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谊的秘密 前传】(0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初尝禁果

既然是前传,那就说说思谊上高中时候的事情吧。

思谊刚上高中的时候还是处女呢,因为成绩不怎么样,被家里人送到了外地
上高中。新的环境很陌生,四周都是新面孔,所以难免比较寂寞。

大概新学期过了一个多月吧,同班一个叫陈鹏的男孩开始逐渐向思谊示好,
经常跑来和思谊聊聊天啊,或者请思谊吃个饭什么的。终于有一天,他和思谊表
白,说要让思谊做他的女朋友。这对于那时的思谊来说,完全是晕乎乎的,因为
也没什么朋友嘛,他算是和我最亲近的人了,所以思谊也就欣然接受了。

不过交往了一段时间,思谊发现他总是偷瞄思谊的胸部。思谊发育的算是比
较好吧,高中时候大概有D杯左右。你问胸围是多少?那你就外行咯!女孩子的
胸围和罩杯其实完全是毫无关系的。很简单的问题,32D的胸部和38A的胸
部,大家说那个大?你若是个毫无经验,肯定说38A的大。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罩杯是决定胸部大小的关键,而不是胸围哦!所以说思谊的胸部还是蛮大的,至
少在同班同学里,还没有人比思谊的更大。嘿嘿嘿。

之前思谊和他只是单纯的男女朋友关系,最多也就亲亲嘴,还是那种嘴唇轻
碰一下就分开的那种,完全没有其他的想法。

直到有一天下自习,不知道陈鹏受了什么刺激,非要拉着思谊跑到教学楼后
面,看着四下无人,便将思谊按在墙上,疯狂的亲吻思谊。思谊也被他的狂吻冲
昏了头脑,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陈鹏亲了一会,手开始不老实,拉开思谊的校
服,将手探入衣服里,掀开了罩罩,一把抓住思谊的大奶子揉搓起来。

当时只觉得胸部突然传来一阵特别舒服的感觉,完全没有经验的思谊当时就
傻掉了。他一边亲吻着思谊,一边解开思谊里面的衬衣,刚刚解开衬衣,两个大
奶子便淘气的跳了出来,这还是思谊第一次在外面袒露自己的胸部。

他一边揉搓,一边含住思谊个一个乳头,下身紧紧贴住思谊,在思谊两腿间
上下蹭着。思谊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两腿间竖着一个硬硬的南傍国,不停的顶着思谊
的双腿和小腹。

当他脱掉思谊裤子的时候,思谊终于清醒了,急忙推开他。

当时陈鹏也是愣住了,完全没想到思谊会有这样的反应,就呆站在那里,半
天没有反应。过了一会,他低着头,小声说道:「思谊……对不起……我……」

思谊心里乱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他是对还是错。只得慢慢将裤
子提起,整理着衣服。

「思谊,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所以……没有忍住……」陈鹏小声解释着。

「鹏鹏,我们不能这样。我知道男生对女生身体都很感兴趣,但是我们不能
这样子,至少现在还不行。我希望将我的第一次,留到与你的新婚之夜。好吗?」

陈鹏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看他那样子,思谊也不是滋味,便对他说道:「你若保证不做那种事情,思
谊可以允许你碰我的身体。但是,绝对不许做那种事情!你若答应,思谊可以最
大限度的满足你,要是你觉得无法答应,那我们还是分手吧。」

陈鹏见事情还有余地,便急忙答应道:「好好!只要让我摸摸我就满足了。」

虽然不能和他做那种事情,但是思谊也做出了让步,允许他摸思谊的身体。

所以从哪以后,陈鹏经常拉着思谊到没有人的地方,像什么天台啊,音乐教
师啊,楼后之类的地方,揉玩思谊的大奶子。逐渐地,他开始探入思谊的下面,
用手揉搓思谊的小穴,弄的思谊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但毕竟答应过他嘛,再
加上陈鹏也很守诺言,并没有更进一步,所以思谊也就默许了。

转眼间,就到了寒假。陈鹏因为家是本地的,外加上家里看得比较近,只能
暂时和思谊分开。思谊因为家里离这边比较远,再加上思谊是个女孩子,胆子比
较小,所以打算和同学校的老乡刘程一起回家。可谁知当思谊和刘程赶往火车站
的时候,当天的车票居然全都售空!最早也只有第二天晚上的票。没办法,只能
和刘程购买第二天回家的车票。

今天算是回不去了,而且车站离学校也比较远,来回也很麻烦,无奈,便和
刘程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宾馆过夜。可谁知道附近宾馆全部爆满,思谊和他废了
好大功夫,才找到一家仅剩一间客房的宾馆。

