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妻小唯的凌辱计划】(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四)

「兄弟,到了。」出租车司机叫了我一声。

「好,谢谢。」说着我准备付钱。

「不用了,兄弟,这就不收你钱了。」

「那怎么好意思?」

「哈哈,我其实有个请求,看兄弟答不答应。」

我觉得好奇:「什么请求?说来听听。」

「兄弟,你看如果可以的话,以后你带这骚货出门,都坐我的车?可以的话,
以后所有的费用都可以免掉!」

「哦,这个可以,不过车费该给还是要给。」我回应道,接着我们互相留了
电话,又聊了几句,司机告诉我他姓孔,大概30来岁,从乡下来城里开出租近
十年了,一直单身,很喜欢穿着丝袜的骚货,平时如果搭载丝袜女乘客,都会从
后视镜去偷看。

我看了看小唯腿上全是精液的黑丝裤袜说道:「孔哥,干脆这双丝袜送你得
了,不过全是你们的精液,就看你要不要了。」

「要要要!我留着做纪念!」孔哥听了连忙点头。

于是我将小唯的丝袜脱下递给孔哥,孔哥拿了个塑料袋,宝贝似的收起来。

「孔哥,那我们先走了,随时联系。」说着我将小唯扶下了车。

到家后将小唯身上的衣物换下扔进洗衣机,接着扶她去洗手间洗漱。

浴缸中赤裸的小唯浑身皮肤微微泛红,在热水冲淋到身体时,发出轻轻的呻
吟。

「妈的,这什么药?明天一定要找秃头问问清楚。」我骂道。

也许是由于热水的缘故,小唯慢慢醒转过来,我看着她睁开双眼,无神的瞳
孔逐渐有了焦距。

「老公……我头晕……」小唯轻声说道。

我将她拥进怀里:「老婆,你喝醉了,是徐经理他们把你送回来的,你吐的
浑身都是,衣服我已经在清洗了,没事的,老婆。」

「别…别抱我……」小唯推了我一下,「你看…把你的衣服…也弄湿了……」

「湿了就湿了,没事的。」

小唯就这样在我怀里被我抱着,我拿起花洒继续帮她清洗。

清洗完毕后,我将她抱回卧室,正准备将自己湿透的衣服换掉,突然小唯拉
着我说:「老公……我想要……」

「老婆大人,让我先把衣服换了吧……」

「嗯……好……」小唯呻吟着说。

当我把衣服换掉回到卧室,看见小唯正在自慰,嘴里发出诱人的娇喘。

看着小唯的淫荡举动,想起之前她被多人轮番肏弄的场景,我肉棒硬如铁棍,
直接扑上去整根插入小唯的骚穴中抽插起来。

小唯毫不压抑的大声浪叫:「啊……老公……就是这样……疯狂的干我……
肏我……啊啊……」

我抓着小唯一对乱晃的淫乳,大力的抽插了一阵后,抽出肉棒,将她翻过来,
从背后插入依旧湿滑的菊门继续猛肏,干的她浑身乱颤。

小唯承受着我对她菊门的撞击,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不停的揉捏
自己的阴蒂。

「老婆,你真是骚」我一边抽插一边说道,「以前没发现你原来是这么欠肏
的骚货。」

「哦……老公……我是骚货……啊啊……欠肏的…哦哦……欠肏的骚货……」
小唯浪叫着说,「我…我就是…是个婊子……啊啊……老公…用力…使劲干我…
…」

我惊讶于药效的猛烈,同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在小唯浪叫声中,我们同时
到了高潮。

