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三十年】(01-03)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了。三十多年的人生,不算短,也不算长,
经历过许多,爱过许多,很多欢乐,很多后悔。有时候在半梦半醒之间,许多尘
封多年、从不敢轻易对人吐露的往事的往事会一遍遍从脑海中滑过。想伸手抓住
它们的影子,它们却很快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希望我也能用我的文字记录下我
经历过的点滴,将这些记忆的碎片永远保留下来,作为对逝去的纪念吧。

01

我出生在80年代早期,人生中的前半部分是在一个被称为二线城市的南方
省会中度过的。父亲是一个普通公务员,即便现在退休了,也没有晋升到处级,
不过好在他是个内心平淡的人,晋升无望后便更多的关注于他自己的个人爱好
(养花养鱼)和对我的教育上,倒也自得其乐。母亲曾经在一家大中型国企的办
公室工作,后来经历过大下岗的冲击,还好父亲还有点小小人脉,后来也重新就
业了,一家人的时候怎么说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一个普普通通的城市中等
人家的生活。

我自己从小是个大家眼中的「乖孩子」,读书也算得上用功,不算贪玩,成
绩一直算不错,父母对我也相当的放心。可是,人总是有些小秘密的,我也不例
外。我的小秘密就是,我对性的成熟是比较早的。最早的时候可能是发现碰到自
己的小jj会比较舒服,就会经常的自己玩它,这对很多小朋友来说应该都一样
吧,很快被父母发现并制止了。不过我很快有发现,如果趴在床上用小jj蹭床
板,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我记得最早体会到这种兴奋的应该是小学二年
级的时候,那时候我的jj就会自己变大变粗一点点,当然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
勃起,但是应该是一种类似的反应。还好当时家里条件还不错,有个不大的二居
室(这在当年应该是很厉害的了,我记得大部分同学家里都没有二居室住),因
为父母想培养我独立自主的小小男子汉气概,小学以后就让我一个人睡小房,所
以我睡觉时候这么蹭来蹭去一直没被发现。

不过,好景不长,我记得可能是三年级暑假的时候,有次我一个人在家,当
时是夏天,我翻出来父母收藏的电影画报。里面那些穿着裙子露出半截雪白大腿
的外国女明星让我看了兴奋莫名。因为晚上睡觉蹭床板虽然安全,但是只能靠自
己的想象刺激自己,小孩子大脑里面能想象的那些内容又少,很不过瘾。于是我
爬在自己的床上,一边看画报上外国女明星,一边兴奋的在床上扭来扭去。而且
为了方便,居然还作死的脱了短裤。然后,我爸突然回家那东西,就把我逮住了。
不过还好,他没有怎么批评我,只告诉我这样不好,对身体不好。然后把画报拿
走了。现在想来,父亲还是很开明的,处理的和风细雨,没有给我造成任何阴影。

后来我又找机会看着画报自己蹭过几次,都没有被发现了。

02

因为很早就感受到了性刺激的快感,很早开始我就对周围的女同学、女老师
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女老师。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社会风气还是比较
保守的,女教师们一般穿的也比较保守。不过到了夏天,天气炎热,教室里面又
没有电扇(我记得到了初中以后教室里面才开始普及了电扇),老师们也不会穿
的很多。看到她们丰满漂亮的胸部和富有弹性的小腿,都会让我一阵阵兴奋。当
然,我不是个胆大包天的人,只能偷偷看几眼罢了。我想,很多朋友一样会有一
样的经历吧。曾经看知乎上一个帖子,讲到对自己性启蒙的老师们,看到好多人
的少年时代都YY过自己的女教师,呵呵~

四年级时候,我换了一个同座。是一个新转学来的女生,叫丽。挺漂亮的,
个子高高的,而且发育的还算不错。因为我成绩比较好,人也算比较干净整齐,
也比较乐于助人,很快就和她关系好了起来。当然,我对她一开始没啥邪念啦,
毕竟当时对我性吸引力最大的,还是那个漂亮丰满的音乐老师。有一天,初夏,
丽到学校来了,我感觉她今天有点不一样。很快我就发现了,她穿了一条漂亮的
连衣裙,然后腿上穿了肉色的丝袜。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同学穿丝袜,
以前只看到过老师或者阿姨们穿着这个。我一直很好奇,这个袜子它到底有多长,
因为到了裙子里面我就看不到了。我一度怀疑是刚刚到裙子里面一点点,呵呵~
天地良心,我当时的兴趣是纯「学术」的。我当时就特别想我问她,这袜子到底
有多长?到哪里呢?

