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家的沦陷】(卷03)(61-75)

」吴建新故意做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
说道,说完就拉开了车门准备下车。

「等等!」就在吴建新一条腿已经迈出车门的时候,刘国培开口了。

刘国培的突然开口,让吴建新心里瞬间又变得很没底,担心他会不会因为合
作没谈拢,就想要对自己下硬手!「怎么?刘总你」吴建新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变
得有点心虚了。

「吴台长,不用多想,我还不至於是你想的那种小人!」似乎是出了吴建新
的心思,刘国培先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来打消他心中的顾虑,「我刚才说的那个条
件永久有效!吴台长你只要想清楚了随时来找我!另外我还有一个私人的忙想请
你帮我下!」。

「嘿嘿这个,好说,好说!」心思再一次被看透,吴建新讪讪的笑了一笑,
同时也是很配合的停了下来,做回到车里面。说实话,他还真不敢太过於拒绝刘
国培,特别是还有一个已经跟自己闹翻的孟远在场,知道要是如果完全不配,天
晓得自己今天能不能安全离开。

「把你所知道的这个女人的信息全告诉我!这是我的底线,吴台长你没有选
择,只要说完,你就可以走了,我绝不留你!但是如果骗我我还是那句话,你会
后悔的!」刘国培从自己手机里调出了妻子唐梓昕的相片,然后递到了吴建新的
面前。

70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一听说可以离开了,吴建新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连忙接过了刘国培的手
机,往屏幕上看去,「原来是她啊!」在看到唐梓昕照片的一瞬间,不由自主的
轻呼了一句。

「把你知道的关於她的信息都告诉我!」很显然从吴建新的语气中就可以听
得出来,他肯定是见过妻子的,那自然从他这里就可以瞭解到自己想知道的这段
时间发生在妻子身上的事,屏住呼吸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刘总,这个女人我不认识啊!」原本还寄希望於从吴建新这里得到信息的
刘国培,怎么也没想到他接下来居然是这么一句让人大跌眼镜的话。

在失望的同时,一股隐忍已久的怒火逐渐在刘国培心中越燃越旺,他当然不
会相信吴建新说的是实话,本能的认为他是在耍自己!看来也许是自己太『仁慈』,
是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吴台长,我觉得你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吧!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
一下!

孟远!「刘国培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朝旁边的孟远使了一个眼色。

多年的好兄弟,默契自是不用说了!心领神会的孟远嘴角一扬朝吴建新坏笑
一下,身体前倾,慢慢靠了过去。

吴建新开始还以为刘国培又是在跟自己玩心理战,想要吓唬自己,本来还打
算装一下,可是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孟远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这才意识到刘
国培这次是玩真的,顿时就坐不住了,心里一慌,也不装了,开口喊道,「你你
想干什么!别过来!」

不过孟远完全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继续朝他靠过去,准备狠狠教训他一
次,大不了这个记者的工作不干了就是!

「慢着,我还有话说!」吴建新见孟远不理会自己,於是急忙转向刘国培喊
了一句。

妈的,管不了那么多了!一百步都已经过去了九十九步,要是还在这最后一
步吃个哑巴亏,那老子也太划不来了,他当然知道孟远现在对自己很是不爽,也
明白他靠近是想要干什么。

看到吴建新似乎还有话要说,刘国培知道作用已经起到了,挥了挥手示意孟
远停下,然后静静的看着吴建新,等待着他的开口。

「刘总,我刚才说的真是实话,我来中海才多久啊,我确实是不认识这个女
人!」吴建新无奈的朝刘国培低声说道,「这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我有必要
骗你吗?」。

「不认识?不认识,那你刚才说的『原来是她』什么意思?你还敢说不是在
耍我们?」

孟远显然还是对吴建新的话不相信,大声的开口反驳道。

「那是因为我见过她很多次啊!不认识,难道我还不能见过她吗?」看到孟
远这小子现在还在找自己麻烦,吴建新也是很上头,反问了他一句,同时在心里
面随便问候了孟远全家十八遍!

「你们要不信我说的话,现在你们就去香兰街旁边的云水间小区,大门进去
不远第一栋三层的豪华别墅,她现在就在那里!」似乎是怕两人还不相信自己,
吴建新不由又信誓旦旦的说道。

仔细想了一下,刘国培觉得吴建新说的可能真是实话,因为妻子现在确实就
是在云水间小区,至少这一点他没有骗自己!也许他真的不认识妻子!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刘国培故作糊涂,想要继续从吴建新口
中套出一点话来。

「嘿嘿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因为我跟伊一就是从那里回来的!而且伊一好像
跟她挺熟悉的,刘总你怎么对这个女人这么感兴趣?是不是」吴建新用一种男人
之间都懂的笑声,低沉的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女的长得也真是他妈的好看!那脸,那胸,那屁股谁看
了都会受不了!也难怪刘总你会这样上心!」吴建新又接着说道,而且越说越来
劲,脸上充满了淫荡的表情,很是不堪。

