身体一时甩不掉,阿芳弯下腰部,上身被警员搂着,
下身被赵教练贴着的抽动,状甚滑稽!

纠缠间,警员失重心,倒卧在地上,幸亏是草地,阿芳和赵教练顺势的压下。
可怜警员甲一张脸被阿芳一对大奶子压到窒息!阿芳粒乳头好大的,警员甲想抖
气,一张口,迫住将阿芳的乳头迎入口!

「阿哥你见点呀!」矮胖的警员乙拼命拉开赵教练,见到警员甲仰在草地,
伏在他身上的阿芳尴尬的挣扎!

警员甲只感觉两团软绵绵在他面颊磨蹭,但后面的赵教练的阴茎仍插在阿芳
度,继续起劲的抽动!忙乱间,被压草坪上的警员甲,双手不其然,又按在上面
的阿芳的一对拉高了胸围的弹跳奶子上!

「啊!……啊!……」

也不知是因着赵教练抽动还是什么,阿芳的一张靠着警员的脸蛋极欲害羞,
通红的不敢直视,但仍禁不住的呻吟出来!

「阿哥快D起身啦!」警员乙好容易才从后拉开亢奋的赵教练!警员甲听到
细佬声音,喘着气的正想说话,阿芳的小嘴刚好赶上警员甲的嘴巴上!警员甲挣
扎着,一只手摸到阿芳的胀爆乳房,一只手胡乱的伸进阿芳的裙子里,警员甲按
到阿芳饱满阴穴,感觉一阵滑潺潺!

「喂!我系差人,快D穿番条裤!」警员乙猛喝着掹枪,赵教练穿回衣服。
迅速回复冷静赵教练,有如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穿回裤,因刚才还未搞掂,一
条『宾周』仍不服气地『头岳岳』。

「喂!你地搞野就番屋企搞啊!这儿是公众地方嚟架!」警员甲吃不消的爬
起身。阿芳羞涩间整理好胸围,并且将衬衣钮子扣好,急急的拾起小裤裤穿上!

「先生,请你拿出身份証!」警员乙盘查赵教练,接着望向阿芳那边,续道:
「你都系!」

「细佬,呢边我搞得啦!」警员甲见阿芳神色羞涩,向同僚表示。

「……」阿芳默默的走往车厢拿身份証,弯起腰部,警员甲眼利,就从裙底
看见阿芳小内裤边儿相当性感!

「你个名叫邵芳芳牙?」警员甲取过阿芳交出的身份証,边看証件边看阿芳
的羞涩脸蛋,看得阿芳更尴尬低下头,双手弄着裙脚边。

警员甲趁机打量了阿芳雪白大腿一会。顺往上看,那窄身的女仆服下更勾勒
出阿芳胸前高耸的两个圆状乳球,真系好大!看得阿芳也不好意思:「警察先生,
可不可以给次机会呀?」

「你今年20岁牙?」警员甲交回阿芳身份証,答非所问。「唔该!」阿芳
低下头取回証件。

「你做女仆架?!我家也有女仆,不过冇你咁靓,不如你来我屋企玩吖!」
警员甲趁机摸了阿芳手背一把。

「不如我哋做朋友吖?」阿芳收起尴尬,俏皮地道。「系唔系架?!咁都好!」
警员甲开心表示。

「赵元畅,咁你跟我返差馆!」警员乙手拿着証件,看了一阵,赵教练不知
刚运动还是甚么,有点儿面青。

「教练,我地走得啰!」传来阿芳的声音!阿芳高兴的跑近捉着赵教练双手,
见他一脸茫然,重覆道:「我地走得啦教练!」

赵sir驱车载阿芳离去,但见阿芳好开心。到得阿芳下车前,赵sir又
想搞野,作势搂向阿芳!

「咪啦,教练!」阿芳伸手格开,离开车厢后挥手向赵sir道别,样子看
来很开朗。

「班差佬乜得咁顺摊!……」呆在车厢的赵sir总觉事有蹊跷,喃语。
「阿哥,你做乜咁好心真系放佢地走架?」矮肥身形的警员乙问。

「细佬,唔好玩啦!」警员甲说着,从腰带取出对讲机。

「细佬,你饮唔饮果汁?」警员甲拧开对讲机顶部,原来是个水壶!「唔使
嘞!阿哥你中意饮提子汁,我都唔中意!我中意饮西瓜汁!」说着肥矮警员也笑
笑地取出『对讲机』饮用。

两名『警员』沿着小径步行,一路上有说有笑,转出大路,这时候一部旧款
名贵房车慢驶着,缓缓紧随着两兄弟。

「两位少爷,差不多天黑了!不如上车先啦!」车厢里一名司机模样的男人
从车窗探头而出,恭敬的道。

「财叔,唔驶!我同阿哥好难得先穿到警察制服,想行多阵!」肥细佬斜着
脸,向司机发话。

「细少,咁好吖!行多阵添吖!」司机财叔微笑的必恭必敬。

过了一阵,慢驶着车跟随两位少爷的财叔,这时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序章完』

(一)

某豪宅地段平房大宅内,穿着套装的轻熟妇型修长女子,就在花圃里巡视,
轻托架在挺直鼻樑上的金丝镜框,透过镜片视察眼前干活的仆妇。

眼前地面上的一块枯叶,也足以令熟妇嬲爆:「喂!做乜块地咁污糟架!」

手拿扫帚正忙於干活的40路阿姐被熟妇一喝下,三魂不见了七魄,呆了半
晌,还是被熟妇嗌着,并用手势催促快上前来。

「咩……咩野事呀大姑奶!」阿姐都知『恶哽』,头紥着围巾下,深秋的落
日仍带着微热,阿姐也不知是见热还是甚么,一边擦着汗一边问道。

「喂呀,你支扫把掂到我呀!!」熟妇继续发『烂渣』。

「唔……唔好意思呀大姑奶!……」阿姐垂下头看,手拿着的扫帚果然碰到
『大姑奶』擦得发亮的洁净鞋头,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缩开。

正在发慓的熟妇声音都变了调:「边个教你叫我『大姑奶』架?!」

「这个……」阿姐看来并不乖巧,来不及答话。『大姑奶』心里有气,又叫
阿姐缩开扫把先。

「嗯!……」阿姐刚缩开扫帚,乳房一痛,被『大姑奶』惯熟的拿捏乳房,
阿姐的乳头成了出气袋!