听到这个消息,刘程笑道:「看来今晚我要打地铺了。干脆也别脱衣服了,
凑合一宿算了。」

思谊想想,也是,便答应了他的意见。

俩人开好房间,便根据门牌号来到了房间内。当我俩爬进房间的时候,早已
累的不行了。虽然是冬天,但是带着这么重的行礼,汗水早就将身上的衣服洇湿。

看来这下必须要洗个澡换身衣服才行,不然捂一宿,思谊非臭掉不可。

当思谊洗完澡,却发现自己忘记没有将换洗的衣服拿进来。原来的衣服已经
满是汗味,思谊碰都不想碰,所以只能围着浴巾出来拿衣服。出来的时候,屋子
里已经一片昏暗。

「刘程,你怎么没开灯啊?」思谊看着正穿着秋衣秋裤的刘程问道。「你怎
么脱成这个样子了。」

「啊……那个……外面太……太热了。」刘程结结巴巴地答道。

思谊这才发觉,屋子里确实很热,难怪思谊披着浴巾出来都不觉得冷呢。只
是为何洗手间的灯光会透到里面的屋子呢?可当思谊走到床边行李箱,想要拿换
洗衣服的时候,这才发觉,居然洗手间和卧房只隔着一层磨砂玻璃。这还不是最
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原本看不透的玻璃,因为思谊洗澡时候不小心将水喷洒在玻
璃上,使得原本磨砂的玻璃变成了透明!思谊整个洗澡的过程完全被刘程看光了!

思谊当时尴尬死了,急急忙忙打开行李箱,想要换好衣服。可是打开行礼箱
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内裤皱皱巴巴地丢在最上面。拿起来,居然有一股臭臭的
味道。思谊起身,正想质问刘程是不是动过思谊行礼的时候,刘程突然将思谊扑
倒在床上。在扑倒思谊的时候,本就不牢固的浴巾也滑落在床边,思谊完全赤裸
的被刘程压在身下。

刘程红着眼睛,疯狂的揉搓着思谊的大奶子。思谊本想反抗,可胸口传来的
刺激,使得身体没有一丝力气。因为经常被陈鹏触碰,思谊现在身体特别敏感,
小穴居然流出水来。刘程的下面,硬硬的顶在思谊羞羞的肉缝之间,小穴的淫水
把下面南傍国上的秋裤都打湿了。

「刘程……别……啊……不行……」思谊想要推开他,却毫无力气,无力的
拍打更像是在他身上摸索着。

他见思谊下面流出的水都将下面的秋裤打湿,便敏捷的一褪,秋裤瞬间便被
他脱下。滚烫的肉棒直接插在思谊小穴和双腿之间,思谊只得夹紧双腿,抵抗他
的侵犯。

可思谊小穴流出的淫水太多,他便抽动下身,在思谊双腿间抽插起来。思谊
的腿虽然算不上修长,但是皮肤绝对算是柔嫩白皙,平时就十分光滑,再加上小
穴的淫水,使得肉棒毫无阻力的抽动在思谊的双腿之间。随着肉棒在小穴上的摩
擦,思谊只觉得身体燥热无比,下体逐渐出现一种难以言喻的舒服之感。

「哼……嗯……不要……哼……别……」刘程不但抽插这思谊的双腿,双手
还不停的揉搓着思谊的大奶子,更可气的,是他手指,不停地揉捏着思谊的乳头,
使得思谊快感连连。再加上他疯狂的亲吻着思谊的脖子,思谊实在忍不住,下意
识的叫出声来。

他抽插了一会,贴在思谊耳边轻声说道:「思谊,把腿分开,让我在外面蹭
蹭行吗?」

思谊也被他弄得身体痒痒的,便答应道:「你不许插进去,我还是处女……」

他起身点了点头道:「好的,我不插进去。」

就这样,思谊第一次全身赤裸着暴露在男人面前,这个男人还不是思谊的男
友,而是思谊一个连朋友都不算的老乡,并且双腿还淫荡的分开,露出自己嫩嫩
的处女穴。

他扶着自己的肉棒,沾着小穴流出的淫水,划蹭在思谊的阴唇之间。只是他
要一边扶着自己肉棒,一边磨蹭,显得十分不方便。

「思谊,帮我扒开一下你的穴肉好不好?」

思谊为了获得更多的快感,只得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伸出手,将自己的阴
唇分开,任他揉蹭。小穴被他肉棒摩擦着,思谊只觉的里面渐渐的开始苏痒难忍
起来。