但是显然,说的正起兴的他没有注意到刘国培的脸色正越来越难看

「她一个人在那里还是?」刘国培强忍着心中即将爆发的怒意,继续问道。

「不不不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呢?她是萧青的女人,当然是
跟萧青一起啊!不过我私下里听别人说起过,这女人其实是有老公的,只是后面
不知道怎么就被萧青给泡上了!!这不两人就住在云水间的别墅里吗!萧青那小
子每天晚上肯定都是爽翻了,这么漂亮的女人那还不得干个一夜啊!妈的,真是
好白菜被猪给拱了!」吴建新岔岔不平的说道,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
人会跟萧青那个胖子在一起。

「刘总,你不知道那天」刚说完,吴建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又接上了话。

不过这次,他还没说完就被刘国培打断了。

「你刚才说她是谁的女人?」语气阴森,冰冷到了极点,彷彿来自地狱一样,
让人听起来有点不寒而栗。

不知道为什么,刘国培这个莫名其妙的行为让吴建新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
感,隐约能够感受到刘国培身上有一股沖天的怒意,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
冷颤。

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吴建新在心里自言自语的问道,可是想了一下又觉得
自己说的话没什么问题啊,不可能会得罪他,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於是不再去
管,而是看向刘国培回答道,「萧青啊!」,刚刚说出萧青两个字,吴建新的身
体就『啊』的一声,『飞』出车外,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而刘国培缓缓的收回了拳头,然后走下车,冷冷的站在倒地哀嚎的吴建新面
前,刘国培出手是因为他已经触犯了自己的底线!在打定注意要再见妻子一面问
个清楚之前,谁也不能侮辱她!

就像是孟远说的,也许妻子真的有很多的难言之隐,也许妻子真的正等着自
己去救她!总之没有弄清楚这一切,妻子,就是自己的逆鳞!谁也不能触碰!

「你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为什么对我动手!!」倒在地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的
吴建新满脸痛苦的捂着脸,用手指着刘国培,大声的吼道。从他嘴角滑落的一丝
血迹,就可以看得出来,刚才那一拳真的很重!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71夜摊上的惊悟

说完这句话,表情冰冷的刘国培就不再去看吴建新,而是转身回到了车上。

『轰——』引擎发出一声猛烈的咆哮,瞬间卡宴向前射了出去,只留下一溜
白烟和倒地呻吟的吴建新。

痛苦中吴建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目光充满了怨恨,
妈的,敢对我动手,好,刘国培,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保时捷卡宴在天府酒店的大门外停了下来。

「国培,你刚才打了吴建新,他可能会报复,我这边虽然会替你盯住,不过
你还是稍微提防一下!」孟远打开车门刚准备下车,又突然回头说了一句。

「不用,该来的总会来,躲是躲不过去的,而且我也不准备躲!放心,我没
事的!

倒是你,孟远,这次兄弟把你连累了,吴建新说不定会拿你来发泄!要不你
别回去了跟我一起干吧?!「刘国培觉得很对不起孟远,因为他完全是被自己牵
扯进来的,而且很可能还会由於自己的事丢掉工作。

「哈哈不了!我什么水平自己还不清楚啊,我不是干大事的人!我就在这干
着,看他能把我怎么样!要是实在不行,大不了不干了,反正我妈天天催着我回
家结婚!」孟远大笑着说道,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其实刘国培知道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不担心,这是真兄弟之间才会有的
一种感情!所以也不点破,回了孟远一个微笑,「那我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

时间慢慢来到了凌晨。

黑色的保时捷卡宴漫无目的的行驶在街道上,虽已是步入深夜,但是这条商
业街还是依旧的繁华,街边的路灯以及各种商铺、写字楼里的灯光将这里点缀的
跟白天一样。对於中海这个国际大都市来说,此刻,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从跟孟远在天府酒店分开后,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而刘国培也就在外
面呆了两个小时,并没有回雅苑小区的家中,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雅苑小区已
经不能称作是『家』了。

人生不止,寂寞不已。

不管是谁,从他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一天开始,寂寞就注定了会陪伴他一生,
直到走完这一辈子,无论职位高低,身份贵贱。

有人说寂寞会让人痛苦,但刘国培对此却有着相反的看法。他始终认为人不
是因为寂寞才痛苦,而是因为痛苦才寂寞。

在外人看来,也许自己是一个年轻有为,事业有成的集团老总,很多人都羨
慕着、梦想着也能够跟自己一样,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笑脸的背后,也许隐
藏着的是不为人知的苦涩,那些假装的坚强和高贵与尊严,随着人潮散尽,都在
落寞中訇然倒地,唯有一地碎片,拼凑成内心的孤独

沉寂几分钟后,突然,刘国培笑了,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跟以前那个遇事冷静,雷厉风行的自己好像完全不一样了。