「对唔住呀李总管!」阿姐胸口吃了痛,人也变得机灵,道起歉来!

「哎吔,激死人喇!都未见过人咁蠢既!仲唔快D去做嘢!」李总管气得直
跥脚!

「对不起呀大……李总管,咁我做野先喇!」阿姐如获大赦,退了几步,迳
自干活去了。

李总管继续巡视,只见大树干下飒飒作响,一名光着身子,穿条牛仔裤卷起
裤管,现出一副健硕身躯的年青汉子,挥着汗水,手拿着电锯在干活。

「小光,你搞紧乜呀?」李管家收起冷峻脸孔,有番多少笑容,迳自走向壮
汉那边。

「喂!别过来啊!……」壮汉话未说完,飞身搂着李管家腰部,一起跌在一
旁地上,壮汉首先落地保护李管家,滚了两滚就变成女下男上!

李管家跌得屁股好痛,正想推开压在她身上的壮汉之际,这时候李管家就看
见一团黑影由远而近,听到『逢』的一声,就在李管家惊惶失措下,只见一株大
树桠倒在离她身旁不及数呎处,吓得她目瞪口呆!

「你无乜野吖嘛?!」还是汉子够冷静,首先发话,这时两人鼻哥碰鼻哥,
李管家就闻到一阵浓烈的男人气息,本能的搂着汉子!

汉子觉得胸膛一阵舒服,他不知道正压着李管家女装衬衫下的一对奶子,但
生理马上作出反应,李管家就感到汉子胯下有野隆起并且『顶』着她下体!

空气刹那间凝住,壮汉鼻尖一滴汗水滴在李管家镜片上,打破沉闷,李管家
回复泼辣本色,发起『烂渣』来,壮汉雄伟的身躯也给她手脚并用的撑开!

「小光你……你……想点呀!……」李管家挣扎着坐起来,看见『小光』也
刚爬起,望着自己,耳根儿在发烫!

「李管家,我刚在锯树,」小光一路在解释。「我都叫你别跑过来,你又不
听……」「咁而家你即系话我唔啱啦!」李管家一边在发慓,一边想站起身来。

「唔系,我唔系咁意思,系我唔啱……」小光知道李管家并非易与,遂顺着
她意思。「哎吔!好痛呀!」李管家发觉脚踝有点痛,爬不起身,又跌坐在地上。

「李管家!你无乜野吖嘛?!」好心地的小光忙上前捉着李管家脚踝,想看
看她伤成点。

「你……想点呀!……系咪想强奸我呀?!……」李管家一双腿乱动,踢到
小光面颊。小光也不怎样,就是李管家触到患处,首先痛起来!

李管家痛到入心,这时候小光忙着替她料理伤势。

小光替李管家『捽』脚,见李主管心情好似好番些,想逗她说话,不料看见
李主管穿着黑丝修长的脚,顺往上看,隐约看见黑丝内包裹着的内裤!小光不敢
再望,低下头来!

「小光咁你『孭』我上房先吖!」李管家专欺人家良善,叫小光揹她上楼。

小光年轻力壮,揹起李管家走路毫不费力,李管家伏在年青的男人背上感觉
好舒服,沿经见到一个年老园丁修葺花草。

「李总管,你无野吖嘛?」年老园丁看见李管家长发散乱,眼镜和一边鞋跟
都歪了,遂问道。

「不关你事,做你既野啦!!」被揹着的李管家又被触动神经,发起狠来!

「爷爷!大管家整亲只脚,我孭佢番去啫!」原来老花王是小光的爷爷。

「小光咁你慢慢呀!千其唔好整亲总管呀!」老花王也不和李管家计较,还
叮嘱着孙儿。

两人慢慢远去,老花王偷眼发觉被揹着的李主管裙底下的黑丝袜裤都破了个
洞,露出半个白嫩屁股,老爷子老当益壮,看得心痒痒!

到了总管办公室,李管家叫小光将她放在沙发上,这时李管家也发现她裙底
里包裹底底的黑丝袜裤都破了个大洞!小光也已发现,看的胯下都已撑起个『帐
篷』!「小光,你睇!」李管家咬着两根手指,揭开裙子,抱怨的对小光道。

「大……李管家,我不是有意的……」小光望着那个破洞,一时都不懂怎样
回答。「小光,你是否想叫我『大奶姑』呀!想叫就叫啦!我知班佣人背地里都
是咁的叫我呀!你知为甚么吗?」李管家边说边带引小光伸手按在她胸部,见小
光不懂反应,只是看见他的胯下那『帐篷』撑得更高!

「我系咪好恶咩?做乜你咁紧张呀!」李管家突然变得好相与,见小光都是
无反应,接着道:「我就系知道你无意,否则我都嬲你了!」

小光被李管家叫埋嚟,李管家掰开双腿,嘴里叫小光『捽』脚,却将小光一
只手带引到她的小内裤上!李管家被摸得兴奋,鼓励小光加把劲:「小光陪我玩
一阵吖!」

回说刚才,小光揹着脚痛的『大姑奶』走动,心里起了莫名的冲动,『大姑
奶』胸口随脚步起伏,压得他很舒服,小光双手又摸到『大姑奶』屁股相当弹手!
「小光!我系咪好肥呀?」被揹着的『大姑奶』搂住小光广阔胸膛,突然有此一
问。

「不是啦李管家!我觉得你好香就真!」小光又觉得『大姑奶』双手好柔软!

「哈!小光,你真使坏呀!」

『大姑奶』嘴里说着坏,但小光都听不出她一些儿恼怒。

「李管家唔系呀!我都是实话实说咋!」小光大着胆子道。

「哈!睇唔出你都几乖!」『大姑奶』说着这话当儿,小光都走到了院长房。
「小光,放低我得喇!小心呀,我脚痛架!」『大姑奶』指着沙发。

转回现场,『大姑奶』又讲了些挑逗说话,到此地步,小光也不是呆子,一
来他都『?合合』,也不客气,伸手进『大姑奶』早已打开大半钮扣的女装衬衫
内,隔着『大姑奶』那个收藏她两团肉球的胸围!