小唯一边撅着骚臀让我在她菊门里灌精,一边喷出大量淫水,在一声浪叫后,
整个人瘫软在床上。

我抽出了肉棒,将兀自娇喘的小唯揽入怀中问:「老婆,舒服吗?」

「舒服…老公……好舒服……」小唯呢喃着说。

「那就好好睡吧,老婆,我已经替你请假了,好好休息吧。」

「嗯…好的……」小唯迷迷糊糊的回了我一句,我也看着她那迷人甜美的脸
庞慢慢睡去。

第二天起床后,我给秃头打了个电话替小唯请了假,秃头淫笑着答应了。我
亲了亲仍在熟睡的小唯,也收拾好去上班。

到了公司工作了一会儿,一个风骚的OL走了进来:「瑾哥,这个文件你快
处理一下,等下经理要报送给董事长。」

「好的。」我回应了一句,然后看着那个骚货扭着骚臀,两条肉丝腿迈着风
骚的步子走了出去。这骚货是经理的秘书,至于工作是什么大家都懂。等我处理
完那份文件,看着那个骚货把文件拿走,我突然有了个想法,于是拨通了秃头的
电话。

「老徐,有个事,和小唯有关的,跟你商量一下,你看能不能行。」

秃头听了说:「老弟,和她有关的事你尽管说。」

「不过我先问问,昨天你们给小唯吃的什么药?药效这么猛,回去她还缠着
让我干了一次。」

秃头听了支支吾吾的说:「国外产的强力春药,不过……给她吃的是双份的
剂量。」

「妈的,小唯不是你老婆,你们就瞎搞?身体搞坏了怎么办?」

「放心吧,老弟,对身体保证没害处,国外的高级货,近千块呐!」

「姑且相信你,」我回了一句,然后问道:「老徐,你是部门总经理吧?」

「是啊,怎么了?」

「你有秘书吗?」我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秃头感到很奇怪。

「你去申请配置一名秘书吧,应该有这个权利吧?」

秃头听了兴奋的说:「你意思是让小唯给我当秘书?」

「嗯,秘书或者助理,随便什么都好。」

「但是……公司不一定同意啊,现在老赵是我的副手,再配一名秘书,可能
不会通过啊。」秃头感到为难。

「老赵和那小子的事,不是之前说好反映上去吗?之后他们俩还能继续留在
公司?老赵走后再申请助理或者秘书不就行了吗?」

秃头想了想说:「行,没问题,我马上就办!」看来为了能随意玩弄小唯淫
荡的肉体,他对这事也是很积极的。

「那行,等你消息。」说完我挂了电话继续工作。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唯给我打了个电话:「老公,我起床啦!打了电话去公司,
原来你帮我请假了啊,谢谢老公~ !」

「昨晚临睡时不是说了我替你请假了吗?」

小唯想了想说:「啊,是吗?不太记得了……」

「没事,你喝太醉不记得很正常,休息的还好吗?」

「还好啦,我下午在家给你做一顿好吃的,你要记得早点回来哦?」

「好的,谢谢老婆大人!」

「认真工作吧,老公~ !」

我下班回家后,小唯已经准备好了满桌的佳肴,我们一边吃一边聊着一些近
期的八卦,看着她那容光焕发的俏丽脸庞,我一下有些混乱,分不清最近发生的
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过又有谁会想到,如此贤惠的美貌人妻昨晚会被四人轮流肏弄数小时之久。

饭后我们一起洗碗,一起看我觉得很无聊的肥皂剧,感觉像是回到了新婚时
期,那么甜蜜幸福。

「老公……」当我们躺在床上时,小唯突然叫我。

「嗯,老婆,我在这。」

小唯犹豫了一会儿说:「昨晚我做了个梦,梦到…梦到我被……」

「嗯?梦到什么了?」

「梦到我被……被好多人给那个了……」小唯羞涩的说,「而且那个梦好真
实,在梦中我感觉…感觉好兴奋…好舒服……老公,我怎么会做这种梦,我是坏
女人吗?」

我将小唯紧紧抱在怀里安慰道:「老婆,再真实也只是梦而已,没事的。再
说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不管你被多少人肏了,我永远都不会嫌弃你,你永
远都是我最爱的老婆!」

「讨厌!不准用那个字!」小唯轻拍我一下娇嗔道,「爱你哦,老公……」

「我也爱你啊,老婆。」我轻拍着小唯的玉背,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的早餐在甜蜜的氛围中度过,而我一整天都被强烈的幸福感充斥着,
工作效率也提升了不少。