有了思谊的帮忙,他可以一边蹭着思谊的嫩穴,一边抚摸着思谊的大腿。

「思谊大腿真滑,嫩穴好漂亮,腿分的这么开,都看到处女膜了。」

紧接着,他稍稍挺了挺身体,肉棒头便撑开思谊的嫩穴,没入其中,顶在了
处女膜上。

「哼……」随着他轻微的插入,思谊觉得下体微痛,但是却缓解了那苏痒之
感,所以思谊并没有说什么。

他见思谊没有反对,便开始小幅抽动起来,大大的肉棒头时而出现,时而消
失在思谊粉嫩水滑的嫩穴里。思谊虽然心里知道这是完全不对的,只要向后退去,
肉棒就不会在侵犯思谊的嫩穴,但是下体的快感实在太舒服,思谊实在忍不住想
要让他继续抽插,所以明知道这不对,但是依旧努力分开双腿,在他面前充分暴
露出自己的私处,任由他淫玩。

思谊自认为不是那种淫荡的女孩,可是面对性爱的快感,思谊完全无法抵抗。

想来也是因为身体过于敏感,只要稍被触碰便快感连连,大脑也一片空白,
晕乎乎的,只想要更多快感,欲望完全将理智丢到了九霄云外。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肉棒也越插越深,肉棒一次次冲击着思谊脆弱的处女膜,
虽然也有一丝丝疼痛,但是随之而来的确是一波波更大的快感。

「啊……嗯……嗯……」随着他的一次抽动,思谊便忍不住轻声淫叫一声。

自己都被这淫叫声羞得面红耳赤,却还是无法忍住。虽然紧咬下唇,可是还
是被那一下下的冲击舒服的忍不住叫出声来。

刘程快速地抽动着,时候不大便已是满头大汗。他抽出手,揉搓着思谊敏感
的阴帝,弄得思谊阴道更加的瘙痒难耐,反而期待着他一次次的插入。可这个讨
厌的家伙,居然在思谊舒服的时候,将大肉棒拔了出去。

思谊感觉下面的快感突然消失,那酥痒的感觉却愈发强烈。虽然他抽出了肉
棒,手却不停的揉捏思谊的阴蒂,胸部也不放过,乳头被他不停的拨弄着。思谊
感觉身上难受死了,阴道内就像好多蚂蚁在爬,竟然渴望着肉棒的插入。

思谊完全被这难以忍受的欲望快要折磨疯了,顾不上女孩的羞耻与矜持,挺
起屁股,对着刘程哀求道:「别……别拔出去,快插进来。里面好难受~ 哼……」

刘程放开了思谊的乳头,另一只手却没有减弱对阴蒂的摧残,他扶着鸡巴,
拍击着思谊的嫩穴。「这么插太没意思了,你倒是舒服了,我还憋着难受呢。除
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什么条件?」思谊此时意乱情迷,恐怕他说什么条件,思谊都会答
应。但是心里却很担心,生怕他提出要思谊做他的女友之类的条件。

不过刘程却没有这方面打算。「除非以后我想干你的时候,你都乖乖给我干,
完全听我的话,我就继续。」刘程坏笑道。

虽然这种条件很过分,但至少不是要思谊做他的女友,况且眼下思谊已经快
被阴道内的酥痒折磨疯了,便答应了他的条件。虽然答应了他,可他却还是那样
不紧不慢地划蹭这不肯插入。

「人家……人家都答应了你的条件,快插进来啊~ 」

「唉,现在是你求我哎,就这样求人?」

他说着,将肉棒竖着紧贴思谊的肉缝,肉棒头一下一下剐蹭着思谊的阴蒂,
思谊感觉都快要疯掉了。

「求求你……快插进来好不好?」思谊已经顾不得羞耻,哀求着面前的男人
奸淫自己。

刘程一脸淫笑,假装问道:「用什么插啊?手指?我不知道啊。」

思谊这才明白他的阴谋,但也已经顾不得其他,只得红着脸说道:「用……

用你的肉棒……「

「肉棒是什么?我听不懂。」刘程加大了对阴蒂的刺激。

「啊……不要在欺负人家了,快点插进来吧……哼……」思谊急的都快哭了。

可那家伙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依旧不依不饶地问道:「你不说我怎么知
道啊?」

「用……用你的鸡巴……用你的大鸡巴!」思谊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可以
说出这样淫荡的词语。却发现这样的话语,反而更加刺激了思谊的淫欲。