摸了一阵,翻开胸罩,小光只见『大姑奶』心口露出的两团肉都很白,还有
些静脉血管,粉红色的乳晕很细,他禁不住伏在『大姑奶』唯美派胸部舐舔着!
「嗯!……」『大姑奶』搂着小光背部,响起舒服的呻吟声,小光一边吸奶一边
将『大姑奶』裙底下破败不堪的黑丝袜裤的破洞口扯得更大!

小光又将李管家小内裤拉开一旁,转移阵地的胡乱『奶』她的阴部,李管家
似乎觉得不够味,她又用手翻开她的外阴唇,叫小光『奶』深啲!小光把条脷伸
得很长,穿过杂乱的阴毛,深入探在她湿润阴道里!

「嗯!……」李管家响起舒服的呻吟声!小光又懂得爱抚她耻丘地带,因劳
动而粗大的手指在她毛发之间温柔地挪移,他更不时『扣挖』李管家开始发潮的
阴道壁肉,搞的她爽死!

小光真是粗中有细!他慢慢又把玩李管家小阴唇上缘的外翻包皮,随着包皮
的褪下,一颗『小珍珠』暴露出来!

「系呀!……系呢度呀!……啊!……」李管家的阴蒂都是相当敏感,被舐
舔得勃了起来,随着她的浪叫声,李管家一张俏脸都变得通红!

「吊我啦……小光!」李管家日常虽然『巴辣』,但都没习惯说粗话,这时
就讲起粗口来。小光已经相当兴奋,站起身脱掉牛仔裤,抖在李管家眼前的就是
一条八吋长的直长阴茎!

「都好硬下喎!」李管家见状,喜出望外,禁不住的摸了一把,仰面望了小
光一下,揸住『南傍国』摸了又摸,跟着贪婪吞进嘴巴里。

李管家吐纳之间,小光慢慢的躺在沙发上,李管家都是追着吸吮,她又趴上
小光身上,贴着小光一张大嘴巴『车』了一阵!半架在李管家脸上的金丝眼镜框
压得更加歪斜,她结实的胸脯都抵着小光心口上廝磨,小光感到异常舒服!

他觉得李管家好香,顺着揉搓起她两团乳房,小光两手更『百厌』在李管家
两边凸了出来的乳头上打圈,李管家被搞得舒服,又瘫卧在沙发上!

「快D吊我啦……小光!」李管家讲起粗口都好顺口,小光呆望她掰开的大
腿,成了个M字形,黑丝近女装内裤的破洞口因剧烈动作变得更大,看在小光眼
里就成了一个心形。

小光索性将缺口扯烂,把李管家内裤都褪下,握着他的勃起阴茎,顺着李管
家深红的呈开放的外翻小阴唇,逐渐没入那系多毛的阴道深处!

「啊!……啊!……」久旱的李管家哪禁得住,窄长阴道被小光粗硬的『棒
子』『塞』进去,随着他猛力的进进出出,李管家那种打从心坎里的舒服真的好
难形容!「啊!……好清爽呀!……啊!……小光……吊死人喇!……」还是李
管家管用,懂得用『清爽』来形容!深秋暮日的光度,此刻小光的猛力冲撞对比
起李管家,就好像一阵阵潮涨的浪一涌一涌的,随着李管家从阴穴内散发出的充
实美妙感觉流遍全身!

「啊!……啊!……」李管家无从抵抗的也不知来了多次高潮!

「啪!……啪!……」撞击声音此起彼落,小光也不知『吊』了她的『小穴』
几耐,小光将阴茎抽出,李管家如释重负的只感到小腹被一股浓稠的暖流灌溉了
遍!「唔好意思!」小光莞尔的一笑。李管家托一托歪了的眼镜,轻勾着耳垂头
发并且咬手指,就看着小光从身旁茶几上拿了两片纸巾,轻抹她白净肚皮上的精
液。「真系乖!」李管家从沙发『擒』上前向小光索吻,小光感到有些吃不消,
但也迁就着张开口让她的舌头伸进口腔里!

「噢!」李管家搂着小光结实的背部此刻仍在『车』着,小光胸口就被她的
乳房磨蹭着,他双手也不停在李管家身上搜索,从结实屁股翻到李管家的外阴唇,
又感到她下面再一次湿湿了!

「啊!……」李管家被压得再一次倒在沙发上,这时小光火都嚟埋!李管家
暗讚小光回气真快!

李管家卧在沙发上M起腿的被『责』上来的小光出力『吊』!

「啊!……」李管家擘开的双腿相当舒服,这时候身旁的电话响起,李管家
百忙中仍侧身取过电话,而默默在插秧的小光想停下来,但李管家示意可以继续。
「喂!……嗯!……是财叔吗!……『大哨』『细哨』返紧嚟牙?好丫!」

镜头跳到刚才扫地呀姐坐在一旁,由於胸口给『大姑奶』『搣』的很痛,遂
解开衬衣钮扣,检查起乳房来。

「真系好痛!」阿姐见左右无人,於是反开胸围,打出心口两团肉球,可能
阿姐双乳有番咁大,显得有点下垂,并且乳晕都好大片,乳头都有点黑。阿姐望
着她双乳,不知怎地想到由此而来过去的不幸,一时悲从中来,擦起眼泪来!

「阿欢,你无嘢吖嘛!不要吓我呀!」刚巧老『花王』?合合,碰上欢姐,
遂上前慰问。

「老爷子,我无嘢!啱啱风沙入了眼啫!」欢姐丑态给人看见,一把年纪尚
且哭哭啼啼,不好意思的别扭。

「欢姐,唔系喎,有嘢不怕讲啦!我见你猛『捽』心口喎!系咪唔舒服呀?!」
老爷子拿搭在脖子的毛巾擦汗,打量着欢姐双乳,好奇问道。

「我系有点痛!……」欢姐素来佩服老爷子,知他挑通眼眉,有事瞒他不过
去。女人心理,有事总想找个人『呻』下。

「系喎!咁俾我睇睇吖!」老爷子看来相当热心,『哄』着欢姐心口想话睇
睇!「都系唔好既!」四十岁的欢姐总是女人,始终有些矜持。

「无要紧喎!我都上了年纪的人啦!还能拿你怎样呀!」

「咁我都老啦!」欢姐看到老爷子一把年纪,想起明天的自己,再次感怀身
世,眼泛泪光。

「梗系唔系啦!想想我的儿子如果还在世,年纪也跟你差不多,我都生得你
出!……都是我命苦!尅死了儿子!」

「老爷子别这样啦!最多我依你嘞!」欢姐见老爷子想起已过世的儿子,激
发了母性,遂破涕为笑。

「咁系啰喎!刚刚我还说慰问你,搞到要你劝番我,真不好意思!」老爷子
笑得有点衰!