自嘲过后,收回思绪,继续开车前行,穿过了热闹的商业街,不知不觉居然
来到了西城老区,也就是自己未来几年将要亲手改造的地方。老区就是这么的冷
清,街道上基本已经没有行人走动了,路面也很昏暗,只有为数不多的几盏路灯
还在散发着橘黄色的灯光,对比刚才那条灯红酒绿、黑夜如白昼的繁华商业街,
简直不敢相信这两个地方是同一个城市。

就在这个时候,肚子突然很不合时宜的发出几声咕噜声,刘国培这才意识到
好像自己连晚饭都还没吃呢。

还是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开车沿着街道继续往前走,不过让刘国培失望
的是,走了好几分钟都没有发现一家凌晨营业的餐厅,转念一想似乎也很正常,
毕竟是老区,凌晨营业肯定也没多少生意,谁会干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的巧,正当刘国培准备放弃不吃了的时候,前面不远就
出现了一个夜市小排档。顿时让刘国培打起了精神,立马把车开了过去。

刚一下车,一股熟悉的烧烤味扑面而来,这是夜摊所特有的一种味道,很香,
闻着让人食欲大开。说熟悉是因为以前在创业初期,自己每天工作都到很晚,所
以经常就会来这样的夜摊吃上一次,不过自从公司步入正轨后,就很少吃了,现
在再次闻到这股味道,不得不说还有点怀念。

这个夜摊很小,只有简简单单的三张桌子外加几块遮风的油布,不过对於刘
国培来说却是正好,大了反而显得喧闹。摊子里除了摊主外,一个顾客都没有,
想来生意也不是很好。

深秋的晚风不断拂面而过,传来阵阵凉意,刘国培不由自主的往烧烤架旁靠
了靠。

「诶,兄弟,外面风大,来,棚子里坐!」摊主熟练的摆弄着手中的烧烤,
抄着一口流利的东北调子,五十来岁,身材倒是挺魁梧的。

从摊主说的话中就可以感觉的出来他是个很豪爽的人,让人瞬间对他印象大
好,「谢谢,师傅给我来两瓶啤酒,然后再每样烧烤各来三串吧!」点好东西后,
刘国培走到棚子里面找了张桌子坐下,外面风大,确实有点冷。

「好嘞,兄弟你先坐,马上就好!」答应了一声,摊主就开始忙碌起来,看
着他在这凌晨晚风中萧瑟的背影,让人不由感慨,生活就是这么的艰辛。

人少,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点的东西上的快。十分钟不到,摊主就一手提着
两瓶啤酒,一手端着烧烤过来了「来,兄弟,你点的!」。

「老哥,坐下一起喝点吧,大半夜的一个人喝酒怪没味的,吃了多少都算我
的!」刘国培在摊主放下东西,转身要出去的时候,笑着说道。

摊主先是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然后豪爽的说道,「好!反正大半夜也没什
么生意,我就陪兄弟你喝上几杯!」。

就这样,两个原本毫无瓜葛的陌生人,此刻被这样一个小小的夜市排档联系
在了一起,举杯交错间,诉说着各自的故事

酒精,有时候是一味良药,它可以让人彻底放下心中的羁绊,同时也可以拉
近彼此之间的关系。

「老哥,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每天辛辛苦苦的干到这么晚,是为了什么呢?」
刘国培已经开始有点醉意了。

「我啊」,摊主憨厚的笑了笑,「嘿嘿当然是为了养家咯!」。

「累吗?」

「哈哈累,怎么能不累!其实吧,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只是你嫂子她身体不
是很好,在医院住着,每个月得花不少钱,我白天上班,晚上再来这练练摊,多
少总能补贴一点吧!」摊主显得很乐观,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听完他的话,刘国培不禁对他肃然起敬,内心深深的佩服,这是一个真正的
男子汉,哪怕他只是在一个很平凡的岗位,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值得每一个人尊敬!

「那老哥你不用睡觉吗?」

「当然要睡了,我每天凌晨三、四点收摊然后回去睡到七点起床,就去医院
给你嫂子送饭,有三个小时睡觉足够了!」

「这哪受的了,你就不怕嫂子她担心你吗?」一天只睡三个小时,然后就是
连续工作20小时!刘国培已经有点无法想像这个数字了。

摊主仰头灌下一大碗酒,「嘿嘿她不知道我晚上会出来练摊,我骗她说晚上
不能在医院陪她,多一个人医院要多收钱,不然她要是知道了,肯定是会很生气
的,绝对不会同意我晚上来干这个!本来就是我对不起她,没有让她过上好日子,
现在就算是再苦、再累,我也要帮她把身体治好,为了不让她为我担心,只能先
骗着她了,骗一天算一天吧!」说到后面,这个魁梧的东北大汉情绪也显得有点
激动,眼眶微微发红,看的出来他是真正的深爱他的妻子!

不知道为什么,刘国培听完这句话,呆住了总觉得似乎在这对夫妻身上看到
了自己跟妻子的影子,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脑海中浮现,那个一直想要抓住却又
抓不住的关键点也再一次若隐若现的在眼前划过!

