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三十年】(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04

从欣姐家跑出来以后的很久,我都躲着欣姐,主要是怕她揍我。不过因为住
在同一栋楼里,总归会遇到她。不过还好,她似乎没怎么记恨我,看到我了也没
找我麻烦。

虽然事情过去了,当时,那天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的冲击是非常巨大的。那
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了女性的生殖器,而且那么清晰,我甚至还用手指摸了一
下。无数个夜晚我蹭床板的时候,脑海中都是欣姐当时的形象。后来摸过丽的大
腿以后,她们俩的形象经常在我脑中重合到一起。让我无比兴奋。小学五年级开
始,我蹭床板就会射精了,第一次让我很惊恐,以为自己蹭狠了,把JJ蹭破了,
里面的「水」流出来了。后来自己查了《家庭医生》这本书,才知道这是射精,
于是就不怕了。当然,会射精以后隐蔽工作就不容易做了,有时候会射到裤子里,
被我爸妈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不过他们没说过我,可能以为是自然的遗精吧。当
然,我也会注意一些,偷偷把卫生纸垫在下面,射到纸里面去。然后假借半夜上
厕所的机会扔到马桶里冲掉。是不是很机智?

说回到欣姐吧。前面说到过,她初中时代的成绩是很差的,这个我们都知道。
她妈妈偶尔会打她,因为她考试又不及格。不过到了初三她似乎不那么叛逆了,
听我爸妈晚饭时候的八卦,她似乎还开始「用功」了起来。以前的大院里,邻里
邻居的,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似乎欣姐的爸妈还很兴奋的和大家说过。初中毕
业,欣姐居然考进了我们市的第一卫校,要去做护士了。当年考进卫校可真不是
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以她的基础来说。她考上卫校以后还是走读,每天骑车上
下学。我初中以后爸妈也给我买了自行车。我去中学和她去卫校有一段是同路的,
大概不到10分钟的路程吧,有时候会和她同路一阵子。那时候的她看起来比以
前正常了许多,虽然还是酷酷的样子,如果和我顺路也会并排骑车聊两句天。关
系倒是比以前好了不少。事实上,在这些小弟弟一辈的人中间,我和她算是关系
比较近的,因为住同一栋楼,而且我爸和她爸还是同一个机关里面的;她有时候
会夸我成绩好,说如果她以前好好读书就好了什么的,对此我一般都是坦然受之
(我会乱说我初中高中成绩从来不出年级前三的吗?呵呵~ )当然,当年那事她
从来没再提过,我猜她也不好意思吧。毕竟那时候大家都小,她那时候也才是个
初一的小女生。虽然我DFJ的时候还是会幻想她,但是现实中从来没敢动过她
的念头。毕竟一来她余威犹在,二来我是个好学生,没那大的胆子。

我高一的时候,欣姐已经卫校毕业一年多了,家里找了一堆关系,还托了我
爸的关系,联系到我爸一个做了医院主任的同学,可能还送了钱吧(这个我猜的,
那时候的风气应该是这样吧),进了一家还不错的医院,更好的是医院还不远,
也就是骑车20分钟不到的样子。她家里人可开心了。毕竟从小担心的「女阿飞」
终于成了一个有正当职业的女护士。大家也都替她高兴。

高一暑假的一天,我爸妈很开心的回到家里,告诉我,他们单位安排了一次
集体旅游,去江浙,要去一周多的时间。然后,我妈居然还幸灾乐祸的说「你们
学校暑假要补习,我和你爸决定你就不和我们一起去了,反正我们才去8- 9天,
也没多久。」我靠,这还是亲爹亲妈么?我无比沮丧起来。然后我想到一个关键
点,于是说「可是,我怎么吃饭呢?」我的本意是想提醒他们,他们应该带我去,
不然我可能会饿死,他们最好帮我向老师请假。结果我爹说「这个我们想好了,
你这么大人了,一个人住也没啥问题。吃饭嘛,下午碰到老X(欣姐的爹),他
说他老婆工作忙最近老加班,不能去,他自己一个人去,你这几天就在老X家吃
饭。」(欣姐的父亲和我爸一个机关,我爸虽然不是大官但是也是个科长了,比
欣姐爸这个电工还是要牛很多,何况欣姐找工作我爸也帮忙牵过线,所以把我托
付给他们,他们家是非常乐意的。而且也就只是吃几天的饭罢了。)原来他们早
有预谋啊,我愤怒了,郁闷了。可是爹妈的意见已经取得了统一,我也改变不了。
而且,补课这种事请假其实也不现实,作为一个好学生,我也不太敢请假。好吧,
就这样吧。