放学了,我约她到我家玩游戏机。我家里有台红白机,是我叔叔从香港给我
买回来的,让我在同学们中间超有面子。丽以前也去过我家玩过几次,因为她父
母也是我爸的同事,还算熟悉。她很高兴的答应了。到了我家,家里没人(父母
经常回的晚,我经常要自己吃晚饭,当然他们已经给我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
玩游戏。玩到一半,我突然问她,你这个袜子有多长啊,最长到哪里?我当时很
忐忑,因为我觉得这有点「小流氓」的感觉了。不过她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很大
方的说「这个到腿根啊」,然后她居然掀开了自己的裙子给我看。我当时就兴奋
了!看到肉色的丝袜一直伸到大腿根部。她发育比较好,大腿浑圆的,很漂亮,
我当时就吞了一口吐沫。我估计声音都发颤了,问「可以摸一下吗?」她小声说
「可以呀」。我于是在她大腿上摸了起来,当时觉得血都要冲到头顶了。她也扭
动了起来,可能是怕痒吧?摸了一会,突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靠!估计是我
妈回来了!我吓得马上把手拿开,她飞快的把裙子放下来。等我妈看到我们的时
候,我们已经在继续打游戏了。我妈没发现啥,和她打了个招呼。她打完了那盘
游戏就告辞回家了。

第二天到学校,她什么事情都没有,我胆子也小,没敢说啥。过了一年多她
父亲调动去下面一个县里做领导去了,她也跟着走了。那时候没有任何*****,
就再也没见到她了。

03

其实在我童年和少年时代,有一个最大的秘密,一个从来都不敢提及和启齿
的秘密。每次想到它,都会让我无比的兴奋。

我家是在一个家属院里的,院子里面住的大多是父亲的同事,大家都比较熟
悉。作为公务员们(当时叫干部)的子女,大部分人都还是比较乖、比较循规蹈
矩的。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总归有一些例外。欣姐就是这些例外中的典
型代表。欣姐的父亲也是机关里的,但是听说并不是干部,应该是个电工,她母
亲干啥就不清楚了。我从小就认识她了,她大我5岁,但是只比我高四个年级,
据说是因为留过级,不过我们都没敢向她求证过此事。欣姐是家属院孩子里面的
大姐大,她成绩很差,在学校里面也是那种混世魔王,经常和男生打架,而且几
乎次次都打赢。我曾经见过她和一个她同年级的男生打架,她简直像是疯了一样,
把那个平时还算比较蛮横的男生打的抱头鼠窜。对她,我一直是深深的敬畏的,
从来不敢招惹她。

欣姐其实还是挺漂亮的。她个子高,发育的早,很早胸部就挺起来了。她刚
刚小学毕业可能就有150的身高了,到了初中个头又窜的极快,而且两条腿
又长又圆,把裤子绷得紧紧的(她从来不穿裙子的),散发着一种诱惑的魅力。
不过,我即使敢偷看和YY女老师,也没敢YY过她。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
呵呵~ 我和欣姐还算熟。因为我们住在同一栋楼的不同单元。曾经会在楼下或者
上下学的路上遇到。每次遇到她我都会主动打招呼,她有时候心情好会很开心的
回应一句,有时候就一脸冷漠的在我脸上扫视一下,不搭理我。反正我都习惯了。

事情发生变化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暑假。那时丽都还没有转到我们学校来,欣
姐那时候已经是初一的学生了(现在算起来)。记得那时候电视台在放《射雕英
雄传》,我们都超级爱看,怎么看都看不腻。有一天我和两个小伙伴在楼下玩,
天气怪热的,玩了一会大家就无精打采了。这时候欣姐从外面回来了,还是一脸
酷酷的样子,瞟了一眼我们几个小孩。我看到她手上拿这个录像带,就问「欣姐,
拿的什么呀?」搁平时欣姐八成都不会搭理我们,不过那天似乎她心情好,笑着
说这是《射雕》的录像带,是她同学自己在家里翻录的呢。我们知道欣姐家里是
有台录像机的(那时候可是稀罕货,她家的据说是她爸爸淘的人家坏了的,然后
自己修好了)。听到是《射雕》我们就兴奋了,就问能不能去她家看录像。欣姐
听了以后呵呵一笑,说「可以呀,不过你们要给我买瓶汽水」。于是我们屁颠屁
颠去小卖部给她买了瓶汽水,然后她就带着我们上她家了。