下班回到家,小唯还没回来,打了个电话给她,说是公司开会迟了一点,当
我把饭菜做好时,小唯才回到家。

一进屋小唯就迫不及待的对我说:「老公,我们部门的赵经理和另一个部门
的员工今天被公司停职了,好像是经济问题,金融监管部门把他们带去调查了。」

「哦?发生了什么事啊?」我回应道,心想秃头效率蛮高。

「不太清楚具体的,好像是非法贷款。」

「算了,和我们无关,吃饭吧老婆,一会儿菜凉了。」

「嗯……!」

隔天一早,我还在去公司路上就接到秃头的电话:「老弟,你应该知道了吧?」

「听小唯说了。」

「这次十拿九稳,人证物证都有,他们俩应该会进去蹲一阵子,不管怎样,
他们在公司是没法呆下去了。不过小唯的事还要再等几天,等这事过去我再向公
司申请。」

我说道:「徐哥果然厉害,等你好消息。」

过了几天,我正在处理手头的事务,就接到小唯的电话:「老公!有个好消
息哦!我可能会被升为总经理助理!」

「这多正常啊,老婆大人既美丽又能干,升为总助有什么好奇怪的。」感受
着小唯兴奋开心的情绪,我回应道。

「老公你就是靠这张嘴把我骗到手的!」

「哈哈,何止这张嘴,还有一根棒!」我调笑道。

「讨厌,变态,不理你了!」说完小唯挂掉了电话。

我刚放下电话,秃头也给我打了过来:「老弟,没问题了。」

「嗯,不过太过容易了。」

秃头听了发出一声淫笑:「你又有什么想法?」

我想了想说道:「增加个考核什么的吧,这样在公司也能让其他人服气。」

「也对,正好我手里有个单子,已经是十拿九稳就差签合同了,今晚我带小
唯一起去?」

「对方什么人?」

「一个私企老板而已,平时就好OL这一口,你放心,没问题的,不会有后
续的麻烦。」

「那你看着办,不要太过分,别再像上次那样瞎搞了。」

「好的,老弟,稍后我给你发地址。」

「行,就这样,先挂了。」说完我挂掉电话,捏了捏已经抬头的肉棒,继续
今天的工作。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小唯给我发了个信息说晚上要谈一个合同,这次谈判将
作为提升与否的考核。

过了一会儿,秃头给我发了酒店地址,并告诉我这次预定的包间是由一组活
动的隔板将一个大包间隔成了两个小包间,他今晚将两个包间都预定了,我可以
一直在隔壁包间观察他们的动静。

我心想这秃头想的还蛮周到的,不用像上次一样只能用电话听听声音。

我下班后直接去了酒店,到了以后示意服务员上菜并告诉他上完菜就可以出
去了,如果没什么事就不用来打扰我。

然后我通过隔板的缝隙看到里边已经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了,看那人装扮,
估计也就是个暴发户了。

我边吃边等,不一会儿就见到秃头带着小唯进了包间,暴发户一见到小唯就
双眼放光,还趁小唯转身将外套挂起来的时候对着秃头竖了个大拇指。

在做了简单介绍后双方入席就座,秃头也跟我一样,让服务员上菜后就不用
再来。我用最快的速度吃喝完毕后,就凑到缝隙处继续偷看。

小唯喝着红酒,那酒是秃头带来的,估计下了料。暴发户不时与她碰杯,小
唯脸颊已经泛起了红晕。

又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药效发作,小唯双眼无神,并且不时发出阵阵
娇笑,那笑声淫荡到一听就硬的地步。

暴发户这时也越靠越近,突然他凑到小唯耳边,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引得
小唯花枝乱颤,淫笑不止。

这时我见小唯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说:「好……我按你…按你说的倒酒…你就
喝……喝完就…就签字!」

