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之旅】(04)

了……啊……」,两腿一蹬,身体随即一阵高频的颤栗,又一波的
高潮。

垫枕外沿形成的低洼地,一滩份量不小的淫液证明了秦美玲的身体,是如此
的喜爱性福的快乐。大号的注射器把淫液吸入,差不多有300ml,当秦美玲
看到注射器靠近她的嘴边,一句没问,张嘴迎接着喝下自己两小时分泌的淫水。
看着她急不可待的吞咽的神情,好似看到了三张嘴都欠操的贱货,忍不住爬上床,
69式的把硬梆梆的老二插入她的嘴里。一面承受着下体双头按摩棒带来的阵阵
高潮,又张嘴被鸡巴堵住了喉咙,秦美玲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双膝和腿部夹着
她的脑袋,鸡巴如同操逼一样快速抽插着她的嘴巴,秦美玲的身体反应更大。

美丽的身体高潮时,秦美玲会紧紧含着鸡巴,舌头抵住龟头牙齿轻咬着,两
眼紧闭的在高潮里翱翔,稍微恢复过来便又放松嘴里的力量继续承受男人的猛攻。
如此的淫浪,让人不想射精希望一直可以操弄这样的美丽贱货。半个小时后秦美
玲的尿道喷出了一柱强力的尿液,直冲床尾,美丽的弧线随身体颤动而摇摆,身
体在不断的高潮中失去控制,忍不住一手按压在她阴蒂处,微微的打转,只见回
落的尿液再次抛高,更强烈的高潮刺激到她猛咬着鸡巴,和不熟练的妓女咬鸡巴
不同,秦美玲更多的是口腔用力,牙齿次之,感觉就像操在女人逼内,鸡巴被蚌
壳咬住一般,异样的刺激爽的人全身发酥。

看着美人一泡一泡的喷尿,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在秦美玲沉浸在高潮的
身体里直射入喉头。为了区别于内射,我叫这内吞。在以后的日子里,发现她的
喉头能完美的内吞,而没有反胃或喷出来的现象,这一招成就了她是婊子而高于
婊子、是荡妇而猛于荡妇的杀招之一,试过的男人没有不喜欢的。

鸡巴在秦美玲的嘴里慢慢变软,没舍得拔出来,她似乎知道接下来会有一泡
新鲜的尿液,含住鸡巴而没有刺激它,控制好流量,5秒掐断一次,秦美玲一下
就领会过来停顿的目的是让她可以呼吸而不至于被呛。一泡尿几近五分钟才全部
排泄干净,跟着精液的脚步,灌入秦美玲的酮体内。

一泡尿液的浇灌,对秦美玲来说好似鸡血,高潮的浪叫声,比起刚才更有力
更有味,颇有越战越勇的气势,三个小时过去,算不清楚多少次的高潮,她的眼
神里仍有浓烈的欲火,因为高潮而颤栗着的泛红身体,是男人就会有操她…应该
是操死她的冲动欲望。

心满意足的坐在一旁,继续欣赏秦美玲美艳淫荡的独角戏,不经意间看到一
旁有一捆蜡烛,心中一动,这不是可以玩滴蜡了么,翻了翻道具架子,有了一个
刺激的主意。秦美玲的乳房根部因为根部绳索的捆绑,变成2个滚圆的肉球,勃
起的乳头像是在述说狂热的身体喜爱,红色的蜡水滴到乳房处,秦美玲一声大叫,
居然又是一波高潮,迷离的眼神里注视着火焰,微微的怯意中带着火热的期盼,
更加高亢的浪叫声中,一对乳房糊上了红色的蜡水,别样的刺眼、可爱。

蜡烛渐渐往下移动,滴到阴蒂附近,秦美玲的浪叫声里,开始带着一丝哭泣
的欢愉,看来她的身体和思想,都可以享受被虐的快感,掰开阴蒂,放低蜡烛的
位置,果不其然,一滴热蜡之下,秦美玲小腹剧烈的起伏,抽搐的身体还带着高
频的颤栗,这一波高潮来的那么猛烈,把最后的一些尿液都喷的干干净净。

