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残爱】(1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bbs=thread-9639199-1-1.html]【羞辱残爱】(01-05)[/bbs]
[bbs=thread-9640187-1-1.html]【羞辱残爱】(06-13)[/bbs]
[bbs=thread-9641601-1-1.html]【羞辱残爱】(14)[/bbs]

第十五章被最低贱的人肆虐凌辱

第二天大概过了正午时分,冰漪混混沌沌醒来。

昨天被折磨了一整晚,她的身子实在吃不消。

身上还是那件和服一样的衣服,衣襟已经被合拢,自己也被好好放在长凳边
用锁链铐着。

身上还有一些隐隐的被大langgou侵犯的痕迹,而脚上的伤竟已经好
了大半,还不知被谁穿上了一副柔软的白色罗袜。

唔,是他。

冰漪想起了深夜那个陌生男子。

不自禁地想起了他的柔情蜜意的雨点一般的吻,想起了他灵活的软舌,想起
了他修长的手指,想起了……

他热情似火的下身,在自己身体内最深处的兴风作浪……

冰漪,不可以,你是怎么了呢。

你心中只可以有先生一个人。

她的小脸绯红,呼吸略急促。

想到了昨夜与自己欢好的男人,心中莫名地涌起一阵特别的感触。

先生为了你,还被绑着,你却沉迷于这个陌生男人的欢好中,快停下来,停
下来,不要,不要再想他。

她试着挪动了一下身子,这动作让沉重的锁链荡荡响动。

正在想着,今天又不知道会被怎样对待,这间地下室的门突然开了。

进来几个满脸横肉的粗大女人,七手八脚地撸着袖子将冰漪腰上的锁链解开,
再拖着她,站起身来。

「你们……你们是谁,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虽然已经习惯了被任意摆布欺凌地状况,冰漪还是会好恐惧,对不知道要发
生什么心怀忐忑。

「给你好好打扮一番,让你吃点东西!」

块头最大的一个女人粗声粗气地回答。

于是,冰漪又被拖到了昨天那个台子的正中间。

她被这几个强壮的女人摆布着,脚伤又还未愈,用不上半分力气。

今天,观众比昨天少了六七成,基本上只是台子最近的一圈才坐满人。他们
一个个西装笔挺,脸上戴着黑色整幅面具,看样子,看气派,是商圈里的生意人。

「小美人终于给抬上来了!」一个男人带头叫好。

「总算把她盼来了!」

场子里本来是昏暗的灯光,冰漪上台之后,几束强光从顶上射下来,集中在
她身上。

「啧啧啧,真是好美,好美。」

台下有些男人是第一次见到冰漪,都不禁赞叹起来。

这时候的冰漪,长发披散在背上,身上一件改良和服,绣着淡雅花朵。和服
的领子部分被女人们拉下来,雪白的肩头被迫裸露着,直开到酥胸半露,肌肤当
真是白嫩到吹弹可破。

和服的下摆是开衩的,冰漪的修长美腿,若隐若现,纤细的脚踝下面,是一
双洁白罗袜,那脚踝的性感跟完美,真想让男人们除掉这双罗袜,来将那对一定
完美的双足抱在怀中……

冰漪被女人们推搡着,绕台一周,她脸上的表情,是无比羞辱的,她不敢抬
眼去看台下的人,低垂着双目,长长的睫毛的投影,微微颤动,仿佛有一滴泪珠,
划过她绝美的小脸,浸湿了她樱红柔软的双唇。

「这也太美了!老子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人!」

台下的一个男人竟看得呆了,痴痴地在喊着。

冰漪这时候轻轻咬着下唇,眉目之间的羞辱更增了一分,也就让在场的男人
们的兽欲更多了一分。

「跪好!」绕场一周之后,冰漪被女人们推搡着跪下来。

莫辰爵,仍然被五花大绑着,口中塞着布团,推上了台子。

后面跟着的是林蔓彤跟心蕾,还有几个随从。

「先生!」冰漪抬头看到被绑着的莫辰爵,泪水立刻滑落。

她想要挣扎着爬到他脚边,却被女人们死死按住。

「先生,他们有没有难为你,有没有伤到你,有没有……」

冰漪泣不成声。

莫辰爵明明是好好的,毫发无损,但是从未看到他这样被动地任人摆布过,
冰漪愿意牺牲掉任何换取他的平安无事。

莫辰爵的眼眶隐隐罩上一层水雾,他看到他最心爱的小冰漪,被几个恶妇人
紧紧控制着,而偏偏自己还被林蔓彤绑着。

他还是救不了她。

他被固定在昨天的大椅子中,他有千言万语想说,他想立刻冲过去救起他的
冰漪,但是,一切都不在他控制之中。

「怎么,心疼了?」

林蔓彤晃着腰肢,踩着细跟鞋,稳稳坐在了台下椅子中。

心蕾则还是站在她身边。

「现在知道心疼了,当初,又是怎么疼她的呢?」

莫辰爵不得不承认,林蔓彤说的一点也没有过分。

他伤害她,在众人面前羞辱她,用强侵入她,夺去她的处子之身……他到底
有没有真正好好爱惜过她?

