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赵姐的故事】(12)

主人这下要轻松不少了]
我对这个色情的设计很期盼,恨不得马上钻进椅子下面。椅子的四条腿各有三个
卡槽,我猜是用来调节下面头部高度的,果然,我在箱子底发现了一个同质地的
木板,只不过一遍是个缺口,缺口处同样钉着一圈皮垫,想必是让伺候的人仰面
枕的,这个细节让我很感动,赵姐虐待我时虽然很野蛮,但很多细节体现着她对
我的关心。

「嗯」赵姐抚摸着坐脸椅,满意的赞叹着,转头对我笑了笑「这下我可解放
了,你不知道我在上面蹲着多累」

赵姐的话让我脸一红,惭愧自己没有尽到应尽的义务。

赵姐似乎看出了我在想什么,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脸,安慰我道「你这两天做
的很好,我很满意,这个东西我们过后再好好研究,你赶紧把你的窝搭好吧」

我又转回身,在地板上开始搭建狗笼子。赵姐则走到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吃过早餐又过了一个小时,我终于将狗笼搭建完毕,铝合金的笼身十分结实,
同时也很轻便,但内部空间让我有些担忧。

「放进卧室吧,今晚你就睡里面」赵姐指示道。

我拎着狗笼,放在卧室里,靠在我的床尾。赵姐跟我着走了进来,手里多了
一副连裤袜,来到我面前,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地面。

我很顺从的跪了下去。赵姐站在我的面前,用手撑开了裤袜的入口,扶着我
头两侧缓缓的套了下去,我感觉我的头被包芯丝慢慢的裹紧,五官也随着裤袜的
包裹开始变形。赵姐很仔细的调整着位置,我能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我的眼睛
看到了连裤袜深色的部分正正的对着我的口鼻处。我的视线一片模糊,像蒙着一
层丝质的玻璃,一切都透露着朦胧的美感。

「一直说留给你的,放在箱子里忘了,在杭州穿了好几天呢」赵姐的手摁住
我的脸蛋向下一抽,然后拽着边沿整了整,俯在我的耳边,吹了口气息「那几天
杭州热,我可出了不少汗,而且……」

赵姐的舌尖舔了下我的耳垂,我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没穿内裤」

我被这气味和语言的双重诱惑调的性致高涨,无奈下面被贞操铁笼紧紧的束
缚着,只好深深的呼吸着这成熟的女人香。

「香么?呵呵,那家店里没有我想要的头套,先用我的袜子先凑活」赵姐一
只手掐着我的乳头,一只手隔着裤袜捂着我的口鼻,挑逗着我。突然她想到了什
么,转身走了出去,我听见她在客厅翻着东西,然后是细鞋跟的声音由远及近,
再次出现在眼前的赵姐换成上了周六下午的那套服装,只是手里多了一把剪刀、
一个口球。

赵姐走到我面前,扬起手里的剪刀,在我脸前咔嚓咔嚓的虚剪了两下,吓得
我抖了抖「嘿嘿,看把你吓得,来,张嘴」

我张开嘴,赵姐揪住那里的丝袜往外轻轻一拽,咔嚓一声,我闭上了眼睛,
同时感觉嘴部失去了弹性的束缚。我睁开眼,看见赵姐双手拉着口球的带子在我
面前转了转,咯咯一笑,将白色的塑料球卡进了我的嘴里,然后紧紧的贴着我的
脸,将皮带扣在我的脑后。

「你越来越像一个奴隶了」赵姐起身满意的看着我「啊,不能这么说,你本
来就是一个奴隶,呵呵」

我感觉嘴中的口水已经开始漫漫溢上我的舌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告诉
主人我现在有多么性奋。

赵姐慢条斯理的将连裤袜得双条腿袜缠在我的脖子上,在喉结处打了一个不
松不紧的结,然后从床头柜上拿起项圈,将连裤袜埋在在项圈后,慢慢的拉紧。

「感觉如何?」赵姐依然收紧着皮带,我感觉我的喉结像被手指按住一般,
感觉有些不自然,但同时受虐的欲望慢慢腾起我的体内,我昂起头,看着站在眼
前的主人,点点头「呜呜,呜呜呜」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可以」赵姐站在我的面前,一手卡着项圈扣,一手缓
缓的收紧着皮带,透过眼前朦胧的丝袜,我看见了一丝晶莹剔透的爱液顺着大腿
根滑下。项圈越来越紧,我的喉结也被压进我的咽喉,呼吸开始不畅。