突然,就像是当头棒喝一般,刘国培蓦然惊醒,想到了妻子唐梓昕!难道妻
子欺骗自己,选择跟萧青在一起是为了……

72目标——张伊一!

一语惊醒梦中人!

从摊主身上,刘国培突然意识到难道妻子选择跟萧青在一起是为了帮助自己?

她最后的那个辞别短信也许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去担心她!而这一切的根本会
不会是因为她觉得对不起自己,想要通过这个来补偿?!!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可以很好的解释孟远的疑惑,而且整件事情里诡异的
地方也瞬间变的通畅起来。

还记得上次在滨海国际机场见到妻子的时候,她就哭着提醒过自己,说萧青
他们也在打西城项目的注意,希望自己能放弃这个项目,说不可能成功的!只是
当时自己已经知道青狼帮参与进来了,所以就没有把她的提醒放在心上!

妻子难道真的是为了帮助自己,才选择这么做?

不,不对!刘国培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妻子只是为了帮助自
己的话,那她大可不用等到现在啊,早就可以帮了。为什么偏偏选择在跟自己决
裂后才开始呢?

而且两人已经分手了,她就算是真得到了关於青狼帮的内幕消息也不能够传
递给自己啊?这不等於没有起到作用吗?

妻子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肯定是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难道自己前面的
推测都是错的?

不可能,绝对不会错!刘国培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坚定的告诉自己,推测
没有错!

自己的推测一定是不会错的!再一次,刘国培在心里肯定的说道,就沖妻子
发给自己的辞别短信上那句『我爱你!』就可以确定妻子这么做的原因肯定是跟
自己有关系的!

可是既然所有的推测都指向妻子这么做是跟自己有关系的,那为什么从那天
两人在医院分开后,妻子不但没有跟自己联系过,还删除了qq好友呢?不跟自
己联系,她怎么可能把消息传出来呢?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刘国培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这最后一点,除了这里,其
他所有的疑问都可以解释清楚。

会不会是在妻子身上还发生了什么自己一直都不知道的事?千想万想,刘国
培觉得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一定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兄弟,你咋啦?怎么一直发呆呢?」摊主拿着酒杯在眼前晃了晃,然后用
带着浓厚东北味的普通话说道。

「哦,没什么!这样吧,老哥,我有点急事,先不喝了,改天我再来你这!」
话音一落,刘国培直接仰头吹完最后一瓶啤酒,除了最开始点的两瓶外,两人后
面又上了四瓶,这一夥功夫已经喝了六瓶啤酒。

喝完最后一瓶,刘国培起身掏出五百块钱递了过去,其实两人一共也没有吃
一百块,只是通过刚才的谈话,刘国培觉得眼前这个憨厚的东北大汉是一个真正
的好男人!想要帮助他一下,但是又怕他多想,所以不敢多给,只是拿了五百。

「老弟,你这是啥意思?这大晚上的,咱哥俩能坐在一起喝酒,那就是缘分!
再说了这才吃了多少?你要是瞧得起哥哥我,就把钱收回去!这顿,我请了!」
摊主吐着酒气,大声的朗朗道,脸色还很不开心,似乎是觉得刘国培给钱就是看
不起自己,神情很真诚,没有一丝的做作。

看到他这个样子,刘国培知道这个钱他是不可能收了,心里也更加的佩服这
个耿直的大汉,同时打定注意下次有时间还来这里找他喝上几杯。

当下也不矫情,刘国培收起了钱包,「那好吧,我也就不跟老哥你客气了!
有时间一定再来找你喝酒!」。

跟摊主话别后,刘国培就直接开着卡宴离开了,坐在车上,不由又思考着自
己刚才的那一番推测。

从中,至少可以知道三个结论:第一,妻子离开,选择跟萧青在一起的原因
肯定跟自己有关;第二在妻子身上一定还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而这件
事件就是她一直没跟自己联系的原因!;第三,那就是妻子现在肯定会危险,孟
远说看到有人整天跟在妻子身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很明显可以知道萧青必没
有完全相信妻子,要是他发现了妻子的意图,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越想刘国培越觉得一阵发凉,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见到妻子,问清楚
这一切,最好是能让她脱离萧青。

对,自己必须尽快的见到梓昕,不然她太危险了!

可是云水间小区整天有青狼帮的人在,自己怎么才可以见到妻子呢?硬闯肯
定是不行的,那该怎么办?

动用郑市长的力量?不,也不行!转念之间,刘国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
为先不说在王良的制约下郑市长能不能帮自己,就算能帮又有什么用,市委里面
青狼帮的人那么多,随便有个人通知下,萧青他们就可以提前转移,没有任何实
质作用。

这个时候刘国培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有多么的单薄,在真正需要用到人的时
候是多么的无力!

看来自己得开始组建一股属於自己的势力了,不然是完全没有办法跟萧青王
良他们斗的!刘国培在心里暗下决心。

可就算要组建自己势力那也需要时间,现在怎么办?妻子现在就相当於是站
在悬崖边,而且一只脚已经跨出去了,随时都可能掉下悬崖,万劫不复!

