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平窝案】(某黄窝案)(159)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59)重大泄密事件7

那天琼薇急匆匆的离开了大首长的房间,客厅里没有见到地方上的王主任。
倒是有秘书和警卫已经过来了。人家还没怎么滴呢,琼薇倒像偷了东西似的脸先
红了。

「首长叫我。我先进去了。」那个干不成事的秘书说。

「,,」琼薇不知道秘书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也没敢回答。

「首长有点小礼物给你们。现在拿上吗?」警卫对琼薇说。

「不了。留在这里明天我来拿。」琼薇说。

『他走了?』看不到王主任,琼薇顾不上多想,急匆匆的准备回家。刚出第
二道门,便看到王主任手里拿着两个小矿泉水瓶子,背靠着墙,正在走廊里等着
呢。

原来王主任发现卧室门不隔音,不想惹嫌疑,不然如果大首长记仇的话,绝
对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他主动回避了。当然他回避的有点晚,他本来应该当面
离开。当秘书的还要再机灵点。

中国的官场,处处是陷阱。

琼薇知道刚才王主任要过自己的『黄金水』。自己也答应人家了。人家正等
着呢。「你也想要吗?不知道能不能挤出来。」琼薇说

「试试看。几滴便可以。可是这里的厕所都在客房里锁着。我们没有钥匙。
去哪里弄呢?」

「现在时间实在来不及了。要不我先走下次我给你留一瓶?」琼薇急匆匆的
想离开。

「求你了。」王主任说,「我老婆说过好几次了,阿靓也死乞白赖得要真正
的黄金水,不要市面上的掺水货。非让我找国外的代购不可。国外那有什么好货?
黄金水出口前都做了组织处理,根本就没有活细胞了。再找不到她们非杀了我不
可。」

「你找个什么地方回避一下,」琼薇有种预感,必须尽快回家才能减少老公
的怀疑。她没工夫磨蹭,只能速战速决。她知道走廊里面没有厕所,楼道直统统
的一条,连点坑坑洼洼都没有

「那你转过脸去。」琼薇一看实在没办法,她又实在着急,准备干脆在在走
廊里尿了。

「行行。」王主任还能不同意?

「慢点。」琼薇又叫住了王主任。

「什么事?」

「我刚刚和……他(这个字的声音特别小)……做过那事。可能要发混,你
嫌不嫌?要不过几天我给你留一瓶干净的?」这话说起来不好听,但是不告诉人
家一声琼薇觉得很缺德。

「没关系。今天的我先拿走。过几天你再给我尿一瓶干净的。」他倒不贪财。

「那你转过去吧。」琼薇真的撩起裙子,蹲了下去。从前面把那个小瓶子的
口对准了自己的阴道口。

「两瓶啊。两个人要的。」王主任转过身去还不放心,还在交代。

,,「完事了吗?」正在这时,两个女服务员从王主任相反方向的楼梯间里
走了出来。

琼薇正蹲在楼道里撒尿,听到有人说话,吓坏宝宝了。想停又停不下来。

女人的尿道短,尿道括约肌力量不够,很难把走到半路的尿在硬生生的把它
再憋回去。来人了又不能不躲。一边撒尿一边抬屁股,「噗」的一声撒到楼道地
上了。幸亏做完爱后冲洗的时候刚尿了一次废尿。现在的尿不多,不然明晃晃的
走廊上一大摊水一眼便可以看出来的。

「你们先回去,等一下再过来。」王主任连忙从蹲在地上小便的琼薇身上跨
了过去,堵住了两个服务员的视线,把人硬是给轰回去了。

这里的服务人员训练有素,没有强伸着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其一。
其二是,即便她们看到了什么也不会出去乱说的。这是基地招待所,有着严格的
保密制度。

「瓶子有点小。」琼薇把两只瓶子放在地上,站起身来。她提起内裤后一松
手,裙子自己掉下去了。现在年轻女人时兴穿短裙,但是琼薇这次穿的是长裙。

「有些尿到地上了。」琼薇向后退了一步,看着自己留在亮晶晶的大理石地
面上的一大片尿迹说。「服务员发现了会过来擦的。」

招待所走廊里没有铺地毯,而是大块瓷砖的地面。每天用来苏水清洁好几遍。
这样不仅仅是为了保持公共场所的卫生;而且一旦监控设备被破坏,来往的人员
必然还会在光亮的地面上留下足迹。这么重要的单位,保密工作不得不十分注意。

「太可惜了。」王主任说着趴到了地上,用嘴巴把遗留在地面上的尿液全都
吸到自己的肚子里面去了。当他舔干净地面,蛤蟆一样四肢着地的抬起头的时候,
发现琼薇正惊讶的瞪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她呢。