「啊……死……了……」,淫荡而尖锐的叫声,回响在房间里,「啊……,
啊……」……秦美玲完全闭上了眼睛,大张着嘴在高潮中翻滚,一次又一次。当
秦美玲已经发不出声音,仅有高潮的身体在颤栗时,看到她已是翻了白眼,看到
她呼吸虽然急促但是正常,考虑片刻,把按摩棒的频段加了一个等级,让这最后
的疯狂带来更大的快感。

二十多分钟后,秦美玲的身体开始不间断的在抽搐,翻白的眼珠露出更多,
知道她已是强弩之末,拿过一旁的黑色鞭子,「啪……啪……啪……啪……啪…
…」抽打在她泛红的身上,秦美玲大叫,身子弓成人肉拱桥。关掉电源后,身体
依然处于高潮而没有缓和下来。直到近3分钟后,才一挺一挺的软将下来,从头
算起,已近六小时……第二日,一晚没怎么休息的秦美玲,不但精神没有丝毫萎
靡,相反的是情绪高涨,好似新婚的小女人开开心心上窜下跳,让我想起那一套
玻璃吸管,大小不一、尺寸各异的真空管,脑海中浮现秦美玲的前胸和下体,被
一根根吸管所蹂躏,异样的美丽而风骚的女人,敏感部位被吸管玩弄,下体不禁
硬梆梆的。开会时偷偷把整套吸管的图片和玩法说明发给她,惹的秦美玲当时便
已眼神闪烁,一丝风骚的媚态隔空传来,想到她今天穿的是黑色蕾丝T裤套装,
计划着中午该来点什么节目好。

一楼的卫生间,是给门卫和外人借用而准备的,所以是男女混用的三个全包
的隔间。中午吃饭时,只剩大门处一个门卫之外,其他人都已去用餐,关了房门
的洗手间内,秦美玲脱去职业装,只剩内衣和高跟鞋跪在地上,白嫩的肌肤、玲
珑的曲线倒影在镜中一览无余,我一边朝美女嘴里尿尿一边欣赏美景妖艳,心情
格外舒畅。

「骚货,等下想吃点什么」,叼着一根烟问着身下的秦美玲。

「唔……唔……唔……」,秦美玲吞咽完嘴里的液体,赶忙抽空说了两个字,
「面包」。

「晚上可是有好玩的,要多吃点留够体力,知道么」,故意刹住一下尿液。

「可以带吃的回去嘛」,秦美玲说完赶紧含住鸡巴,生怕漏掉。

「嘿,想的倒不错,行,带几根黄瓜回去,可以用、可以吃,便宜你了」,
尿尿完,秦美玲乖巧的舔干净鸡巴外沿的几滴液体。

超市的蔬菜区,挑了十多根大大小小的黄瓜,有几根是表面粗糙带刺尖的。
到了别墅里,秦美玲在二楼的调教间,头发盘在脑后沐浴,看着高挑的女人、婀
娜的身姿、勃起的乳头、妩媚风骚的表情在俏脸上毫无遮掩。

「你等一一下,快洗好了」,秦美玲看我进来,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看女人洗澡,亦是一种享受,看风骚的美女洗澡,更是赤裸裸的性挑逗,半
蹲的女人将花洒对准阴部,另一个手又掰又摸。一会儿秦美玲把花洒朝天放在地
上,掰开屁股将肛门对准喷起的水柱蹲坐而下,故意把屁股朝外,让我看见这淫
荡的一幕,这骚货洗澡都不自在,被虐是自找的。

我脱了衣服走进淋浴间,拧开花洒喷头,一手抱住她的腰身,水管直接对准
肛门插了进去,咕咕的水柱立即灌入女人的直肠内,听的出秦美玲的呻吟声里透
着性奋的快感,一会儿肛门周围「哧哧」喷出水柱,感觉她的小腹已经隆起,当
水柱变大,估摸已经灌不进去,慢慢拔出水管,居然一滴都没流出来,看来她的
括约肌还是蛮强大的,灌的满满的都能锁住。