不对,还有一个人可以帮自己!

就在刘国培感觉绝望的时候,猛然间,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绝对可以帮助
自己的人,那就是——张伊一!!

今天她跟吴建新就是在云水间幽会,而且通过以前的种种迹象表明,她跟萧
青他们的关系肯定是非常深的,自己也许可以通过她来见到妻子!像

只是,张伊一会帮自己吗?

呵呵帮不帮,到时候那可就由不得她了刘国培在心里冷笑着说道。

油门一踩到底!

『嗡——』的一声,黑暗中,保时捷卡宴就像一道银色的闪电飞驰而过,划
破了西城老区寂静的夜晚。

73清剿行动

新的一天又在不知不觉中来到,阳光也依旧是那么的灿烂,透过落地窗,铺
洒在卧室地板上,金灿灿的一片,霎是好看。

早上九点,刘国培才慢慢醒了过来,头胀胀的,一阵难受。也许是因为昨天
晚上喝了点酒再加上睡眠不是很足吧,用手搭在额头上来回按了几分钟才稍微好
受一点。

起床后,没有耽误多少功夫,刘国培就洗漱完毕,然后匆匆出门了。今天还
得去找张伊一,前段时间吴建新暗地里对付自己要说跟她完全没有关系,那绝对
是不可能的!不过那件事自己可以选择不在意,因为那只是冲自己一个人来的,
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关系到妻子的安全,无论如何都得从她身上得到自己想要
的信息!

在小区门口随便吃了一点早餐后,刘国培就驱车赶往西城基地,没有直接去
找张伊一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现在时间还早,她肯定都待在电视台里面,自
己很难见到她;第二就算自己现在见到她,万一她不配合,在电视台里自己也拿
她没有任何办法,反而还会让她心生警惕,从而失去这个宝贵的机会。

浮沉商海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刘国培,没有把握的事,不要轻易去做,如果
决定做了,那就一定要一击即中!

来到西城基地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了,数百名基地员工也已经开始了一天
忙碌的工作,当然这些人里面也包括了刚刚加入公司的武易!他正跟几个工友围
在邓海旁边说着什么,从他们几个人脸上露出的笑容,可以看的出来,经过短短
昨天一天的时间,武易就已经跟员工们相处的很好了,这也正说明自己当初的决
定是正确的!

「刘总,早!」

「早上好,刘总!」

「刘总,您早!」

员工们经过刘国培身边的时候都很主动的问好。

「刘总,今天这么早呢!」正跟下属说话的邓海目光转动间,也看到了刘国
培,连忙开口招呼道。

刘国培微笑的回应着,刚准备走过去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嗯?谁会
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带着疑惑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郑艺州打来的!

以郑艺州的性格,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是有什么事找自己,没有犹豫,
直接放到耳边接通了电话。

「喂,刘老弟,在干嘛呢?我这个电话有没有打扰到你这个大忙人啊?!」
郑艺州开玩笑的说道,声音还是那么的洪亮。

「哈哈哪里的话,郑市长找,再忙也不是事!郑市长您这么早,是不是有什
么指示要传达啊?」从他的话中,刘国培更加的确定他有事找自己。

「那就好,有件事通知你一下,西城拆迁补偿款被侵吞的事,我们基本都查
清了,特别是关於海乐帮参与其中的证据已经足够了,我这边研究了一下,准备
今天先拿海乐帮开刀了,由於你们集团也是这次的受害者之一,所以我打算让你
也参与进来,亲自指挥这场清剿行动,有没有兴趣啊?」电话那头的郑艺州虽然
是在询问,但是语气中却丝毫没有询问的口气,因为他知道刘国培肯定是不会拒
绝的,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果然,刘国培在听到他的话后,不由大喜,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知
道上次由於这个补偿款被侵吞的事,可是差点就连自己的基地都被业主们拆了,
真是闹得满城风雨!就算自己能有办法解决,公司的信用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影
响,现在如果能让自己来亲自解决这个问题,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我当然可以,只是我并不是政府里的人,要是让我指挥,应该有很多人来
反对吧?会不会」高兴之余,刘国培还是冷静了下来,因为这很显然是郑艺州私
人在给自己面子,现在市委的气氛又是空前的紧张,所以还是小心为好。

「怎么不行?你也算是半个政府里的人了!不用有什么负担,我说行,那就
行!」郑艺州很果断的在电话里说道,语气中充满了霸气,「再说了,负责这次
行动的也不是你一个人,市委在你上面还安排了一个人,不过你放心,你完全可
以全权来负责这件事!」。