过了两周,爹妈和他们的同事们走了,留下了不爽的我在家里。我白天就自
己去学校补习,中午和晚上就去欣姐家吃饭。欣姐工作也比较忙,中午是见不到
她的,不过晚餐时候她倒是会在。到底是去工作了,气质上也变得内敛了些,倒
有点文静的感觉(当然,这只是假象罢了)。欣姐的妈是个话痨,总拉着我问东
问西的,我只好敷衍几句。

在她家吃饭的第四天,晚上7点我准时到了欣姐家,敲门,是欣姐开的门。
她让我进屋以后,我发现欣姐妈不在家。欣姐说,「我妈今天晚上临时加班,他
们最近外贸的单子很多,排了她夜班。」还好欣姐妈临走前准备了饭菜,我们两
个就坐在桌子旁,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七点只能看新闻联播了,好无趣)。那
天欣姐穿了一条比较短的裙子,到她膝盖上面起码十厘米,她的皮肤是那种非常
健康的浅小麦色,腿型特别好看,特别健康。看着我都有点反应了。我感觉气氛
略有尴尬(因为我平时和她也没啥话说,毕竟有五岁的年龄差距),而且被她的
腿和胸弄得有点上火,正好家里没人,可以回去「放一枪」,于是吃完饭以后就
告辞了。回到家,想着欣姐的样子,还有她的小腿大腿,我放了一枪,觉得舒服
多了。洗了个澡,开了电扇开始做作业了。(自夸一下,我学习习惯蛮好的,也
比较自觉。)

到了晚上九点多,天全黑了。家里的电话响起来了(家里初三时候装了电话),
接了,是爹妈在外地用公用电话打来的,问了下我的情况,讲了55秒挂了。又
过了几分钟,电话又响了,我想爸妈不是才打过来了吗?怎么又打?满心疑惑的
我接了电话,正准备不赖烦的问他们有啥事,传过来的居然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
音。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电话里的女生喂了两声,说「我是欣姐啊」。哦,欣
姐打来的。「欣姐,有啥事?」我问。「我发现冰箱里面我妈留下来的半个西瓜,
还留了条说要我们吃掉,刚才没发现呢。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完,你过来一起
吃吧。」欣姐说。「这个,你自己吃吧,吃不完再冰起来呗。」我推辞到(我估
计自己脑袋被门夹了,居然不肯去,呵呵)。「那不行,我妈发现没吃完肯定知
道我没给你吃,她会骂死我的,你不知道她很巴结你们家。」欣姐说话还真是口
无遮拦,这么直的话都说了,好吧,我只能去了。「你等等,我马上来。」我说。

穿好衣服,我揣上了钥匙就下楼去她家了。不知为什么,路上我特别担心怕
有人看到,不就是去吃西瓜吗?怕啥?搞得像做贼似的?还好,没遇到任何邻居,
到了她家,敲门就进去了。

进去以后我眼前一亮。欣姐刚刚洗完澡,换了一身居家的衣服。一条短裤,
两条浅小麦色的浑圆长腿就这么肆无忌惮的露出来。上身是一个短袖文化衫,文
化衫下面波涛汹涌。我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要说一下,欣姐那时候应该是20
岁了,身高应该有168左右(她自己后来告诉我的),身材极好。她的脸长得
其实不算特别漂亮,如果身材有90分,脸可能也就是75分的水准吧。不过特
别协调耐看。电视上在放一部无聊的爱情连续剧,欣姐在地上铺了个草席,我们
坐在草席上一边吃西瓜,一边看电视。西瓜吃完了,我该回去了,不过我有点舍
不得走。

欣姐很麻利的把西瓜收拾了,问我「喝啤酒不?」我愣了下,说「喝啊。」
她笑着说「你们好学生也和啤酒呀?」「啥呀,怎么会不喝?我们初中毕业的时
候,我一个人就喝了五瓶」(其实只是两瓶,我在女生面前吹牛了)。「好啊,
那咱们喝点。」说完她从冰箱里面拿出一大瓶啤酒(以前的啤酒瓶蛮大的,大家
应该记得),撬开,又拿了两个玻璃杯,我们一人一个。这里我想说明一下她家
的格局。她家里比我家小,是个一室一厅。欣姐爸妈睡卧室,欣姐睡一张小床,
放在客体里面,小床上围着帘子,有点像大学宿舍的感觉。我们倒了啤酒,坐在
草席上,背靠着她们家客厅的沙发,看着电视。

并排坐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和欣姐无论是物理上还是心理上都隔得更近了。
我可以闻到她身上刚刚洗完澡的,洗发水混合少女体香的清香,让人迷醉。欣姐
问了我一些学校的事情,也和我讲了讲她在医院的事情。她做护士很辛苦,因为
是刚刚进去的小护士,最脏最累的事情都要自己干。确实,欣姐工作以后看起来
比以前憔悴了不少,让人心疼。