到了她家里,我们吹着电扇(记得那天不算特别热,有电扇就还不挺舒服了),
坐在地板上看着录像,别提多开心了。这时候,播到了一个情节,同龄的朋友们
可能还有印象,是翁美玲扮演的黄蓉晕倒了(受伤了?具体真记不得了),然后
欧阳克色心大起,准备强奸黄蓉。看到欧阳克准备去撕开黄蓉的衣领,我靠,我
们都兴奋了(至少我兴奋了,呵呵)。其实现在想起来,那个镜头啊,真是纯洁
的不得了,好像连衣服都没撕开,不过对那时候的我们已经是巨大的冲击了。

很明显,欣姐也被冲击到了。之前她还兴奋的叽叽喳喳,那个情节以后她就
不说话了。过了一会,那一集播完了,她突然说了句让我们大惊失色的话「你们
想不想玩强奸的游戏?」

这是什么情况?!她想干嘛?

她看我们都傻逼了,就用超级温柔的声音(她平时可不是这样说话的)引诱
我们,说「这样,我躺在床上,装睡着了,你们三个装成小偷溜进来,看到我了,
然后要qj我」。我们三个继续石化和sb中,她又说,你们就假装是这样,先
过来。好吧,我们应该是听懂了。于是游戏开始,她躺在她父母的大床上,装作
睡着,闭着眼睛,脸蛋红红的。别说,欣姐这时候可真漂亮。我们三个小家伙蹑
手蹑脚的走过去,装作小偷。然后我们走到她身边,按她之前的要求去脱她的裤
子。可是她裤子好紧,脱不下来。她于是自己动了一下,外裤顺利脱下来了。之
间她穿着一条白色的四角内裤,内裤薄薄的,可以看到里面映出一个蜜桃的形状
来。我们三都傻了,痴痴的看着,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她过了一会看到我们还没
有任何行动,不满的哼了一声,又把内裤也褪了下去,褪了一半到膝盖那里,然
后轻声说「你们摸一下啊」。我们三个面面相觑,小伙伴们看着我,作为带头大
哥的我只好硬着头皮用手在她大腿上轻轻抚摸起来。她微微张开了腿,我看到了
她的小妹妹,上面长了一点点的毛,粉红粉红的,非常可爱。我觉得自己呼吸都
困难了,颤颤巍巍的用手指在蜜桃上抚摸了一下,之间欣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然后她小声说「把我翻过来。」于是我帮着她的两条腿准备把她翻过来,她顺势
自己翻了个身,将她滚圆的屁股对着我们。我们在她的命令下摸了她的屁股。真
爽啊!

摸了她屁股以后,她突然爬起来,把内裤穿上了。然后说,「你们三个看了
我了,我也要看看你们,不然不公平。」我们只能点头称是。于是在她的命令下,
我们也把裤子脱了(夏天的短裤,方便)。这时候我看了看两个小伙伴,他们的
jj还很小,一点没发育的样子。倒是我,因为二年级就开始自己蹭,收到今天
这样的刺激,已经有点硬了,而且GT的一小部分也升了出来。她看了看,命令
我们趴下,然后拿了个尺子准备打我们的屁股。她先打了一个小伙伴的,打的其
实不重,啪啪的响,这时候我突然不知怎么的害怕起来。拉起裤子就往外跑。她
看到我要跑,急得大叫「XX,你敢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的。」我还是没命一
样拉开门,跑了。不过我的两个小伙伴没有出来。

我躲在楼下等啊等啊,过来五分钟那两个家伙下来了。我问他们怎么回事,
他们说欣姐好变态,把他们揍了一顿。都怪我。于是我给他们一人买了一瓶陪罪。
他们说,欣姐交代了,这事谁都不能说出去,不然就杀了他。额。欣姐可是说到
做到的女魔头啊,何况这事我们三个真不敢说。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其实,这只是开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