「为什么?难道另外一个人也是郑市长你的人?」刘国培显得有点奇怪。

「你上面那个人是魏然,我已经把他调到市局里去了,早上我才一开口,那
小子就立马跟我说,他不指挥,让你来负责,他说他服你!」郑艺州无奈的笑了
笑,「我说刘老弟你也真是有一手啊,魏然这小子的脾气我可是知道的,傲的很,
除了我,很少见他愿意主动服别人的,怎么我才让他去过你们公司一次,就被你
弄服帖了!老实交代啊,不然下次我可不敢再派人去你公司了!哈哈」说到后面
的时候,电话里又传来了郑艺州爽朗的笑声。

「哈哈郑市长你这是在挖苦我吧,我哪来那么大本事啊!不过另一个人既然
是魏大哥,那我就有数了,行,这个指挥我当了!」刘国培没有再推脱,爽快的
答应了,这次行动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74圆桌会议

「刘总,这么早跟谁打电话呢?是不是唐小姐舍不得你啊,哈哈」邓海带着
武易走了过来,暧昧的笑着说道,如果他要是知道刘国培跟唐梓昕已经分开了,
估计就是要他命,他也不敢这么说。

不过,好在刘国培此刻的心思全在即将拉开的清剿行动上,并没有在意这句
话,「补偿款被吞的事已经基本清楚,市局也准备就今天开始清剿海乐帮了,正
好明天就是我们答应业主的『三天之约』,老邓你准备一下,等下跟我一起去市
局参与这次行动!」。

「真的吗?!那太好啦!我CTM!那帮孙子早就要收拾了,上次的锅全让
咱们给背了!妈的,那天差点没把老子给吓死!」一说起这个海乐帮,邓海那是
积压了一肚子的恶气,连说话都是出口成『髒』,听到说总算要收拾他们了,而
且还是亲自动手,立马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老闆!」站在一旁看着两人说话的武易突然开口喊道。

「嗯,怎么了?」

「我我也想参加,跟你们一起去!」犹豫了一下,武易才下定决心的说道。

听完,刘国培眉头微微皱起,说实话并不是不愿意带他去,只是这次行动是
市委发起的,就连自己去都只是郑市长给面子,更何况现在已经带了一个邓海了,
要是再带上武易,总是会显得有点不好。

刚要开口拒绝,邓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刘总,要不带上武子吧,他刚加
入公司,什么也不会,就算留在这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带上他,多一个人也多一
份力嘛!」。

看着武易期待的眼神,再加上邓海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至少他以前也在特
种部队待过,多少会有点帮助,所以刘国培最终还是决定再带上武易一起去。

天京时间十一点半,市局大院。

炙热的阳光当空高挂,向地面辐射着滚滚热浪,秋分虽然已经过去,可不知
为何,仍然有聒噪的蝉鸣声从大院里仅有的几棵林荫大树上传来,由远及近,甚
是喧闹似乎在预示着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一样。

走进市局大院,里面不断有警员在进进出出,在这临近饷午的时刻,经过了
一早上的忙碌,大家紧绷着的脸也总算是暂时露出了轻松的神态,在外人看来一
切还是跟往常一样显得那么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然而事实上真的是如此吗??

毫无疑问,当然不是!

这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一场即将波动整个中海的『清剿行动』正在大院
西侧的一个会议室里进行着最后的准备。

虽然这里是中海市公安局的大院,但是此刻在这个会议室的半径十米之内却
站着八个全副武装,身着黑色特警制服的彪形大汉!

清一色的95式自动步枪,手紧紧的握住枪柄,目光冷静的扫视着周围,肃
杀之气显露无疑,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让任何人靠近!

尽管是在市局,但毫无疑问,如果有人想要试图靠近会议室的话,一定会在
踏入警戒线的一瞬间被打成一个标准的刷子!

当然,对於警员们来说是没什么危险的,因为他们早早就接到上级通知不让
靠近了,只是直觉告诉他们,有大事要发生了,尽管心里很想知道会议室里到底
发生了什么,但看着门口这些全副武装的特警,而且还都是平时没见过的陌生面
孔,终究还是打消了想要靠近的念头。

想要靠近会议室的可不止这些警员,还有两个人!那就是跟刘国培一起来到
市局的邓海和武易,两人此刻正无奈的坐在大院中间的石凳上,特别是邓海不时
坐下又站起,坐下又站起,反反覆覆,目光一直瞟着西侧那间大门紧闭的会议室,
看的出来他心里很烦躁,已经有点不耐烦了,要不是门口的这群特警,想必他是
早就过去了。

「哎,武子,你说!这哪是让我们参与啊,连门都不让进,都过去快一个小
时了,也不知道刘总里面怎么样了?」与其说这句话是对武易说的,但不如说是
邓海在自言自语,因为他的目光还是一直盯着那扇门,压根就没有面向武易。

武易虽然也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他的表现就显得比邓海冷静太多了,脸上古
波不惊,看不出一丝烦躁,「海哥,不让我们进去自然有不让进去的道理,你还
不相信刘总吗?我们的任务就是在这里慢慢的等!」特种部队里的经历告诉武易,
不该知道了,就不要去知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而且说实话,相比於会议室里面,武易现在更加感兴趣的是门口的这几个特
警,看着他们那副训练有素,肃杀的样子,不由就想起了以前在军队的那段热血
生涯,同时也在心里暗自思量如果他们是敌人,那自己要怎么做才可以在最短的
时间内冲破他们的封锁,解决战斗!