而她,因为他的残虐的爱,身心受伤,反复落入他人之手,被无尽无休地凌
虐羞辱。

莫辰爵,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他心如刀绞。

冰漪一直被迫跪在那里,这时,恶妇们开始伸手来扒她的衣裳。

「不!不!你们要做什么?不要……」

冰漪拼命想要护住自己身上的衣衫,但毫无力气的她,终究抵不过身形是自
己两三倍的强壮妇人们。

「不……不要……林小姐……」冰漪拼命挣扎,但她束在腰间的腰带被强行
除去,身上的和服顿时滑落,她赤条条地在众人面前裸露着。

「不……不要看……」冰漪用双臂揽住胸部跟下身,身子瑟缩着跪在那里,
头低得更低,回避着所有人的炽热目光。

而在场的男人们,确是看到了天下最完美的酮体。

肤如凝脂,白得如牛乳一般,胸脯丰满,腰肢纤细,臀部紧致挺翘,她一只
小手难掩的,是那一方无比诱人的神秘小森林……而她全身上下,只剩下那一双
罗袜在脚上,不禁更让人浮想联翩。

这样的美人,脚一定也美到摄人心魄吧……

「把她的手拿开。」

林蔓彤吩咐。

妇人们不顾冰漪的反抗,将她的双臂强行拉开,高举到她的头顶固定住。

「不……不要这样对我……」她的身子,现在是完完全全暴露在这些早已垂
涎三尺的男人们面前了,丝毫不加防护。

她因为恐惧,白嫩似雪的胸脯一起一伏,丰满的少女的乳房傲然挺立着,淡
粉色的花蕊跟乳晕,是那样完美,而下身的小森林,绒毛遮掩下,那道粉色的肉
缝,仿佛隐约可见……

而这样完美的肉体,配着冰漪面上羞赧的无辜、不食人间烟火的表情,当真
让人抓狂心痒。

「不要……不要看……」

按林蔓彤的吩咐,接下来的一幕,更让冰漪羞耻。

她被扔到一张带扶手的椅子中。

双手被缚在椅背后,而美丽的双腿被强行分开,分别固定在椅子的扶手上。

「不!不可以!不可以!」

冰漪大喊着,这个姿势,让她的小穴一览无余,当真击垮了她所有的自尊心。

她泪水不住地涌出黑色的眸子,然而,任何表情跟话语,都改变不了她受辱
到底的局面。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她终于用了求字。

柔弱的她,内心本来很坚强,她对自己说过,这辈子,除了求先生,自己不
要求任何人任何事。

但是,这个姿势彻底击垮了她。

「倔强的小美人,终于肯用这个求字啦,可惜,已经晚了。」

林蔓彤摇摇头。

就这样,冰漪大张着双腿,全身只剩一双罗袜在脚上,她柔嫩的肉缝,在众
人面前大张着,男人们清楚地看到她的花核,看到她的润湿紧致的粉色小穴,甚
至,是嫩嫩的小菊花。

她被推着,大张着双腿,绕台子一周。

台下的男人们,看到了赤裸裸地向自己暴露小穴的绝色美人,他们竟然都忘
了嘲讽跟讥笑。

男人们只是长大了嘴,伸长了脖子,被冰漪的完美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请……请放过我……」

冰漪凄然的嗫喏,面孔上充满着绝望的羞辱。

这样赤裸裸地被男人们野兽一般的目光锁定,让她无地自容。

「现在,谁想上台来,为小美人除下这双袜子呢?」

心蕾大概是受了林蔓彤的指令,问在场的众人。

男人们立刻沸腾一片,争先恐后。

有的甚至要爬上台子来,虽然人没有几十个,但是因为这个诱惑实在太大,
场面混乱。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一下,我们该怎么选这个能上台来跟小美人贴身接
近的人呢?」

心蕾拍了拍手,示意安静。

台下顿时七嘴八舌。

「这样吧,有意愿上来的,请按顺序,一人说一句让小美人爱听的话好不好,
我觉得说得最好的,就上台来帮小美人脱袜子。」

心蕾冷笑。

「不……」

冰漪绝望地咬着下唇,她仍然被维持着这个羞辱万分的姿势,双腿大大张开,
自己最隐私的部位,接受者在场每一个男人的肆虐。

「我先说!」一个胖男人率先开口。

「我想,脱下小美人的袜子,抱着那一对小脚狂啃!」

「gou屁!我来!」另一个男人粗声压过他,立刻说道:

「小美人,你就这样,大张着双腿,哥哥好好看看你,疼疼你,抱抱你。」

接下来,一句一句的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小美人,我想舔你下面,用力地舔你,直到舔得你嗷嗷叫,求我放过你!」

「她又不是小母gou,怎么会嗷嗷叫呢~ 」

「哈哈哈」众人哄笑。

男人们继续吞咽着口水,看着大开双腿、赤裸着玉体的冰漪,一浪接过一浪。

「小美人,我想狠狠地插你,插完你紧紧的小洞洞再插你的小嫩菊,看看哥
哥的那玩意受用不受用!」

「我想让你含着我下面,想让你一双小手帮我轻轻地撸,想射在你那粉嫩嫩
的小口里面!」

「小美人,我想现在就把你压在身子下面,无休无止地插你,咬你,弄得你
欲仙欲死!」

「我想要绑着你,吊起来狠狠地打,让你求我放过你,让你求我上你,三天
三夜不停地上你!」

「……」

男人们越说越过分,意淫不停,淫欲高涨,说的话越来越不入耳。

冰漪用力地咬着下唇,不停地摇着头,她想要让这些声音远离自己,想要自
己变作聋子听不到这些污言秽语,但是,她丝毫动弹不了,一任自己大张着双腿,
在这些污秽不堪的男人们面前被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看尽,嘲笑尽,用最不堪
的话语凌辱自己,用最肮脏的念头享受自己……

「好了好了,都住口!」心蕾示意众人停下来。

男人们的下身,早就支起了小帐篷,齐刷刷地指向赤裸裸的冰漪。

心蕾扫视全场,看似漫不经心地一指其中一个男人,

「你,就是你吧,上台来。」

男人们啧啧抱怨,为什么不选中自己,又都转头去看,是哪个幸运儿被挑中,
要上台去跟小美人近身接触。

原来,心蕾挑中的是一个很上了年纪、头发已经花白,从面具之外的皮肤看,
松弛不堪的老者。

「不……」冰漪羞辱地抗议。

她害怕地身子轻轻颤动。

只见老者颤巍巍地上台来,支着手杖,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冰漪。

显然,他是因为太过激动,身子不稳定。

「不要……」

老汉终于走到了冰漪面前,他一个没站稳,噗通一下跪了下去,手杖倒地,
他伸出满是斑点的手,捏住冰漪的脚踝,而他戴着面具的整张脸,像是要埋在冰
漪的小穴中一般。

「不要……不要这样……」冰漪羞辱地低喊着。

老汉完全被冰漪青春完美的酮体所震撼,他一动不动地,肆无忌惮地欣赏着
冰漪的肉身,脸越贴越近,仿佛,直要贴上冰漪的花核一般。

冰漪仿佛能感受到,老汉不稳定的鼻息,像自己的下身一股股涌过来。

「不……」

「这位老伯,请您上来是为小美人脱掉袜子哦。」

心蕾在一旁提醒着。

「唔唔。」

老汉颤巍巍地如梦初醒一般,他开始慢慢地移开视线,双手握住冰漪右足上
的罗袜,一寸一寸地拉下来。

「不要……」

而男人们的心,跟着这一寸一寸慢慢移动的袜子,也一寸寸被拨动。

只见纤细的足踝暴露地更加完整,接着,雪一般的足跟,完美的足弓,慢慢
露出来。

向上,再向上,玉足一点点被揭开,老汉的动作很慢很慢,过了许久,才终
于终于,露出了那五根几乎到透明的玉雕般的纤细足趾。

老汉第一次看到这样完美的玉足,除下袜子的一刻,他几乎被美得眩晕过去。

他手上握着那只罗袜,久久凝望着那只完美的小脚。

而台下的男人们,也都屏住呼吸,人人都想冲上去将这小脚放在手中把玩蹂
躏。

「我……我可以……可以摸一下么……」

老汉痴痴地问。

「不要这样对我……」冰漪痛心欲绝。

「可以啊。」心蕾在旁边站定。

老汉伸出手去,颤颤巍巍地用干枯的手指,慢慢接近冰漪赤裸的玉足,终于,
手指触碰到了冰漪滑腻无伦的小脚。

哪知,老汉一声闷哼,竟然晕厥过去。

心蕾让人将老汉抬下去,台下的男人们又一窝蜂似的嚷嚷起来。

「小美人还有一只袜子没有除下来,我们还有一次机会!」

「对!对!」

众人应和。

「好,好。我再来选一个上来。」

心蕾的目光扫视一周,突然停在了一个方向,她看似眼中闪过了一丝震惊。
但马上恢复平静。

「你,上来。」

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只见,一个只戴着上面半幅面具的中年男子,头发
散乱,满脸横肉,脸上有不少麻坑,鼻子大而外翻,嘴唇很厚,就算遮住半幅脸,
人们还是能想象到他有多丑陋。