「爽了吧」,我嘲笑着看着扶墙站立的秦美玲。

「啊……涨死了,你太坏了」,说着男人坏,那表情却是喜欢的不得了的表
达。

「涨?骚逼都没塞东西,怎么涨了」,笑着故意答非所问。

「我说肚子涨,啊……,那里要再塞东西,谁受得了啊」,这分明再说还想
要的节奏。

拿来一根大约十二公分、火腿肠般粗小包装的黄瓜,从胯下插入逼内,没想
到一个没拿牢,一下全滑了进去,没想到这骚货洗个澡都能搞的骚逼那么多淫水。
一不做二不休,鸡巴涂抹上沐浴露,站到身后对准屁眼一捅到底,立马感受到直
肠里充满的液体和一些小块的屎,更有触感的是隔膜另一边硬梆梆的黄瓜。

「啊……啊……啊……不要……啊……要拉出来……啊……啊……」秦美玲
被黄瓜和鸡巴干的欲仙欲死,括约肌和硬梆梆的肉棒完美的契合,没有漏掉一滴
水,自然再涨也不能排泄。

「操死你个贱货,老子玩死你」,一手绕到前面,时不时把黄瓜往骚逼深处
顶。

「操死我,啊……啊……用力……啊……」

「啊……受不了啊……啊……要死了……啊……啊……啊~ ……」,一声尖
锐的浪叫,伴随括约肌强烈的夹击,这才开始就被干的高潮了,简直骚的不行,
那些婊子对她的评价一点不虚,突然的强大的刺激看来可以带给她随时随地的高
潮。

当括约肌夹击的力度减弱,可以继续抽插时,秦美玲不得不继续承受两个洞
带来的快感,还有那满满灌肠而又不能排泄的扭曲肿涨。对肛门几波的快速抽插,
便能把她推向高潮。

「啊……啊……死了……死了……玩死……啊……」

……

括约肌和阴道的不同在于,它好似一根扁宽的橡皮筋,紧紧的圈住鸡巴的前
后,强力而有弹性。在直肠内发射之后,秦美玲靠在墙边软软瘫在地上,好似失
禁那样得以排泄,从肛门冒出来精子、液体和粪便的混合物。

「洗澡都不让人消停,真是的」,秦美玲娇嗔着责怪。

「消停?洗个澡还犯贱,不干你才怪」,享受着女人伺候沐浴,摸着秦美玲
身上白嫩柔滑的肌肤。

「嗯……哪有嘛,你坏死了!」秦美玲眉目含情,骚意盎然。

「坏?你就怕男人不够坏吧,嘿嘿」,捏住奶头,猛力一拽。

「啊……,别扯坏了!」,秦美玲吃痛叫着。

「好了,到红床上乖乖躺着去」,俩人冲洗结束,命令着她。

试管粗细的玻璃管,对准乳头后打开吸气开关,稍微有些勃起的乳头被吸的
拉长快有2公分长,关闭气阀后,乳头在玻璃管内保持着异样的长度。接着管径
比乳晕大一些的吸管,「噗哧」一下,把乳晕和之前的乳头吸管,一道吸进管内,
接着是最大的玻璃管套住整个乳房,开关开启之后,乳房好似充气一般,鼓胀的
被整个吸入大管子内,晶莹剔透而弹性十足。大管子套着小管子,小管子里还有
个吸着乳头的细管,当一对乳房都被吸管吸好后,秦美玲的表情风骚的要滴出水
一样。

