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10-1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十)

……

某个冬日的傍晚……

「韵,怎么不吃啊,有心事吗,来,吃点青菜。」我给没心思吃饭的韵夹了
一口青菜。「嗯,磊,我没事,只是工作有些烦,来,喝一杯吧。」「来,干杯」
我们的杯子「砰」的撞击了下,红酒里映出的,是两人各怀心事的面庞。今天回
家,韵破天荒想喝一杯,我看出她有心事,便开了一瓶红酒,我们对酌而饮……

吃过了饭,我有点困,便在沙发上,眯着眼睡过去了……

韵走到我面前,坐在了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我,右手抚摸着我的脸颊,眼角
流下了泪水……「叮咚……」忽然响起的门铃惊醒了沉思中的韵,抹了抹眼角,
确定没有异样后,韵走到玄关处开了门……

门一开,虎哥就被眼前的美人惊艳到了,美人一身朴素的居家服,不施粉黛
的瓜子脸,淡雅与雍容并存,上半身是白色的长袖衬衣,下半身是淡蓝色宽松牛
仔裤,一股高雅的气质迎面而来。韵厌恶地看了一眼眼前的胖男人,淡淡地说:
「进来吧。」

虎哥进了房间,看了眼沙发上的我,说道:「总不能把阿磊放在这里吧,先
放在客房去吧,放心,我那药不伤身的,而且绝对有效。」韵犹豫了一下,还是
同意把我放到了客房的床上,还为我盖上了被子,然后,回头看了我一眼,关上
了房门……

等了一会儿,确定韵真的走远了,我慢慢睁开了眼,嘴里无比苦涩,内心却
又无比地兴奋。我打开了装在卧室的摄像头的接收端口,顿时,多个画面出现在
了眼前,全方位无死角地监控了卧室的每个角落。在我这些日子有意无意的引导
下,我们的卧室已经换上了粉红的床单、蚊帐和窗帘,充满了暧昧的气氛。此时,
卧室的大灯已经亮起,但里一个人也没有,在我忐忑的等待中,终于,两个身影
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而这,也让我的心马上提了起来……

两个并排的身影走了进来,而妻子的身影不知为何有点蹒跚。仔细一看,只
见在美人的背后有一支罪恶的大手从裤间伸了进去,在那丰满的臀部不停抚摸揉
捏,牛仔裤也在大手的蠕动下变化出一个个诡异的形状……韵的脸色毫无表情,
仿佛那大手揉弄的并不是她身上的肌肤,只是那蹒跚的脚步却也说明了男人的粗
暴直接。

到了床边,虎哥抽出了手,然后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好香啊」,韵皱了
下眉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我和虎哥诧异目光下直接脱下了上衣和裤子,余
下了白色的乳罩和内裤,盯着床头说道:「你弄快点,完了马上走!」

没想到她这么直接,韵的果断出乎了虎哥的预料,不过他马上挑了挑眉头,
说道,好啊,然后从随身包里面取出一个小巧的DV,准备安放在正对床中央的
位置。

「你要干什么,我可不会让你再一次得到把柄了,死了这条心吧,大不了就
是一死,我也不怕什么了!」韵的语气很平淡,可是谁都能听出那份果断和决心,
恐怕如果出了意外,她真的会以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

「这可就很难办了,我只是想在这里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而已,可弟妹你的
要求让我很为难啊,我可是准备和你共度一个让彼此都幸福的美妙夜晚哦。」
「对于你,我永远也不会有感觉的,你死了这份心吧!」韵的态度坚决,不为所
动。

虎哥皱眉思考了很一会儿,终于缓缓说道:「这样吧,我们来打一个赌,各
自退一步,你要尽可能配合我,而只要我今天在你之前射出来,就算我输,那我
就把那个晚上所有的数据都交给你,我保证不外传,并且只要你不再调查我,我
也不会再介入你们夫妻的生活;但是,如果你被我先弄上了高潮,那么你就要陪
我几次,次数我们可以一起讨论,放心,不会很多的,毕竟你我都有各自的生活,
之后只要你不愿意,便老死不相往来。」

韵犹豫了,不是不敢,毕竟她对自己有信心,毕竟自己的性欲不强,而且对
于自己厌恶的人怎么都不会有高潮的,她是怕虎哥食言而肥。「对我王虎的信誉
你可以放心,如果这点承诺都做不到,那黑白两道的兄弟也不会给我这么大的面
子。」韵在犹豫了一下后,缓缓点了点头。却不知,这一切已经落入了我们的设
计中。

……

(十一)

当韵在内疚悔恨的心情中给我倒下「安眠药」的同时,我也将另外一种药放
入了韵的酒杯之中。那是我在网上千挑万选的药——春药。这种药并不会像其它
同类一样,直接让人进入狂乱的兴奋之中,它反而发挥的非常缓慢,并且有较长
的潜伏期,只有当女方处于高度紧张、兴奋或者愤怒等极端心情时才会慢慢发挥
效果,并且在女方不知不觉中大大加强女方的敏感度,最后慢慢刺激荷尔蒙的分
泌,让女方慢慢进入巅峰。

这种药局限性较大,但是却无比昂贵,盖因它能在清醒的情况下最大强度地
激发女人的性欲,并能让女方在过程中更加清晰地体验男方所给予的刺激,事后
回味时更久久无法忘怀。