他身上的肉松松垮垮,衣服寒酸不整不洁,在这群西装笔挺的人中间显得有
些刺眼。

而这个人的目光,充满了怨毒跟愤恨。

他最开始一直在人群中躲避,若不是心蕾第二次扫视分外用心,真的没注意
到他。

男人一跛一跛地走上台来。

这个男人,无疑是最丑陋的,最不堪的,最落魄的,最肮脏的。他满是裂口
的大手,油污不堪,他的衣衫,褶皱不平。

他走到冰漪面前,啪得就是一巴掌。

「啊!」冰漪白嫩的小脸,被印上了粗大掌印。

男人肆无忌惮地盯着她赤裸的身体,强行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好像要将她捏
碎一般。

「好痛……」

他强迫冰漪与自己的目光接触。

一瞬间,冰漪发出一声惊呼。

「你、你是……」

冰漪美丽的黑色眸子中,充满了恐惧。

「哼,小贱人,没想到吧。」

只凭这对凶狠的眼睛,冰漪就知道他是谁。

这个丑陋的男人,大家都叫他老金,是当初孤儿院的清洁工。

他猥琐好色,而自小就是美人坯子的冰漪,毫无疑问是他当时意淫的头号对
象。

老金开始发狂一般地监视冰漪的一举一动,他丧心病狂地将冰漪想象成他的
恋人,偷看她洗澡,跟踪她上学,最后,终于有一次,冰漪晚归,而伺机已久的
老金,终于抓住机会,他撕烂冰漪的外衣,正要施行兽性强暴,被人发现,当时,
是全院召开紧急大会,立即将他开除。

而后来,莫辰爵貌似知道了这件事,他瞒着冰漪,让人教训了一顿老金。

老金本就腿脚不甚灵便,被暴打一顿之后,成了跛足,落下了残疾。

「小贱人!」

老金恶狠狠地捏着冰漪的下巴,手上的力道更大。

「啊……」冰漪吃痛。

「是你,害我丢了工作,害我受尽大家嘲讽,害我一直贫苦,还有,拜你所
赐,我这条腿再不中用!」

老金一面说,一面狠狠瞪了一眼莫辰爵。

冰漪领会了他的意思,她立刻猜到了他的腿残疾,跟莫辰爵保护自己为自己
抱不平有关。

「金……金师傅……对不起……」

「啪!」老金再狠狠甩了冰漪一巴掌。

冰漪的乌黑秀发被打得散乱不堪。

「道歉有什么用!我今天,要将我这么多年受的苦,统统用在你身上!」

老金眼睛中的仇恨,让冰漪不寒而栗。

她全身颤抖着,不知道老金要对自己施以怎样的折磨。

「这下,有好戏看了。」

林蔓彤叫好,

「这位金先生,既然,你是冰漪的旧相好,那么,我便放心将场子交给你。
好好地伺候咱们的小美人啊。」

林蔓彤看了一眼莫辰爵,脸上的表情复杂,欲言又止,带着心蕾离开了。

老金倏地一下,除下了冰漪另一只脚上的袜子,这时候的冰漪,算是真正意
义上的赤裸了。

老金虽然恨极了冰漪,但是,他内心也爱极了冰漪。她是那样高高在上的纯
洁仙女一般,而自己,卑微丑陋,从未想过,他老金还能有机会,对这个眷恋了
多年的小美人,为所欲为。

而眼前的小美人,身体发育地是这样完美,经历过少女的成熟青春期,身体
迅速鼓胀,而这几个月来男人们的不断调教跟情欲催生,让她真地美到了骨子里
面,完完全全地成了一个女人,比之他记忆中的未成年的她,又再美上了千倍万
倍。

他跪下去,粗大的手指紧紧握住冰漪滑腻的脚掌,将洁白透明的玉趾狠狠含
在了大口中,厚唇不断摩擦着冰漪白腻敏感的足趾。

另一只大手,则握住冰漪另外一只玉足,粗指强迫分开她五根足趾,不断地
夹弄。

「不要……不要……」

足尖的麻痒和微痛刺激着冰漪,她好怕,现在如此敏感的她,忍不住会发出
羞人的声音,拼命克制着。

老金继续狂啃着这对他想了多年的玉足不肯放开,他沉溺在这温软腻滑之间,
久久不能停住。

终于,一对嫩足,被他摆弄得微微发红之后,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女人,浑
身都是宝,自己慢慢享用。