暴发户摸出了笔「啪」一声拍到桌上说:「对!」

只见小唯妩媚的扭动着娇躯,将短裙缓缓褪到腰上,然后将碗筷移走,坐在
了饭桌上,拿起一个酒杯放在凳子上,将丝脚放入杯中,拿起酒沿着小腿倒进杯
子里。

只见金色的啤酒在小唯的丝腿上翻滚着,泛起阵阵啤酒花,沿着那性感迷人
的曲线落入了杯中,看得一旁的暴发户和秃头不禁吞了一下口水。

没等小唯倒满,暴发户一把抓过了杯子,大口的喝了下去,而小唯则因为暴
发户的举动,将啤酒洒的整个下身都是。

「好…好了吧……签字……」小唯迷糊的说道。

「好!老徐拿合同来!」暴发户说完,结果秃头递来的合同,迅速的签上了
一个字。

小唯看后娇嗔着说:「你…你赖皮……只签了一个字……」

暴发户一脸的无赖相:「嘿嘿,美女,刚才只说了签字,又没说签几个字,
签一个也是签。」

小唯在药效的作用下大脑根本无法运转,只是愣愣的坐在桌上。

这是暴发户走到秃头身边低声说:「老徐,是不是怎么弄她事后都不会知道?」

秃头说:「你放心,百分百没问题,你尽兴!不过今天一定要把合同签了!」

「好!」暴发户一口答应,转头对小唯说,「美女,我们再玩个游戏,我再
签一个字,怎么样?」

小唯听了,愣愣的说:「好…好的……那…玩什么……」

「玩乐器演奏!」

「什么…乐…器演奏……?」小唯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刚说完就看见暴发
户掏出肉棒放到小唯嘴前。

「吹箫!美女,会么?」暴发户抖了抖肉棒说道。

小唯无神的盯着那条青筋暴露的肉棒看了一会儿,一口吞了进去,一手扶住
肉棒,另一手则不停的按摩暴发户的卵蛋,暴发户深吸了一口气,爽的不行。

而秃头也在这时也抬起小唯的丝腿,坐在凳子上,让她给他足交,同时不停
的揉捏小唯的阴蒂。

小唯在两人的刺激下,很快就淫水泛滥,内裤和丝袜透出了大量水渍。

就这样抽插了一会儿,暴发户突然说:「老徐,把这骚货的杯子拿过来,快!」

结果秃头递来的酒杯,暴发户抽出了肉棒,将浓精射入小唯的酒杯中。秃头
见了心领神会,也是加快了速度,最后将精液也射入杯中。

暴发户见了,拿起笔在合同上又签下了一个字,然后对小唯说:「美女,我
又签了一个字了,还是剩最后一个,你把这杯酒喝掉,我就签!」说着往装了小
半杯精液的红酒杯中倒满了红酒。

小唯现在基本处于无意识的状态,估计签订合同就是她现在唯一记得一件事,
只见小唯拿起那杯酒张开了小嘴。

小唯喝得很慢,整杯酒包括杯中的浓精,就在我们的注视下,一滴不落的慢
慢消失在小唯唇间,两人看着这淫荡的一幕,刚射完精的肉棒又直立起来。

「妈的,忍不住了!」暴发户大喊一声,接着将桌上的菜肴挪到一边,将小
唯放倒在桌上,褪下丝袜和内裤,整个人压在小唯身上提枪猛肏起来。

也许是被压的难受,小唯努力用手将暴发户撑起来,一边浪叫一边说:「哦
哦……签字……啊……签…签字……哦哦哦……」

「签,老子马上签!」暴发户说着一把抓过合同放在小唯胸前,签上了最后
一个字然后说:「骚货,你不是想要老子签字吗?老子给你签!」说着撕开小唯
的衬衣,将内衣一把扯下,提笔在小唯的身体上签起字来。