「你知道吗,其实最郁闷的还不是辛苦。最郁闷的是给有些病人换药。有时
候真的蛮恶心的。」欣姐说。

「怎么恶心呢?」我好奇的问,也有点恶趣味的问。

「比如把,有的病人拉不出尿来,要插导尿管,你要把他那个拿着,往里面
插,真是恶心死了。」

我听到那些病人居然要欣姐的纤纤玉手拿着他们的JJ,自己刚刚泄完火的
JJ硬了起来。我赶忙把腿夹着,免得丢丑。

可能我们喝的有点多了吧,一下子喝了三瓶啤酒了,而且不断加深的夜色仿
佛也给我们披上了一层保护服,在这样的气氛下,我的胆子大了起来。

我问「欣姐,你这么漂亮,有男朋友吗?」

欣姐愣了下,轻声说「以前卫校的时候有一个,他不是卫校的,是医学院的
大学生」

「后来呢?」「后来他毕业了,人家是做医生的,怎么看得上我啊。后来他
毕业就去了外地,就不联系了。」然后她还絮絮叨叨的和我说了不少她和ex的
事情。一边说,一边喝了好几杯啤酒。

「对不起啊,欣姐,我不是故意的。」「没事,我早没事了。」

「你呢?你小子学习不错,其实坏水不少呢。你有没有早恋啊?」欣姐问。

我本来是准备一口否认的,因为其实本来就没有。不过听到欣姐刚才大谈了
一通她前男友的事情,我心里居然产生了妒忌的情绪,而且也不想表现出自己是
个菜鸟,给欣姐瞧不起。于是我把丽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下,其中很多什么
爱的死去活来都是虚构的。当然,我还鬼迷心窍的把摸过丽的大腿的事情给欣姐
说了。

听我说着,欣姐眯着眼睛笑着看着我,让我有点发毛。欣姐说「呵呵~ 我早
看出来你小子一肚子坏水呢。你小学时候就是个小流氓了,居然还偷看我。」

靠,她还记得啊!(她怎么会不记得,呵呵~ )我赶快解释说「那次……那
次,……不是我……其实……」

她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小子当时跑的可快呢,叫都叫不回来。后悔了吗?」

欣姐是啥意思?什么叫「后悔了吗?」我有点晕,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完全控
制自己了,机械的点点头,说「嗯,后悔了」。

这时候的欣姐已经不再是那个温柔贤淑的女护士了,她过去那种胆大包天的
泼辣劲可能是借着酒劲、或者夜色,又上来了。欣姐把她的脚伸到我面前,说
「给姐姐好好捏一下脚,姐姐就放过你。」

老实说,我求之不得啊。我捧个欣姐的脚,她的脚白白的,特别好看,也没
啥味道。最关键的是,她的脚趾头一个个圆圆的,像珍珠一样。我捧起她的脚,
轻轻捏了起来。「用点力,对,就这样」欣姐指挥着我,闭着眼睛靠在沙发边上。

看着她闭着眼睛,我捏完了她的两只玉脚以后有按摩起她的小腿。这时候我
的JJ已经硬的不行了。借着酒精我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我把她的小腿放在了
我已经如铁棍一般的JJ上。她明显颤了一下,没啥反应,我继续捏着她的小腿,
接着是大腿。她舒服的低哼着。突然,她的另外一条腿曲了起来,接着脚伸到了
我的下面,压住了我的铁棍,用她的小脚轻轻的揉了起来。我一下子觉得血冲到
了头顶,捧起正在按摩的她的那条腿,吻上了她的小脚。(这时的我已经在同学
家看过为数不多的岛国片,有过基本的「教育」了。)我把她珍珠一般的指头含
在嘴里吸吮着,她兴奋的扭动了起来,我又吻上了她的小腿。这时,欣姐一下子
坐了起来,伸手把我抓了过去。我其实也发育的比较快,初三时候已经有165
以上了,高一时候也有170了,比欣姐还略高一点。欣姐一把抱住我,我看到
她有点意乱情迷的样子,也豁出去了,这不就是我在无数个黑夜梦想过的情节吗?
我一下子就吻了上去,吻上了欣姐的嘴唇。欣姐的舌头居然伸了进来,我觉得有
点恶心,不过很快就习惯了,和她激吻到一块。

「你这个小坏蛋,你还跑不跑?」欣姐咬着我的耳朵问。

「打死我也不跑了。」

「后悔不?」

「嗯,后悔,那时候就该这样。」

「哈哈,你那时候啊,jj才花生米那么大能做什么?」

「怎么可能?」

「现在让护士阿姨给你检查一下…………」

说着,她一把扯下了我的短裤。

「你妈今晚真的不回了?」我还剩下点理智。

「不回了,她要到早上8点才下班。」

说着这些,我的铁棍已经被欣姐一把抓在了手里。她的手真烫啊,我感觉自
己像是要升天了一般。欣姐让我躺下了,她饶有兴趣的研究起我的JJ来。那时
候我的JJ已经发育成熟了,又粗又大,不过还是白白净净的。而且刚刚洗过澡,
应该没啥味道。欣姐低头研究把玩了以后,突然在我的GT上亲了一下。我感觉
像是触电了一般。我说「欣姐,含一下吧」(当时在这个小电影里看过这个)
「想的美啊」,欣姐说。她的头发扫在我的JJ上,怪痒的。