「不脏。」他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说,「就是有点消毒水的味道。」

——————————————————————————

王主任夜里没有回省城,而是留在了城市里,他直接去了阿靓家。

那间大大的太阳房里,暖融融的。王主任屁股还没有沾到沙发,半路上就听
到阿靓在问,「我妹妹到底怎么样了?找到没有?」

「我刚问了。已经有线索了。」王主任说。不过他并不知道,事情远没有他
想象的那么简单。

「急死我了。这么多天你都不回来,,王妈,把我做的燕窝银耳莲子羹热一
下拿到太阳房来,,」阿靓迫不急待的迎了上来。

阿靓从没有逼王主任离婚。总是和男人保持着这种半即半离的关系。这倒不
是说她不想结婚,而是她知道,一旦她这样做了,不但得不到她期望得到的,连
以前已经得到的也要失去。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满足于现状。

正因为如此,王主任虽然和正妻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但是关系却是阿靓更好
一些。钱也到了阿靓这里不少。

「要不我们去卧室里先把正事办了?」王主任刚才亲历了琼薇副总指挥和大
首长的那种事情的刺激,心中正有一腔激情需要向外发泄。

「就在这。」阿靓说,「不觉得在这里像在原始森林里那么刺激吗?!」

阿靓的太阳房内郁郁葱葱,真的像原始森林里一样生机勃勃。她没有安装增
湿器。这年气候不正常,这些本来应该十分干燥的日子,因为连日下雨,已经和
黄梅天查不多了。

王主任很满意阿靓。女人不但年轻漂亮,而且非常懂事。从不抱有任何奢望
与幻想。为了躲避反腐的打击,他一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为的正是保住自己
和这个女人,以及委托这个女人看管的财物。甚至他回到省城的家并不不觉得那
是家,到时来到了阿靓这里才觉得回到家里了。

「生活费快用完了。」阿靓说。

「在你这里那么多钱,你用吧。」

「你不说我是不会用的。」

男人一听这个,心里暖暖的。这种人心里最大的东西便是钱。

「最后一笔放到你这里的两个亿,你拿出两百万来先用着。找你妹妹也需要
钱。现在是非常时期,任何进贡都不敢收。以前收的都像是定时炸弹。退也退不
回去,那些人明着都说不会卖你,但是关键时刻谁敢保证?只要审讯的人说『你
交代了便给你减刑。』那时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他又说,「这钱留着反倒是祸害。我不会要回去了。如果将来我出事了。你
用它周济一下我家。孩子已经走了,你照看一下我的父母。我老婆肯定不会管他
们。这钱你随便用。不用它过点好日子难道还要等它自己烂掉,惹出大麻烦不成?
你注意别漏富就可以了。」

想了一下觉得不放心,又说,「这个『不露富』范围可广。比如不许老在网
上买东西。网上表面上买卖双方互不见面,实际上每笔买卖都有记录、存档,几
百年都消除不了。还不如到实品店。还有,存款不能用自己的名字。那等于是在
往自己脖子上套绞索,人完蛋了,钱也得不到,」

「知道了……」阿靓撒娇着说。她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以下几段没有必要看

女人就是女人。一个常把油门当刹车的生物你能指望她懂什么?

王主任说的是那些曾经收过『好处费』的人的纠结之处。当上面要求主动交
代的时候。你相信了,交代了,你就全完了。反腐对于主动交代,退回所有赃款
的人并没有一个特别的优待政策。所以没人会主动交代。主动交代就是自杀。

这个有待政策应该是,如果你交代了,退回了所有的赃物;除非是累犯,就
这件事来说应该不予追究,也不公布案情,还不能影响工作。如果有有隐瞒的,
另案另说。当然这样的政策太过优惠,可能也没人信。

但是对于纪检部门也不轻松,在审问中嫌犯有可能交代了全部事实。可是他
们却并不这么认为,总认为你还有所隐瞒,总想再挖出点什么。好让他们立功。

对于不少人来说,受贿有时是迫不得已,别人都收了,只有你不收,那别人
肯定把你当成潜在的告密者,不能容你。你的官位早晚不保。

至于纪检部门说什么『如果你不坦白,下场肯定更惨。』这话也说不通。怎
么更惨?不就是下几年大狱吗?家里还有钱花呢。不贪腐的家里哪来的钱?用什
么去监狱里捞人?

反腐遭遇全面抵抗,不是因为中国人太坏了,而是因为反腐部门的愚昧。他
们总是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百分百的正确,把同盟军都搞成敌人了。

为了保证党和国家的持续发展,一方面要大力反腐,更应该做的事是保证内
部不要有新的腐败发生。不然老的下去新的出来,反腐都成了游戏了,还有什么
意义?