「贱货,感觉怎么样?」

「啊……好刺激」,悠长的浪叫,秦美玲摸了摸乳房的根部,「好像乳房不
是自己的一样」。

「还有呢?」,摸着她的下身,准备着玻璃吸管。

「乳头、乳房感觉充了气一样,觉得皮肤要破了的滋味,感觉更敏感了」,
秦美玲扭动着下身,不用说,那里面必定是淫水满满了。把刚才的捅逼的黄瓜,
再次塞入。

「噢……」,一声悠长的舒爽声,「好硬、好粗、好爽」,秦美玲主动说道。

「哈哈,这么喜欢啊,给你再来一根」,三根装的黄瓜,第二根被插入逼内。
两根加起来的宽度有拇指长度那么粗,撑的骚逼口已经无法闭合,清晰的看到洞
内的黄瓜。

「啊……好涨…好厉害……」,秦美玲媚眼如丝,眼神充满了欲火。

「老公……,让它动一下,动一下」。

「连称呼都叫错,该罚」,不顾秦美玲的需求。一会儿之后,手腕和脚踝被
捆绑着固定在红床的立柱上,腰部也被皮带束缚捆绑在床上。

「主人,我想要」,秦美玲眼巴巴看着被我捆绑固定住身子,乞求着,饥渴
的下体在有限的空间里摆动。

当鞭子一下又一下抽打在白嫩、泛红的皮肤上,带给秦美玲的高潮如大海中
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涛,强烈晃动的玻璃管,带动着被吸入的异样的乳房不断颤抖。

半个多小时的鞭笞,秦美玲的身体没有停止过高潮的抽搐,被抽的飘忽云端,
特制的鞭子把大腿、臀部、小腹躯干部分抽的通红而无伤痕,故意瞄准阴蒂的位
置一鞭抽去,「啪」的一声,秦美玲身子猛烈一缩,「噗哧」,阴道里的一根黄
瓜好似炮弹一样被弹压飞了出去,落在大约二十多公分的位置。

这骚货简直是让人意想不到,玩的越恨,带给人越大的惊喜。忍不住加大力
度再一鞭子抽在阴蒂处,果然身子又是强烈一缩,另一根黄瓜是喷出来了,但是
离阴道只几公分远。

「噢……噢……死……了……啊……噢……噢……啊……主~ 人……啊……」,
淫浪声中夹杂的词语,道出了秦美玲的心思。

休息的间隙,两根荣幸的黄瓜,成了秦美玲的点心,进了肠胃,插过美女的
骚逼和嘴,而后壮烈阵亡,也算是死得其所。

在她的腰部之下垫着一个靠枕,骚逼换上了另一根带肉刺的黄瓜,而后坐在
床上鸡巴插入直肠,双手拎住她的双腿,再次干着眼前美丽淫荡的贱货。敏感的
身体,响应着鸡巴和黄瓜的出入,在欲海中翻腾。

当把黄瓜都用完、吃尽时,已是深夜,黄瓜并不能解决两个人的五脏庙问题。
决定往反方向的城乡结合部尝尝那边的夜宵摊,梳洗完毕,带着只穿吊带黑纱连
衣裙的秦美玲出了门。

城市的扩张,使得城乡结合部也变得热闹非凡,周边新建的楼盘和在建的,
还有老区的原住民,不少灰色产业也在这里发展滋生。店铺内红色的灯火照映在
庸脂俗粉的身上,吆喝着过往的男人,来来往往陈群结对的男男女女,嬉笑怒骂、
放浪形骸,赤膊上阵的不少混混,贼眉鼠眼的在秦美玲身上招呼,莺莺燕燕的风
尘女人和秦美玲自然无法相提并论,在这地界上,看到高挑气质的美女,没有不
回头再看看的。他们不知道的是,一身连衣裙之下,秦美玲什么都没有穿,他们
更不知道的是,比起一旁的按摩女郎,她才是一个真正让男人赏心悦目而精尽人
亡的荡妇。

要不是身旁有个魁梧的男人,估计走不了多远就会被人半拉半劫的带走。一
直往老街深处走去,看到一家人群颇多的夜宵摊,十余张小桌坐满了人,走近一
看,回味小龙虾,还有几个人在一旁等着座位,人多的地方味道肯定错不了,而
且我们俩也爱吃。