暴发户就这样在小唯的粉肩、双乳、小腹上签上了无数的名字,同时大力猛
肏,一边肏一边说:「骚货!喜欢吗!你全身都是我签的字,肏死你,骚货!」

「唔哦……喜欢……啊啊……」小唯无意识的呻吟回应着,「哦哦哦……签
字……肏我……签字……肏我……哦哦……」

暴发户持续抽插了一阵,猛的拔出肉棒,将第二发浓精全部射在了小唯裤袜
的裆部。

而小唯这时双手死死拉住暴发户,满口淫语的说:「别…别出去……继续干
我……我还没到……还没到……干我……」

暴发户喘了扣粗气说:「妈的,老徐你来,咱哥俩轮流上,不行肏不服她!」

秃头接替了暴发户的位置,继续肏干着小唯。

小唯感受着淫穴中肉棒的充实感,淫叫着承受着第二个人的抽插。

这时暴发户突然凑过身去,玩弄着小唯的淫乳,挑逗着乳头,并低头亲吻起
小唯来,只见他将舌头伸进小唯的嘴里,而小唯则双手环抱着暴发户,嘴里不停
的吮吸,一副要吸干暴发户唾液的样子和他进行着淫荡的舌吻。

在两人的猛烈攻势下,小唯迎来了第一波高潮,浑身抽搐的她紧紧抱住暴发
户,下体一阵收缩,秃头在这突如其来的快感中爆浆在了小唯的淫穴中。

秃头抽出了肉棒,看着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流淌下来,赶紧拿起杯子接了进
去,又倒上一杯,递给了暴发户。

暴发户接过杯子,将小唯扶起身来,喂她喝下了第二杯精液淫水红酒。

看着小唯将这杯酒喝光后,暴发户将小唯重新放倒在桌上,然后转头对秃头
说:「老徐,这次这个比上次的极品多了,以后所有的业务,她来了我都签!」

「嘿嘿,那多谢了。」

暴发户看了看表说:「时候也差不多了,那我先走了,就麻烦老徐你处理一
下。」

「行,你慢走,这次业务的后续办理我会叫人跟进。」

「没问题!」说完暴发户整理了一下衣物,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秃头正准备推开隔板叫我过去,突然暴发户去而复返,又开门回来了。

秃头问道:「怎么了,什么东西忘了带吗?」

「不是东西忘了带,而是想回来留下点东西。」暴发户说道。

「什么东西?」

暴发户没说话,而是又拿出了笔,在小唯的淫穴旁写了一会儿,然后说:
「这样看起来顺眼多了,哈哈哈!」秃头看了也是一脸淫笑,暴发户则一脸淫荡
并得意离去。

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暴发户是真的离开了以后,我推开隔板过去一看,原来
暴发户在小唯的小腹画了一个箭头指着她的淫穴,旁边写着:骚穴、欠肏、随意
使用等字眼。

秃头在一旁拍了拍我肩膀说:「老弟,这个考核怎么样?小唯签回的这份合
同,帮公司赚到了几百万,够分量了吧?」

我看了秃头一眼说:「只要你手下的其他人,不对小唯升职做总助有异议就
够了。」

「我们俩交情,我几时骗过你,够了,没问题!」秃头说完,和我一起帮小
唯穿好衣服,扶着她一起走出了酒店。

我对秃头说:「老徐,我和小唯先回去了,就不送你了。」

「没事,我懂,我走了,哈哈哈!」说着秃头坐进了路边停靠着的出租车离
去,而我等了一会儿,见到一辆熟悉的出租车停在我们面前。

「孔哥,又要麻烦你了。」我打了个招呼。

孔哥淫笑着说:「哪里哪里,一点都不麻烦,哈哈哈!」

我将小唯扶到后座,然后坐进副驾驶的位置,和孔哥闲聊起来。

「兄弟,真够意思,刚才接到你电话,我马上就过来了,就怕你不用我这专
车!」

「孔哥,你这是哪的话,」我回应道,「你找个僻静的地方,速战速决吧。」

「哈哈,还是兄弟你懂!」说着孔哥发动了出租车,随意找了个无人的地方,
猴急的钻进了后座。

「咦?这些字谁写的?说的很准啊,这骚货的淫穴就是让人随意使用的,哈
哈哈!」孔哥看着暴发户留的字,淫笑着说,说完掏出肉棒猛烈的肏干这小唯。

我点上一根烟,通过后视镜看着后座被孔哥大力肏弄的小唯,娇小的身躯在
撞击中前后摇晃,嘴里发出阵阵呻吟。

我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老婆,我爱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