他今天,要让她受尽苦楚。

老金充满兽欲的眼睛,最终停在了冰漪无比诱人的下身。

他发出几声冷笑。

「你,你要做什么……」冰漪无比恐惧地看着他丑陋的面孔。

「我要好好地尝一尝你是什么滋味。」

老金用肮脏的大手,拨开冰漪下身的唇瓣。

一颗脆弱敏感的小珍珠,因为惊恐跟大手的刺激,竟然微微硬了一些。

「不要……好……好羞辱……」

看着这粉嫩欲滴的下身,老金忍不住凑上臭嘴,用大舌头舔了一下小核。

「啊!」冰漪又是惊恐又是羞耻,不禁叫了起来。

「不要……不要……金师傅……」

「不要?!你不喜欢我疼你么?」

老金抬起头,眼中带着忧伤。

「我……我……」冰漪害怕地摇头。

「那……被我侵犯,跟身体受苦,你选一个的话,你会选哪个?」

老金脸上的横肉,此刻看起来更是吓人。

「我……我选……身体受苦……」

冰漪无助地哭了起来。

「什么?!」老金猛地站起,抬手又要打下去,冰漪害怕地将头偏过去躲闪,
凌乱的乌丝垂落腰间。

可是,老金,这次终究竟没有打下去。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手还抬在空中。

「先生……救我……」

冰漪不住哭泣,转头向莫辰爵求助,她从未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而被结实绑着的莫辰爵,此刻又能做什么呢。

看到冰漪对莫辰爵的神情,老金妒火中烧,拿起台上架子上的一支皮鞭子,
就往莫辰爵身上打去。

「啪!」鞭子甩在他身上,莫辰爵的笔挺西装,立刻被擦破,「啪!」老金
第二下打得更用力,这次,莫辰爵的西装被抽开,甚至露出了里面的白衬衣。

「让你爱他让你爱他让你爱他!」

老金恶狠狠地一鞭一鞭抽在莫辰爵身上,他的西装被抽得多处破掉,后来白
衬衫也被划开,竟有一处开始有隐隐血红。

莫辰爵硬朗的额头满是汗,他薄唇紧闭,这样痛的鞭子抽在身上,他强忍住
痛,一声都不吭,任由老金发泄一般的狂抽着自己。

「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金师傅……你要打就打我好了,我愿意替他挨打
……求你……」

冰漪哭喊着,哀求着。

她第一次看到莫辰爵受苦,他为了自己,被打得这样不堪,他一定好痛,但
是,他强忍着,不让自己担心……

「金师傅……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打他……要打打我好了……」

冰漪哭到梨花带雨,绝美的小脸苍白至极,全都是泪水。

老金终于听到了冰漪的哭喊,他住手,冷冷地转头看着冰漪,又慢慢走回她
身前。

「这样爱他,要替他受罚?」

他冷冷地说。

「我一直都在想象,你盘起长发,穿上古装,我因为你的不乖而惩罚你,让
你受拶刑,让你跪水晶烙,让你赤裸着被我绑着抽打,让你痛到哭着求我停手,
今天,看来我是能如愿了。」

冰漪一双大眼睛,噙满了泪水。

她好害怕,不知道老金会怎样折磨她,但是,为了先生,她愿意承受任何痛
苦。

他从台上的道具服中,挑出一身古装白纱衣服,亲手用一条白绸带,将冰漪
的长发在脑后束起,他又将她松绑,由于双腿被分开绑住太久,冰漪一开始被放
开,不得不靠着老金才能站得住。

老金慢慢给冰漪披上古装的纱衣,里面只给她穿着一件肚兜一般的白色缎子
小衣。这件纱衣很薄,人们似乎能够透过白纱,看到冰漪曼妙的曲线。

老金让冰漪跪在自己脚下,他伸手抬起了冰漪的小下巴。

「果然,跟我想象中的一样美。不,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美。」

老金费力地蹲下来,握住冰漪颤抖的手腕。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跟我亲热,跟自己身体受苦,你选哪个?」

「我选……受苦……」冰漪并不看他。

他目光中的凶狠跟兽欲让她好害怕。

老金让先前那几个妇人摁住冰漪的身子,他慢慢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灯光下,大家看清楚了,那是一副拶指。