「呜呜,呜呜呜呜」我继续点头,口水差点漏了出去,被勒紧脖子的快感从
下体一股股的涌向大脑,让我那脆弱的理智被轻易地击碎。

「还要吗」女主人妩媚的声音传来「可别勉强哦」我能感觉出赵姐此时的施
虐性也被勾了出来,脖子上的力气越来越大,我感觉到皮带压着丝袜已经勒进了
我的肉里。

「咳……呜…呜……呼呼…呜」我示意赵姐继续,来满足着两个人扭曲的快
感。

时间一秒一秒的被拉长,我开始感觉到窒息,呼吸越来越困难,我能感觉的
额头上的青筋开始爆出,耳朵也鸣叫起来,同时下体也充满了血液,被冰冷的铁
笼束缚着,享受着另外一种窒息……

「哦~ 」随着一声女人的轻吟,我感觉我的脖子一松,肺对氧气的本能渴求
让我的呼吸系统全负荷工作着,鼻腔和口腔张开最大,贪婪的吞咽着空气,嘴中
大量囤积的口水也再也无法被束缚,透过球孔流了下去,滴在地上,强烈的羞耻
感让和无助感让我闭上了眼睛。

「呵呵,口水都包不住,脏死了」赵姐蹲了下来,温柔的揉着我的脖子,然
后给我仔细的理了理项圈,找到一个合适的针扣扣好「勒出红印了,你不会怪我
吧」赵姐假装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

我呜呜了两声,示意主人不要在意这种细节,然而赵姐显然并没有真的关心,
站起身子拽了拽绳子。

「来,试试你的新窝」赵姐转过身,领着我,向狗笼走去,我趴下身子,口
水又开始流了下去,然后被我的膝盖在地板上擦出一道痕迹。

赵姐打开了笼门,转过身,双腿挡在门口,低头看着我,坏坏的一笑,说道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她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宠爱,慢慢分开双腿,「为狗
爬出的洞……」对我勾了勾手指「……敞开着」我低着头,一点点的向前匍匐着,
去享受着胯下之辱「当我的头经过主人的小腿时,她故意用皮靴蹭了蹭我的侧脸,
咯咯的笑起来。

「现在你彻底成一条狗了」当我胳膊刚刚探进笼子时,赵姐直直的坐了下来,
湿漉漉的下阴轻轻的摩擦着我的脊背。我用腰部和膝盖撑着主人,进退不能。

啪一声,我的屁股被赵姐抽了一巴掌,皮手套的质感并没有很疼。「说两句
话让姐姐听听」赵姐又抽了一下。

「嗷嗷嗷,嗷嗷,呼呼」最后两声是我吸口水的声音啪,我能感觉到赵姐这
一下非常用力「大声点儿,早上白喂你了」

「嗷,嗷,嗷嗷」我努力将自己代入一条狗的角色,仰起头,用喉咙发力的
吼着,声音很响,心里祈祷着邻居分辨不清。

「这就对了」赵姐的手掌拍在我的屁股上,使劲捏了一把,我舒服的低哼了
一声。

「舒服么?」赵姐肆意的捏着我屁股上的肉,屁股骑在我的背上摇晃着,我
能感到粘稠的爱液被她大腿糊在我的后腰处。

「嗯」这是我不用舌头能发出最精准的回答。

「看来可以慢慢开发你的后门了」赵姐的手指慢慢的移向我的菊花,让我不
由的缩紧肛门,颤抖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哈哈哈哈」赵姐笑了起来,身子在我背上颤抖着「看把我狗狗吓的」

然后屁股上又是一抽,赵姐站起身来,转身给了屁股一脚,我猝不及防,一
头扎进了笼子「求饶也没用,你是我的狗,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赵姐一
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头发束起来「爬进去」