「老板,还有没位置」。

「要等一下噢,前面的有3桌快吃好了,稍等稍等」。

而紧跟在身后的秦美玲,夜宵摊的强光照射之下,连衣裙有些透明,婀娜的
酮体依稀可见,不少人已经发觉开始议论,甚至有一桌的三个混混已经盯着秦美
玲的身子上下打量,发出不小的浪笑声。

秦美玲发觉到众人的眼光和议论,拉了拉我的衣服,回头一看,瞬间明白过
来,纱质的裙子内,强光之下勃起的乳头看得到三五分,没有奶罩的乳房更是依
稀可见,不过我可没有离开的打算,借这个机会看看她在这样的场合下有什么反
应。

「没什么,让他们看一下不少一块肉,他们是把你当街边的婊子了,这里没
人认识你,这里味道不错,我们在这吃」,悄悄说着,一边把她拉到更靠近灯光
的地方。

「这样的贱货,不如不穿衣服出来呢」,一旁个头矮小的非主流年轻女子,
看到众人对秦美玲流口水的目光,发出揶揄的语言。

「人家那叫有资本,哪像你啊,小胸小屁股的,让你那么穿都没人看吧」,
一旁的男性朋友故意上下打量着她。

「看那样还不是做鸡的,老娘才不跟她比」,瞪瞪瞪的走到一边,手里挽着
另一个精瘦的T恤男。

「老兄,这妞是哪个店里的货?」,突然身边走来一个纹身背心男,递过来
一根烟问道,眼里不断在扫描一旁的秦美玲。

「看上了?」,眼前的纹身男,神色行为一看就是个混混,反正干等也等,
接过烟,对方给点上。

「嘿,这么好的货色,难找啊,看那味道肯定爽」,纹身男放开话题说着。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不过我也不知道,朋友介绍的」,故意吊着他的胃
口,也没必要说实话。

「哎呀,同道中人嘛,这样老兄,一起过去座着边吃边聊,把妞带上,晚上
我请客,交个朋友,来来来」,纹身男热情的把我拽到座位上,另外两对男女立
马赔笑着打招呼,秦美玲也一并坐下,几个人觥筹交错,还没吃完就似乎混的好
熟一般。

「老兄,吃完没别的节目的话,一起去夜场溜溜怎么样?」,纹身男主动邀
约。

「哎呀,心领了,我这有个大美女,就不陪你们了吧,下次」,几个人包括
女人的眼神几乎没离开过秦美玲的身上,这醉翁之意不在酒,让他们看看也就罢
了,不熟悉情况还是不想惹事。

「瞧你说的,要不这样,来,这是我电话,老城区这片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尽管找我就是,兄弟一定给你办得妥妥的」,纹身男递过来一张名片,套着近乎,
名片上一个名字「金狼」,底下一个手机号码:139****.

「这名字霸气」,把名片递给秦美玲,「喜欢吗?」。

「嗯,好名字」,秦美玲一个眼神看过来,果然明白我问的不是名字,而是
对这混混什么印象,喜不喜欢,骚货就是骚货,胃口还不小。

对方的两个女伴,总体和秦美玲不在一个档次上,看起来不到二十岁很年轻,
身材倒也有点料。既然秦美玲不反对,也想试试和这些家伙一起玩玩,自然这两
个小嫩货肯定跑不掉。告诉他们秦美玲是临近城市的兼职少妇,这次是朋友出差
带出来玩,若是有机会约个周末一块玩玩也是可以的。

起身打算上个厕所,纹身男给一旁的卷发妹子使了一个颜色,她主动要求带
路,挽起我的手主动靠拢,不用说是纹身男的美人计加调虎离山计,故意不说破,
粉嫩就是粉嫩,19岁的身体果然是弹性十足,特别是臀部的手感。