「不……不要……」冰漪受过拶指是怎样撕心裂肺的疼痛,拶指,那疼痛,
可怖至极。

只见老金慢慢把玩似的展开那副拶指。

被打磨地光滑的木棍,整齐地穿在麻绳之上。

这副拶指,渗出恐怖的光,让冰漪浑身颤抖。

「我在你十岁的时候,就做了这副拶指。我想着,你做了我女朋友之后,我
就能每天把她套在你的小手上,」

说着,他拿起冰漪一只玉手握在手中,

「每天让你受这拶指之苦,看你哀哀求饶,看你疼痛不堪,然后,再将你绑
在床上,让你欲仙欲死。」

他一面说,一面用手指摩挲着冰漪冰凉脂腻的小手。

「这十根白嫩的手指,不知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呢。」

「金师傅……不……」

冰漪拼命想把手抽离他的大手,但是,仍然被老金握得死死的。

「放过我……」

冰漪看着自己的十根手指,被老金把玩够了之后,被他一根一根地慢慢套进
这副冰冷的拶指之中,他看起来无比享受这个过程。

之前自己被心蕾上拶指的痛楚,仿佛又回来了,让她无比恐惧这即将到来的
无尽痛楚。

「跟我亲热,还有自己受苦,选哪个?」

他最后发问。

「我……我选……选……受苦……」

冰漪已经吓得完全说不出话。

十根光洁柔滑的手指,在这副拶指之中,不住颤抖。

「摁住她。」

老金吩咐着恶妇们,然后自己站在冰漪的右侧,又让一个力气最大的妇人站
在冰漪的左侧,拉起了拶指的麻绳。

「不……不……」

冰漪不住摇头,身子如果不是被几个妇人强行摁住,她恐怕会瘫软在地。

「给我收!」

老金一面恶狠狠地吩咐,一面自己将自己这头的绳子狠狠一拉。

「啊……」

顿时,受不住这巨大的痛楚,冰漪惨叫出来。

她的小脸惨白,贝齿紧紧咬着下唇,额上渗出了大颗汗珠。

「再收!」老金又是狠命一拉麻绳。

「啊!」

这次更痛,冰漪身子剧烈颤抖,连声音都那样虚弱,她额上的汗珠更多了。

「好痛……好痛……」

冰漪痛到将自己的下唇微微咬破,渗出来的一点血,跟苍白的小脸形成了鲜
明的对比,仿佛更添了一分美丽。

而台下的男人,虽然好心疼小美人,但是,看到这么美的美人这样柔弱地任
人凌辱肆虐,竟然下身又燥热起来。

他们愿意看到她凄楚的样子,心里默默期待,她终于痛得受不住的时候,像
这个最丑陋,最低贱的男人哀声求饶。

老金这时候却一丁点也不怜香惜玉,他不断地命令收紧再收紧,冰漪痛到死
去活来,双鬓的发丝都已沁湿,而她的十根玉指,开始被拶得渗出血来。

控制着另一旁拶指的妇人,已经因为太过用力,也大汗淋漓,连老金都因为
用力收拶指,气喘吁吁。

「好痛!好痛!啊!」

冰漪得不到任何喘息机会,手指尖传来的剧痛侵蚀着她的心,她的意识,而
下一次收紧,却还要更加痛……

终于,老金喊停,他任由仍然套着拶指的冰漪,软软地伏在地上。

拶指的木棍跟麻绳上,已经浸着冰漪的点点血痕。

冰漪其实已经痛得昏厥过去,然而,老金毫不松懈的收紧再收紧,又一次次
将她从昏厥的状态用痛唤醒。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冰漪痛得意识快要失去。

「因为我太爱你,我比莫辰爵要更爱你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老金愤怒地抓起冰漪的长发,让她仰着头看自己。

「你……你……」

冰漪的眼中有鄙夷,她欲言又止,实在是没有力气说下去。

「这个贱人!」

老金被冰漪的鄙夷而激怒,他再度拎起套在冰漪手上的拶指,让妇人们将柔
弱不堪的冰漪抚着跪好,自己再一次狠狠地拉紧拶指的麻绳。

「啊……」

冰漪已经哭喊地几乎发不出声音,这一次,她的声音好沙哑。

「啊……啊……啊……」

冰漪柔弱的身子,被这副拶指拶地左右轻晃,她周身是汗,已经快要渗透薄
纱。

「再这么拶下去,恐怕小美人会吃不消啊。」

台下有人默默在说。

「但是,我也好喜欢看她这副任人摆布受苦的样子。」

「给我狠狠收,再收!」

老金丧心病狂地无限收紧着拶指,台上摁住冰漪的人都因为她的剧烈疼痛也
大汗直流。

「啊……啊……」

冰漪凄美的小脸上,痛苦不堪,她被一次又一次地拶得昏过去,再拶得醒过
来。

终于,「啪」的一声,拶指的麻绳竟然给老金拉断了。

燃着斑斑血迹的拶指木棒散落一地,冰漪微微滴着血的双手一松,整个人昏
了过去。

老金哈哈大笑,他终于,用自己亲手做的拶指,称心如意地折磨了自己魂牵
梦绕的小美人。

她痛苦的表情,她动人心魄的类似欢爱的呻吟之声,她柔弱不堪、完全受自
己掌控的身子……都是他的,现在她都是他的!