我起身,将全部身体蜷了进来。里面的空间宽度足够我翻身,跪起身则有半
个头的高度,但长度并不是很理想,我微蜷着腿就够到了笼子两侧。

赵姐用腿把笼门合住,一脚踩下门闩,并没有上锁,透过笼子看着我,嘴边
带着一丝玩味,我知道她一定又在酝酿新的花样了。

「狗奴,喜欢你的新窝么」赵姐从床上拿起手机,向我走来,踩着栏杆,转
身坐在了笼子上,用手机对着我的脸,咔嚓咔嚓两声,为了拍了照。然后不再理
我,自顾自的摆弄起手机,。

我仰视着眼前完美的肉体,主人臀部的肉在两根金属的挤压下溢了更显丰满,
阴户的形状此时更像一个出水的鲍贝,肉满而多汁,不断刺激着我的食欲和性欲,
我不自觉地将脸凑过去,想将这肥美的珍馐放入嘴中融化掉,无奈嘴里卡着口球,
只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下面的贞操带传来的紧束感告诉我需要冷静。

「呜呜呜」我在赵姐的屁股下哀求着,希望引起主人的注意。赵姐并没有看
我,皮靴踩在笼子的栏杆上,稍一用力,调整了下坐姿,将她的胯部正正的停留
在两根金属的空隙间,阴唇和菊花因为空隙的卡位微微张开,引诱着我的嘴唇和
舌头。

「怎能了,狗狗?」赵姐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一只手拨弄着手机。

「呜呜呜」我脑中的台词是【我想舔】。

「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啊」赵姐依然没有看我,随意搭着我的话。一滴
爱液从她的阴唇上滴了下来,落在我的鼻子处裤袜上。我贪婪的嗅着,但这样的
刺激远远不够,我恨不得将嘴中的口球咬碎,奈何两腮肌肉早已僵硬,一点儿力
气也使不出来。

「呜呜呜」我声音更大了,台词依旧是;【我想舔】。

「呵呵呵」主人终于忘了我一眼,妩媚一笑,一只手伸进笼子「来,馋坏了
吧」

我连忙将后脑勺凑向赵姐,只感觉一紧一松,嘴里的东西被摘了出去。

「哈」我如释重负,慢慢的合上我的嘴,感觉脸部和舌头的肌肉正在慢慢的
恢复过来,因为它们马上就要为女主人工作了。

叮铃铃,赵姐的电话响了。「真是,怎么打过来了。」我心里不由一紧。

「喂,你怎么打过来了,微信里说就好啦」听起来带些埋怨,但赵姐的语气
很轻松。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松了口气,但赵姐似乎把音量调低了,我听
不清内容。

「哈哈,都给你说了养了条狗嘛」赵姐带着笑意说着,看了我一眼。

我有些懵住了,但反应很快的认清了两个现状:一、赵姐把刚才的照片发了
出去,接收的那个人应该是她的那个闺蜜;二、我和赵姐之间的秘密被第三个人
知道了。

「男人怎么了?有时还不如狗呢」赵姐继续说着,似乎要证明这句,一只手
探下来拽了拽我的头发,拉向她的后门。

我的大脑还没从这个事实中缓过来,但下体却不管那么多,操纵着我的舌头
开始探进赵姐的后门,搅动起来。主人的身体一颤,并没有发出声音,屁股向后
撅了撅,让肛门张开的更大了一些。

「呵呵,我当初也没想到,稀里糊涂的就收了一个奴隶」赵姐控制着气息,
让语气平常「特别听话」赵姐很享受我的毒龙钻,闭上了眼睛「让干什么就干什
么」

「那当然,而且口条很不错,咯咯咯」赵姐笑了起来,身体抖动着,我的舌
头从肛门溜了出来。

「好哇,一定让你见见,长得还挺帅的,到时让你也爽爽,放心,肯定听话,
哈哈哈」赵姐的爱液滴答在我脸部裤袜的跨档处,浸湿了一片。

「现在?现在正伺候我呢」赵姐的平静让我深感佩服。

「没骗你,爱信不信」

「好好,下次一定让你见见,不给你说了,拜拜~ 」赵姐挂了电话,脸上的
带着得意的神色。

「舔前面」像个慵懒的女王命令着她的仆人一般,没有半个多余的字,也没
有任何的解释。

我不敢多问,心中带着委屈和不解,伸长了舌头,顺着股沟舔了上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