镜头转动间,透过大门,来到紧闭的会议室里面。

出人意料的是,在偌大的会议室里面,居然只有十个人不到,围坐在一张圆
桌上,坐着最后的讨论。

「刘老弟,这个海乐帮已经基本被我们的线人还有卧底摸清楚了,银行转账
单上的这个海乐有限投资公司其实就只是一个空壳子,公司註册所在地经过查实
也只是一栋破旧的二层小楼,里面压根就没有人上班,他们真正分佈的地点主要
有两个,『星期八』KTV和『烟雨楼』会所!」魏然的嗓门在这个空旷的会议
室里显得很洪亮。

「这两个娱乐场所都是海乐帮的资产!他们大部分的帮会成员也都是在这两
个地方活跃的,关键是海乐帮老大聂斌对这两个地方特别看重,基本上每天都会
去巡查,这对我们的清剿行动来说很有利!所以我跟李局长还有徐政委商讨后的
初步计划是趁海乐帮还不知道我们这次行动的时候,兵分两路直扑这两个场所,
将他们一网打尽!刘老弟,你看怎么样?」说完,魏然询问似得转头看向刘国培。

听到魏然的询问,一直在认真听着的刘国培,微微一笑,若有深意的说道,
「魏大哥,你跟李局长和徐政委决定就好了,我都支持!」。

其实刘国培内心对魏然他们的这个计划很不看好,但之所以不提出来,是因
为他知道自己毕竟不是体制内的人,哪怕魏然跟郑艺州相信自己,但只要李局长
他们不开口要自己说,那最好还是不要过多的干预。

「哈哈刘总太谦虚了!是不是我跟老徐在,你有什么顾虑呀?其实大可不必,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既然郑市长让你来指挥这次行动,就说明他完全信任你!

我们当然也一样信任你了!而且这次的行动应该还关系到刘总公司的清白吧,
要是你什么都不说,那就是把我们当外人了!「说话的人是中海市公安局局长李
晓,他好像是看出了刘国培心中的顾虑。

李局长说完,一旁坐着的政委徐军也说话了,「是啊,刘总有什么就说嘛,
难道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吗?」声音略微有点低沉。

不知道为什么,李晓跟徐军两人的话给刘国培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感觉!李晓
的声音爽朗,让人听着很舒服,没有任何虚伪,但是徐军的话则隐约中让刘国培
有一丝怪异,具体是什么又一下子说不清楚,总之很微妙,就好像是就好像是一
个被人盯上了的猎物一样!!

对,就是这种感觉!本能的,刘国培不由在心里对这个徐军多了一个心眼,
总觉得他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

不过,既然两人已经开口了,那刘国培也不好再沉默,只能说出了自己心里
对魏然这个计划的看法,「魏大哥你说的很对,我们确实应该把重点放在『星期
八』跟『烟雨楼』上!这点毋庸置疑,不过我的具体计划却跟魏大哥有一点区别,
我建议把所有警力分成四队,除了两个娱乐场所负责抓捕外,一队用於封锁机场、
铁路、公路各个卡口,防止主犯外逃!另外剩下的最后一队人则原地不动,在市
局随时待命,应对一些突发的情况!我觉得要么就不抓,要抓就要彻底,不能让
他们有一丝退路!」。

『啪啪啪』刘国培话音刚落,一个掌声就随之响起,「好,刘总思考的果然
全面,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成为西城改造的总开发商!说的好!」李晓拍了两下
手掌,大笑着说道,眼神中充满了讚赏,看刘国培也是越看越顺眼,「还有其他
人有什么意见吗?」。

不得不说,刘国培刚才的计划确实是很完美,会议室里的几个人都纷纷表示
了赞同,当然态度最坚决的自然是魏然了,从上次『西城讲话』他就对刘国培彻
底服气了。

「那好,就按照这个计划来!这次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们一定要
打一场漂漂亮亮的战役,将所有漠视法律的人统统绳之於法!给市委领导,给中
海百姓,也给我们自己一个交代!我们能做到吗?!!」李局长情绪激动的做着
最后的动员,从话里就可以知道,他对这次的行动特别在意,当然这个动员只是
针对市局里的几个人,跟刘国培自然是没有关系。

「能!!」虽然只有区区几个人,但是这个『能』字仍然有一股不可阻挡的
气势!