「好啦好啦,先到我处吧!我还可以帮你『碌』鸡蛋哩!」老爷子说着和欢
姐走路,老爷子的房间设在后院。

「哗!真系『肿』哂喎!『大姑奶』也真的是,等我找她理论,帮你讨回公
道!」两人进了门,老爷子边开灯边道。

「真系唔洗啦老爷子,省得你都给她骂!」

「佢敢,阿欢你都知我系度服侍老太爷袓孙三代,那时『大姑奶』还未出世
哩!她能拿我怎样!她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都系唔好啦!」怕事的欢姐露出很为难的样子。

「我都当你女一样啦!好嘞好嘞!我先帮你『碌』鸡蛋先吧!」老爷子刚煮
落饭,恰巧饭煲里真系有只烚蛋。

「咁你坐低先吖!」老爷子见欢姐神色犹豫,也不打话,将她按在床上。

「真是唔洗喇老爷子!」欢姐被按实半卧在床,倘开的衣襟下显得她肤色都
好白,胸口两团肉球都好大,透过浅色胸围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我都当你契女,自己人不用客气!等我帮你『敷』伤口先吖!」老爷子手
脚还真快,拉高欢姐胸围,雪白的左乳上一团『瘀瘀黑黑』份外惹眼!

「哼!这个『大奶姑』真唔系人!」说着用力的压着欢姐,手拿着被包裹的
鸡蛋在欢姐左边乳房『碌』来『碌』去。

「啊!……我自己『碌』得啦老爷子……」欢姐稍微有些挣扎,但被老爷子
压的不能动。「哎!阿欢,这个你就不是啦!都说好自己人咯!不用介意!」

「啊!……唔系呀!……嗯!……」欢姐也不知是鸡蛋太热还是甚么,发出
很辛苦的声音。

「阿欢,你见点呀?系咪边度唔舒服?」

「哎吔!你好衰架,整到人哋好『痕』呀!」

「系咩!重有无见边度痕呀?睇下洗唔洗帮手!」

「阿欢,你粒『莲子』咁黑嘅?系咪玩得多?」

「哎!老爷子你好衰架,佔了人家便宜还咁讲!人哋天生系咁架!」

「啜……」老爷子继续把玩欢姐一对大乳房,『搓圆揿扁』,吸吮到『雪雪』
声!

老爷子年青时曾周游列国,见过场面,欢姐一对奶子虽然大,但是『黑提』,
还真倒了老人家胃口!

「唔理得咁多,当『屌』黑妹……」老爷子又帮欢姐重新套上胸围,然后隔
着胸围,再次作『攻击』欢姐乳房的『第二波』!

「不过真系好大,算!」老爷子喃语。

饭厅上两兄弟各坐在长餐桌的一头,桌上食物放满一堆,所有食物都很精緻
.

「今日真系好开心呀阿哥呵!」细少胸前塞块餐巾,胡乱地吃起『大闸蟹』。

「系呀细佬!」大少同样在吃蟹,不过好似玩多过食。

「系咩!点解咁开心呀两位少爷仔!」站立一旁侍候的『大奶姑』陪笑着。

「李管家做乜转左眼镜既?改变形象牙?」还是细少观察力强,首先察觉。

「是咁的细少爷!先头我撞亲啰!」换了一副黑粗框眼镜的『大奶姑』说。

「不过都几好睇吖!」大少一路搭讪,一路在玩『蟹壳』。

「但系都不及你个『芳芳』咁好睇吖呀哥!」细少剥蟹很快,蟹肉塞得嘴巴
都是。「芳芳都无带眼镜!」大少像砌模型的将賸下的蟹壳砌回原状。

「边个『芳芳』呀?」『大奶姑』好奇问。

「唔话你知!」两兄弟一齐发话,互换个眼色,各自会心微笑。

「两位少爷玩左成日,食完蟹不如去沖凉先好无?!」

「又得啫!」「细佬我哋去沖凉啰!」

「好呀!……」说着两兄弟闹着向沖凉房方向远去。

「唏!我都未叫欢姐放水……」李管家一副沉思状:「边个『芳芳』呢?」

(二)

「欢姐去左边,因乜搵佢吾到?」李管家:「作死顶嘞!」

李管家无奈,放水俾少爷仔沖凉。

还未放满,二兄弟穿着泳裤走进来,大哨戴上水泡,细哨戴面罩放鸭仔,嘴
巴仲咬住条潜水吸管。

『逢』一声,二人『炸水』,暖水溅一地都是。

大奶姑抹拭上衫湿了,见怪不怪:「都唔系第一次…二兄弟命真好,终日嬉
笑度日!」

二兄弟这还不止,细少玩拨水!

大奶姑刚还在发呆,看见浑身湿哂,忙掩住胸部:「哈,大少,咁百厌?」

大哨耍手拧头:「唔系我呀!」

大奶姑啧道:「咦!大少得你一个?」

大少没甚表情。大奶姑走近大浴缸,这时满水都差不多,还弄的泡泡。大少
手指不知插入甚么地方。

「哇,阿哥谋杀呀!」霍地矮肥二少泡泡冒出!

只苦了行近大奶姑湿上加湿,蕾丝胸围露出,吓了一跳:「你二个作死咩!」

细少作势打呀哥:「顶,阿哥作死咩,」他学大奶姑说话。刚才阿哥恶作剧,
手指塞住浮在水面吸管,细哨呼吸不畅,匿水底的他迫住冒出来!见大奶姑湿哂,
大哨拉她落水。

「喂,二位少爷仔,我整亲脚吾落得水!」大奶姑不及防避,落了水。浴缸
好大,足够三人洗澡,大奶姑当二个少爷细路仔,无奈。

大哨好心地:「细佬,大奶姑整亲脚,唔落得水架!」

细哨:「系喎,咁而家点算?」

大奶姑听二人对话,没好气,心想吾湿都湿哂!

大哨:「大姑奶唔好意思!」

细哨心水清:「大姑奶因住冷亲!」帮助脱了外衣。

大奶姑蕾丝胸围托住一对均称乳房!