这时候欣姐又吻了过来,我一把报住她,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把她的衣服掀
了起来,她没穿胸罩,胸前两个小白兔跳了出来。我一口要住一个乳房吸吮起来,
另外一只手揉着另外一个。欣姐的胸应该不算特别大,B到C之间吧,但是挺
拔健康有弹性,手感特别好。这时候欣姐已经不赖烦的把自己的短裤给踢掉了。
里面是一条嫩黄色的小内裤,内裤下面很明显的水渍。我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裤,
摸到了她的桃园口,感觉她下面全湿了。时隔7年啊,终于又摸到了这里,这个
无数个夜晚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欣姐褪下了内裤,我用铁棒在她下面乱顶了一
气,可是完全不得门而入。欣姐扑哧笑了起来,用手抓住铁棒,轻轻的引导我。
进去了,感觉JJ被一个无比温柔温暖的地方一下子包围了起来,甚至觉得JJ
此时都不属于我自己了。学着小电影里面的情节,我动了起来。而欣姐的两条长
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腰,她力气蛮大,夹得我甚至有点痛,这种感觉让我更加兴奋!!!

可能是因为刚刚回家放了一炮的缘故,我的第一次居然坚持了好久,过了差
不多十来分钟才开始有射的感觉。我在上面一边动着,一边吻着欣姐的嘴唇,或
者欣赏着欣姐闭着眼睛脸蛋通红,咬着牙闭着嘴哼哼唧唧的样子。无论从生理上
还是心理上,此时的我都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想想,身下的这个大姐姐,是我从
小的偶像和女神,是曾经高高在上人见人怕的女「恶霸」,是现在温柔可人的护
士姐姐。我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估计是感觉到我有点发颤,可能要出来了,欣
姐对我说,你出来,我帮你弄出来。我只好万般无奈的从她那里出来,她用手飞
快的帮我撸了几下,我就喷发了,碰到她身上到处都是。她拿出纸巾擦了一下,
跑进洗手间去了。过了好一会,洗手间里传来了水声,原来她冲澡去了。我立马
兴奋的过去,准备学小电影的来个「鸳鸯浴」,可是门居然锁了。我敲了下门,
说「欣姐,让我进来一起洗吧。」里面传来她欢快的声音「想得美,等我洗完再
进来。」好吧,她还是那个大姐大。

那天晚上我睡在了欣姐家里。我抱着她,突然觉得很温柔,甚至有股想娶她
的冲动。我说,「欣姐,我能娶你吗?」她笑起来了,说「你呀,想太多了,我
不喜欢嫁给小弟弟。」看到我很沮丧,她吻了吻我,说「欣姐现在不就和你在一
起吗?别想那么多了。」然后换了一副酷酷的口吻说「呵呵,叫你跑,现在还不
是老老实实被我抓回来脱裤子打屁股了?」看到她这样洒脱的样子,我心情也好
了起来。

半夜醒来我又在她背后动手动脚,两个人又玩了一次。欣姐居然定了个闹钟,
早上6点闹钟响起,她把我赶起来,让我收拾收拾回家去,于是我就这样被她赶
回去了。

后来几天,她妈没有夜班了,我很想很想却一直找不到机会。我几次用眼神
暗示,欣姐就像没看到似的。唉~ 不过还好,在我爸妈他们旅游回来前两天,欣
姐撒了个慌说医院临时加班,跑到我家里。这次我们又尝试了更多的方式,我在
小电影中学到的「知识」终于派上了用场。不过很明显,她还是比我老道得多,
想到这些我心里有点发酸,有点嫉妒。但是我没敢多问…………不过她也不敢在
我家长待,到了十点多就回家去了。

因为是个中学生,父母多少年才有一次这样一起出门的机会,之后我几乎再
也没有和欣姐亲密接触的机会了。再后来,欣姐有了男朋友,过了几年结婚了。
而且高三时候我们大院拆迁了,我们家还建了市内的房子,她家选择了比较偏一
点的小区(她家房子小,不去偏一点的地方还建的房子会比较小),于是就很难
有机会见面了。虽然这么多年了,之后也有过极为有限的几次(这个我或许或写
到吧,还没想好写不写),但是总的来说机会很少了。不过,每次遇到欣姐,我
们总是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还有一种类似于亲情的感情纽带。谢谢你,欣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