他将昏过去的软做一团的冰漪横抱起来,放在刚才绑着她的椅子中,自己接
过一桶冰水,整个泼向她。

「哼……」

冰漪受到冰水的刺激,悠悠醒转,手指上刺骨的痛又回来了。

「好……好痛……好冷……」

老金看着她因为被泼冰水,纱衣被浸湿贴在身上,玉脂般的肌肤,曼妙的曲
线尽显。

他走过去,握起了她受尽折磨的小手。

他将她的玉指,一根接一根含在口中舔舐。

「痛……别……别碰我……」

冰漪毫无意义地抗议。

老金放下她的小手,眼中充满柔情。

「都虚弱成了这副样子,还是不肯接受我。」

他怜惜地抚摸着她。

「不……」

老金继续说下去。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幻想着,能把你绑起来,为所欲为。尽情地凌虐你,
让你觉得被我这个最低贱最丑陋的人凌辱,无比羞耻。」

「不……不要……」

冰漪似乎能感受得到,他要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我现在就算不绑着你,恐怕你也没有半分力气防抗我了。」

老金坏笑。

他跪下来,将她的双腿重新分开,抬到椅子扶手上去,厚厚的,长满胡渣的
嘴巴,紧紧贴了上去。

他的粗糙大手不断地揉捏着冰漪胸前的两团柔软。

「不要……不要……」

冰漪内心是极度排斥的,但是身体被折磨地已经没有半分力气,声音也无比
虚弱。

「不要碰我……不要……」

冰漪想要伸手推开他,但是指尖痛到麻木的感觉,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老金的胡茬不断刺激着冰漪柔嫩的下身,他厚厚的嘴唇,最大面积地覆在她
下身的花朵之上,大舌反复舔弄那颗无比珍贵娇羞的小珍珠,没多久,这颗小珍
珠,竟然被舔得兴奋地挺立起来。

他的大手用力夹住冰漪胸前的嫩果,夹住再松开,再不断揉弄,冰漪简直要
向越来越强的快感投降。

「不……不要……」

冰漪微微蹙着眉,男人们都知道,她其实很享受。

「到现在了还在嘴硬。」

老金抬头坏笑,盯着她看。

这突然停下来的动作,让冰漪竟然希望他继续折磨自己,用厚唇跟大舌凌虐
自己。

老金突又低头用大舌头狠狠地舔了冰漪一下。

「啊!」

这一次,冰漪毫无防备,终于忠实于自己的感受,向自己的身体投降了。

她呻吟了一声出来。

「哈哈哈哈哈」

老金不住大笑,他这么多年的愿望,终于达成了。

让小美人在自己身下娇吟,是他日日所盼。

而冰漪被自己的呻吟也羞耻到极点。

「不是……不……」

她想要辩白,但是,老金的粗大手指,在她下身一抚,顿时,他的手指上沾
满了冰漪的爱液。

「看,还嘴硬,这是什么?我的小美人,我的小骚货?」

「不……不是……」

冰漪无奈又羞耻地低下头去,脸上第一次有了一抹羞愧的粉色,更加动人。

「被我舔得动了情,我继续让你更舒服。」

老金抱起冰漪,自己坐在椅子中,让冰漪在自己怀中坐好,他将冰漪的一条
腿架在了椅子扶手上。

「不……不要……好羞辱……」

自己的小穴,又一次暴露在众人跟前,冰漪羞耻难挡,但是她仍然没有半分
力气。

「嘘。」

老金示意她不要再无谓防抗,大手扭转过冰漪的绝美小脸,一张臭嘴立刻吸
住了冰漪的樱唇,大舌用力掘开她的贝齿,与她的温软的粉舌绞在一起,冰漪想
要发声防抗而不得,双唇被老金的厚唇吸得死死的,他让她甚至无法呼吸。

同时,老金一手揉捏着冰漪胸前的嫩果,一手游走在冰漪的小腹跟耻骨间,
终于,他拨开这丛小森林,双指指腹捏住了那颗饱胀的小珍珠。

「唔……」

冰漪在老金的强吻之下闷哼出一声。

老金将冰漪吸得更紧,冰漪的香涎被他足足吸到口中。

他的手指在捏弄了一番小花核之后,终于终于,将一根粗指刺入了冰漪的小
穴。

「嗯……」

冰漪被刺激地大哼一声,她挣脱开老金的嘴巴,不住地喘着粗气,她想要喊
「不要」,然而老金的粗大手指在自己的小穴中探得越来越深,她小腹间一阵燥
热,竟然渴望他再探入一根手指进去,竟期待他刺入地更深更满。