细哨在玩黄鸭子,大哨嚷嚷,叫大姑奶洗澡,大奶姑帮大哨擦背。

大哨被擦背,他享受着。细哨有样学样,学着模仿帮大奶姑擦背。

大奶姑好受用,忘记脚痛,舒服道:「细少真乖…」

细哨:「阿哥,大奶姑讚我乖!」这次轮到大哨学样,前面拉住大奶姑胸罩,
大半乳房跑出来。

大哨:「咁我乖唔乖?」

大奶姑忙不迭双手挡胸,尴尬道:「大哨,都乖!」

「你个胸果啲咩黎?」大哨:「搞得我二兄弟怪舒服。」

大奶姑「啧」了一声。

细哨突然弹一句:「大姑奶,我地系咪好傻?」

大奶姑心想二兄弟诈癫扮傻!想是咁想,双手继续擦背:「咁又吾系,就算
系,呢啲你地祖先传下来福气!」

大哨:「我地福气?」

细哨接口:「我地福气?」

「你地福气!」大奶姑笑道:「系顶啦!听财叔讲你两个今日扮差人,玩得
高兴吗?」

大哨:「系呀!」

细哨:「系呀,呀哥仲识左呀芳!」

大哨害羞,手掩细哨大嘴:「吾好乱讲!…」

大奶姑喃语:「又系芳芳?!」

小光返回花王寓所。小光与爷爷同住大宅后园,一进小屋,耳朵传来阵阵
「啊!啊!」浪叫声!

小光爷爷屋里走出,光着上身,双手还束着裤头。

小光:「爷爷!」

「喂,小光食左饭未?」老园丁边说边从客厅饭锅盛饭给小光。「小光,食
完就出去啦,这里今晚有事,你先别打扰我啦!」

「哦!」小光坐下,饭桌上匆忙扒饭。

「食完唔使洗碗啦,我会搞的,」老花王又从饭锅取鸡蛋。

小光:「正喎爷爷,还有烚蛋…」没有说完,老花王急道:「不是给你的,
这烚蛋另有用途…」

小光捧住饭,大惑不解:「爷爷,唔系食咁做乜?」

老爷子有点不好解释,尴尬道:「你咪理!…」边说边返入房。房内传来欢
姐娇声:「又碌鸡蛋,唔碌得唔得?」

老爷子:「咁点得,都未散瘀……」还未讲完又是欢姐「哎…哟…痛呀!…」
呻吟。

小光没好气,食过饭,只好出室外打点,他就着灯光察看花卉植物。

回说老爷子碌鸡蛋,欢姐靠床上半卧,衣衫不整,托住亵衣捧高有点瘀青一
只乳房,老爷子揸住道具(鸡蛋)哄埋欢姐度。

欢姐:「哎…唷唷」老爷子又哄实吸吮乳房。

「点解要吮?」

「阿欢不用害羞,都话自己人…唔吮啲瘀点散?」老花王:「这大奶姑真唔
系人!」

「乞……嚏!」女管家打了个喷嚏:「边个讲我?」她洗澡后,一般穿着套
装裙,唯独双脚『踢拖』,包紥住受伤只脚,想话搵欢姐出气,但搵不到。

女管家双脚不由自主,一拐拐向老花王小屋走去。老花王窗门听到喷嚏声,
心知不妙,接住敲门声!

「咯!咯!」

「乜冇人开门?!」女管家门前嚷道:「小光!小光!」

门打开,老花王又束裤头。

「乜咁错荡呀,大…管家!」

「哼!…」女管家托眼镜,偷眼看屋里:「小光呢?」

老花王一肚气,不忘打量她胸部:「而家夜啦,有做野听日先啦!」

女管家:「哼,又唔系搵你!」

老花王没好气:「咁你慢慢啦,我乖孙唔喺度!」

「咪住!…」女管家:「仲有,欢姐呢?」

「我…点知?」老园丁心虚,「嘭」一声关回大门。

女管家吃了软钉子:「呢个老野有古怪…」

既然小光唔喺小屋,女管家一拐一拐,花园里周围视察。蓦地吓了一跳!

「喂!」女管家肩膀拍一下。

女管家想发恶,突又转变笑容,粲道:「小光!」

「李管家,乜咁夜呀!」

「冇呀,散下步!」

「我还要整理花卉,」

「都咁夜咯!」

「……」

「咁我陪你丫,」

「李管家你脚好多了?」

「嗯!…」

小光进了花丛,李管家一拐拐陪埋入去,只见李管家弯腰俯瞰,好似聚精会
神样子。

小光扶住李管家,偷眼看了,昏黄灯光下,李管家套装里衬衫开胸好大,钮
扣都没有几颗,李管家今晚胸围都好靓,逼着露的『波罅』!

小光看了一眼,吞一啖口水!

女管家依然『乌』低身,手势欲摘花朵:「小光,呢啲乜野花?」

小光:「路边野花不要採嘛!」

女管家真系想摘花:「呢啲系家花!」

小光:「家花不及野花香!」

女管家愠道:「咩喎,猜灯谜咩,」

小光站起,又看见弯低腰的大奶姑翘臀,裙底都露出来,『小小光』出现
『生理反应』,道:「我讲笑姐!」

「小光,今天事不用介意呀!」李管家瞥见『小小光』一眼,嫣然一笑。

站起身,带引小光大手探入衬衫里:「唷,啊,小光,啊,…」小光摸索大
奶姑胸部好弹手,女管家相当肉紧,手抚小光后颈,小光一头裁进大奶姑怀里。
大奶姑慢慢坐下草坪。

漫天席地,小光按实大奶姑,大奶姑仰望见星星,但很快给小光块面掩盖。

大奶姑抚住小光块面,二人四片唇合成一块!

小光手忙脚乱,帮大奶姑脱下衬衫,大奶姑半罩蕾丝胸围,托住巨胸!

小光伸手大奶姑背后,有所动作,但大奶姑躺在草坪,背部贴住地。

「小光猪猪,呢度呀!」大奶姑带领小光手回胸前。小光这才看见大奶姑胸
围前扣式!