在平时,哪怕虎哥技术再如何高超,恐怕对一直处于厌恶和恶心感中的韵来
说,那也无济于事,可是当这种药进入了韵的体内,有的东西或许就已经不在她
的控制之中了……

而韵却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是坐在了床上,看着地板,仿佛在低头等着男
人的宠幸。虎哥并未让佳人久等,他让韵趴在了床上,然后脱下衣裤,只留下被
阳物撑起一个巨大突起的黑色四角裤,然后双腿分开,跨跪在韵的正上方。下方
的韵感觉到了男人的动作,只是将脸埋入了枕头中,什么反应也没有。虎哥不以
为意,只是将饱胀的内裤顶端顶进了韵的双腿之间,在韵的白色内裤上缓缓摩擦
着。然后他把头放在了韵的脖间,一点点温柔地亲吻着,直到把那光滑的后颈全
部舔上一层反光的水渍……

抬起头,看着女神光滑的背影,虎哥微微一笑,从包里取出了一瓶润滑油,
打开瓶盖,然后沿着女神背脊的中心,从后颈处一点点往下浇,最后从双足处往
回,浇了个遍。冰凉的液体倒在了女神的背上,韵不禁微微打了个冷战,似被吓
了一跳,然后继续趴着。

虎哥把润滑油装回去,笑道:「弟妹,我来给你按摩一下。」然后不等美人
回应,双手开始缓缓地攀上美人的玉背。他将润滑油慢慢揉开,从双肩开始,像
真正的按摩师一样为美人推油,待得美人全身流满了润滑油,他便开始了进一步
按摩。他先将双手沾满润滑油,然后从两侧伸入被乳罩包裹的压在美人身下的玉
峰之中,然后又是一番激烈地揉捏,而在润滑油的帮助下,那双峰变得滑不溜手,
却是怎么也握不住了,反而让当事的两人感觉到一丝淫靡,「还真是调皮啊,呵
呵」,韵听到这句话依旧毫无反应,只有那埋得更深的脸在述说着她的羞愤……

玩够了美人的玉乳,虎哥的手缓缓下移,最后来到了玉人的脚掌之间。上一
次在黑丝的包裹下,玉趾还能保持一丝最后的尊严,可这次已经没有了保护的玉
趾却只能在男人的面前展示自己最绝美的风采。男人如同野兽一般疯狂地分开美
人的脚趾,然后将舌头灵活地深入缝隙中穿梭,仿若在林中游玩的小蛇,欢快地
穿行着。待得小蛇玩够了,野兽便分开了大嘴,将秀美的大拇趾吞了进去,让美
人通过拇趾,感受他嘴里的温暖与温柔,他对拇趾或舔或咬或吮吸,最后让脚趾
在嘴里一进一出,仿佛成为了另类的性器一般,让美人整个身躯都颤栗了,待得
他找到了另一只玉足,那玉足却本能地收了回去……

「弟妹,这样可不行哦,说好了要配合我的,不然的话就算你输了哦!」玉
足只好慢慢回到了男人的怀中,伴随着男人那意味深长的坏笑……

等男人赏玩够了玉足,他终于决定开始正式狩猎今天的猎物。

「把屁股抬起来,整个人四肢撑在床上。」男人第一次用命令的语气对妻子
说话,妻子犹豫了一下,仿佛挣扎着什么,最后,还是按照男人的命令摆成了羞
耻的姿势。

而在客房的我则是涌起了巨大的嫉妒感,不仅是因为恬静温婉的妻子第一次
在人前摆出这么羞耻的姿势,还有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虎哥蹲在妻子的美臀后面,把脸慢慢埋入翘臀,然后深吸一口气,「呼~,
真香啊」说完还轻轻拍了拍翘臀,「弟妹的屁股真是有弹性」,妻子整个肩部都
在发抖,表示她正承受着巨大的屈辱和愤怒。不过男人终于离开了臀部,看着眼
前的美人,突然出手,迅速解开了乳罩后背的扣子,然后让其随地心引力慢慢飘
落,那对玉乳则吊在了胸口,仿若成熟的蜜桃,沉甸甸的……

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美人猝不及防之下发出了「啊」的惊叫,感到了一丝
惊慌与羞耻。如果,虎哥在最开始就除下了韵的乳罩,或许不会有这么大的效果,
但在韵已经「习惯」了乳罩保护的情况下,这样突然除去了遮羞布的情况,会让
美人感受到别样的羞涩。

欣赏了美人那一刹那的慌乱,虎哥充满成就感地放出了那久违的巨龙,然后
让它在美人的最后一层防御外轻轻摩擦。「等下」,韵终于想起了什么,看了看
我们挂在墙上的新婚合影,咬了咬牙说道,「能不能把灯关上?!」「好啊」在
韵意料之外的回答响起了,她以为虎哥会以要摄影的理由拒绝,却没想到他却答
应了,把她下面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主卧里一片漆黑,客房里的我便陷入了焦躁,看不清的漆黑画面里就像有一
个恶魔在低语,让我口干舌燥,心脏骤跳。

这时,画面里却响起了「哧溜」的声音,是虎哥在吸吮韵的哪里呢,是脖颈、
玉背?还是……「还是跟上次一样香甜可口、嫩滑多汁,让人欲罢不能啊。另外,
这里是不是又变大了,捏起来真是让人爱不释手!」虎哥的声音从画面里传了出
来,让我不禁血脉喷张,「说这些干什么,除了让我更讨厌你以外有别的用吗?」
韵那清淡的声音仿佛有治愈人心的功效,让我开始平静下来,可下面的话却又将
我再次推入了地狱,「还是快点进来吧。」虽然我知道,韵是为了完成赌约才说
出这句话,可是却仍旧无法接受韵——我那心爱的妻子,主动要求男人进入她的
身体这件事。

「好的,弟妹,我要来了,你要接住哦!」「……」韵一言不发,不去理会
这些污言秽语,房间里一片寂静。似乎只过了几秒,又过去了千万年,当我的世
界被寂静笼罩,当我以为就这样一切都过去时,我的世界被一对男女的声音所冲
破……

「啊(啊)!!」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尖叫被打入了我的脑海,让我静止的
心猛然跳动了起来……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