「哦……」冰漪再度呻吟一声。

这一声在老金听来,如同仙乐一般。

他受了鼓励一样地又深入一根手指进去,两根手指不断抽插着冰漪紧致的下
身。

「小美人,你……你好紧……」

老金俯下头,一口含住了冰漪的红果,在唇齿间不断咬弄。

「不……啊……」

又是被老金弄得一声悠长的娇吟。

男人们看着在老金怀里被弄得凌乱不堪的冰漪,都不禁握住了自己的肿胀,
慢慢摩擦起来。

而冰漪越来越密的娇吟声,是每个人的催化剂……

冰漪在混乱之中,能感受到,与自己臀部紧紧贴近的老金的下身,在慢慢胀
大坚硬,直抵住自己。

这时候,冰漪刚刚受酷刑实在太疼痛,而老金此刻的疼爱,可以帮她冲淡手
指尖的锥心痛楚,她想要救赎自己。

「啊……啊……」

冰漪的身子,开始轻轻地跟着老金的手指的动作配合,一前一后地动着。

她晶莹剔透的玉趾,握起来又绷直,好像连根根玉趾都在享受着老金的疼爱。

「让我……让我好好疼你……」

老金在自己情欲的逼迫下,也开始思维迷乱。

毕竟,自己怀中的温香软玉,是自己爱慕了、憧憬了这么多年的绝色美人。

而她此刻,被自己折磨得受尽苦楚,又被自己疼爱地凌乱不堪,声声娇吟。

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胜利感和征服感。

冰漪胸前的嫩果兴奋地挺立着,跟着身子的动作一颤一颤,而她的下身早已
泛滥。

「嗯……嗯……嗯……」她的呻吟越来越大声,眼神越来越迷茫空洞。

「啊……啊……」

樱口中发出的娇吟,是这样的动听。

老金再也忍受不住,将冰漪放在地上,他迫不及待地掏出了自己的粗大阳物,
将冰漪身上的薄纱撕烂,抬起她的一根玉腿,直直地刺入了她。

「啊……不要……」

冰漪立刻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羞辱地哭了出来。

老金此刻除去了自己脸上的面具,他直直地、不知休止地刺入着她的身子,
带着胡茬的嘴巴不断亲弄着冰漪被抬起的小腿跟玉足。

「不……不……」

冰漪哭喊着拒绝着,反抗着,反而更增加了老金的兽欲。

老金不住地抽插之中,将冰漪的凄美小脸,强行转向了满是心碎的莫辰爵。

「莫大总裁……哼……你倒是看看……哼……到底……到底是谁赢了!」

老金恶狠狠地得意向莫辰爵宣告着他的胜利。

「不……不要……」

冰漪不忍与莫辰爵凄楚的目光相对,她又被迫注视着老金这张丑陋的脸。

「对……就是……就是被……我这样……最卑微的人……任意凌虐……」

老金报复似的,一下一下地大力撞击着他。

他为了更加深地进入她,索性将冰漪的修长双腿都抬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啊……」更深更满的刺激,让冰漪无处可逃,她只得接受这冲击,老金粗
大的家伙在她下身肆意妄为,他不知疲倦地抽插着,剧烈的动作让冰漪的一对酥
胸跟着晃来晃去。

「不知羞耻的贱货!」

他将冰漪的臀部微微抬起,自己如猛兽一般,不住地继续侵犯着她。

千百次之后,老金终于抽出他的大家伙,将冰漪翻转身子,从直直地从后面
刺入!

「啊……」

老金揽住冰漪的雪肩,让她如一条gou一般趴在那里,任自己肆虐抽插,
发泄着这么久以来积攒的兽欲。

「不……唔唔……不可以……会……啊啊啊……受……受不了……」

冰漪被他强有力的动作弄得快要失去知觉。

而下身越来越饱满的快感,跟小腹间翻涌的无比畅快的热流,让冰漪最终放
弃了言语上的反抗。

「啊……好……好大……好深……」

小美人一双妙目半闭着,小脸上绯红一片,宛若花儿一般,粉舌不断伸出来,
轻舔着自己的红唇……

「力气……嗯……好大……嗯……」

「我……哦……快……快不行……嗯嗯……」

「快…啊…快撞击我…嗯…更大力…唔…更深……」

「小母gou,我的小母gou,你终于露出了你的真面目了。」

老金卖力地不停抽插着,冰漪的爱液,顺着大腿间流下来,已经湿了一大片。

看着自己念了这么多年的仙女,在自己的身下被彻底征服,情欲高涨,不能
自已的凌乱样子,老金觉得,这辈子,什么都值得了。

冰漪的身子被他插得快要伏在地上,老金伸手一捞,继续摆正她的纤细腰肢,
用自己的大家伙在她的蜜桃般的臀瓣深处无限肆虐着。

「小仙女,小母gou……小骚货……小……小妖精……你……你好紧……
好紧……」

「啊……我……我快要……啊……好大……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