小光:「系喎!」

「真系方便!」小光喃喃自语,他手脚勤快,大姑奶好一对美乳,坦露出来。
小光又褪下M腿的大奶姑『黑丝』。

「二位少爷,沖左凉仲出花圃?」财叔花园跟随大细少,嚷嚷。

大哨:「睇下捉蟋蟀!」

细哨:「嘻嘻…阿哥上次捉只好大…」

霍地发觉,草丛飒飒作响。

小光背住大细哨,拨开草丛,探头而出:「二位少爷咁夜既?」

大哨:「系呀,捉蟋蟀。」

细哨:「我地捉蟋蟀,小光你呢?」

小光探头探脑:「啊,都系捉蟋蟀…」

大哨:「咁捉吾捉到?」

细哨:「捉吾捉到呀?」

小光心想:系呀呢度只好大。犹豫间,站后面财叔嚷嚷:「大细少,呢面有
只好大?!」

「系咩?!」二人不约而同,循财叔指住方向跑去。

小光捏一把汗:「好险!」小光「责」住的大奶姑掩住巨胸,也是抹汗,频
说好险。

「小光,呢度好多蚊,你点搞架!」说着大奶姑衣衫不整,忘了脚痛,飞快
离去,返回管家房。

小光目送远去:「女人真善变!」

翌日鸡啼,后院牛棚。

大细哨站立,只见到头「乳牛」。

「吽!!」乳牛样子很受用。

「财叔,揸奶系咁揸架!」欢姐揸奶手势纯熟,一面示范向财叔讲解。

大细哨不约而同:「我又揸!!」二兄弟擒欢姐,作势欲揸。欢姐喝住:
「我啋!」

欢姐爬出来,护住胸部二球,却原来大细哨抢欢姐拿着的一包牛奶。

欢姐捏一把汗:「大少细少,趁热饮丫。」

「等我黎,」司机财叔拿器皿,处理袋牛奶,将牛奶分成数杯。刚才原本财
叔『揸奶』,但手势不好『揸』痛乳牛,牛奶揸不到,搞到一身都系。

欢姐递交毛巾,「嗱,财叔看你一身都奶,抹吓佢啦!」

「欢姐唔该!」财叔好似洗完头,拿住毛巾抹头。

大哨帮手抹头,含住一口奶挂住玩,又喷到财叔一头都系!

细哨趁热闹:「财叔我帮你!」

财叔愕然:「唔洗喇啩!?」

女管家上前:「等我啦!」。

财叔受宠若惊,原想推搪,但见大奶姑一脸严霜,捏一把汗:「唔该哂,李
管家。」

李管家:「睇吓你,几十岁无厘正经!」

财叔心想:好彩『大奶姑』心情好。

众人喝新鲜牛奶,财叔好似谂到甚么,他往司机房,开动案头手提电脑。

「差啲吾记得,都未帮老太爷搵到奶妈……」一边进入交友网站『奶妈』群
组。「得左,」财叔登出后,喃语:「一阵接老太爷机就返…」

大屋电门打开,旧款名贵房车驶入,大奶姑一众人等早已守候,只是大细哨
二兄弟无厘正经。

李管家:「大细哨…少,你睇!老太爷返黎勒!」

大哨:「细佬你睇,爷爷返黎勒!…」

细哨:「咦,细妹都喺度?」

司机财叔甫下车,到后尾厢取摺叠轮椅,一细粒少女帮忙,大奶姑配合着上
前开车门。

财叔打开轮椅,一瘦小光头老者穿夏威夷裇,长着花白鬍子,示意财叔不用,
旁边一身材娇小少女帮手参扶,只是她身形细小,一副很吃力样子。

「老太爷!」欢姐想上前参扶:「小姐都返左黎牙!」

细粒女仔微笑:「系呀欢姐!」大奶姑出手更快,抢住扶老太爷:「老太爷
看来精神啊!」也向细粒女仔打招呼。

老太爷笑的瞇了眼,由於矮个子,光得发亮头顶到大奶姑胸口:「李管家,
系呀,我仲有心有力架!…」大奶姑胸口给顶着:「老太爷咁耐吾见,还是喜欢
说笑…」

老太爷愠道:「哎吔,李管家话我得把口吗?」

细粒女仔:「爷爷,正经点儿啦!」

老太爷仍受参扶,他看来很虚弱,脑袋倚大奶姑胸部借力:「贝儿,到你骂
爷爷为老不尊吗?」叫贝儿的少女微愠:「爷爷!」

老太爷:「给你说笑罢了,贝儿。」见老太爷讲得笑,老花王上前打揖:
「老爷!」

「唔!」

贝儿:「大哥!二哥!」大细哨刚才挂住玩,这时候搂住贝儿,三兄妹拥成
一团,状甚亲热,大细哨高兴的淌着泪水。

贝儿这才醒起:「系呢,做乜吾见光哥既?」

刚好小光也走来:「贝儿,返左黎吗?」

贝儿:「系呀,光哥!」

(三)

欢姐:「老爷放水你沖凉丫!」

「好。」老爷挨住大奶姑,闭眼养神。大奶姑趁机行开:「老爷,等我扶你!」

「好!」薑还是老的辣,大奶姑参扶着,老太爷再次挨到实,这次转换姿势,
捉住大奶姑右手,刚好手?抵住大奶姑大胸脯。老太爷暗讚:「果然大奶姑!」
大奶姑红脸:「老爷,系咪扶得吾舒服?」

「哪有的事?」老太爷心水清:「咦,李管家只脚吾舒服?」大哨:「系呀
爷爷,大奶姑整亲只脚!」细哨:「大奶姑整亲脚…」大细少语言无忌,公然说
穿李管家浑号,众人窃笑。欢姐忍笑好辛苦,强忍眼泪水,老花王示意批一?,
他也忍住。大奶姑怨毒眼神彷彿射穿眼镜,直达欢姐。欢姐眼神接触打了个寒噤!
大奶姑冷笑:「欢姐昨晚吾见你既?」欢姐惊惶:「冇呀,大…总管!…」老太
爷:「阿财,给我办妥事情吗?」财叔一副胸有成竹,擦着手:「老爷放心,小
的会有安排!」老太爷挨着大奶姑向财叔打个眼色,OK手势样子古怪。大奶姑
本有脚伤,一拐一拐扶住老太爷,二人挤在一起,好似「二人三足」,都吾知边
个扶边个。

「等我黎!」财叔见状上前。老太爷:「李管家,约二少今晚黎见我!」

「已经通知二少,他今晚来吃饭!」大奶姑满口答应,舒一口气,接着又要
打点厨房今晚饭局。大奶姑了解老太爷性格似细路仔,他仅二名儿子,大儿子早
已过世,剩下三名孙儿。大细少脑勺未生埋,唯一孙女贝儿随当律师母亲生活,
每年暑假陪他。二儿子有点不咬弦,搬出与妻子同住,有自己生意,但总是儿子。
老爷子陪贝儿美国罗兹威尔度假回来,大总管不是浪得虚名,她了解老太爷心意,
早安排饭局。大奶姑入屋,途中拧转头回望小光。看见小光跟太子女「鸡啄吾断」!