如何保证不发生贪腐才是问题的关键。现在的方法肯定是治标不治本,并没
有触及问题的实质,抓住一个算一个;高薪养廉也不行,高薪养廉肯定是低效的
代名词。

中国的贪腐的根源在于全民素质太低。无论谁当官都是一个德行。无论多大
的官都摆脱不了身上的那种平民素质。很多劣迹由此而生。

一个天天吵吵地铁上能不能吃东西的素质真的不可恭维。

战争期间,**的战斗力最强。因为那个时期共党内部没有什么私利,不
想国民党,抢着要个人财富。那时共党成员的私利就是最大的发挥出个人的能力,
凭此确认自己的地位。这就保证了它的站而无不胜。现在不行了,现在都有个人
财富了,为了追逐个人财富,腐败便发生了。你这时候还用老一套抓人的方法,
怎么能获胜?国家又怎么能不受影响?

—————————————————————

王主任的小心是对的。这是因为在这个社会里,坏人小心了没事;好人不小
心反倒蒙冤。琼薇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这之后,琼薇遇到了她人生中第一个大的挫折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什么原因,琼薇的事情在外面已经出现了各种版
本的流言。什么『哪个文工团的被中央的睡了的同时,还有琼薇,琼薇也被中央
领导给睡了;』『什么人家别的女人要钱财,琼薇贪腐要地位。』沸沸扬扬的说
什么的都有。穿来穿去便传到小薇老公的耳朵里面去了。

那时候有一阵子这种流言传的到处都是,五花八门,什么「有个领导最喜欢
三个『樱』;另一个喜欢琼薇。」

还有谣言说什么,「只要领导裤裆里一痒,她们便要直接飞中央。有专人专
机接送。」

「年迈的领导会直接打电话说,『那个小
,我有点事。你来一趟。』差着
好几十岁的女孩会马上放下手里所有的工作立即『出差』。」

「到地方后话不多,一老一少会立即交织在一起,搂搂抱抱,摸摸弄弄,直
到上床。那么大动静弄出来的事情,几分钟便结束了。通常女方也得不到什么性
满足,或者性欢愉。完成任务而已。」

「你说他们两个谁主动?」这么无聊的话题照样有人讨论。

「也合咱们平民百姓一样男的压在女的身上?」说这个有意思吗?

「他们办事戴套吗?」你说这些人是不是吃多了撑的?

「谁给她们买套?他自己不能出去,又不敢让老婆买。」「秘书买吧?」
「女方自己带的!她还不知道干什么来了?」

「完事后肯定要一起吃顿饭吧?」「山珍海味随便挑。」「操逼不能算腐败,
可是操后这顿饭应该是腐败了?」

「路费谁报销?这个可是腐败。」

把个正经事说得好像多么见不得人似的。不过是几次跨越年龄障碍的性交而
已。

最为不幸的是,在另一个城市,小薇事情的风言风语已经传到了她的老公耳
朵里。你想,媳妇出类拔萃,却很少回家。作为一个中国人身旁的风言风语肯定
少不了。

最为不幸的是,三人成虎,流言多了你不信也得信。

小薇老公的心里顿时难受的要死,他不像那个什么『樱』的老公那么有肚量,
心里想道教一般的疼。这种痛苦还不能说给任何人听,只能咽进自己的肚子。连
父母都不能告诉。

这次小薇老公到媳妇的驻地探亲以后,媳妇却临时要走。『她要干什么去?』
小薇的老公顿时多了个心眼,把自己的手机打成录音,悄悄地塞进了媳妇车座位
的缝隙中。如果两个人车震,他便会得到证据。

但是,手机没有录下两个人乱搞的证据,反而录下了一段奇怪的对话。

男,「去了以后大首长如果要黄金水怎么办?」

女,「要就给呗。平时都白白放出去了也是浪费。」

男,「那我就明白了。」

『他明白了什么?』小薇的老公一直不明白。后来他听人解释了才知道这个
女人一定偷偷的把黄金水送给别人了。东北人说话,『这个败家娘们!』而自己
却以为他去搞破鞋。不过他还是不放心。

最让小薇老公不放心的是孩子的问题。曾经怀疑过自己的精子活力不够,不
能生育。也做了一些治疗,采取一些措施,可是收效都不大。

然而这时奇迹发生了!虽然男方检查的结果仍然不那么好,可是老婆怀孕了。

听到了这些风言风语以后,加上以前的怀疑,小薇的老公再次坐不住了。总
想带孩子做一次DNA检查。嘴头上的理由是,『做了以后便可以放心了。』

没想到反对检查最厉害的反倒是小薇的婆婆。婆婆以前什么事情都向着儿子,
唯独这一次她不干了。「查它干什么。是你媳妇生的便可以了。如果不是你能拿
他怎么样?扔到大街上不成?」

可是小薇老公的拧劲上来了,像他们这种独生子女不论性格多么软弱,对于
她们来说父母的话都是可以没有理由的拒绝的。非要检查不可。

当儿子坚持要查的时候,小薇的婆婆又自己先找到检测中心,「能不能只查
Y染色体一项,不查DNA全部?」验DNA时并不是全部检验,那样太费工夫,
公安部规定,查DNA时只要查20个规定的点。结果出来了……不过这是后话。
我们以后一定要知道。当然,结局不那么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