『砰——』手掌重重的拍在圆桌上。

「很好,我跟徐政委在市局等待着大家的好消息,出发!」。

二十分钟后,一声声警笛鸣响在中海上空,一队队全副武装的特警在毫无预
兆的情况下浩浩荡荡的驶向西城。

飞机、铁路、公路、水路各个关口全部被封锁。

一场针对於海乐帮的收网行动悄然拉开。

同时一个新的时代也在不知不觉中来临,而刘国培,也将会站在风口浪尖上
引领这个新的时代。

75无毒不丈夫

青帝会所,一号房。

房间依旧是那么的富丽堂皇,欧式的水晶吊灯点缀在银色的天花板上,晶莹
剔透,好似夜空中闪亮的星星;古铜色的柚木地板纹理清晰,均匀而又光泽,给
人一种大气而又庄重的感觉,可想而知房间的主人自然也是非富即贵。

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正背着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似乎在思索着
什么。

从他背在身后的手臂上可以看到有一个青绿色的『狼头』纹身!狰狞的狼头
眼睛泛着红光,咧开血盆大嘴,露出两颗同样青色的獠牙,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纹身,它好像有着自己的灵魂一样,真实的可怕,隐约中带
着一丝阴冷,彷彿来自地狱的使者,随时都会扑过来将盯着它看的人捕杀!

「老大,这次我们真的就不管西城的兄弟了吗?虽然那群条子主要是针对海
乐帮,但是华子可是咱们自己人啊,难道也看着他出事?」房间里此刻就只有两
个人,说话的是站在纹身男子身后一个个子不高的人,微微有些发福,但却没有
纹身男子那么胖。

「呵呵这个你不用担心,传我的话给楚华,就说现在警方手里有他侵吞补偿
款的铁证,保是保不住了,让他去自首,到里面后不用害怕,不该说的就别说,
只要扛过这几个月,我立马让他出来!」纹身男子冷笑一声,仍然背身而立,并
没有回头,「还有,马上就十月了,十七大在即,而且中纪委的检查小组又要来
中海,这段时间一定要稳住,你让下面的人都给我安稳点,没有我的命令,十月
份不准再往外面出货了!会所里面也不再接收新会员了,场子里乾净点!」。

「好的,我马上就去处理!」矮个男子语气恭敬的说道,然后转身往门口走
去。

「慢着!云水间有没有什么情况?」纹身男子突然又开口叫住了矮个男子,
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没有,那个骚货」

「嗯?」矮个男子回头刚要开口回答,就被纹身男子一声冷哼所打断,好像
是对他的语气很不满。

「哦,我我该死,是是唐小姐!」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矮个男子连忙改口
道,「老大,你放心吧,她的一举一动我都派人盯着,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说到这里,矮个男子停住了,眼睛看着纹身男子,语气很犹豫,好像有什
么话不敢说一样。

「说!」

「老大,我总觉得那娘们哦,不,是唐小姐!她真的跟她老公离婚了吗?会
不会有点奇怪」

「用不着!」再一次,矮个男子没有说完就被纹身男子打断了。

「不管有没有离婚都无所谓,她只要在我这,不出半个月,我会让她心甘情
愿的臣服,彻底成为我的女人,赶都赶不走!你只要看住就行,不管她有什么要
求,都尽量答应!还有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她很有韵味,我已经慢慢喜欢上她
了,以后她就是你们的嫂子,我不希望耳边再听到一些不好的话!」纹身男子的
话中充满了自信与霸道,语气不容置疑。

「是」矮个男子张了张嘴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嚥了下去,转身
走出了房间。

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纹身男子一个人了,还是负手而立,站在窗前,目光
冷峻,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霸气,一股让人窒息的霸气!

哼哼跟我斗?刘国培啊刘国培,无论是西城项目还是唐梓昕,我萧青都要定
了!!一切才刚刚开始,看看咱们谁能笑道最后!纹身男子嘴角隐现一丝邪笑,
同时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疤子,是我!我给你发了一张照片过去,西城城建局局长,楚华,现
在11点,我要他在12点之前永远说不出一句话,该怎么做,你自己明白!最
好把现场再伪造一下,做出畏罪自杀的假象!记住,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说完后,也不等电话那边答覆,『嘟——』的一声,就直接挂断了。

无毒不丈夫楚华,别怪我下狠手,要怪就怪你太不小心,宁可我负天下人,
也不可天下人负我,为了大局,只能牺牲你了!

打完电话后,纹身男子并没有把手机放下,而是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上
那张照片,是一个女人的照片,而且出人意料的是,在看着手机屏幕的时候,纹
身男子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目光中居然还含有一丝柔情。

明眸皓齿,抿嘴浅笑,不得不说照片上的女人真的是倾国倾城,漂亮到了极
点,娟丽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两条腿,浑圆而又修
长,让人看了更是心里一阵燥热。

看着照片,纹身男子不由又想起女人在床上那温润清香的身体,高耸的胸部,
挺翘的娇臀所有的一切都让自己欲霸不能,沉醉其中胯下之物也是膨胀到了极点,
躁动不安!

唐梓昕,我会让你从身体到心灵都属於我的,你是我萧青的,是我萧青一个
人的!!

想到这,左手不由伸进口袋,握住了一个瓶子,嘴角也再次浮现出一丝邪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