「今次住几耐呀!」

「冇呀,去左罗兹威尔睇外星人,都冇时间,后天妈咪黎接我…」

「咁又系,都快开学!」小光:「好玩吗?」

「好玩!」贝儿对小光,似有说不完话题:「系呀,光哥你调理农务读成点
呀?」

小光:「都系咁啦,如冇堂上,多数帮爷爷手…」老花王好像跟欢姐说甚么,
跟着各自离去。各人都好忙,老太爷回来,他像太阳,大宅上下人,团团围住他
忙。

发记贸易公司。

「丽莎,斟杯咖啡入黎丫!」

「哦!」祕书小姐。

「咦,都不错喎,」发老爷呷一口咖啡,打量女祕书:「啡一啡先……」

「老闆我返出做野先!」穿套装祕书摇屁股。

「丽莎,做乜咁急呀?」发爷咖啡杯放桌上,抽屉取出小盒子,打开小盒子,
彩色斑斓闪起,丽莎偷眼见好大粒钻戒。发爷见有反应:「送俾老婆的!」祕书
小姐羡慕不已:「周太太真幸福!」「你都可以架!」发爷没有说完,一把揽站
住面前祕书小姐纤腰,发爷开始手多多!祕书小姐丽莎穿直条衬衣,钮扣都给发
爷打开了,里面深色胸围包裹一对满鼓鼓圆球,发爷见惯场面,目测都有34E,
发爷反手拉下胸围!丽莎拨漂染长发,稍微推搪:「老闆唔得架……」

发爷乾笑道:「有乜唔得?我都唔知几得!」丽莎心想,老闆你老婆就好啦,
老闆咁得。我老公就唔得啦,真是我老公鸟不起(硬不起)。丽莎:「老闆果然
了不起!」点知发爷听懂:「啋,怎会鸟不起,我呢啲誓不低头……」老闆果然
是老闆,哪有咁醒?丽莎嘴里说:「不要啦!……老闆!……」

「咩老闆,」发爷揸波手:「叫声老公丫!」

丽莎望钻戒:「咁点得架,我有夫之妇啦!」发爷:「知你老公鸟不起,等
我黎!」

发爷说着揭女下属短裙,遮盖小腹,白色底底露出来!

拨开办公桌面物品,发爷好粗暴吓,按丽莎躺下,撕破黑丝袜,发爷跟手拉
黑丝里内裤,见有大洞,发爷舐起来!

完事后,丽莎穿回衣服,执拾文件档。

「丽莎不用忙喎,洗乜咁频能?」发爷抽事后烟:「听同事讲你好搏架,收
工好夜做乜今晚咁快,是否我阻你呀?」丽莎心谂讲呢啲,唔阻都阻左:「梗唔
系啦老闆,今晚要陪老公,况且我都做妥哂野。」发老爷打量:「陪老公?」丽
莎连忙解释:「系呀,我老公内地公干返左黎!」发老爷:「你老公长居内地吗,
咁你当心点啊!」丽莎:「老闆见笑啦,我老公为口奔驰要供楼,哪会搞这些!」

「丽莎我都系问吓啫,唔洗咁认真答我。」老爷递首饰盒,祕书小姐伸手。
发爷边有咁好死,手缩回,祕书小姐尴尬。发爷钱包抽出钞票:「攞去买野,咁
你快返去陪老公啦!」丽莎无奈接钞票,微笑道:「咁我走先,多谢!」

晚饭好忙,发爷跟妻子及女仆出席。大细少不约而同:「芳芳!」阿芳好诧
异:「咦,咁岩既?」发爷:「芳芳,你们早已认识吗?」大哨:「系呀叔叔!」
细哨:「叔叔系呀!」老太爷性格随便:「咁坐低一齐食啦!」发爷:「芳芳,
咁就一齐坐啦!」芳芳仍犹豫,大细哨帮她落座,二兄弟并换位夹住芳芳坐隔离。
少奶琪琪媳妇身份,坐老太爷旁边。老太爷心情甚佳,瞇眼说:「好!好!」琪
琪今天穿晚装好靓!

饭后,发爷说倾生意赶住走,琪琪都有要事。老太爷有点不满,但无奈,
「哼」了一声。

大哨:「芳芳你留低一下吗?」

发爷也好顺一下老豆意:「系啰,芳芳你咪留低陪大哨啰!」

芳芳犹豫:「不行啊,仲有家务…」

「不要紧啦,难得到来,咁你留一下」少奶:「我明天才接你吖!」

「咁好啦!」

二兄弟高呼:「好野!」

李管家安排芳芳同房,芳芳洗澡,李管家有心事,出花园散步。

行吓行吓,听到音乐声,是「哥哥」的歌声。李管家行到花王小屋。

小屋没关上,李管家进入,见到小光一面听音乐,一面坐工作枱前修理农具。

小光:「大姑奶!」大奶姑:「小光,我随便行吓,你不用理我啦!」

小光「嗯」了一声,继续面前工作。

因是夜晚,李管家穿着很随意,衬衫胸口钮没扣上几粒,「小光,咁夜搞乜
野?」托眼镜察看,哄实好埋。

小光这时集中有点困难,因着面前春色,大奶姑俯身开胸好大条罅,小光就
着灯光看到乳沟,大奶姑胸围都现形,刚巧工作间背景音乐播到几句歌词:「w
ow…黑色午夜,深不见底……」小光听到好应景,不禁发笑。

大奶姑挑通眼眉:「小光,笑乜野呵?…」

小光嘴巴靠近大奶姑,呵出一口气她面颊:「哥哥的歌你中意听吗?」

大奶姑春意盎然:「哥哥,梗中意啦!」

小光开始不规矩,心想又是你送上门的:「乜光哥话?」手按她肩膀。

大奶姑颇欣赏他的幽默,拍一下小光大腿:「我系话哥哥呀!」合该有事,
踫到小光硬绷绷胯下!