「大哥轻一点,别把小妹屁股捏坏了」,卷发女娇滴滴的说着,摆动着屁股
迎合。

「哈哈,这么好的弹性怎么玩都不会坏」,小骚货还挺投入,配合着纹身男。

「嗯……」,娇喘一声,好似发浪,「大哥身材蛮好的噢」,小妹贴的紧紧
的,一手摸到我胸前。

「哎呀,吃我豆腐,不行」,我一手伸到吊带衣服内,C罩的坚挺乳房入手,
手感不比屁股差。

「啊……不要」,小妹身子一软,完全靠在我身上,「男朋友会看到呢」。

「什么男朋友啊,看到不看到有什么区别,叫你过来,不就是全身心的陪我
的么」,揪了一下乳头,对方身子一颤。

「啊……你坏死了」,小妹娇嗔着,「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他们想玩我的女人,自然要把自己的女人贡献出来,这才公平对吧」。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这样?」

「难道女人不一样?」

「这…什么嘛,女人跟着你们男人,天天受欺负」。

「嘿,受欺负?说清楚呦」

「你都知道,还要人说」,小妹有点娇羞模样,小脸潮红。

「哈哈,那我就要欺负你」,熟练的把奶罩解开,扯出来扔到一边。

「啊……,你怎么这样啊,一百多块呢」

「女人带罩罩才容易下垂,知道么」。

「我还挺着呢,不用想那么多」,小妹自信的一挺胸,乳头的凸点有些勃起。

「对了,厕所在哪呢,走这么远……」。

网吧的公用厕所内,坐在坐便器上,享受卷发妹子的口活,年龄不大,嘴上
的功夫却不差。不过晚上的激战,加上本身的耐力,小妹近二十分钟的快速吞吐,
也没能让鸡巴屈服。

「大哥,你好厉害,我嘴都酸了」,小妹撸着鸡巴。

「所以啊,你不换一张嘴,想要我射出来,估计够呛」。

「不行啊,他会看出来的」。

「看出来?什么意思」

「他只准他一个人射里面」,小妹躲避着我的眼神。

「哈哈,还有另外一个洞呀」。

好说歹说之下,小妹终于同意我给她的屁股开苞,在洗手液的帮助下,处女
肛门被鸡巴插入,粉红的菊花比处女的骚逼夹的更为有力,门外时不时的有人敲
门,却不知道里面一个粉嫩小妹正跪在坐便器上被人肛交……当我们回到夜宵摊,
几个人只是换了下座位,看起来没有别的异样,众人心底都清楚,没有问及卷发
妹子的奶罩。看到秦美玲发骚带水的眼神,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和混混们分开
之后,秦美玲主动交代,当我离开之后,就被带到身后的按摩店里,三个男人一
起上了她。发现秦美玲的阴道有些肿大,也没顾及什么,一头一尾,轮番上阵,
怕我提前回来,三个人都是拼命的冲刺,不到二十分钟就完事了。

我问她感觉怎么样?秦美玲说,以前也跟混混玩过,也当过婊子,但是第一
次在这么混乱的地方,就一个纸板隔开的房间里、好似公开、好似偷情、半拉半
强奸,感觉自己和门口那样低层的妓女一样,感受到另一番刺激。三个混子的体
力不错,尺寸不小,要是给足时间,不知道要折腾多久,一晚享受不同的场合、
不同的男人、从没体验过的场景,这给了她深刻的印象。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
和纹身男的认识,让秦美玲在这城市的灰色地带,坠入一片激情的海洋。

吃了夜宵,秦美玲的气色变得精神。一点的深夜,大多数人已经睡入梦乡,
躺在床上休息,手里把玩着吸的有些变大的乳房。怀里的美人,时不时撩拨已经
疲劳的鸡巴。没想到秦美玲的欲望如此的强烈,好似一个只为性而生存的女人,
就我一个人是不可能满足的了的,我需要支援,需要让别的男人一起来填满这欲
望的沟壑,也希望看看如此一个大美人,到底会有没有欲望的尽头。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