刘程终于肯将肉棒插入了少许,继续逼问着思谊。「用鸡巴插哪里啊?」

「用鸡巴插思谊的小嫩穴……」思谊只能妥协。

「哪里是嫩穴了?水都流成这样,还嫩穴呢?我看就是一个小浪穴,小骚穴。」

「是浪穴,快插进来吧!求你了。」

「可你还是处女啊,插坏了处女膜怎么办?」

「没关系的……你小心点就好!」

「还是算了,我可不想你以后没办法和未来的老公交代。」刘程说着,又将
肉棒拔了出去。

思谊真的急了,哀求着:「不要拔出去,求你了,用大鸡巴插思谊的小浪穴
吧。要是不小心弄破处女膜也没关系,只要你插进来!求求你了」

刘程这才心满意足的将鸡巴重新插入思谊早已湿滑不堪的小穴中,他俯下身
子,压在思谊的身上,摸着思谊的大奶子,开始抽动起来。

「思谊,舒服吗?」刘程一般抽动着鸡巴,一边把玩着思谊的奶子问道。

「嗯……」思谊当时羞死了,只是小声的答应道。

「说点刺激的,不然不操你了。」

「我……我不会……」

「不说我不操了!」刘程说完,停下了抽插。

「我说!我说!你别停!」反正思谊那么淫荡的词都说出来,再淫荡一些也
无所谓了,便轻声说道:「程程的大鸡巴操的思谊好舒服。骚穴里面涨涨的,思
谊都快舒服死了。」

刘程好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开始快速抽动起来,逐渐越插越深。处女膜再
也受不了这样的摧残,终于被他的大鸡巴撕裂。但是因为快感实在太强了,思谊
几乎没有觉得太过疼痛。

片刻的抽插之后,刘程的大鸡巴彻底整根没入思谊的身体。因为强烈的快感,
使得初尝禁果的下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剧痛,难以忍受。

刘程开始快速抽动起来,鸡巴将浪穴中的淫水源源不断带出来,弄的思谊屁
股下的床单湿了一大片。粉嫩的穴肉被他的大鸡巴时不时带出来又送回去,诱人
无比。

这时候思谊才知道上了刘程的当,他自己早就快忍不住了,还那样逼迫思谊
说那么淫荡的话。

此时思谊下面的疼痛感已经完全消失,彻底被那一波波抽送的快感所淹没。

随着他的抽插,思谊发现他的鸡巴插的越深,思谊的快感便愈发强烈。尤其
是肉棒头撞击思谊花心所产生的异样快感,更加让人难以忍受。所以思谊便尽可
能分开大腿,让刘程的大鸡巴可以更深的插入到思谊的淫穴之中。

这本应该是与陈鹏结婚后才应该做的事情,可现在思谊却和一个几乎不熟悉
的人在做着。而且处女之身也完全被这个人夺走,思谊反而还不知廉耻的努力分
开双腿,让这个人的大鸡巴能插得更深一些。

思谊完全无法思考,只知道大鸡巴插在小穴之中实在太舒服了。强烈的快感
使得思谊毫不廉耻的叫喊着淫声浪语。

「啊……大鸡巴好舒服……操死思谊了……快点……大鸡巴用力!……操死
思谊吧!……思谊爱死大鸡巴了……骚穴爽死了……哼……思谊美死了……要飞
了……」

思谊发现,越这样淫乱的话语,越能刺激自己更加强烈的快感。而且刘程听
后,也更加卖力的抽动起来。

刘程加大力度,双手探入思谊的细腰,环抱着思谊,将身上的重量全部压在
思谊身上,狠狠地抽送着下体。

「小骚屄,包着太紧了。不行,我受不了了……」

刘程抽动越来越猛烈,越来越迅速,思谊被这强烈的快感都要冲晕过去了。

突然,刘程紧紧抱紧思谊的屁股,鸡巴拼命的插到思谊身体的最深处,抖动
着,喷出一团热热的东西。思谊知道,刘程居然在思谊身体里面射精了!被这热
热的精液一烫,思谊感觉身体像是触电一样,不住的抖动起来。思谊高潮了,将
自己的身体交给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而且还被他操的几乎晕死过去。身体不
受控制的抖动着,像是腾云驾雾一样。

射精以后的刘程,喘着粗气躺在思谊身上,也不拔出肉棒,任凭肉棒在思谊
小穴里逐渐瘫软。过了好久,思谊高潮慢慢退去,才逐渐停止了抖动。只觉得昏
沉沉的,浑身疲惫不堪,便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刘程倒在一边,也逐渐鼾声大起。瘫软的肉棒从思谊身体滑落,小穴顺着大
腿,流出一滩滩混合着血丝的粉色粘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