小光试探的:「等我关门先好冇?」

大奶姑娇笑:「乜老母喎?…」

小光会意,甩开绕着大奶姑的手,先去关门。

小光关好门后,回转过来,大奶姑已摆好架势,掉转张木椅来坐,双手交叉
搁在椅背,套裙底修长二腿伸出,因着大奶姑脚踝扭伤,只穿着拖鞋,没穿着丝
袜赤着两条长腿。小光蹲下:「大姑奶,乜条腿伤吗?」手禁住大奶姑脚踝。

李管家:「甚么大姑奶,叫到人家老哂!…」

小光把玩手里脚踝:「咁大奶姑啰!…」稍抬高条腿,以便从低角度,昅到
大奶姑「露底」!小光探手摸索大奶姑底裤已半湿!

小光索性想话拉下半湿内裤,大奶姑不依,坐櫈屁股贴板凳好实:「喂!…
小光曳曳,这可不行……」小光转而搲脚板底,大奶姑好敏感不耐唧,笑呵呵弹
起。

「哎呀!…」大奶姑又是脚痛,触及旧患,坐回椅子。

小光蹲下点燃根烟,嘴角叼住,双手忙碌替大奶姑按脚。

「嗯!…啊!…」大奶姑舒服。

小光:「系咪呢?咁大个人咁顽皮,仲痛吾痛呀?」

大奶姑:「最衰都系你啦!」

小光拿起地上大奶姑底裤,扭动下竟大摊水来,一地都系。「哗,大奶姑你
睇几湿!」

大奶姑无地自容,彷彿变回少女,双手掩面:「最衰都系你啦!」

小光:「系,系,我最衰!」

(四)

回说芳芳洗澡完,听到门外大细少说话声好大,跟着咯咯叩门。

芳芳笑道:「你两个牙?」贝儿矮细,站在呀哥后,钻了出来:「仲有我呢!」
芳芳:「嘻…贝儿小姐!」贝儿好随和,「贝儿得啦!」

大细少:「嗌贝儿得啦,阿妹好好人!」

芳芳还不及反应,三人拉了外出,芳芳陪大细少花园外。二兄弟拉着手:
「芳芳,捉草蜢丫!」

贝儿一块儿玩,见二个阿哥同芳芳渐行渐远,草丛霎霎作响,贝儿走近,
「老花王!」

小光的爷爷草丛探出头来,他光着上身,脖子挂着毛巾。「丫,贝儿小姐…」
贝儿:「老花王咁夜匿喺度?」老花王一边擦住汗:「系呀,搞紧…唔系…做紧
野!」

贝儿关心:「老花王,而家天气转冷,小心着凉啊!」老花王神色带点不自
然,他用身体像遮住甚么?贝儿问起小光。老花王:「你搵佢吗?佢喺小屋。」
贝儿开心的走了。「嗯!」

老花王正在打野战,压住的欢姐衣衫不整,手掩胸前巨奶,同样捏了把汗!

去了小屋想话打门,里面传出声音,贝儿贪玩,绕到后窗,从这里可以看见
小屋里。

小光帮紧大奶姑捏脚。大奶姑:「啊!…」长腿伸向小光脸,搁一脚小光头
顶。小光掉忌,捉住脚掌放下:「乜搞啲咁野…」双手卷起大奶姑套装裙。整个
阴户露出,大奶姑阴毛好多卷曲好长,但淫水浸湿阴毛反光令立立!

大奶姑羞涩生硬。小光:「小心呀,大奶姑,脚有事不要乱动!」大奶姑来
不及感动,已被小光横抱起。大奶姑眼镜半掉下来:「小光…咩喎…」

小光叫她别乱动,把她抱进房间。

轻轻巧地,小心翼翼放她上床。「大奶姑,给你点按摩…」

大奶姑:「得唔得架你,小光…」小光:「待会便知得唔得啦大奶姑,不用
心急。」大奶姑嗔道:「衰人黎架你……」

窗外贝儿正想离开,不料看见二人上床,贝儿呆立,观看情况。

窗帘没有拉下,但因窗前挂满衣服,大半被遮挡,正好用来遮住贝儿。贝儿
和小光俩仅隔块玻璃,小光正替大奶姑揉脚。

大奶姑上身衬衫钮大半打开,大奶曲线起伏,但下半身却赤条条,甚至连内
裤不见了,小光越捽越上,抚了大腿内侧,未几,愈按愈上,甚至摸到大奶姑阴
穴!

小光另一只手配合,解下大奶姑衬衫搓揉,大奶姑连胸围被拉起,一对大奶
露出。

贝儿这当儿肉紧的咬手指头,不懂反应!

小光双手上下搓揉躺下女管家一对大奶。

「啊…小光…给我…」大奶姑胸前圆球给搓到变形,粉红乳头一大片,细小
乳头凸起好长。

大奶姑小腿反客为主,撩逗小光拱起胯下。小光下体拱起好高。

大奶姑继而伸出手,小光站在身体移近,大奶姑仰望眼镜半跌,手快脚快拉
开小光皮带,伸手拉出一条小小光。

阴茎在大奶姑手掌心,大奶姑撚了几下,不客气送入嘴巴。

小光开始伏在大奶姑身体上,再次搓揉大奶姑乳房,张大口将捏到变形大奶
姑个波送入口吸啜。

小光奶了阵波,越奶越下,看见大奶姑阴穴是小水塘缺堤,淫水满溢,小光
嘴巴又咬又啜。

「小光…快快给我…」说着掰开大腿,自己撩起阴穴,给小光进入。

啪…啪…小光趴伏大奶姑,摇摆腰部,吊到啪啪声。

「啊!…啊!…啊!…」啪啪声及女人呻吟声,传入隔着一度窗的贝儿的耳
朵。

小光抽插紧期间,听到屋外猫咪叫声,小光抽出阴茎,穿回裤子,准备转身
出外。

「做咩呀?…」大奶姑懒洋洋床上抱怨。

「出面有声。」小光说后出屋外。「小花咩事?」「喵…喵…」小花猫向着
小光摇尾。这猫不常叫,小光生怕有事,跟住小花转到屋后。看见一女孩昏倒地
上。

「咦,贝儿?」小光微诧,走上前扶起贝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